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五百章 洛清玉之忧

第五百章 洛清玉之忧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北时。李松石正在自只的私人小世界中,身边,却只有旧俱胁清玉在陪着。

    “清玉妹妹,我想知道,当初,女娼娘娘怎么会将你困封在清英妹妹的本体花身里的呢?”

    李松石问着。

    因为,他突然现,这欲海血莲跟女娼可能结了很大的因果,不得不慎。

    只是话才问得一半,却突然现,身边没人了?

    不由得诧异停下脚步,扭过头一看。就见那洛清玉居然不走的,正扭着头,望着远处的花。

    但是,一张小嘴。嘟嘟的。脸侧的玉腮,气鼓鼓的,显然,这个欲海血莲的器灵,很生气,很生气,非常的生气。

    李松石有些诧异,不明白自己怎么得罪她了。就问:“清玉妹妹。你怎么了?”

    “哼!!”洛清玉头也不回。

    “生气了?”李松石有些失笑地问。

    “没错。我生气了,很生气很生气,非常非常的安气。”治清玉、使小性子地说着。

    李松石耐心地问:“为什么生气?是因为我有什么做愕不对吗?”

    州,不怪你,是我自己在生我自己的气。”洛清玉赌气道。

    李松石一噎,心道:“信你才怪,”

    想着,也不吭声了。

    这家伙不是很擅长哄女孩子,但却时不时有些歪招。

    此时。就这么站在一旁,一声不吭,跟那洛清玉比拼耐性。

    如此,过得片晌,洛清玉忍不住回过头来,就见李松石脸带着微笑。静静地看着他,不由“哼了一声。又转过头来,不作理会。

    李松石也不着急,就这么静静地等着。

    如此,过得一会,洛清玉忍不住回过头来了,大声道:“喂,你没看到我在生气吗?”

    她言下之意:你怎么还不来哄我?

    李松石却是笑笑:“看到了

    洛清玉一噎:“你,”你,那你怎么一声都不吭?”

    李松石微笑道:“清玉妹妹既然生气。我也不好打扰,拿些烦人的话题来问你。倒不如静静等着,等你气消”或着,等你拿我出气,出完气”,也就好了。

    洛清玉听着,一阵气结,一时间,真不知如何反应还好。

    看着李松石有些玩味地打量着她。洛清玉俏脸一红,忍不住气哼哼地。用力地踩着地面,大步大步向前走。但那脚步声,仿佛和地面有仇似地,狠狠地跺着。

    李松石见状,微微好笑,便也就跟着。

    如此,走得几步,那洛清玉停下脚步,猛转回头,瞪着李松石三“你知道我网。才为什么生气吗?”

    李松石摇摇头:“正要请教,”

    洛清玉银牙暗咬:“难道,你没现,我今天,跟平常有什么不同吗?”

    李松石怔了怔,嗯,这洛清玉。穿着一袭黑色的晚礼服,纱裙,露背,胸前还有点点星光闪烁。

    头高高挽起,露出颀长白哲优美的脖子。

    一条美丽的混沌星辰石项键。涟条细,黑如夜空,却有点点星光流转。最中心处,坠着一枚微型的人造神格,光彩流转。

    整个人看上去,美丽,神秘。

    “呃,很漂亮”虽然平时很美了。但今天,更美。”李松石摸摸鼻子道。

    悖,一点都不真心。”洛清玉说着:“你心里,肯定是想着别人吧?不然,怎么我穿得这么漂亮,你都没注意?”

    李松石苦笑:“那是因为你以前与洛清禀妹妹同一副身体而今。虽然恢复了本体,但我也是才清醒过来没尖。”

    “噢  ”真是这样?”洛清玉歪歪小脑袋:“这么说,你刚才说我“平时虽然很美。”那说的。是清寨妹妹吧?”

    李松石暴汗:“嗯,你们长得不都差不多吗?”

    “什么?!!什么叫差不多?我跟她完全不一样,好不好?”洛清玉差点有些抓狂了。[][]

    呃”李松石想了想,结果。现这洛清玉跟洛清禀,还真是没多少区别。不过。却违心地说了一句:“是有不少差别”嗯,春兰秋菊,各擅胜场。”

    洛清玉气结:“那,你说,我跟她,谁更漂亮点?春兰秋菊,总有人更喜欢春兰,有人更喜欢秋菊吧?还有。那白牡丹,池淑瑶,她们,这些花仙子跟我相比,谁更漂亮?”

    “嗯,你漂亮”李松石说着。心里嘀咕了一句:“但”在我心目中。你虽然漂亮。但她们更漂亮,更美。”

    洛清玉不知他心思,只喜笑颜开:“真的?”

    “当然

    “那太好了”洛清玉上来挽着李松石的手臂:“那”石哥哥。我跟你上床,好不 …”

    李松石一阵趔趄,差点一头就栽倒在地。

    “你,,你你你。你说什么?”

    “嗯,我说”我要跟你上床啊,”洛清玉满脸无辜的表情,那双会说话的眼睛,仿佛在问:这有什么好弃怪的吗?

    李松石倒吸了口凉气。

    这话,也太直接了吧?

    “就算你说当情人,或喜欢俺。或爱上了俺,想嫁过我李家,都比这“我跟你上床。要好上许多倍啊虽然,我并不是真的想跟你上床”李松石心里如此想着。

    不过,他却不可能这么直接说出来。只好道:“清玉妹妹,这么富有哲理性的问题,我们迟一点再研究好不好?现在还是先说说关于女娼”,

    “不好!!!”洛

    李松石扭过头,看着洛清玉那张俏脸。

    不知何来由,李松石突然现。洛清玉的脸上,似乎多出一股娇媚之意,眼睛水汪汪的。

    她抓着李松石的手,按在自己胸前:“石哥哥,你记得我跟你说过么?我好空虚,我好寂莫,我好想要个男人来陪我,安慰我  ,可是除了你,其它人,我都看不上了。你。就不能满足我个小小的愿望,让我心灵不再空虚,让我不再寂宾吗?

    “漫漫长夜,独守空闺,辗转难眠,何以排谴寂宾?石哥哥,只有你。陪我到床上

    李松石一阵哆嗦,猛将手抽回来,脸上迅保持一副庄重的神色,轻咳一声:“清玉妹妹,请庄重一点,你可是淑女啊,怎么能这么说话呢?”

    李松石是差点冷汗都冒出来了。

    这洛清玉,说话也太大胆了吧?果然不愧是欲界天出生,又长久浸泡血海的器灵。

    “我这么说。有什么不对吗?喜欢一个人。就要大声地说,大声地表白嘛。我想要你,想跟你合体。就大声地说喽。人伦大欲,乃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李松石听着,一阵苦笑:“洛清玉妹妹,好像我们没过什么样的交流吧?你说看上我,看上我哪点?我们之间,好像没什么感情吧。”

    “感情的事,可以慢慢培养啊。你强壮,需要女人,我需要男人,那么”,就是这么简单”

    李松石无语。盯着洛清玉。但这洛清玉。居然一点都不脸红,直勾勾地盯着他,还很妩媚地笑着。挺着自己的胸口。

    李松石微微叹了叹气:“清玉妹妹。我总觉得,你这么做,总是有个原因的”嗯,你不要否认,说说吧,为什么要勾引我?”

    洛清玉怔了怔。刚刚脸上还带着媚笑,想继续勾引。

    但是,现李松石满脸正色。不给她靠近。便知再搔弄姿也没用。这李松石,对她的行为有了戒心了。

    于是,微微一叹,道:“好吧,实话跟你说”你,能带给我安全感。”

    “安全感?”李松石皱皱眉,隐隐约约想到了点什么。

    “没错”对于你们这个小世界来说。我只是个外人。我根本不是什么花仙子,本体更是与女娼结下了天大因果的欲海血莲。所以,我只想成为你的女人。我不需要嫁给你,也不需要你的爱,只要你能对我有**,偶尔需要我的身体,就足够了

    李松石听得,感觉有些哭笑不得。

    事情,居然是这样?

    “你是担心,我们会将你抛弃。对吗?”李松石问。

    洛清玉点点头:“嗯。除了这里,我不知道该去何处了。天地之大。竟没有一处我想去的地方”我。只想呆在这里。”

    李松石摇摇头:“你多心了。放心吧,我们不会将你赶走的。只要你不错伤害大家的事,那就是每一位花仙子的好姐妹。你也可以,将这里当作你的家。”

    “那要是我做了伤害大家的事呢?”

    “我们会阻止你。真到了必要。就会将你困起来,但是,却不会将你抛弃”不过,以你跟洛清集妹妹的情份,总不至于会做出让大伙为难的事情来吧?”

    洛清玉嘀咕道:“很难说哦”我可是欲海血莲的器灵啊,引动别人的**,可是本能

    李松石道:“但你是器灵,有着灵智。人有**有本能,但理智却可以在必要时克制住本能。而你也同样可以。”

    洛清玉打量着李松石,眨巴着眼睛:“用理智克制住本能”就像是你现在这样吗?”

    李松石一愣:“什么意思?”

    洛清玉嘟嘟小嘴:“我不信。你不想跟我这样的美女上床,你的本能。肯定很愿意吧?可是,你却拒绝了,是你所谓的理智哗  ”

    李松石一怔,沉下了脸:“你再这么说,我可就要生气了。”

    “呜,好了好了,人家不说了嘛。可是”

    “还可是什么?”

    “可是,人家还是很没有安全感”什么跟洛清禀的感情。这些。对于其它人来说。都是不重要的吧?对于其它人来说,我都是个外来者。我,我心里没有自信。”

    李松石微微一叹:“那你和其它花仙子,总是可以慢慢培养感情的

    ,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不止人类会有这样的想法啊。跟花仙子再亲密,心里也是有着一层阻隔。和她们在一起,我总觉得隔着一层。有种说不出的寂宾。总有一天”总有一天”说不定会”

    说着,洛清玉脸色有些惶恐:“这。这让我感到很没有安全感,石哥哥

    说着,又要挽住李松石。满眼热切:“我,我不介意跟你生什么。只要能让我成为这个大家庭的一份子。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李松石顿时无语了。

    好一会,才道:“你这么说,我可就没有办法了。这是你的心理问题…”

    “不是心理问题!!!”

    “好好好,不是心理问题。但是,你说的上床什么的,能不能容我考虑考虑?”

    李松石有些暗汗,觉得自己实在是太那个了,一个大美人送上门,还不得不拱手推出门去。

    只是,真要接受,那还是个大灾难呢,其它花仙子那边没摆平,突然弄出个。欲海血莲,这可怎么说?

    又,况。跟池淑瑶妹妹圈圈叉叉。就弄得个、“定时作”懈滞删六真跟欲海血莲圈圈叉叉,会不会因为她的体质,而导致他变成荒唐大帝?

    这,很难说啊。

    “考虑考虑?”洛清玉皱眉道。

    “嗯,是个”慢慢培养感情,慢慢培养心情的过程。”李松石忽悠道,心中却在想:下回,坚决不跟你单独相处了,

    洛清玉迟疑了一会,犹犹豫豫的,才道:“好吧

    “好,那,我们刚才说到的。关于欲海血莲跟女奶娘娘间的因果。你应该是知道的吧?”李松石再问。

    “了解一点。”

    洛清玉点点头,道:“当初,不知是谁,从冥河老祖处取了欲海血莲,以无边欲念,让女娼跟伏羲动情,兄妹成亲。所以,事后女娲大怒。才找上冥河老祖的。”

    “啊?不是说女娼跟伏羲是自动相爱成亲的吗?”李松石有些愣。

    “怎么可能?”洛清玉摇摇头。道:“据说,女娲在拈土造人之后。就下了令,不许人族直系亲属相互结台,并且将这禁令代代相传。后来,不知是谁对这禁令不满,才陷害女奶的。”

    李松石听着,皱皱眉,隐约感到事情有些不妥。就道:“你将所知的相关事情详细说来?”

    洛清玉点点头,道:“我曾听冥河老祖说过,直系血亲不能相互结合。这是大多数生命的本能。除了极少数的生灵,大多数生灵对此都是有排斥的。比如,母马生驹,驹长大后,想亲近母马,母马都是宁可撞树自杀也不从。有许多哺乳动物都有这样的灵知。

    “人类生为万物之灵,在远古时。就算再蒙昧,也有这方面的灵知。而且女娼造人时,已将这点玄入人类的本能之中了。所以,按理来说,是不会再刻意下令,禁止直系血亲结合。

    “但是,天地间,却有不少种族。是近亲通婚,乃至直系血亲相互结合的。”

    李松石听着,皱眉:“什么禅族?”

    “不少。比如修罗族,妖族。魔族。还有神族。”

    洛清玉道:“这些生命的力量。大都是靠血脉来传承。后代的血脉越是纯粹,继承的力量就越是强大。但是,如果后代与其它血脉不纯的生灵相结合,生下来的后代。就会迅变弱。

    “所以,妖魔两族,都是近亲结合的。甚至,有些妖魔。所生下来的后裔,都是同胎双胞胎。像是翼虎,毛蛟之类的洪荒巨妖,凶兽。这些凶兽和巨妖长大后,为了能生育出血脉更纯粹。天分更强大。力量更强大的后代。往往会同胞相互结合。

    “而神族  在许多神话当中。西方神族的生活都是非常靡烂混乱的。而且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像那什么宙斯,哈迪斯什么的。

    “直到如今,许多异位面的人类王国,如果是王室有着神灵的血脉。那都是近亲通婚,甚至偶尔会出现同胞结合,以保持血脉的纯粹性。挽流渐渐消散的血脉中的力量。”

    李松石听着,眉头紧皱,对这样的事情,他非常之排斥非常之厌恶的。觉得有些恶心。但是,却不可否认。这种事情在各种神话里,都能找得到依据。

    尤其是远古妖魔,虽说可以化人,但到底还是禽兽,为了保持血脉力量,同胞结合也不是没可能。

    不说别的,号称人类始祖的伏羲女奶,不也是兄妹?虽然听洛清玉、说是被陷害,但在神话中,可不是这拜

    还有那圣经中的亚当和夏娃,甚至是自己跟自己的“胁骨”结合。

    而希腊神话当中的那一群,简直就是”不知该如何形容了。

    更甚者,就在几百年前,某个辫子民族,在入主华夏前,堂堂皇室成员,那些兄弟姐妹,堂哥堂姐什么的,相互间狗屁倒灶,乱七八糟的事情,可是一点都不少”那时,已经是文明时代了啊。

    由此可见,这种事情在历史上是真实存在过的。

    只听洛清玉又道:“在上古时期。曾经有过一段号称“黄金时代。的时期,神灵生存的世界与凡人生存的人间相通,神灵与人类混居。当时,也有些妖魔混入人类群体当中过。因此,人类当中,也有过妖魔的血统,也有过神灵的血统。所以。这也影响了人类的本能。

    “后来,不知生了什么事。绝天地通,神人相互隔离,洪荒巨妖纷纷被灭。女妨之类的大神通者觉的。还必须磨灭掉人类的神、妖、魔的血脉力量。免得以后人类中混杂的神魔妖族血脉复苏,所以,才禁止人类直系血亲成婚。如此经过多代,就可以让人类体内的神族,妖族。与魔族的血脉完全淡化,乃至消失。到时,就算人类直系,近系通婚结合,也不会获得力量,反而会生出功能不全的胎儿或弱智儿。

    “但事实上,这个谋戈小并不是很成功。因为直到现在,还有人类时不时爆出凡的力量,那便是远古时的血脉在作怪。

    “而且,当时也有某些神灵和妖魔针对女娲,所以,才利用欲海血莲。让女娼和伏毒结合的。”

    李松石点点头。

    对手上古时期的乱七八糟的事情。他倒没什么兴趣。

    但是,有一点却很头大的:“这么说,你跟女娼还有伏羲之间,的确是有场天大的因果未了结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