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五百三十二章 龙涎花

第五百三十二章 龙涎花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尹木兰道:“她是龙涎花花仙子。”

    龙涎花?!!

    众女面面相觑。似乎没听说过这种花卉啊。

    车瑞华心中一动:“难道,是那龙诞草所长的花?”

    “对。而且必须是那拥有太素之龙纯正血脉的龙族的龙涎所浇灌出来的龙涎草才行。一般的蟒类。蛟类,普通的龙族,其龙涎浇灌出来的都不行。”

    “太素之龙?”众女有些纳闷。

    尹木兰又道:“东方龙族,分若干个等次。最古老,最强大,最厉害的龙,名为太易之龙。太易之龙。与无上大道伴生,处于真实与虚无之间。其真身与神魂,都能寄托在虚空之中。哪怕三千大千世界毁灭又重铸若干次,只要大道未完全泯灭。太易之龙就不会陨落。

    “太易之龙没有雌雄之分,却能衍生出龙族后裔。那龙因为生长在混沌初开,天地有杰而未有形的混沌年代,与混沌伴生。所以后人依照那龙所生长的年代,称之为太初之龙,又称之为混沌龙族。

    “混沌龙族能不死不灭,混沌未完全泯灭消散,这等太初年代的混沌龙族就不会毁夹。同样是神魂寄托于虚空,不死不灭的存在

    众人听着,一阵倒吸凉气。

    天地之间,居然还有这么多变态的强者?

    尹木兰似乎看出众人心里所想,就道:“这也是那位龙涎花花仙子前辈跟我说的,我也不清楚。只知道,太易之龙只有一条。与无上大道伴生,贯穿万道。本身没有任何思想,没有任何感情,只有一股纯粹的意志,洗恍寞莫,只依循着无上大道而行。

    “而太初之龙有多少,就不清楚了。只知道一条太初之龙,就能转化为一道“鸿蒙紫杰。代表着一条能够达到永恒的大道。它们与混沌共生。推行三千大千世界诸天万道的运行,本身也欲无求,隐藏于虚空之中,就算三千大千世界尽数毁灭,都未必会再度出世

    众人听了,一阵无语。她们都觉得,那个什么太易之龙。太初之龙。太玄了,与众人距离太过遥远。是否存在,都无所谓。反正都是无欲无求的东西,又不会有利益冲突,也无需去理会。

    所以,就没太放在心上。只当奇闻异事听过就算。

    便问:“那太素之龙呢?。

    “太素之龙乃是太始之龙衍化出来。太始之龙却是太初之龙衍化出来。那太始之龙,没有实体,全身都是三千大千世界的“先天紫杰。所化。所以。又被称为“先天神龙。也有后人称之为“先天紫杰神龙。或“先天不灭紫杰神龙”世间有大功德于天地者,得到的先天功德金光,就是这先天神龙的精华所化

    众女眉头一阵抽搐。太变态了,都是无比逆天的东西。

    只听尹木兰又道:““混沌龙族。和“先天紫蒸神龙。之下,就是“太素之龙。这太素之龙开始拥有实体。但却是最纯粹的灵魂能量凝聚而成,没有雌雄之分。而后。经过若干年,太素之龙变异,开始有了雌雄之别,能交合,能生育后代,就是世间所说的“祖龙,了,或称“元龙”“据称,这种龙的身体,是以灵魂力量凝聚成实质而成,所以吐出的龙诞,能让凡间生命的灵魂,瞬间拥有灵性、神性,能倾刻成就阳,神。白日飞升。

    “但是,这种龙一代代传承下来,四十九代过后,其血脉中蕴含的神奇力量,就渐渐减弱了。其龙诞,虽然还能浇灌出强化灵魂的龙诞草。但效力却不知减少了多少。

    “所以,通常也会有人将这前四十九代的正统龙族统称为“祖龙”之后的。再强大也不过是普通的龙族。至于混有其它种族血脉的龙,血脉驳杂,更不用说了,”

    原青青听着,眼睛越来越亮:“原来这龙族竟有这么辉煌的历史,它们的能力这么强犬”如果能抓到几条什么太素之龙来养着,让它们天天浇花,那该多好啊。”

    “那是不可能的。”尹木兰摇头道。

    “为什么?那什么太素之龙再强大,也不会神魂寄托虚空吧?顶多也就念动法随的境界,我们石哥哥才不怕它们呢。”

    “念,念动法随?那是什么境界?”尹木兰有些疑惑。

    “嗯,就是差一点就神魂寄托虚空。跟那什么太上老君”哦,还有那什么混沌龙族一样厉害。”

    尹木兰不禁倒吸了口凉气,脸色大变:“这么说,石哥哥他”,

    “当然。”原青青得意地笑着。李松石也笑着点点头:“侥幸罢了,我也是不经意达到这境界的。”

    尹木兰无语了。

    这也能侥幸的吗?

    这算是谦虚还是炫耀啊?

    “怎么样?木兰姐姐,你还觉不觉得我们抓不住那太素之龙?。原青青问。

    尹木兰摇摇头:“如果能亲眼见到那太素之龙,应该是能抓到的。只可惜”据那龙涎花花仙子前辈所说,天地之间,恐怕是再难找到太素之龙了。”

    “什么?为什么?”原青青有点不明白。那个什么太素之龙,数量应该不少吧?而且,它们不是一共有四十九代的祖龙吗?少说也有上百条吧?多的几万条不都止。就算抓不到太素之龙,祖龙也可以用一用啊。”

    尹木兰摇摇头,道:“据说,在很古老的年代,曾生过大战,那太素之龙,还有所谓的祖龙。都已尽数陨落。那龙诞花花仙子前辈,她的本体花身,就是最后一条太素之龙的龙涎长年浇灌,才生长出来的。

    “自从她化生为花仙子之后。就再也没见过太素之龙了。而且,据她所知,那混沌龙族必须是在混沌初开之时,吸纳到足够的能量,才足以衍生出太始之龙。

    “而太始之龙,”却几乎全部转化为先天功德金光,被太上老君,女奶娘娘等人全部瓜分完。可以说。天地之间,恐怕再难找到先天不灭紫杰神龙了。

    “所以,三千大千世界内,不会再有天生比凶大素户龙蕴育集卜古场大劫,大素点龙和祖织入“继陨落。  活着的。都死了。如今,想要再找出这些龙来,恐怕

    说着,又是微微摇头。

    众花仙脸色微变,原来上古时期,居然还有这么多的秘辛?

    “这么说,只有太素之龙的龙涎浇灌出来的龙涎草才能生长出龙涎花。那,那位龙涎花花仙子前辈,”

    梅雨心急急问着,其它花仙子也都吊起了心,紧张地侧耳倾听。

    尹木兰道:“这位,,是无艳姐姐?”

    “是雨心姐姐。无艳姐姐转世重生。这一世。名叫梅雨心。”原青青在旁解释道。

    尹木兰怔了怔,喃喃道:“原来姐姐也是转世了啊,”

    顿了顿,她道:“雨心姐姐,你刚才说得有点不对。并不是只有太素之龙的龙涎浇灌出来的龙涎草。才能生长出龙涎花的。事实上 只要血统足够纯正,与祖龙血脉相当接近的正统龙族,其龙涎所浇灌的龙诞草,也都能生长出龙涎花来”哪怕是现在血脉稀薄的东方龙族所蕴生的龙涎草,如果机缘巧合。都是能生长出龙涎花的。只不过,龙涎花的能力比龙涎草强大百倍,甚至是数百倍,非机缘巧合,普通的龙诞花无法开花。就 1”

    梅雨心一听,就纳闷了:“那刚才木兰妹妹你说,只有那拥有太素之龙纯正血脉的龙族,其龙涎所浇灌的龙涎草才行。而那龙诞花花仙子前辈,其本体花身。你不也是说,是由最后一条太素之龙的龙涎所浇灌而成的吗?”

    “的确如此。只不过,普通的龙族所浇灌出来的龙涎花,无法提供太多的龙涎花花之灵气,祖龙所浇灌出来的龙涎花,虽然花之灵气非常之丰沛,能直接促进灵魂进化。就算在太古时期,都是稀世珍品。但这龙涎花,却是无法成为龙涎花花仙子的本体花身的。只有那太素之龙,或是继承太素之龙最纯正血脉的祖龙,其龙涎所浇灌的龙涎花,才能成为龙涎花花仙子的本体花身。”

    尹木兰解释着,其它众多花仙子动容不已。

    这龙涎花,可比那青囊花,洛如花。要稀罕珍贵得多啊。太古时期。那位花仙子,又是去何去找来那么多的龙涎花,好获取花之灵气的?

    只听尹木兰又道:“正因为这龙涎花非常稀少,极品的又罕见。所以。那位龙涎花花仙子前辈,只有一株本体花身,灵识从来没能在别的龙诞花上寄居过。幸亏那本体花身的寿命极长,不用担心枯萎调零。

    “而且,由于那龙涎花的花之灵气的特殊功用,所以,能将沉睡中的花仙子灵识所唤醒。并且,怀璧其罪,她也一直被太古时期的强者所窥视。一直都是躲躲藏藏的,不敢随意露面。”

    众女听着,顿时恍然。之前不少不解之处,都明白了。

    “那你后来,后来怎么样了?”原青青问:“那位花仙子前辈说出自己是龙涎花花仙,那之后呢?木兰姐姐你又怎么样?”

    “我当然是很震惊。

    但是,只为流落到了过去的时空,周围的强者又太多,经常有着强大的神灵在大战,天地之间,处处都危险,没有安乐之处。所以,我就只跟在那位龙涎花花仙子的身边,生活了一段时间。

    “没多久,我就了解了她的许多事情。她也知道了我们这一代花仙子的不少事情。当我说到长安城。众花仙让百花不按节令开放,所以大都陨落时,那位龙涎花花仙子,又说了一件让我感到非常震惊的事情

    众女一听,便问:“什么事情?”尹木兰笑道:“各位姐姐,妹妹。之前我们在长安城,让各种花卉不按节令开放,所以有不少花仙子陨落,陷入几乎无法醒来的长眠之中。大伙都会以为,这是因为天谴的缘故吧?”

    众女略一沉吟,白牡丹道:“据我听来的,应该是这样子的。人间是一处禁止随意施展自然力量的的方。如果我们在人间胡乱使用花之灵气,强令各自掌控的花卉不按节令开放,那么,就会违反了自然界植物的生死枯荣之道,最后受到百花的排斥,若干年内,收获的灵气必然骤减。

    “而如果将花仙子特有的种种出凡俗的能力随意展现于人世间,更有可能会引来整今天地的排斥与惩罚。所以,长安城,百花不按节令生长,花仙子应该就会受到整今天地的排斥,进而陷入沉眠之中,”

    说着,略一迟疑,问:“怎么,难道那龙涎花花仙子前辈,不是这样的说法吗?”

    “不是。”尹木兰道:“根据那位龙涎花花仙子前辈所说,不管在人间也好,在什么地方也好,花仙子随意使再花之灵气,随意释放灵气,让百花不按节令开放,根本不算什么。之所以有花仙子会因此而陨落,不过是灵识太过脆弱而已。之所以在后世有着这样的说法,却是在代代相传的过程中,传言有说遗漏,渐渐变改变了。

    “事实上,那位龙涎花花仙子,还有她们那一代的许多花仙子,都会根据需要,随时控制着百花的生长。不论是冰天雪地,还是火止。深海,只要有那花的根茎在生长,就必定能催出花卉来,采集花之灵气。壮大自身。根本不担心什么排斥和惩罚

    众花仙子听着,大惊:“怎么可能?!!”

    事实上,许多花仙子,正是因为不小心让各自掌管的花卉,在时令不对的季节开放。才会陨落的啊。

    可是。那龙涎花花仙子,也没有必要骗尹木兰吧?

    想着,谢紫董就道:“木兰妹妹。能不能将那龙涎花花仙子前辈的话。再说得详细一点?你当时,应该有仔细打听的吧?”

    尹木兰点点头。道:“当时。我也是很震惊的。就问她。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就说,天下花开,在什么时节生长,并不太重要。只要是气侯,温度,湿度,这类的环境适合,那花就能生长,开放。就算有些特殊的花开需要天地灵气,那也只要有足够的天地灵气,就可若嘉擅长控制植物生命力的花仙午,其系不需要帅鄂只用植物的生命力,就能让那花直接开放,并且产生足量的花之灵气,一点问题都没有。”

    说到这,尹木兰看了看原青青。原青青之前控制着植物的生命力量的手段,显然就是那龙涎花花仙子所提到的那种能力。

    接着,就听尹木兰又道:“那龙涎花花仙子前辈说,我们之所以会陨落,主要是因为花仙子与百花相互交感的缘故。

    “每一位花仙子,各自掌控着一种不同的花卉的生长,能在这花卉与花卉之间相互传送降临。那么。其灵识,就必定会与天下间的这种花卉,产生某种玄妙的感应。

    “就好比我所掌管的木兰花。那天底下的木兰花,都会与我有着一定的感应。只要是在同一个位面之内。甚至是别的位面的木兰花,都能隐约有所感应。所以,能直接从一朵木兰花。“降临。到另一朵花上

    众女点了点头,花仙子的确是有这样的能力。好比那史曼华,就经常从人间前往地府,从地府前往人间。

    当初,就是李松石不小心种出了一朵不按节令生长的彼岸花,那史曼华在地府中感应到,才使用花仙子特有的“降临”能力,传送到人间的那朵彼岸花上。借助那花的些微花之灵气,凝要成形。

    这时,只听尹木兰继续说着:“所以,那花仙子如果受伤,陨落,天底下的花。就会有所感应。渡过情劫失败的花仙子,其掌管的花卉。就会渐渐枯萎,在任何地方都种不活,渐渐而绝迹,不再生长。而如果有某一种花,因为天气环境的原因,大都枯萎,或是被大量焚烧,那花仙子产生感应,也会导致灵识受伤”。

    说到这,看了看白牡丹,道:“按照龙涎花花仙子前辈的这种说法。当初牡丹姐姐之所以出问题,并不是因为一两株本体花身被烧的缘故。而是大量的牡丹花被焚,牡丹姐姐的灵识产生同样的感应,部份灵识燥动异常,承受不住那种烈火焚身的力量,导致灵识内部力量相互对冲,以致灵识模糊,才陷入沉眠之中的

    白牡丹听着,娇躯微微一震。

    其它人都忍不住看着她,李松石更是关切地拉着她的手。

    白牡丹摇摇头,道:“怪不得”我一直觉得奇怪。一座城池的牡丹花被烧,花之灵气损失再多,我也不至于没办法传送到天底下的其它牡丹花身上啊。

    “只要离开长安城,在别的花之灵气充足的地方,完全可以重塑本体花身。为什么当时直接就全身无力。花之灵气都不受到控制了呢?

    “我一直以为是被谁暗中算计了。不敢说出来。没想到。竟是因为与那被焚的牡丹花相互交感。产生了感应,以致灵识混沌,迷糊

    说着,长长舒了一口气。放下一件一直藏在心里的心事,整个人都轻松得多了。

    李松石看着,虎着脸,道:“牡丹妹妹。你一直怀疑自己是被人暗算?为什么不跟我说?”

    白牡丹一怔,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只是怀疑,什么证据都没有。就没想到要跟大哥你说

    李松石暗暗摇头,这牡丹妹妹还真是,就算只是怀疑,也可以和他说,让他帮着考虑啊。

    于是,悄悄捏着白牡丹的手。以心念单独给她传音道:“哼。现在不教你,等回去之后,牡丹妹妹你可得小心,看我怎么“教。你。”

    两人在众目睽睽之下,悄然打情骂俏着,周围人都浑然无所觉。就连那谢紫董都没现,真有一种近似于做贼,偷情的感觉。

    白牡丹俏脸红了红,不敢直视李松石的眼神,微微转过头去,看着别处。但那芳心,却是一蹦一蹦的乱跳,既是害羞。又是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异样滋味。

    她心情难辩,旁人却都没怎么觉。那尹木兰。又继续接着刚才的话。

    只听尹木兰说道:“所以,正常情况下,花仙子与她所掌控的花卉。是生生相息,相互关联,互相有着感应的。一般的花卉自然而然地生长调零,附合自然之道,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一旦出现异常状况,就很考验花仙子的能力了。

    “如果花仙子的灵识足够强大。足够坚韧,那到没什么。哪怕是外界再多的花卉出现问题,几近于灭绝,但只要她掌管的花卉没有彻底绝迹,那花仙子就肯定不会有事。

    “只是,花仙子的灵识想要变的足够强大,需要经再过许多事情,心性坚韧,并经过相当长的时间。才会渐渐成熟。那花仙领域才能变强了,灵识才能变强。

    “所以,对于那些花仙子还未成熟。经历的事情不多,心性和灵识。都未足够强大,未足够坚韧,就不能直接面对这种强烈的感应,而必须想办法断开与天底下各种花卉相互间的感应了

    众女听着,又是一阵惊疑:“这花仙子与花卉之间的相互感应,还能断开?”

    “是的。”尹木兰肯定地点点头:“其实,认真说起来,也不是什么秘密。花仙子能施展仙术,依靠的是什么?花仙子能生存,依靠的是什么?”众花仙一怔,梅雨心道:“是灵识?。顿了顿,又摇头:“不对,难道是花之灵气?”

    “没错,就是花之灵气。花仙子的本体花身,必须要用花之灵气滋养。花仙子的灵识,更需要花之灵气的滋养。甚至。凝气化形,变幻灵体,更是需要花灵之气。而平时施展的种种仙术,也离不开花之灵气,必须借助那花之灵气,才能轻松释放。

    “虽然说,当花仙子的灵识强大到一定程度时,可以直接依靠花仙领域,就能直接释放仙术,产生相应的能力,或控制百花生长。

    “但是,这种方式,却必须要那花仙子很强大才行。而且使用起来。也不如花之灵气方便。一般花仙子吸纳外界的花之灵气,用自己的灵识将之炼化,那花之灵气就会自带花仙领域的特性,就能时时转化为仙术,可谓事卑耗的力量叉少,仙术的效果叉强   脓…

    “像是刚刚初生没多久的花仙子,灵识还非常弱,所依靠的 也是花之灵气。正是因为有着花之灵气。哪怕那花仙子灵识再弱,近乎陷入沉眠之中,也能释放仙术。能继续吸纳周围的花之灵气滋养自身,能继续控制周围花卉的生长。

    “可以说,花之灵气对花仙子来说,是必不可少的生命之源 是构成生命的最主要元素,是最重要的物质之一。在花仙子与天下众花之间的相互感应,花之灵气更是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

    “比如,我掌管的是天下的木兰花。凡是能有花之灵气释放的木兰花,我都能有所感应。而那些没有花之灵气释放出来的木兰花,我就未必能感应了,也不可能直接传送到那朵花的旁边。想必,其它姐妹都是如此吧?”

    众花仙都是点点头。

    尹木兰又道:“所以,由此可见,花之灵气,对于我们的感应能力。有强化的作用。甚至,从我们使用花之灵气来施展仙术,会有事半功倍的效果来看,那花之灵气。不仅能强化我们与各种花卉间的感应能力,还能起到强化我们花仙子的灵识波动,强化我们的花仙领域的作用。

    “那么,如果我们能够抑制住花之灵气,收敛了灵识波动,是不是就不会再感应到外界的花卉的种种变故了呢?是不是,就不用与外界出现了问题的花卉相互交感,就不用担心自身灵识因为外界花卉出现问题,而导致陨幕了呢?”

    众花仙身穆一震。

    那尹木兰看着白牡丹,道:“如果。当初牡丹姐姐在长安城中的牡丹花被焚烧时,立即传送出去,然后,迅收敛灵识波动,暂时不吸纳花之灵气,不释放花之灵气,更不让花之灵气与灵体外的任何东西接触。同时。不要再施展任何仙术,,“甚至,当时牡丹姐姐不用传送出去。只要收敛身上的灵识波动,收敛了花之灵气,然后直接找一株牡丹花,放置到不为人知的角落悄悄藏起来,不再理会城中的其它牡丹花。

    “那么,就算其它牡丹花花许全部被焚毁,也不会有事。就算其它本体花身都全部被焚毁,那牡丹姐姐的灵识,也会自动进入那藏起来的一株牡丹花里,或是其它的牡丹花中。蕴育出新的本体花身来。

    “介时,大劫已过,牡丹姐姐再施展仙术,再使用花之灵气,也都会没事了。可是,偏偏当时牡丹姐姐不仅没有藏起来,反而想用花之灵气去拯救城中的其它牡丹花,这样,因为花之灵气充当媒介的作用,那么,感应增强,反而适得其反。

    “可以肯定,当时,牡厅姐姐与那些受焚的花开产生强烈感应,那体内炼化过的花之灵气,肯定会如同外界被焚的花许那般,不断散着绝望,哀伤,燥热的情绪。

    “我们花仙子化形出灵体时,灵识是寄托在花之灵气上的。那花之灵气如果出现了问题,那么,灵识也会因此而变得燥乱,迷糊,无法保持清明。甚至,那出了问题的花之灵气,还会将外界花卉的种种思绪。不断地强化,反过来冲撞灵识。一来,灵识同时接受到这么多的混乱信息,处理不过来,就会迷糊。

    二来,外界那种花开绝望,要死亡的感觉,会被花之灵气放大,起到一种类似于催眠的作用,直接作用到花仙灵识的潜意识中。

    “这样,牡丹姐姐就不可避免的陷入了沉眠之中了。甚至,有可能会”

    说到这,尹木兰沉默了,一会。才道:“这是龙涎花花仙子亲口这么说的。”

    白牡丹心情有些抑郁,长长吸了口气:“这般说,当初我是应该能避开大劫的?!!”

    尹木兰点点头:“不止是牡丹姐姐,包括我,还有其它姐妹,也都是如此

    顿了顿,她解释道:“其它姐妹,不是用花之灵气来催自己所掌管的花吗?如果想让不在冬天开放的花,突然在冬天开放,手段有很多。不管是采用温室培养,还是用其它力量来催,都可以。只要不是使用花之灵气,不使用花仙子特有的手段,那是一点事都没有。

    “可是,众位姐妹当时不清楚。都直接用花之灵气控制那花开放了。试想想,花之灵气本来就有放大感应力量的能力。那花不按时节开放,所产生的种种感触,回馈回来,不是与花仙子自身的灵识相互冲突,让我们灵识模糊,陷入沉眠吗?”

    茉莉花仙白小香听着,有些不解:“木兰姐姐,花卉不按时节开放。所产生的感触,怎么会和花仙子的灵识相互冲突呢?”

    “这位是,”尹木兰有些疑惑地问。

    “她是白小香妹妹,荣莉花花仙子。可是我给起名的呢。”原青青介绍道。

    “哦”尹木兰点点头,看了看荣莉花花仙,心想:“感觉这位妹妹有些稚嫩,但实力,却非常强大。怎么回事呢?”

    想着,却也没细究,只道:小香妹妹,花儿也是有心情的,你知道吗?”

    白小香点点头:“花儿也是生命,自然有心情,我也经常感应到花儿的不同心情呢,不过,却说不出来。”

    尹木兰点点头:“正是如此。一般的花卉,如果没有花之灵气,那就算是有心情,也比较模糊,就算是花仙子也不容易分辩出来。但如果那花有花之灵气,那么,它的心情,就会从花之灵气表达出来。拿一种花来作比喻:那花春天开始生长。夏天开始盛放,秋天开始凋零。冬天,那花的植株都停止了大部份的生命活动

    “这就是所谓的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吧。”

    尹木兰点点头:“是的。所以,根据那花的生长期不同,那春天削花之灵气,蕴含着浓浓的希望有奋向上的意志,充满着希望。而夏天的花之灵气,则充满着旺盛的生命力,有着一股强盛,和喜悦的气息。秋天的花之灵气,就渐渐有些衰退。而冬天的花之灵气,则静息。平静。

    “掌管这种花卉的花仙子种花卉产生感么,花仙年体内的花户灵与。捌知。夏天活泼旺盛,秋天消沉,冬天平静,止息。形成一种规律。那花仙子,也会渐渐习惯这种情况。并且这习惯,还会深入到灵识之中。成为了一种潜意识。那花仙子的生理特征,也会随着这种规律而变化。春生夏长,秋收冬藏。

    “因为花仙子自身的灵识与花之灵气相互交感,牵连。所以,那花仙子的灵识,也是受到了影响,春天强烈地吸收着外界的信息,好奇。好学。夏天灵识活泼旺盛。秋天消沉,冬天懒洋洋。

    “甚至,就连那花仙子的情绪也是如此。春天开心快乐,夏天好动。喜欢处处游玩,放眼天下。秋天时消沉,多愁善感,冬天时想要睡觉,都不想乱动。

    “那么,在长安城时。这位花仙子在冬天时节,体内的花之灵气。是相对平稳的,处于潜伏状态,不张扬。

    但她却控制着花儿开放。那花所蕴含的,所释放的花之灵气,则是非常活泼,旺盛。这花之灵气回馈回来。就让花仙子体内的花之灵气受到影响,部份花之灵气变得也活泼,旺盛。

    “如此,花仙子体内的灵气。就有部份是平静的,想要休息的,另一部份就乱窜。同样的花之灵气。两种不同的运行状态,岂会不相互冲突,不会相互冲撞。

    “就如同冻结的河床下面,突然多了一股激流。那流水会撞碎冰层。水流也跟着混乱。“而花仙子的灵识,也是如此。那花仙子已习惯于在这个季节保持这情绪波动,外界却突然传来种种不同的情绪波动,两种情绪,岂会不冲突?就好比一个人昏昏欲睡,却突然有人在旁边大吵大闹,唱歌跳舞。那昏昏欲睡之人,必然感到头痛欲裂,很不舒服。

    “花仙子的灵识,也是处于这种状态,甚至,感觉会更强烈。

    “而且,在这个时候,外界那种种花卉不适应冬天的季节,感到寒冷。害怕,感觉到死亡不断地逼近,感觉到控制不住凋零。一方面受着花之灵气的催,一方面受寒风所迫而枯萎,”这种种花卉的心情,种种情绪,也不会不断地放大,经由花之灵气,反向回馈到那花仙子心中。

    “那花仙子潜意识里,便也充满了寒冷,害怕,感觉到死亡,和自己的生命即将凋零枯萎的感觉。再加上之前所说的那种冲突,那种烦燥静不下心来的情绪,,于是,不可避免的。那花仙子便会感到烦燥,不安,灵识内部相到冲突,相互消磨。

    “接着,灵识不断受损,渐渐变得虚弱,并且,越来越消沉。最后,因为灵识太弱,控制不住,就会陷入了沉眠,,

    “当初,在长安城的时候,我们许多花仙子姐妹,都感到自己的情绪变得很奇怪,心情很不舒服,却根本不知道是自己的灵识出了问题。因为这种变化是在潜意识里的,所以,就算知道自己不妥,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不妥。所以。更不用说控制去住自己的灵识。

    “我记得,当初,就连紫董姐姐”都没现,我们出现的问题是在灵识之中。而我,也是早早就陷入了沉睡,但将事情与那龙涎花花仙子前辈一说,她就推断,我们当时的花仙子姐妹,肯定会有许多陷入沉眠之中

    李松石听着,与众花仙面面相觑。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当时,的确是有许多花仙子陷入了沉眠。

    谢紫董则道:“木兰妹妹说得不错。当时我也感觉到很不舒服。虽然我平时能感应别人心里的想法,但那是要我心情平静才行。正如平静的水面,才能照出人影。波纹不断的水面,是没办法当镜子用的。我当时心里很乱,也根本没办法任何不妥的地方。”

    “这很正常。”李松石道:“你们不清楚自己生了什么事。但潜意识却因为感应到百花的情绪。而被下了暗示,如同被催眠了一般。那灵识慢慢地被消磨,混乱”表面上灵识波动不会变弱,但实质上,混乱的灵识,哪还会有什么力量。陷入沉眠也不自知了

    李松石说着。

    众花仙子都微微感叹。

    “如果当初我们早点知道,就不会这样了,也不用一下子就沉睡那么多年了,”

    谢紫莹有些自责。她有感应人心的能力。如果当时她没事,或是听话不去长安城,等出了问题再赶去。那么,凭借她感应别人心里想法的能力,说不定真能现问题在灵识中。那样,就有可能拯救许多花仙子姐妹,不用大伙一起陷入沉眠了。

    这时,白牡丹却突然微微笑道:“这样不是很好吗?虽然我们沉睡了那么多年,失去了很多,可是。不也正是因为这样,才能遇见大哥,才有今天的吗?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是啊,如果不是遇到石哥哥。恐怕我们早就被那些可恶的神灵给掠去了。更不用说如今能这样,拥有念动法随级的实力,不用再渡情劫。不朽不灭

    原青青说着,一旁的耸木兰大吃一惊:“青青青妹妹,你网才说什么?”

    “嗯?”集青青有些迷糊:“怎么了?我有什么说愕不对吗?。

    “刚才你说”你也有念动法随级的实力,还不用再渡情劫,不朽不灭?!!”

    “对啊,你不知道,嗯,算了。木兰姐姐,你还是先把你的事情先说完,然后我们再把我们的事情告诉你。你就都清楚了。现在嘛,先说说你的,别打乱了次序。”原青青吐着可爱的小舌头道。

    尹木兰一听,怔了怔,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那心里的震憾,却是难以形容了。听到原青青这般说,尹木兰已能看出,她应该不是在说谎。

    花仙子也能不用渡情劫,就能不朽不灭?

    暗暗摇头,她将这心思暂时抛开。忍着满肚子的疑惑,把自己的经历继续说出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