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三百七十五章回归现实

第三百七十五章回归现实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卢到如今,李松石凡经明白!汝个世界。[][]极有可能是牲,陈妹的精神世界。

    周围的一切,都是她的精神力量。依着她的记忆碎片而形成的。

    那个少女牡丹花仙,便是他所爱的牡丹妹妹。

    只不过,在这个精神世界中,那位少女牡丹花仙,已经失去了绝大部份的记忆,只任由自己,在精神世界当中,重新经历自己生命当中经历过的一切。

    换句话说,在目前这少女牡丹花仙的脑海中。关于李松石的记忆。便是只有一面之缘,也只有过几次谈话的缘份。

    此外,李松石与白牡丹在落花村相遇之后的记忆,是全都没有的。

    既然如此,那少女花仙,怎么会如此重视他?

    正疑惑间,那株“倾城笑”微微颤了颤小道:“我也不知道,,只觉的。你好亲切,好似在很久很久以前。就曾与你见过似的。好似在很久很久以前,就与你是好朋友了。”

    李松石一阵沉默。

    好一会,那少女花仙子问:“喂,李松石,你怎么了?”

    “嗯,没什么。对了,你的灵识,怎么样了?受伤重吗?”

    “灵识?!!灵识是什么东西?”少女花仙问道。

    李松石哑然。

    好不容易,把这问题解释了一遍,那少女勉强弄个明白了,才道:“哦。原来你说的灵识,是这样子啊,那,我应该没什么事吧。起码。我还能思考,没有陷入沉睡。只是”感觉身体好虚弱哦。”

    那少女花仙说着,似乎有点打哈欠的冲动。

    李松石心头一紧,仔细凝视,觉那株倾城笑,依然散着淡淡的光。那少女的灵识,依然在缓慢地流失。

    怎么办?!!!

    花仙子的灵识,一般是通过沉睡来修复的。

    或者,直接以李松石的血来浇灌,也能让那灵识瞬间恢复。

    只不过,他现在就像是一个离体的灵魂,根本没有肉身,哪来的鲜血。

    紧张地思索着,突然现了一件异事:这里附近,怎么只有一株牡丹花呢?

    花仙子,不是借助自己所掌控的花,来让自己不断变强的吗?

    虽然说,花之灵气,不能对灵识起到任何增强的作用。但是。有花之灵气凝成灵体,总也能包裹住灵识。不让灵识再流失的功效吧?

    李松石一说,那少女花仙就愣住了:“花之灵气?!!!你说的。是我的本体花身自行产生的灵气吧?这灵气,不是只能从我这本体里产生的吗?难道,世间还有其它花许,也能生出花之灵气?”

    李松石再度哑然。

    与少女花仙说了一下,他才现,这么多年来,这里,居然真的是一直只有孤伶伶的一株牡丹花。

    也是因为那女奶圣像的神力所维持,这花才能不管专1风下雨,不管春夏秋冬,不管岁月流逝,一直能开放着,似乎永远不会凋谢。

    但说到底,这株“倾城笑”虽是绝品,到底也还是凡花。失去了神力的维持,这花不凋零就已经很是万幸了,想再产生花之灵气,几乎不大可能。

    而那少女花仙,因为没有花之灵气护住灵识,幻化出灵体,自然会灵识消散。

    而这少女,也因为没有吸纳过其它花卉的灵气,所以根本就不知道有这回事,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还能掌控天下的所有牡丹花。

    李松石听得,哭笑不得,当即,吩咐那花仙子先呆着,让他去附近找找牡丹花,好移植过来。

    不过,才网要离去,却想到:万一有人走近。见到那花美,而把花采了,岂不悲哉?

    于是,李松石停了一下,从地上找来几块女娲圣像的碎石,以外侧为阳。以内侧为阴,在地上抛掷小算了一会,才道:“依卦像,东南方不远处,另有牡丹花生长。短时间内暂时也没人,我去去就回。”

    说着,从地上捡了截尖利的女娼圣像碎石。往东南方奔去。

    说来也怪,他心神一动,还没跑出多远小那身体,就已远去了数千米。

    在不远处一山脚附近,果真还长有些牡丹花,非常万幸的是,此时也正值花期。

    那牡丹花的枝干挺硬的,如果就这么移植回去,所要花费的时间可是不少。那少女花仙,可未必等的了。

    李松石干脆,辣手摧花;直接把一半的牡丹花给采了下来。

    心道:“这花也是有花之灵气散的。若这灵气真起作用。这么多的花。也看得出效果来了。”

    当即,搬着一堆花,直接朝那少女花仙的所在地跑回来。

    只是,这一次,他却不能瞬移了。回到女娼庙旁,已是花费了许多时间。

    而且,一回到,便听到那少女有气无力地,一直在念叨:“李松石,,李松石,,李松石。”

    李松石忍不住问:“你怎么一直在念我的名字啊?”

    那少女花仙开心地轻轻笑道:“我是怕我忘了你的名字啊。”

    “怕是忘了我的名字?”李松石有点失笑。

    只听那少女有点虚弱地道:“对啊”我现在好困哦,很想很想睡觉。但是,我总觉得,如果就这么睡过去,一觉醒来。说不定就会把以前的事情全部都忘掉,什么都不记得了。

    “可是,我不想把你忘掉,所以。我就要一直,一直念着你的名字”

    少女花仙说着,又是打了个哈欠。

    李松石听得又是感动,又是吃惊。旧。小工口出,五士上亢蔷至曰口煌少女花仙么困,定是那灵识变得越来越虚弱了六般刀不伏查,找到办法,说不定”说不定”

    不及细想。李松石便把采来的牡丹花,捧上前,道:“先别说话了,你先看看。这花也是有花之灵气散出来的,你试着吸纳进去,看看可不可以维持一下”

    那少女花仙略一感应,顿时喜道:“啊,真有灵气从花散出来呢。我以前怎么都不知道?”

    顿了顿;又道:“可是,这花之灵气,应该怎么吸纳过来呢?”

    这位花仙子,有些迷糊了。

    她以前。可是本体花身自行产生的花之灵气,那灵气会自行保存起来,日积月累,久了,就能变幻出更大的形体。

    但从别的花那里吸纳灵气,她可是没做过啊。

    想着想着。这少女花仙觉得精力不济,更显昏沉,一个不小心,就睡了过去。

    李松石尚未察觉,只道:“怎么,你不懂得如何把灵气吸纳过去

    那少女花仙没有出声。

    李松石大感不妥,轻声唤道:“牡丹妹妹 ,牡丹妹妹”

    仔细感应。竟觉。那“倾城笑”内部的花仙灵识,竟比之前变弱了许多,犹如风中残烛,仿佛随时都会被风吹灭。

    “怎么办?!!”

    李松石大惊。

    心念电转。竟直接将一朵牡丹花递了过去,贴近“倾城笑”的花。

    这时,奇迹生了!!

    李松石亲眼看到,一丝丝,一缕缕的花之灵气,竟从那朵牡丹花被吸纳进“倾城笑”中。

    花中的匙只,消散度也变慢了许多。

    李松石大喜。便将采来的牡丹花,一朵一朵的递增着靠近那牡丹花仙的本体花身,花之灵气,源源不断地被吸纳进去。

    过了好一会,那花仙子的灵识,绎于停止消散了。

    那株“倾城笑”依然散着淡淡的毫光。

    但毫光之中,再没有带有花仙子的破碎灵识,这让李松石大松了一

    气。

    但是,有一点,让他感到很惋异,便是那采来的牡丹花,居然已经枯萎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那牡丹花释放的灵气过多,连生命力都被吸纳了出去。

    不过,他现在也顾不得了,能保得住那花仙子的灵识,才是一件好

    想着,站起来,朝四周仰望,又卜算了一下,知道暂时不会有人前来,便又赶到东南方,用锋利的石头,将那些牡丹花株给挖起,移植到女娼庙。

    这一次。不知是不是那“倾城笑”有了吸纳外界花之灵气的经历,居然已能直接将附近方圆十几米范围内的花之灵气吸纳过去,让李松石大感安心。

    之后,李松石便在这女娲庙旁,广植牡丹花。

    随着牡丹花越来越多,那株倾城笑吸纳花之灵气的能力越来越强大。

    而且,那株本体花身,居然也能渐渐自行产生花之灵气小自给自足了,让李松石更是安心不少。

    只不过。那少女花仙,一直都没有醒过来。

    李松石也一直有些担心,她这么昏迷,醒来后,会不会真把以前的事情给忘掉。

    毕竟,她的灵识,被女奶亲手分去了一半,之后,又有不少灵识消散,记忆有所遗失,也是正常的。

    更何况。女娲作了这么一手,说不定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让少女花仙忘掉以前的事情,好断却前缘呢。

    日子,就这么一日一日地,在等待中过去了。

    李松石也是每天不停地种花。这让他想起以前在落花村时,种植牡丹花的事情。

    那时,牡丹妹妹,便是一直陪着他,整个果树林里,便只有他们两人,,

    时间一晃,就这么一年过去了。

    那少女花仙,依然没有醒过来。

    但是,她的灵识,渐渐恢复,变得灵动活泼了许多。

    而周围的牡丹花,早就因为过了花期,没再开放。

    所幸那倾城笑。自身的产生的灵气足以维持。也不惧风霜,也不惧季节变迁。

    而这一年时间。也没有人来打扰。

    似乎是那城中,流传说,大王做错了事,女娲娘娘大怒,一掌轰碎了女娼像,人们怕也触怒娘娘,便都不敢靠近。

    而那商纣王。也不知为何,没有派人来动手。

    除此之外,李松石在这一年之中,还现了一件很奇妙的事情。

    便是那女娲像周围的花草,居然在冬天时,自行枯萎的。

    是的,在以前。因为有雕像的神秘力量守护。周围的花花草草,一直都是四季长青的。

    但这一年。却都枯萎了。

    但是,也不是全部枯萎。

    在那株牡丹花仙的本体花身下方,竟有一株“三轮草”哪怕是寒冬时节,也长得好好的。

    甚至,李松石隐隐感应到,里面,仿佛诞生了一个非常弱小的灵识。

    那股灵识。如同婴儿般纯洁,没有什么特殊的念头,每天,只好奇地感应着外界的一切,偷偷地透过那牡丹花枝,吸纳外界的阳光。

    同时,李松石还感应到,那株三轮草,似乎对那株牡丹花,有种说不出的孺慕之情,似在感激那牡丹花枝为它遮风挡雨,又似在感激别。

    而李松石。平常也在为那草浇水,那草,竟也是很喜欢他。

    见此情形。李松石忍不住在想:“难道,这株草,竟会是后来的弃青不成?!!”

    据牡丹妹妹和青青说”复当年。可是生长在牡丹妹妹的本体花身脚下 沁

    只是,这青青的出生,也是太离奇了点。

    先是得到女奶圣像多年的神力庇护,之后,牡丹花仙子的灵识消散,也有不少被它所吸纳。

    可以说,那牡丹花仙子,算得上是她的半个母亲了。

    只不过,现在这个世界,应该是牡丹妹妹的精神世界。那这里生的事,到底是不是牡丹妹妹当年的真实记忆”这点,李松石很是有些怀疑。

    不过,不管如何说,他对这牡丹花仙,还有那株小草,还是很喜欢。

    每天,便是静静地对着她们。

    只是,有时候也在想:“我是来到这个精神世界,不知道外面变成了什么样子?什么时候能够回去?”

    如此,到了第二年的牡丹花期,周再的牡丹花,都开放了。

    大量的花之灵气,朝那株“倾城笑”凝聚。

    直到有一天早晨,那位少女花仙,终于醒了过来,并且幻化出灵体,俏生生地出现在李松石面前。

    李松石一看。差点以为眼花了 因为,这活脱脱就是牡丹妹妹站在面前啊。

    只是,这牡丹妹妹,还是东轻了一点点,二十岁这样,但身上那股子雍荣华贵,淡定从容的气质,李松石却是不会认错的。

    她一见到李松石。便皱着眉头问:“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而且,,我又是谁?!!!”

    李松石一听。心都凉了:难道,这花仙子,还真忘记了以前的事?

    顿时有些心灰意懒。

    但是,心情网有点低落,那牡丹花仙,却是扑哧一笑。道:“呵呵呵,李松石,你上当了

    李松石一怔:“你……你…”

    那花仙子笑道:“能再见到你,真是太好了”我差点以为,一觉醒来,会把以前的事情都忘掉了呢。”

    李松石听着。不知为何,竟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脸上,也露出了笑意:“你能醒来就好,能醒过来就好”

    那花仙子点点头:“嗯

    说着,又道:“其实,我,我很早就醒来了。只是,醒来之后,我一直不能说话。不能动弹。你在我旁边说什么,做什么,我都懂得,就是不能跟你说话

    “而且,看到你为我种植牡丹花,移植牡丹花,我真的真的,好开心好开心。

    也不知道为什么。竟仿佛,在很久很久以前,也是这么静静地站着,看着你移花,种办…”

    李松石一震,恍惚间,便又想起,当初初到落花村,初种牡丹花时的情叭…

    想着,想着。便觉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飞了起来。

    那花仙子大吃一惊:“李松石,李松石,你要去哪?!!!”

    李松石张了张嘴巴,要说话,但是,一股强大的力量,一下子把他拉扯了出去。

    瞬间,他又回到之前那个充满五颜六色光芒的奇异通道之中,很快,就被拉回了现实世界。

    但是,李松石不知道的是,他一离开那个精神世界,那位牡丹花仙子,愣愣地抬起头,看着天空,喃喃道:“你又走了啊”

    “李松石,我还会等你的,我会一直在这里等着,我相信,你还会回来的,”

    说着,脸上微微露出了笑容。

    低头,看到脚下的三轮草,又道:小草啊小草,李松石走了,这里都没人陪我,就只有你陪着我了”我们,一起等他,好吗?!!!”

    那牡丹花仙子的意识,就这么停留在她自己的精神与记忆碎片所组成的精神世界里。一直在里面等着,不知岁月之变迁,

    而那李松石,却是回到了现实。

    睁开眼睛。觉自己的身体好好的,正呆在自己的私人小世界。

    依然蹲在那株新出现的“倾城笑”旁,正从楚香虞姐姐那里吸纳神力,转注给那“倾城笑”

    而青青,雨心妹妹,飘零妹妹,朝颜妹妹,紫莹妹妹,曼华姐姐,淑瑶妹妹,香凝妹妹”诸位姐妹,都好好地呆在旁边。

    看来,时间并没过去多久。

    之前;在那奇妙的世界里经历了许许多多的年月。却仿佛是在一弹指之间生的事。

    但是,那一弹指间,却又像是经历过了无数今年头,而且,这些年头里生的事,李松石都清清楚楚地记得,没有丝毫细节遗漏。

    “莫非,是那牡丹妹妹的精神世界,将种种记忆。以精神烙印的方式,深深印到我的灵魂深处,所以才会产生如此奇妙的事情?!!”

    就像一些修真者所使用的一种叫“玉简”之类的玩意,里面藏着千百个图书馆的信息。但只用神识一扫瞄,便全都记到脑海里,便是如此情形。

    李松石想着。旁边诸位花仙子都惊问:“网才生了什么事?!!”

    李松石笑了笑。正要解释,突然便听得一阵轻微的声响。

    转过头,便见那洛清英醒了过来,从地上坐起。

    她尚不是很清醒,迷糊地看了看周围,突然定住了眼睛的焦点,直视李松石,惊呼道:“李松石?!!!”

    嗯?

    李松石一听。顿时就愣住了。这位”这位花仙子妹妹,在此之前,难道见过他。认识他吗?

    要不然,为什么她的表情,会如此的惊讶?!!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