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三百六十五章 塞翁失马……

第三百六十五章 塞翁失马……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江袍男子朝梅雨山微微点头,那梅雨山顿时倒吸了口滞州!“你,你你你”您莫非就是,那个引领我成为个面雇佣兵的人?”

    红袍男子呵呵一笑,右手在脸上一抹,整个人的身形,相貌,顿时变了,变成一个跟神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果真是你梅雨山脸色变了变。

    而李松石背后的诸位花仙子,面色也都变了,惊呼道:“神云?!!!”

    不过,她们现在不仅身形隐着,就连声音也被收敛着,那梅雨让打手 和生命女神并未听见。

    而且,她们也知道,面前这个神云,应该就是冒牌货。

    只是让人有些奇怪,那天太上老君分明修改了梅雨山的记忆,让他知道真正的神云长什么模样但现在,怎么看起来又像是认不出神云来?

    众人心中有些疑惑着,那个男子,又变回了一身红袍打扮的样子。

    他也不多做解释,右手一挥,两团紫红色的雾气,将梅雨山和生命女神的分身笼罩住,那两人,便晕倒在地上小如同熟睡了一般。

    接着,看看那隐身在旁的诸位花仙子,却也没多作表示,只盯着李松石,问:“我很好奇,刚才,你怎会觉小我隐身在侧的?!!”

    这太上老君恶念化身,很是自负,相信以自己的实力,隐藏起身形来,李松石应该是现不了他才时。

    李松石却是笑道:“刚才,我与生命女神对话时,性子过于急躁了,本来与她不会起冲突的,却莫明其妙的差点大打出手。

    “当时我便现,自己的性格与平常有所不同,所以就心想:会不会是有人在暗中,以道法影响我的心志?

    “而且。这种影响,就如春雨润泽大地小悄然无声,非得是实力比我强出数十,数百,乃至千倍百倍之人,才能做到。

    “所以,推敲了几下,就猜出是您老人家在暗中出的手”

    那红袍男子听着,微微点头:“原来如此”看来,是我过于急躁了。”

    说着,又问:“那,你知不知道,我刚才为何暗中对你出手?”

    李松石点点头,道:“是因为《造化秘录》吗?我手中有这本书,您想要,但却担心我不给,所以试着以道法影响我的心志”这样,便可以方便从我手中拿到东西”。

    “可惜的是我却失败了。”那红袍男子道:“我也没想到,那善念化身,居然连那先天不灭紫金丹都送给了你”而你还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将那金丹全部消化,铸成了先天不灭之魂”如今哪怕是我全力出手,也无法伤到你的灵魂了,更何况是影响你的心志?实在是失算。”

    那男子说着,连连摇头,却是对他刚才的行为,毫不为耻。

    而李松石听着,也没有任何愤怒,或不高兴的神色。

    因为他知道,面前这人是太上老君的恶念化身,实力比他强大出不知多少,而且,心中也绝然不会有什么善念。若不是因为李松石的身份,说不定那恶念化身,一开始就会全力出手把人给灭杀,搜魂夺魄了。

    这恶念化身,可是没有什么道理可讲。

    现在没有强行动手,李松石已经是阿弥陀佛了,就算心里不爽,也得回过头再不爽,此会不识时务地表现出来?

    那红袍男子看着,又问:“那。你既然知道我的打算,那你想要怎么做呢?。

    李松石微微一笑,未答,反问:“不知您老人家可否听到,最近在三千大千世界各处,出现了一本奇书?”

    “你说的是,那本《错版造化秘录》?是你让一个叫赵飞燕的女子,派人传的吧。”那恶念化身一下子就点破了李松石动的手脚。

    李松石也不否认,只微笑道:“正是如此”

    那红袍男子微微点头:“嗯,你那《错版造化秘录》,是以《造化秘录》为原本,故意将里面部份内容弄错了,再翻印传播出去的吧?

    “而且。更难能可贵的是,你居然在那序章目录上,明明白白地说了,这本书里面的内容,是搞反了,光明正大地告诉人,说是一本错书”,

    “这一招,,实在是高明啊。”

    李松石笑道:“这也不过是我逼不得已的自保之举罢了。其实,您老人家只要把那书中的序章目录竖着看,以此为顺序,一个个地把书中内容相同的文字挑出来,便是正版的《造化秘录》了。您想看,便可大方地看。”

    “原来如此,”那红袍男子点点头,道:“好吧,既然你将《造化秘录》都给我了,我也不能小气了。”

    说着,右手一指,那附近的冥河水中,便有一朵通体艳红的莲花飞射出来,落到李松石面前。

    而这一切,居然没让不远处的位面雇佣兵们现。

    那些人。仿佛没看到那莲花飞上来似的。

    李松石等人盯着那莲花,也不用太多分辨,就能认出,那花,必是莲花仙子的本体花身无疑,不由得又惊又喜。

    而那红袍男子则道:“你想要的,我明白了,放心,我不会让人去打扰你就是。”

    说着,身形一晃,便自消失。

    而众位花仙子,则趁机现形出来,喜滋滋地去抱着那莲花仙子的本体花身,很是高兴。

    但过得一会,众女的心情又有些低落。

    史晏华走过来问:“石弟弟,你怎么把那《造化秘录》随便给人了?”

    李松石偃帆  笑!“怎么,曼华姐姐舍不得”

    史曼华微微摇头:“不是舍不舍得的问题,而是”而是这本书,就这么送出去

    试想想,当年,这本《造化秘录》引起了多少的纷争。

    太上老君只在其中得到一小段残篇。就创造出了《太清心经》,成为三千大千世界的至强者之一。

    而其它对这《造化秘录》略有涉及的人,都强得不可思议,如今都是天地间有数的强者。

    可见,这本《造化秘录》中何等的至关重大。简直就是得了这本书,就拥有“不死不灭”的希望。

    这么重大的东西,怎能随便送人呢?

    李松石听着,只是笑了笑,道:“曼华姐姐。我问你件事。那《造化秘录》,是叶子在什么时候写的?”

    史曼华奇怪地道:“是叶子十二岁时写的”怎么了?”

    “那我就奇怪了。既然叶子十二岁时写出了《造化秘录》,那他后来长大了,对天地,对大道的感悟,又如何呢?是连《造化秘录》的内容都不如,还是远胜于《造化秘录》?!!”

    “自然是远胜于《造化秘录》百倍。千倍。”

    “那就走了。叶子后来所知,所感。所悟的东西,比《造化秘录》秘录还强大百倍,千倍。那么。是不是说,叶子的记忆团,比那《造化秘录》,还要珍贵千倍,万倍都不止?!!”

    李松石说着,史曼华顿时想到了那团“史叶云的记忆团”脸色不由得一变。

    李松石又道:“所以,我就很奇怪。以神云的精明,以太上老君的精明,他们怎么会不知道叶子的那团记忆团的珍贵呢?

    “可是,当初,那神云,却根本没要走叶子的记忆团。而是把那记忆,塞进我的灵魂深处。就连之后,太上老君的善念分身,都没有强行夺走那记忆团。

    “甚至,当初那太上老君给我送来“先天不灭紫金丹”是完全可以把《造化秘录》要走一份的。但是,他根本连提都没提,反而让我小心他的恶念化身。似乎,完全不把《造化秘录》放在眼里,这点,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吗?”

    众女一听,顿时也诧异了起来。

    《造化秘录》的价值勿雍置疑,若说太上老君和神云不知道这玩意的价值,那就跟牛不会喝水,人不会呼吸一样不可思议。

    但是,他们却是全然不动心的样子。那就实在是太奇怪太奇怪了。

    众女听得,都皱起眉头,问:“为什么呢?”

    李松石笑了笑,道:“当初,我想到这点,也是非常疑惑。若是别的东西,老君可能还能忍住不动心。但他当初既能回溯时空,回到数千年前,争夺《造化秘录》,创出《太清心经》后,又回到远古洪荒”,这一切,只为了自己的大道。

    “为了道,甚至可以不顾一切。以他对大道的执着,又怎么可能放弃《造化秘录》,能忍得住秘录当前的诱惑?

    “直到了后来,我完全融合了那枚先天不灭紫金丹,才渐渐明白了这点。”

    李松石说着,看着众女,道:“《金网经》上曾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又说“一切圣贤,以无为法而有所差别实无有法得阿摒多罗三藐三菩提

    众女一听,有点迷糊了。青青直接问道:“石哥哥,这是什么意思?”

    李松石笑了笑,没答,谢紫莹则在一旁道:“大哥的意思是说,那太上老君,还有神云,找到了完全属于自己的道?!!!”

    “没错李松石道:“《造化秘录》,上面所记述的,是史叶云的“道。

    而不是太上老君的“道”也不是神云的“道”

    “不属于自己的“道”那再怎么证,怎修炼,也无法得成正果。

    “所以,这《造化秘录》,只有借鉴的价值,而不可以完全照搬。否则,只是在走史叶云曾走过的路。永永远远,只在《造化秘录》的阴影之下,不得脱。

    “而一旦悟出自己的道,那时,便是真正的大解脱,无有疑滞,勇猛精进,再也不受《造化秘录》的束缚  ”

    李松石说着,众女大惊,史曼华更是喃喃道:“这”这怎么会?”

    李松石笑了笑,道:“我记得,坛经里有个故事,说是有人问慧能祖师,说他既然不识字,那又如何能悟道,如何能给人授道?

    “那慧能祖师就用手指着月亮,告诉人,那月亮,是道,而文字,只是手指。手指的作用,只是用来指月亮而已。得到了月亮,那手指,就没有用了。

    “所以,《造化秘录》的作用,不过是指道,起指引之用罢了。能悟得大道,那造化秘录,就没用了”就像有人借舟渡河,渡过了河之后,就该弃舟上路,用不上那舟了。而如果再把舟背在背上走路,岂不可笑。

    “所以,那《造化秘录》是完全版本也罢,是错漏版本也罢,如果能从其中章节字句,悟出自己的道,它起到的作用,便尽了。

    “若是无法从那,那这造化秘录,再完全,也没什么用,不值得稀罕。

    “古往今来,读书汗牛充栋,阅遍万卷书的书芒,数不胜数。但是,他们最多也就是个聪明人而已。而禅宗慧能祖师,却只读了半部金刚经,便已得悟道,,

    “若以,那书,不在多少,而是是否开悟。一旦开悟,出佛,若是不开悟,读得再多,也是枉然六

    “所以。对于神云和太上老君来说,那《造化秘录》也罢。史叶云的记忆也罢。那都是史叶云的道,而不是他们的道。他们悟得出属于自己的道,自然就不再属于史叶云的道了”

    任它三千大道,皆可通至境,我只取一道便足矣。

    只要选定最适合自己“道”便是勇往直前,百死无悔,勇猛精进,那便可以了。

    若是悟了道,还朝三暮四,左顾右盼,企图两道并行,那最后,只能落得一场空,沦为画饼。

    神云和太上老君都是聪明人,断然不会愚蠢到已经悟了道。还要再去另寻别道。

    那《造化秘录》再好。他们便也不稀罕了。

    众女听着,隐隐有所悟。

    那史曼华问:“那,为什么刚才李耳的恶念化身,却又想要《造化秘录》?难不成,他还自己的道都未悟不成?!!!”

    李松石微微一笑,胸有成足地问:“曼华姐姐听说过《太清心经》吗?”

    史曼华点头:“据传,那是李耳得了《造化秘录》残篇的一部份,从中感悟而创造出来的一份无上秘先  ”

    李松石微微摇头,道:“不是从《造化秘录》中感悟出来的秘法,而是太上老君借助《造化秘录》悟道,而后创出来的秘法。”

    “这有什么区别吗?”史曼华问。

    “区别大了。”李松石道:“若是参造《造化秘录》而创出《太清心经》。那《太清心经》最多也不过是拾《造化秘录》的牙慧。记载着叶子一部份的“道”

    “而如果是太上老君悟道之后再创造《太清心经》。那《太清心经》,便是太上老君自己的心血,里面所述的小是太上老君的“道”而不是叶子的“道”

    原来如此”

    史曼华点点头,又问:“那《太清心经》,有什么问题吗?”

    李松石笑道:“我听说,太清心经的主旨,是四个字,叫“清静无为。”

    “没错”史曼华道:“我也曾听说,那《太清心经》通篇就是围绕“清静无为,四字。”

    “那如此说来,太上老君的道,便在“清静无为。这四个字当中了。”

    李松石说着,史曼华心中一动,脸色微变:“那李耳的恶念化身,刚才那个红袍男子,他的性子,怎么也不会是“清静无为,吧?!!!”

    “没错!!!”李松石抚掌大笑:“老君的道,是“清静无为,之道。那是最适合他的道,别人再由“清静无为。入道,无论如何,也不会越太上老君了。

    “而老君的恶念化身。性子根本就与老君的善念化身不同,与老君的本体不同,根本就不适命“清静无为,!!!

    “那“清静无为。之道,是老君的本体的“道”是老君的善念化身的“道”而不是恶念化身的“道。”

    “如果我猜得没错,那太上老君的本体”执念化身,善念化身,还有恶念化身”闹内讧了!!”

    怎么可能?!!!!

    众女顿时瞪大了眼睛。

    同一个人,不同的化身之间,居然还闹内讧?!!

    李松石笑道:“有何不可能?就算是同一个普通人,有时候还会自己跟自己闹别扭呢。比如几间的女孩子,在看到甜食时,往往会很烦恼,这是应该尝一尝那甜食,还是为了身材,而忍住美食的诱惑呢?很是犹豫不决。

    “普通人都会因为心底的念头不同,而犹豫。那太上老君的念头分化成不同的化身。那相互间的想法不同,理念不同,意志不同  ,乃至于闹内讧,也是正常的了。

    众女面面相觑。既觉得匪夷所思,听起来又觉得合情合理。良久都没回得过神来。

    过得一会,史曼华才道:“如此说来,那李耳的恶念化身。想要《造化秘录》,应该是想从中悟出属于自己的“道”与清静无为完全不同的“道,?!”。

    “没错!!”李松石道:“若是我推断无差,那当初太上老君得到的《造化秘录》残本,是与“清静无为。之道相近的章经字句,所以他才容易悟透。而相对应的,与恶念相关的其它内容,他正好没得,所以那恶念化身,才无法悟出另外的“道。

    “如今,他既得了《造化秘录》,以他的修为,那不用多长时间,便可参悟成功,足与太上老君的其它化身相抗衡了。那时,说不得,”

    史曼华听着,皱了皱眉:“不论分裂与否,他的实力总是变得更强了”,那也太便宜他了。”

    想到凭白让那太上老君的恶念化身得了《造化秘录》,史曼华还是不忿。

    李松石见了,却是笑道:“曼华姐姐也不用觉得吃亏。其实,这《造化秘录》交了出去,我们虽然看起来像似吃亏。但实际上。我们不仅没有吃亏,还反而得了天大的好处呢”

    众女一听,都怔住了:“这怎么会?!!!”

    把《造化秘录》这么逆天的东西交出去,不仅没吃亏,还得到天大的好处?!!!

    李松石该不会是在故意安慰她们的吧?

    众女一时间都想不出,李松石所谓的“天大的好处”到底在哪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