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五百五十四章 有趣的胖子

第五百五十四章 有趣的胖子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只木听着,脸上犹豫的神煮变幻了数次,汰疑了好数积舒了一口气,道:“既然清玉姐姐这么说了,那小妹我便听听吧。”

    洛清玉点头笑了笑。右手一指:“我们光出去,坐着再说吧

    尹木兰也不迟疑,点点头,就与洛清玉一同出了门。

    来到这庭院前,坐于紫藤萝棚下。

    洛清玉道:“刚才说,有个办法能直接与石哥哥他们产生命运之丝相连。不过,这个办法,却有些羞人,说起来也有些难以启齿。如果妹妹你不愿意,或是觉得有辱清听。那就当作姐姐我没说过吧。我只希望,妹妹你不论是否答应,不论是因此觉得羞人,不愿意去做,那都暂时不要透露出分毫,帮姐姐我暂时保住这个秘密,不知可不可以?”

    尹木兰听到洛清玉说得如此郑重,便正容道:“清玉姐姐肯将这么重要的秘密与我说,我又怎可随意泄露出去呢?妹妹我在这保证,只要不是石哥哥他们主动问,我就坚决不泄露口风,如果他们来问了,我也不说,只推说让他们来找清玉姐姐你,如何?”

    洛清玉听着,沉吟了一下,道:“若是石哥哥他们真知道,也不会再去问你了,不过,也好,妹妹你就姑且听听吧。

    这时,尹木兰的好奇心,真是被钓得高高的,不由得她不好奇。

    于是,忍不住问:“清玉姐姐,到底是什么办法?”

    之前她或许还有些疑惑,戒备,但现在,却是全然的急切了。那洛清玉越是卖关子,越是忍着没说,她就越紧张。

    洛清玉微微笑着,摇摇头:“莫及。既然来找妹妹你,姐姐我就有打算说出来了。不过,我还需问最后一个问题,才决定是否真正将办法合盘托出。”

    尹木兰道:“清玉姐姐,你说话太不爽快了,什么问题?快问吧。

    洛清玉笑了笑,道:“那好。木兰妹妹,姐姐我跟你说,姐姐的这个办法,必须要主动去倒追石哥哥,主动给她献身才可以”

    尹木兰听着,不禁惊呼一声,俏脸顿时变得通红无比。若是她仍是纯粹的花仙子,又不解情事。那倒是对这无所谓的。但偏偏她夺舍为人,就不止有了人类的烦恼,还有着人类的种种性情。尤其是,对男女之事,也不是一无所知。

    所以,整张脸就通红了起来。

    洛清玉见状,笑道:“所以。姐姐这问题是,妹妹你知道了这个办法必须如此”那么,你还打算再听下去,还打算,哪怕是要主动献身。也愿意去做吗?”

    尹木兰俏脸通红无比,吱吱唔唔的说不出话来。

    虽然说,与李松石产生命运之丝相连后,同样是亲密无比,比凡间夫妻更为亲密,哪怕生点什么,也无所谓了。

    但问题就是,现在还没产生命运之丝。这相互间,还属于半陌生半熟悉的状态。

    就如同古代男女之间,未拜堂之前,男女授受不亲,碰一下小手都是极要命的大事。而拜堂之后,那想怎么来,都是闺房中事,再离谱。也都无所谓了。

    礼成之前;与礼成之后,就是天差地别。

    同样,这命运之丝产生之前。与命运之丝产生之后。彼此间的关系。同样也是云泥之别,大到难以想象的地点。

    因此,一听到要在产生命运之丝前,主动向李松石献身。这尹木兰就迟疑,犹豫,脸红,害羞,不知所措了。

    洛清玉见着,笑了笑,道:“木兰妹妹,你不需急着回答,先自己好好想想,若有了决定,再来找我吧

    说着,径自站起身,朝外走去。

    很快,洛清玉的身影就消失了。只独留下思绪纷乱,心情如同乱麻一般的尹木兰,在这里患得患失,犹豫不决,,

    而另一边,李松石此时正通过位面投影大阵,投影到另外一个位面。与赵飞燕的位面投影化身见面。

    李松石冉:“事情怎么样了?”

    赵飞燕道:“派谴到耶和华上帝那边的使者,回来说,炽天使米迦勒派人接待了她,说是耶和华上帝突然又陷入了沉眠,整个神国,暂时不理外事。”

    李松石一阵无语。

    心道:“三千大千世界流传说,耶和华特别喜欢沉眠,动不动就说进入沉眠,其实啊”那老家伙可是一直都活蹦乱跳的,健康得很。看来。想让这老家伙管事,有点难了  当初连撒旦背叛,他都能当作没看见,如果不是直接动到他的根本利益。想拉他下这趟混水,有点 难

    点了点头,没有出声。

    赵飞燕又道:“而另一位使者。被派到艾欧陛下那边,表示抗议,抗议袍没有约束好那大千世界中的蜘妹女神,让她侵犯了吾主的利益。

    “只是,这次是邓艾欧陛下大千世界当中,一位公正之神座下的神使前来,说最近艾欧陛下的兄弟大婚,没空理会外务”。

    说到这,赵飞燕有些揣揣不安。

    李松石摇摇头。沉吟了一下。才道:“你是以我的名字派使者过去的吗?”

    赵飞燕应是。

    李松石点点头,心道:“如此就好。毕竟这边派去的使者都是凡人,未达半神栅们不待见也是正常讨,我也就表个姿杰罢慎们以为我暂时不想大劫干戈。至于最后会不会有大举动”那就到时再说。”

    想着,就又问:“那人间的几个洛斯切尔德家族的人,如何了?”

    李松石问的是那些参加考验,作为李松石明面上人间代理人的侯选者。

    赵飞燕道:“进展还顺利,都如之前一般。”

    顿了顿,又道:“为了公平起见,我之前刮定出几个情况大致相同。而政局又不大稳当的国家,给他们挑选,去按照自己的方法做。那些人的行为大同小异,其中一部份是直接去与那些国家政要商谈。

    “而另外一部份,也就是您吩咐注重关注的那几位,都是从我们那情报组织当中,寻找他们洛斯切尔德家族的人,从中得到情报,然后去到那些国家去,拉拢一批,打压一批。”

    李松石听着,暗蒋点头。

    这是拉拢打压,是千年不变的手段。详细办法他就不想了解了,只想要个结果。

    只听赵飞燕又道:“不过,这批人当中,却有一个显得比较有趣。”

    “哦?着么个有趣法?”

    “那人每天早晨,晚上,都会定时花上一段时间,在私人密室里,向您祈祷,汇报每一天的情况,进度,还有自己的想法。”赵飞燕说着。

    李松石一听,讶然。

    居然还有这样的人?

    当即,心念微转,便透过信仰之丝察看当时的情形。

    李松石如今,虽能随时知道每一个信徒在祈祷时说的话,知道他们心里的想法。但这样很容易让他烦不胜烦。

    天天有人在耳边吱吱歪歪的,就算是神,也都会觉得讨厌。

    所以,大多数信仰祈求什么的,统统都委托给《羊的世界》的系统来处理。那个系统本来就是他的那枚人造神格在运行,不会有什么问题。

    一般来说,只有大批量信徒出现特别强烈的情绪波动,以及他特定信徒的几位信徒,才可以直接联系上他,他才会直接感应。

    除此之外,就只有当那《羊的世界》的系统,判断那信徒的行为,对李松石有着较大的利益影响,那信息才会转移过来。或是李松石心血来潮,刻意去察看,才知道事情始末。

    但是,一切祈祷的信息,都会在虚拟系统当中保存一年以上,只允许李松石察看。重要的。会保存年限更久。而且李松石随时可以将信息尽数抹消。如此一来,他就能省很多麻烦事,同时又不会误事了。一举两得。

    现在,将当时的信息回调。果然就见一个长相很憨厚的胖子。每天都准时地,将自己一天当中生的大大小小事情,都向“鸿钧老祖”禀报。并且凡是获得功劳,获得奖励的,统统都感谢一番,把那些功劳。和他获得的利益,统统当作是神的恩赐,感激涕零地表达着自己的。

    这个胖子如此信奉着神二但令人奇怪的是,他自身的信仰等级算不上很高,只勉强达到虔诚程度。而且有点让人感到有趣的是,这家伙祈祷时,获得的神力,一直都不使用的。既未强化体质,也不使用神术。只填充在身体之内。

    他这么胖,并不是体内有着很多的恶心脂肪,而是体表充斥着神力的缘故。那些神力与他的皮膜,以及有些松驰的肌肉融合起来,就让整个人显得浮胀,胖了。

    看起来,整个人有些傻乎乎,胖乎乎的,人畜无害的模样。那脸上,那眼睛。一直是挂着笑意。

    见此情形,李松石不禁赞叹:“人才啊。不说别的,单止马屁功夫就很了不起。”

    这个胖子,明显信仰程度不高,却那样做作,天天祈祷,不是故意给人看的,而是做给神看的。  其原因。就是拍马屁了。

    世俗当中,求官之人,想拍高层的马屁,都找不到地方来拍。而有神的世界,就方便得多了,可以直接拍神灵的马屁,拍得越好,那得到的好处就越多。

    这个胖子显然深得其中三昧。李松石估计,十有**,这个胖子的信仰等级,就是拍马屁拍出来的。

    据说古代某些官员,为了拍皇帝的马屁,非得早中晚念叨许多次皇上万岁,以自我催眠,让马屁神功更纯熟。脸皮更厚。

    这胖子就是自我催眠得多了,不知不觉,就真的把自己给催眠成了虔诚信徒。

    这样的眸子,不算人才。那还有谁算人才?起码,他知道,身为高位者,最最需要的,就是忠心的人。

    更何况,这家伙的伪装功夫也很不错。懂得利用自己那副外貌降低别人的心防。厚黑术已经深得其中三昧。

    这样的人,就当好好用。

    想着,李松石对赵飞燕道:“重点观察。”

    赵飞燕庄道:“是。”

    李松石问:“这个胖子”嗯。名叫奥德斯姆洛斯切尔德。是皮尔特的堂兄?他拉拢打压政要的手段如何?”

    赵飞燕略一沉吟,想着如何措辞。过得一会,才道:“婢子不方便评价。只知道他去到目标国后,只与十几位高层的副职人员见面,相谈甚欢,显得很是熟络。

    “之后,一直呆在酒店当中,一小时足不出第二十六小时时暴出某位高愿厂女在职人员收受大笔贿赔,出现种种政治丑闻的事情。并且,那名高层政耍人员的若干名副职。都有涉嫌。

    “由此,他会面的某位副职政要。上位呼声极大。随后几天,不少官员来访。他只接见八位正职政要人员。与此同时,该国高层间 隐隐有谣言流动,说那奥德斯姆不曾接见。或不去见他的数位正职政要人员,有不良证据,泄露于人手。

    “此后数天,大批官员来访,他又只接近十来位官员。不久,三位正职官员下台,与他会面的其中三位副职人员上台。

    “再过数天,有人刺杀于奥德斯姆。却只设中位面投影化身。他的真身安然无恙。随即,一位涉嫌买凶刺杀奥德斯姆的政要人员,暴死,家中。并暴出大量政治丑闻证据,由此拖累了若干涉嫌合谋买凶刺杀奥德斯婶的官员。倒台一批,降职一批。与他会面的人当中,将近五分之四或有提升,其余的,不升不降

    李松石听着,略一沉吟。道:“嗯,手腕还算可以。阴谋阳谋都能玩转,但却能以阳谋为主,应该是想告诉考官,他更适合站在前台,而不是躲在背后吧。可以一用

    顿了顿,又问:“他在使用你那情报组织当中的“洛斯切尔德。家族的人,是如何使用的?”

    赵飞燕那个情报组织当中,是有“洛斯切尔德”家族的人的。

    李松石一开始说,不许赵飞燕的情报组织给那些人任何帮助,只让他们使用“洛斯切尔德”家族当中的力量。

    这其中,就包含着一个漏洞。那就是,接受考验的人,将可以利用到那情报组织当中的“洛斯切尔德”家族中的成员,从中得到情报。

    只不过,这批接受考验,准备取代皮尔特成为洛斯切尔德家族新家主的人,都能想到这点,但能有胆量利用这个漏洞的,就不知道有多少位了。

    只听赵飞燕道:“奥德斯接直接寻找到情报组织成员当中,出自洛斯切尔德家族的成员,奉上厚礼。许下承诺,要求获取情报。开始不被答应,奥德斯姆则说是神谕准许他利用洛斯切尔德家族的力量,那些成员若是不给他情报,

    “他话只说一半,蕴含威胁。却不明说那些成员会否因此违反神谕的话

    哦?!!

    李松石听着,又点点头。

    这个胖子,了得啊。胆子硬是够大,懂得借势压人。而且,还是狐假虎威的这种势。

    想着,李松石笑了笑,问:“有多少人有胆直接跑去找情报成员问情报的?有多少人得到情报,有多少人折羽而归?”

    赵飞燕道:“参与考验的人,总共二十七人,只有十八人找了情报人员,有十二人得到情报,剩余六人,都被情报人员拒绝,说是神谕规定。不许情报组织相助。”

    李松石点点头,心想:“看来那六个,不是不够聪明,胆量不是不够大,只是受不得惊吓而已。”

    又问:“那十二人当中。只要那些情报人员手中情报的,有多少人?让那些情报人员去寻找其它旧情报的,有多少人?让那些情报人员去寻找新情报,完全为他们服务的。有多少人?让那些情报人员去拉拢别的非洛斯切尔德家族成员的情报人员的。又有几人?”

    赵飞燕道:“只要那些情报人员手中情报的,有三人?让那些情报人员去寻找其它旧情报的,有五人?让那些情报人员去寻找新情报的。有两人。让那些情报人员去拉拢别的非洛斯切尔德家族成员的情报人员的,也有两人

    李松石弈着,脸色阴沉,问:“你知道我问这话是什么意思吧?”

    赵飞燕道:“婢子不敢评断

    说到这,没说下去。李松石微微一叹,道:“让洛斯切尔德家族情报人员拉拢其它情报人员的,虽有胆量,却是无视神威神权,心目中政权远胜于神权,其心当诛。让那些情报人员去寻找新情报的,可能走过于喜欢冒险,对于没把握的事,敢拿命去赌。也可能是自信心太足。让那些情报人员去寻找其它旧情报的,神谕到是揣摩清楚了。但是却是一群喜欢打擦边球的。而只要那些情报人员手中情报的人,过于保守了。”

    李松石一说,赵飞燕顿时无语。

    这样说来,岂不是每一个都不好?

    李松石却是笑笑,没有解释。他刚才,前面的话,说的还是有点道理,后面却只是随意胡诌而已。他可没有随意表露自己全部心思的

    法。

    只问:“那个胖子,是哪种?”

    赵飞燕道:“他听到神谕后。就直接找情报人员那里拿走那些情报员手中所有的相关情报,过得两日,就出门前往那个国度。

    “喇  ”

    李松石笑了笑。没说别的,只道:“继续关注那个胖子。其它的”那两个想拉拢其它情报人员的,把他们灭了吧。”

    赵飞燕应道:“是。”

    脸上满是淡然之色,显然是理所当然。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