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问题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丁枉啊,那可不能怪我一一当时,我灵识初开,什么柑”怀被冥河老祖镇封,根本是身不由已”,

    “石哥哥,我可是无辜的,你们可不能抛充我啊”

    洛清玉可怜兮兮地说着。[][]

    李松石微微摇头:“女嫡娘娘”比冥河老祖不知强大多少啊,这番因果

    话未说完,就见洛清玉突然身形一晃。身上的衣服竟已全部褪尽。一副洁白无瑕的**,便出现在李家人面前。

    李松石一阵眼晕,猛转过头去,斥声道:“你在干什么?快把衣服穿上。”

    洛清玉却没听话,只走上前,从背后搂着李松石:“石哥哥,你,你们可不要抛弃我。我,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的,如果你想要,那,那我随时都可以,”

    说着,小脸轻轻摩裟着李松石的后背。

    李松石一阵苦笑。

    心念一动,混沌深处,大片的混沌之气飞来,化作一片纱衣,轻覆在洛清玉身上,遮住那撩人心弦的诱人身躯。

    李松石叹气道:“你没听我说完。我刚才是想说,就算这因果再大,但你怎么说也是我们大伙当中的一份子。女奶再强势,也未必能把我们怎么样。我李松石别的品德不怎么样,护短还是懂的。”

    洛清玉眨眨眼:“真的?那你刚才怎么摇头?”

    “我摇头……那是指不会将你抛弃

    “哦,原来是这样。这么说,石哥哥你是愿意对我负责任的啊洛清玉下意识说着。

    李松石听着。差点一头栽倒在地,有点生气地道:“清玉妹妹。如果你再这般乱说,我可就要生气了。”

    顿了顿,又道:“你再乱说,其它姐妹听着会怎么想?你若是安份些,其它姐妹自然会将你当姐妹。如果你再乱来,反倒会让其它姐妹心里不舒服,”

    洛清玉听着,抱着李松石,轻轻抽泣:“你是在怪我不安份?”

    李松石不吱声。洛清玉她若还算安份。世间还有不安份的人吗?纪念昔都比她好,好那么一丁点。

    见他没反应,洛清玉又道:“你这么说,石哥哥,是不是其它花仙子姐妹,她们很喜欢吃醋啊?那,那我以后小心点就走了,偷偷地偷情。她们现不了,应该不会吃醋的。”

    李松石实在是对洛清玉的思维逻辑五体投地,甘拜下风,彻底不知该说什么了,只好告辞道:“我还有事,下回再聊了”嗯,我不是生气,真的是有事,还要跟其它花仙子单独谈谈很重要的事。”

    说着,迅闪人。反正关于女娼的事情也问个差不多了,没必要再磨蹭。这洛清玉是不是空虚寂寞,是不是真的没有安全感,他才没有兴趣去理会。

    而后,”

    李松石刚刚离开洛清玉,却是与史曼华遇上了。

    他本来是打算去寻找其它花仙子姐妹。一个个地谈心的,按照顺序。怎么也不该先找到史曼华。结果,却是她先找来。

    “石弟弟,陪我走走,好么?”

    史曼华说着,李松石只得点点头。

    两人在那中小心湖旁行着,离得众人渐远,史曼华忽而站住脚步,问:“石弟弟,那叶子的记忆团,是不是还在?”

    李松石怔了怔。

    当初,因为某些缘故,史曼华以红莲业火破掉李松石灵魂中的那团“史叶云的记忆团”而后,为作补偿,又送给他一本造化秘录。

    时间过去,那史曼华似乎完全忘记那叶子了,也没再见提起。似乎更是以为,李松石脑海中的那团记忆团,被完全销毁掉。

    此时,李松石因缘际会下,轻易地达到了念动法随的境界,而且是真真切切的自身实力,不是依造无边功德,无边众生意志硬推上去的。这就让史曼华心中起疑了。

    李松石听着,沉吟了片刻,道:“是的  ,不过,在前段时间,那记忆团就已经被完全融合了。不过,关于史叶云的一些私人记忆,我全部没有阅读,只择取了其中关于一些上古秘辛,以及他的智慧。就连他自身对道的感悟,因为与我不合,我也没能得到,”

    史叶云听着,微微一声长叹,转过头,凝视着湖的另一方,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

    李松石问:“曼华姐姐,你还在想那史叶云吗?”

    “我不知道”史曼华摇摇头:“想又有何用?他已经不在了,永永远远地烟销云散了。”

    “或许,他还活在你的记忆里。”李松石试探地问着。

    史曼华摇摇头,回过头来,望着李松石,微微笑着:“石弟弟,你是不是觉得,我在心里,或许还仍爱着他,放不下他?”

    李松石迟疑了一下,不知该点头还是该摇头的好。

    史曼华却是当作李松石点头了。她眉间带着微微愁绪,有些怅然,道:“或许你不信,但是,直到如今,我细细回想起来,也不知道,自己当初,到底是不是真的曾爱过叶子,是亲情,还是爱情?我一直,一直都搞不清楚。”

    李松石一怔,脸色大为奇怪。

    “很奇怪蝴  ”史曼华道。

    李松石怔了怔,点点头。

    只见她转过头,望着那湖,思绪似乎飘回了许多年前。

    “以前的事,不知不觉,我忘记了许多了,这些时日,不知为什么,却有些渐渐回想起来。记得当初,青囊姐姐曾与我说过一段话。她说,我是彼岸花花仙,花之灵气化作红莲业火,可焚尽世间一切。为至阳至烈的禀性。所以,如果我是渡情劫,能让我真心一动的,必当是一位极度理智,冷静的男子。即便是手无缚鸡之力,能面临泰止。压顶也面不改色,直面生死而从容淡定,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不宣情性于外,非常内敛的男子,才能真正助我渡过情劫,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让我真正动心,”

    史曼华说着。眼神中闪过一丝异色。

    李松石恍惚间有种感觉,言青囊说的那种男子,显然对史曼华非常有吸引力。 1讠1

    顿了顿,便听她又道:“叶子,“二二是汝样的果我们不是同胞姐弟,也许。他朋联物会接触到我。”

    李松石大讶。

    只见史曼华回过头,问:“很奇怪吗?”

    李松石略一沉吟:“有些不可思议。不过想想,却是有些道理”

    “哦?!!”

    史曼华怔了怔,随即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回过头,望着湖的对岸,片刻,淡淡地道:“罢了,反正他也已经不在了。逝者已矣,再作回想当初的心情。也不过是徒扰心情罢了。他遗留下来的记忆,能对你有帮助,能促成一位念动法随的高手,泽及众多花仙子。就是最大的好事了。”

    顿了顿。又道:“也许,当初太上老君让我忘了他,倒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就算当初没有重重阻隔,相信,叶子跟她,也不会是什么好结局。最大的问题,不是同胞血亲,而是  性格本身就不对路,需求就不对路。

    史曼华所需的人,不是史叶云这样的人,

    想着,史曼华回过头,朝李松石微微点头,笑了笑,便翩然乘风而云,如同临凡了结尘缘,却又飞回九天之上的仙子。

    李松石怔了怔,良久,直到史曼华身影不见,才喃喃道:“她找我说了这么一通,到底是什么意思?

    “只为想找个听众听她牢骚吗?却又不像,”

    李松石疑惑不解。

    就在这时,却见湖的时岸,隐隐约约有一道淡白色的人影晃动着。

    李松石怔了怔:“是冷香凝妹妹?她醒过来了?”

    李松石身形一晃,一个瞬移,便出现在冷香凝面前,问:“香凝妹妹,你闭关结束了?”

    冷香凝淡淡地笑了笑:“嗯,所有记忆,基本都理顺了。”

    话网说着,其它花仙子出都出现了过来,很是开心欢喜。

    过得一会之后,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人,都停了话头。

    李松石才问:“对了,香凝妹妹之前从长白山回来,突然说了声秦香草妹妹,就昏了过去。不知这秦香草妹妹是,”

    冷香凝淡淡笑了笑,那往昔脸上的寒冰,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色,少了许多。但是。还是有点冷。

    她道:“让诸位姐妹和石哥哥担心了,那秦香草妹妹当初与我相遇。是谈了一会的话,我才现,这也是位花仙子。只不过,通往人间的空间裂缝,她是无意间打开的,随时都会消失。所以,我才急着回来通知。

    “没想到,正值领域和灵识要进化,话没说清楚,就陷入了沉睡,让诸位担心了,”

    众人听着,都有些哑然。

    事情居然是这样的简单?

    冷香凝妹妹,只是担心那空间裂缝随时会封闭,找不回秦香草,才急着回来通知?

    “那,香草妹妹忽然又陷入沉睡的事情,你知道吗?”

    李松石一问,那冷香凝便摇了摇头。而后,就与诸位花仙子有说有笑起来。比起之前,的确是显得容易相处了许多。但是,李松石却总是觉得奇怪。

    想了想,心中疑惑着,这时,紫董妹妹突然拉了拉他的袖子:“大哥。我有些话,需要和你单独谈谈,好么?”

    李松石一怔,点点头。

    留着诸位花仙子在此,李松石还弄了个虚假的化身在这里装。真身却是与紫董妹妹离开了。

    来到那以前老宅的庭前,站在那藤萝架下,李松石问:“紫董妹妹。你说是有话与我谈?”

    谢紫董点点头:“大哥。你有没有现,香凝姐姐闭关出来后,有些奇怪啊?”

    李松石一怔。

    谢紫董道:“有件事,我需要向大哥你先道歉。香凝姐姐闭关时。曾酷过来一次,召我进去过。而非常巧合的,我知道了一些,大哥你前世跟香凝姐姐之间的关系。”

    李松石恍然。

    只听她道:“香凝姐姐前世与大哥你相处得极好,甚至”这些,不用我多说,大哥你也是该明白的。”

    李松石点点头,道:“所以,我觉得有些奇怪。既然如此,香凝妹妹闭关结束,整理妥当前尘记忆,怎么会对我如此冷淡?难不成小

    “难不成什么?”紫董妹妹笑问。

    李松石摇摇头:“女孩子的心思,我不大懂得猜。”

    其实,李松石到是猜到了一种可能。有可能是那冷香凝耍小性子,或是玩点小女儿家的小心思,先将他晾一晾。但是,想想又觉得这些可能不大。

    只听紫董妹妹道:“大哥,你是不是觉得,香凝姐姐是故意压抑自己的感情,不表达出来?”

    李松石一怔。

    那紫董妹妹又道:“那,我想问大哥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大哥你有没有想过,幻云姐姐,牡丹姐姐,淑瑶妹妹,雨心妹妹。还有飘零妹妹。甚至是”青青妹妹。她们为什么会爱上你?”

    李松石听着,愣住了。

    顿了顿,问:“紫董妹妹,你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

    她摇摇头:“大哥,你不觉得这样的问题很重要吗。固然,现在姐妹们跟你的感情都很好。但随着时间的改变,以后,姐妹越来越多。说不定,还会有更多的姐妹会爱上你。可是,大哥你却不知道她们为什么会爱上你”那么,会不会也导致,现在跟大哥你相处融洽的姐妹,和大哥你出现裂痕呢?

    “我们现在,和大哥你产生了命运之丝。彼此间是同命一体。如果其中任何一个人出问题,都会影响到其它人的啊。”

    李松石听着,脸色有些沉凝了下来。

    紫董妹妹说得很委婉,隐晦,但她的意思,李松石是明白了。

    他跟诸位花仙子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纠葛,如果不整理个清楚。不理清思绪,这样下去,迟早会有大祸。

    到时候后院起火,他可就忙不过来了。

    想着,李松石道:“紫鳖妹妹,我对感情方面,有些优柔寡断,而且身在局中,看不清”所以,还要劳烦紫董妹妹指点迷津才行。”

    紫董妹妹笑道:“什么指点迷津?大哥现在可是比我聪明,只是有些问题不曾想到过罢了,或者说,是心里不愿意去想。

    “大哥,我还是先问那个问题。你觉得,牡丹姐姐她们,为什么会爱上你,愿意跟着你呢?”

    李松石一怔,沉吟着。心里不断地回想着自己与诸位花仙子相处时的情形。

    想着想着,一边沉吟,一边下意识地左右走动着。

    忽而,抬起头,望见远方的史曼华,李松石突然眼神一亮。

    细细思索,突然就微微叹了叹气。

    紫董妹妹问:“大哥为何叹气?”

    “我想起之前曼华姐姐跟我说过的一段话。”

    “哦?”

    “曼华姐姐说,在很久以前,青囊姐姐曾指点过她几句话,说她的花之灵气可化红莲业火,为至刚至阳的禀性。所以,曼华姐姐的本体如同红莲业火一般。这样的本质,想要渡过情劫,所需要的,是一位极度冷静,理智,心志坚定的男子”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吸引她”

    李松石说着,紫萋妹妹点点头,心道:看来,大哥是明白了。

    李松石继续道:“所以,我突然间就想明白了,其实,花仙子也有需求。正因为有需求,才会有追寻。世间之人,有些人说,爱情是不需要理由的。

    恰恰相反,我觉得,爱,是最需要理由的。

    “比方说,一男一女爱得惊天动地,但其中一个男的,变成女的,又会如何,若是其中一人的,死了转世为一只鸡猪鸭狗,又如何?

    “人类的感情,须是在同类之间建立。爱情,大都是在异性间生。那是因为,人类的感情,是需要为生活服务的。是人类的生活需要美好和幸福,所以,才需要感情来填补。人类之所以追求爱情,不过是爱情能让生活中拥有幸福轻了。如果爱情只会带来不幸,那也会被人抛弃。

    “那么,人类的情感,是为了生活,为了生存,那么,花仙子的爱情,又是为了什么?”

    李松石说着,看着谢紫董。

    顿了顿,才道:“是为了情劫!!!”

    “人类选择配偶的标准,受到天性的影响,所需的配偶,是能让生活更幸福,后代素质更佳。而花仙子选择情侣,也同样会受到天性的影响的。但花仙子追求爱情的目的,却不是为了生活,而是为了渡情劫!!!!

    “不论她们走出于什么理由爱上一个人,但其潜在意识,都会影响着她们,以达成渡过情劫的目的来择偶。越容易帮助她们渡过情劫的,就越容易让她们动心。

    “这不是势利,不是现实,而是花仙子的天性!!!天性让她们会下意识地,更喜欢那容易帮助她们渡过情劫的人。却下意识地避开那些没办法帮助她们渡过情劫的人。

    “而能否帮助她们渡过情劫,这个标准,则受到了本身花之灵气的特性所影响。”

    李松石一边沉吟,一边说着。

    恍惚间,已完全忘记了旁边还有一位紫董妹妹在听着。

    他道:“比如那史曼华姐姐,她身有红莲业火,所以,需要的配偶。情侣,却是青囊姐姐说过的那种,极度冷静理智,哪怕是手无缚鸡之力面对泰山压顶,也是面不改色,心志极度坚定之人。如此,性格相互配合,才有可能共渡永恒。

    “否则,别说是渡过情劫后携手永恒,就是渡劫之前,想到以后日日夜夜与对方面对,永不分离”那哪怕心里有一丝不完美,有一丝遗憾,都只会导致渡情劫失败。最终两人都陨落。

    “所以,由此推之,同理可证,其它花仙子,择偶的条件,便呼之欲出了。

    “风飘零妹妹掌控的是天底下的蒲公英花。蒲公英受风一吹,花籽千千万万,随风飘荡,那花,需要的是什么?最需要的,不过是一方净土,一方有阳光,有水源,可供它们扎根,生存的土壤,就足够了。

    “但是,越是厚实的土地,越足以支撑它们生存的土地,就越好。因此,风飘零妹妹对所爱之人的要求,是最低的。只要能值得她依靠,不论那片土地上是否还长着其它的花,只要还有容下它的一份地,一份阳光,她就欢喜。

    “所以,她最不会嫉妒。我只滴入一滴灵血,她复苏后,就将全部的感情,执念,都投注在我身上。她不会在乎我爱上多少人,不会在乎有多少人爱上我。只要求在心里有她的一方净土,身旁有她一份立身之地,就足够了!!一切,正如那随风飘零,只想着有一方土地扎根的蒲公英一般,”

    紫董妹妹听着,默然。

    的确,正如李松石所说的那般,风飘零妹妹就是这样的性子。听起来很傻,非常非常之傻”但是,她的天性就是如此。不怎么会和别人争,只要能占到一份足够她立足的余地,就够了。一直以来,也是默默地跟在李松石旁边。

    可以说,只要李松石不是无耻到恶意针对她,薄情到刻意抛弃她,她是死都不会放弃李松石的。

    傻得令人怜惜。

    现在想着,以前与她自打认识以来,这位飘零妹妹的默默付出,李松石不经意间,有些感动了。

    原来,他一直忽略了”对池最宽容的,最爱的,居然是她”

    顿了顿,李松石又道:“而香凝妹妹。掌管的是梅花。人说寒梅不惧冷。恰恰相反,梅花,需要的是冷。但是,这却不代表,冷香凝妹妹鼓欢的,是冷冰冰的那种男人。

    “她自身冰冷,不会刻意去追求。而且太过理智冷静,所以对情劫还避之唯恐不及。前世时,哪怕是面对前世的我拼命的追求,都不曾动心,也不敢动心。

    “她的心如同那冰山下埋藏的火苗。万丈冰山未破,连让她动心都不可得。

    “所以,她需要的,是一个非常非常热情的人,可以不顾一切地追求她,如同火山爆般的炽热感情,将她的冰山融化,”

    “我的前世,虽然也非常仰慕于她,但却不敢唐突佳人,反而多年相处,都无法让她丝毫动果,却是时冲动,反倒稍微打动丫她的芳  “而到了今生,与她相识以来,平平淡淡。我更没有那种拼着天崩地裂海枯石烂,哪怕失去一切,都非要得到她,非要与她相爱的热情,,自然,她就冷淡了。

    “闭关醒来后,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不管是理智上的,还是潜意识中,都对我没有太大的感觉。哪怕是曾记得前世已经对我动了心,此剪,她的心,却已是冷了下来,再找不到那种感觉。除非,我真能为了追求她,而舍尽一切”不一定真舍去一切,但是,却必须有这种气势。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不断是山阻海拦,都非要要了她”那等无边的霸气,无比的霸道,那样的深情,才能让她动

    李松石说着,微微有些苦笑,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他都没办法做到那么霸道。他根本就不是那种“你不嫁我我就砍你全家”的那种变态。

    所以,与冷香凝有缘,却一直都是有缘无份。前生也罢,今世也罢。看似有情,却是花落流水,转眼成空。

    若说无情,那番痴缠又为何般?

    李松石微微一叹,他现在,根本就没什么信心让这冷香凝妹妹爱上他。别说前世,就是千世百世有缘在一起,他现在都没把握。毕竟,那是花仙子的天性。天性让她只能那样的人动心。

    不过,如今她受了李松石的灵血而生,承着这番甩果,未还因果之前,想与它人生纠葛,也难了。

    李松石沉默片刻,又道:“至于雨心妹妹”我觉得最对不起的就是她。与其它花仙子不同,花仙子不食人间烟火。

    而她却是以今生的凡人记忆为主,说到底,与世间的普通女孩没有太大的区别。

    “世间男女,所求爱者,为何?不外乎生活平静甜密卓福,能与爱人相厮守,伴一生。而三色董花,也是那种很平实,很普实的花。她需要安宁,平静,平凡,普通的生活。

    “如果不是小时候跟她结下的缘。恐怕

    李松石暗暗摇头。雨心妹妹,对他感情很深,但是,却也正因为如此,也很容易受伤。如果不是小时候的缘份,再加上得了她的身子,这位雨心妹妹,随时都会伤心离去。

    只不过,这雨心妹妹毕竟是人间女子。就算是花仙子转世,也受人类思想的影响极大。和李松石生了关系,现在生活还不错,也就定下来了。

    但如果,以后与诸个花仙子生摩擦。不合。或是有更多的花仙子加入,说不定,她还会伤心黯然离去。

    那时,她不会再爱上其它人,但是,也不会再呆在李松石身边。

    哪怕有着命运之丝的相连,她也守愿自己守着孤独,守着伤心,默默地在远处看着,也不愿意来此勾心斗角。或是一直经历那冒险般的生活。

    她喜欢平静,向往平静。需要的是平丹,普通的生活,

    想着,李松石暗暗唷叹。哪怕真有一天如此,他也没办法,因为,是他欠她的”,她,没有任何对不起他。

    幸好的是,现在经过紫鳖妹妹的提醒,他知道了这点,需要小心去维护,就可以避免那结局。

    “至于牡丹妹妹,牡丹花被称富贵花,看似雍荣华贵,可摆于富贵人家窗口之下,受人赞叹欣赏。但是,这花也可生于郊荒,默默无闻。执富贵之态,藏于山野。

    “上可为帝皇宫中珍品,下可与荒莽为伴。所以最为从容淡定,只要有水土合适,便可生存。但是,看似从容淡定,却又不是无欲无求,相反,比其它的花,需要更多的养份,更多的呵护,才长得好,长得美删”

    说着,李松石有些默然。牡丹妹妹不会主动刻意去寻求,但若爱上了谁,却必定要更多的呵护。

    她很聪明,不会强求李松石做什么,只会要求,不论什么时候,都可以陪在他身边。

    这点要求,看似极简单,但是,要真做到,还真不容易。

    说起来,让牡丹妹妹爱上他,更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那滴灵血的因果吧”,

    李松石想着,却不愿多想。

    还有其它姐妹。

    像那池淑瑶妹妹,她所需要的,是沉醉,忘情的沉醉。能陪她沉醉在彼此共有的感情世界里的人。所以,李松石才与她生关系。就中了招,时不时就作,极容易沉迷于肉欲之中,

    这些花仙子,她们所需求的。所需要的,李松石身上正好就有。所以,天长日久,就算本来无情,也会不知不觉地产生出感情来。只不过是时间的知短罢了。

    还有那暮朝颜妹妹,一直让人忽略了她。

    但细细想来,牵牛花最喜攀附。需要依附于强大坚直的植物之上。需要那足以承受它全部体重,并让它不受那狂风暴雨撕裂之苦。

    所以,那朝颜妹妹所喜欢的男子,只有两个字,便是“强者”非常非常强大,足以守护,保护,以及承受住她全部生命的强者。

    李松石一直以来,虽然强,却总有着外敌,有着不安。如今成为了“念动法随”的。这暮朝颜妹妹,会不会,在不知不觉间,也对他动心呢?

    李松石思绪如潮,在心里整理着自己与诸位花仙子之间的感情丝绪。整理着自己的心情,一个个地分析着花仙子。

    同时,对照着神云当初留下来的那本什么泡妞秘笈。渐渐的。竟觉得自己所思所想,与那本书,倒是有些不谋而合。

    以前,李松石对那本书里说的东西,有些排斥。看了也不甚了了。现在想着想着,倒是觉得那理了。

    只不过,自从那次人格分裂后,将书藏起来,就没再看过。也不知被谁拿了,就一直没再见到。

    现在,却是不再需要那本书了。

    李松石,也将每位花仙子的情形,感情需求,都分析了个**不离十。隐隐约约间,也找到了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牡山叭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