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四百二十四章 为了更爱

第四百二十四章 为了更爱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不,,不会吧?!!” 两个小丫头,惊喜万分地盯着那瓷猴,就仿佛那玩意迟一点就会从地上蹦起来,变成“孙悟空”似的。

    不过,显然,这愿望是美好的,而现实嘛”那瓷猴还是瓷猴,都没啥变化。

    “怎么会这样呢?”青青和纪念昔都是满脸的郁闷。

    这时,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很熟悉的声音:“青青妹妹,小念昔”

    辄

    青青迅将瓷猴收起。与小念昔几乎是跳着起来,转过头,一看,原来竟是车瑞华。

    青青松了口气,问:“瑞华姐姐,是你啊,吓我一跳。”

    “吓你一跳?”车瑞华妹妹看了看青青,又看看纪念昔,便点点,头,微笑道:“果然,我都感觉到小念昔体内气血流转比平时快了少许,心跳微微加,肾气上浮于脸,的确是被吓了一跳,有点吃惊害怕,身体才会出现这样的变化。”

    车瑞华身为花中医圣,深得“望闻问切”之精要,只一眼望去,就知道了纪念昔体内气血变化。

    乃笑问:“怎么,你们是不是又做什么坏事了?”

    “哪有?小念昔嘟着小嘴否认。

    车瑞华也未出声,眼睛一瞄那地上的位面雇佣兵,略一沉吟,道:“身体还在冰冻着,气血不行,肤色青白。但脸上双颊,却微有血色,定是心气迸出一丝一俊,,

    “人都冰冻了,心气怎么会活跃呢?医经上说,心主神,蕴喜气,定是你们搬动了他的身体。他体内灵气松石,导致仍有潜意识在活动。潜意识中感知到有喜事将临,才有心气散溢于双颊”而且,身上仿佛还多出点什么东西。难不成”你们将姻缘红绳系于他身上?!!”

    车瑞华惊异地看着青青她们。

    而纪念昔,早已是目瞪口呆了:“好厉害”

    刚才那姻缘红绳,隐形消失之后,那气息是越来越弱,极难感应了。满以为能瞒住,没想到,竟然又是一眼看穿。

    而车瑞华妹妹却是摇摇头,道:“这不算什么,以前与凡人相处,见惯凡人遇了喜事,体内的气血变化。刚才也只是胡乱一说,没想到,”

    青青大圃:“瑞华姐姐”你也会诈人啊。”

    车瑞华妹妹微微一笑:“和凡人学来的。怎么,你们真将姻缘红绳系到那位面雇佣兵身上?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青青将那瓷猴拿了出来。道:“我们又不是将另一头系在自己身上。瑞华姐姐你看这”

    车瑞华一瞄,顿时惊咦,道:“好强烈的生命气息。不过;还不是活物,这姻缘红绳,也能在它身上起作用吗?”

    “我们也是奇怪呢。

    青青和纪念昔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下,才问:“瑞华姐姐,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车瑞华沉思了一会,摇摇头:“我也不清楚。不过,应该只有活物与活物之间,才能用姻缘红绳连系起来的。青青妹妹,我看,这姻缘红绳就会起了作用,想让这瓷猴跟这位面雇佣兵饰结良缘,还不知是要经过多少年月才行。你们还是多将心思,放在你和石哥哥说到的杂交粮食上吧。”

    “呜也只好如此了

    两个小丫头有点垂着丧气的样子。

    而另一边,还有两个小丫头,也显得有点为难。

    却是李秀涵妹妹,跟白小香妹妹。

    她们虽然也得了姻缘红绳,但拿到这玩意,也不知有何用处。对于男女间的感情,这两位妹妹,根本就是一点都不了解呢。

    但是,心里却想:“姐姐们拿了这姻缘红绳,都是想跟石哥哥绑在一起。如果我们不用来绑到石哥哥身上,他会不会生气呢?”

    这两小很是苦恼,平时最喜欢一起商量事情的青青姐姐不知跑哪去了,所以,只得去找了其它花仙子,问问该如何是好。

    而除了这两位妹妹,还有人,更苦恼呢。

    却说那梅雨心妹妹。的了姻缘红绳,当时便想直接就牵在她的石哥哥的身上。可是,那石哥哥跑得实在太快了”不,与其说跑得快,倒不如说,跑得有些狼狈。 www.⒐1

    所以,手中拿着这姻缘红绳,就一直望着混沌深处,想着现在石哥哥身边,是不是没有其它人。那她便可以过去,也大胆一回。

    只是,犹豫了许久。一直觉得,其它姐妹,肯定是这时候跑过去了,如果她现在过去,那未免尴尬。

    而且,心中也有些不忿一本来该属于她一个人的石哥哥,现在有着这么多人喜欢,任谁,心里都不会舒服。

    这雨心妹妹就坐在自己房中,两手托着香腮,目无焦距地望着窗外,任由自己思绪飘转,胡乱地想着。

    也不知过得多久,背后的房门突然传来“咄咄咄”的声响。

    那声音响了不知多少次,梅雨心才从自己的胡思乱想中清醒过来。

    忙回转过头:“谁啊?”

    “雨心妹妹,是我呢,清菜姐姐

    “啊,,清禀姐姐?快进来。”

    梅雨心说着,忙从椅子上站起,转过身,走去将门口打开。

    门外,却是脸带着微笑。身穿着黑色纱裙的洛清渠。

    梅雨心微微一怔,这清渠姐姐,怎么换上黑色的衣服了呢?想着,问:“清莱姐姐,你怎么来了?”

    “怎么,不欢迎?”洛清莱笑道。

    “怎么会?”梅雨心忙上前,拉着洛清菜的手,迎进了房间里。

    双双于床边坐下,看一。江心手中还抓着姻缘红绳。洛清莫不由微笑道!,“雨心嗫办,是在苦恼吗?”

    “苦恼?没,,没,怎么会呢?”

    梅雨心急着否认。但洛清渠却是微微笑着,摇摇头:“你可别骗姐姐我了,你以为。姐姐我看不出来吗?

    “今天,李松石大哥将姻缘红绳了下来,不知道会有几位姐姐妹妹,将一缕情丝。寄托在姻缘红绳上,缠绕上李松石大哥的指头。如此,以后怕是从此纠缠不清,再难分离了。”

    洛清栗说着,偷偷打量着梅雨心的脸色。

    梅雨心强自一笑:“那不好吗?以后大伙可就不用分开了,一直都在一起,”

    洛清栗摇摇头:“雨心妹妹,你真的甘心吗?。

    梅雨心妹妹没出声了。

    “你真的愿意和其它姐妹,一直分享你的石哥哥?”洛清葬又问。

    但梅雨心只低着叉,不出声。

    洛清莱不由的微微一叹,她心知,这梅雨心妹妹,喜欢将心事藏起来,哪怕是同是花仙子姐妹,都不容易听到她的心声。起妈,洛清集跟这雨心妹妹,虽表现得情同姐妹,如同闺中好友,但却未到无话不谈的地步。

    除非是紫壹妹妹,才能得到所有花仙子姐妹的信任。

    不过,这个穿黑衣的洛清菜,她今天出现的主要目的,却不是要挑拨离间的,而是想到了另一个更有意思的计划,为了另外的目的,才转换过来,现身出来的。

    所以,她也不气馁,只微微一笑,问:“雨心妹妹,你知道姐姐我今天来,是为了什么吗?”

    梅雨心微微摇头。

    洛清菜笑道:“姐姐我今天过来,是为了雨心妹妹你啊。

    “为了我?!!”

    “嗯。因为,刚才我看到那姻缘红绳时候,突然想到以前听过的一个传说。”

    “什么传说?”

    “据说,将一根姻缘红绳,牵在两个人的身上,就能让他们相识。将一对姻缘红绳头尾并接,分别缠在两人的身上,那他们,便会相爱,并喜结连理。而如果,将好多根姻缘红绳,同时牵在一对男女身上,那他们之间,就将会订下几辈子的缘分。”

    “啊?!!真的?!!”梅雨心妹妹吃惊地问。

    “当然,在传说中,可是两人之间,牵的姻缘红绳越多,那缘份,可就越深,牵的姻缘红绳越多,那两人,就越是相爱。情份,就越是牢固呢

    洛清集说着,梅雨心妹妹脸上神色一动,隐隐想到了什么,但却没说出来。

    洛清菜继续道:“今天,可有不少姐妹分到了姻缘红绳呢,若是都缠到了那李松石大哥的身上,那以后,大哥会更爱谁呢?都是一对姻缘红绳啊,怕是,那情份都相差无几吧?如果,有谁牵在大哥身上的姻缘红绳多些,那我想,大哥对她的爱,定会比对别人的爱,多出几分来

    “雨心妹妹。大哥可只有一个。而爱,本来就不会是绝对公平的,难道,你就不想。让你的石哥哥,更爱你一些吗?”

    最一那句话。一下子击溃了梅雨心妹妹的心防。

    “难道,你就不想,让你的石哥哥,更爱你一些吗?”

    不可否认,听到这句话,雨心妹妹一下子就动心了。

    嘴唇微微动了动。犹豫了一下,问:“清集姐姐,你这是 ”

    洛清落微笑道:“雨心妹妹,我一见,就觉得与你投缘。而且,我还听说,若依照生死簿,本来那李松石大哥和你 唉,我就是为你不值啊。所以。今天突然想到这件事。就忍不住跟你说了”姐姐我,可是没跟其它人提到过哦

    梅雨心妹妹听着。神色略显激动:“清莱姐姐 ,谢谢。”

    “呵呵,都是姐妹,谢什么啊。”

    “那 那  清渠姐姐,你刚才说的那个姻缘红绳的事,是真的吗?”

    “当然,难道,我还会骗雨心妹妹你吗?”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梅雨心妹妹慌忙着解释着,待到洛清莱表现得释然。她才又问:“那,清渠姐姐,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

    “呵呵,傻妹妹,这还用说?当然是尽量多找一些姻缘红绳过来啊。你若要将红绳系到你的石哥哥身上,他断然不会拒绝的。这红绳能拿到多少,可就是关键了。”洛清莱眼神中闪过一丝玩味。

    不过,却隐藏得很好,完全没让梅雨心现。

    之后,看到这梅雨心妹妹似乎动心了,洛清莱又道:“好了,雨心妹妹。姐姐我还有点事,要走了。嗯。今天我跟你说的话,你可千万不要告诉其它姐妹哦,不然,她们会怪我只把这个秘密告诉你的

    “放心,清菜姐姐,我不会将这个秘密说出去的。”梅雨心妹妹肯定地道。

    洛清莱微微一笑:那就好。

    说着,便自离毒了。

    而那雨心妹妹。则坐在床边,暗自苦恼:。该如何,才能得到更多的姻缘红绳呢?

    “石哥哥得到的姻缘红绳,可是藏在那储物戒中,又封在大阵里。

    “那阵法,设计的极妙,估计只有石哥哥才能悄无声息地开启大阵,其它人想要进出,定会被觉。而牡丹姐姐她们,肯定有人在大阵旁,免得石哥哥偷偷进去取红绳”

    “唉,我该怎么办呢?”

    这雨心妹妹愁眉苦脸地苦思着,那洛清菜却是微笑着,走在花田的小路上。

    远远的,看到了牡丹姐姐和史曼华赞赤在不远外,她略一犹豫,便绕开 牡丹姐姐的灵气对她有压制作用,没事还是不靠近为妙,免得被觉。

    之后,现在混沌边缘,与大地交接之处,竟是风飘零妹妹的身影,她便笑眯眯地走了过去了。

    才走到一半,路上。她体内便涌出一缕缕圣洁的气息,身上的服饰,隐隐有部份变得雪白。

    路旁的水洼中,倒映出身穿白裙的洛清集的形象。

    那水中倒映的白衣洛清渠问:“你想要干什么?”

    那站在路旁,身穿黑衣的洛清栗笑道:“你没看到吗?我可是要帮其它姐妹出主意呢。”

    “你会这般好心?”水中到映的白衣洛清栗道。

    呵呵,你就拭目以待吧,”那身穿黑衣的洛清栗说着,手一指,一股黑气的灵气。激射到水中,令水面涟绮阵阵,那到映。便消失了。

    看着变得略显混澎的水面,那身穿黑色裙子的洛清栗眼中闪过一丝得意:“哼,你就看着吧”因爱生恨故”爱得越深,伤得越深。由此缘孽而心生怨,怨气越浓”我的力量,才越强大啊。”

    洛清萎呵呵得意笑着,便朝那风飘零走去,问:“飘零妹妹,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啊

    过了许久,风中。隐约传来洛清集的声音:“难道,你就不想你的石哥哥,对你的爱。更深一些?难道,你就不想,让你的石哥哥,比现在,更爱你一些?”

    显然,她在给那飘零妹妹“出主意”了。

    但是。这洛清莱在这边活动着,她却不知道,并不仅仅只有她想到这么一个。“绝妙”的“主意”

    事实上,那沈幻云妹妹,还有池淑瑶妹妹,一开始,就想到要找更多的姻缘红绳了。

    只要有足够多的姻缘红绳,那得到的“好处”不言而喻。

    所以,池淑瑶妹妹早就藏身在那周天星辰大阵附近。一直观察着,看看是不是有什么办法。可以进去,将那装着姻缘红绳的储物戒取出来。

    而沈幻云妹妹,

    这位妹妹,早就料到了洛清集有所不妥。本该盯着洛清葬的。

    但是,有句话说的不错。恋爱中的人,智商是会下降的。

    她一想到,如果能得到非常非常多的姻缘红绳。全缠在她和她的石哥哥身上,那就会。从他那占据到更多的爱,她就一刻也坐不住了。

    所谓先下手为强。一想到这,她就顾不上什么洛清栗了。早早的,就登录了虚拟网络。

    进去后,通过虚拟帐号,呼斗月下老人。

    而非常恰巧的是。月下老人正好在线,焦急地等着李松石弄好虚拟神灵帐号给袍。

    但是。李松石没来。却是沈幻云找到袍了。

    开了个独立的虚拟小空间,沈幻云预先屏蔽了监控画面”花仙子拥有的帐号,是有这样的权限的。

    “你是”跟在李松石那小伙子身边的花仙子吧?不知道找我老人家,有什么事?”月下老人问着。

    沈幻云妹妹微微一笑:“也没什么事,只不过,想来跟你做个交易罢了。”

    “交易?什么交易?”月下老人满脸迷糊地问。

    “哼,别装傻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当初,当着石哥哥的面,挑拨离间我们姐妹和石哥哥之间的感情,就是为了接下来的事情做伏笔吧?我不信,你没猜想到,我说的交易是什么。”沈幻云不客气地说着。

    月下老人脸色微微一变:“这位花仙子,我实在是听不懂”

    沈幻云摆摆手:“这里的空间,我暂时屏散了。除了我们,不会有任何人知道我们在这里的谈话。真正的声不传六耳,好了,我想要姻缘红绳,大量的姻缘红绳,”

    月下老人听着。心中一动,暗喜:来了……

    这老家伙,一开始答应给三火车皮的姻缘红绳,早就料到会出现这样的事了。

    没想到,竹杜。终于送上门了。

    月下老人暗喜。正要说话,沈幻云又道:“不过,我先说好了,你可不要漫天开价啊。虽然我需要姻缘红绳。但是,损害到石哥哥的利益,还有损害到我们姐妹的利益的事,我是坚决不做的。所以,我虽然可以在这虚拟世界中。给你点利益,但是,希望你可不要开价太过份。”

    月下老人脸色一蔫。正要说话,施幻云又道:“对了,告诉你一声。石哥哥对我们姐妹,可是很好的。而且,还给了我们每人一个虚拟神灵帐号,权限还不低。如果说,我们想在这虚拟世界中。给某个虚拟神灵找点麻烦。找点不自在,那他可是绝对舍不得怪罪我们姐妹的。

    这个交易嘛,如果你不答应,或提的条件太离谱,谈崩了。以后,可就别怪我经常找你那虚拟帐号的麻烦了。

    沈幻云妹妹最后那段话没说出来。只盯着月下老人。但是,话里没说出来的意思,已经是很明显了。

    可谓是半威胁半示好,让那月下老人还没翘起来的尾巴。一下子就垂下来了。

    这老头心里苦笑着:“看来,这“竹扛,的油水,可是一点也不丰厚啊,怕是都补不回失去的姻缘红绳。唉”怎么李松石那小家伙,连身边的花仙子都这么厉害呢?难道,真是我老了?!!”

    月下老人苦笑连连。暗叹不已。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