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三百二十章 孤枕难眠

第三百二十章 孤枕难眠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寸松石笑道!“不会让你白忙活前那个什么李氏川引,不是说要合股吗?你尽快搞出若干个大鸡场吧,我把鸡种和养殖技术给你。[][]到时,钱就从其中扣。”

    如今的李松石,已不太看得上那什么鸡赚的钱了  凡间的钱,对他的作用,已不太大。而且,也不担心皮尔特敢克扣。

    皮尔特一听,便也点头。

    如今,边忙活这些事,正好掩饰暗中布置对付老头子们的计利

    如此,两人又商量了一下,李松石便要把皮尔特送走。

    就在这时,皮尔特突然道:“对了,李先生,突然有一件事,忘了告诉你。”

    “什么事?”

    “前两天,我那远祖爷爷的两位朋友,从地府中回来。说话时,无意中谈到李先生你,还有你的朋友。他们看到梅雨山先生的照片时,说了一件事

    “什么事?”李松石皱眉问。

    那楼耶,居然肆意谈论李松石身边的朋友?

    看来其意不善啊,得趁早把他收拾掉了。

    正想着,就听皮尔特道:“远祖爷爷的两位朋友说,他们曾在地府见过一个人,跟那梅雨山先生,长得完全一模一样!!”

    “什么?!!!”

    李松石身形剧震:“那人跟梅雨工。  真的完全长得一模一样?!!”

    “是的而且,据说是一位新加入的位面雇佣兵,现在才是壬戌级”

    壬戌级”只比最低级癸亥级高上一级而已啊。

    个面雇佣兵六十个等级,壬戌级,不过是菜鸟的水准。

    李松石听着,脸色阴沉得厉害。

    也没多说别的,就点头道:“嗯,我明白了。”

    皮尔特在旁边忐忑着,偷偷瞄着李松石的脸色,觉得乌云密布,仿佛随时都要有飓风狂雷袭来。

    当下,忙道:“那”我没什么事,可以先走了吗?”

    “嗯”尽早去忙你的事”等等!!”

    “啊,,还,还有什么事?”

    “你刚才说的,是真的?!!”

    “当然,千真万确,远祖爷爷与他那两位朋友谈话时,我正好在旁听着。”

    “那两个朋友,叫什么名字?”

    “好像一个叫李元霸,一个叫许仲琳”

    李元霸……许仲 …

    李松石有点无语了。

    之后,便也不再多说,赶紧让皮尔特闪人。他则取出手机,直接拨打了云清扬的号码,问:“云姑娘,我最近听人说”梅雨山,出现在地府之中?!!”

    “啊这,这怎么可能?!!”云清扬的声音从电话中传出:“这些天,我们可是一直盯着他,每天白天晚上,都在暗中保护着,一直都没见他离开过啊”

    什么?!!

    李松石更是惊讶了。

    梅雨山一直都没离开过?!!

    那,那李元霸和许仲琳在地府里见到的人,又是谁?!!

    难道,还有一个人,真跟梅雨山长得完全一模一样不成?

    可是,这也太巧合了点吧?

    不仅跟梅雨山长得完全一模一样,而且还是近段时间才加入位面雇佣兵组织的菜鸟?

    这就有点不同寻常了。

    李松石隐隐觉得:会不会是云清扬在撒谎?

    因为,梅雨山根本没机会接触其它位面雇佣兵。如果他要成为位面雇佣兵,那最大的可能,便是云清扬还有那个什么胡汉三,以及他们的五个龙套手下帮手。

    只是”云清扬有什么理由在撒谎呢?

    是云清扬在撒谎?

    还是皮尔特在撒谎?

    或者,是李元霸和许仲琳在撒谎?

    更或者  世上真的巧合到,居然会有人跟梅雨山长得完全一模一样,还是近段时间成为位面雇佣兵的人?

    就像”,就像那个刘语嫣。

    现在人间有个刘语嫣,地府的位面雇佣兵也有个刘语嫣。

    不仅同名同姓,还长得完全一模一样除了气质,稍微有一点点出入,但大部份的气质,还是相同的。

    只是,世上出现一例这样的巧合,已经很离谱的,怎么可能还会再出现一例?

    李松石想来想去,越想越糊涂,觉得头绪有些纷乱了。

    唉,可惜那沈幻云现在还不是自己人,不然,让她帮着参详参详。

    想着,下意识拨打了一下梅雨山的手机。

    “喂,山角吗?!!”

    “啊,石头啊

    梅雨山惊喜的声音从手机从传来。

    他正要说点什么,李松石却突然一句话打断了他:“山角,恭喜你,成为位面雇佣兵了!!”

    位,位面雇佣兵?

    梅雨山的声音一怔。

    就在这一刹那,李松石把梅雨山的表情全看在眼里,直盯着他的眼睛看。

    没错,李松石之前便开启了空间门。偷窥梅雨山的表情。

    这家伙,脸色一点都没变,眼神也没变化,仿佛毫不知情的样子。

    他古怪地道:“石头,什么位面雇佣兵?你喝酒还是吃药了?”

    李松石一噎,抬头看看天空,打了个哈哈:“今天”天气不错啊。”

    梅雨山大圃,”

    “你打电话来给我,就是要说天气不错吗?”

    “没只是今天一大早醒来,看错了日历,以为今天是四月一号,所以想找你好好聊聊”哈哈,刚刚才现,今天居然已经是九月底,快十月了啊,,哈哈,”

    梅雨山听得,一阵无语。

    看错了日历?!!

    这借口,未免也太离谱了吧?

    而且”现在快中午了好不好?居然还“一大早醒来”他有没有搞错?!!

    梅雨山真有点怀疑,李松石是不是有什么毛病了。

    不过,他也没多说这个话题,只提了句,说是李松石和他们合股的那个火锅城,现在广告打到全世界了。

    现在许多大老板都要找他合资什么的,希望扩大规模

    李松石笑道:“你看着办就好了。不过,事业做得大不大无所谓,只要基业稳若磐石”财源长流不息便可,所谓宁为鸡,不为牛后想必,你也不愿意听一大堆什么都要指手划脚一通的股东们乱来吧?”

    梅雨山道:“没错,你说的,正合我心里想了”

    之后,两人商议了一下,李松石考虑着,便把皮尔特的事稍微透露了一点出来,又道:“现在有人注意引什么鸡了。为了转移注意力。我不得不让占帮弄个什见  引沥点类的,免得有人把主意打到我们头上。不过,你放心,那个鸡的全部技术,现在还全在我手上,关键的东西,都由我控制着,就算他们掌握了全部技术,那边弄出来的鸡肉的水准,比我提供给你的,要低上几个层次。那时,人们便以为那火锅,除了鸡肉,更多的原因,是因为你们的手艺了,”

    如此,谈论了片刻,让梅雨山宽了心,才放下电话。

    对于如今的梅雨山来说,那鸡肉的来源,的确是他的事业的命脉”可是,只要有个几年时间,他的品牌打响出去,那时候,就算鸡肉的档次慢慢降下来,他事业的基础都已打下,已经可以应付得来了”

    而李松石,却没心思去顾念这些。

    放下电话,心里的疑惑更重了。

    “看起来  那地府中的那个人,的确不是山角。但是又会是谁呢?”

    嗯,一般来说,菜鸟级的位面雇佣兵,是不会随便跑到别的大千世界去完成任务的”除非是不要命的那种。

    所以,现在到地府中心广场那里转悠一圈,说不定还能碰上呢。

    到时到要看看,那个人到底是谁?!!

    李松石想着,便把别的事先放下,回私人空间里说声不回来吃饭,便直接前往地府。

    他先是去了位面交易中心,在那里购吴了一套最低级的遥控机器人的生产技术”是只用充电。就能工作的那种。

    什么远程控制机器人毫米级精微动作控制系统,什么防止控制信号卡扰的战争后勤组件之类,统统都不要”

    看了看,现这种低级货,居然只比人间现在的技术稍微高上几十年而已,示知是哪个科技位面淘汰下来的产品,连生产线都有得批量出售。

    合计了一下,李松石觉得需要花费的钱不多,也就订购了一批。

    嗯,有了这些生产线,生产出一批遥控机器人,到时候让人控制这些机器人去捡取混沌晶石布设周天星辰大阵”还有搞点有趣的小东西。

    至于控制机器人的人嘛嘿嘿,不是还要准备生产个十几二十亿的虚拟头盔出来的吗?

    还怕没人?

    李松石选购好了东西,正要离开位面交易中心,突然看到一个熟人……是那东方朔。

    那家伙鬼鬼祟祟的在个面交易中心附近转悠,很焦急的样子,不知在干啥。

    李松石心中很好奇  毕竟,两人现在可以算是敌对关系啊。

    只不过,李松石现在化了妆,易了容,那东方朔认不出他来。

    而这里的位面交易中心却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匿名购物  ,所以,李家人的身份,一点也没暴露。

    看着那东方朔,李松石突然冒出一个很有趣的想法。

    当即,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朋友”你好像很着急啊。在等人?!!”

    那东方朔看着李松石,怔了怔:“您是”

    李松石神秘一笑,道:“地镇高岗,一派溪山千古秀  ”“

    东方朔愕然。

    李松石却是装着怔了一怔,咦了一声,又问:“天王盖地虎!!”

    东方朔又是愕然。

    李松石干咳一声,道:“呃,不好意思打手 抱歉,我认错人了。”

    说着,转过身,灰溜溜地急忙闪人。

    东方朔看着他的背影,有些莫明其妙。

    “地镇高岗,一派溪山千古秀”  还有“天王盖地虎,  这怎么听着这么耳熟?”

    那家伙,也是在这里等人?

    可是,切口这么雷人,也太那个了吧,,

    东方朔想着。

    忽然,隐约感到有点不对。

    用力噢了噢,觉周围有股非常浓郁的花香。

    这花香……好熟悉啊。

    想着,突然脸色一变:“哎哟,不好!!!是回魂香!!!”

    “还有非常非常浓烈的罂栗花灵气的香味,与之前的檀香香烟的味道,完全一模一样!!!”

    东方朔闪过这个念头,手在怀里一掏,便摸出一支只剩下烟头的香烟毛

    那怀里,竟是浓浓的烟气。

    这,这玩意,怎么来的?

    难道,”是刚才那个人?

    那人是……是……

    东方朔想着,却是身子晃了晃,非常华丽地晕到了。

    而李松石,早隐在远处,看得暗暗好笑:“东方朔呀东方朔,亏你还自栩聪明,还不是中招了?哼哼,这可是加了十倍量的加料罂栗花灵气,还有三十倍量的回魂香”有得你好受的。”

    不过,李松石也是算定,刚才那东方朔心里焦急,心神不属,所以才会中计的。

    若是平常,那家伙那么奸猾,岂会让李松石碍手?

    不过,也是他不走运罢了。

    李松石哼了一声,转身而去。

    这次,又换了个妆头,在地府里转悠了一圈,但终究是没能见到那个据说长得跟梅雨山完全一模一样的家伙”

    而且”他也没从别的位面雇佣兵那里打探到消息,这种事,也不方便动任务。

    至于赵飞燕,现在正忙着那虚拟头盔的事,就算李松石留下暗号通知她,都不知她一时能不能看见。

    罢了,反正梅雨山现在还安全着。现在事情太多,这件”就先放一放吧。

    说不定,还是那什么李元霸跟许仲琳信号雌黄呢。

    于是,就在那大量的个面空间门附近,破开空间,回到自己的私人世界。

    李松石现在也现了,地府中心广场的那些通往三千大千世界的门户,空间波动很强烈。

    其中有几处特殊的位置,空间波动很紊乱,在那里打开自己的空间门户,不会被人察觉。

    这也算是,这次前往地府的无心之得吧当然,包括恶整了一番东方朔。

    那家伙,吸入那么多回魂香,也不知他会不会把若干前世还是草履虫时的记忆都回想起来。

    但愿他的修为能强些吧”不然,记忆错乱,认为自己是个什么单细胞动物,还是个中了毒瘾的单细胞动物,那乐子可就大了。

    却说,李松石回到了私人世界。

    那里,电脑上显示的时间,又到了晚上了。

    依旧是飘零妹妹与雨心妹妹下厨。

    那楚香虞姐姐今天醒过来一次,不过吃了一千三百多枚能晶币之后,又开”畔不醒了一不讨,与前两天有此不同的是。她的脸削,五川了许多。

    而且,还有花仙子现,那楚香虞身上的皮肤,正以一种几乎能用肉眼观察得到的度,在变好。

    隔上半天,就能清楚地现,皮肤竟比之前好上些许。

    如果真能这样一直变下去,说不定还真会变出位绝世大美人来。

    只是”普通人要变美,整容费花的是几个万数百万凡间货币。而这楚香虞变美”花的,却是大量的能晶币啊。

    这样吃下去,还不知是个什么尽头。

    不过,这能晶币,居然都是只进不出,还真不知她体内到底蕴含了多么恐怖的能量”真爆出来,那时”又该是何等的恐怖啊。

    这一晚,李松石吃过饭后,便与花仙子们说起沈幻云的事,之后到温泉洗个澡,回来与花仙子们交流一下感情,便自回房中睡觉去了。

    时至半夜,正值半梦半醒之间,忽然心有所觉,便猛然惊醒。

    略一感应,却安现,那门外,居然有人在站着。

    那人”似从附近的房子走了过来,略有犹豫,又退回去。

    但退了几步,又转过叉来,到门前站着。

    似乎,想有什么动作,可是,最后却又转过身”显得心里很是犹豫不决。

    李松石感应到这点,很是诧异,就坐起身,下了床,去把门拉开,问:“雨心妹妹,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呀?”

    外面的,正是梅雨心。

    她吓了一跳,待现说话的是李松石,才用小手拍着胸口,轻吁了一声:“石哥哥,你差点吓死我了。”

    李松石有点好笑地道:“怎么这么容易就被吓着?你刚才”一直在这里转悠来转悠去了,到底想做什么?”

    梅雨心听得,一张小脸却通红了起来,有些吱吱唔唔的,扭扭捏捏地抓着自己的睡袍系着的腰绦。在手指头上缠来缠去,不停地绞着。

    那小脑袋,低垂着,贝齿轻咬着下唇,似乎,有什么想说,又不好意思说出来。

    李松石见状,心中一动”脑海里闪过一道灵光:难道”

    想着,心情难免一阵悸动,却是笑咪咪地对梅雨心道:“怎么了?雨心妹妹,到底有什么事?”

    “我,,我,,我

    梅雨心说着,抬起头,看到李松石似笑非笑的样子。突然,小脸刷的就红透了。

    “呜石哥哥”你,你真是坏透了。”

    “咦?我坏透了?我怎么坏了”我可什么都没错呀。”

    “你”你”你明明知道人家想说什么的。”梅雨心道。

    李松石摇摇头:“唔”雨心妹妹,你这话可就不对了,你要做什么,都没说,我又不是你肚里的知虫,怎么知道你想说什么呢?。

    李松石笑咪咪地看着梅雨心羞窘的表情。

    那梅雨心,顿时感到脸上烫烫的。便想转过身就走。

    只是,就在这时,她看着李松石的眼神,却不知心底为什么升起一股勇气,道:“石”,石哥哥

    “嗯?!!”

    “我”,我今晚睡不着

    “睡不着啊,那可以闭上眼睛,慢慢数羊嘛,一只”两只”三只”数着数着,就睡着了,”

    李松石说着,梅雨心一听。顿时为之气结了。

    这雨心妹妹脸皮本就不够厚,这一下子,什么勇气都没了。便转过身,要走了。

    就在这时,李松石一把将她揽住,将她紧紧拥在怀里。

    梅雨心只穿着薄薄的睡袍,丰满翘挺的娇躯,被李松石在后背紧紧抱住,贴在他的怀中。

    感到他的身体有些变化,梅雨心身子不子微微一颤,整个身子,都软了下来。

    李松石搂着她,在她的耳际深深噢着那香,呵着气,低声道:“漫漫长夜,孤枕难眠”梅雨心小姐,需不需要,我陪你渡过这一斤。寂宾的夜晚 ,”

    梅雨心一听,大羞,突然生起一股力气,挣脱李松石的怀抱,回过身,粉拳轻轻捶打着他的胸口。

    李松石呵呵一笑,又把她抱住,轻轻吻了吻她的脸颊与耳垂,道:“都老夫老妻了,还害什么羞 ,”

    不说还好,这露骨的话一说,梅雨心更是羞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也幸亏她初解男女风情,不然”怕更不知如何是好。

    李松石也不待她挣扎,轻轻将她拦腰抱起,任由她的头埋进他怀中,就这么抱着进房,并将房门掩住。

    门口,关上了。

    窗。合上了。

    夜色,被关在门外。

    但春色,却留在房中。

    过得不久,便隐隐听到梅雨心一阵轻泣。

    李松石柔声问:“怎么了?”

    “我好害怕”梅雨心道:“好害怕。这一切都是梦”

    “傻瓜”

    李松石疼溺地笑着,却听到了梅雨心的声音:“是真的。石哥哥,今晚我睡到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想到昨晚,还有今天早上,你一直陪在我身边。可是,现在,床头却是空溜溜的,只有我一个人,这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空落”有种很想哭很想哭的感觉”。

    话说到一半,声音却被堵住了,似乎小嘴被什么给封住。

    好一会,又出一声极小声的惊呼,接着,便是微微娇喘声传来”

    如此,一夜过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雨心妹妹趁着天未亮,就爬了起来,要下床。

    李松石看到她身子还像有点不便的样子。忍不住有些心疼的问道:“怎么不多睡一会?”

    梅雨心小脸有些红:“我”我回房再睡一会。”

    李松石呵呵一笑:“是怕其它姐妹看见?”

    梅雨心羞恼地道:“你”你知道还说?”

    低下头轻轻捶了李松石一下站起身。到了房门前,却又忍不住跑回头。飞快地在他唇上啄了一下,才提着拖鞋和有点绊脚的睡袍,赤着洁白如玉的小脚丫子,一路快跑,溜回自己房中。

    芳人离去”房中空留余香。

    李松石闻着这床上残余的香味,看着有点空荡的床头,心中,不禁升起一种说不出的,前所未的滋味。

    似乎,有一种莫明的需求,在心里,生根,芽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