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三百五十四章 天掉的馅饼也嫌小

第三百五十四章 天掉的馅饼也嫌小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松石心中念头转了转。()()问!“泰咯京神王陛下,您既然哝枫我。那么,心中已经有了关于如何合作的腹案了吧?何不说来听听?”

    泰洛克点点头:“好,那我就不拐弯抹角了。我的要求是,您在《羊的世界》,增加一位虚拟神灵。

    “那神灵,名字泰洛克,身形相貌,神格力量,包括可以赐与信徒的神术,都与我的完全一模一样”

    “然后,给我一个帐号,由我,进入游戏,扮演那位名叫泰洛克的“虚拟神灵

    “接着,您再开通一条数据线路,连通到堤坦妮坎世界,允许我的信徒进入这个虚拟游戏。

    “到时候,我会下令,我的信徒们,一切祈祷仪式,要尽量在《羊的世界》进行。如此,我的信徒们,在游戏中,就会信奉于那个名叫泰洛克的虚拟神灵。

    “经过一段时间后,当信徒们渐渐习惯于在游戏中生活。那时,我便会将虚拟神灵的帐号重新交由虚拟系统主机接管。

    “如此一来,我的信徒们的信仰,就会有绝大部份,甚至是全部,转移到那虚拟主机上”他们的全部信仰之力,都将是您的囊中之物”

    泰洛克说着,日光灼灼地盯着李松石。

    他相信,这样的条件,那个“神工打手  ”先生断无拒绝的可能。

    因为,这相当于,袍把自己的全部信徒,一切“信仰源”全部奉送给“神山”先生,,这样的好处,有谁会拒绝呢?

    果然,李松石一听到袍说出来的详细计划,顿时倒吸了口凉气。

    泰洛克的这份“诚意”实在是太厚重了。

    对于依靠信仰之力生存神灵来说,最重要的,除了自身的神魂,与神格之外,便是信仰源最重要了。

    信仰源对于后天神灵来说,其重要性,就像是土地对于农民,就像是市场对于商人,就像士兵对于将军,就像百姓,对于帝王”

    谁的信仰源强大,哪位后天神灵就会强大。

    如今,泰洛克要将自己的信仰源全部送出,那些信徒,要全部转赚给李松石。

    这份厚礼,简直就是天掉的馅饼,还是个级大馅饼,让人不得不动心啊,,起码,李松石现在,就动心了。

    “如何?”泰洛克问,袍深信,面前之人,绝无拒绝的可能。

    李松石点点头:“嗯,不错,泰洛克神王,果然不愧是战争与和平之主,够大手笔。够大气

    “这么说”合作愉快?”泰洛克笑咪咪地伸出右手,要与李松石击掌为誓。

    但是,很快,他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

    因为,李松石却是摇摇头,道:“先等等。”

    泰洛克皱眉:“神山先生还有何疑问吗?”

    李松石笑了笑,道:“我刚才听您说,您现在急需摆脱信仰源的束缚,对吗?”

    “是的”

    “那么,我接受您的信仰源,就是对您最大的帮助了,对吗?”

    “是”是的”泰洛克隐隐有种不妙的感觉。

    李松石笑咪咪地道:“而且,刚才,您还提到您有一个仇家?”

    “呃,没错。”

    “那么,我帮了您,就是得罪了那位级强者。这样一来,我很吃亏  …”

    吃吃亏?

    泰洛克听得,有些傻,眼珠都快瞪掉了。

    袍连自己的信仰源,都要转让给那“神工。”先生了,但是,那“神山”先生,居然还说他会吃亏?

    天明!!!

    大道在上,干嘛不降下“九九混湮灭绝神雷”来把面前这无耻之徒给劈死呢?

    如果平白得了一个战争与和平之主的全部信仰源,都叫做吃亏,那这些上,,还有天理吗?

    这种亏”若是早个千儿八百年,有多少,俺都愿意吃啊。

    泰洛克的脸色,像是突然吃着苹果,却突现里面只剩下半只留有牙痕的苍蛇一样难受。

    而李松石,却是装作没看见他的脸色,还振振有词地道:“难道不是吗?刚才您也认同了。 1我既帮了您的大忙,让您有机会冲出那成为位面之主的机会,让您有机会成为一界之“界主,的机会,而我,还因此而得罪了一位至强者,,

    “您看看,我帮您得到了天大的好处,还因此担上一份天大的因果,难道,您不觉得,该给我一点点“好处”以作补偿吗?”

    泰洛克一听,气得差点没吐出几个两血。

    心里直在郁闷:“天哪,三千大千世界之中,怎么会有如此无耻之人?!!!果真是,人不要脸,则无敌”这么贱格的话都说得出来,简直是太混帐,太不要脸了!!”

    泰洛克被胸口一口闷气给噎了半天,差点没气掉半条老命。

    好半晌,才回过气来,气呼呼地道:“神山先生,难道”我将我的信徒,我的信仰源,都转让给您,这还不是好处吗?”

    “心心心心心心”李松石猛晃着食指道:“泰洛克先生,您是如此的睿智,所以应该知道,您所谓的信仰源转让给我,那不是报酬,只是我们之间的合作的必须品”

    “打个比方,有人得罪了您,您让我去抢劫您的仇人,来给您出气。那么,在抢劫过程中,不论我得到了什么样的财宝,那都与您必须支付的报酬无关,您不能用我抢到的财宝,来当作给我的报酬。事实上,不论我抢到了何等的财宝,您都必须要另外给我报酬才对。因为,不论我是否抢到了财宝,都与您无关

    “您所要求的,是我去抢劫您那仇人,而您,则付给我一笔钱,以作为我帮您出气的报酬。其间,我在抢劫过程中所得的一切,都与您无关,是额外的。是这样吗?

    “所以,按照我们现在的合作方式,是由我,帮助您切断信仰源,让您有机会冲妾那更进一步的机会,而您,则付给我报酬。

    “而我在帮助您切断信仰源的过程中,我是否得到了您的全部信仰源,这却是与您无关的”我的任务,是让您有机会冲击那一步。只要做到这一点,您就必须支付报酬,给我好处。

    “而我是否在这过程中得到您的那些信徒,是否能在帮助您的过程中得到您的信仰源,这就如同刚才的比喻一样”抢劫过程中的所得,是与您无关的”嗯,您说,是这样的吗?”

    李松石一连串的话说出,泰洛克听得一愣一愣的,想想,觉得还挺有道理的,忍不住点了点头。

    可是,网一点头,就忍不住猛地摇头了:“咦?不对啊,我怎么被他就这么绕晕绕糊涂了呢?”

    李松石硬生生将那歪理给说活,把那根本没理的事,硬是给说得合情合理,光明正大。如此强大的狡辩能力,让泰洛克一时间,除了苦笑,就是苦笑了。

    袍觉得,李松石这话是不对的,可是真要辩驳,却不知从何说起。也就只能苦笑了。

    暗想:“难道我将信仰源转让出去还不够,还要另外再给“好处,费?”

    想着,真有点郁闷得想吐血的感觉。

    而李松石看到泰洛克苦笑,他却是一脸“你终于明白了”的样子,道:“既然如此,泰洛克神王陛下,您说,我给您帮了这么大的忙,还承担着如此大的风险”那么,您,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些好处,好安慰安慰我这可怜的,受伤的心灵呢?”

    泰洛克一阵狂晕,憋了好半晌,都没憋出一句话来。

    李松石见状,问:“怎么了?泰洛克神王,从见到您的第一面起,我就觉得您是慷慨大方,豪爽大气的。绝对绝对不会是那种肚鸡肠,“铿锵吝啬,的守财奴”呃,难道您现在,是在考虑在给我什么好处吗?哈哈,如果真是这样,就不用太过为难了,随便来个十七八件神器,就可以了”您不用太过慷慨大方,不用太过豪爽大气的,“区区,十来件神器,我就已经很满足了。而且,绝对绝对,不会影响到您“慷慨大方”“豪爽大气,的形象的”

    泰洛克嘴角一阵抽*动,无语了。

    如果,真拿出十七八件神器来,那,袍可就不是“慷慨大方”“豪爽大气”了,而是一今天大的白痴”

    想着,苦笑道:“神山先生,十七八件神器是没有的”

    “哦,那有什么?”

    李松石急急问着,泰洛克顿时又是郁闷了。这怎么绕着绕着,变成袍答应要支付“好处费”了呢?

    郁闷着,想到自己的困境,便只好道:“您需要什么?先说着,我看看我是否有”

    “哦,这样啊”据我所知,神王陛下的珍藏,一向是很丰”

    “一点也不丰厚泰洛克急道:“其实,我的珍藏,前段时间已经拿去换取大量神力结晶,用来作为冲击个面之主的能源储备了”没剩多少

    “哦,这样啊,既然是用来冲击位面之主的能源储备,那神力结晶,我是不能动了”不过,您说的没剩多少”那就是说,还剩有喽?!!”

    李松石笑眯眯问着。

    泰洛克一阵恶寒,冷汗”头额头上滑落,滴到了地面,一下子摔得粉碎,那汗水,感觉就像袍的心都碎掉了啊。

    李松石见状,呵呵一笑,也不再为难泰洛克了,免得那家伙真飓。也不好圆场。

    当即道:“我也不需要太多的东西”嗯,关于您懂得的神术的效果,包括其原理,我需要一份,这斤”没问题吧?”

    泰洛克一沉吟,李松石又道:“在《羊的世界》中架设新的虚拟神灵,将以您为蓝本,所以,这些是必须的”我又不是需要具体神术的核心内容,只要其原理,,以及神术效果,这点,应该不难吧?”

    泰洛克想着,点了点头:“没问题。”

    要弄个新的虚拟神灵,那种种神术效果,是必须与袖的神术的种种效果一致才行。

    至于神术的原理”懂得神术的原理,可不代表着,也能用神力独力施展那个神术一就像世间的人,都知道《道德经》是一切“修道”之法门的根本原理”但是,却没有几个人能从中悟出的修行法门一样。

    李松石看到泰洛克答应,就又道:“第二个条件,我需要一枚神粉,”

    神格?!!!

    泰洛克脸色一动,李松石笑道:“是的小一枚神格,不论等级,不论属性,不论附属神职,什么样的都无所谓只要不是坏掉的神格就可以了,嗯,以泰洛克神王之能,我想,这只不过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吧?”

    泰洛克想着,微微点头。

    枚神格?

    嗯,对于某些的神灵来说,可能很难获取。但对于堂堂战争与和平之主来说,实在是太容易了。

    随便找个看不顺眼的神灵,灭了袍,或是直接找一个没开化的原始土著部落,聚拢信仰凝炼一枚微弱神格,都是轻而易举之事。

    再不济,袖泰洛克神王,随便拿件好点的神器,跟其它世界的神灵交易一下,也是很容易得到神格的。※“处,泣,“神辽“步生一一他要神格干嘛人间那上亿玩家的信仰之力,随随便便,都能提炼出好几枚微弱神格来了吧?

    更何况,那“神山”先生背后的卑力,可也不小啊”

    泰洛克有些疑惑,越想越觉得有古怪,就直接问了出来。

    李松石只是神秘一笑:“山人自有妙用”反正,不会损害到您的利益就可以了”

    泰洛克想了想,便只能将这疑惑压下。

    而李松石,却又举起三拇指头,道:“第三个条件,也是最后一斤。条件”我需要一枚“世界之钥”

    “世界之钥?”

    “是的,”堤坦呢块世界的“世界之钥

    李松石说着。泰洛克却是有些犹豫了。

    世界之钥,说是钥匙,其实就是一个空间门。拥有这玩意,可以随时随地随意进入堤坦呢插世界。哪怕是堤坦呢块世界被完全封锁住,使用这“世界之钥。”也能穿行。

    而同样的,这玩意,还可以将堤坦呢址世界完全封锁住。

    这封锁的时间,可以由掌握世界之钥的人控制,也可以由泰洛克来控制。

    只是,那堤坦据坯世界,现在就相当于是泰洛克自家的房子,把自家房门钥匙送给一个陌生人”这也太危险了吧?

    如果自己在家时,客人来串门,是无所谓。但如果自己不在家,或是把门关上睡觉,的炼之时,有人偷偷开门跑进来。那乐子可就大了。

    所以,这些界之钥,可不能随便送人啊。

    李松石看出泰洛克的犹豫,道:“我听说,世界之钥有很多种等级,有一种,是一次性的,还有一种,是临时性的”我需要临时性的,在近期内有效,就可以了”这点,没问题吧?”

    泰洛克想了想,近期之内,堤坦呢技世界的确没什么事。除非生大位面神战,或者,是他斩断全部信仰源,闭关冲击位面之主的境界”,

    但是,那临时性的世界之钥,是可以随时中止其效用的,大不了,到时就取消世界之钥的作用,便可以了。

    当即,勉为其难地点头答应了。

    李松石见着,才抬起右手,笑眯眯地道:“合作愉快?”

    泰洛克一怔:那“神止。”先生的“好处费”只要这点东西?

    他有些意外。

    本来还以为,那“神止。”先生的竹扛,要敲得抑抑响呢。

    没想到,”居然这样就过关了?

    他心念电转着,微微松了口气,便也举起右手,笑道:“那”合作愉快!!”

    两人击掌为誓,,而后,还让大道为证,,

    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两人又商议了一下细节,泰洛克就下线了,说是要回堤坦呢垃世界安排诸多事宜。回头,办妥了一切,再将李松石所需要的“好处费”带来。

    而李松石,也要趁这段时间做好准备,随时把虚拟主机的数据线,拉到堤坦呢拇世界。

    看着泰洛克离开,李松石微微松了口气。

    想到自己刚才捡到的天大馅饼,李松石真有种在做梦的感觉。

    这种好事,都被他碰到?

    果真是,人走运,摔到都能捡到金条啊。

    当下无事,正要下线,突然心念一动:之前在那新手城搞出那么大的动静,不知道玩家们现在如何了?

    李松石右手利破虚空,打开空间门,直接穿梭到了玩家新手城上空。

    他现在是特殊帐号,自可隐身于高空,俯视下方。

    只是”他很快,就现了一件非常不和谐的事情。

    在那一号玩家新手城的中心广场中。有一堆玩家围着一位天真活泼的“女神”。

    那女神,正是白小香妹妹所扮。

    她正在给玩家们“布任务”呢。

    本来嘛,她在那玩得挺开心的,李松石也无心去理会。

    但是,偏偏,李松石听到了她的“任务内容”。

    这个任务,居然是让玩家给她“回答问题”。

    这小丫头早就学会上网,在网络上知道的东西越来越多,渐渐的,很少去烦李松石他们了。

    本来,李松石就以为,这是小香妹妹已经长大了。成熟了嘛。

    但没想到你听听,她在问:“刚才你们说,那个长得很漂亮很漂亮的,叫泰洛克的人,是人妖?人妖是什么呀?。

    有玩家答道:“人妖,就是半男半女,跟东方不败岳不群一样

    “半男半女?”白小香妹妹有些不明白了:“什么叫半男半女啊?!!”

    玩家们听着,有些不好回答。

    不过,玩家们大都把《羊的世界》中的一切当游戏,游戏嘛,随便玩玩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就跟平时在网络上,看到什么新闻,胡乱点评论,不管是不是自己的真正想法,只要能一鸣惊人,搞今天下大乱,便开心了,怎么说,都不用负责的。

    他们现在,很多都是这样的心态。

    所以,就有玩家回答了:“哦,半男半女啊,就是半边男人,半边女人。”

    “半边男人半边女人?”白小香妹妹很吃惊:“人怎么可以长成这样?。

    “当然可以啊,男人木有小,就变成那样了。”

    “哦,木有小啊,那,小又是什么东西呀?”白小香妹妹眨巴着纯洁无瑕的眼睛,满脸清纯,天真地问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