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五百二十五章 弥勒瞒天

第五百二十五章 弥勒瞒天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于。[][]老雷说得不他是谁呢。反正是真佛,只世失地披可以了。”其它人也都赞同。

    李松石与众花仙无语。

    看着下方那群同学,拿着香烛点上,插在地上,跪拜着自己的傀,儡化身。李松石是怎么看。就怎么怪异。

    “石哥哥,要不要”要不要见见他们?”梅雨心在旁问道。

    李松石沉默片晌,微微怅叹:“见又如何,不见又如何?我跟他们。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梅雨心听着,默然。

    李松石如今的实力,如今的身份,跟当初那些同学,已经是天壤之别。如果以真实身份与这些同学见面,会怎样呢?

    那最多不过是多了几位恭恭敬敬拜伏在地,战战挂兢,说话都不利索的信徒。

    别说什么同学情谊。

    同学之间,如果一个。是平凡之人,另一个成为皇帝,一个帝国的至高掌权者,那两两相见,结果会如何。

    不言而知,那结果,史书中有过无数例证了,无需再多说。

    而李松石现在,不是皇帝。而是神。甚至,是比神更强大的存在,拥有无尽的寿元,几近乎真真正正的永恒不灭。而往昔那些同学,不过是凡人,相比起来,两者之间,比神灵与蝼蚁之间的差距还耍大。

    别说李松石应该能在面对旧日同学时,保持平常心。只问:那些同学,又能否在他面前保持平常心?

    单止知道李松石的身份,与他的位面投影化身相见,那都会让他们浑身不自在,胆颤心惊了。神的力量,贯穿生死。所谓神恩如海,神威如狱。神给的利益与惩罚,都是乎生死的。

    凡人在生死间徘徊,焉能不惧?有几人能淡定从容?

    单止和位面投影化身见面就如此,那如果是李松石真身与他们相见又如何?

    念动法随的境界,任何念头,那些人都无法违抗,一点无意间散的意念,自然界自然产生相应和的强大能量,就足以震慑得他们彻底崩溃了。那样强大的气势威压,哪怕李松石再收敛,他们也承受不起。

    如此,见面还有什么意义?

    或者说,隐瞒身份,以位面投影化身,当自己是普通人与他们相见?

    那有意义吗?

    往昔大伙都是普通人时,都不常见。所谓远亲不如近邻如同事。没有日常的扶持。不常来往,就是疏远了。

    而况乎神人之隔。

    凡人的想法,凡人的需求,与神的想法。神的需求,是完全不同的。

    没有共同的话题,没有共同的意愿,没有共同的想法,那无论如何,都不会成为朋友。

    如果不相见。还能保留着一丝回忆。一丝怀念。相见了。连这丝回忆。都会被破坏,不再美好,没有回忆的价值了。

    李松石微微一叹,摇摇头:“没有必要了,”

    低头凝视。

    佛观一碗水,便见十万八千虫。

    如今李松石有慧眼,有天眼,有佛眼。一眼望去,凡人一张脸上。就寄居着千百万的微小生命。一眼望去,就见人的躯体渐渐衰退。见人的灵魂如风中残烛。如何看,都觉得太弱。面对时。还得小心翼翼。免得一个喷嚏弄死。

    若说他的灵魂如大海,那凡人的灵魂,只如同一缕可融于水的轻烟。太过接近,就太过危险了。哪怕他不愿意,大海不经意的波涛,也会将那烟吞噬掉。

    “看他们的造化吧”如果能在《羊的世界》的现实任务中,修炼到半神境界,那时,相见才有意见。”

    半神在念动法随的强者面前,也不过是蝼蚁,是尘埃。但毕竟不是凡人。已经有了永恒的基础。

    别说李松石为何不用人造神格造化这几人”那样,有意义吗?

    完全没有意义。

    想着,李松石又不禁喃喃道:“我是不是变了?”

    梅雨心在旁道:“石哥哥没变,只不过,你的全部情感,大部份都寄托在我们身上了

    李松石听着一怔,随即点了点头。 www.⒐1

    人们的需求满足了,便对曾经需要的东西不重视了。

    爱情如此,友情也如此。

    不然,为何人们会常说,只有失去时,才知道那是最珍贵的?

    只因拥有时,就没有更多的需求了。没有时。才有需求。有需求。才显得珍贵。

    自己的亲情,部份寄托在父母这边,另外部份,也寄托在花仙子这边。友情,除了梅雨山,更多的也寄托在花仙子这边。其它的种种情感。都寄托在融合领域当中。

    与之相比。当年些许同窗之情。实在算不了什么了。

    现在还有点回忆,有点怀念。若干年后,乃至千年万年,这些回忆,,恐怕都不会引任何心情变化了。

    一切诸天神佛,皆是如此”

    周围花仙子听着李松石的话,都是沉默。没有出声。

    这时,李松石微微一叹,看着下面那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的佛身,道:“佛虽慈悲,这人间对佛力也有所压制,但也不至于让凡人如此亲近吧?保持一定距离,那神佛,才能获得信仰。”

    话说着,声音传向那个傀儡化身。

    刹”那普渡米圭佛的佛身。佛疙猛然大   ※

    之前那金色的佛光,比之前照得更亮,更远。但光线,却比之前柔和了许多。

    周围的天地,不再只是金灿灿的一片。

    但是,却有股淡淡的威压。神佛的威严,不断绽放出来。

    宝相庄严,佛土庄严。

    那股浩然的气势,透过虞网,遍布方圆千里。

    之前那些对着普渡光王佛佛身嬉笑的人群,徒然一震,脸色微微一变,心中敬畏着,身体不由得微微躬了下来。脸上浮现出恭敬的神色。

    但是,那魔网中,大道的意志,还蕴含着一股乱葬岗的意志,不断挤压下来。

    李松石甚至感应到,百葬岗的意志,直接从山区里,直接涌过来,压制在普渡光王佛佛身之上。

    李松石见状微微一“哼,怪不得之前这佛半点气势也无,原来竟被这乱葬岗的意志给压制了。

    想了想,心念微微一动,一张张位面法则卡遍布虚空,而后炸碎,将周围的空间法则瞬间改变。

    之前禁止佛力的法则,顿时烟消云散。

    李松石大声喝道:“那边藏在乱葬岗里的前辈,我不管你是何方高人。你的意志敢压制我这愧儡佛身,我就敢在指天剑上加持力量”

    这声音周围的人都听不见,那乱葬岗处却传来一股愤怒之意。

    这落花村附近,可是它的地盘啊。李松石硬生生弄一尊大佛下来,收取信仰力量,置它于何地?

    它当然怒。

    “那《羊的世界》的主机服务器,那枚人造神格,本来也是我的东西。你夺去一半,我也不多说。如今不过在这里放下一尊佛,正好稍微抵消部份因果。难不成。你想一拍两散?!!”

    李松石厉声道。

    那乱葬岗的意志一阵波动。随后,传来一句话:“你可以在这放这尊佛。但却不可再得寸进尺!!”

    李松石笑了笑:“你没听我那愧儡化身下的大宏誓愿?他不会离开这里,由着生灵信奉而已,怎么个得寸进尺法?更何况你真身就在乱葬岗处,单凭这个愧儡化身的实力,又能对你怎么样?”

    那边沉默了一会。

    李松石这愧儡化身的誓言它是听过的。如果真要强行将这尊佛驱走,那就是要毁了这尊佛了。毁了李松石获得大量信仰的渠道,那可就结怨大了。

    之前夺那人造神格,虽然说也结怨,但却被指天剑中的大道意志强行压制下去,双方暂时保持平衡对恃。这次,道理貌似在李松石这边。如果它非要跟李松石对着干,那要是激怒了李松石,影响到了魔网,影响到三千大千世界的稳定,那指天剑内蕴含着的大道意志会怎么做。谁也预料不到。

    想了想,那边的声音又道:“那好,这次我由着你的化身佛在这里,我不阻拦,就当租块地盘给你,但你也不能再拿我入侵你那神格的事做文章。”

    李松石冷冷一笑:“你觉得我会跟你如此小家子气?只要我有足够的能量,借助那《羊的世界》系统助我寻回全部花仙子,其它的,我一点兴趣也没有。若非花仙子未都寻回,那人造神格就全都送给你又如何?”

    那股意志沉默了一下,只说了一句:“你记得你说过的话就好

    李松石不再理会。

    因为事实也的确跟他所说的一切,事到如今,那魔网与《羊的世界》,对他而言。已不再是最重要的东西。

    只要找到足量的花仙子,神魂寄托虚空。不朽不灭。到时候这《羊的世界》和魔网变得如何。他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当初若不是为了自保,他也不会搞出这些东东来。

    如此,那乱葬岗的意志,也没再出声了。

    李松石暗暗松了一口气。

    低头俯视,就见那尊“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闭着眼睛,喃喃念诵着经文。响彻千里”当然,除了那乱葬岗之外。

    而佛光,也是照遍千里,但同样,除了那乱葬岗之外。

    佛光所照处,已蕴含着庄严气象。走近方圆千里之内的人们。顿时心生慈悲之意,感悟到佛心佛念。

    李松石那几个同学,叫什么周大龙的,此时惊骇地拜伏在佛身莲台座下,喃喃祈告着。

    看那神情,惊惧多过于虔诚。

    但是,因为佛力的影响,这些人脸上的神色,却是多出一份平和,安祥。如同佛一般。

    李松石见状,手一指,那佛身便照射出几束金光,笼罩在几人身上。

    刹那间,佛力化作滚滚暖流。灌注入将那几个人体内,替他们洗筋伐髓。

    如此直接灌顶,相当于帮助他们强化了体质,打下了雄厚的根基。但是。外力再强夫。最多也只能帮助到无限接近半神。

    外力帮助越多,那一层,就越难突破。

    以后,就看他们造化如何了。

    想着,李松石便要招呼诸位花仙子回转私人小世界。

    但就在这时,一个圆滚滚的胖子,突然在虚空中凝聚,形成一个光灿灿的位面投影化身,一下子扑倒在“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的座下。

    那胖子右手一挥,一个隔绝声音与光彩

    而后大声呼道:“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救命啊!!”。

    李松石看了,不由得怔了怔:“那不是弥勒佛么?”

    众花仙面面相觑。

    这时,就见下面的弥勒佛朝那普渡光王佛的佛身痛哭流涕,道:“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我对不起你啊,我做错了,我不应该算计你的啊。我知道错了。你就愿谅我吧”。

    李松石等人听着,迷迷糊糊地,又是面面相觑,莫明其妙。

    只听弥勒佛又道:“我知道您大佛有大量,慈悲为怀,肯定不会跟我一般见识的,所以,您就愿谅了我吧,可以吗?”

    那佛身没有反应。

    毕竟,李松石的愧儡佛身。本来剪没有弄太多的思想感情进去。对于周围的人,或是其它生灵,骂也好,赞也好,都不会有什么反应的。

    弥勒佛哭得再假,它也不当一回事。

    这时,就见弥勒佛又道:“您愿谅我?愿谅我?那,您不出声,我就当您愿谅我了?。

    那佛身依然没反应。

    于是,就见弥勒佛擦擦脸上神力逼出来的类似眼泪的液体,道:“普渡光王佛,那,就谢谢你愿谅我了。

    说着,身形一晃,飞上虚空。

    而虚空之中,也出现了另一个弥勒佛,正笑眯眯地,将这个哭哭啼嘀的弥勒佛收回掌中,呵呵笑道:“阿弥陀佛,佛有三十二相身。我一个投影化身的化身向那普渡光王佛道歉,便也相当于我去道歉了。这便回去向佛祖回话吧,”

    随即,身形一转,便要离开。

    但是,没等他离去,一个声音却从背后响起:“弥勒佛!!”。

    弥勒佛骇了一跳,回转过身,就见李松石与一群花仙子,踩踏着虚空。一步步行来。

    “李李李李,李松石?你,你怎么在这里?”弥勒佛震惊地问着。

    李松石道:“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吧?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而且,刚刚弄了个。愧儡化身,跑到佛前弄虚作假哭了一通,回头就跑,到底是怎么回事?。

    弥勒佛脸上笑意微微一顿。没吱声。

    “我可是记得,你说过做了对不起那普渡光王佛的事。而且还说要向佛祖回话。嘿嘿,定是你在暗处算计于我,结果没算计成,却自食恶果,找上如来佛祖寻求解救,结果佛祖要求你来道歉,必须得到愿谅。才肯助你,是吧?”李松石推断道。

    弥勒佛脸色微微一变。李松石这话说得,如同亲眼所见。

    这是李家人单靠刚才的事情就推断出来的吗?

    实在是太可怕了!!!

    只听李松石又道:“刚才,你之所以这般弄虚作假。恐怕,也是因为如来佛祖说到,要向“普渡光王佛,道歉吧?佛祖所说,意指走向我道歉。结果你却钻这字眼漏洞,跑来向一具愧儡佛身道歉。嘿嘿”说说看吧,弥勒,你又如何算计我了?”

    弥勒佛脸色变了变,随后。恢复正常,满脸呵呵笑意:“阿弥陀佛,李施主,你多虑了。贫僧不过弄个玩笑把戏与世人看看,所以才有之前那回事的,你莫往心里去

    李松石摇摇头,道:“如来佛祖也是念动法随级别的强者,三千大千世界的智慧,佛祖释知释见,说到让你向“普渡光王佛,道歉,岂会想不到你有可能钻这漏洞?但是却这般说,是故意给漏洞你钻?还是想试探于你?甚至,是他知道我有几位同学来拜佛。想到我有可能出现在此处。所以才故意让你来,好让我现这件事?

    “说不定啊,佛祖是觉得只有我帮助你得了你,才这般故意让你来这里呢。这等手段。佛祖用得可不少

    李松石说着。弥勒佛脸色再变。

    但是,他仍在犹豫,想说又不说的样子。

    李松石又道:“我想。你这般弄虚作假。恐怕还有个原因吧。定是如来佛祖说,让你得了原谅。回去以心神誓,说是真得了,普渡光王佛。的愿谅,就肯救你。

    “一般情况下,神级强者的誓言不能乱,更何况是以心神誓?如此。只要神级强者以心神誓。那所说的,几乎可以肯定是真的。也因此,你才想到弄虚作假,用个化身假哭了一通。回去就以誓言说:“身跪于普渡光王佛前道歉,并已得原谅。想以此模糊的瞒天过海,是不是这样?

    “不然,我实在想不出,堂堂未来佛,怎么会做出这等儿戏,这等近乎幼稚的事情

    弥勒佛脸色变了变,过得片刻,似乎心中下了什么决定,才长舒了一口气,脸上恢复那乐呵呵的笑容:“李松石果然名不虚传

    李松石笑了笑:“说吧,我听着,刚才那瞒天过海,你心里也不好受吧。若这事真让你瞒天过海做成了,日后心里留有阴影。时间越长,心结越难解。心境无法趋近完满。怕是这未来佛,就更难以成就了

    比:精神不好。这章质量差点,抱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