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三百一十三章见钟情……

第三百一十三章见钟情……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刘语嫣脱口而出,说了这句话。[][]

    瞬间,众人皆惊。

    李松石惊呆了,沈幻云和朱丽蓉有些傻,就连刘语嫣自己,也很吃惊。

    边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冒出这句话来。

    只觉得,那三个字,叫起来很是熟悉,仿佛在灵魂深处,在很久很久以前,就不止一次叫过。

    而李松石,呆傻了一会,才定了定心神,问:“这位”姑娘,你认得我?!”。

    刘语嫣一怔,张了张小嘴,却是什么话都没说出来。

    因为,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难道,我很久很久以前就认识他?”

    刘语嫣怔怔地看着李松石,越看,越是眼熟,竟有种想扑到他怀中。痛哭一场的冲动。

    只是,却被她的理智,硬生生地止住了。

    因为,无论她如何回忆,从小到大,这二十多年来,都不曾记得见过眼前这个人。

    但心中,却是感到非常非常的熟悉,

    就在这时,沈幻云打破了僵局。笑着解释道:“语嫣妹妹,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之前说过的李先生  李松石。”

    松石,”石哥哥”,

    刘语嫣精神一阵恍惚,脑海深处。似乎有什么东西要涌现,可是,无论她如何努力,都回忆不起任何东西。

    就仿佛,自己的生命中,莫明其妙地,出现了一大片的空白。

    想在那空白的图纸上寻找曾经描绘过的图案,却现,那图纸  ,竟是全新的。

    心里那种憋闷与痛苦,实在是难以言喻。

    那沈幻云。正要介绍刘语嫣,李松石就笑道:“这位,应该是刘语嫣姑娘吧?以前在电视上看过。”

    那刘语嫣,却是愣愣地看着他。一语不。

    李松石有些悻悻的摸着鼻子。看着朱丽蓉道:“至于这个漂亮姑娘,却是没见过,不知道”

    “她叫朱丽蓉,家里父母与语嫣妹妹的父母是朋友,嗯,算是

    哦,

    李松石装傻地点了点头:“你们是来我这里旅游,还是做什么?该不会是想来体验一番乡村生活吧?乡村生活可不像人们在网上吹的那么好啊,”

    刘语嫣忽道:“我”我们想住几天,可以吗?”

    李松石一愣,看到那刘语嫣眼中神色似在祈求,却有种很坚定的神色。

    池心中不禁微微叹了口气,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非要呆在这里”

    但是,也不方便赶人走。

    于是,点头道:“既是如此。那我当然欢迎。不过,这里都没什么床铺被子

    “不要紧,我们车子里有充汽床。”

    刘语嫣急忙道。

    李松石微微叹了口气:“那好吧。这里的东西,你们可以随便用,我还有点事,就不奉陪了”

    说着,正要走开,好避开她们的视线,再利用空间门离开。

    这时,刘语嫣却道:“石”李先生,我  ,可以陪您走走吗?”

    嗯?!!

    李松石一阵奇怪,狐疑地看着她。

    就连一旁的朱丽蓉,还有沈幻云。那眼神,都有些奇怪了。

    而朱丽蓉,更是悄悄拉着她的袖子,悄声问:“语嫣,你怎了

    这语嫣妹妹,该不会看上这李松石了吧?

    朱丽蓉想着,心中一阵担忧。

    因为,李松石住这地方,虽然看起来很不同凡响,但是,怎么算也就是个花农,穷小子一个。

    如果家中父母,或是刘语嫣的粉丝知道她喜欢上的人居然是这么一个“农民”那李松石怕是会遇到很大麻烦的。

    朱丽蓉对李松石的印像不错。觉的他待人挺热情的,居然能随便让陌生人住自己家里,而且看到她和刘语嫣时,又不像某些人那样,眼神老是色眯眯的”所以,她不想李松石因此而遇到什么不好的事。

    不过,其它人,显然是完全忽视了她的意见。[][]

    那刘语嫣表面看起来很温柔很和善,但内心,却是很固执的,只要认定了一件事,不论有没有道理。别人都很难说得服她。

    而李松石,则是完全没在意。

    他觉得,要下地府,也不忙于一时,就点了点头:“嗯,也好。”

    朱丽蓉正要再说,沈幻云却是悄悄拉了她一把,拼命地使眼色,令她焦急不已。

    之后,李松石与刘语嫣肩并肩的朝后方树林走去,朱丽蓉大急,沈幻云则是拉着她的手,道:“走,我们偷偷跟去瞧瞧。那两人,肯定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嗯,丽蓉妹妹,难道你就不好奇吗?”

    说着,便拖着她悄悄跟在两人背后。

    这行径,直让朱丽蓉有些哑口无言”但,也有点兴奋因为她从小家教严谨,这种事情,还从没做过呢。所以,现在当然感到很新奇。

    便也一言不地,跟了上去。

    而李松石,自然是早就料到后面赘上来的两人,却是不放在心上。只将心神,集中在刘语嫣身上。

    那刘语嫣一路行来,却是一句话都没说,很是安静。

    不时接起头,有些痴痴地看着李松石。

    如此,走到果树林深处,来到花园与菜地边缘交接处。

    又绕着花园走了一大圈,直走到泉眼附近。巡吧池。听见水声潺潺,李松石终于忍不住停下了脚步:“刘阻,小姐”

    “呃,,啊?!!”

    刘语嫣洗若才回过神来,愣愣地看着。

    李松石暗暗摇头,道:“刘语嫣小姐,我很好奇,你邀我同你一路走来,却为何一句话都不说?”

    刘语嫣张了张嘴,好一会,才苦笑道:“如果我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与你一同走过来  ,你会不会相信呢?”

    李松石听着,有些傻了。

    刘语嫣道:“不知道为什么。见到了,你就有种非常非常熟悉的感觉,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似的。可是。我不论怎么样,都想不起来”

    说着,抬头苦笑:“我这么说。你会不会觉得”  我,我像是在开玩笑?”

    李松石摇摇头。笑道:“有时候,我也会突然觉得有些人很眼熟的”

    说着,突然想起那朱丽蓉。

    见着她时。他也觉得很眼熟。

    那刘语嫣听着,一怔,喜道:“真的?那你觉得我”

    “看着你当然也眼熟。”李松石笑道:“在电视上经常看到的嘛。”

    刘语嫣一下子又蔫了下来:“我说的不是这种眼熟

    李松石笑了笑。道:“那是哪一种?”

    刘语嫣想了想,俏脸突然一红。欲言又止。

    好一会,咬了咬下唇,壮着胆子。正视李松石,道:“就好像,在前世,曾经见过无数次面,直到今生,都无法忘怀的那种感觉”

    李松石一听。又怔住了,安定地看着刘语嫣。

    而刘语嫣大胆地说完那句话,却突然有此羞怯。

    只是,这女子的性子倒是挺硬的,硬是没低下头,只红着脸,直视李松石小声道:“我,我这样说。会不会让你感到很困扰?”

    “怎么会?”李松石呵呵一笑:“像你这样的大美人,不知道多少人想着用“觉得你很眼熟,这样招数与你打招呼呢,如今你觉得我眼熟。那我倒该深感荣幸有是,心里不知道有多欢喜。”

    刘语嫣怔了怔,随即,瞪大了眼睛:“你,你的意思是说,我是用“觉得你很眼熟。这样的招数与你打招呼?”

    “呃,我不是这个意思,语误。语误。”李松石干笑两声。

    刘语嫣有些垂头丧气:“可是,我怎么觉得,你似乎有些想避开我似的?。

    “呃?会吗?是错觉吧”不过。话说回来,刘语嫣小姐,你

    “叫我语嫣吧,我”我叫你石哥哥,可以吗?”

    李松石一听,愣愣地张大了嘴巴。

    背后跟来的沈幻云和朱丽蓉也都傻住了。

    这”这是在演戏吗?还是哪部三流言情的垃圾桥段?

    在朱丽蓉的眼里,那刘语嫣跟李松石的身份,可是天差地别。一斤,是天之娇女,出身够好,人漂亮,气质几近完美,性情又好,还可以说的上是事业有成。日进斗金,又集千万人宠爱于一身

    而另一个,就一个种花种得好点的“农民”而已。

    但是,这今天之娇女,居然对那“农民”一见钟情?

    天哪!!!难道我是在做梦没醒过来?

    朱丽蓉都忍不住有点掐巴着自己的大腿,痛得直倒吸了一口凉气。

    而一旁的沈幻云,则是目光闪烁。心道:“原来,传说中的一见钟情”还真有这回事?”

    嗯,该不会  ,那语嫣妹妹的前世。跟那李先生有什么纠葛吧?

    不如”嘿嘿,不如,过两天。我就跑回地府一趟,找点有回魂香的彼岸花来”据说,那种香味能让人回忆起前世的事情。

    那如果语嫣妹妹把前世的事都想起来,会怎么样呢?

    沈幻云目光闪烁着,眼神里充满了激动与跃跃欲试的感觉。

    而李松石,这时则呆呆地看着刘语嫣,好一会,才正色问:“刘语嫣小姐,你确认  ,你刚才那句话,是经过深思熟虑吗?”

    顿了顿  ,又道:“据我所知,不论从相貌气质,从身家财富,从名声,还是从家世上来说你我之间。都是两个世界的人。正常情况下。根本就没有交集的可能。”

    刘语嫣沉默了一下,看着李松石:“石”,石,,

    “你知道,我是为什么往娱乐圈展的吗?”

    李松石微微摇头。

    刘语嫣道:“因为”我从小就在做一斤。梦。”

    梦?

    “对,在梦里,我来到一个很神奇很美丽的花园,那里,有好多好多 ”

    刘语嫣款款说着自己从小做的那个恶梦,还道:“每次做完这个梦。醒过来后,心里就一直有个声音。让我寻找,一定要寻找到那朵属于我的花。

    “可是,随着我渐渐长大,我心里却是知道,我要寻找的,不是一朵花,而是一个人!!

    “我不知道要找谁,所以,我就想。让自己尽量地出名。那么,虽然我不知道我要找谁,但那人人,肯定是会看到我的。他看到我,知道我在找他,那,他便会来见我。

    “只是,我一直没等到那个人。直到”直到今天”

    李松石一震,看着刘语嫣,感觉有些荒谬:“你”你说的那个人。不会就是我吧?”

    刘语嫣点了点头。

    李松石则到吸了口凉气。

    虽早有所料,但她这么肯定地点着头,李松

    之前,刘语嫣的表情,种种表现根本就不似作假。

    而且,她叫他做“石哥哥。”那神情,更令李松石很怀疑,她曾多次这般叫过他。

    只是,李松石实在是想不起,他与她何曾认识。

    不说别的,单止那朱丽蓉,本应是生命中一段错过的缘,仅止如此。李松石就看到她眼熟了。

    而刘语嫣,若是真与他前世有勾牵,那今世见到她,凭他现在的直觉。不可能没感觉出来啊。

    而生死簿上,也没说,他除了梅雨心和朱丽蓉之外,还会注定要跟哪位女子有瓜葛啊。

    李松石有些头痛了。

    那刘语嫣,目光明亮,清澈。固执而坚定地看着他。

    李松石微微一叹:“好吧,语嫣”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认定,我会是你找的那个人  嗯,能容许我问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

    “你说,要找某个人,那。为什么要找到那个人呢?”

    刘语嫣愣了。

    许久,许久,才道:“因为。他身上,有我生命中最重要,最值得守侯的,本来应该属于我的东西。”

    李松石呆了呆,对刘语嫣的坚定与大胆,颇为意外。

    真是个敢爱的女孩”只是。若是让她的万千粉丝,看到她他们心目中的嫣嫣,如此对一个男人表白,不知心里会是什么想法?

    想着,笑了笑,问:“那,你现在是觉得,我身上,有什么,是本来应该属于你,  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

    刘语嫣愣了愣,痴痴地看着李松石。

    那种眼神,让李松石微微一动。洗惚间,有些熟悉的感觉。

    但这感觉,只一瞬,便逝。

    那刘语嫣,已满脸充满了懊丧,摇头道:“我”我不知道”

    说着,不知为何,心中突然有种恐慌,忍不住伸手,一把握着李松石的手。

    那绵软的小手,暖暖的,将他捏得紧紧。

    李松石分明感到,她手心里,满是汗水,就好像,是在担心他会突然离去似的。

    恍惚间,李松石突然有些了解她的心情了。

    面前之人,明明是个陌生人。但心里的感觉,却是那么熟悉,甚至想一直陪在他身边。害怕他离去,可是,却又不能改变,两人才第一次见面,才刚刚相识的事情。

    这些上,有人才见过对方一面,就死拉着不放的吗。

    尤其,自己是女的,对方是男的。身份还天差地别”

    反正,这种事,刘语嫣从没想过。没想过自己会经历这么离谱的事情。

    但是,她很相信自己的直觉。所以,虽然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却是紧紧地拉着李松石的手,怕他离开。

    李松石微微一叹:“语嫣,我觉的。你有些累了。”

    累?!!

    刘语嫣有些不明白。

    李松石指着周围,道:“你看看,在一个偏僻的,陌生的地方。你一个单身的女孩,长愕又这么漂亮。却是这么大胆地主动拉一个男人的手”你不觉得,这很危险吗?”

    “机,,啊?!!”

    刘语嫣一惊,忙收回了小手。俏脸红得不像话,还有些害怕的样子。

    左右看了看,果然,周围似乎很偏僻的样子,都没有什么人声。

    阵清风吹来,凉意,让她一下子惊醒了过来:我到底在干什么?

    想着,隐隐有些害怕。

    这种地方,自己一个单身女子,如果对方真想做些什么,她根本就是毫无反抗之力。

    这般想着。

    可是,一转眼,看到李松石。那一瞬间,她心头一颤,心里竟涌起之前那种非常熟悉的感觉。

    就像与一个最重要的人,隔了许久许久,很艰难,才能重新见面

    那内心深处,竟有种感觉:如果是他”怕自己是不会拒绝的。

    这种感觉,让刘语嫣有些害怕。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有这种荒谬无比,很不理智的想法。

    但是,她内心深处,又很愿意接受这样的想法,这样的感觉。

    那小手,有些颤巍巍的,伸出去,想要握住李松石的手,却又慢慢收了回来:“石,石哥哥,你既然这么说应该是不会伤害我的吧?”

    李松石裂嘴一笑:“难说哦

    刘语嫣吓得倒吸一口凉气,猛闭上眼睛。

    好一会,没现有什么异样感觉,又张开了双眼。

    看着李松石,脸有些红。

    李松石呵呵一笑:“好了,不逗你了。不错,我的确不会对你怎样只是,你不觉得,你这样的行为,太危险,也太过大胆了吗?换作别人,”

    “如果是别人,我就不会这样了。”刘语嫣有些倔犟地说着。

    李松石一怔。

    刘语嫣道:“我的直觉告诉我,你不是那样的人。”

    “你很相信你的直觉?”

    “嗯,从扛到大,一直都很相信,,这次,又准了。”

    “这次又准了?呵呵,可不一定哦,说不定,等一下,我突然又改变了主意,那你可就惨了。”

    “才不会刘语嫣肯定地道:“我知道,你不会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