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四百三十二章 绮玫妹妹的

第四百三十二章 绮玫妹妹的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李松石暗暗摇头,池淑瑶妹妹的“奖品”他未必有福消受啊。()()

    想着,眼睛在她身上不断的打量着。

    因为她的身体,那灵气内部也蕴含着她的灵识,若是李松石强行将神识穿透过去。扫瞄她体内的变化,便会损伤到她的灵识,那便不好了。

    所以李松石只能告推断猜测。

    想了片刻,突然恍然道:“走了,我想到了。”

    “在哪?”

    池淑瑶妹妹笑眯眯地问着。

    李松石成竹在胸地道:“刚才那神格。基本是以罂粟花的花之灵气所制,之所以块头大,也不过是里面的东西,堆积在一起罢了。

    “若是淑瑶妹妹你的灵识与神格完全相合,相将神格内部的东西的组合方式,稍微改变,还是能办到了。

    “比如,将一个圆形的神格,变成扁的。或方的。如此,就可以将神格藏在胸腹之间。是这样吗?”

    李松石一问,池淑瑶妹妹便惊喜地道:“石哥哥,你真是太厉害了,一下子就猜对了呢。”

    说着,扑上前,搂着李松石的脖子,在他脸上猛亲了一下。

    李松石还没反应过来。她就稍稍松开李家人,道:“那神格,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把它变成半边身子的样子。外面还用好多灵气包裹住,又用灵识护着,本以为石哥哥你猜不出来呢,没想到,一眼就看穿

    李松石淡淡笑了笑:“神格的体积就在那里,你暂时没办法让它升级,缩减体积,所以,只能改变神格的形态了。稍微一思索,就知道办法了。”

    “可是,人家可是想了好一会,很意外的,灵光一闪,才想到的呢。”池淑瑶妹妹说着,松开李松石,扭动着自己的身肢,问:“石哥哥,这个神格,现在在外面看不出来吧?我的腰身,没有变胖吧?”

    李松石微笑道:“网好,恰到好处。可谓是增一分则太肥,减一分则太瘦。如此正适合。”

    “哦,真的吗?可是,我总觉得,神格藏在身子里,好像有些不太自然的样子,感觉有点怪怪的,呜石哥哥,你帮我摸摸看,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池淑瑶妹妹说着。嘴角露出一丝狡黠的微笑小手抓着李松石的大手,便往她自己胸部按去。

    “你看看,好像这里,都不够之前那么挺了呢。”池淑瑶妹妹一脸很苦恼地低头看着自己的胸部”当然,上面还覆盖着李家人的大手。

    李松石则是暴汗不已”尚未反应过来,就突然听到一个很熟悉的声音:“咦,石哥哥,淑瑶妹妹。你们在干什么呢?”

    李松石一个哆嗦,急忙将手抽回来。

    扭过头一看,却现陈绮玫妹妹款款行来。携着一股清新自然的玫瑰花香,直沁人心脾。令人闻之,心弦不禁为之一动。

    李松石大是尴尬。看那绮玫妹妹来得这么近了,想必之前,淑瑶妹妹早就注意到她了吧?

    怪不得”怪不得她会抓俺的手,放到她胸部那里。

    李松石如此想着。

    那池淑瑶妹妹,却是非常自然地挽着他的臂膀,得意洋洋地看着陈绮玫妹妹,道:“原来是绮玫姐姐啊,我跟石哥哥在这里谈情说爱呢。你怎么起来这么早呢?”

    “哦?!!”陈绮玫妹妹惊奇地转过头来,看着板人:“石哥哥,你和淑瑶妹妹

    “呃,那个,”李松石网想着如何措词,池淑瑶妹妹已道:“绮玫姐姐,那还用说啊。我已经是石哥哥的人了。而且,他还帮我制造一枚神格了哦。”

    陈绮玫妹妹大是惊疑。上下打量着池淑瑶妹妹,觉她果然与之前不同了。那身子,除了花之灵气,还有大量的天地灵气。

    不过。她对池淑瑶妹妹的变化,却不大上心,只关心着李松石和池淑瑶妹妹的关系。

    问:“石哥哥,真的吗?”

    “哼,那还用说?”池淑瑶妹妹道:“难道,绮玫姐姐。你没现我跟石哥哥之前的姻缘红绳,增加了许多了吗?”

    “啊?!!”陈绮玫妹妹一脸吃惊的样子,道:“真的耶”可是么会跟淑瑶妹妹结下这么多的姻缘红绳?”

    “哼,这,你可就不要管了。反正,我跟石哥哥,可是真心相爱,两情相悦的。”池淑瑶妹妹搂紧李家人的臂膀,仿佛担心他会被抢走一样。

    李松石夹在两女的斗争中间,只是苦笑不已。 │

    “这样啊”陈绮玫妹妹眼珠子转了转,便走上前来,悄悄道:“石哥哥,我想跟你商量件事。”

    “什么事?”池淑瑶妹妹狐疑地问着,一脸戒备之色。

    “这事啊,很重要。只能跟石哥哥一个人说哦。”陈绮玫妹妹嘴角露出狡黠的笑意。

    “什么事,我都不能听?”池淑瑶妹妹问。

    陈绮玫妹妹微微笑道:“能不能听,那得等我跟石哥哥说了,才行。他若觉得你应该知道,自然会告诉你。而现在。我不清楚是不是该让你知道,所以,还是要先私下和石哥哥说了才是。”

    说着,朝李松石眨了眨眼,笑道:“可是和特丹姐姐她们有关哦。”

    李松石略一犹豫,池淑瑶妹妹道:“多,不听就不听,有什么了不起?不过,先说好了,绮玫姐姐你可不能偷偷打石哥哥的主意哦。”

    “当然不会。”陈绮玫妹妹笑道,心里却道:“人家可是光明正大地打石哥哥的主意呢”怎么会偷偷地打呢?”

    于是,李松石和陈绮玫妹妹走到了一旁。

    李松石问:“绮玫妹妹,你刚才说的,是什么事?”

    陈绮块联微微叹,低下然,轻轻抽泣了起来

    李松石一怔,随即就慌神了:“啊,绮玫妹妹。你,你怎么了?”

    陈绮玫妹妹抬起头,泪眼迷蒙,满脸委屈的神情:“石哥哥,你好偏心

    呃,”呃,偏心?!!

    李松石有点傻。陈绮玫妹妹就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跟淑瑶妹妹,,跟她,跟她”。

    李松石大是尴尬:“这个”我”

    “别以为我不知道。”陈绮玫妹妹道:“昨夭晚上,你们生了什么事。我都清楚得很。而且,刚才我过来时,石哥哥你的手放在哪里那,总不会是假的吧?”

    李松石干笑两声:“这个”误会,误会。”

    “哼,误会?”陈绮玫妹妹撅起了小嘴:“我才不相信是误会呢。”

    李松石大是苦恼。他觉得,这个话题再持续下去,实在是对他不利啊。

    于是,转过话题问:“对了,绮玫妹妹,刚才,你说有什么关于牡丹妹妹的事情?!!”

    陈绮玫妹妹道:“当然是跟牡丹姐姐有关了。石哥哥。你想想哦,你身上,缠了那么多跟淑瑶妹妹连在一起的姻缘红绳,若是让其它姐姐妹妹现了,那该怎么办?”

    李松石一震,顿时,脸色如土。

    所谓“因爱生畏。”便是如此了。

    男人,什么时候会怕女人呢?

    有很多种情况,但其中的一种,便是那男的,深爱着那女的,但是,心里又觉得,自己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怀着愧疚,这就害怕。

    而李松石现在,就是如此了。

    因为那牡丹妹妹。雨心妹妹等人,在他心里的地位实在太过重要,而现在,他又觉的自己是很对不起她们,所以,就有点头皮麻了。

    却说,那陈绮玫妹妹看着李松石的脸色,便小声地道:“如果,让牡丹姐姐,雨心妹妹她们知道了,她们,虽然不会埋怨石哥哥你,但心里,肯定会很伤心很伤心的吧?

    “石哥哥你和她们认识的时间,可是比淑瑶妹妹长哦。而相互间的感情,也比你与淑瑶妹妹间的感情要深。但现在,几位姐姐妹妹和石哥哥你的姻缘红绳。都只系了一根,但是,却和淑瑶妹妹系了这么多”

    李松石听着,脸色更是难看。

    陈绮玫妹妹微微一叹,道:“那牡丹姐姐,以她的性情,就算是非常非常爱一个人,也不会轻易表露出来,让人尽皆知。之前。却是当着大伙的面,将第一根姻缘红绳。系在石哥哥你的身上,那是要多大的勇气,才能办得到啊

    李松石听得,微微点头。心里,沉垫垫的。他也觉得,实在是太对不起牡丹妹妹了。

    陈绮玫妹妹又道:“所以,她肯定很伤心吧”那,石哥哥,你想到该怎么办了吗?”

    李松石怔了怔。微微一叹。

    男女痴怨之情,佛陀也难解啊。

    世间大智大慧之人,入了情网,想要挣脱,最多也不过执慧剑,断情丝,一了百了。又有谁,能将那千千情丝,一丝丝。一缕缕,疏理个分明?

    李松石若是断情。那倒容易,想要理清这混乱的情,却是难了。

    任凭他有天大的智慧。狠不下心来斩断情丝,也只能被困网中,徒呼奈尔

    但”他又岂会忍心。将情丝斩断?

    放不下牡丹妹妹。放下不雨心妹妹,放不下飘零妹妹,也放不下幻云妹妹和淑瑶妹妹。

    此情。挂于心头,如网,越缠越紧。

    不忍斩之,越理却又越乱。他除了使一个“拖”字,便想不出别的办法来了。

    以前曾说什么“以无情御有情”。若他真能无情,又何苦如此烦恼?

    李松石想着心事。久久不语。

    陈绮玫妹妹观察着他的神色,料想时机已到,就小心翼翼地道:“石哥哥,若是你没有办法,妹妹我倒是想到个主意呢。”

    “哦?!!”李松石有点惊讶。

    这绮玫妹妹。可是不心智慧著称啊。

    他有点好奇地问:“什么主意?”

    陈绮玫妹妹神秘的笑了笑,道:“石哥哥,你是不是担心,牡丹姐姐她们会伤心,不忍伤害她们。又放不下她们,想继续和她们相爱

    李松石略一犹豫。不知该点头还是该摇头的好。

    陈绮玫妹妹这话,无意中点明了他李家人朝三暮四,脚踏若干只大船的心理。

    若是点头,未免也太那个了。

    正想着,陈绮玫妹妹道:“所以,我这个办法,正好解决石哥哥你的困难。”

    “什么办法?”李松石再问。

    陈绮玫妹妹神秘一笑。道:“所谓:天下之事。大抵“不患贫,而患不均。这男女之间的事情,也是如此”

    说着。凑上前,神秘兮兮地道:“石哥哥,之前,人人都是一根姻缘红绳,那不是相安无事吗?如今,既然你跟淑瑶妹妹多缠了几十根姻缘红绳,那为了表示公平。不偏心,不致于厚此薄彼。所以啊,干脆,之前我们缠了姻缘红绳的姐妹,也都统统跟你,多缠上几十根姻缘红绳,那不就万事大吉了吗?”

    “什,什么?!!”

    李松石下巴都差点掉下来了两只眼睛,瞪得跟猪眼似的。

    之前的每位花仙子。都要缠上几十根姻缘红绳?!!

    嗯,数一数,牡丹妹妹,雨心妹妹,飘零妹妹,幻云妹妹,还有绮玫妹叭,

    加上之前的淑瑶妹妹,每个人几十根姻缘红绳都缠上来”

    天哪!!!!

    那还得了?!!!

    李松石大摇其头:“不妥不妥”

    “怎么不妥了?不是一,才叫公平吗对每位姐妹的情都不多分。不少凭,一才不偏心啊。而且”每个人几十根姻缘红绳啊。而且,都是缠在石哥哥你的脖子上,那会生什么样的事情呢?多么罗曼蒂克的爱情故事啊”石哥哥,你不觉得,很值得期待吗?”

    陈绮玫妹妹说着,两只眼睛着光,似乎想到,接下来会生什么样有趣的事情。

    李松石不断地摇头:“不行不行,这也太离谱了”

    陈绮玫妹妹眼睛转了转,道:“怎么不行?难道,在石哥哥你心目中,牡丹姐姐的地位,比不上淑瑶妹妹?!!”

    李松石脸色不禁一僵。

    陈绮玫妹妹道:“还有,雨心妹妹,和飘零妹妹,她们在石哥哥你心目中的地位,难道,也比不上淑瑶妹妹?”

    李松石脸色阴晴不定。

    “如果,我没猜错,这几位姐姐妹妹,在石哥哥你的心目中。应该是虽重要的吧?既然如此,石哥哥你们和她们之间,结上的姻缘红绳,若是比淑瑶妹妹的姻缘红绳要少,那石哥哥,你又于心何忍?”

    李松石脸色再次一变。

    “所以,怎么说,那牡丹姐姐。雨心妹妹,飘零妹妹,她们和石哥哥你之间的姻缘红绳,总不能比池淑瑶妹妹的少吧?这一段姻缘红绳,就是一段情,一份心意,一份爱。给自己最爱。最重视之人的“爱”怎么可以比别人的少呢?”

    陈绮玫妹妹再次游说着,李松石语塞了。

    他真找不出话来反驳

    于是,陈绮玫妹妹又道:“所以,若依我所说,石哥哥你和牡丹姐姐,还有雨心妹妹她们的姻缘红绳。怎么说,也要比淑瑶妹妹缠在你身上的姻缘红绳要多一点,那才合情合理啊。不然,于心何安?”

    李松石同样找不出话来反驳。

    “还有,幻云姐姐呢?她也是石哥哥你的人了哦。总不能,让她的姻缘红绳,比淑瑶妹妹的姻缘红绳,少太多吧?”

    李松石还是找不出话来反驳。

    最后,陈绮玫妹妹有点伤心的伸出了手,一个手指一个手指地数着:“牡丹姐姐,雨心妹妹,飘零妹妹,幻云姐姐,还有淑瑶妹妹,她们每个,都缠上几十根姻缘红绳了,可是,可是,就偏偏是我,只有我”只有我和石哥哥你的姻缘红绳,才有一对”

    “那”那,是不是,石哥哥你,看不起我,不喜欢我,在心里,觉得,我比不上其它姐姐妹妹?!!”

    陈绮玫妹妹说着说着,眼睛里蕴满了水雾,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李松石听着,一阵头大 听着陈绮玫妹妹的意思:若是其它姐妹的姻缘红绳都增加了,单单不增加她的姻缘红绳”那,可就未免太欺负她。看不起她了。

    所以,公平起见,她的姻缘红绳,也要增加”

    这样一来,岂不是”每个和他接了姻缘红绳的花仙子姐妹,都要将姻缘红绳增加到几十根去?!!!

    而且,更更重要的是,李家人想起一个叫《大腕》的小品里面的台词:“既然能缠上几十根了,那还在乎再多几十根吗?

    “一位花仙子,缠上多少姻缘红绳?

    “三十根?!!那是成本。六十根起,你不嫌贵,还不打折呢”

    “你得研究花仙子的心理。她们觉得,李家人都能缠上几十根了,还会在乎多缠上几十根吗?

    “一位花仙子几十根,六七位。七八位,那便是上百根,数百根。

    “既然缠了数百根了都没事,那再缠上数百根,也是不要紧的吧?!!”

    试问,有哪位喜欢李松石的花仙子,不愿意她和李松石之间的姻缘红绳。缠得更多一点。

    看到别人缠的比自己的多,就觉得委屈了,不公平了。所以,就得要个公平,这边也增加几根。那边也增加几根,最后,要人人的姻缘红绳数量一致。那才叫公平。

    可是。公平了。过得些时日,她们心里依然觉得有些不舒服。

    “若是石哥哥爱我比爱别人更多一点,那不是更好?”

    所以,定会缠着磨着,非要让李松石身上多缠一两根与她连在一起的姻缘红绳,不然的话,人人的姻缘红绳数量一样,显不出她和李家人之间的情感比别人深厚一点,显不出她在李家人心目中的地位更重要一点,,那,她便也觉得,自己是亏了。

    “石哥哥多爱我一点,不是应该的吗?”相信,花仙子当中,会有些是这样的想法的。

    如此,李家人身上的姻缘红绳,非得再增加不可。

    而增加之后,其它人又不满了,,

    如此循环往复,李家人身上的姻缘红绳,非得增加了又再增加。

    而且,是只能增加,不能减少的,否则,非被误会成“对她们的爱,是不是减少了”不可。

    长期以往。估计在那三个火车皮的姻缘红绳用完之前,非得没完

    了。

    而用了完了,说不定,还会去找月下老人”

    那,还得了吗?

    三个火车皮啊”试想想。三个火车皮的姻缘红绳,同时缠在一个人身上。那像什么样?

    估计,李松石要改名了。他不能再叫“李松石”了,非得叫“蚕茧”不可,,

    想到这,李松石不禁打了个哆索,心底泛起阵阵寒意”实在是,太可怕了。

    唉”为何,会有这么多的花仙子妹妹,喜欢上俺滴?

    韦小宝能在七个老婆之间游刃有余,难不成,咱还比不上那家伙?!!

    李松石心里苦笑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