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五百二十一章 给几个圈套你钻

第五百二十一章 给几个圈套你钻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斤宗众女讲沫。()()纹水仙花花仙子心里沉思!,“吊然各位如一孙妹没有细说,不过想来也该知道了,如果没有产生命运之丝进行领域融合,与各位姐姐妹妹,始终是有点隔阂的。不能真正亲密无间。

    “而且,进行了部份领域融合。那就是倾刻间有了念动法随的实力。真正不朽不灭,不用渡情劫了,多好的事情啊,到哪找去?

    “如果说有什么不好,就是从此以后,就不可能再和那李花主以外的人谈恋爱什么的了。不过,这也不是什么为难的事。反正凡间的男子就没一个好东西,我也没兴趣。

    “更重要的是,牡丹姐姐信任那李花主,这就足够了。”

    水仙花花仙子转了半天的心思,最后,终于是点头答应了。

    众花仙还以为她要多考虑。没想到这水仙花一下子就答应了。

    于是,李松石轻车熟路地将自己指头划破,滴入灵血。

    他此时的鲜血,与以往已大是不同,居然呈紫金色,有紫色的气息环绕。细闻,居然没有半点腥味,而是散着各种花开的芬芳。如同百花花露。

    一滴血滴入水仙花的本体花身中。

    过得片刻,那水仙花吸纳了灵血。花身就绽放出一阵奇异的光芒。

    最后,光芒沉寂了下去。那水仙花就没有反应了。

    “咦?水仙妹妹,水仙妹妹,你怎么了?”牡丹妹妹惊问。

    紫董妹妹在旁观察了一下,道:“好像睡着了”

    睡,睡着了?

    众花仙大圃。

    李松石也上前观察了一下,道:“似乎是很疲惫的样子,估计明天早上就能醒来吧

    众花仙再次暴汗。

    吸纳花主的灵血,都会疲惫?有点让人糊涂。不过,既然没事,也就无所谓了。

    接下来,就有点闲了。

    李松石等人还在通过魔网搜寻三千大千世界各个角落,看看能不能找到花仙子的本体花身。

    不过,经过了这次水仙花花仙子的事,李松石对于能找到新的花仙子的本体花身,已不抱太大的希望了。

    好像没到时候,那花仙子就硬是没让人觉似的。

    而那棉花仙子颜琼絮分散出去的灵识,现在似乎还差一点才能集齐,也很不好找。

    正想着,沈幻云妹妹突然找来。道:“石哥哥,我们好像还有件事情要做还没做呢。”

    “什么朝  ”李松石问。

    “冥河老祖!!!”

    “冥河老祖?!”。李松石喃喃说着,点了点头:“嗯,不错,这老家伙渡化成佛后,又连连打花仙子的主意。这次如果不是廉水仙妹妹机灵,说不定就让他碍手了,如果不去敲打敲打一下他,怕是下回还会变本加厉。”

    沈幻云妹妹点头道:“正是如此。”

    “可是,那冥河老祖的真身藏在血海里,我们只能以位面投影化身前往,恐怕不是他对手。所以。也不一定就要将他轰杀掉。但是,到血海去捣乱一番,倒还是可以的

    如今整个血海都被魔网禁锢。冥河老祖就算有通天的手段,也难以完全施展出来。

    所以,李松石等人虽然只有三千多级的位面投影化身,但也不怕那老家伙。

    而且,杀不了他,恶心一下这老家伙也是可以的。

    比如,之前“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重现,夺去了冥河老祖八成的信仰,就让这老家伙实力大降,暴怒异常。

    那要是想办法搅得血海不得安宁,毁了他的信仰源,啧啧,那冥河老祖实力再降,就让人安心了。

    如果能找到机会,将他的位面投影化身再击杀几次,那这个冥河老祖。蕴生功德佛,就只会是个小喽罗,真真正正的不足为患了。

    想着,李松石便将想法一说,正好与沈幻云妹妹不谋而合。

    最后,经劝说无效,李松石便带着一大群花仙子的位面投影化身,浩浩荡荡地投影到血海边缘。

    血海,现在已是佛国了。不管是神国也好。佛国也好。这种神佛的地盘,还有那些特殊位面,都拥有一个共同的法则,那就是“禁止直接投影

    没有玩家能直接投影到这些神佛的国度之中。除非有玩家跑进去。用位面法则替换卡将这法则给暂时替换掉,那才可以让别的玩家自行投影进去。

    所以,李松石与众花仙,只得先到血海与地府交接的忘川河畔,再行飞入。

    而那冥河老祖呢?

    冥河老祖此时却在血海佛再的“蕴生大殿”之中。

    这老家伙精明得很,觉这次计划失败之后,让其它玩家顶上,他自个就直接开溜了。

    不过,李松石暗恨于他,在之前的战斗中,直接将他的位面投影化身给轰杀成渣,让他一下子掉了百分之五的等级,由九百九十九级,一下子降到了九百四十多级。

    此时回到蕴生大殿之中,正满脸狰狞,生气呢。

    弥勒佛虽然也到霉地被轰杀了一次化身,但仍是笑呵呵地,仿佛不会生气,只笑着劝道:“蕴生功德佛。何必动怒呢?佛家讲究慈悲,不嗔不怒刀是乱起矛名业火,有伤功损修为啊一一“   “哼,你倒是会说风凉话。这让本座如何不怒?”

    冥河老祖冷声道:“李松石小儿。欺我太甚,就连区区一个小花仙。都敢戏弄老夫,这真真是,真真是,气煞老夫也!!!”

    冥河老祖暴怒着,其它佛与菩萨,都没出声了。

    过得片刻,冥河老祖又道:“这次行动失败,损失法则卡片无数,过千万的信徒玩家等级受损,包括本座与你们在内,都等级大降。

    “以前能这么快升到高等级,乃是借助现实中的种种资源,迅完成现实任务,获得海量经验值,一边提升游戏角色实力,一边提升真身的能力。

    “但现在,因为制造大量法则卡片的缘故,现实中的资源已捉襟见肘,根本无法再利用来帮助升级。如果想让所有信徒玩家的等级恢复到原状,还不知道需要花多长时间,”

    “就连本座与你们的等级,如果不用其它玩家供起来,单独由我们去练,想升回九百九十九级的临界点”,哼哼,”

    冥河老祖说着,右掌重重一拍,轰的一声,一个巨大的佛掌,印在蕴生大殿的地面上,留下一个深深的掌印。

    “该死!!!”冥河老祖戾光闪烁。

    他们现实中的资源,也就剩下这亏真身中储存的能量了。难不成。要用真身的能量来供给位面投影化身提升实力?真个。可笑。

    可以说,这次战斗,亏大了!!!

    事实上,他们事先敌料到肯定会吃亏。但是,只要得到花仙子的本体花身,那什么成本都能赚回来了。

    只可惜,,

    冥河老祖越想越气。

    弥勒佛却是呵呵笑了笑:“蕴生功德佛,其实,我们此次算不上一无所获啊。”

    “什么?!”。冥河老祖盯着这弥勒佛。

    “蕴生功德佛,恕我县言,若是我们这次不是被那小花仙遍了。能否得到她的本体花身?。

    “哼!!!”冥河老祖气没打一处出。弥勒佛那样问,分明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他能不气吗?

    不过,冥河老祖毕竟是理智之人。仍想到明勒佛不会无缘无故问这个问题,便只哼了一声,道:“废话!”。

    弥勒佛也不着恼,仍是笑呵呵的。道:“那,这次我们既能有机会接触到那花仙子的本体花身。那下一回呢?。

    冥河老祖心中一动。

    弥勒佛又道:“此次,虽然是失败。但是,却确认了一点,我们的手段,对李松石是有效的。如果下次再如这次预先设伏,困住李松石等人。那不用困上几分钟,哪怕是困上几秒钟时间,都足够夺走那花仙子的本体花身了

    冥河老祖心中再次一动:“那,弥勒佛摸清楚下株花仙子的本体花身在何处出现?”

    弥勒佛道:“就是先前所说的那个位面。虽然同样不能确认那花仙子的本体花身会在哪个具体地点出现。但只要有那花仙子的灵识波动产生,周围有花之灵气浮动,那最多两到三秒钟,我们就能觉,再加上几秒钟,就能赶到事地点。而李松石。大概只须半秒钟,就能现花仙子的出现。

    “但是,那些位面前是禁止直接投影的。如果我们按照这次一样。预先设伏。足以将李松石等人拖延住,让他们难以飞向事地点,到时候,呵呵呵呵

    弥勒佛数着那手中大颗大颗的念珠,说着。

    冥河老祖略一沉吟,道:“可是,李松石经过这次危机,下次总不会如此被动了吧?”

    “蕴生功德佛此言差矣弥勒佛道:“我曾打听过。那李松石座下,有个叫什么陆绍机的,也是来自未来世界。他虽然知道某些位面有花仙子出现,但却不可能清楚花仙子出现的次序。

    “所以,李松石必定会分散注意力。而我们,集中一点即可。就算李松石有机会知道那花仙子出现的次序又如何?他总要担心是否还会有某些不为世人所知的,在未来世界没留下任何记录的花仙子突然出现。

    也不能将全部精力集中过来。

    “所以,我们只须布局妥当,还是大有机会的。比如,先让一批信徒在当地轮番值守,时刻准备着。一旦得到通知。半秒钟内就使用位面法则替换卡,,

    “我记得,上次用过一种法则卡片,效力只有方圆千里的范围。只允许指定神灵的信徒玩家进行位面投影的。那下次也一样。只要我们预先准备的全部信徒玩家直接投影进去,李松石却要飞行,那就足够牵扯住他了,”

    冥河老祖听着,点点头:“道理到是不错。与上次的计划大同异。如果小心谨慎,下次说不定就能成功。可是,武们如今等级大降,所剩的法则卡片已经不多了。那该如何是好?”

    “无妨。  有两个办法。一是以现实真身的实力。完成现实任务,赚取任务奖励。或转化能量为虚拟货币,一切优先制造法则卡片,其次才是升级。二是联系别的神知”。

    “联系别的神灵?”冥河老祖沉吟着。脸色有些难看。

    他现在助…力佛。地藏王佛合作再加上如来佛祖座下的观世音菩电来看戏,都打花仙子的主意,这已经显的有些僧多粥少了。如果再联系别的神灵,岂不是更加…那个?

    弥勒佛看出冥河老祖有些小气。就道:“前次玉、暮花花仙子出现时。众多神灵玩家围观。现在也有别的神灵制造出法则卡片了。那不用多久,诸天神佛手中的法则卡片定会迅增多。

    “我们围堵李松石,谋夺水仙花花仙子本体花身的事,也未必就能瞒得住诸天神佛。到时候,就算不联合,袖们也会参上一脚。神多而乱,最后争斗起来,那花仙子的本体花身,怕是谁也得不到”

    “所以,反倒不如联合强者,禁止弱者进场。只要我们优先得到花仙子的本体花身,那就一切都好说了”

    弥勒佛话毕,冥河老祖略一迟疑,便微微一叹:“也罢,就如你所言,联系其它神佛吧  …”

    话声一落,突然,就有一个巨大的声音。响彻血海佛国:”哼,可惜你没有机会了!!!”

    冥河老祖等佛脸色一变,大喝:“谁?!!!”

    一座座佛像金身,飞出蕴生大殿夕一。神光照彻佛光。

    一看,却见不远处,凭空站着李松石和诸位花仙子的位面投影化身。

    “李松石?”冥河老祖眼神一凝,而后哈哈大笑:“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

    话声网说到一半,李松石就大喝:“蕴生功德佛,你将血海佛国自比地狱吗?”

    声震整个佛国,顺着魔网,不断地将声音传播到别的位面去。

    冥河老祖脸色一变,李松石就道:“佛国乃是极乐净土,你这佛,竟自渎净土为地狱?如此诽谤佛法。何以作佛?”

    这话声一传出去,无数位面生灵得以听闻,一下子心神沉寂下来。

    无数正在念诵“蕴生功德佛”佛号的生灵,因感应到血海佛国,听到此处声音,都呆滞住了。

    一时间,来自三千大千世界各处,直注入冥河老祖体内的香火愿力。一下子大减,断断续续,他身上的佛光,也变得黯淡的许多。

    那血海佛的中的无数信徒,信念不禁微微动摇。

    若是他们说血海佛国是地狱,他们无动于衷,或怒而斥毛  但冥河老祖身为该佛国国主,却如此说。就实实在在地动摇了他们的信念。

    一时间,众生的香火愿力,供奉蕴生功德佛的念头,都动摇了。

    冥河老祖大惊失色:“李”李”普渡光王佛,你狠!!”

    “哼,我是李松石,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那是在人间!!”李松石说着。

    冥河老祖倒吸了口凉气,旁边的地藏王佛看着冥河老祖身上的佛光越来越黯,不禁出来,唱了声佛号:“阿弥陀佛,李施主,你何需谤佛?天堂地狱一念之间。心中有佛。处处是净土。即便是地狱。只要心中有佛,又何尝不是净土?其名为净土,实非净土,其名为地狱,实非地狱。若执干净土与地狱之说。却是着相了。只须知心中有佛,便可处处安乐,时时处干净土,何须再求外相?”

    “呵呵,地藏王佛,我曾听闻。心中有佛,处处是净土。然则,下句却是:心中无佛,处处地狱。蕴生功德佛说我地狱无门自来投。就是说血海佛国是地狱,那岂非是说,蕴生功德佛眼中只有地狱,不见天堂,只见地狱,不见净土?那,他心中有佛?无佛?!!”李松石的声音,继续沿着魔网传出去。

    一时间,三千大千世界震动。

    冥河老祖身上佛再次黯淡,摇摇欲坠。

    李松石看着,心中暗自好笑。本想来血海捣乱一番,没想到这冥河老祖自毁城墙,在自己的佛国中胡言乱语。不敬佛国,不敬净土,给李松石抓了痛脚,若不解释清楚,这佛位,那冥河老祖也别想坐了,等着打落凡尘吧。

    那冥河老祖脸色再变,顿了顿。道:“吾心中有佛无佛,岂轮到你来定论?”

    这老家伙以功德成佛,对佛理可不怎么感冒,不敢再与李松石辩论。但李松石却不放过他,只大声喝道:“咄!!我问你,你心中,有佛?!!无佛?!!你避而不答。可是心中有愧?!!佛心正大光明,一切佛法,无不可对人言。你不敢说自己心中有佛无佛,莫非不敢面对自己真心本性?!!如此,何以作佛?!!”

    冥河老祖暴怒:“本座已是佛。身是佛,心中更有佛!!!”

    “身是佛,心中更有佛?你是佛。心中之佛,是你还是它佛?若你心中是你,必是你心存自私,焉能普渡众生?”李松石厉声道。

    冥河老祖大声道:“本座心中之佛,乃是

    “乃是什么?”李松石问。

    冥河老祖脸色数变,感到自己身上的佛光越来越淡,便不再答了,大怒道:“你休想我上当。”

    一声大喝,右手一挥,一个佛掌重天而降,重重拍向李松石。,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址 ,章节更多。支持作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