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四百七十五章 棉花仙子

第四百七十五章 棉花仙子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  那壮硕女上下打量一番:“看起来,你比那小白脸顺眼得多了。 1讠1不过,既然来到我的地盘,就要听我的话,你也留下来,给我种花吧。否则,就得你那白脸那样,”    “   ”

    李松石笑了笑,他当然不觉得那女霸王对他有什么威胁力量。

    “你不信?!!你觉得我不敢?”

    “不,我当然相信。只是,我有点好奇,你把他抓起来,是为了什么呢?难不成想把他埋起来当花肥?”

    “埋起来当花肥?”那壮硕女想了想:“这妖怪埋起来,能让花儿长得好点吗?”

    “当然可以。你不知道,死人越多的地方,花草长势就越好吗?”

    李松石刚说着,那壮硕女眼神就是一亮:“原来是这样啊,哈哈。本来想把这条蛇妖留下来给我种花的,现在嘛”嗯,不错不错,留下你给我种花就可以了,那小白脸埋起来算了。”

    “什么?不要!!!”那扛白脸脸色骤变。

    李松石听着,觉得真让那女霸王埋起那小白脸,是有些残忍了,就问:“你这里的量天尺,长势已经够好了,不用更增加花肥了吧?”

    “哼,又不是我要用”

    “不是你要用?那是谁用?”李松石眼睛一亮,忙问道。

    那女子却是瞥了瞥他一眼,道:“这是秘密,现在不能跟你说。”

    “哦?现在不能跟我说,难道是要以后跟我说吗?”李松石笑问。

    “当然。因为”你可要留下来给我当花匠,以后那花就由你来照顾。到时候,我不说,你也知道了。”

    “花匠?!!”李松石呵呵一笑:“凭什么?”

    “哼,就凭我拳头比你大。”那女子扬扬手中的拳头。

    李松石看了看,笑道:“嗯。的确,你的拳头是比我的稍微大一点。但是,拳头大,可不代表着实力也强啊。”

    “哦?难不成,你想试试我的实力?!!”

    那女子冷冷一笑,右手一指。

    刹那间,周围便有一根巨大的量天尺嗖嗖嗖地飞射了出来,在虚空间不断地挥舞着,出呼呼的声响。

    而后,用力一抽,叭的一声。

    那一鞭,狠狠地抽在那个小白脸的身上,直痛得他哇哇大叫,却又忍不住愤怒地大吼:“为什么要打我?!!”

    那女子冷哼一声,盯着那小白脸,道:“为什么老娘就不可以打你?你以为你是谁啊,别以为长了张油头粉面的小脸,老娘就会可怜你。我呸,最恨你这种白脸了,到处始乱终弃”

    那女子霹雳叭啦地骂个不停。

    李松石在旁看着,很是无辜地摸着自己的鼻子  ,看来,那个女子。对小白脸非常之有成见啊。

    李松石暗暗回忆了一下自己的相貌嗯,以前是长愕不咋样,但随着修为增强,他可是比小白脸耍帅气得多了所以,还是小心为是

    想着,那女的已经将那小白脸怒骂了一通,指挥着量天尺,又将霹雳叭啦地抽打了一通,一狠狠木刺直扎在身上。

    也幸亏那小白脸是个。妖怪,皮粗肉厚,而且伤口愈合极快,否则早被抽死了。

    那女子怒骂,道:“怎么样?老娘打得你有理吧?既然有理,你还反对,你说,你是不是欠抽?怎么。不回答?难道你觉得老娘说得不对?你是觉得老娘说的话没道理?好小子,看来你挨抽得还不够爽。”

    于是,那当作鞭条的量天尺又是霹雳叭啦地狠抽了一通,直把那白脸抽得欲哭无泪,才扬了扬拳头。道:“哼小子,实话告诉你,这个世界,拳头大的就是道理。老娘的拳头比你大,所以说的话就是比你有道理。怎么,服不服?”

    “服,服,我服了”那小白脸已经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那女子才满意地点点头,回转过身来,看着李松石,问:“怎么样?看到我的实力强不强了吧?你呢?服不服?”

    李松石摸摸鼻子不语。

    “怎么,你不服?”那女子冷声道。

    李松石摇摇头:“你说的话,有点道理。实力强的,有时候就是有道理。

    可是,,我的实力,却是比你强啊,”

    “你说什么?”那女的才一威胁,李松石的指尖已是窜出一缕火苗。

    那火苗红得刺眼,刹那间,居然将周围的天地灵气都引燃了。

    轰的一声大爆炸,方圆数百米,尽是熊熊红莲业火。

    业火过处,不论是量天尺,还是周围的地面,纷纷化为飞灰,随风而散,无影无踪。

    大量的尘埃,飘向远方,这里只留下方圆数百米的空地。地面,已被业火焚出了琉璃。琉璃地面上,裂形两个洞,只残余着两株巨大的量天尺植株。

    其中一株,仍捆着那小白脸。另一株,则站着那个显得很强壮的女子。

    她脸色微微有点变化,动容道:“好家伙,你的拳头果然比我大。”

    李松石笑了笑,道:“那就走了”刚才,你曾说过,拳头大就代表着道理,是吧?”

    那女的点点头。

    “既然如此。现在我占据着道理话,你该回答吧。”革松石说着。也未且动作,周囤口贸业火竟团团围成圈,将那女子和那小白脸给围住。

    那女子脸色微变。

    李松石笑了笑,那红莲业火就撤开,退守百米之外,才问:“好了。我是个很爱好和平的人,一点都不喜欢暴力。现在,只是有点感兴趣的问题,想要问问你。嗯,先说说,你是什么类型的生命体?”

    他分明感觉得出,这女子不是花仙子的。因为,花仙子除了位面投影之身,必有花之灵气。

    而降了李松石的那个位面投影大阵,一般的花仙子,如何能懂得投影之术?

    这个女子又没有花之灵气在身,定然不是花仙子。

    正问着,那女子却是摇了摇头:“我不会回答你的问题的。”

    “为什么?”

    “有什么为什么?我不喜欢回答,我不喜欢被人逼问。”

    “这不是逼问,是询问,商量”你可以当我们是在闲聊。”

    “哼,骗鬼击吧,”那女子不屑道。

    “呵呵,可惜你不是鬼,所以。我没有在骗你,真的是在闲聊。”李松石笑道。

    那女子挥挥手:“不管怎么说,我不喜欢回答你的问题。”

    “可是,你非得回答不可!!”

    “为什么?”

    “因为我拳头比你大。”

    “多”没这个道理”凭什么拳头大,就可以让别人回答你的问题?”那女子道。

    李松石笑了笑:“因为,拳头就是道理  ,这是你刚才说的。虽然我不大喜欢这句话,可是既然你这么说,我也只好勉为其难地同意了,,怎么样?”

    那女子有些诧异地看着他,顿了顿,才道:“难道,你不知道 身为女人,有时候是可以不讲道理的吗?我现在就不喜欢讲道理,怎么样?”

    李松石怔了怔,有些傻了。好一会,才苦笑道:“看来,你是想耍赖啊。”

    “老娘就要赖,怎么着?”

    “你是有恃无恐?不怕我把你的量天尺植株全都焚毁?”李松石问。

    悖,你有胆就试试。”

    “哦?”李松石指尖冒出的彼岸花灵气,化作红莲业火,跳动个不停。

    盯着那女子的脸,看了看,李松石心念电转,突然微微叹了口气,道:“我是明白了。”

    “明白什么?”那女的忍不住有些好奇问。

    李松石道:“你是不可能不顾惜这些量天尺的。你是觉得,周围有着空间大阵守护,我是烧不完这些量天尺,是吗?但是,你现在可是被我的红莲业火所包围,就不怕我直接把你给焚了?”

    “哼,你大可试试。”那女子冷声道。

    李松石笑了笑,继续道:“你是不担心我把你焚掉的。看你的表情就懂。为什么你不担心呢?无非是你有凭恃。估摸者,也就三种可能。一个凭恃,是背后有人撑腰。二个凭恃,是你有办法逃掉。而第三个凭恃嘛,,你的本体不在这,对吧?”

    听到第三个猜测,那女的脸色终于变了,大变:“你,你胡说些什么?”

    “呵呵,看来,我是猜对了。”李松石道:“你不像背后有人撑腰的。而且也是那种擅长逃遁的人。算来算去。就是生命形态特殊罢了。我是知道,有些生灵,拥有着本体。平常将本体藏得好好的,只以化身出游。

    “那化身不论受到何等伤害。只要本体不出问题,就不会有什么大碍。比如西方神灵,还有传说中的巫妖,当然,还有花仙,包括我在内。也都是这样,,

    “可是,只要本体受到了重大打击。那就有危险了。我说的,对吗?”

    李松石慢悠悠地说着。

    那女的脸色变了变,然后厉声道:“就算你说对,那又怎么样?老娘这个就是化身。你有本事应试试,能不能伤了老娘半根毫毛。”

    李松石摇摇头,微微叹气:“井底之蛙啊。”

    也不再理会她,只闭上眼睛,感应着。

    刹那间,整个楼兰位面,十二亿九千六百万个空间裂缝,一切的一切。都在李松石的感应之下。

    这一次,却不是笼统的感应。而是细细地分辨。如同在一张一眼就可以完全看清的世界地图上,寻找一个不起眼的小城。

    世界地图虽可一眼,就能浏览个遍。但耍从其中找个不出名的城,还真不容易。

    而楼兰位面也同样如此。整个位面,包括十二亿九千六百个空间裂缝,李松石也不难一下子就尽收眼底,做到心中有数。但要从中找出某个想要找的小目标来,也不是很容易。

    如此,过了几秒钟,李松石才张开眼睛,笑道:“在东偏北四十五度角的方位,横穿过三十四个折叠空间,那里。有一个面积达上百平方公里的空间大阵阵眼,长满着密密麻麻的量天尺,遮天蔽日的,耸立如同城市,比别处都要茂密个十几倍。几十倍  难不成,是在守护着什么?”

    “你,你你你,”那女子脸色骤变。

    “那里,是你的本体所在吧?”李松石淡淡地说着。

    那女子只咬着下唇,慌乱得不知该如何办。

    李松石回过头,忽问:“小白脸,…川赚过有个叫玉面小白方的探子吗。”   门※

    “啊,你,你是”那被捆在量天尺植株上的扛白脸惊疑道。

    “果然  ”你真是那个什么玉云龙。哼,帮助其它神灵来打花仙子的主意,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李松石说着,手指一弹,一股忘忧花和罂粟花的融合灵气,瞬间射入那玉云龙脑海中,让他陷入无穷幻境。

    幻境之中,玉云龙梦到自己在做梦,做什么梦呢?那个梦就是,梦到自己在做梦”如此梦中套梦。竟陷入无穷无尽的梦境,幻境,没有李松石帮助,便除非是闻了回魂香。或是喝下孟婆汤,重新投胎转世,才能醒来。

    而后,手一挥,将那玉云龙丢到随便一座楼兰古城,他就回转过头来,对那个强壮无比的女子道:“看来,想要你回答问题,我们得换个好点的地方,再好好谈谈才行了。你说,是吗?”

    那女子脸色又变。

    才一眨眼,就现李松石已经消失了。

    下一刹那。李松石出现在那片层层不穷的量天尺地盘上。

    只见大片大片的量天尺,一狠狠弯起来,如同母鸡护雏,紧紧将中间的什么东西给包围起来。

    李松石想探察,但那量天尺植株太多,蕴含着的生命力量,拼死凝聚在一起,已能完全阻隔外界的察探。

    此时,那女子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城市上空,紧张地盯着李松石:“你想干什么?!!”

    李松石微微一笑:“别紧张。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想问问,你守护的,是什么罢了。如果不是我正想找的,绝对不会伤你分毫。”

    “哼”你休想知道!!”那女子坚决地道。

    “哦?是吗?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下面藏着的,肯定是花仙子。对吧?”李松石淡淡说着。

    “啊?!!”那女子一惊,随后,强作镇定:“哈哈,花仙子?什么花仙子?”

    “果然”猜对了。”李松石道:“我就觉得奇怪。你分明不是花仙子,怎么附近却有花仙子的灵识波动,在若隐若现地出现呢?”

    他不过觉得有这个可能性,便随意一猜,没想到,竟猜对了。

    那女的脸色惨白:“你诈我?!!”

    李松石摇摇头,右手一挥,天的灵气为之浮动,推动着虚空中飘荡的空间裂缝飞射过来。

    就听哗啦啦的一阵声响,如同砍瓜切菜一般,大片大片的量天尺被削平,抛飞到天上。

    “住手!!!你给我住手!!!”那女子急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双手大张,地面上,无数量天尺疯狂地涌起,不断地朝李松石轰去。

    四面八方,大片大片的木刺。被量天尺射出,如同乌云一般,扑天盖地地刺来。

    但李松石只在身旁布下红莲业火,就将这些东西全部挡住。

    更何况,就算不用红莲业火,不进行任何阻挡,只要那女子的攻击没有直接伤害灵魂,直接对意识造成伤害的能力,就对李松石完全没有任何威胁。

    他淡淡道:“不要白费力气了  如果你守护的不是花仙子,回头我自然将你的量天尺全部复活。再向你道歉。如果是,我可就要向你道谢了

    说着,右手一团生命力量流转不息。却是青青的三轮草生命力,加上她的领域加持。与生命神力无二。足以将削去的量天尺复活。

    只是,刹那间,李松石突然震住了。

    因为,大片大片的量天尺被削飞之后,下面竟露出了一大片的棉花地。

    中间,一株特别大的棉花,只开着一朵。

    淡淡的花之灵气流转着,,

    这是,,这是,,花仙子的本体花身?

    李松石只稍稍一愣,脸上便满是惊喜。

    就在这刹那,那女子突然朝那株棉花花仙子的本体花身扑了过去。

    李松石脸色骤变,手一挥,便有一股滂湃力道,直接将那女子轰飞。

    只因化牙,应该不要紧吧?

    但是,李松石这一掌挥出,下面的棉花本体花身,就猛然涌出一股白如雪的花之灵气,散射出千千万万条灵气之丝。

    中间最粗一条如小指,一下子捆住李松石的右手,其它的灵气之丝。凭空结成了大网,一下子就兜了过来。

    李松石轻咦了一声。

    不闪不避,任那灵气之丝将他团团捆住,跟个粽子似的。

    接着,就见那棉花之中,持续释放花之灵气,在本体花身之上,凝结出一个半透明,仿佛微风一吹,就会消失的身影。

    那是一个极美极美的女子,凭虚立于空中,白衣拂动。只是脸色苍白,身子显得娇虚无力。此刻俏脸却是一片冰寒,目中蕴着怒火。

    李松石见着,只微微一笑,嘴巴微张,便见一团牡丹花灵气涌出,带着淡淡的牡丹花香,朝四周飘叭…

    那花仙子灵体太过虚弱,闻不到花香。但倾刻之间,就能感应到那花之灵气带来的某种压力。

    仔细一感应,俏脸不禁微微一变:“这是”这是牡丹姐姐的花之灵气?!!”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