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三百二十四章 语嫣投怀

第三百二十四章 语嫣投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问:“他们来干什么?”

    沈幻云道:“语嫣嫩妹妹和丽蓉妹妹那天被他们带回去,还昏迷不醒,所以就急了。”

    李松石顿时无蒋了。

    那刘语嫣和朱丽蓉中了回魂香而晕倒,沈幻云却把毒蛇丢在她们身边,装作被蛇咬。

    那去到医院后,经过检查,肯定查不出任何被蛇咬过的伤口,以及蛇毒。

    而且,她们的身体状况,肯定不会有什么问题,除了一直昏迷未醒,以及脑电波凌乱,相信医院是不会检查出太多的东西。

    如此一来,她们的父母,不怀疑李松石这里有问题才怪呢。

    幸好幸好李松石之前忙得有点忘记了  若是直接把这地方给装入空间里,只剩下一片空旷的土地,那这下子乐子可就大了。

    不过,哪怕李松石没施展那惊人手段,那刘语嫣和朱丽蓉的家人,想必也了解到李松石的不凡了。都没敢乱来  起码,没有警察直接堵门。

    “那你一直呆在这”他们没问你什么吗?”

    李松石问那沈幻云。沈幻云道:“没,我说我也是来找李先生的,但见这里空无一人,就在此等侯”接着,就见到他们了

    “他们相信你说的话?”

    李松石很讶异。因为他觉得,许多官员,是很不讲道理的。而大凡有权有势之人,对于普通平民百姓,十有**,是不喜欢讲道理”而喜欢直接讲拳头。

    沈幻云笑了笑,道:“我只不过表演了一下凭空将几位女士的内衣变没有,又变回来  ,她们就相信我的话了。”

    李松石一听,顿觉无话可说,,

    他觉得,沈幻云这样做,那些人更加怀疑她才对吧?

    这等已经出了魔术”简直是妖术妖法的手段,实在太令人起疑了。

    说不定,已荐有人悄悄给某些人打电话报讯了呢。

    不过,不论是沈幻云,还是李松石,都对此没啥在意。毕竟这些普通人再怎么着,也不大容易威胁到他们的安全。

    “对了,那刘语嫣她们,现在呆在哪个医院?”

    李松石问着。

    沈幻云把地址一说,李松石道:“那我去看看。

    于是,直接破开空间,去到了省城医院。

    因为刘语嫣的朱丽蓉现在到底为何会昏迷,还搞不清楚,所以,也没人敢把她们运到京城医院去,怕因此而坏了病情。只是通过网络与专家交流意见。

    李松石很快地,就找到了两女的病房。

    此时,那两女的房中,分别都呆着三个人在旁守护着。

    大堆仪器,通过各种凌凌乱乱的线路,接到她们身上”显示着一大堆凌凌乱乱的数据。

    李松石也看不明白,轻轻一挥手,便让朱丽蓉房外的三斤。人,都昏迷了。

    随后,把暗处角落监视的摄像头电路线弄断,这才走上前,看着朱丽蓉平静安详沉睡的脸庞。

    突然间,李松石心情有点悸动。

    恍惚间,在无数年前,他也曾在某个地方,看到过这张有点熟悉的脸,在沉眠着。

    只是,这感觉,却是一闪而逝。

    “看来,我前世,真与她有些牵连啊”

    李松石想着,右手轻轻按在朱丽蓉的额前,紫董花的灵气蜂涌而广”

    只刹那,李松石便感弈到朱丽蓉现在心里的所思所想。

    只是,朱丽蓉现在的记忆一片混乱。

    她一时梦到自己在狂风骤雨中艰难地步行着。一时又梦到自己掉入了火山里,被岩浆焚烧。

    时间梦到她的父母,抱着她,在动物园里玩,向三岁大的她,指着公园里的大象在说着什么。

    种种凌乱的记忆碎片,组成了奇幻无比的梦境。

    前一段梦境,与后一段梦境,根本找不出有何相关连之处。除了一个乱字,还是乱。[][]

    李松石将融合灵气注进来,想要引导她的梦境。

    但却惊讶地现,如今这朱丽蓉,居然已经完全迷失了自我意识,只知道沉浸在凌乱的记忆中,不断地做着梦  ,任李松石的幻境如何变化,也都不起多少作用,,

    李松石微微一叹,这才知道,吸了回魂香,旁人根本就帮忙不了,只能由着她自己渡过。

    但是,朱丽蓉才吸入少许的回魂香就这样”那刘语嫣呢?

    李松石心里一紧,便忙把灵气从朱丽蓉的泥丸宫中撤出。

    可是,就在即将撤出的一刹那,李松石却感应到了一个画面:那画面中,居然有一个与李松石长得一模一样的古装男子,晕迷在地,身上衣物凌乱,脸色苍白,还不停地冒着冷汗,呓语着。

    却是一个穿着古装的朱丽蓉在一旁,担忧地用手帕沾湿了水,不停地在擦着他的脸。

    李松石见状,心神剧震。

    就在这一刹那,朱丽蓉的梦境又变了,变成她在天上飞,背后有一只火凤凰在追赶。

    李松石的记忆,却停留在了刚才,”

    那场景,那画面”莫非是他前世时,与朱丽蓉相处的情形?

    李松石怔住了。

    片刻,长吸了口凉气。看着床上的朱丽蓉,李松石脸上神色变幻。

    阻后,手一翻,掏出一个小玉瓶来。   瓶上,写着“还神丹”三个字。

    李松石到出一颗,想了想。削下些许药粉,倒入了朱丽蓉的口中。

    这还神丹,现在对他来说,并不急着用。只是朱丽蓉现是的身体,不知能否承受得住这药,所以才给了少许的药粉”

    看着朱丽蓉的脸色变得平静许多,那梦境中的景像,似乎也变得温和了许多,那危险的情形,出现得少了。场景变化也慢了”

    李松石顿时吁了口长气:这还神丹,起效便好。

    于是,将朱丽蓉盖着的被子轻轻掖了掖。这才起身。

    退出房门,顺手将暗处的摄像头电路恢复,然后,将一段捏造的记忆,以幻境输入那三个看守病房的人的脑海中,让他们醒来,以为刚才一直没什么事生,只是自己不小心打了个哈欠  精神恍惚了一小会。

    李松石离开这房间没多久。便有一阵轻微的骚乱声却是那监视摄像头画面的人,现摄像头有问题,打电话过来问,又没人接,才觉得出了乱子。

    现在,摄像头莫明其妙地恢复正常,又找不出妹丝马迹”嘿嘿,这事,可够他们忙活的。

    李松石想着,便又进了刘语嫣的房中。

    以同样的手段,把守护病房的人弄晕。

    不过,李松石这次却是聪明得多了。先以手机自带的摄像头把周围的景物拍摄下来,再到附近找个激光打印机把图片缩小打印到一块半透明的透光薄膜上,然后,将薄膜贴于摄像头前”那监视摄像画面的人,便不会现异状了。

    李松石来到刘语嫣床前,觉她也是安详地睡着。

    不过,脑电波,却是比朱丽蓉要平稳得许多。

    上前,轻轻摸着她的额头。感觉没有烧热。

    正要将灵气注入她体内,感应一下情况。

    就在这时,刘语嫣嘤咛一声,醒了过来。

    她迷迷糊糊的,只感觉浑身无力。对周围的情形和情况,还没多少认知。

    心里,充满了软弱的感觉。

    正当她皱着秀眉,想努力回想,到底生什么事时。隐隐约约间,感到自己床前坐着一个陌生的男子,当即大吃了一惊。

    正要惊呼,却突然安现,这男子,算不上很“陌生”。

    起码,有一面之缘。

    而且,看起来,还很眼熟。

    不知何来由,见着李松石的面容,那刘语嫣心灵深处的柔弱感,一下子就都翻涌爆出来,有种非常想找个人依靠的感觉。

    不知不觉间,眼睛里,又涌现出了泪水:“石哥哥”

    下意识地,坐起身来,扑到李松石怀中。一把将他抱着,嘤嘤地哭了起来。

    这变故,让李松石有点吃惊,呆”他也甍了。

    过得一会,刘语嫣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不妥。

    下子清酷过来,便猛地离开了李松石的怀抱,满脸通红地看着他:“你,,你你,,我,,我我

    吱唔着,却是不知说什么话才好。

    “语嫣”,你醒了

    李松石说着话,试图打破这尴尬。

    可是,听到他这熟络的招呼声,刘语嫣的脸,不知为何,又红了红,猛地点头:“嗯。”

    忽然,左右张望:“这里”是什么地方?”

    “医院。”

    “医院?!!!”

    “没错,你不小心吸了梵姑娘收集的回魂香,一下了昏迷了。正好,你和朱丽蓉姑娘的家人找到落花村李宅,便把你们带来医院了。你们,可是一连昏迷了两天啊。”

    “啊?!!那妈妈

    “她和关心你的人,当然都担心坏了。之前梵姑娘不愿与普通人打交道。制造出你们被毒蛇咬的迹像。但医院却检查不出你们被咬过的迹像,而你们又一直不醒,所以你们的家人,又都跑去落花村了”

    李松石把事情一说,刘语嫣才知道,居然生了这么多事。

    愣了愣,又问:“那,丽蓉姐姐呢?。

    “好多了,正在休息呢。估计不久也会醒来。”

    刘语嫣大松了口气:如此便好。

    说着,突然看着李松石,又看看床附近昏迷的几位护士,不由问道:“你  ,你是偷偷溜进来了?还把她们弄晕?”

    李松石点点头:“我不想让其它人知道我来过这里嘛”不过你放心,他们不会察觉生什么事了。对了,语嫣你吸了回魂香,现在又醒了过来,不知道”恢复了前世的记忆没?”

    刘语嫣一怔,呆呆地看了看李松石,不知何来由,脸突然变红了,红得烫,都快跟煮熟的螃蟹似的。

    “那个,那个,是想,但是,但是,想起来的不多。”

    “哦?想起了什么?”李松石好奇问道。

    刘语嫣的小脸,刷地红得通透,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偷偷瞄着李松石的神色。

    她在吸过回魂香之后,的确是恢复了些许前世的记忆。但是。全都是凌乱的记忆碎片,有许多,根本不知所以然。

    但是,有一些记忆碎片,还是相对完好的。比如”刘语嫣就曾记得,她曾与一个人接吻过。

    两人于花前月下,相依相偎,紧紧相拥,相互吻着对方”

    而那人,正是李松石。

    同时,她还在记忆中得知,自己曾褪去满身的衣物,就那么赤着身子,与李松石面对面站着,,

    诸如此等情形,还有许妾许多。

    那些记忆,都与李松石有关。而且,还有不少。与那落花村李宅有关。尤其是那宅后的花园,那紫藤萝架,那种种花卉,可都在觉醒的记忆碎片中存在着啊。

    “难道”我的前世,竟与面前这李先生,有过极重要的关系?”

    可是,这李先生,据说不是有二十来岁吗?年纪不比我大多少。

    我的前世,那李先生怕也没出安吧?

    那彼此间,又如何牵连到一起的呢?

    刘语嫣不明白了。

    怔怔地看着李松石。

    李松石则被她看得有点古怪:“呃”语嫣,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啊,,啊?!!”

    刘语嫣一下子怔醒了过来:“没”没什么。对了,刚才说到哪了?”

    “刚才说到,你回忆起了前世的记忆没?”

    前世”,

    刘语嫣偷偷看着李松石,越看越觉得亲切,仿佛,自己灵魂深处,就曾烙印下面前这人的身影。

    只是,到底为何会那样呢?

    想着,想着,忽然,门外一阵骚动。

    却是刘语嫣醒来,那仪器上的数据就有了不同的变动这些仪器的数据,会通过局域网,传输到医院的数据中心那里的。

    除了有人监视这里的摄像头,还有人在不断地监视着那些数据。

    所以,当现摄像头“没问题”而仪器却显示刘语嫣已醒来”那医院的人,就觉不妥,赶了过来了。

    李松石感应到外面的人越来越近,不禁微微一叹,道:“语嫣,有人来了,我得先过  ,”

    “等等!!”

    刘语嫣叫住了他。

    李松石怔讶,回头。

    刘语嫣却突然扑过来,紧紧地抱住他,深深地吸着他身上的气息,喃喃道:“果然”是如此熟悉的气味”。

    李松石一听,愕住了:“语嫣,你刚才打手 ”在说什么?”

    刘语嫣红着脸摇摇头,一言不。

    李松石感克到外面的人越来越近,便道:“那我先走,回头,我会来跟你见面的,那时,再详谈。”

    于是,身形一晃,便直接破开虚空。跑路了。

    不过,很快又在外面走廊开了道空间门。手从另一处空间直伸了过来。

    挥手,那晕迷在地上的几个到霉鬼,便醒了过来。而且,脑海里,还出现了一段错误的记忆”刚才从没有人来过的记忆。

    李松石见状,手一招,把摄像头面前的东西给吸走”一切都恢复原状。然后,才把空间门关上。

    待众人赶到,却现,一切,都正常除了刘语嫣已经莫明其妙地醒来之外。

    之后,就连朱丽蓉也清醒过来了。

    只是,她醒来时,整个人却呆呆愣愣的,似乎没什么神气,整天都在嘀嘀自语,似在说着楚呓,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精神出问题了呢。

    但实际上,却是前生后世的记忆混在一起,相互碰撞得粉碎,所以现在意识有些迷糊罢了。

    只要过得一段时间,估计便会好的。

    如此,得到了消息的两女的家人,都是惊喜异常,也顾不得在落花村多呆,就赶紧跑了回来,希望能在第一时间,见到自己的乖女儿”

    而李松石,则是直接回到落花村,对沈幻云道:“好了,事情差不多都解决了。”

    沈幻云讶问:“你怎么办到的?我从没听说过,中了回魂香,旁人还能帮上忙,嗯,除了是喝孟婆汤克制药性以外。”

    李松石笑道:“我也没帮上什么忙。只不过是刘语嫣和朱丽蓉吸入的回魂香不多,所以,虽是凡人之身,也能很快就醒了过来”我一去到,她们就醒了。”

    沈幻云听着,有些狐疑,但也没能拿出证据来反驳李松石的话。

    这时,李松石又问:“对了,沈姑娘你的意思呢?有没有决定。是否准备恢复前世的记忆?”

    沈幻云犹豫了一下,道:“我还需考虑考虑。”

    李松石摇摇头,道:“好吧。那,何时有了决定,若需要我帮忙,便通知一声吧。或者也可到地府问问孟婆,她老人家在奈何桥边呆的时间想,或许能有办法让你轻轻松松的,不用有何顾忌,就能恢复前世记忆的办法。”

    沈幻云点了点头,李松石又道:“接下来,我是需要在这里办一点很私人的事情了  嗯,能不能麻烦沈幻云姑娘你,稍微地,离开玩一点?嗯,很快,很快小半天功夫就好了。”

    沈幻云听着,觉得有古怪不过,想必,她就是追问,李松石也不会说的。

    那  ,还不如稍微退走,然后,再回过头悄悄地偷窥?

    打定主意,便点头道:“好吧,那我就先回避一下。”

    说着,就离开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