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五百四十一章 情动

第五百四十一章 情动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江时。池淑瑶和风飘零都看向梅雨心六…※

    梅雨心怔了怔。看看李松石。

    李松石微微一笑,网想说什么。梅雨心就道:“石哥哥,我也敬你一杯吧?”

    李松石点点头。

    反正都喝两杯了,不喝梅雨心这杯。就不公平了。

    于是,看着她到酒,敬酒。

    梅雨心端着自己的酒杯,放到唇边微微一泯,那酒入口醇和,不带什么刺激性的,还有着浓浓的花果之香。但她秀眉却是微微一蹙,只喝了小半,就停了下来,俏脸绯红一片。

    看着李松石喝完一杯,梅雨心就道:“石哥哥,我酒量不行,只能喝一小杯。”

    “那就只喝一小杯吧。”李松石笑道。

    “不行”到出来不喝,就浪费了。不然。石哥哥你帮我把这半杯喝了吧。”

    将手中的酒杯递过去。

    池淑瑶和风飘零就不禁瞪起了眼睛。

    李松石怔了怔,此时;杯酒下腹。他也觉得自己有些迷糊混沌了。看着三女,都觉得比平常漂亮了许多。那身上时不时散出来的香味,更惹人心动。

    犹其是此时都是近乎裸着,同泡一池。更是隐隐约约间,让他不禁想到某些小儿不宜的事。

    所以,就没多想,笑道:“好吧。”

    伸手接过来,将梅雨心杯中的残酒饮进。

    池淑瑶一阵无语。

    她拿出这酒来的初始目的还没达到,就让另两位妹妹占了她的石哥哥的“便宜”了,若说不郁闷,是不可能的。

    看着李松石放下酒杯,她就道:“石哥哥,雨心妹妹,飘零妹妹,就这么喝着,实在是太无聊了,不如我们来做点游戏吧?”

    “游戏?”

    “对啊,刚才不是说了吗?一男三女,人数刚刚好”池淑瑶说着。

    再次听到这一男三女,李松石却是不上当了,就问:“什么游戏?。

    “打麻将!”。

    “打麻将?!!”

    “不错,四个人,正好搓一盘麻将。我们就赌一把,如果谁放炮了,就要喝上半杯酒,表演一个节目。而如果谁赢了嘛”呵呵”。池淑瑶忽然笑了起来。

    “赢了又怎样?”梅雨心不禁好奇地问。

    “赢了的人,可以敬石哥哥喝小半杯酒,同时,如果是吃胡,还可以得到石哥哥一个吻,如果是自摸。不可以让他吻一吻,再抱上一抱,怎么样?”

    此言一出,梅雨心和风飘零的脸就红得像熟透的苹果,同时纷纷啐骂不已。但是,芳心却是砰然而动。悄悄瞄着李松石。暗羞不已。

    李松石摇摇头:“不行不行。哪能这样的奖励?”

    “怎么不行?难道,石哥哥你不想,不愿意?!!”

    呃,,

    李松石一怔,偷偷看了梅雨心和风飘零。

    可是,这一看。眼睛就再离不开了。那两位花仙子羞答答,欲拒还迎的样子,让他心里砰然心中。脑海里已在幻想着,如果自己将这当中一位妹妹抱在怀中,那美妙动人的感觉”

    不禁咽了咽口水,再回转过头,看到池淑瑶。

    不得不说,池淑瑶也是非常之诱人,全身上下。每一处地方,都充满了诱惑力,能让人气血贲涨”犹其是喝了酒的男人,

    足可以,酒能乱性,酒为色媒。这样的话,是一点不假的。

    李松石迟疑着,池淑瑶就道:“咱们就玩几把,怎么样?反正啊,抱早都抱过了。亲早就亲过了,要什么打紧?除非”雨心妹妹和飘零妹妹不喜欢石哥哥亲亲抱抱,或是担心会输。那样,到时候若是你们输了,就转过身,眼不见为净不就走了吗?”

    池淑瑶仗着酒意说着。风飘零听了。顿时就不愿意了:“谁不愿意让石哥哥亲,不愿意让石哥哥抱了?而且没比过,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李松石在旁没有出声,那梅雨心,却是微微点头:“嗯,就是,谁输谁赢,还说不定的。到时候,淑瑶姐姐别转过身去就走了。”

    这些话,真要换了平时,这几位都说不出来的,但现在,仗着酒性。众人的性情都有少许变化,说是真情流露也好,说是大胆也好,说是醋意和好胜之心被无形中扩大了也好。一时间,竟没人觉这有什么不妥。

    李松石不介意自己被拿来打赌。那三女也都不介意当着别人的面,穿得少少的,时刻准备与李松石亲亲吻吻,搂搂抱抱。

    池淑瑶就道:“好,那我们就来比麻将。”

    右手一挥,旁边便多了一个浮在水面上的竹盘,上面铺着一张画着十二芒星魔法阵的毛毯。并铺着麻将。

    “两位妹妹看好了,这是混沌晶石磨制。全部都是同样的颜色。同样的轻重,同样的大背面还裹着简化的微形周天星辰大阵的纹路,足以吸纳周围的神识、灵识或种种能量的探测。

    “另外。这桌面上的魔法阵。也是用来形成一个专门隔绝方圆两米内的神识灵识波动的探测的。所以,除非是亲眼看正面,否则,在背面,是不可能看出这牌面是牌的,这就能防止作弊了。众人听着,点了点头。

    风飘零和梅则”悯!“那,加大神识探测,也现不了吗。”  …※

    “这魔法毯和混沌晶石麻将,能隔绝多强的神识和灵识探测?”

    池淑瑶听着。笑了笑,道:“一般强度的都能隔绝。太强的探测”我们周围的人都现了,这跟光明正大转到别人正面看牌没什么两样,不会有人这般做,也就没4要防了。”

    嗯,也对,”

    于是,四人开始搓牌,摸麻将。

    那三位花仙子当然是想着自摸。李松石嘛自己尽量赢吧。赢了。就不用喝酒。只是,要不要照顾一下女士呢?

    网想着,池淑瑶就笑道:“石哥哥,等下,你可不许偏心,偷偷帮着别人哦?若是要帮,也要帮我

    “不行不行,这样太不公平了。”风飘零道:“石哥哥不可以胡乱放炮,,哼,要等着我们自摸。”

    “呃,也对,还是自摸的好。石哥哥,那就不可以偏帮了”池淑瑶迷迷糊糊地说着。

    李松石愣愣地点了点头。

    于是,开始打麻将。

    一张张牌,不断被摸走,一张张牌。不停地被打出。

    但是,众人都没注意到,池淑瑶时不时的,眼神掠过众人的眼睛。

    那瞳孔表层。却是反射着一张张牌的样子。

    正常人,自然无法透过别人眼睛上反射出来的影像,判断出桌面上的牌。

    但对花仙子而言,尤其是如今的实力,更是轻而易举。

    若在平常,众人也都反应过来了。但此时喝着酒,有些晕乎乎的。醉醺醺的,就没反应过来。

    如此,过得片刻。池淑瑶突然就大喜道:“等等”

    手一推开自己面前的牌:“自摸了!!”

    什么?!!

    众人怔了怔,看看她面前的牌。又看看自己面前的牌。

    怎么会这么快?

    该不会是作弊吧?

    事实上。池淑瑶也是在作弊。偷偷看了看众人的牌。推测出剩下的牌哪张出现的几率大一点,那就差不多了。

    而且,谁也都没料到,这加了混沌之气的酒水,也有事先服的解酒药的。所以,她比其它人要清醒少许。

    只是,众人一时间,实在抓不到什么作弊的把柄,便也都认了。

    于是,眼睁睁地看着池淑瑶端了半杯酒,自己先轻轻尝了一口,才道:“来,石哥哥,我敬你一,“嗯,牛杯。”

    李松石等人看着那杯沿出还留着的些微酒渍,不禁无语。

    “反正等下也是亲的,都一样嘛。刚才不也喝了雨心妹妹的?不能厚此薄彼哦。”

    李松石无语。不敢去看风飘零和梅雨心的表情。随手接过杯子 在那不是池淑瑶入口的杯沿入,一口灌下。

    美酒入口,依然香醇,但奇怪的,香味似乎比刚才浓了少许了。

    李松石所不知道的是,这百花果酒。里面是加有花之灵气,以增强酒力的。如此施加,倒也无可厚非。反倒是酿出好酒的奥秘所在。

    但是,某一些花之灵气,却是有着特殊的功效的。受这酒意与混沌之气一激,喝入体内的花之灵气。便产生了莫明的功效。

    这时,池淑瑶笑眯眯地看着李松石喝尽了酒,才道:“石哥哥,网才可是自摸的哦,你可要按规矩来奖励我。”

    李松石道:“那时自然。”

    “那,我要抱着亲。”池淑瑶羞笑道,从水中走了过来,身子微微一挺。那完美无瑕的身子,本来穿得就极薄极清凉,泡在水中,更是几近无物,就已是极诱人了。此时这么一挺,更显傲人,让人不禁砰然心动。

    李松石脑袋迷迷糊糊的,自觉小腹一热,便忍不住轻轻将她揽在怀中。

    此时,已忘了周围还有两位花仙子。就吻了上去。

    池淑瑶主动献上芳唇,与李松石吻在一起。

    而后,两人紧紧贴着,拥吻,李松石的手下意识在她背后抚摸着。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背后传来轻轻一哼。

    池淑瑶猛然清醒过来。

    却现,李松石的大手,已将要抚到她的胸上。而他的下面,更是紧紧地绷起,已顶在她小腹处。

    突然想到周围还有两位花仙子,池淑瑶一声娇呼,猛然将李松石推开。自个捂着砰砰乱跳个不停的胸口,侧过身,退到一旁。

    李松石也突然清醒了许多,见此情形。真是苦笑不已。

    如果刚才没有那一声轻哼,继续下去,那接下来生的事情,可想

    知。

    池淑瑶胆子虽大,但都不至于能当着另外两女的面,跟李松石做出那样的事来。以前隐约有过一次。却是装样子给别人看的。

    现在真有可能真要生这样的事情,她反到害羞了。花仙子也是讲面子的,真生这样的事,以后在别的姐妹面前,她就难抬得起头来了。

    之前,不过是看到风飘零“勾引”李松石,梅雨心又给李松石宽衣。她心中有些小小的不忿。想挣个面子,但没有想到,

    见到这气氛有些尴尬,李松石就轻咳了一声,道:“各位妹妹,这样”这样的游戏,似乎,似乎,还是不要继续玩了,静静地泡着水

    “不行风飘零突然拜

    李松石一怔。风飘零就道:“刚才,石哥哥抱了淑瑶姐姐,却没抱我们,不公平。”

    “那是我刚才赢得的奖励。”池淑瑶道。

    “所以啊,就不该让池淑瑶姐姐赢了就不完了,不给我们翻盘的机会。不然……石哥哥也抱抱我们

    “那怎么可以呢?你们又没有赢。”

    “所以啊。一般的打赌都要三盘两胜,或五局三胜呢。淑瑶姐姐只赢一场就不玩,那就太没有意思了。”风飘零说道。

    池淑瑶道:“那飘零妹妹的意思是要再玩?”

    “嗯风飘零想想,看着李松石。

    池淑瑶看到,也转了过来。

    李松石苦笑。

    看着三女,不知该如何仲裁才好。只是,看她们的意思,似乎都是不想就这么停下了。

    女人不玩就罢,真玩起来,可是比男人更疯狂的。

    只是,她们都不怕,我怕什么?李松石想着,看看三位花仙子。她们那浸在水中,美人入浴的情景。那若隐若现的妙处,那水汪汪的眼神,那带着几分酒意,比平时更娇艳的俏脸,那幽幽的体香,就是令他心神忍不住一荡。

    当即,就不假思索,脱口而出,道:“好,既然要玩,那就玩吧。不过,我可事先说好了,酒能乱性,如果一直玩下去。到时候真生点什么,那”,可不要怪我。”

    三女听着,似乎想到了什么,身子不禁微微一阵臊热。

    梅雨心脸皮最薄,羞得有些抬不起头来,不知该怎么应了。若非体内的酒意与混沌之气,怕是就是掩面而逃。

    而风飘零,却是咬着下唇,凝视着李松石。俏脸微微泛红,眼中蕴着浓浓的情意:“若是石哥哥想要。那,那我什么时候都可以,都愿意”

    说着,娇躯微微颤抖着,两臂下意识环在胸前,娇怯怯的,心中满是羞意。直觉里。感到池淑瑶,梅雨心,和李松石的眼神直勾勾地望过来,让她感到,自己哪怕是泡在温泉中,都如同赤身露在风中一般,心里的秘密,就如同这身子一般。全都暴露在人前,羞不可耐。

    只是,目中的神色却是坚定的。

    风飘零这丫头心里只有李松石。所以。哪怕事情再出格,那只要李松石愿意,她随时都能心甘情愿地奉上自己的一切。只要能取悦于他。让她做什么都真意。

    哪怕自己再害羞,都无所谓。

    而池淑瑶看看风飘零,又看看李松石。便一咬牙,心道:“飘零妹妹既然不怕,我又怕什么。反正和石哥哥什么都做过了。而且命运之丝相牵绊,今生今世,永生永世。就都是他的人了。再怎么羞人的事,又如何?反正外人绝对不会知道,而其它姐妹,最多不过羡慕,就算取笑我两句,也是在嫉妒若是石哥哥真想要,有着命运之丝相连。谁都不会拒绝他的任何要求,”

    更何况,她也想啊,前提是,只有她和李松石两人在一起时。那样,就什么样都可以。而在周围还有其它花仙子在的情况下嘛若是她清醒,自然是大为犹豫的。但此囊,却是仗着酒意,也不多思索了。

    当即就道:“既然是大家愿意玩的,那自然就是心甘情愿的,到时候真生什么事,自然怪不得石哥哥。”

    心甘情愿?

    听到这四个字,李松石砰然心动。

    梅雨心在旁听着小嘴越张越夫。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疯了,疯了。都喝疯了”飘零妹妹和淑瑶姐姐,怎么,怎么这么大胆?而石哥哥也”石哥哥,如果到时候他真要那样,旁边却还有人看着,那该怎么办?”

    想着,就觉得自己身子软。呼吸急促小脑瓜子里乱轰轰的,思绪一片混沌。

    更让她感到害怕的是,她现,自己现在,虽然有点排斥那种情况的生”但是,内心深处,却是有一丝丝“邪恶”的影子在萌动。似乎,”如果真生那样的情况。倒也不是无论如何都不可以接受。如果他想强要,那就给他,又如何?

    只是,心里为什么会这么想呢?

    嗯,是那酒的关系,一定是那酒的关系,”

    梅雨心心中胡思乱想着,这时,就听到池淑瑶道:“雨心妹妹怎么样?如果不愿意玩。那就由我和飘零妹妹陪石哥哥玩了,你在一边看着就好了

    梅雨心听着,一震,只有她们两个陪着石哥哥?

    脑海里闪过一幅不堪入目的画面。顿时,心底涌起一阵强烈的酸意。

    她猛了晃了晃脑袋,将刚才那想法排开,下意识地大声道:“谁说我不愿意?”

    “你也愿意?”李松石怔怔地。下意识地问着。

    “当然!!”梅雨心应着。

    但话网说着,就突然觉,自己如此应着,似乎大大的不妥,似乎急着献身,准备就要跟李松石怎么样怎么样似的。这让她顿时就是忍不住一阵大羞。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