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四百一十八章 混乱时空

第四百一十八章 混乱时空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蝴 ,时间隧道。()()仿佛被撕裂了般。丹数的能量。朝心驯一刀绽放溅射。

    只一下子,隧道当中的束缚力量,就被斩时打破。那些能量,轰击在周围流逝的疾光上,一下子轰击出无数道时间裂缝。

    那些裂缝,通往着不同的时空。

    所以,顷负之间,宇宙中,无数不同时间。不同空间的位面,都产生了或多或少,或大或或显眼或隐弊的时空入口 通往时间长河不同地段的时空入口。

    那,便是一道道不相同的时间隧道了。

    因此,也引了一些非常奇妙的事情。

    比如:将近两千年并,三国时代。

    吕布被曹操捕获,压解在下坯城白门楼下,几个牛高马大的兵仔,拿着绳子,要将这家伙缢死。

    但是,就偏偏在这一刻,突然天昏地暗,飞沙走石,平地起惊雷。

    但闻轰隆一声巨响,一道雷光从九天直落,劈在吕布身上,方圆数十米,行近的人,全部跟着吕布一起消失了”

    无独有偶,在楚汉争霸年间,楚霸王项羽,站在乌江,望着滴诣江水。大感慨。

    一回头,竟见大群军士持戈执戟赶来,要将他斩于刀下。

    项羽一声长叹,左手抓着自己头上那束长,右手长刀按在脖子上,正欲挥刀自宫”啊,不对,是自创,说错来着。

    而就偏偏在这一刹那,又是突然天昏地暗。狂风呼啸,飞沙走石,九天之上,大片大片的冰雹,夹着大片大片的鹅毛大雪,飞洒下来。

    这时,就有一个黑黝黝的洞口,突然凭空出现在楚霸王身边,一下子将他吞没了进去。

    而且,更令人毛骨耸然的是,那楚霸王被吞没之后,那洞口将合拢,里面竟传出他的声音:“虞姬,你咋在这里捏?!!”

    一时间,吓得背后追赶的军士们,个个屁滚尿流,当场拜伏在地,以为遇了鬼神,

    但是,他们两个还算幸运的,而在唐朝中期,正值唐玄宗李隆基当政的某个晚上,这位名传千古的唐明皇,娶了杨贵妃,洞房花烛之夜,两人上了床,那杨贵妃遮遮掩掩地脱了衣衫,平躺在床上,羞红着脸看着那唐明皇,真喜得这唐明皇心痒难奈,便迅地脱光身上的衣服,然后,就向前一扑:“爱妃,联来也!!!”

    本来,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少儿不宜了。

    但岂料,就在唐明皇即将抱住杨贵妃的那一刹那”突然之间,凭空一声霹雳巨响,天上竟是二日当空,两个太阳在晚上出现在天空,掩盖住了月亮的光芒。

    而后,椎撞在一起,化作一个黑黝黝的洞口。嗯咻一声,便朝下面正在洞房花烛的老色鬼皇帝扑了下去。

    接着,便是一声惨叫:“妃。爱妃,联的爱妃呢?!!!联的爱妃跑哪里去了?!!!来人,快来人!!!!”

    皇宫一片大乱。

    但是,更离奇更离奇的,却不是这些人的经再,而是在唐朝武则天当政年间。

    那时,长安城外,有个叫李松的小村子。

    村里的人,如往常一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但是,突然有一天晚上时分,也是猜空一声霹雳,九天之上,突然出现一道散着奇异光彩的时空裂缝,那裂缝越长越大,最后释放出浓浓的黑雾,沉了下来,将整个村子全部吞噬进去。

    直过了半盏茶时分,那道裂缝消失,又过了小半个时辰,围拢着村子里的黑雾也全部散去。

    小村,依然宁静如昔。

    甚至,某些家庭,桌上的饭菜,还热着,有些人,则是上了床,脱了衣服睡觉。

    但是 令人感到震惊和奇异的,便是整个村子里的人,都消失了,,

    凡是在那李村之中的人,全都不见了。

    包括鸡鸭猪狗,种种有生命的动物,全部不见。就 要读记住我们的网址1

    而那些房舍,种种摆设,却没有任何受何伤害,完整如昔 ,

    而与此同时,华夏大地,三千大千世界,无数世界位面,不同的时空当中,都或多或少的,生了种种奇异怪异。

    像是什么飞机飞进大雾之中,再次出来,已经走过了几十年之后啦。像是什么泰坦尼克号的逃生人员。在冰山上呆了一会,等到救援时,却现来到了几十年后啦。

    还有,某些国家的上空,出现异常的不时飞行物体”

    种种奇妙之事,仿佛被一条看不见的线,连系在一起了。

    但是,李松石却浑然没现,更没有知道,这种种事情的生。

    此时,他只感到,自己的身体穿越了那条时光隧道,眼前一亮,再出来时,竟是好端端地,呆在那株熏衣草花仙子的本体花身之前。

    他的手指,还保持着要碰向那花时的动作。

    李松石顿时怔了怔。

    旁边的楚香虞等人见了,顿时道:“石弟弟,刚才生了什么事?”

    李松石微微摇头,正要表示,自己也还是有点莫明其妙呢。

    貌似,那株熏衣草,带着一点自我保护的本能。在李松石即将触及里面的那股灵识时,就被一股强大的时空力量,拉扯进时

    然后,在不同的时空,转了一圈,又回到原地。

    而且,李松石身上,这个以自己鲜血所化之雾,加上熏衣草花仙子的花之灵气构成的躯体,竟是变稀薄变透明了许多。

    他的体内,那血雾,流失了不少。

    那那些血,却走进入了熏衣草内部,与那股灵识纠缠在一块。

    渐渐的,那股灵识,便慢慢地成长,释放出淡淡的紫光。

    突然之间,那股灵识释放的光芒猛地一绽。那本体花身周围的灵气,顿时凝作一团,破开一个奇异的洞口,一下子将李松石吸了进去。

    李松石脸色顿时夫变:“还来?!!!”

    当即,身形猛抽身而退。

    可是,那个洞口,力量奇大,眨眼之间,又硬生生地,将李松石吞了进去”

    恍惚之间,李松石便感到自己进了一条灰蒙蒙的通道,这通道,与之前五光十色的通道不同,左右没有奇怪的景像,前往,仿佛有目的性的。只通往一个目标。

    过得片刻,眼前一亮,李松石的身体,顿时被抛飞出去。

    但是,也是在这一刹那,他感应到了,天地之间,竟有一股非常浩大,仿佛能笼罩住整个三千大千世界,生生不息,绵绵不绝,永无止境的强大力量,扑面而来”

    好强大!!!

    是谁?!!!

    李松石震惊着,突然,就听到一个有点耳熟,非常美妙动听的女子声音:“共工,你已经走投无路了,束手就擒吧!!”

    咦?!!这,这声音是,,

    李松石低头一看,顿时吓了一跳。

    他现,自己的身体,悬在数十万丈的高空。

    身下,竟有两个身高数千丈的巨人,在对恃着。

    与她们相比,李松石就如同飘在虚空中的一点尘埃”比蚂蚁还那么一点。

    天哪!!!那两人是谁?

    李松石一瞥,顿时吓得亡魂大冒。原来。其中一人,竟然长得与牡丹妹妹,有**成相似。但是,却是人蛇身,披散着秀,全身散着圣洁而温暖的光芒。

    那股浩然至大的气息,就是从这女子身上传出来的。

    人而蛇身”而且,还有着如此恐怖的实力。那。错不了了。除了那位传说之中的圣明,别无她人!!!

    正想着,便见那女人对面,一个披头散,耳戴铜环的怪人,全身布满伤痕,黑红色的鲜血,从身上不断地流注下来。

    “哈哈哈哈,臭婆娘,想让我束手就擒,我呸!!!宁死勿屈!!!”

    那怪人身形一晃,转身就化耸涛天洪水,滚滚流逝。

    李松石极目远望,便见前方是一座上不见顶,直捅破天的巨大止。柱。

    “不好!!!”

    李松石直觉里,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生了。

    就在这一刹那,一只大手从后伸来,一下子将李松石捏住。

    李松石身形一震。因为,将他捏住的那只大手的主人,竟是那人蛇身的女子。

    只倾刻之间,便见无穷圣力,从四面八方,朝李松石涌来,直注入他这个位面投影之身内。

    然后,他的身体越大越大,竟凝聚成一支能量凝就的钗,如荆木所制。却散着无尽光挥。

    接着,便听到那人蛇身的女子,一声响彻三千大千世界的娇叱:“贼子敢尔!!”

    手一挥,李松石所化的荆木,一下子便化作流光,射到那巨大的山脚下,化作无尽森林,参天大树,竟高万丈,将那涛涛洪水阻住。

    “我靠!!!”

    李松石一阵头晕眼花,暗骂不已。

    但就在这时,那股涛天洪水,猛一阵旋转,竟将周围的大片参天大树给全部连根拔起,轰向那座巨山。

    便听轰的一声闷响。

    涛天洪水变回刚才的巨人,他的头部,狠狠撞在了巨山之上,全身毛孔。都溢出了鲜血,身体软绵绵的,仿佛筋骨齐断。

    他抬起流满鲜血,狰狞的面孔,回过头看着那追来的人蛇身的女子,恶狠狠地道:“女娼,今日我虽身陨,但无尽岁月后,必会回来寻仇的,哈哈哈哈”天道?人伦?狗屁!!!无非弱肉强食。今日你拳头大,万般道理皆在你身,日后”

    话未说尽,体内一阵哗啦啦的浪涛声响,共工的身体,便化作无尽血肉碎屑,破碎开来,被滚滚水流,冲向远处。

    而他用头撞的巨山,却出一阵咯咯咯的声响,布满了裂痕。

    “这”,这就是后世所说的不周山?!!”。李松石大惊着。

    话声未落,便听哗啦啦的巨响,无数石块,从天而降。整座巨山。倾玄断折,半截粉碎。

    刹那间,天地一阵异动,只见天空上,日月奔走,藏到大地之下,漫天星辰,往西北微微倾移。

    然后,漫天的大水,就从天顶上,直奔涌下来,那水,竟比之前共工所驾驻的水势,强大了万倍不止。

    而李松石,是根本毫无所抗地,被洪水一冲,身体竟又被冲入了时光隧道之中。

    但是。临机之时,他下意识地随手一抓,便抓住了一把什么东西。

    :7入时米隧凿,在那灰蒙蒙的沥道时。才看到。的汀,示一看的,竟是一条长条形的石柱。

    说是石柱,却呈剑型。只是,没有打磨,没有开封,看起来非常的寒碜。

    “这是什么玩意?”李松石轻轻掂了掂,感觉里面仿佛蕴含着无尽的力量。

    就在这时,眼前一亮,李松石又被时光隧道抛飞了出去,便感到手中一沉,那长条形的石柱,便要掉落地面。

    李松石使尽吃奶的力气,才勉强将之提住。

    正松了口气,就吃到耳边有个很耳熟的悠悠声响:“果真是天无绝人之路。”

    咦?!!!

    这声音……

    李松石扭头一看,顿时暴汗。

    只见一个人蛇身,身高万丈的女子,正睁大着眼睛,在打量着李松石。

    李松石,正飞在距那女子数千丈远的地方”也不过是她一伸手就抓到了。

    那女子背后,水流哗啦啦的,从天而降。

    她的脚边,有一个巨大的龟壳,龟壳被火烧裂了,遗弃在地上。旁边,还有几块方圆数千丈的五色石,但却是颜色黯淡,除了块头大,没什么起眼之处。

    见此情形,李松石隐隐有所悟:“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女娼炼石补天?!!!”

    正想着,就听那女子又道:“本来因为这三块补天废石,而令网补好的苍天,又开始破裂。直以为,除了舍身补天,别无它法。没想到,你竟将那不周山山尖送来,免了我陨落之难”

    李松石暴汗:“你”你是在跟我说话?”

    那女子点点头:“嗯小家伙,感觉你有些眼熟。对了,数十年前,我与共工大战,虚空抓气以凝灵钗。那时候,便感觉抓来的灵气当中,似乎有人躲在里面,那个人,应该是你吧?”

    李松石大圃 什么叫躲在里面?俺是被你胡乱抓过去的好不好?

    正想着,那女子便是微微一笑,道:“前次,也多亏了你,那灵钗所化的大荒之林,才阻了共工不少力道,这次,又多亏了你,把这不周尖送来,真是谢谢你了亦 …”

    册,谢谢我?!!!

    李松石大感不妙。就在这时,那女子伸手一指,便将他手中的那一截石头吸了过去。

    掌心涌起五色火,一下子将那不周尖给炼化成了液态。

    说来也怪,那五色融液,竟随着火力,不断地扩大,片刻,便有一个湖泊那么大而且,里面竟然还有一小截灰蒙蒙的金属块翻腾着,怎么也炼化不了。

    那女子也不以为意,右手一抛,掌中的五色融液化作三块五色巨石,又变作了五色之气,飞向空中,将那天顶上不断流下来的水给阻住,然后,与天空完全融合在一起。

    刹那间,十面八方,便有无数金色的光芒涌来,注入那女子体内,令她身上的圣洁气息更为强烈。

    “补天之功,总算是圆满了。”

    那女子微微叹着,看了看掌心,却还有一点五色融液,以及那截金属块。

    她便将那截金属拈起,道:“这东西倒是坚固得古怪。只可惜,对我没什么用处。”

    李松石心中一动:“娘娘既然不要,何不送给我?”

    “你想要?!!!”那女娼显得有些讶异。随后,摇摇头:“这身外之物,要来有何用?不过,这本来也是你拿来的东西,你想要,拿回去就走了。”

    也不见如何作势,那金属条,竟飞到李松石身边。

    李松石随手一抄,接过。却现,那金属条,竟非常像是一把剑。只不过,只能算是剑胚罢了。

    “这剑胚,居然是从不周山的山尖炼化出来的”等等,莫非这竟然是传说中的”李松石大吃了一惊,心中一阵狂喜。

    但就在这时,那女奶,却突然道:“好了,此间事了,我也该走了。”

    “等等”

    “嗯小家伙,还有什么事?”

    “女奶娘娘,你掌中的那股五色融液。不知”

    “哦,这五色液,本来是适合补天的,不过现在苍天已补,五色液再要来也无用”、对了,此间洪水尚未退起,而且还蕴含着共工的戾气,若是起了风浪,怕是侵害到人族的根基。不如我炼块定水神石,在此地镇压住共工戾气。只要戾气消散,日后人族便可自行治水了,川

    女娲说着,右手拇指在自己中指处一划,便有一滴散着强烈五色奇光,晶莹别透,芬芳扑鼻的鲜血,渗了出来。

    那血滴入五色液中,与之相融,便化作了一尊石像。

    李松石一大,大惊:那石像,居然与女奶娘娘极相似,且是没有蛇尾的。

    正惊骇间,女奶随手一抛,那石像,便落入了酒活洪水之中。本来还是浊浪涛天的水流,一下子平静了不少。

    那石像,便在水底,散着圣洁温暖的力量。

    这力量,绵绵无绝,给李松石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错不了这就是那女娲庙中的那尊石像!!!!!”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