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三百五十三章 硬送上门的竹杠

第三百五十三章 硬送上门的竹杠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小是,袖很快就调整了心绪。  毕竟,袍经历过的风风雨雨,实在太多了。心性,早磨炼得坚韧到难以形容的境界。

    更重要的是,袍有着,非要借助那套虚拟技术的力量不可的原因。

    只有利用那套虚拟技术的力量,袍才有可能真正脱,更进一步。

    不然战争与和平之主。堤坦呢坎位面神王  这便是袍这一生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

    所以,为了更进一步,为了能跻进三千大千世界至强者之一的位置。袍无论无论如何,都必须要得到那套虚拟技术的帮助,

    想着,泰洛克脸上,又恢复了坚定的神色。

    他静静地凝视着李松石,李松石也毫不犹豫地回瞪着他。

    如此大眼瞪卜眼,过了好一会,泰洛克才微微一叹:“好吧,神秘的先生,这次,是你赢了。”

    李松石微微一笑:“如此说来,你是不打算打这套虚拟技术的主意喽?。

    “你觉得有可能吗?”泰洛克笑着反问。

    李松石摇摇头:“应该不可能”可是,我想不出,你还能如何从我手上得到那套虚拟技术。”

    泰洛克笑了笑,道:“的确,现在,我是不大可能得到你那虚拟技术了,而且,我又急需借助你的那套系统。所以,我真得,我们,是不是可以换种方式来合作?”

    合作?!!!

    李松石微微皱眉。

    这泰洛克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看来,是真的非要利用那《羊的世界》不可了。

    想着。问:“怎么合作?。

    泰洛克略一犹豫,道:“我们”可以先见个面吗?嗯,我指的是,在别的,某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空间,哪怕是在混沌晶壁深处都无所谓。”

    李松石失笑道:“您觉得。这有可能吗?噢,不错,我目前的实力。的确是还算不错,可是,毕竟不如您”而且,我们之前的谈判,可不大愉快啊。所谓“害神之心不可有,防神之心不可无”希望您能理解我的苦衷。”

    泰洛克听着,脸色渐渐阴沉下来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他忍不住真要火了。

    李松石见状,道:“泰洛克神王,若您真的要合作,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何不把你的合作方式说来听听?”

    他可不愿意把那神王逼得真正翻脸。毕竟,他身后,可不是真有什么强大的后台。

    那泰洛克想着,长吸了口气,压抑胸中火气,道:“先生,在谈合作之前,我可以先问一下,如何称呼您吗?”

    李松石失笑。谈论了这么久,这泰洛克,总算是有点诚意的样子了。

    他点点头:“我叫神,,神山

    “神山?”泰洛克皱眉,他可没听过这个名字。因为,他没想到,这只是个假名,是李家人用神云的姓,加上梅雨山的名”

    李松石点点头:“是的,我姓神嗯,很荣幸的跟神云先生同一个姓”只可惜,名字不一样,呵呵,”

    神云?!!!

    那泰洛克心中一动:难道,这“神山。”跟那神云大师,有什么关系不成?

    想着,脸上神色一正,道:“好吧,神山先生。关于我们的合作方式”在说出来之前,也许,我应该说一件,关系到我的最切身利益的秘办,”

    李松石一听,微微皱眉”关系到泰洛克最切身利益的秘密”这秘密知道得太多,可不是件好事啊。

    因为,有些秘密,不该知道而又知道了。只会带来危险”与死亡。

    “我可以不听吗?”

    李松石问着。

    泰洛克摇摇头道:“很抱歉,虽然您可以选择听与不听。但是您手中的那套收集信仰之力,并转化为神力的虚拟技术,我是必须要使用的是的,必须。哪怕是拼着陨落,我也要拥有那技术  ”或者说,得到那技术的使用权,您明白吗?”

    李松石听着,眉头更皱了。

    泰洛克这么说,是表示袍是志在必得了。

    哪怕是陨落,”也要借用这技术,,

    这也说得太严重了吧?

    而且,袍不怕这么说,会给李松石敲竹杠吗?

    嗯,也许,袍本来就打着,定可被敲竹扛,也非得要借用这《羊的世界》的技术,,

    看来,袍遇到了很大很大的麻烦,还必须借助李松石这种转化信仰之力为神力的技术,才能将麻烦解决。

    看来,,这事”让人头大啊。

    李松石看着泰洛克那坚定的眼神,突然忍不住苦笑了。

    走了,除了苦笑,他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因为,再拒绝下去,说不定那泰洛克真就拼着一死。也要从他手中把技术夺走。

    而如果答应了”那可以想象,这件麻烦事,李松石肯定得与泰洛克承机  ,唉,郁闷啊。

    李松石摇摇头:“既然您这么坚持”那就说来听听吧”

    泰洛克道:“在说这件事之前,能不能请您先对着大道一个誓言?哦。在誓之前,请将您的灵识或神识透露出来,让我稍微确认你的真实身份再说

    “誓?!!”

    李松石脸色很难看。

    “是的誓,这件事,绝不通过任何方式,透露给我们之外的任何神灵,任何普通生命知道。否则”永世不再闻道”

    李松石一听,到吸了口蒋气”这,这也太狠了。

    永世不再闻道  ,这对于神灵,对于任何拥有自然力量的生灵来说,可是叭儿见难受啊。

    想了想,问:“您觉得。这样的誓言,我会吗?”

    李松石问着,泰洛克道:“我已经打定了主意,您不这誓言,那合作就没保障,既然没办法合作,我就只能想尽一切办法抢夺您那技术了。而若抢不到我不介意把人间的全部人类都灭掉的哪怕我陨落  。

    李松石脸色骤变。

    泰洛克又道:“当然,也许会有大能看来阻止,但是,把人间毁灭化七八八,还是勉强可以做得到”虽然,我会因此而陨落,但这因果,您也逃不脱

    李松石脸色很阴沉:“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是的”如果您这样认为。”泰洛克一字一句地道:“您可以看作,我是以我的水但光辉,我的神位,我的神格,我的神魂,我的神性,一切的一切,来作为威胁的赌注”

    李松石猛地到吸了口凉气,心头一阵狂跳,好一会,才平定心绪:“看来。您遇到的麻烦,真的不小

    “是的,的确不小,不然,我也不会如此急看来找您。”

    泰洛克这话说得很真诚。袖是把自己的弱点要暴露出来给人拿捏了,因为,袍已没有退路。

    李松石想了想,道:“好吧

    说着,灵识通过那虚拟主机的芯片,一下子透进这游戏中来。

    泰洛克的神识一接触,确认李松石的灵识,是他的灵魂行出,而不是一个虚拟的假人。

    袍也没借机对李松石的灵识怎么样打手 因为,袍知道,这样根本没什么作用。

    只要能确认,那真是“神山”先生的灵识,那便能保证,所的誓言,在大道见证下,绝对有效便可,,

    因为,凡人的誓言可以乱,大不了转世轮回后,再为今生的誓言负责。

    而修炼有成的,与大道越接近的强者,那誓言,就越不能胡乱。

    否姊,,真的会应验的。

    泰洛克深信这点”因为,就连太上老君那样的存在,也不敢乱说谎”这人站得越高,走的路就越直,稍微歪一点,说不定便是万劫不复。

    之后,在泰洛克的亲眼见证下,李松石果然依言誓,保证不将等下听到的一切,透露出去。

    泰洛克很是满意。

    李松石问:“怎么,泰洛克先生,有什么话”可以部了吗?”

    泰洛克点头,道:“神山先生,您知道,我为什么会那么急着,需要您那信仰之力转化为神力的技术的支援吗?”

    李松石摇摇头,忽然,心中一动:“莫非”与您那两个神格有关?”

    泰洛克点头,苦笑道:“没错战争之主的神格,与和平之主的神格。这两个神格,一个是完美的,包融一切与战争相关的神职,与战争相关的意志,与战争相关的一切意愿。而另一个,却是完美的,包融一切与和平相关的神职,与和平相关的意志,与和平相关的一切意愿,

    “这两个神格的冲突之强,不用我说,您也应该能想象得到。”

    李松石听着,问“难道,您现在还不能将它们完全融合?”

    “不  ,已经完全融合了泰洛克道:“就如一个完美的太极一般,这两个神格,完美的融合在一起,所以,整个堤坦呢垃世界的七成以上的信仰之力,都是由我来接收的”

    李松石一阵皱眉:“那,既然如此,我可就不懂了。”

    泰洛克道:“我需要的,不仅止是信仰之力”而是世界元力。故老相传,当神格的力量,展到至高点时,再进一步,就会摆脱信仰之力的束缚,直接碰触到世界本源的元力。

    “那么,整个世界一切生灵,不论走动物,植物,微生物,当它们的灵魂在活动时,不论是恐惧,害怕,还是高兴,欢喜,不管是在思考,还是在本能活动,只要是它们灵魂所散出来的能量,一切切的愿力,一切切的意念,还是它们的生命所转换成的天地灵气”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世界元力的一部份,都可以被我吸收。

    “那时,我便可与整个堤坦呢坯世界同生同灭,达到所谓的与天同寿的地步。甚至,可以更向前一步,吸纳其它大千世界的元力,达到真正的不死不灭,拥有真正的永恒

    哦?!!

    李松石听着,微微一笑:“那,可就要恭喜您了”

    泰洛克苦笑:“可是,我现在,却遇到了一件天大的麻烦事。”

    “嗯?!!”

    李松石疑惑地看着他。

    泰洛克道:“实不相瞒,如果需要摆脱信仰之力的束缚,那么,我必须要做到两点一,是积聚大量的神力,保持在没有信仰之力维持的情况下,神格等级与力量不会衰退。这点,我已经做到了。如今储备的神力,非常之丰沛。

    “而第二”却必须,让我的信徒,全部不再信奉于我”

    李松石一听,无语了。

    好一会,才道:“居然还有这回事?”

    “是的泰洛克道:“信仰之力会给神灵带来强大的力量,但是,也同时会给神力一种很强的束缚之力。一旦有生命信仰了神灵,那生命的灵魂,与神灵之间会建立起信仰通道。那么,不论那生命的灵魂转世多少次,只要没改变信仰,那信仰通道,都一直会维持着。

    “这信仰通道,除了给神灵注入信仰之力之外,还会对神灵的神格产生一种拉扯之力”向“星界,拉扯的力量”哦,那“星界”又被称为“无间旧   。若是神灵,被拉向那地方。便会陨落。再也回不来※

    李松石听着,有些无语了。

    泰洛克又道:“这么一来,神灵的信徒越多,那神灵的陨落可能性就越大,必须付出相应的神力,来抵抗来信徒的拉扯力量才行。所以,有时候动神战,那神灵的力量一衰弱,却是被信徒的信仰之力,拉向无间地狱。所以,使用信仰之力进化的神灵,越强大,越容易陨落。

    “而很不幸”如今整个堤坦呢址位面,过七成的智慧生命,是信奉我的。若不将这些信仰通道都截断,我根本无法全力冲刺那最后一步,与世界元力接触,更不用说融合整个世界的世界无力了”

    李松石再次无语。

    好一会,才道:“所以,你想借助我那虚拟系统,把你的信徒给分走?。

    “是的,据我所知,那信仰通道,还有个名称,叫“因果业力丝”是由所谓的“因果业力,凝聚而成,除了传说中的红莲业火,以及功德金光之外,根本没办法消除。

    “现在,我所能想到的,便是要将这信仰,转移给别的神灵可是,这信仰,可不是随便说转移就转移的,若是我真的这么做,估计信仰没转移完毕,那来自信徒的怨念,怀疑,种种负面情绪,就会让我陨落了。

    “而更重要的是”这还会引来我的仇家”

    仇家!!!

    李松石有些诧异。

    泰洛克道:“是的”实不相瞒,我以前,是来自一个叫“阿硫斯。大陆的世界,是某位神灵的后裔。可是,那个世界,在十多万年前,来了一位穿越者,并在短短数千年内,成为了战争之主,将我的父神击杀。

    “而我,则借助某件太古神器,穿越了晶壁系,到达了堤坦呢址世界”

    “如今,我成为了堤坦娓饮世界的战争与和平之主,贵为神王。而那位太古仇家,却已经成为一个位面之主,寿与天齐。只差一步,便可永恒。

    “袖如今,拥有随时将分身投影到任何一个大千世界的能力。分身的实力,不弱于一个完美的战争之主的战力,,

    “如今,堤坦呢拯世界的深渊个面,百分之七十的地盘,就在袖的掌控之中。如果整个深渊位面被袍掌握,那深渊位面就会不断扩张,最终导致整个堤坦呢插世界都会因此而崩坏”我想与世界元力融合,只会变成一个笑话,”

    李松石听着,愣住了。

    看来,这泰洛克,还真不是一般的倒霉啊。

    这么严重的危机,都会被冉遇到。

    不过这也是一个机遇。

    是的,机遇。对于泰洛克来说,堤坦呢插世界面临着崩坏的危机,那堤坦呢址世界的世界元力就会变得更加容易与神灵融合,让神灵达到与天同寿的地步”这就跟人病急乱投医的情形差不多。

    而对于李松石来说,也是一个机遇。

    而且,还是天大的机遇。

    想着,李松石心里就冒出了一连串敲竹扛的办法。

    当即,右手食中两指轻轻敲击着桌面,沉吟着,犹豫道:“这样,让我可是很难办啊。”

    他抬头看着泰洛克:“若是我帮您,那么,是不是代表着,我就走到了您的那位仇家的对立面?”

    泰洛克笑了笑,道:“若是您不帮我,您未必会得到我那位仇家的友谊和感激。而且,您还会失去一今天大的机遇。一个迅拥有大量信徒,拥有大量信仰之力,以及,一位将来的“位面之主,最诚挚的友谊。

    “而且,您想必也知道,我如今,几乎是走投无路的”若您不肯帮这个忙,那我可不敢保证,心里会不会对您产生怨恨。那时。哪怕您背后的势力再强,我的拼死一击,也会对您产生不可估量的伤害吧试想想,我直接把人间毁灭,那因果业力,你怎么说,也得算上一份。”

    李松石听着,苦笑道:“泰洛克神王,真没想到,您也有这么无赖的一面。”

    “过奖”泰洛克道:“我这也是最近才从这人间学来的。嗯,叫什么,不要脸则无敌,”

    李松石看着一脸无所谓笑容的泰洛克,忍不住又是苦笑了。

    好一会,才道:“难道,您就没想过,去找那什么功德金光,还有红莲业火,把你那信仰通道给弄断?”

    “想过泰洛克道:“不过,功德金光  ,那玩意,有多难找,不用我说,您也该知道。使用那东西,可是要消耗大量功德的。功德这玩意,我们搞不清楚,不过,东方神灵可是把这东西看得比神格还宝贵。有谁又会舍得?

    “而红莲业火”听闻一位叫史曼华的花仙子,还有一个叫李松石的花主,能掌控。但可惜的是”那两位不知藏到哪去了,怎么找也找不到。更重要的是  他们如果肯用红莲业火帮我化去那信仰通道。那最后,信仰通道上附着的因果,将会全部转移到他们身上”那业力可化,因果可不容易化掉”就算找到他们,他们也不肯帮的”

    “现在,只能从您这里想办法

    泰洛克说着,那架势,分明就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嗯,当然了,那样子,在李松石眼中,也像是在说:“来吧,想要敲什么竹扛,你就尽管敲,用力地敲吧”

    让竹扛,来得更猛烈些吧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