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三百二十六章 千变仙子

第三百二十六章 千变仙子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灿海血莲。又名勾欲血谨,据称能将人类灵魂深处最刷”么望诱出毛

    或是将人类的**放大千百倍。

    乃是冥河老祖在上古年间。将他的一位死对头炼制成的法宝。

    这朵血红色的莲花,穿越了虚空之后,便化作一朵莲花状的红云,飘浮在人间的天空。

    那景像,”并不引人注目。

    但奇怪的是,那红云并没有随飞飘荡,而是逆风飞行,来到了华夏大地的西南行省,某一处偏僻的山区。

    那地方,有一个神秘的山谷。

    血道在山谷顶端盘绕了片刻,忽然,一股粉红色的炽芒,从山谷中绽射而出。

    这一刹那,血莲朝下俯冲。轰的一声。将一座大山震塌。

    那山脚下,有一个隐蔽的洞窟,李松石与沈幻云正藏身其中。

    那淡幻云像八爪鱼似地。趴在李松石身上。而李松石的双手双脚,则将她环抱着。

    正常情况下,像李松石这种已经从男孩转变成了男人,而且心志又比较紧定的人,哪怕那女子再漂亮,也不容易受诱惑。

    但奇妙的是,沈幻云的手每摸到他身体的每一种,便有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涌向他全身。

    李松石顿时感到,全身软绵绵的,身子热,不大想挣扎”

    这时,他脑海里闪过一道灵光:“曼陀罗花,有麻醉之用,其粉古人称打手 蒙*汗*药”

    日了,肯定是这沈幻云妹妹无意识释放出曼陀罗花的灵气了。而且,还属于质量比较高的那种。不然,李松石也不会在措不及防下被迷住。

    没想到,她前世灵识未苏醒,便能释放出如许强大的灵气?

    隐约间,李松石想起沈幻云前段时间突然变得很理智的事。看来,那沈幻云的泥丸宫深处,前世花仙子的能力。仍是有少部份流散出来的。所以。之前她性格改变后,才能变得那般的冷静容卑。

    而现在,也才能突然间释放出强大的曼陀罗花灵气。

    想到这点,李松石明白了一切。

    但是,却有点晚了,身体很是僵硬。

    李松石苦笑着,运转体内的牡丹花灵气,企图将那曼陀罗花灵气进行镇压。

    就在这刹那。一股强大的力量,从头顶猛然轰了下来。

    只听轰的一声闷响,一道血红色的影子。从天而降。

    落到李松石与沈幻云身前变成一朵血红色的莲花,在周围盘旋着。

    “这”这是什么?”

    李松石吃了一惊:“难道。有人知道我们藏身于此?!!”

    沈幻云却突然有些清醒了。骇然道:“欲海血莲!!”

    便见那血莲化作一道血红色的影子。一下子朝她冲撞过去。

    “不要!!!”

    沈幻云一声惊呼。

    李松石此时正与她相拥着,两人气息相通,不知何来由,李松石下意识地,忍不住身子一侧,便伸手去挡那血莲。

    便听哧的一声,血莲擦破了李松石的手卑。带起一蓬血飞。一下子就钻进了沈幻云的印堂中。直入她泥丸宫深处。

    就在这一刹那,沈幻云眼神一阵清明,身上有种说不出的尘脱俗之美感。有她所在之处。仿佛大千世界一阵尘污秽垢,尽皆被洗涤干净。

    不过,这种奇妙得难以言述的感觉,却是一闪即逝。

    那沈幻云的眼神,一下子就又迷离了。扑上前,抱住李松石,顺势便吻了上去。

    李松石惊得到吸了口凉气,却未料,那沈幻云的身体释放出一阵洁白如玉。闪烁着点点洁白莹光的灵气。在周围一阵环绕,一股浓郁的灵气,从她口中,渡入了李松石的嘴里,一下子就钻入他的丹田中。

    李松石突然觉,自己全身酸软无力,迷迷糊糊的,便要睡倒。

    睡着前,仿佛看到一位美得不可思议的女子,轻轻褪去身上的衣纱,紧紧偎依在他的怀中”

    而后,便昏迷睡着了。

    梦中,李松石仿佛看到自己与一条美人鱼。在大海里游泳着,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好不畅快。

    而且,那海水是那般的温暖,还带着清新的香气。

    最后,游着游着,他突然抱着那美人鱼,便感到自己一阵尿急。就撒了一泡尿,好舒服啊。

    就是有点奇怪”之后,就迷迷糊糊。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如此,也不知过了多久,李松石体内,丹田处。一股灵气微微一动。

    他泥丸宫也随之轻轻一震,那全身的灵气,就自行运转起来,他也清醒了过来。

    张开眼睛,却是一下子就吓住了。

    原来,在他怀中。还抱着一个衣衫凌心  ,呃,不对,应该说。是一位身上没有几片布料挂着的美女。

    那女子,相貌与沈幻云有七八分相似,但奇怪的是,相貌似乎没多少变化,她整个人。却变得漂亮了许多。

    姿色,竟直逼牡丹妹妹。

    若说牡丹妹妹之美,极尽雍荣华贵,堪称倾国倾城,艳光夺日,

    而面前这女子之美,便如同那雾中的一朵白花。虽是亲眼看着。明明白白,但无论再怎么细看,都觉得她仿佛浑身上下笼罩着一层极其神秘的面纱。

    好像再认真看一眼,就能看清楚她的神态,她的表情。但是,再怎么看。那种朦胧感。那种从骨子里友山不响神秘感,还是那般的强  让人忍不住有种,强烈的,想要探究一通的冲动。

    她”,是谁?

    李松石有些疑惑。

    看看自己与她没有隔阂地抱在一起,肌肤相亲,身旁灵雾环绕。下体隐隐传来异样的感觉。

    回忆之前的梦境,李松石隐隐感觉得到:事情,似乎不大妙啊。

    低头一看,地面上,还有点点腥红。

    李松石苦笑无语。

    导前这女子”,难不成竟是那沈幻云?

    虽说花仙子是不可能有落红的  ,但,她现在可是花仙子转世,有实质的肉身,那有落红,便也正常了。

    只是,接下来。该如何办才好呢?

    李松石头疼了。

    这就在时,那女子嘤咛一声,张开了眼睛。

    那是一双何等美丽的眼睛啊,清澈若秋水,其中,却似隐藏着某种难以言述的神秘,令人一见便不禁为之心醉,想要倾心探究一番。

    那眼神,有种极强烈的。极神秘的诱惑力。

    无关乎男女**。却是对人类内心深处,最本源的好奇心,直接产生了作用。

    她就这么静静地看着李松石,李松石也有些呆地看着她。

    片刻,那女子的神色越来越冷,越来越冷。

    而李松石,本来还有些呆呆的。但觉她神色不对,那额头上的冷汗,却也是越来越多,越来越密。

    “呃”那余”

    李松石话说到一半,那女子便轻哼了一声,冷然道:“还想抱到什么时候?”

    李松石略一尴尬,正要松开手,那女子体内,便突然涌现出一股极庞大浩瀚的灵气。

    李松石心生感应,徒然一惊。

    因为他现,那股灵气,其容量,竟如同大海一般,无边无际。又似天河之水,源源不绝,生生不息,在滚滚流动着。

    便听呼的一声,一阵灵气形成的狂岚。以那女子的身体为中心,朝四周八方不断地喷涌旋转着,阵阵强烈的灵气,将李松石身上仅余的几片布料,舌得粉碎。

    这灵气,却是之前那种洁白如玉,其中有着点点晶莹闪光,的奇妙灵气。

    这灵气,一看,便如同一块融化了的绝世美玉,其中蕴含着星光。又如同散蒙蒙毫光的洁白牛乳。

    这灵气,覆盖到周围的山石壁上。这山洞,便变得如同一个以绝世美玉雕砌的洞府,如同天庭凌霄宝殿的房舍一般,美得惊人。

    只是,这灵气极其狂暴,周围的山壁,被刮了一层又一层。

    只刹那间,方圆十米,百米,乃至千米,”

    座大山。两座大山,乃至十余座大山,在这狂暴的灵气盘旋下,化作了石粉。

    那山上的植被,种种大树小草。巨岩小石头,统统化成粉末。

    这粉末,却变得如同精心磨制的玉粉,珍珠粉,从天扬扬洒洒地飘落。

    而李松石,身处那灵气的中心。却弃妙地,没受到丝毫伤害,

    身上的衣物,尽数被卷碎了,但刮过身体的灵气,却奇妙地渗入了他的体内,让他获得一种全新的灵气。

    这灵气的性质,无比奇妙玄秘,仿佛包容了许多种灵气的性质,又仿佛纯粹无比。但李松石却能明显感应到,那灵气。拥有千变万化的特性,拥有转化为任意一种已知灵气的特性”

    但,最严重的问题是,这灵气的变化居然是不可控的!!

    李松石有点无语了。

    这灵气已是如此,那灵气的主人的性格,  更是可想而知了。不用说,那怀中的女子,定是曼陀罗花仙子沈幻云无疑。

    那沈幻云体内灵气绽放着。忽然,三道血红色的光芒,被震了出来,掉落到地面,出叮铃当螂的声响,

    那沈幻云一怔,停止了灵气的输出。

    她手一招,一阵灵气化作一张洁白如玉的四方布料,被她围拢在身上。

    却是露出了两边雪白的香肩,白玉生香的玉臂,还有大半边胸脯”当然,关键部个,却是紧紧裹住了。

    她低头看着地面那三件血红色的东西,现如同石块一般,上面刻印着神秘的符文。

    伸出手指头轻轻一捅,便见那三块东西顿时破碎了。化作一滩红色石粉,色如血褐。

    沈幻云点头道:“原来如此,那冥河老祖。居然在我泥丸宫处下了追踪符篆,不论去到三千大千世界何处,都能随时觉我的行踪

    李松石在旁听着,暗暗心惊。

    原来地上那些玩意,居然是下在沈幻云身上的追踪符篆。那沈幻云的行踪,居然一直在冥河老祖的监视之中?!!

    幸好,幸好之前没把她带入空间里,不然,铁定被冥河老祖知道那空间的坐枷  ,,

    而现在,是那沈幻云恢复了前世的记忆,原先灵识已醒,重新成为了花仙子。

    那花仙子的身体便是一个领域。一切不受她内心接受的东西,都统统被自行排斥出去。

    那符篆,便不能继续停留在她泥丸宫中了。

    李松石想明白这点,暗暗有些后怕。

    但是,就在这时,两道冰冷的视线,横扫过来。

    李松石一惊,顿时打了个哆嗦。

    现在,他才现,周围已是一片空旷。

    头顶,是蓝天,与淡淡的山中雾气。

    艳阳高照。

    而周围,是一片方圆千米平整如操场的空地,周围玉粉弥漫。

    在这地方的中央,那沈幻云只披着一张灵气幻化的布料,李松石则是直接赤着身子。

    过  ,这实在是太尴尬了。

    李松石脸红了红,摸摸身上。没找到储物戒,便一挥手,破开空间。从自己的私人世界里。取来一件袍子,披在了身上。

    但是那双冰冷的眼睛,仍是一直在盯着他”

    不用说,是沈幻云的视线无疑。

    李松石有些苦笑。

    那沈幻云,却是满脸的寒冰,问:“你,,打算怎么办?”

    李松石又是一阵苦笑:“任凭姑娘处置”

    “如果我要你娶我那又如何?”

    娶”娶她?!!

    李松石一阵暴汗。

    的确,他跟她生了关系。而且,她还是花仙子,这,的确该负责任没错。

    但问题是,李松石”她还有雨心妹妹,还有牡丹妹妹,还有飘零妹妹,还有,

    现在可不是三妻四妾的年代啊。

    更何况,这沈幻云的性子,可是不受控制,经常千变万化的那种。那不是那不是娶了个定时炸弹娶了位河东狮吼回家吗?

    李松石不停地擦着冷汗,一声不哼。

    那沈幻云死死地盯着他,李松石则是不停地擦汗,装作没听见似的,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你想抛弃我?”

    沈幻云冉。

    李松石苦笑:“这是个误今”

    “但事实已经生

    沈幻云说着,突然手摸着肚皮:“而且”,说不定我还会因此而怀了你的骨肉”。

    李松石狂吐几个两血。

    就在这时,地面上传来一阵轻轻的呜呜声响,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急旋转着。

    看,居然是那朵红色的血莲在两人面前盘旋着,似要飞走。

    李松石见状大怒,就是这玩意,害了他。

    当即,双手一挥。千百缕灵气从体内涌出,结成一个小小的周夭星辰阵,朝血色莲花压去。

    但是,一只欺霜赛雪,白玉生香的小手,一下子伸了出来,紧紧将那血莲抓住:“你还想走吗?。

    股洁白如玉的灵气涌出,一下子将血莲震住。

    便听一阵哗啦声响,好像有什么玻璃掉在地面碎了似的。那血莲表面没有变化,但却停止了挣扎,没再动弹。

    沈幻云冷声一哼:“冥河老祖你算计了我,还想把宝物收回去?世上岂有这么便宜的事?”

    手一翻,那朵血莲,便不知被她收到哪里去了。

    接着。冷冷地盯着李松石:“这次的事情,过于巧合,错也不在你”这点没错。但是,我的身子坏在你身上,这也没错所以,这事我可以暂且寄下,暂瞒着,先去你那空间与众位姐妹相聚。但你也须记着。我,现在,已经是你的女人。你”是我的男人!!

    “花仙子  ,生生世世,最多,也只能有一个男人而已。这点,”你不会不懂吧?

    “所以,不论如何,你都不能负我。不然”若是让我伤心,害得我情殊而亡,那我也会在死之前,拖着你一起  ,同葬一穴的”

    李松石呆呆地点头。

    没错,的确是这个理。

    般来说,花仙子只能爱上一人,得不到回报,也基本快要死掉了。

    只有极罕见的情况。才会例外。

    但是”,这种例外,李松石却是没见过。

    那史曼华与史叶云。或许算例外,但史曼华仍是没跟史叶云生关系,这也没错。

    而沈幻云现在却与他生了关系,再怎么说”也该负责任啊。

    他微微一叹,点了点头。

    这时,沈幻云脸上露出了淡淡笑容,如同冰雪解冻,如同春回大地,如同百花顿放,美艳不可方物。

    那容光,那艳光,令人不敢直视。

    “好美!!”

    李松石心神一震。

    这时,那沈幻云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甜美,最后笑道:“不过,若是你对人家好,人家也会一直一直都对你好,你要怎么样,都依你的

    “好了,那么”我们便走回家吧?。

    说着,热情地上来挽着李松石的手臂,脑袋还靠到李松石肩上,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

    李松石见状,呆了,傻了。有些愣愣地。

    那沈幻云白了他一眼,那媚意,令李松石骨头为之一酥,便听她道:“怎么了?傻了么,不认得人家了啦?!!”

    “呃”,没” ”

    “嗯,那就好”沈幻云笑嘻嘻着,便又紧紧地搂着李松石的手臂,搂在她怀中,满脸俏皮可爱地笑道:“走”石哥哥,我们回和  ”,小

    李松石一震,甍了,

    过  ,就是所谓的千变仙子的本色么?

    呜呜呜,也变得太快了吧?!!

    李松石摇头苦笑。

    就在这时。那沈幻云脸色又是一变,一脸说,小走啊,快走啊?!!怎么不走啦?再不走,信不信”我扁你哦

    说着,扬了扬小粉拳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