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五百二十四章 同学

第五百二十四章 同学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要,要让他嫁给一个伪娘,一个人妖,,当小老婆?

    “这”这这”弥勒佛看着那伪娘小声道:“艾欧陛下,您。()()您是在开玩笑吗?”

    艾欧眼神二如之前那般冷漠。无情,淡淡道:“你觉得我像在开玩笑吗?。

    “呃,可是”,可是”刚才不是说了,这事必须是不违背道义,不会受伤不会陨落,不会损失钱财。不会因此事而增加敌人,而且,我还很容易做到的吗?”弥勒佛问道。

    “怎么。难道你岩得嫁人为妾。是违背道义的事瑚  ”艾欧问。

    弥勒佛无语。

    接着,艾欧又道:“至于受伤陨落,难道你觉得,以你这神级的修为,会因为给他侍寝,而导致“受伤”甚至于“陨落。?不可能吧。不论怎么看,你都不像是肾气亏虚的样子啊

    艾欧悠然地说着,弥勒佛听着。却听点没吐血了。

    侍,,侍寝?

    还肾亏,,受伤,,

    怎么听着这么别扭?

    弥勒佛转过头,看了一眼那个伪娘,现那伪娘盯着他的屁股和下半身,两眼光的样子,再想到“侍寝”这个词,顿时觉得有点全身软了。

    那鸡皮疙瘩和一阵阵的寒气从体内涌了出来。

    于是,弥勒佛忙拧转过头来,不敢再看,道:“艾”艾欧陛下,可是,可是您这恶念化身,如此英伟不凡。想必想必如夫人很多吧?”

    “不多不多。”艾欧道:“他以前的妻妾,都是凡人,所以你就算成为他的妾,也不用担心会引来强力竞争对手的,因为你根本就没有情敌。”

    情敌?!!!

    弥勒佛听着,顿时无语了,他到是宁愿有好多好多的“情敌”啊,这样他就不用应誓。可以轻轻松松地将这该死的伪娘给推出去了。

    可是,可是,为何偏偏就没有“情敌。呢?

    弥勒佛颇有点欲哭无泪。的感觉。

    艾欧看着他的表情,突然眼睛微微一眯,一股雄浑浩大的气势,从天而降,直笼罩下来。“怎么,难道,,你不愿意?”

    “这个”这个”可否,可否容我考虑考虑?”弥勒佛有些慌乱地问着。

    “可以,给你三天时间考虑。不过,切记,你可是过誓的,不做到这件事,或是泄密,都必将陨落。”艾欧郑重地敬告着。

    弥勒佛顿时呆傻住了。

    之后,艾欧不再理会他,唯有艾欧手上的那个该死的伪娘,流着口水。两眼放光地看着他,嘿嘿笑道:“小甜心,你就慢慢考虑吧,回头,我这就去布置咱们的新房,”

    弥勒佛一个哆嗦,忍不住,,湿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缘未到伤心时啊。

    如此,过得若干个时辰之后,这里又完全恢复了平静。

    艾欧的意志离开了这个位面,而弥勒佛也开溜了。

    但是,在无尽位面之外,如来佛祖端坐莲台,开示佛法妙谛,为诸天神佛演说佛法,展示佛门大道。大开方便法门。

    正说到精义之处,真个是天花乱坠,妙音处处,下方听坐,不论是神是佛,是妖是魔,均是如痴如醉,已深入其中三昧,真心信解受持。

    这时,一个全身绽放着金光的胖子。突然从虚空中圆溜溜地滚了进来。一落到地上,顿时五体投地,匍匐在地上,号啕大哭:“世尊,您可要为我作主啊。”

    如来佛祖微微一怔,对他而言,三千大千世界当中,一切奥妙,他几乎是释知释见,几乎没有不了解了。世间之事,已极少能让他稍稍和怔了。

    但是,看到这整天笑口常开。说什么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的弥勒佛,居然趴在他莲花座前痛哭流涕,伤心不已”这如来佛祖不禁郁闷了。

    “阿逸多,为何痛哭流涕?!!”如来佛祖也有些讶异。()()如今三千大千世界天机紊乱,又被那大道意志所监控,许多事,就连他,都无法算出。所以不了解详情,自然讶异。

    可是,这弥勒佛仍是痛哭流涕不已:“世尊,我苦啊,只有您能解救我了。”

    “阿弥陀佛。弥勒,有何苦。且管说。”如来佛桓温和地道。

    弥勒佛抽了抽鼻子,吸了吸气。如同被欺负的小媳妇:“世尊,我不能说,”

    如来佛祖一听,顿时又愣住了。

    你这张勒菩萨,明明有苦,要我作主,却又为何不说?

    若是其它神灵,早怒了。

    但这如来佛祖却仍是温和地笑着,问道:“为何不能说?”

    “这个”不能说就是不能说”弥勒佛道。

    如来佛祖听着。微微一叹:“如此,本座也无法了,你寻阿弥陀佛去,或许他有办法,”

    弥勒佛一听,傻眼了。

    不提弥勒佛如何,只先说另一边,那李松石和众花仙子在血海佛国捣乱一番,回去之后,布了那“欺负”冥河老祖的虚拟录像,这日子。就又平静下来了。

    若说安宁,三千大千世界当中,可是没什么地方能如李松石私人世界这个地方宁静了。

    处处花香,

    这天早上,睡了一觉的水仙花花仙子“廉水仙”终于醒了过来。

    早早聚在她本体花身周围的众人亲眼看到,那股水仙花灵气,就从花里涌了出来,在周围不断凝聚。

    最后,形成一个半透明的身影。

    细看,竟是一个。身穿镶白绿裙,衣襟内露出鹅黄色裹胸亵衣,飘然出尘,没有丝毫俗气的美丽女子。

    虽然,众多花仙子都是个个美丽,而且气质凡脱俗,但都没一个,如同水仙花仙子这般,那不食人间明火的气息如此之重。

    简直就如同画中的天仙一般。仿佛随时会乘云而去。

    水仙花,有凌波仙子之美誉。这水仙花花仙子。更是凡脱俗。清新得如同刚从水中出来似的。

    全身上下,有着淡淡的水雾。花之灵气形成的雾气,自然散,弥漫,却不张扬,显得非常之自然。

    不论如何看,都如同雾中观花望月,不太真尖。

    这水仙花花仙子面容恬静,一副乖小孩的样子。

    但事实上”这水仙妹妹乖不乖,性情如何,单看她如何骗过其河老祖,如何将冥河老祖等人气得差点吐血,就知道了。

    此时,她才一凝聚成形,便好奇的打量着自己的身体,在原地转了一圈,让裙摆都微微旋动起来。

    而后,才满脸喜意地道:“真的,我真的又能化形了!!”

    说着,转过头看到李松石等人。便过来行礼,道:“水仙花花仙子廉水仙拜见花主,谢谢花主再造之恩,

    李松石摇摇头:“无需如此客气,和她们一样,叫我大哥,或石哥哥就可以了。”

    “真的?可以吗?”廉水仙问着。回过头又望望白牡丹等人,见她们点头,才喜道:“如此,那我就叫你石哥哥好了。”

    李松石点了点头。

    这时,青青在旁道:“奇怪,水仙姐姐已经化形而出了,为什么还没有命运之丝出现呢?”

    众人都觉得有些奇异。

    李松石想了想,道:“会不会是因为没有神格的关系?”

    “神格?”众女一怔,突然才想起,众位花仙子,现在都是有了神格了。

    “要不,试试吧?”青青道。

    李松石回头问:“水仙妹妹,那你的意思呢?”

    廉水仙却是满头雾水:“石哥哥。还有诸位姐姐妹妹,刚才你们说的神格,是什么东西啊?”

    李松石笑了笑,正要解释。但就在这时。心神突然一阵悸动,便是一阵疑惑:“奇怪

    风飘零见状,忙问:“石哥哥。怎么了?”

    “人间那边”我那个愧儡化身那边,似乎生了一点奇怪的事。”

    众女一怔:“奇怪的事?”

    “嗯”李松石点点头,略一沉吟,道:“我去看看。”

    “我也去!!”青青忙道。

    李松石道:“想去便一起去吧。不过,必须有人留守在我的神格旁边,免得那指天剑又出问题。”

    于是,谢紫壹,白牡丹。还有廉水仙等人留下,李松石却与其它人直接投影到人间去。

    一来到人间。就看到下方一阵强烈的佛光照射上来,通透整今天空。整个大地。

    方圆千百里,尽被佛光染成了金色。

    那佛光,便是在一座巨大的佛像上散出来。那佛像,是活的,相貌与李松石相差无几。真要说什么不同,也就是剃了个光头。另外形象老化一点,脸色严肃一点。

    衣着打扮自然不同,身上还散着金光,除此以外,就没有太大的区别了。

    看到一个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家伙在那边称佛坐祖,受万家香火。李松石心里还真有点别扭。

    正盯着那佛看,突然,就听到青青道:“石哥哥,我们好久没回来了吧。”

    李松石一怔,低头一看。就见脚下,正好是落花村。

    这村落,与原先已经大是不同了,大变样了。

    以前那村民的房子,田地,大都被推平了,正在挖地基,似乎要大兴土木。

    远处,一条拓宽过的道路,人来人往,扛着各种建筑材料,不断朝这村庄涌来。

    下面,还有一个个头戴安全帽,拿着图纸指指画画的人。

    人流密集如织。

    这其,就是一个大工地。

    所不同的就是,这工地不用现代化的工程器械在建筑,而是纯用

    力。

    那扛着一狠狠粗大原木扛着一大块大块山上来来的石头,扛着钢筋水泥的,是玩家的位面投影之身。

    那打地基的。却是在用重力法术挤压,要多怪异就多怪异。

    整个落花村。几乎已分辨不出原貌。

    但是,却有一处地方,完全没有改变。

    那就是李松石的旧宅。

    那宅院处,周围种着的果树。攀着的牵牛花藤,种种花草,依然繁茂,自在地生长着。

    里面那幢房子,出没有变化。

    那树林,那房子,是唯独没有人影进出的。甚至,就连果树林周围不远处的地面,都没人靠近,仿佛就是一个禁区。

    虽然说,这一片果树林,还有里面的房子,都是李松石从私人”芬投影出来宗全算是真实怕损是儿刀引没人乱动自己的地盘,李松石还是很满意的。

    “石哥哥,那些人是在修建寺院吧?。梅雨心指着下方问。

    “应该是吧李松石看着那个,“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的真身。有这么尊大佛在此镇守。周围建起寺院之类的建筑,也是平常,不出弃。没有寺院,那才叫奇怪呢。

    这时,又听到池淑瑶道:“石哥哥。你快看,那些人在朝拜你呢。”

    池淑瑶手一指,李松石一看,果然,在那大佛左右两侧,以及李松石旧宅前方,都有一个个巨大“佛掌”印出来的广场,上面前有人弄了香炉,隔着远远地烧香朝拜着。

    前方处,因为有着李松石旧宅的阻隔,那些人不敢靠太近,而左右两侧,还有佛的后侧,那莲花座周边。人们就不客气地接近了,伸手摸一摸,甚至还打算刻下“某某某到此一游。的字样。

    只可惜,这是绝不允许了。真佛在此,佛心再善,也不容人随意毒淡。因为这亵读的,不是佛本身。而是亵渎了众生的信仰。

    李松石等人正左右张望,就听到下方有人的声音:“普渡光王佛啊。普渡光王佛,俺是镇龙县五里镇的村民毛小三啊,俺跟俺媳妇结婚十多年了,都没让她怀孕。人常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俺又听说您老人家挺灵验的,俺给您烧香,给您奉供香火费,您就施展法力,让俺家媳妇能怀孕了,成不?”

    听着,李松石等人不由望去。一看。不禁哑然失笑。

    原来是个村民,在求佛赐子呢。

    不过,普渡光王佛可不是送子观音,这样求灵验吗?

    而且,如今三千大千世界处处通魔网,人间也不例外,随便信奉哪位神灵,都不难得子吧?

    这家伙怎么好像对此全然不了解似的?

    李松石等人暗暗摇头。

    就在这时,李松石耳边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哇,哇哇哇,这就是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

    李松石一怔,扭过头去,就见佛的莲台下方,正站着五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非常之眼熟。

    看着,脸上不禁露出惊喜的神色。

    这时,就听其中一个瘦高个男子道:“可惜,可惜呀,这佛跟别的地方的佛像不一样,不能爬上去,不然到上面刻下周大龙到此一游,留个纪念,照个相,该有多好啊。”

    “嘘!!!”旁边一个略胖的男子忙道:“大龙,你胡说什么?这不是佛像,这是真佛!”。

    “我知道我知道,佛嘛。佛是慈悲的,那就是不论我说什么,他都不会怪罪,对不对?怪罪下来。那就不是真佛了。”那叫周大龙的男子大大咧咧地道。

    旁边那略胖的男子苦笑不已。

    就在这时,另有一个戴眼镜的男子道:“喂,各位,你们有没有觉的有些奇怪?!”。

    “老雷,有什么奇怪的?。周大龙问道。

    那戴眼镜的男子道:“那个佛”我怎么看,就那么觉得眼熟呢?”

    那周大龙一怔:“对哦,你没说。我都没现,真的好眼熟。就像。就 ”

    “石头!!”旁边几人同声道。

    “不错,对了对了。就跟那李松石长得差不多一模一样戴眼镜的男子拍手道:“我刚才还以为。是我眼睛的近视度数又提高了,还好。没看错。不过,这佛,怎么会长得跟李松石那么像呢?”

    周大龙突然笑喷了,道:“老雷。你这话也太搞笑了。什么叫这佛长得像石头?明明是石头长得像这佛嘛。还有。你最近不也走进入《羊的世界》吗?怎么搞的,现在连个近视眼都没治好?”

    那叫老雷的男子苦笑摇摇头。没说眼睛的问题,只道:“大龙,你这话就不对了。你没听说吗?那李松石已经达到什么念动法随的境界。比一般的佛要强大得多了

    “我看是你没搞对吧?那位传说中达到念动法随境界的李松石,那是传说中的传说好不好?跟咱们认识的那石头,不可能是同一个人吧?。

    周大龙说着,旁边的人都赞同道:“不错不错。那李松石跟我们还是同学呢,还没多少年不见,怎么可能变得比佛还强大?那太离谱了

    下面这些人说着,李松石在上方听着,梅雨心打量了下方片刻,不禁问道:“石哥哥,那些知,”

    李松石苦笑:“没错,他们是我和你哥哥的同班同学。不过”有好些看不见了,当年的关系,不算好也不算坏,都有些疏远了”

    众花仙无语。

    这时,下面的人说着说着,那叫老雷的道:“好了,不管是不是长的像李松石,反正就是真佛。你们说的话,他肯定全听了去吧?我们之前说的,要来求佛,看看灵不灵验的。只要他灵验,管他到底是李松石还是石松李,是同学也罢,是神人也罢,能给我们好处就行了 吱吱歪歪那么多干嘛?赶紧烧香,上贡品。”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