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四百九十七章 群体勾引李松石事件

第四百九十七章 群体勾引李松石事件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品泣花仙子,瞬间被震得花容失煮,目瞪口呆

    “真”真”真的?”雨心妹妹不敢置信地张大了眼睛。()()

    “当然是真的。”淑瑶妹妹骄傲地仰着头。

    众女膛目结舌,不知她所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如果是真的”,那可就太惊人了。

    那如果是假的”那她的胆量,可就太惊人了  这样的谎话也能说得出口?

    话声未落,这时,旁边传来一声冷哼:“有什么了不起的?”

    众女一愕,回过头,却现冷哼的是沈幻云妹妹。她冷笑道:“你就以为你有吗?其实”我也怀了石哥哥的骨肉”

    噗

    众女狂晕。

    李松石暴汗。

    这什备跟什么嘛  不过,难道,真的是怀匕了?

    李松石的主要精神还集中在跟那无边功德搏斗的状态上,现在能分离出来的意识,非常之少,也无从辨别花仙子们所说的,到底是真还是假。

    就在这时,听到淑瑶妹妹大吃一惊道:“真的吗?幻云姐姐。我还以为只有我自己有了,原来,你也有了”

    旁边的其它花仙子听得,比惚间,都搞不清楚那池淑瑶是信口开河,还是真的怀了孕。

    当即,牡丹妹妹有点酸溜溜地问:“是真的吗?淑瑶妹妹”

    话说事情关已则乱,牡丹妹妹也有些迷糊了。

    所幸,还有一个很清醒的,那紫董妹妹悄悄拉了拉牡丹妹妹的手,暗传心念:“假的,”

    白牡丹无语。

    而池淑瑶则是大言不惭:“当然是真的,所以,才要和石哥哥单独说会悄悄话啊。”

    “原来你所说的重要事情只是有个小孩啊,那算得了什么?”欲海血莲的器灵突然在旁出声:“你的重要事情,才事关一两个人而已,但是,我的事情,可是要事关千千万万,亿亿万万的人呢。而且,是危在旦夕,迫在眉捷,跟你的比起来,可是要重要得多,石哥哥,就让我先跟你单独说会话嘛,好不好?”

    “不行不行。千千万万,亿亿万万的外人,怎么及得上石哥哥的骨血来得重要?”沈幻云妹妹突然出声道:“石哥哥,你可不能厚此薄彼,我也怀着你的骨肉呢。而且,除此之外,还有更重要更重要的事情。要不,我先跟你谈谈,回头再和其它姐妹们说?”

    李松石听着,有些左右为难。他现在的情况。让他的反应很是有些迟钝。而且,诸位花仙子好心想找办法帮李松石,之前用周天星辰大阵,也的确是帮上了一点忙。但现在,这样你一句我一句,反倒令李家人分心,与无边功德的对抗,再次持平起来。

    他身上的佛光,时亮时黯,幻灭无常。显然正在急思考着,如何安抚下这群花仙子。

    想着,想着,突然,一声佛号洪亮地响来:“阿弥陀佛”那个,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诸个花仙子姐妹,所谓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先跟谁单独商谈。这事,并不是很重要”

    “谁说不是很重要,非常非常重要。”池淑瑶一本正经地道。

    “不错!!”沈幻云和其它花仙子都猛地点头。

    李松石哑然,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于是,紫莹妹妹华丽登场,道:“大哥,我看不如这样吧,其实在场诸位姐妹,都有些事情,想要私下与你说说,不方便其它人听见。我看,你不是能用位面投影大阵分出一个个不同的位面投影化身吗?倒不如一齐分出若干个化身来,每个化身与不同的姐妹单独谈谈,如此,就公平了。”

    啊?”李松石一怔。在场的花仙子。可是包括有:楚香虞。史曼华,沈幻云,白牡丹,洛清莱,谢紫董,陈绮玫,池淑瑶,梅雨心,孟娇容,暮朝颜,风飘零,颜琼絮,车瑞华,藤双儿,原青青,白小香,李秀涵”一共十八位花仙子之多。

    另外,还有一个欲海血莲的器灵。

    除了那沉睡中的冷香凝和秦香草,还有看守那两位花仙子的堤娜,纪念昔,纪忆昔,以及三头神圣巨龙。整个私人小世界的“房客”兼“女主人”可全都来了。

    要让他一下子化形出十九个投影分身?这可就为难了点。

    毕竟,他之前最多也就分化出三五个化身,那还不容易控制。甚至,一心二用都没大搞得好。现在十九个投影分身出来”啧啧,到时候投影了出来,可未必控制得了啊。

    一心十九丹,他李松石在这方面可没这么变态。

    迟疑着,犹豫着,雨心妹妹和风飘零妹妹突然楚楚可怜地道:“石哥哥,难道不行吗?”

    李松石看着众女,暗自头疼。

    一个个地单独谈话?呃,时间间题估且不说,肯定会得罪不少花仙,让不少花仙不开心。

    李家人现在主要意识都在泥丸宫中争斗着,但这点怜花的本性倒未泯灭。

    想了想,脑海冒出一道灵光:“电脑刚,不也是一次只能处理一条程序吗?也没办法同时一心多用。但是,使用操作系统后,却可以同时多任务同时运行。那好像是借助强大度,一个线程一个线程的部份程序在短时间内轮流运行而已。

    “那如果我的十九个分身,只保持一个分身清醒,另外十八个分身是白痴,只不过清醒与白痴之间变化极快。回答问题时,稍稍沉吟,等其它分身的注意力转回来,不就可以了吗?就相当于,在极短时间内,分别将注意力在十九个分身内不断地切换,就狄了。与花仙子姐妹谈话,又不是打架,不用花太多心思的。”

    想着,李松石有心试验这新的“一心十九用”嗯,连本体和控制《羊的世界》的心思,就是“一心二十一用”了。

    有心试验这“一心二十一用”的办法。又有些心软,于是点点头,道:“好吧,”

    看看诸位花仙子,道:“我”分别投影化身到不同的花田中。这边要打坐修炼一下。”

    说着,眼睛一闭,脸上宝相庄严,佛光明亮。

    私人小世界的大地上,那种花的地方。不断地出现一个个李松石的身影。

    只不过,这些李松石的身影,眼神都不够灵动,显得有些迟钝的样

    诸位花仙子相互看了看,淑瑶妹妹突然开心地笑了起来:“太好了”我得跟石哥哥好好谈谈,我们未来的孩子,该取什么名字才好呢?”

    众女几欲吐血。那看穿玄妙的紫董妹妹等人,更是哭笑不得。

    不过,青青突然打了个手势,到将众人的心思转移了过来,而后释放一今生命领域,将众女笼罩住,悄声问:“各位姐姐,还有两位妹妹,计利好像还顺利吧?”

    众女点点头,脸色各异:“应该,,还可以吧?”

    似乎,她们本来就是要打算让李松石同时施展出十几个分身的。然后嘛”再由此缠住李家人的注意力。让他们的石哥哥的分辩能力不行。那么,就有机会施展“必杀”了。

    到底是谁能将那个曾经的“石哥哥”给唤醒回来?可就要各凭手段了。

    “那好,我们就开始行动,屿屿。!!!”青青兴奋地说着,一下子撤除领域,朝某个。李松石的化身跑去。

    其它人相互看了看,也都纷纷散开,各自寻找目标。

    很快,众位花仙子便分别缠上了李松石的十几个化身。

    只是,等诸位花仙子都离开之后,那欲海血莲的器灵,又悄悄地溜了过来,站在李家人的背面。让诸位花仙子就算仰望这边,也看不到。

    李松石的本体集开眼睛,回转过头:“这位女施主,你怎么仍在此处,不是说有事要与老衲单独谈谈的吗?”

    欲海血莲的器灵嘻嘻一笑,显得非常的妩媚:“石哥哥,我们现在,不就是单独两人吗?现在,正好单独谈谈啊。”

    李松石无语。看看周围”嗯,十九个化身,其中十八个化身旁都跟着不同的花仙子,只有一个化身空着。而且,每个化身旁,都附着领域,让声音传不出,也让其它人看不见。

    因此,每个花仙子,都看不到其它花仙子,也看不到李松石的其它化身。

    当即,李松石将那第十九个化身收回,混沌之气也将这真身给遮住了。

    一心二十一用,的确是有些为难。

    李家人跟其它神灵不同,他的化身,也是由主体意识控制。就好比一个普通人同时思考二十一个问题。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十九个化身,里面所藏的意识 都是李松石的主体意识。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分化意识。只不过,这意识在化身之意转移得非常快,跟个苦力似的,先在这个化身听花仙子谈谈,又溜去别的化身那谈谈,再考虑考虑该如何回答。辛苦得很。

    回过神,迟疑了一下,李松石才问:“这位女施主,你刚才说,也有事要单独与我商量?”

    “嗯。石哥哥,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吧?”欲海血莲的器灵问着。

    她相貌与洛清栗极相似,但身着黑纱衣,浑身上下都透着某种神秘,还有着一丝丝邪气,凭添少许妖媚。

    李松石点点头:“还未曾请教,妹妹本名是什么?”

    “本名什么的”我本来就没有名字。不过,这两天取了一个,叫洛清玉,,石哥哥,你觉得好不好听?”

    洛清玉,**,呃,这个名字的谐音,实在是有点强大。这不会是她根据自己的本体一欲海血莲所起的名字吧?

    李松石念头电闪,但也没精神分心细想,便只傻傻地点点头:“还好。嗯,挺好听的

    的确,李家人现在感觉似乎是傻傻的。如果诸个有谁不信的话,可以在低头写数学作业的同时,用一张嘴巴同时跟十九个人讨论十九个。完全不同类型的问题。那,你也会变得有些傻傻的,智商突然猛降好几个层次。平常再油嘴滑舌,现在都会笨拙起来。

    李松石现在就是这样的状态。

    洛清玉眨了眨漂亮的眼睛,看到李松石这样的表现,她有些兴奋,眼神里就绽放着兴奋的光芒。

    “石哥哥,我有几个问题。很不解,想问一问你。

    “什么问题?女施主但说无妨。”

    “听说,我佛慈悲,普渡众生,专为众生解除苦难,不知是不是真的?。洛清玉媚笑地问着。

    李松石点点头,脸色宝相庄严:“阿弥陀佛,喃吭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女施主所言甚是,我佛慈悲,普渡众生,专为众生解除苦难。昔有求佛者,舍身求道,割肉喂鹰。后有地藏王,舍身入地狱,此皆一心求道者之举,”

    那洛清玉听着,眼神闪亮,问:“果真是高僧风范,为道舍身。那,石哥哥你既为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那,想必也有舍身为道的决心吧,拥有为解救众生,普渡众生,而不惜一切的决心?。

    “然也李松石道。

    这话却不是他的心声了,是那无边功德所影响。身为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若说没有为道舍身,为众生解除痛苦而舍身的决心。那佛名受污。众生信仰崩溃,由此反噬。那无边功德中蕴含的意志,怕是倾刻消散。所以,不得不回。

    “这么说,我现在就有一桩非常非常之苦恼,非常非常之痛苦之事,需要佛门大德帮我解除,不知道,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是否愿意为小女子我除此痛苦?我,也是众生之一呢”

    “那是自然,不知女施主有何苦?何妨说出?”李松石身上佛光普照,问着。

    那洛清玉完全无视佛光中蕴含的浩然庄严气息,只娇笑道:“石哥哥可是当真答应帮我解除痛苦?”

    “当真

    “可是,我这桩痛苦,却极其为难。除非你誓,否则,我可不相信你的决心呢。”

    “佛门中人,不打逛语

    “哦?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就放心了。可是,石哥哥,若是你真心要为我解除痛苦,何不下誓言呢?你是担心做不到,还是待我说出来后又推托?我可是听闻,佛法无边的

    李松石听着,沉吟片晌,脸上神色变幻不已。

    在正常情况下,李家人自然不会上当。但现在嘛,这李家人脑袋有些僵化,思索了片晌,终于是受到那无边功德中的众生意志所影响。

    身为佛信徒,有谁不希望佛法真正无边?有谁不希望佛真能为信徒渡化痛苦?

    所以,示;二二在此。由不得他不同意

    于是,点点头:“既如此,我誓就是。”

    “如此,我就相信了”若不成誓,相信,石哥哥你也不好意思再说佛法无边。那既立誓,我就肯定相信了。”

    洛清玉笑眯眯地说着,眼神中透出一丝狡黠,和阴谋算计的光芒。

    而后,悠然道:“我曾听闻,为道舍身者,无不可舍。往昔。观世音菩萨,为拯救一名凡间男子,肯舍身下嫁。菩萨尚且如此,想必 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更能如此吧,”

    洛清玉说着,李松石突然隐隐有着不大好的预感。

    接着,果然……

    那洛清玉媚眼如丝,香躯柔若无骨,就那么贴了过来:“石哥哥,帮帮我,我现在,心灵好空虚,好寂寞,好想有个男人,来给我安慰,给我依靠,陪我……那个

    洛清玉娇滴滴地说着,李松石额头顿时冒汗,心道:“不是吧?居然”,居然这么直接?”

    “不好嘛”洛清玉整个人都攀了上来,吐息如兰道:“你知不知道,人家从第一眼看到你,就爱上你了,白天想着你,晚上念着你,无时无刻,不在记挂你”你知不知道,我内心,有多么的痛苦?!!!现在。我已经忍不住了,不行,我要 我要,我现在就要,我要跟你合体

    噗……

    李松石差点没吐出几十两血来。

    而另一边,时光倒流回几分钟之前。

    那雨心妹妹,单独与李家人的其中一仙七身呆在一起。两人慢慢行走着。

    突然,梅雨心停住了脚步,一动不动。香肩微微耸动,不时传来微微的抽泣之声。

    李松石一怔,回转过头,便见雨心妹妹侧避过身子,却不时有一滴滴的晶莹泪珠,滴落到地面,沾湿了那充满花香的泥土。

    “雨心妹妹”李松石心神一痛。不禁,下意识地诵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雨心女施主,你怎么了?”

    “石哥哥”梅雨心回转过身来,俏脸上泪痕犹带着湿意,两行清泪从脸上滑落,眼睛红通通得,跟小兔子的眼睛似的,看着就觉得可怜。

    李松石心神一颤,这梅雨心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扑到他怀中,呜呜呜地哭着。

    李松石心神大乱,脸上神色变幻不休。一时宝相庄严,一时显得柔情似水。佛光与花之灵气不断轮番涌动。

    “石哥哥……呜呜呜”

    梅雨心哭着,揪着他脸前的衣服。这虽是灵气所化,但凝若实质,泪水都沾了上去。

    “别哭别哭,雨心妹妹,你受了什么委屈,尽管跟石哥哥我说,我帮你出出气,,嗯,是谁欺负你了?”

    李松石轻拥着她,轻轻拍着她的香肩,安慰着。

    梅雨心摇摇头,仰起梨花带雨般的小脸:“石哥哥,淑瑶姐姐淑瑶姐姐和幻云姐姐”她们,她们,是不是”真的”怀有了你的骨肉?”

    “啊?!!”李松石一震,傻了。

    “这个”李松石不知该如何回答。因为,他也不知道那两位花仙子,是不是真的怀孕了。

    如果是平时,一眼就能分辨得出来。但现在嘛,李松石可就搞不清楚了。

    正头痛着,梅雨心又呜呜呜地哭,非常之伤心。

    李松石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安慰。

    突然,梅雨心从他怀中再抬起头来,眼神中透着坚决,脸上却蕴含着娇羞,颊飞双霞:“石,石哥哥,我,我不能输给淑瑶姐姐和幻云姐姐。

    我,,我也要怀上你的骨肉!!!”

    啥?!!!

    李松石一阵晕眩。

    而另一边,那风飘零妹妹,在几分钟前,也是如此说着。

    一见面,就道:“石哥哥,淑瑶姐姐和幻云姐姐,怀了你的骨肉?我”我也想要。她们能行,我也能行的,”

    “这,这不大好吧?”李松石暴汗。

    “为什么?”飘零妹妹有些伤心地问。

    “因为,因为”嗯,出家人,是不能成亲,不能结婚的。对。喃吭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女施主,你这个要求,老衲很是为难啊。”李松石脸上突然冒出佛光,一副庄重之色。

    “可是可是,我曾听说,观世音菩萨,也走出家人,不也和凡人成亲了吗?还有,欢喜佛,不也是能和女施主什么的在一起吗?”

    “呃那个,是特殊情况。观世音菩萨嫁的,也不是凡人啊,是马王爷。而你,也不是凡人,是花仙子,与马王爷不同。况且,欢喜佛的欢喜禅,讲究着因色见空,悟的是空空之道。本座乃是大慈大悲功德无妾普渡光王佛,修的是慈悲之道,普渡众生,以功德证佛果之道,”

    “我不管,我不管。淑瑶姐姐和幻云姐姐能怀上你的骨肉,为什么我不可以?佛说普渡众生,救济众生。我也是众生的一员啊。现在 石哥为何不来渡化我,也给我一个机会?”

    风飘零妹妹大声说着,道:“我曾听说,幸福只属于努力追求的人。只有努力争取的人,才有资格把握住幸福。放任牵福从身边溜走,而不肯努力抓住,只期盼幸福自动上门的”没资格得到真正的幸福。

    “现在,淑瑶姐姐和幻云姐姐有机会抓住了,那是因为她们努力了”所以。我不想放弃。我也想得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李家人暴汗,头晕不已。

    主意识处,自身的意识,对花仙子的怜爱,以及佛的灭渡一切的思想,相互冲突着,令他一时反应不过来。

    而另一边,

    那牡丹妹妹等,又如何?

    与之前三位妹妹比起来。牡丹妹妹却要悠闲得多,只静静走着,而后,与李松石的化身,一路行到混沌与大地交接之处,便站着,望着漫天星斗,任那星光,照到她那皎洁无瑕的绝美脸庞上。静静地,望着星空。

    而后,不知过了多久,才回转过头,静静地望着李松石。

    李松石也很享受这平静。许久,才道:“白牡丹施主,你唤老衲前来,说有要事,不知…”

    白牡丹微微摇头,忽而轻轻一笑。那倾国倾城的笑脸,一瞬间,仿佛令满天星辰,都为之失色,不敢与

    “大哥,你还记得,曾与我说过的话吗?”牡丹妹妹悠悠问着。

    李松石一怔,随后诵了一声佛号:“喃吭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白牡丹施主,老衲与你说过的话,不知凡几,不知,你所问的,是哪句话?”

    白牡丹转过头,望着星空。那飘然出尘的气质,油然而生。仿佛她随时都会破空飞升而去,远离一切凡尘,前往前所未有的美好世界,只留下微微香风气息。直让人,感到她随时会消失,随时会抓不住似的。

    不知何来由,李松石心底一阵心慌,那宝相庄严的气息消失了,不禁拉着白牡丹的手:“牡丹妹妹

    白牡丹嫣然一笑,回转过头,温和平静地道:“大哥,你曾说过,很喜欢和我在一起。不知为何,一不见我,就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但是,只要能看着我,哪怕什么也不做,就这么静静地看着 静静地陪在一旁,就会感到心里满当当的,很幸福,很满足的感觉,再无所求小

    李松石怔了怔,恍惚间,想起许久前,曾在落花村李宅后面的花园中,曾与牡丹妹妹说过如此的话。

    的确啊”回想起当时的情形,自己在牡丹妹妹面前,是何等的自惭形秽,心生仰慕,却又不敢太过接近,怕不小心亵渎了她。在心底,将之奉为女神,牵一下小手,都能乐不可支。

    那时,愿望是很小的,很容易满足的。只要能静静地陪着她,跟在她身旁。闻着她身上那好闻的香味。如此,就会很满足了,心灵,也不再空虚。

    而现在”,

    李松石微微一叹:“那都是很久远的事了”

    “可是,对我而言,却仿如昨天。”牡丹妹妹说着,紧紧地凝视着李松石的眼睛:“大哥,你知不知道,你当初所说的话,正是我今天想说的……

    “只要能陪在你身边,静静地看着你。只要能知道你在我身边,一直在我身边,哪怕什么也不做。就这么陪伴在附近。那,我心里,就不会空落落的,而是满满当当的,充满了幸福的感觉”

    牡丹妹妹大胆地表白,李松石一下子呆住了。

    看着她脸上那坚定的神色,那俏脸泛着微微的光,皎如明月,似璧无瑕。眼神中,带着某种期盼,李松石不禁感到,心弦一阵撩动

    “你曾说过,但愿每天,都能陪着我,就那么牵着手,一直走着,这,也是我现在的愿望。我只愿,大哥能一直陪着我  不管如何。你成佛也罢,还是原来的大哥也罢。只要,你能时时在我身边,让我时时在你身边,享受着只有我们俩在一起的静静时光,那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佛说,普渡众生,除众生一切苦。难道,我这小小的愿望,大哥你都不愿意让我满足么?”

    李松石听着,哑口无言。

    两人平静对视。

    良知…良知…

    牡丹妹妹轻轻上前半步,搂着他的腰。脸埋在他的怀间,就这么静静地偎依着。

    此刻,仿佛便是永恒……

    而与此同时,另一边,却又是不同的情形。

    却说,时间倒流回前几分钟,同样是李松石的某个化身,与某位花仙子网接触时的情形。

    那是淑瑶妹妹。

    见到了李松石,李松石就问:“池淑瑶女施主,刚才你所说的怀了我的骨肉

    池淑瑶一脸郁闷:“石哥哥,我也很想很想怀上你的骨肉啊,可是,,可惜还没有啊。”

    李松石大圃。

    “对了,我有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要问你。”淑瑶妹妹问道。

    “何事?女施主且问。”李松石道。

    池淑瑶眨了眨眼睛,眼神中透出调皮之色:“石哥哥,你现在是佛了啊?”

    “是,本座现在乃是诸天神佛至尊佛陀之一。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

    “那,”你一定很想渡化众生了?”

    “此乃本座毕生宏愿。”

    “嗯,那我也是众生当中的一员吧?”

    “然也。”

    “既然如此,石哥哥可否将我也渡化成佛呢?”淑瑶妹妹有点紧张地问着。

    李松石一怔,随即大喜:“若女施主真有此心,那本座愿为你的引路人,为你的师尊。”

    池淑瑶眨了眨眼:“难道不可以用佛光。嗖的一下,让我也变成佛吗?”

    李松石点点头:“可以”不过,须你虔诚响妄佛光才可。”

    “为什么?不够虔诚不行吗?”

    “自然不行。花仙子的领域,抵制外来力量。若强行渡化,必定玉石俱焚,殊为可惜。然则,若女施主一心向佛,开放领域,再由本座传诵佛家真意。相信不用过多久。便是一位女菩萨,乃至成佛  ”

    “真的?!!”池淑瑶大喜,一颗芳心,却是落下来了,暗道:“真是太好了。他现在不能直接把我们姐妹都渡化了”嗯,花仙子领域,再加上身体内随时都会释放出来的周夭星辰大阵,足保安全。既然是这样,”

    想着,池淑瑶道:“那,我还有个问题。”

    “什么问题?女施主且管说。”

    “出家之人,是不是不可以打打逛语?”

    “自然不可。佛不欺众生。所以修佛之人,也不打逛语。”

    “但是,我之前撒了个弥天大谎,那怎么办?”池淑瑶妹妹有些焦急地道:“如果我成了女菩萨,别人提起我曾撒过弥天大谎,那谎言又没圆,岂不是不能成正果?”

    “也未必然。”李松石道:“如果能将那撒的谎言,化作真实,圆了此谎。谎言不存,那功德无损,也能成正果。”

    “原来是这样,那可太好了。石哥哥,你刚才说的,我也很容易成佛。只是,我也有个谎言未圆。如果石哥哥你能帮我圆了,我就能成就正果了。你渡我成佛,是无边功德。所以,石哥哥你不会见死不救,帮我补完之前逛言的过错吧?”

    李松石听着,略一沉吟:“嗯,不知女施主之前的逛言为何?”

    “也没什么。只不过是  ,我没怀上石哥哥你的骨肉,却跟别人说怀上了。如果不圆上这谎,怕是心灵不圆满,功德有亏,无法成佛啊。所以,石哥哥你得帮帮我,让我怀上你的骨肉一,

    “啊?!!!”

    “啊什么?那可是无边功德啊。佛又不是不可以跟女性参欢喜禅,观世音菩萨也嫁人。所以,石哥哥,为了你的功德,为了引渡我成佛”,我们,嗯,要个孩子吧,”

    李松石一听,顿时傻眼了。本来有点不大灵光的头脑,顿时有些混乱了起来。

    为了成佛,要个孩子?

    这算哪门子的逻辑?

    “呜,石哥哥,来嘛来嘛,为了你的功德,咱们,咱们”淑瑶妹妹说着,娇羞满面,身形一晃,便只剩亵衣,直接倒在李松石的怀中。

    这个突然陷入半死机状态的李松石,突然一震,脸上神色变幻,看着怀中的池淑瑶,忽而满脸柔情,忽而满脸苦笑,忽而又是佛光绽放,宝相庄严,宁静祥和。

    “淑瑶,,妹妹,,施主,”

    池淑瑶听着,眨了眨眼睛,悄悄吐了吐小香舌:“好像勾引不大成功,,是不是方法不正确呢?。

    正想着,而另一边,,

    青青那小丫头,跟李松石单独呆在一起。

    几分钟前,两人刚刚单独会面,青青就问:“石哥哥,那淑瑶姐姐和幻云姐姐,是不是真的怀上你的骨肉了?。

    李松石摇摇头:“我也不清过  ,”

    “哦,”青青点了点头,突然又抬起头,问:“石哥哥,我以前曾听说过,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句话,到底对还是不对呢?。

    李松石愣了愣,随即道:“佛家讲究因果。的确是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青青妹妹,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嗯,因为,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对不起石哥哥你”

    “对不起我?”李松石有点丈二金网摸不着头脑的感觉。

    的确,他现在是有点迷糊,也是有点摸不着头脑,搞不清楚青青为什么会这么问。

    “是啊”青青道:“以前,石哥哥你不是用一滴血将我唤醒的吗?若不是石哥哥你。说不定,我就会这么一直睡啊睡啊,直到睡死了。多亏了石哥哥,我才得复苏过来。可以说,这是活命这恩,如同再造,我要怎么报答,都还不起。”

    李松石一怔,微笑着摇头:“青青女施主,你多心了”

    青青固执地摇头:“不是的,石哥哥,你听我说”

    “好吧”李松石有点无耐。但也无所谓。反正他就控制不住那么多化身,少思考,多听少说,反而方便一些。

    只听青青道:“我以前曾听说,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自当以身相许”也许,我很早就该用这身体报答石哥哥你了”只是”人家很害羞

    李松石一听,顿时有些傻眼了:“青青女施主,你不需如此”

    “不是的,你不懂!!”。青青瞪大了眼睛,怒道:“你现在跟以前的石哥哥不同,你懂什么?”

    李松石暴汗,心道:“我怎么跟以前不同?”

    “以前的石哥哥。好温柔好温柔的。牡丹姐姐,雨心姐姐,飘零姐姐,还有淑瑶姐姐,幻云姐姐,绮玫姐姐”都很喜欢他。而且,我听说,和位姐姐,都把身子献给他了。所以,石哥哥跟这几位姐姐越来越亲近,跟我却越来越远了”我不喜欢这样,”

    李松石听着,膛目结舌。

    这小丫头,都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而且,后来,后来,还是因为石哥哥,我才悟道,才得到永恒的生命的。我不用再渡情劫,有着永恒的生命。这恩情,如同再造。加上之前的活命之恩,再生,再造之恩,这么沉重的恩情,我确”我确

    青青说着,越说越沮丧,最后,竟低低泣了起来:“我一直以为自己可以用别的方法帮助石哥哥,但是,我一直追不上他的脚步,离他越来越远了,我不愿意这样,不愿意这样所以,我要报恩。

    说着小丫头脸抬了起来,俏脸中透出一股坚决的神色。

    李松石愣了愣,看着那青青脸上的淡淡泪痕,心底深处,似乎有什么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了。

    又微微有些怒意,和心痛。

    青青这丫头,应该一直是活泼快乐,天真无邪,每天都开开心心的啊。谁让她这么伤心?

    而且,谁让她一直将这么沉重的事情,埋藏在心底,还越想越钻牛角尖?

    李松石脑海闪过如此念头。脸上浮现出种种神色。

    就听青青坚决地道:“石哥哥,在这里,我求你一件事,你。还可以再为我做一件事情吗?”

    “嗯,什么事?”李松石问着。不论是身为本来的李松石的意识,还是无边功德中的慈悲意志,都对于助人没什么排斥。

    所以,李松石的意识中,对于青青的要求,并不太排斥。

    “你”你可以闭上眼睛吗?。青青问着。随即。又央求道:“只要一小会就可以。”

    李松石微微点头,闭上了眼睛。

    他不觉得闭上一会眼睛。会有何不妥。最多最多,也就被青青亲一下,或揍几下,无论如何,都不要紧。

    身为佛要圈圈叉叉或结婚生子,自然是大麻烦。但为了解救生灵,让亲一下,或揍几下,都是无所谓的吧?

    所以,他到是没有负担,于是,就闭上了眼睛。

    但是,没有想到,

    只见青青确认李松石真的闭上了眼睛之后,就迅地一翻掌,手心中涌出一大捆红色的,泛着点点星光的红绳。

    每一根红绳,与以前那姻缘红绳都非常的相似。但是,却也有着一些不同。比如,都泛着红光和点点的星羌,红绳表面,还似乎有星辰流转。同时,还有着强烈的生命气息。

    而青青就抓着这团红绳,一端直接塞入自己体内,另一端,迅地缠到李松石身上。

    李松石顿时现不妥,猛然睁开眼睛,一看,就忍不住将眼睛越睁越大了。

    原来,他的双手,双脚,全身上下,竟已迅地缠上了一圈又一圈的红绳。而且,还在以非常快的度,不断地增加着。

    似乎,青青非要将他绑成个蚕茧不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