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五百二十六章 弥勒应誓

第五百二十六章 弥勒应誓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尔勒佛沉吟了下。道!”我遇到了点困。:※

    “哦?”

    “可是”,我不能说。”

    李松石不禁一怔:“不能说?”

    “是的。不能说。”

    李松石不禁苦笑:“既然你的困难不能说,我如何能帮你?”

    “那就有劳李施主你帮我想想办法吧。”弥勒佛淡定地说着。

    李松石顿时无语。那弥勒佛。这是求人的态度吗?

    自己有困难求上门,求人帮助,结果却说自己的困难不能说,这算什么一回事嘛。

    李松石摇摇头:“我不是算命的。”

    弥勒佛苦笑,点点头:“我明白

    “而且现在三千大千世界天机紊乱。勤,算能推算,我也算不出个所以然来。

    李松石说着,弥勒佛呆了呆。微微叹了叹气。

    随后,李松石又继续道:“所以。虽说助人为快乐之本,但如果连对方是什么困难都不知道,那就没办法帮忙了。算命的本事再强也没办法。”

    弥勒佛不笑了。

    李松石略一沉吟,道:“既然这样,不如你先回去问问如来佛祖?或许他老人家有办法。而我嘛,稍稍考虑考虑。能不能想到办法,就说不准了。”

    弥勒佛略一迟疑:“李施主当真没有办法?”

    李松石摇摇头:“请恕在下无能为力了。”

    “唉”弥勒佛摇摇头:“贫僧先找阿弥陀佛,后寻佛祖,都未曾得到真正答案,”

    “如来释知释见,说不准。你一回去,他就有办法也说不定李松石推拖道。

    弥勒佛脸色变了变,黯然摇摇头,不语。

    而后,身形一晃,便离开了。

    众花仙看着,沈幻云上前,道:“石哥哥”

    李松石摇摇头:“回去再说。”

    与一干花仙子回到私人小世界。将这事一说,谢紫董道:“那弥勒佛的行为。怎么感觉怪怪的?。

    “当然怪。他肯定是中招了。”李松石淡淡一笑。

    “中招了?”

    “嗯,你们想想,弥勒佛何时不是笑口常开,云淡风清的模样。遇到再严重的事情,也不会如此失态吧?看他之前的表现,哪点像菩萨,哪点像未来佛?”

    “那石哥哥你的意思是

    “这弥勒佛,肯定不知道被谁下了心灵种子,影响到了他的心性行为,所以才会想要瞒天过海骗过如来佛祖的。也才会随便就喃喃说话出人让人得知。也因此,在我说到他瞒天过海会结下心结,会影响到以后的修为境界时,弥勒佛脸色才变了变的

    李松石说着,众花仙子在旁听,过得一会,原青青问:“那,石哥哥你的意思是,弥勒佛是因为被人下了心灵种子,影响了心性,想让我们帮助,又不敢说出来。才那样吞吞吐吐?”

    “不是!!”李松石道:“弥勒佛的困难,绝对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最起码,他所说的求见阿弥陀佛和如来佛祖,让两位大佛帮他渡过难关时,那个困难,一开始,绝对不是因为那心灵种子的缘故

    原青青听着,一阵讶异:“那。弥勒佛的困难会是什么?”

    “肯定是因为了什么誓言,却又无法实现的缘故。”李松石道:“你们没听他说,这个困难需要人帮助,却又不能说冉来吗?

    “那应该就是了誓,不能将什么秘密泄露出来,但是,却又因为誓言的缘故,必须去做某件他不愿意做的事情,所以才感到为难。”

    原青青听着,点点头:“原来如此,那弥勒佛感到为难的事情是什么呢?。[][]

    李松石想了想,摇摇头:“这我就猜不出来了。但可以肯定,应该与花仙子有点联系。最起码,是因为花仙子的缘故作起因”因为他之前在我的傀儡佛身面前,说到做了对不起我的事,需要原谅,想来想去。应该是与花仙子有关。

    “或者说,他正准备算计我们,算计诸位花仙子,结果,就因此而遇上了某位强者,然后不小心错了誓言。他既不愿意按照誓言所说的去做,就想回来找阿弥陀佛和如来佛寻求帮助。“结果,阿弥陀佛和如来佛祖,一时间也想不出他到底遇到了什么困难。但是,这两位大佛却同时现。弥勒佛心灵深处,被某位强者种下了监控心灵,影响心神变化的心灵种子。所以,才想从这里开始解开他的心结。

    “但我猜想,十之**,那阿弥陀佛与如来佛祖,也不能帮弥勒佛完全渡过难关。应该只是暂时解开他的心结,破开那心灵种子,然后在暗处监控弥勒佛的行为吧

    李松石暗自推测着,很轻易地。就将弥勒佛的行为推测了个**不

    十。

    一旁的沈幻云听着,眼神中也透出智慧的光芒,道:“那么说来,只要盯着弥勒佛,看看他会去寻找哪位强者,我们就可以从中推测得出。弥勒佛会与谁联手对付我们了。是这样吗?”

    李松石点点头:“不错,之前,弥勒佛和冥河老祖夺取水仙妹妹的本体花身失败,功亏一溃。但这战术思路,却基本正确了。弥勒佛自然不想放弃,想下回继续这样。以便夺得一株花仙子的本体花身。

    “不过,冥河老祖现甩则尖力。巳不足以依靠。那老家伙巳成为二千大千世界当谈。谁都会以为,冥河老祖不过是我崩出来的一个屁

    听到这,众花仙都忍俊不禁地笑了一下。

    只听李松石又道:“所以,弥勒佛不能单单与冥河老祖合作,自然就会另外寻求别的强者的帮助。而与别的强者合作的基础,十有**。就是他们之前那个。几近成功的计划。

    “所以,我们可以肯定,下回花仙子的本体花身再出现,弥勒佛肯定会与别的强者联手,采用近似于上一次的手法,对我们进行围堵,夺取花仙子的本体花身。

    “因此,只要监控住弥勒佛。看看他最近会去什么地方,推测出会与谁联手,而后,便可以根据弥勒佛和那强者的性格来推断计 了

    沈幻云赞同点头:“不错,我也是这样的想法。那弥勒佛错了誓言,却四处寻求帮助。那十有**。是推托几日的时间,所以必定会在近期内与那强者会合。

    “而且,菩萨是真语者。不妄语者。大凡菩萨,可以不告诉人真话。但却不可以说谎话。否则如何取信众生?而且,佛身上的光,直接来源于佛的心灵与众生的心灵,那弥勒佛身上的佛光仍是光明正大,虽有一点点压抑,却没有阴晦之色。所以没有撒谎。那我们的推测,也就应当是成立的了。”

    两人在这推测来推测去,原青青在芳听着,却是有些迷糊了。问道:“石哥哥,幻云姐姐,照你们这么说,盯着弥勒佛,就知道他准备与谁算计我们。那,会不会是阿弥陀佛和如来佛祖呢?如果他这段”

    “不会!!”李松石摇又道:“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弥勒佛不去找阿弥陀佛和如来佛祖合作,但可以肯定的一点,那就是:如果弥勒佛找那两位大佛合作,那就不用什么誓言,不用弄出这么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事情来了。”

    一旁的沈幻云则道:“阿弥陀佛已神魂富托虚空,弥勒佛自然不会找他合作。如来佛祖”可能因为别的缘故,暂时不愿意对付花仙子吧。

    “如果在弥勒佛所作所为没有故意说谎和演戏的话,那我们的推断就是正确的。不过,哪怕是菩萨从不妄语。我们也要想着个万一。万一出现那情形,弥勒佛这样的举动,又代表什么样的意义。为何会这样做给我们看,”必须对此有所思虑准备才行。”

    李松石,谢紫莹,还有史曼华等人,都点头称是。

    于是,一群人在那里推敲着弥勒佛的种种行为。

    只是,那弥勒佛却不知道,自己只不过随意多说了几句貌似没什么大不了的话,结果就把他的事情给透露化七八八,被李松石等人差不多全都看穿了。

    如果他事先知道这点,不知道还会不会对付李松松石,还会不会与那等变态为敌?

    而且,还有一点,这弥勒佛是做梦都想不到的。

    那就是,前一次他们失败,并不是运气。而是。李松石等人早就料到了弥勒佛和冥河老祖的计谋,同时也清楚那水仙花花仙子的装蒜集力,故意留下一个“差点就成功”的假像给弥勒佛。

    实际上,李松石不知道备了多少后手。一旦那水仙花花仙子真遇到危险,那些后手动,弥勒佛与冥河老祖等人,不是内讧,就是受到莫明的外力牵制,绝不可能取走那株水仙花花仙子的本体花身。

    至于李松石为何给他一个“差点就成功”的假像,呵呵,无非是想让这弥勒佛不放弃,到处劝说神灵加入他那一边,与李松石这边做对。按照那个“差点就成功”的计划。谋耳花仙子的本体花仙罢了。

    在李松石等人的想法当中,与其让诸天神佛到处乱糟糟地寻找花仙子的本体花身,让李松石出现顾此而难及彼的情形。倒不如放出一个弥勒佛和冥河老祖作引子。

    让这两个老家伙去组织其它神灵,按照那个必败的计划不断算计李松石庇护的花仙。

    这样一来,敌人的目标大,又明显,作战计划难保密。算计又落后一筹,以达到最大限度地保护未出现的花仙子本体花身的目的。

    只不过,弥勒佛傻乎乎地,还以为自己和冥河老祖等人威胁到了李松石。浑然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已完全被算计。

    此时,这弥勒佛将位面投影化身投影到艾欧所在的大千世界的某个。偏僻位面。在位面的边缘,弥勒佛脑海里仍回想着如来佛祖的声音:“阿逸多。你之前所以觉得有难以渡过之困难临头而来。无可面对。却是心焦心躁,失去平常心所致。失去平常心。无非是心灵中被人暗中下了暗示。如今以结既解,平常心即在,你也该恢复原先的心境了。

    “佛,有大无畏之志。舍身饲虎。割肉喂鹰,也是从容而对。又有何困难,足以令尔低头?如今失态,无非失却平常心,失却那大无畏,直面任何困难之心罢了。此心既在,但记勇猛精进心,坎坷亦作坦途”

    如来佛桓温和的声音在他心里不断地回响,弥勒佛顿觉之前种种明恼,烟消云散。

    此时,来到这个位面,未过片刻,艾欧再次出现在弥勒佛的面前。

    邓艾欧,旧沾一脸冷漠淡然的幕冰冰的,仿佛只是股纯粹标出曰,没有喜怒哀乐。一股理智到极点的行为。

    见到了弥勒佛,艾欧突然微微咦了一声,略一沉吟,道:“阿逸多弥勒,你考虑得如何?是否已答应嫁与我那旧日执念为妾?”

    弥勒佛脸色不变,仍是乐呵呵地笑着,真个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

    他笑呵呵,毫不动怒地道:“阿弥陀佛,艾欧陛下,本座既曾誓答应过,那便去做就走了。回应誓言,有何之难?”

    “哦?”艾欧道:“那可是嫁与一个喜好男风的男子为妾,你,心甘情愿?”

    弥勒佛呵呵笑着,双手合什:“阿弥陀佛。往昔观世音菩萨,生就男身女相,为渡天下苍生,而化作女身。只为应誓,也曾嫁与马王爷为妻,却其如何?亦为天下苍生所敬仰,常诵大慈大悲救苦救难之号。

    “凡身之色相,无非虚妄。众生轮回六道,或男或女,或为人,或为畜,本质皆如一。昔之龙女。但闻法华经,瞬息之间,也见转作男身。顿悟成佛,即是此理。

    “我等佛与菩萨,洞彻诸妄。唯见实相,岂因色身而生执念?男,是众生,女,亦是众生。娶妻或嫁人,皆是凡相。荣与之辱,相去几何?不过一心。过得自己的心,便是万相皆空,无滞于诸事了。

    “如此,嫁于艾欧陛下化身为妾,却又如何?阿逸多既曾立誓,如今应誓守约就是。”

    弥勒佛说着,呵呵笑着,脸上堆满着笑容,没有丝毫勉强之意。

    将他的理由说来,真个似佛理通透。一时间,身上佛光更盛,脑后凝作光圈九层,重重信仰之力,自四面八方而来,凝作一身。

    看情形,弥勒佛渡过了心理的这一关,居然让自己的修为更进一层,无限接近于佛陀了。

    恐怕,再有半脚,那就是真佛!!!

    “连如此之事都忍得,且丝毫没有难忍之意”果然不愧是未来佛。资质非同寻常,难怪如来给你授记,认你为继任者。”艾欧点点、头。

    顿了顿,又道:“看来你破得我下的心灵种子,也并非全凭外力,倒有几分本事。这样,就有了合作的资格了。既如此,那,准备一下。今晚洞房吧

    若是之前,弥勒佛听到洞房二字。定然恶寒不已。此时。却是云淡风轻,丝毫不往心里去了。反而叫住艾欧,道:“艾欧陛下,弥勒有一事不明,但请教

    “什么事?”

    “陛下您何时在我心中下的心灵种子?”弥勒佛问道。

    艾欧身形淡淡道:“你初初见我之时。我便料定你有所求,十有**是为花仙子之事而来。但想看看你是否有资格合作,才下了心灵种子罢了。”

    弥勒佛略一回忆,陡然想起,邓艾欧的意志在这位面集聚,在虚空中凝成一个金眸时的情形。

    当时,他看到邓艾欧,不经意间变得恭敬了许多”当时,心灵就有了压抑吧。

    当时,就已经被悄悄下了暗示。暗示不耳力敌了吧?

    不然,换了往昔。保得住平常心,哪怕艾欧再强大百倍,哪怕是面对着阿弥陀佛那样神魂寄托虚字的至强者,弥勒佛也不会更恭敬。

    佛说“阿操多罗三邈三菩提”便是“无上正等正觉”一切众生皆平等。佛也罢,神也罢。凡人也罢,蝼蚁也罢。在佛也眼。都是一般无二的平等,又怎么会对某位强者特别恭敬呢?

    由此看来,自己被下了精神暗示。种下了心灵种子,都不清楚。

    “惭愧,惭愧。”弥勒佛笑呵呵的摇摇头,看不出丝毫着恼。

    艾欧瞥了他一眼,道:“开始,区区一缕意志,就破了你的平常心。面对我,你与凡间蝼蚁无二。一样的恭敬拘束。那面对李松石时。你必然也是不堪一击。但现在看来,还稍有可取之处,,

    “如此,你先嫁人,侍奉好你未来的夫君吧。花仙子之事,迟几次再说。”

    言罢,艾欧身形渐渐变淡,便要离去。

    弥勒佛又叫住艾欧:“陛下,花仙子之事”为行?”

    艾欧回过头,绽放着金光的眼眸冰冷无情,如同在看死物:“你当李松石是白痴?”

    说着,身形就消失不见了。

    弥勒佛一愕,思索了片刻,才隐约有点明白艾欧话中之意;“难不成。我的行为,已被李松石看在眼中,被算计而不自知?”

    弥勒佛疑惑不解。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这阿逸多,大喜啦,哈哈,就不知道会不会能生下个大胖小子来。

    而与此同时,另一边,,

    李松石在自己的私人空间里漫步着,看似悠闲,那心思却已不知跑向了何处,喃喃自语道:“嗯,弥勒佛去找了艾欧?艾欧可是个大千世界之主,实力非同寻常,又极端冷静理智,不好对付啊。要不要”去找一下泰洛克?

    “泰洛克神王离大千世界之主不过半步之遥,拥有着数之不尽的信徒。有资格合作。但是,前提是,这家伙不打花仙子的主意。”,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肌 ,章节更多,支持作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