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四百九十四章 峰回路转皆成谜

第四百九十四章 峰回路转皆成谜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善哉,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亚佛,我千往昔,曾心,入集誓愿: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今日地狱已空,无有恶鬼,是以成佩  ”    地藏王佛说着。冥河老祖大惊:“地狱已空?”

    “然也,多亏“大慈大悲蕴生功德佛”前身以无边杀意,召唤地狱恶鬼,令地狱一空。而后,诸等等恶鬼,受“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渡化,尽皆感悟。如此,地狱真空。我愿即了,故可成佩  。

    地藏王佛一解释,满天神佛都傻眼了:这样也行?

    只听地藏王佛双手合什,对冥河老祖道:“渡化无边恶鬼者,虽是“普渡光王佛。然则,令地狱一空者,却有“蕴生功德佛,前身一  冥河老祖之功。“蕴生功德佛,令恶鬼奔逃,这是“前因。众鬼受“普渡光王佛,渡化,这是“后果。因果之间,众鬼离狱 未做任何恶事,所以“蕴生功德佛。有无边功德。又于接引地藏王成佛有一分引导之功,故而,天降祥云。慈悲功德,有“蕴生功德佛。的一份”

    地藏王佛如此一说,诸天神佛更是无语。冥河老祖也彻底无语了。

    虽然这家伙种的是“恶因。”但却得到了“善果”。这对其它人来说,是天大的幸运,但对袖来说。却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了。

    因果之间,还真是奇妙。

    怪只怪,李松石渡化得太快,而那些鬼受到杀意的刺激,也太过无智。根本没机会做任何坏事,就“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让耸河老祖种下的“恶因”连“恶果”都未生,就直接变成了“善果

    造化之奇,直令人惊叹不已。

    而后,李松石又道:“除此之外,本座渡化血海,渡化无边修罗罗刹。怨灵,算幕,也是有着“蕴生功德佛。的半分功劳,渡化才如此顺利。因此,无边功德。“蕴生功德佛。也有半分。如此,功德无量。足以成就功德佛。”

    冥河老祖哑然,诸天神佛再次哑然。

    片晌之后,无边神佛赞叹:“善哉,善哉。三千大千世界希有。血海蕴生子,也有慈悲行,今得大功德,脱邪入正果,是为“功德佛。

    冥河老祖哭笑不得,这位新鲜出炉的“猛生功德佛”完全没有一点佛所该有的庄重,只大声道:“狗屁功德佛,老子是堂堂冥河老祖,无边杀道传人,老子才不要做什么功德佛。”

    话声一落,不知是否因为谤佛。影响了众生对袍的虔信,袖身上的佛光竟顿时削弱了许多。

    李松石淡淡地瞥了一眼,道:“蕴生功德佛,你可想好了。若是好生慈悲为怀,普通众生,我可仍由你掌管血海,护持此方佛国。你也还是一方佛祖,称佛作祖,不受拘束。日后末世大劫来临,你也还有一分生机。若不愿为佛,如此,打消佛力,入轮回。日后末世大劫来临。再作灰灰

    冥河老祖一噎,嘀咕道:“他***,这些间,居然还有逼人作佛的?逼良为娼,逼娼从良,这些我都听过,就是没听说过逼人作佛祖

    这老家伙吱吱咕咕的,郁闷无比。但却不再反对当什么佛祖了。

    袍也是清楚的,如果他现在不当这个什么“蕴生功德佛”那血海可就没袍的份了。别说打落轮回。就是随便任袍做什么。那最终,都只会是凡物,连普通神灵都比不上”因为。除了杀道,佛道,袍再行入道,就得从头开始。不知要多少千年。甚至万年,才有可能再度成仙。

    那个时候,黄花菜都凉了不知多少亿次了。没等到袍再度为仙,就是个灰灰的下场。

    更何况,成仙之途是何等艰难。能否再度修炼成功,袍可是半点把握都没有。

    当即,微微叹了叹气:“也罢,从今而后,老子就是“蕴生功德佛。了”

    此言一出,盖棺定论。

    一时,天雨曼陀罗,佛国上空。降**雨,响**螺,无数佛信徒自无尽虚空穿越而来,纷纷顶礼,赞的“蕴生功德佛”。

    如此,冥河老祖,也是一方佛祖了。于此血海,称佛作祖,倒也逍遥,但如果想出去兴风作浪,那可就难了。

    李松石见状,暗暗点头:“佛教的排场,果然够大,怪不得能收拢人心。不过,如今这化身毕竟是佛体。若做出有碍真佛庄严威仪的事情。怕是会大降功德,令无边众生心生疑惑,失望,引天大因果。所以,还是继续装逼吧

    想着,回过头,看到那蕴生功德佛。心中一动:“看来,最重耍的正事,要办了。”

    他对那变成了蕴生功德佛,正对着众信徒大摆肋《的冥河老祖说道:“蕴生功德佛,此番因果,功德,皆已了结。此方血海佛国,暂由你代管,吾将暂且遁去,临行前。却有一件要事,向你相询。”

    冥河老祖郁闷,心中腹诽:“什么叫暂由我代管?这血海,本来明明是我的家好不好?你个,混帐李松石。抢了我的家园,削了我的修为,让我当个狗屁佛,现在还一副顶头上司的模样  ,我靠,如果不是这佛国由你渡化,认你为主,让老子不得不暂且低头,我甩你才怪。

    心中气愤,冥河老祖脸色漠然:“普渡光王佛有事且问。”

    李松石点点头,道:卜前,地府位面雇佣兵的任务布外,有着捕捉花仙子的慎粉且布,到典时”嗯,前几天才刚刚撤消。本座想问,这任务,是何人所布?详细情形,又如何?”

    冥河老祖将事情说了,李松石才明白详细情形。

    原来,这个任务,是一位不透露任何信息的神秘神灵布的。那神灵也不是个面雇佣兵,所以,冥河老祖等人根本不知那位神灵的情况。

    只不过,下达任务者,抵达了一枚神格,一储物戒的神力结晶,近百万枚,足以让位面雇佣兵的任务布中心心动了。

    只是,在下达任务时,位面任务布中心把任务奖励给改了一下,好吞没那神格与神力结晶。最后。冥河老祖忽然觉得那花仙子有用,想自己将奖励劫下来,所以李松石虽然要求将这个任务撤销,冥河老祖仍是将那个任务高高摆着。

    之后,冥河老祖现了棉花仙子的行踪,更是因此暴露了袖早年弄出来的隐秘手段  在高级位面雇佣兵心灵深处下了愧儡种子,偷听消息。

    甚至,为了得到花仙子,这老家伙还不借一切,亲自出面抓捕。只不过,被李家人在楼兰位面阻截了,甚至因此而修为大进。

    听着,李松石有些疑惑:“那个布任务的神灵,真的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吗?比如说。如果真有人抓到花仙子。那个布任务的神,如何领取花仙子?”

    冥河老祖道:“依照一般习惯,是我们布出消息,说已有人得到了花仙子,让那布任务的神灵,拿信物来领取。只不过,花仙子事关重大,所以,这次。那任务布看到是留下了一个位面座标,让该任务一完成,就直接将任务送到那个座标中去。只是”那个座标,似乎有些问叭…”

    “什么座标?”李松石眼中闪过一丝凌厉之意,与这化导的慈悲气息完全不合。

    冥河老祖说出了一个座标,李松石听着,心神一阵剧震:“这个座标酬  这个座标不就是

    心中暗惊着,久久难以平息。急问:“你们就没去那个座标打探过?”

    “曾想去过。”冥河老祖道:“然而,那个座标却是位面混沌风暴的中心处,根本没可能靠近。

    “据说,在昔年,盘古大神开天辟地,创造出第一个大千世界。但若干年后,其它大千世界纷纷成型。这个大千世界却毁灭了,产生无比强烈的混沌风暴,就算是念动法随颠峰境界的强者也难以渡过。

    “那片风暴,广达数百亿光年。持续了数百亿年之久,也未听说有谁能安全进入,再出来。而这座标,就在那混沌风暴的中心之处,哼。这分明是那布任务的神灵故意给了个错误的座标。只是,当我们现时,已无法再找到那任务布者,只得将错就错。”

    冥河老祖说着,李松石却是无语了。

    他现,自己一直以来,一直努力地做着的某件事,突然间变得好像没什么意义。

    因为,冥河老祖所说的那个座标,并不是个错误的座标,是真实存

    的。

    因为,那个空间座标所代表的位置,正好是李家人的私人小世界最中心的陆地上,那个小湖的空间座标。

    也就是说,李家人在这之前。居然一直没现,自己的空间,居然就是藏在混沌风暴的最中心处。哪怕是念动法随级的高手,也无法随意进出。

    就算是太上老君,去到他那个空间,也不敢随意放肆。否则,空间爆炸,能量太过强烈的话,引外面的混沌风暴,就算是神魂寄托虚空。说不定也会被那混沌风暴打落回念动法随的境界。

    因而,李家人的私人小世界,一直一直是非常非常之安全,无比的安全了。

    除了那空间自带的空间门户。以及落花村附近那个变态的,有意识的乱葬岗的空间裂缝之外,还真没别的办法能够通行。

    就算是其它拥有特殊能力的空间,也无法穿越那片混沌风暴。

    就算是李松石的位面投影大阵。也只能进行意识投影,灵识转移。那真身,也无法悄送进去了。

    所以,他那么努力地搞个无比庞大的周天星辰大阵,似乎有点搞笑了。

    李松石在此之前,一直未到念动法随的境界,也一直不清楚,自己的空间之外,居然就是数百亿光年的混沌风暴。自然,就一直保持着强烈的忧患意识。

    当然了,这也说明一点:李松石非常之幸运。得到这么一个特殊空间不说,这空间的座标还非常之神奇。更重要的是,他以前开辟空间。居然没有太过份,扩张得太大。要是不小心将自己的私人小世界。扩张到混沌风暴所在的范围,那他可就茶几了,杯具了。

    想着,当即心念电转,迅将一缕意志收回自己的私人小世界中,再迅投影出来,将周边情形扫描了一片。

    果然”从李松石的私人小世界周边混沌晶壁处,再往外大概一百万公里,就是近乎无穷无尽的混沌风暴。

    换句话说,李家人的私人小世界,最多能扩张到直径九十万公里这样。就没办法再扩张,,

    当然,这观察着,也让李松石稍微有点感到安慰。那就是。他的周天星辰大阵,并不是完全没有作用。

    因为,他布下旧刚久旱辰大阵,居然对周围的混漆晶壁,有定的固定作销尝讹算某一天,那混沌风暴疯,不断地将李松石的私人小世界所在的那大块混沌晶壁给不断侵袭。最后,那周天星辰大阵,也能帮着防护一段时间。倒也是意外的收获。

    想着,想到之前自己那般努力地弄个周天星辰大阵保护自己的空间。却是这样的阴差阳错。实在是令李松石无语。

    过得片刻,李松石又问:“那。那个任务布者,为何留下这样的空间座标?你觉得,他是故意留下错误的座标。还是不小心留错?”

    冥河老祖略一沉吟,道:“依理而言,应该是不小心留错。因为就算故意留错,位面雇佣兵的高层管理员,也知道那个座标不可以出入。而且,只要一试,现空间裂缝和位面传送技术,根本无法与那个座标相连接。想陷害人也没办法。

    “所以,应该是不小心留错。可是,对方是神灵。哪怕是神智不大清楚的疯狂之神,也不会搞错一个位面座标才对。更何况,那神灵的头脑清晰,一点也不像神智不清。而三千大千世界中,又没有健忘之神这样的神灵,”

    冥河老祖说着,有些郁闷。因为。往昔以来,任何人,任何神灵,就算是匿名,哪怕是改头换面,只要与位面交易中心接触过,与位面雇佣系统接触过。最终,袍总能轻易地打探出对方的身份。

    比如李松石,之前够隐秘的了。还用出了隐藏灵魂波动的手法。但过得一段时间,冥河老祖还不是照样查出他的身份?

    而太上老君元始天尊之流,那般强大。如同黑夜中的烛火,也不难现真实自份。

    偏偏就是这么一个任务布者,直到如今,冥河老祖,以及整个地府的高层,所有人,都没有能现那个任务布者的真实身份的。

    就算是石头里冒出来”如果在正常情况下,也能掐指一算算出来啊。

    但偏偏,现在天机紊乱,那家伙又够神秘。所以,一直就是个谜。

    冥河老祖郁闷着,但李松石比袍还更郁闷呢。

    如果那个家伙留下的座标不是假的,而是故意的。那岂不代表,那个家伙知道那个座标是李松石的私人小世界的座标?

    这样,问题可就大了。

    为什么,他会知道李松石的空间座标?

    又为什么,他会将李松石的空间座标,留给冥河老祖袍们,指定说抓到花仙子后,就往那空间座标送去?

    姑且不说那些完成任务的,送不送得到那个座标。就算送得到”试想想,有人拼死在李松石手下抢夺了花仙子。再高高兴兴地送去完成任务。结果现,交任务的地点”正好是李松石的老巢。

    啧啧,怎么想,就是怎么的诡异了。

    李松石只要仔细想一想,就是觉得毛骨悚然。仿佛有着什么危险的阴谋,在暗中窥视着似的。

    幸好,他李松石现在也是念动法随级的高手了。如此强大的实力。足以跟三千大千世界中的任何一位强者对上那么几招而不落败了。再加上那个私人小世界的特殊位置,再加上那个《羊的世界》,就算是什么阴谋,都拿李家人没辙。

    更何况,李松石还一直藏有两招必杀的绝招。其中一招自然是藏到乱葬岗,另一招本来是打算用来对付冥河老祖的。但一直没用上。但可以肯定,此招一出,近乎天下无敌”,

    所以,他倒也不是很担心。

    想了想,暂且将疑惑抛下。将冥河老祖这新鲜出炉,还热气腾腾的“茁生功德佛”丢在这里,自己的化身也凝聚作一个金身佛像,变成金身舍利,停留在血海中,供人朝拜。他的意志。则悄然通过神格中的位面投影大阵,退回自己的真身之中。

    李松石一旦回收意志,真身站了起来,第一件事,就是飞到自己私人小世界的混沌深处。

    那里,镇封着梅雨山的真身。同时,还有一件非常非常之牛又的

    李松石来到此地,就见那指天剑,居然好端端地钉在封印梅雨山的混沌晶壁上,似乎从来没离开过似的。

    想了想,李松石伸手一招,那指天剑就朝他飞了过来。

    仔细打量,感应”没错,还真就是自己的那支指天剑。

    而且,从里面,还感觉不到有任何大道意志的气息。

    甚至,还感觉不出,里面蕴含有任何特殊的意志威能。

    以李松石如今念动法随的颠峰境界。只要舍得释放全部意志,放弃如今真身的形态,也是能成为一个大千世界之主的,足以令一个大千世界,无边无量位面,都成为他身体的一部份。

    只是,如此浩大的意志。居然探测不出这支指天剑有什么特殊之处。

    “怎么回事?难道说,真的是只有传说中的盘古大神,才能完全挥这支剑的威能?那么”那位传说中早已殒落的盘古大神,又是猫在哪个角落呢?他老人家,是怎么能控制住这指天剑,破开虚空,斩杀冥河老祖,捅破那老魔头的后庭菊,又大大咧咧,没让任何神佛追踪到。安全又隐弊地回到这里来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