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四百一十二章 亵渎

第四百一十二章 亵渎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鄂描石对那“穷神”和“扫把星“可是充满了无限的二机。 ⒈讨厌啊”

    话说回来,这些上。还真没几个人会欢迎这两位神仙。

    李松石想法与众无异,自然是恨不得将那神仙赶走的。这纪念昔居然说,这两位神仙,比财神爷还重要?

    真是奶奶可忍,爷爷不可忍啊…

    李松石挥挥手,道:“把他们辇走吧,我没兴趣见他们。”

    “不要”纪念昔忙劝阻道:“石叔叔,这两个神仙。可是有大用呢。”

    哦…”大用?

    李松石道:“我怎么想不出来,这两位神仙,有什么大用呢?”

    这样的神灵,三千大千世界中。可没啥信徒啊。

    就算是地狱,深渊,哪怕是魔鬼,恶魔,撒旦”这种种邪恶的生命体,相信也不会喜欢穷神跟霉神这两位神灵。

    因为,这两个神灵的能力,嗯。如果打个,比方,那个是“无视敌我全屏嘲讽级地图攻击兵器”

    不管是正义份子,还是邪恶份子。碰上了这两个家伙。准得倒霉。

    那三千大千世界当中,他们估计是没啥信徒的,而进入那虚拟世界。估计也不会有玩家信奉他们。如此,这两位神灵。要来何用?

    纪念昔却是笑咪味地说出了一番话,她拉着李松石的袖子,不断地晃着,道:“石叔叔,在《羊的世界》里加上穷神和霉神也不错啊。我们可以加多一点设定,凡是不信任穷神和霉神的玩家,每人每年平均有两天随意受到两位神灵当中的任何一位的诅咒要么是掉钱,要么走到大霉,除非给两位神灵供奉香火,完成一两个解除霉运和穷运的任务,否则,这诅咒就会一直伴身”这多有趣啊”

    有…”有趣?!!!

    这也叫有趣吗?

    李松石一阵暴汗,他岩得,这个主意,怎么那么恶毒呢?

    纪念昔又道:“而且,有句话叫做,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又有句话,叫做一样米养百样人。那人间世界里的人心。比三千大千世界中任何一个世界的人心都要复杂,都要显恶。所以,如果穷神和霉神,真能赐给玩家神术,我相信,还真有玩家会信奉这些神灵呢。

    “比方说,信奉穷神的,可以给人下诅咒,让那人好长一段时间,出售的货物价格只得一半,买东西要多花一份的钱,而常走路会经常不小心掉东西”而这些人损失掉的钱,就是我们系统能得到”

    “而信奉霉神的,也可以给人下诅咒,让人走路摔到进阴沟,吃饭不小心噎死,喝凉水塞牙缝,打哈欠下巴脱向,跟女朋友约会不小心大小便失禁外加放屁

    纪念昔说着,不论是李松石,还是周围一大堆花仙子。全都是头冒冷汗,用着极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这个小家伙 这样的招数,也未免太毒了点吧?

    吃饭被噎,喝凉水塞牙缝”这也就罢了,毕竟是虚拟游戏。玩家挂掉之后,还能重生。

    可是。跟女朋友约会时。还大小便失禁外加放屁…”啧啧。可以肯定。那个玩家非得羞愧到删号不可。

    若是现实中的朋友知道他的真实身份,那他以后,也就不用再混了。

    毒啊”

    毒辄”

    实在是太狼”太毒了。

    虽然这纪念昔才没几岁大,但从她身上,李松石终于体会到了一句话。知道了为什么会有人说“最毒妇人心了就是因为世界上存在着这么极品的女子。才会让广大善良美好的女性同胞人。蒙受了不白之冤“…

    李松石暗暗摇头,谓叹道:“这”不大好吧?”

    “有什么不好呢?我从一本书上曾看过一段话。叫做“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那虚拟世界里。玩家相互间的争斗也不少。肯定有人经常是胜利者,也有人是被欺负得惨了,想报仇。但是,却不是任何人,都会因为心里的仇恨,而让自己更加虔诚地信仰那些神灵,从而获得力量的。这个时候,穷神和扫把星,不就有用了吗?”

    纪念昔说着。小手连指再画地比利着:“试想想哦,如果有人一直被人欺负,但是。却是一开始就信错了虚拟神灵,获得不了强大的力量。这个时候,如果可以随便信仰一下那穷神和霉神,就可以报仇。那他们会不会去信奉穷神和霉神?我觉得,应该是会的”

    嗯,的确啊,人类的报复心,仇恨心,是很强烈的,犹其是某些人

    如果信奉一下穷神和霉神,就可以通过这神力,让自己的对手倒大霉。

    试想想,某个几近天下无敌的对,都打败不了对方。结果。信奉了霉神,让那家伙倒大霉,一不小心,杀助丛杀怪时,只差最后一击就要成功时,那脚下轻轻一绊,说不定就挂了。

    那是何等的爽快。何等的大快人心啊。

    如此,会有玩家不信奉那霉神吗?

    李松石也觉得。应该是有玩家会信奉的。

    只是”这感觉,怎么有点不对劲的样子?

    李松石正考虑着。那纪念昔以为他是有点动心了,就道:“石叔叔琊恐想看呀。人类心底产生某种执念就会有愿力产,那仇恨,也会是一种执念,也可以转化为非常庞大的愿力,浪费了,多可惜呀

    李松石微微摇头:“我是在想,如果真的让这穷神和霉神入驻那虚拟世界,每个玩家一受了委屈就信奉这两位虚拟神灵,岂不是天下大乱了?”

    “乱了好啊,乱了更能产生更多的信仰之力”纪念昔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让众人很是无语。

    她又道:,“而且,我觉得,虚拟世界里,想要从玩家身上得到尽量多的信仰之力,就要每个方面的虚拟神职都要出现。所以,那代表着仇恨和报复力量的仇恨之神。报复之神之类的神职。也是要出现才好的。可是,这两个神灵。不一定让玩家很快能拥有报仇的力量,就不能让玩家的信仰之力快增长。那到不如用穷神和霉神这两位神灵,来代替那西方世界的报复之神。仇恨之神更好一点呢”

    李松石摸着下巴沉吟,纪念昔又道:“还有哦,为了防止信仰流失,我们还可以定下了规则。凡是信奉穷神和扫把星霉神的玩家,一旦不再信奉这两个神灵。那么他们以前用穷神的神术,和霉神的神术,做过的坏事,三倍返还到他身上,让他一一品尝之后,就可以脱离信仰了。

    “否则,每天,就必须用穷神的诅咒,还有霉神的诅咒,去陷害别的玩家,如此取悦那两位虚拟神力,获得力量的增长。

    “同时,我们又可以让其它的虚拟神灵,产生出抵抗其它虚拟神灵的神力,让那些受到诅咒的玩家,必须要虔诚祈祷,获得神力返还,来消除诅咒。

    ,“这样一来,信奉穷神和霉神的玩家越多,受到诅咒的玩家就越多,而信奉其它虚拟神灵的玩家,信仰就越虔诚,我们得到的信仰之力,不就更多了吗?”

    纪念昔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李松石听着,再次无语了。

    不可否认。纪念昔的这个主意,是个非常不错的主意,”嗯。可以肯定的是,按照她的说法。肯定能增加信仰之力。

    而且,神灵在这虚拟世界中所得到的信仰,李松石相信,是有少部份,是被系统所吸纳的。再加上以后的利益谈判之类,应该能拿到不少好处。

    所以,倒是有采纳的价值。

    只是,看着纪念昔这表情,李松石怎么觉得,越看越是不对劲呢?

    这小家伙干嘛那么兴奋的样子呢?

    嗯,古怪,实在是古怪啊”,

    李松石道:“我。考虑考虑吧

    ,“哎,还考虑什么,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嘛”石叔叔就让那两位神灵进虚拟世界里试一试嘛,好不好?。

    “不行!!!”。

    李松石坚决地摇头:“如果想要获取大量的信仰,我以后让虚拟神灵相互间动神战就可以了,完全没必要这么麻烦。你这么热心,该不是想从中搞什么鬼吧?。

    ,“哪有?!!”纪念昔嘟着小嘴,有点作贼心虚的样子。

    李松石摇摇头,道:“那个什么穷神和霉神。就让他们先晾着去吧”

    顿了顿,又自取了桌上饭菜吃了起来,心里却是在想道:“老祖宗曾经说过,一阴一阳之谓道 有光明,就要有黑暗。或许,为了以后虚拟世界里获取信仰方便,为了方便那虚拟神灵动神战,我倒是应该设想一下,把这虚拟世界里的神灵。分成两大阵营了,

    ,“有正面的神灵,比如那元始天尊,生命女神,观世音菩萨,财神爷,月下老人,福神,寿星公 ,如果寿星公能让玩家现实中的身体寿命变长,估计会有不少信徒”

    ,“而负面的神灵,什么黑暗之神,破坏之神,毁灭之神,贪婪,憎恨之类的种种神灵,都要引进一些。

    “不过,正负两方面的神灵实力不容易保持平衡。那。还可以搞一个第三方的神灵。像是那穷神。雾神之类的。不分敌我,隐藏在暗处,到处捣乱和稀泥”对了,那什么幸运之神之类的,也弄进去。加上那些乱七八糟上不了台面的神灵,都归属到第三方。那样。虚拟世界里的力量平衡,就基本搞定了。

    “以后动神战。让玩家不断相互攻击,那信仰之力。便是源源不绝而和。

    李松石暗自思索着,渐渐地,对那《羊的世界》的展,有了个更明确的规划。

    如此,眨眼间,时光流逝,很快,就到了与观世音菩萨约见的时间。

    李松石早早地,以位面投影之术。将自己的分身,投影到落花村。

    正值午夜,便是孤身一人,往乱葬岗行去。

    渐至乱葬岗,天气越见阴寒。

    风,呼呼地吹着,在山间穿梭,出阵阵如山鬼呜咽一般的呼啸之声,令人听得,有种毛骨悚然之感。

    周围漆黑一片,但是。在李松石眼中,却是能将周围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头顶,不知何时,已被浓浓的乌云给遮盖住了,小片小片的雪花,缓缓从头顶落下。

    见此情形。李松石忍不住顿住了脚步”,下雪了?!!!

    非常稀罕呢。

    这里

    二乍夏大地的西南行省,很不容易下雪

    起码,李松石家住在省城里,二十几年,没亲眼看到过下雪。

    而这山里。听说是气侯常年湿暖,要往更偏的山里,海拔更高的地方,才会有雪。

    落花村有雪,也是罕见啊。

    今年的天气。有古怪。

    李松石想着,便见天上的雪,越来越大了,渐渐变成鹅毛般的大雪。

    但稀奇的是。却是落在乱葬岗附近,这更是让人感到诡异和恐怖。

    不经意见。李松石竟有种想仰天高喝的冲天。来上那么一:“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雪花飘飘年来到,”

    呃”很适合唱《白毛女》的场景”

    就在李松石歌兴大之际。天边,隐隐出现一团白光。

    白光如同幽灵,在山间晃动着,晃悠了几转,就来到李松石身边,化作一位白衣素服的女子。

    李松石见了,忍不住微微一怔。

    而前,是个二十来岁的白衣女子。

    相貌说漂亮也不是很漂亮,就是有种说不出的样和气息。一头长未经疏理,随意地洒落下来,头上,却是戴着一顶柳条编成的环。

    两手空空,赤足,如同山间的精灵,活泼灵动,又带着一点令人不敢亵渎的威严,以近平易近人的祥和之气。

    这是,”观世音菩萨?!!

    李松石大惊。

    传闻中,观世音菩萨与人见面,总是一样的装束,那白色的纱衣,纱巾束,手持玉净瓶及回春柳的枝条 偶尔还会盘坐在莲花座上,祥云盖顶。

    所过处,遇刀山,刀山折,遇火海,火海枯,入地狱,地狱灭,见饿鬼,饿鬼饱,见修罗。修罗善,见畜牲,畜牲生大智”

    这,才是菩萨的威仪,菩萨的风范。

    但现在呢?现在这观世音菩萨,怎的倒像是个网起床未久。未理妆,未疏的年轻女子似的?

    据说,只有某个死臭毛猴子,才有幸见过观世音菩萨这副模样就连那三只眼的马王爷。所见的,所娶的,却不过是观世音菩萨的凡人化身。作不得准。

    而面前的,却是观世音菩萨的真身,就实在让人惊疑了。

    那菩萨却微微一笑。笑容慈祥温和,仿佛瞬间化却世间一切烦恼,为人间带来平安与希望:“时辰刚好啊”

    说着,右手将头上那柳条环摘下,递了过来。

    李松石一怔,正要说什么,那观世音菩萨,却是伸出右手食指。放在唇边,微微嘘了一声,道:“神在听,天在看”不可说,不可说只

    那神秘兮兮之中,带着一点小俏皮的模样,那李松石心神不禁微微一动,但很快,便低下头来,暗道:“罪过罪过,菩萨庄严,不可心生亵渎,我这是怎么了?”

    正想着,那观世音菩萨,却是身形微微一晃。便化作一团灵光,遁入了山中。就如同山间的精灵,消失在山际。

    看着手中剩下的柳条环,李松石微微怔了怔,失神了好一会。

    那柳条环,还带着淡淡的体温。残留着淡淡的荷叶清香,那是有别于洛清菲妹妹不同的荷香,其间,还有一股清新的檀香气,

    闻着,不自觉,令人空余绸怅。

    “我这是怎么了?”李松石暗自摇头。

    菩萨有**随身,哪怕是地狱间最凶恶的怜罗,遇上了,也是满心善念,生不起丝毫渎意。

    但李松石此时此心。却是不敬了。那是菩萨的**力,对他不起作用,还是,”

    微微摇头,有些诧异,也有些古怪。

    李松石将这柳条环收了起来,心道:“可惜了。本想跟观世音菩萨多打听些事。没想到…”

    还是先回去,看看这柳条有什么古怪吧。

    朝四周观望,感应着。

    觉方圆近百里内没有碍眼的人物,他便破开空间门,直接将那柳条环丢入自己么人小世界的混沌深处,以混沌之气和周天星辰大阵锢住。

    然后,粉碎化身,一缕意识,自然回归到了私人小世界的真身中。

    真身从位面投影大阵醒来,身形一晃,便进入混沌深处。

    那柳条环被禁锢着。就算有什么古怪,一时间也来得及做防备。

    李松石就大胆地进入了周天星辰大阵中,右手食指朝那柳条一点。

    刹那,柳条环化作无数点萤火虫一般的星星点点,在四周环绕飞舞着,就瞬间投入李松石的额际,进入他泥丸宫中。

    不过,他泥丸宫中的灵魂,却忆是不死不灭之魂,所以,没接触到那些光点。

    那些光点,就在里面。化作了大量的信息图片,与声音。

    恍惚间,李松石仿佛看到,面前浮现出宝相庄严的观世音菩萨。

    她装束齐整。盘膝坐在莲花台上,全身散着柔和圣洁而温暖的光,有种淡淡的荷香与檀香气息传来。

    她的声音,柔和,坚定,而又直沁人心神,带着一种庄严感,在四周环绕着,如同在亲自与李松石说着话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