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三百三十一章 羲灵月

第三百三十一章 羲灵月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知玫瑰仙子笑道!,“是啊,我以前给自己起的名字叫陈,可是,当我去到国外之后,就现,这个名字好土气”就改叫陈绮玫了

    国外,,这花仙子,还到过国外啊。 www.⒐1

    李松石一时间,倒是有些好奇了,下意识地打量着那陈绮玫。

    这时才现,她伸出右手,那姿势。分明是想让李松石亲她手背的”这丫头,把国外的那一套,都学回来了。

    不过,李松石可没兴趣去亲她的手背,嗯,就算是有兴趣,也不可能当着诸个妹妹的面前去亲啊。

    所以,虽然她那只小手挺白净漂亮的,但李松石却是无动于衷。陈绮玫便只能把那只小手给手了回来。

    而且,花田里毕竟不便谈话。一直站在这里,也不大好聊天,所以众人,也都朝屋里走去。

    来到屋前,见那紫色的藤萝攀满了花架。那陈绮玫就睁大了眼睛,赞叹道:“好漂亮啊”

    回头又问:“这是谁想出来的呢?若是在没有月亮,只有星星的夜晚,与心爱之人,在这花藤下,相拥相抱,仰望星空,互诉衷肠,该是何等的美妙,何等的浪漫啊,”

    众人大圃,这陈绮玫妹妹的眼中,就只有浪漫吗?

    浪漫又不能当饭吃。

    这时,那陈绮玫却是回头看着李松石,问:“石哥哥,你有跟人在这花藤下,柔情蜜意,相依相偎,热情长吻过吗?”

    李松石一怔,猛摇头:“没有过。”

    “嗯,,你确定?”

    “我确定!!”

    李松石说着,忽然感到不妙。

    不知何时起,周围竟有一道道怀疑的目光传来。

    虽然,诸位花仙子都挺信任李松石的。但是,有谁听过猫儿不偷腥的吗?

    同样的道理,有谁听过,男人不花心不好色的吗?

    好吧,说实话,男人,确实是有不花心不好色的,不过,那只有三种人,一种是德行完满的圣人,一种是无能的人,还有一种,是有大志大欲,不愿意受女色而铿了自己锐气的人”,

    可是,李松石,是以上三种人之一吗?

    而且,他之前的表现,可是说明了”他喜欢的花仙子,可不止一人啊。

    或许,没人见过他跟哪个花仙子在这紫藤萝架下罗曼蒂克地长吻,但是”并不能说明,他没跟谁在这里做过啊,

    所以,那目光中,充满了疑惑,直看得李松石背后冷汗直冒。

    而那陈绮玫,却是直盯着李松石,全然没在意其它花仙子的眼光,道:“那”石哥哥你想不想,这样经历一次呢?要不,今晚,我陪你,就在这,渡过一个充满浪漫的夜晚?!!”

    话声一落,旁边就传来一个声音:“不行!!”

    那声音,居然是池淑瑶妹妹的,她道:“要跟石哥哥在这里花前月下,那也应该是我才对。淑暖,啊,绮玫姐姐,你就先靠后一点吧

    “为什么是你?”陈绮玫一听,老大不乐意。

    “因为我跟石哥哥先认识,你跟石哥哥才是第一次见面。而且,我跟石哥哥有过接吻,有过睡在同一张床上的经历。所以,按理来说,要陪石哥哥,也当由我先才对。”

    李松石一听,脸上冷汗狂冒。

    池淑瑶妹妹跟他有过“睡在同一张床上的经历”?!!

    呃。这个,”是没错。

    可问题是,他们之间,可是什么事都没生啊”嗯,确切地说,是什么事,都还“没来得及”生。

    现在她这么一说,别人这么一听,感觉那话里的意思”可就是那回事了。

    所以”李松石觉得,自己实在是有点冤枉啊。

    就在这时,那陈绮玫却说话了。她一脸不以为然地道:“你跟石哥哥先认识?嗯,那不代表着什么啊。难道你不知道,一见钟情,比日久生情,更加的浪漫,更加的惹人迷醉,更加的动人心弦吗?”

    说着,一脸陶醉的样子,似乎在对那所谓的“一见钟情”极其向往的样子。 www.⒐1

    李松石暴汗。

    这时,却又道沈幻云出声了。

    这沈幻云妹妹之前没说什么话,现在身上的气质,却是与池淑瑶妹妹那样,带着某种强烈的诱惑,与虚幻之感。

    她道:“你们都说得不对。淑瑶妹妹与石哥哥虽然上床,不过最后一步还没生的吧?而绮玫妹妹跟石哥哥,更是有见面。但我,我跟石哥哥,可是什么事情都生了哦。

    “所以,我,才是她的正牌情人。你们呢,现在还只是一头热的第三者”

    众人一听,顿时震惊了。

    什么?!!!

    沈幻云妹妹姐姐,居然跟石哥哥,,

    众人目光中都充满着不敢相信的神色。

    而李松石,除了苦笑,便只有苦笑了。

    那池淑瑶妹妹之前的那种个性,就让人头疼了,现在,还多了一斤。陈绮玫妹妹。而且,连沈幻弃妹妹,也早不来迟不来,偏偏在这个节骨眼,突然来个人格大变换,,

    三女在这里争执着,到霉的,便只是李松石啊。

    整个早上,李松石都有点混混噩噩的,被不同的目光,…打手  叫眼神,再得全身坐立不安。  唯一可以感到庆幸的是,那牡丹妹妹,雨心妹妹,还有飘零妹妹,除了带着酸酸的醋意,却还没什么让人担心的举动。

    也许,是经历了一段时间,三女对于李松石的心意,不仅没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薄,反而更坚安了。

    所以,哪怕知道那个混蛋有些花心,哪怕心里酸酸的,还心痛,但都不愿意拱手将之让人,所以便强撑在这里作势,绝不愿退让。

    李松石也不知该咋办好,幸好这空间是密闭的,不担心众女会出什么事。因此,时近中午,便找了个由头,开溜了。

    李松石在混沌深处,破开了虚空,来到了外界。

    这段时日,人间里各种灵异事件,层出不穷。许多事情的背后。都有位面雇佣兵的影子。

    如今,那关于抓捕李松石的任务,不知为何缘故被改动了,不再提供可以随意出入人间的道具。

    而一些前来人间的个面雇佣兵,也不敢大摇大摆地祸乱人间。

    但背后,难免还是有许多举动。

    所以,现在的人间,还是很热闹的。

    不说别的,单说那信奉神秘的“破碎虚空”的强者的教派,就多达数百个。有大有小,有些甚至是乡间愚夫愚妇胡乱弄的神像,堆在庙里祭拜。

    这让李松石身上的信仰之力多了不少。

    虽然楚香虞现在对清除信仰之力,有一点心得,但是,李松石身上的信仰之力来源实在太多了,根本就清理不完。

    因此,现在的李松石,在神灵的眼里,就跟个大灯泡似的,全身上下散着浓浓的信仰之力,令神一见顿惊,还以为那家伙是信仰之力多到来不及转化成神力溢出的。

    哪知道,不过是个神位神格都没有的家伙。

    也正因为这缘故,李松石这个月,都没到再去地府。

    有事都是通过网络与外界联系的,偶尔跑来人间转悠一趟。

    今天,说是因为逃避花仙子的目光,但同时,也是因为人间中都没什么神灵出没,李松石也想趁机出来转转。

    第一站,却是那落花村。

    落花村李宅的原址,变成一个大坑。

    虽然说,李松石的父母没去看过,似乎也有人帮着隐瞒了。不过,李松石却担心这消息会传到父母耳中,所以想来看看,是不是该做点掩饰什么的,免得无干的人胡乱闯了进来。

    只是,一到了落花村李宅的旧址,李松石就现”已经有人闯进来了。

    那落花村里的居民,不少房子,都被一些外人给包下了,里面那些人的气息,与本村原先村民的气息不同。

    而李松石那房子的旧址,却仍停着一连串的车子,还有人呆在那。

    李松石上前一看,便吓了一跳。

    原来,那群人中,居然还有刘语嫣和朱丽蓉?

    看那刘语嫣的气色,似乎正是人间的那行小,不是位面雇佣兵的那个。

    两女的脸形,都有些削瘦,被众人围着,呆呆地看着那个大坑。

    李松石有心上着看一下,不过想了想,却没上去。

    他不想现在就直接面对那刘语嫣和朱丽蓉。

    刘语嫣的情形还搞不清楚,而朱丽蓉,分明是恢复了前世的不少记忆,估计,想起了与李松石相关的东西。

    不然,也不会变得这么瘦了。

    李松石微微一叹,想到了空间中的诸位花仙子,又想想面前这两位,突然间觉得,自己身上的桃花劫,也强大得太离谱了点吧?

    该不会”该不会是那天上的月下老人,不小心把墨水给倒到姻缘薄上了”或者是,把整团“姻缘红绳”都缠在他脚上了吧?

    想着,李松石都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脚,在没现什么莫须有的“红绳。小之后,才略松了口气。

    之后,便离开了落花村,一边想着心事,一边下意识地,就拨打了皮尔特的手机。

    皮尔特前几天时间已经搞好了夺权的计戈,不过,却需要李松石帮着处理掉那个梅耶,还有李元霸和许仲琳。

    李松石今天觉得有些心气不畅,便想趁这个时间,把事情解决了。

    不过,那李元霸好像号称什么隋唐第一好汉,在千多年前在凡间就半叉得不得了,千年之后,会强成什么样子,实在难说。

    只是,这李元霸,好像是个虚构的人物,不知这里的李元霸,到底从哪来的。

    而那许仲琳,据说是《封神演义》的作者。实在是非常值得一见。

    李松石打过电话,索取了一个相对安全的地点,便以空间门直接穿梭过去,再到皮尔特的家中。

    说来也是巧合,那李元霸,许仲琳,还有梅耶,网好都在那洛斯切尔德家族的老宅里。

    皮尔特一说李松石拜访,三人便是非常的欢迎。

    李松石一路御风而来,到了皮尔特的家弃,却见到了极其惊人的一幕。

    只见一个非常巨大的,身高过百丈的巨人,混身上下都泛着青紫色的电芒,就站在皮尔特老宅的虚空中。

    右手一挥,一道直径过十米的巨大闪电,轰隆隆地直劈而下,一下子将几幢房子”娇了粉末。

    随即,天空中传来一个女子的娇叱声:“许仲琳老匹夫。给本姑娘滚出来!!”

    接着,便见天上的闪电巨人化作一道雷光,凝成一颗闪烁着白炽电芒的小珠子,落在一今年轻女子的手上。

    那年轻女子,穿着白衬衣与蓝色牛仔裤,一头长女漫天飞舞,左手托着那枚珠子,右手却是执着一根缠有人蛇身女奶像的长法杖。

    风吹过,丝露出一丝面容,李松石一见大惊。

    世间竟然有如此美丽的女子?!!!

    观其容貌,倾城绝世,竟与牡丹妹妹难分高下。

    可是,牡丹妹妹可是灵气凝就的躯体。但面前的女子,一看就像是活生生的**啊。

    凡人,怎么也能长得这般的完美?

    而且,与她那略显嚣张的语气有些不符的是,李松石竟在她身上,感受到那种如同雨心妹妹,又如同紫董妹妹那般的温柔,亲切的气息。

    她”是谁?!!

    李松石惊讶着,心念电转。

    就在这时,那女子脚下的大片建筑群中。突然一阵剧烈的大爆炸,一个身材瘦弱,肤色苍白的弱质少年,手执着一个比他身体还大上十倍不止的巨大紫金锤,轻轻一扫,周围的建筑群落便纷纷化为飞灰。

    “羲灵月,你不要欺人太甚!!!”

    那瘦弱少年叫着。

    空中那个叫羲灵月的女子,微微一声冷哼:“李元霸,这事轮不到你来出头。

    那许仲琳老匹知,”

    话说到一半,忽然脸色微变:“好个许仲琳,你以为今天还跑得了吗?。

    右手一挥,一个身穿铠甲的巨大有神灵虚影出现在半空中小双手执着巨斧,如同传说中的巨灵神。

    那巨神手中巨斧用力一砍,也没见什么刀气斧气,就见大地上突然裂形一道裂痕,长达十米,宽三米,深不见底。

    道人影从旁边窜了出来。细看,却是一个身穿青色道袍的老头子。

    那老头子须皆白,鹤童颜,颇有点传说中的神仙风范。

    此时,他颇有点恼怒地看着高空中的那女子:“羲姑娘,老夫说过多少次了,那本《封神演义》。不是老夫写的,而是有人假借老夫的名字

    那羲灵月却是不信:“你这话,向娘娘解释去吧!!”

    说着,身形一展,蓝赤黄白绿五种颜色的灵光同时从她身上绽放出来,让她变得如同一个散着五色奇光的太阳。

    那许仲琳脸色巨变“羲姑娘,莫非,竟是娘娘派你前来?”

    羲灵月一声冷哼:“你也配娘娘下令?许仲琳,实话与你说,方圆百里的空间,已被禁锢,你再想破开空间逃跑,断无可能。你是乖乖束手就缚,还是想让我亲自动手?!!”

    那声音中,充满着无比的自信,仿佛只要出手,便能手到擒来似的。

    李松石一直在不远处观看着,此时不由暗暗咋舌:“乖乖,这是何方神圣?怎么这么的牛叉?!!”

    嗯。听她的话”好像是什么娘娘派来的”

    娘娘,会是哪位娘娘呢?

    想到刚才许仲琳老头说的《封神演义》,又想到羲灵月那气愤的神情,李松石心中隐隐一动,想到了某种可能:难道”

    正想着,这时,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李道友,救命啊!!”

    嗯?!!

    李松石从沉思中惊醒,一抬头,却现,居然是那许仲琳在叫他?

    “李道友,我们之前不是商量好,说你要帮我们对付这个臭婆娘的吗?现在,我们可就要靠你了!!”

    许仲琳大叫着,而羲灵月眼神却是一寒,猛扫了过来,让李松石一阵恶寒,心中暗骂:“我靠!!!你个“死仲琳”居然敢拉我下水!!你死定了!!”

    羲灵月一声冷哼:“你也配娘娘下令?许仲琳,实话与你说,方圆百里的空间,已被禁锢,你再想破开空间逃跑,断无可能。你是乖乖束手就缚,还是想让我亲自动手?!!”

    那声音中,充满着无比的自信,仿佛只要出手,便能手到擒来似的。

    李松石一直在不远处观看着,此时不由暗暗咋弃:“乖乖,这是何方神圣?怎么这么的牛叉?!!”

    嗯,听她的话”好像是什么娘娘派来的”

    娘娘,会是哪位娘娘呢?

    想到刚才许仲琳老头说的《封神演义》。又想到羲灵月那气愤的神情,李松石心中隐隐一动,想到了某种可能:难道”

    正想着,这时,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李道友,救命啊!!”

    嗯?!!

    李松石从沉思中惊醒,一抬头,却现,居然是那许仲琳在叫他?

    “李道友,我们之前不是商量好,说你要帮我们对付这个臭婆娘的吗?现在,我们可就要靠你了!”。

    许仲琳大叫着,而羲灵月眼神却是一寒,猛扫了过来,让李松石一阵恶寒,心中暗骂:“我靠!!!你个“死仲琳”居然想拉我垫背?!!你死定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