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三卷 倾情 第五百五十五章 女儿来了

第三卷 倾情 第五百五十五章 女儿来了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二松石与赵飞燕又谈论了会,待她离去后,便连接废川,刊那个奥德斯姆过往的行为,都大略地看了一遍。就 1

    那家伙平常祈祷时的言语。都被记录下来的。但不能肯定他是否说实话。另外,平时可以透过信仰之丝直接观看他的行为。但是,以前没注意过,所以有些信息,也必须向赵飞燕询问,两相印证。

    李松石此时透过信仰之丝看了一下,觉这个奥德斯姆正在与一个,手下吩咐着什么。

    仔细一听,不觉得哑然失笑。

    这个奥德斯姆居然暗中已经开始到其它国家去搜集种种情报,不过这个家伙打听的,都是各个官员的**喜好。比如某位官员是喜欢长腿美女还是比较丰满的美女。

    李松石摇摇头,不再作理会。

    回到自己私人小世界之后。看了一下那新制作的人造神格在推算那种让人增加信仰的药物的情况。

    而后又通过魔网,到三千大千到处转了转。

    如今车瑞华等人搞那个,先天仙灵百花蜜露,需要到的天地间的第一批露水,所用的只是小世界小位面生成时的那一股清灵之气,效用始终差了点。李松石就想看看。是否有哪个大千世界,仍存在着开天辟地之后的第一批可化为露水的清灵之气,以便采集回来。

    如此,李松石这边忙着,他的死对头冥河老祖那边,也在忙着。

    却说上一次,冥河老祖被李松石狠狠羞辱了一通,佛力大降,修为大降。

    如今三千大千世界中的许多玩家,提到冥河老祖,都会说一句:“冥河老祖算个屁  他就是李松石崩出来的一个屁而已。”

    人人都以为,冥河老祖要完了。

    这老家伙以前树敌太多,被李松石渡化后成佛,现在却因为失去大量信仰。而导致佛力大降。就算没人动袖,由袍自生自灭。袍最终也不会落个好结局。更何况,暗处还有不少对冥河老祖怀着恨意的敌人。虎视肮眈。

    不知多少人,正等着看好戏。

    而冥河老祖也知道自己的危机。所以,这段时间,他一直好好藏着,不肯离开那个血海佛国。自己将自己的真身封困在血海底下,一动也不动。

    无数强者的视线扫描过来。都现袖一直在“闭关”着。

    直到这一天,冥河老祖在血海底下新开的洞府,突然开门了。

    他鬼鬼祟祟地从新洞府溜处。来到血海深处。

    突然,右掌高高凝起,狠狠地朝海底地面轰了一掌。

    这时,就见海底周围的岩石。淤泥,纷纷炸散开,露出下面一个神秘的入口。

    那个入口有着阶梯,不知连通向何处。入口处,却有个无形的护罩,隔绝着海水。同时。阵阵浓重的,阴邪的血腥气息从里面散出来。

    无数跨越位面窥视这里的强者,都吃了一惊。

    这血海海底,居然还有这么一处地方?当初就连李松石,都未净这里净化完全?

    那下面。到底藏着什么呢?

    众强者都十分好奇,甚至忍不住将神识朝那个入口探去。可是,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反弹了回来。

    冥河老祖也感应到了众强者跨位面的神识试探,不禁冷笑。暗道:“这个防护罩可是本座当年以念动法随境界的实力布下的。之后一直不断加固封印,周围整个血海海底,又是一个奇妙的无属性大阵,将这里完全遮掩,如果不是本座这几天撤除了周围的大阵,又主动打开此地。你们连现这里都现不了。现在居然想隔着位面就用神识试探当中的奥秘?也太小窥本座当年的实力了。”

    想着,身形一晃,便朝那入口飞了下去。

    说来也有意思,那防护罩隔绝一切神识察探,但却不阻止冥河老祖的进入。

    他入到了里面,久久都没有声息。

    良久,里面才突然传来一声惨叫:“冥河老祖,你不得好死!!!!”

    这声音不像是人类的声音。穿透了防护罩,一下子在血海海底斑荡。

    感应到这一切的众强,面面相觑。

    直过了一会,那个入口处轰的一声剧烈爆炸,海底被炸开,形成一个直径百多米的巨坑,除了冥河老祖,下面的一切,都被炸成了粉末,变成了废墟。

    冥河老祖站在废墟当中,冷冷地看着周围的一切。

    这个废墟。之前也不过是个囚室而已,里面也不过关着一个囚犯而已。那囚犯的实力倒也不强大,但是。它却拥有一种非常神奇的能力,让冥河老祖很心动。

    只是,这冥河老祖又不大想用这种能力增强自身实力。所以才将那个囚犯一直困着。

    直到如今  如果再不使用这张底牌,就再也用不上了。

    血海一旦消失,袍这边底牌再强大,也无力回天。

    这时,冥河老祖冷冷站在血海海底,望着周围的无边血色,渐渐地,他的眸中也带上了血光。那一股股浓郁的佛力,金光,从他的身上不断地录落着。

    而且,让人感到稀奇的是。冥河老祖的形貌变了,变得更为阴森可恢。鼻子与嘴巴尖了许多。皮肤呈红黑色。与传说中的吸血鬼有几分相似。却又差了不少。

    他抬起头,突然一声大吼,声音凄厉。传遍血海。

    而后,整个,血海的血水都躁动起来,源源不断地朝袖这边涌来。

    而袍则张开嘴巴,本来尖小的嘴,变得如同血盆一般,呼呼呼,一下子,就吞噬了不知多少血水进腹中。

    倾亥之间,血海的海水,最中间处,便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无边血水,不断地朝那漩涡涌去。以至于。不过片亥工夫,整个血海的海平面。竟自下降了许多。

    口石

    无数位面的强者看到这一幕,都惊震住了。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啊。没想到,这个蕴生功德佛,这个冥河老祖。竟藏着这样的底牌。”

    众强脸色凝重。都盯着那血海佛国。想看看冥河老祖最后能变成何等的强大。

    突然。一道明亮的身影,出现在血海上空,那冥河老祖突然抬头,猛然一吸,哧溜一声,那道身影

    众强脸色骤变。

    这时,冥河老祖口中吸力源源不绝,整个血海的海水,也绵绵不绝地往袍嘴里注入。仿佛他的肚子就是个无底洞,怎么填也填不满似的。

    而与此同时,冥河老祖的身体颜色渐渐变红,越来越红,红得光,全身上下染上了血红之色。

    他的身体,不仅没有因为吸纳那么多的血液而变大,反而变得瘦削,整个人的脸形,身形,都生了微妙的变幻,与原先的冥河老祖有些细微的区别。

    突然,无尽位面之外,一位古老的神灵突然惊呼一声:“蚊道人!!!”

    蚊道卢冬

    众强者暗讶。大都是没听说过这个名字的,就算是偶尔听到过,也只以为是在玄幻当中胡乱编造出来的人物,不以为意。

    但是,却同时有不少古老的强者,倒吸着凉气。

    看来,这是一位太古巨擎。而且名贯古今。哪怕它多年不曾出现,依然能震慑无数强者。

    只是,那蚊道人是何人呢?

    众强犹豫间,那冥河老祖的口中的吸力猛然增大,吸纳血水的度越来越快。袍的身上,那股神威,那股气势,也是越来越重,显然修为在极短时间内,急剧攀升。

    而后,就见袍身形一晃,血海上空,就出现了无数个冥河老祖的分身化影。这些分身,不是通过魔网产生的位面投影化身,而是从袍这个身体里“长”出来,然后分化而出的。

    片亥之间,就有数不清的冥河老祖的身影,在血海上空一起吸纳血水。()()

    前后不过两玄钟,整片血海,被吸纳而尽!!!

    冥河老祖的所有分身,同时聚拢到一体。只刹那,一股无限接近于念动法随的意志力量,隐隐众冥河老祖体内散出来。

    整个血海的上空,血云遍布,雷声滚滚。

    见此情形,又是无数神灵倒吸凉气的声音。

    实在是太变态了,转眼之间,就从一个实力跌落到接近半神境界的废物,一下子晋升到无限接近念动法随的境界。

    虽然说,冥河老祖曾达到过那个境界,所以对那修炼到接近念动法随境界,有过一定的经验。但是,只凭区区一个血海的力量,就再次触摸那等境界,不得不说,还是非常之出乎众神的意料之外。

    这时,冥河老祖冷冷一笑,看着下方已完全枯萎的血海,看看周围开始崩溃的血海佛国,袍就瞄了一眼,便闭上眼睛,悬浮在虚空中打坐。

    与魔网接触,倾玄之间,就登录了无数个小号。

    这些小号,除了实力比冥河老祖真身弱小无数倍之外,却拥有着他同样的技能。只不过,某些特殊手段,须要等到小号达到一定程度,才能施展出来罢了。

    前后不过半刻钟时间,冥河老祖就注册了数以万计的冥河小号。

    接着,每个小号都得到了一大笔的虚拟货币”显然是袍的大号转移过来的。

    再然后,三千大千世界当中,无数位面,就突然出现了冥河老祖小号的身影。

    一个个位面投影化身,突然出现在一个个位面,出现在一个个人流密集的城市上空,站在上方,冷冷地笑着。

    只是,这些个位面投影化身小号,实力实在是弱。就算是当地的玩家,当地的居民,看到这么一个怪家伙笑得阴侧侧的,也不以为意。

    一只蚂蚁再阴险,还能被巨龙看在眼里吗?没有对等的实力 那蚂蚁再怎么令人讨厌,也不过是一指头按下去而已,不会有人多花心思去理会。

    只有那诸天神灵,不敢轻视。虽说那些小号极弱,但是,冥河老祖不会做无用之功。

    很快,袍们就现,自己的想法果然是正确的。

    就见冥河老祖的大量位面投影化身,就分别飞到每一处城市的屠宰场,卖鸡鸭鱼肉的肉类菜市场,还有一处处养殖场。或是直接飞临一些野生动物。野生鱼类特多的地域,水域。

    而后,无数个位面,数不清的冥河老祖化身,同时张开大嘴,出吸。

    刹那间,那些好端端的,前一刻还活着的鸡鸭鱼,或是猪牛马等等,种种类似的家禽家畜,就全身胀血,一滴滴血汗,从毛孔处渗出,而后,诡异地被冥河老祖的化身所吸纳,吞入袍的化身体内,转化为一股股精纯的血能量,填充了袖的化身,让袍的化身更为壮大。

    才过得不过几个呼吸。一个个位面投影化身小号,就强大了许多。那凭空吸纳血浆的能力,就增强了许许多多倍。

    一股股血浆,啵啵啵地响着,就不断地从动物体内涌出,在虚空中,飞身冥河老祖的化身。

    开始时,飞舞的还是血浆,到了最后,这血浆才到半空,就化为了血雾,血雾当中凝炼出最精纯的能量,被其化身所吸纳。

    而后,这些能量,完全少量转化为经验值,提升着小号的实力,剩下的都进入了魔网,大部份转移到袍的真身当中,让袍的真身的实力,不断地强大,强大,更强大。

    至于另外还有小部份血能量,则被魔网夺了去。算是系统,“税”或“过路费”什么的。

    “好可怕的吸血鬼!!!”有神灵赞叹道。

    “不是吸血鬼,血族都没这么恐怖的吸血转化为能量的能力。”有神灵通过魔网,跨越位面交流。

    正谈论着,就见冥河老祖的身形一晃,急飞入城市当中,在人流密集处悬浮身形。

    见此情形,众神心里咯噔一声。

    顿时,就见冥河老祖的一个个化身,张开巨口,猛然一吸。

    那些人类,体内无数的血液,不断地飞向半空中,吸入冥河老祖的化身体内。

    与此同时,一个。个因失血过多的灵魂,那魂魄也融入血中,被冥河老祖化身所吸纳。

    一股股庞大至极的能量,就源源不绝地朝袍本体蜂涌而去。

    诸天神灵看见,不由得勃然大怒。

    好残忍的魔头。

    只是,这些神灵都是敢怒不敢言。

    而比冥河老祖更为强大的强者,也终于将目光转移回来,怀二圳众位不小一,吕忽略了的老牌强者身上六   那些念动法随级别的高手,那些大千世界之主,就都现,冥河老祖,很显然,底蕴比诸天神佛想象的,还要雄厚得多。

    只是,如今魔网遍布三千大千世界,就算是念动法随的强者 也无法直接穿越到冥河老祖的本体,将这个魔头中的魔头,扼杀在变强的过程中。

    如果使用位面投影化身,却又不是袖的对手。根本无法抚杀之。真去了,也不过是送菜。

    不过,对袍的真身无法动手,对付袍的位面投影化身,其它神佛,可未必就怕了袍。

    于是,暴怒的诸天神佛,一个个派出位面投影化身,前往冥河老祖一个个小号处,纷纷施展大手段轰杀。

    一时间,三千大千世界,相互不连通的几万个位面,纷纷产生一阵阵强烈的神力波动,神威遍布天地。一处处城市的上空,爆出强烈的剧大爆炸。

    不过片刻功夫,冥河老祖的化身就折损了近千名。

    不过,这冥河老祖硬走了得,那化身根本不与诸神的化身接触,就是在城市当中,到处不断地飞行跑动,一边吸纳着民众的鲜血,灵魂。

    那鲜血中蕴含的力量,灵魂中蕴含的意志,依然不断地朝冥河老祖真身涌去,助袍强化。

    而且,那些化身一边逃跑,一边专往人流密集中钻。那些神灵的化身,都不敢用大招轰杀。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转,诸天神灵的化身投鼠忌器,却导致更多的人殒命。

    这些人当中,除了普通人,还有着实力不强的《羊的世界》的玩家,体内灵气丰沛,反倒助长了冥河的凶威。

    那一个个小号,等级在不断地上升,那吸纳鲜血的能力,转化血能的能力,更是强大。对于诸神来说,算不了什么。但是,却是越来越多的玩家,不是那冥河老祖小号化身的对手。

    终于,有神灵忍不住动手了。一座座城市,在神灵随手的轰击之下,化为灰灰。

    无数生灵,因此而殒落。

    甚至,有几位倒霉的东方神灵,还因此引来了天劫。

    但这么代价,所造成的后果,仅仅是让冥河老祖损失一个化身而已。

    前后不到一盏茶工夫的时间,就有数百座人口过千万的城市毁灭。而冥河老祖损失的位面投影化身。不到一千。

    而且,这时候,冥河老祖现自己化身被毁,只是冷冷一笑,那些等级略略提升的小号,就都纷纷进行位面传送,将位面投影化身转移到科技位面,专往那些住人行星飞去。

    一颗科技位面的行星,人流稀少的,不过几百万。密集的,达到上百亿,乃至千亿。

    以这些小号化身的实力,完全可以迅躲过科技武器的力量,潜身于市,大肆杀戳。在那些科技武器威胁到袍之前,迅灭杀当地民众。

    见此情形,诸天神佛的眼神都绿了。

    一颗数百亿人口的行星”投鼠忌器,真真正正的投鼠忌器啊。难道,还有神灵敢冒天下之大不讳,为了对付一个冥河老祖的位面投影小号分身,就灭杀一颗星球上的全部生灵?

    不可能!!!

    袍的小号随时可以再注册,升级不费太大的功夫。而一颗星球上的全部生灵,,

    代价实在太大,代价关在太大啊。

    只是,不出手,就任由冥河老祖在那里吸食众生之鲜血,众生之灵魂?

    袍也是神级,甚至是接近念动法随的境界,其它神灵的威压,对袍完全不起作用。对袍的位面投影化身,完全锁定不了。

    一时间,众神迷茫了。

    就在这时,一颗行星上,一枚巨大的中子弹爆炸了,轰隆巨响中,磨菇云冲天而起,大片大片的城区,化为废墟。

    但冥河老祖的化身,仍在肆虐。

    那鲜血与灵魂转化的能量,依然源源不绝地传向袍的真身。

    而他的真身,实力更是在不断地膨胀着。因为吸纳了无数灵魂的力量,袍的意志也越来越强大,终于开始,冲击念动法随的境界了。

    一股股浩大的意志威能,在那干枯的血海上空,不断地回荡着。冥河老祖的真身,不断地释放着自己的精神力量,用自己的意志,去影响周围世界的一切物质与能量。

    与此同时,冥河老祖心念电转,迅的,又再次注册了上万个马甲小号。

    一个个。一级的小号化身,不断地进行位面投影,进到不同的地方去,吸纳那些小生灵小动物的鲜血,吸纳它们孱弱的灵魂。

    积小而成多。溪流汇聚,也能成大海。

    这许多少号吸纳来的力量,汇聚到冥河老祖真身上,令袍的力量,更为强大。

    “看来,冥河老祖重回念动法随的境界,已是势不可挡了

    有神灵叹道。

    又有神灵质疑:“那些至强者,还有与冥河老祖不对头的那位,怎么没出手呢?”

    其它神灵都没敢接腔。

    不管是李松石也好,是太上老君这等至强者也好,都不是袖们可以评论的。

    就在这时,有神灵透过无尽位面,观察着冥河老祖,忽然心神一震,道:“冥河疯了!!”。

    ,  万

    原来,冥河老祖的真身,那眼睛,透出浓烈的血色,其中充满着无尽的疯狂之意,与贪婪之意。

    那无边鲜血转化的血能之中,自然蕴含着无尽生灵无边的怨念。这么强烈的怨念,短时间内聚到冥河老祖身上,以袍现在不到念动法随的境界,足以影响了袍的心志。

    众神都看出了,冥河老祖已经被**支配,被鲜血所支配。就算能达到念动法随的境界,估计也只剩下本能而已。只剩下对鲜血的**,只剩下追求鲜血的本能。

    袍将会不断地注册小号,在不同的位面,疯狂地收集着血能,转化到真身之上。真到”三千大千世界所有生灵被灭杀。或是冥河老祖陨落。

    而事实,也正是如此展。

    此时,冥河老祖就是在不断地注册着小号,不断地传送出去,处处吸食着鲜血,,

    如此狂魔,如此疯狂

    而就在这时,李松石透过了魔网,看到了冥河老祖的行为。

    “好疯狂的手段”不过,这也是袖最后的疯狂了。”

    李松石喃喃地说着。

    跟在他旁边的史曼华,看到这一幕,脸色很是难看:“石弟弟,还是赶紧阻止袍吧。”

    李松石点点头:“是该阻止。不然,等袍突破,那就难制了。”

    只是,那个血海佛国还有着位面法则禁制,无法直接进行位面投影。就算要个几千级的帐号进行位面投影,也打不过现在的冥河老祖真身啊。

    难道使用空间门户,直接将真身弄斟

    怕就怕那冥河老祖闯进这私人小世界,那时就麻烦了。

    ,  万

    李松石想着,回头吩咐道:“曼华姐姐,麻烦你一下。我们必须用真身出动,才能对付得了冥河老祖的真身。你与其它姐妹布下周天星辰大阵,众位念动法随境界的姐妹压住阵脚。我打开空间门户,就算冥河老祖闯进来,也能让这里不受摧毁。”

    史曼华凛然,也想到冥河老祖可能会闯进来,最终导致何等可怕的结果。

    不过,如果是布好阵势等袍,周围还有着十几二十位念动法随境界的花仙子压住阵脚,那冥河老祖就算有通天手段,也翻不出去。

    当即,赶忙离去,与其它花仙子布阵。

    而李松石透过无尽位面,看着冥河老祖,心里暗暗渭叹:“本来正觉得太素之龙的龙蛋,需要的灵魂力量太多。现在有这么一位即将突破到念动法随境界的强看来献祭,那足以让那龙蛋孵化了。”

    网想着,那干枯的血海上空,就突然出现了异变。

    冥河老祖怒吼着,血海上空,却有一阵阵浓郁的乌云集聚。其中,无尽厉意积蕴,散着冷冽的杀伐之意。隆隆雷声阵阵响起。一道道闪电,不断地 破天空,劈在冥河老祖身上。

    见州情形,诸天神佛都是又惊喜又担忧。

    惊喜的是,天劫出现了。

    那天劫中,蕴含着无数天魂”话说,凡人有三魂七魄。所谓三魂,就是天魂,地魂,命魂。

    身上的,是命魂。地魂在地府,天魂到处游移。三魂相到感应。

    一般所说的灵魂,大都是命魂。

    冥河老祖吸纳了无数的灵魂,引强烈的因果。那一个个灵魂相应的天魂,就凝聚起来,引来了诸天星辰的力量,引来了无数位面的力量。

    聚在一起,就是天劫。

    数以百亿亿天魂所引来的天劫,其可怕程度,足以毁灭整个位面。

    但是,如果冥河老祖能渡过此劫,甚至吸纳了天劫中的意志威能,那么,袖将真真正正成为念动法随的强者。并且,念动法随的境界稳定,比一般的这个层次的强者,还要强大,可怖。

    所以,诸天神佛都是又惊喜,又担忧。

    这时,那冥河老祖也感应到了天劫。就抬头,一眼,就望见无尽劫云当中的劫雷。同时,还看到了那劫雷当中怒吼的无数天魂。

    一声声怒斥,伴随着雷音,隆隆作响。

    哗啦,数十道直径百米的雷电直轰而下,在半空中凝作一股,直劈到冥河老祖头上。

    与此同时,一股股愤怒的意志,加持在雷电之中。一碰触冥河老祖的身体,就有无数的杂念,无数股诅咒声,骂声,在袍脑海里回想。

    那些袖击杀的生灵,此刻仿佛都活转过来,纷纷地指责着袍。一股股怒意,化作强烈的精神波动,冲击着袍的心神,冲击着袍的灵魂。

    只一瞬间,冥河老祖身形一晃,身上的衣物就尽数化作灰灰。那血色的身躯,渗出了浓浓的血,被蒸个干净。

    雷光闪过后。冥河老祖通体焦黑,显得有些狼狈。但脸上,满是狰狞的笑意。

    这时,天上又是雷光闪过,数以千计的雷霆,同时直轰下来,凝作一股。

    冥河老祖见得,迅应,在雷电劈下来的这短短一瞬间,就张嘴喷出了一大口散着强大力量的精血,化作浓浓的血雾,挡住了雷光。

    雷光与血雾在虚空中交错,嗤喇喇地响着。最后,只有一点点余波,一小股的电光劈在冥河老祖身上,却无损于袍分毫。

    这冥河老祖就冷冷地笑着,嘴角还流着血迹,还伸舌头舔了舔,眼神却直勾勾地盯着劫雷中的天魂。

    “嘿嘿,鲜血,,魂,力!!!”

    袍嘴巴大张,一声长吸。那天上的劫云当中,一股股浩大的魂力,就被吸扯了下来。一个个与劫云融作一体的天魂,那成形的因果业力,都被拉扯了下来。

    似乎,要被冥河老祖所吞噬。

    一时间,那无边的劫云怒了。

    倾宏之间,数以百万计的雷霆同时闪过,一道道连绵不断地往下轰着,势要将冥河老祖轰为灰灰不可。

    不过,也就在这时,冥河老祖体内涌出一股浩大无比的意志力量,哪怕周围有着蕴含大道意志的魔网的封锁,袖的意志,还是渗透到了别的位面当中。

    整个地府,都在动荡。

    整片天地。所有能量,都隐隐约约地,受到袖的意志所掌控。

    袍身上释放出来的气息,那股神威。直令天地万物,都忍不住下意识地臣服。

    “这是”该死的,是念动法随境界的意志。袍就要突破了?!!!”

    有神佛在惊呼。

    照这个。趋势,冥河老祖再过不久,就真的突破成功,境界稳定了。到时候,念动法随的境界,根本就不会再害怕任何天劫。

    难道,就无人能制袍了么?

    诸天神佛悲哀地想着。

    与此同时,袍们还现。不知何时,冥河老祖注册的《羊的世界》的小号帐号,已突破了十万大关,还在不断地上涨着。

    正是这些处处杀戳掠夺血能,掠夺灵魂的小号,给他提供了千亿计生灵的灵魂,与鲜血,才让他无惧天劫,还能迅突破。

    这里,除非有级强者出手,否则,冥河老祖晋阶的可能性,就不可阻挡了。

    可是,那太上老君,女娲,元始天尊,阿弥陀佛“占:,丹数车强者,都只是在虚空外看着六   就算是念动法随的境界的冥河老祖,对袍们而言,也只是蝼蚁。袍们根本不在意。

    三千大千世界崩坏,也影响不到袍们。而冥河老祖击杀的生灵,与三千大千世界崩坏大劫相比,却是毫不起眼,袍们,还不至于亲自动手。

    所以,就眼睁睁地,看着。

    见此情形,李松石微微一叹。

    右手一挥,那空间门户,就连接到冥河老祖真身之旁,微微一亮,就划开了一道空间裂缝。

    就在这一刹那,冥河老祖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惊悸。

    虽然袍失去了神智,但本能仍存。右手只一挥,无穷无尽的血能,就猛烈地轰向这道刚刚要形成的空间裂偻。

    与此同时,蕴含着大道意志的魔网,也困封过来,将李松石的空间门户,给牢牢困封住。

    ,万

    “糟糕!!”

    李松石心念一动,就突然出现一股庞大的震动。巨大的爆炸,在那空间裂缝处成形。

    陡然间,整个干枯的血海的上空,不断地震动着,一道道空间裂缝凭空出现。

    那魔网迅地将这些空间裂缝困封住,要让空间重新弥合。

    但是,却有一道裂缝猛然张开。里面,喷涌出大量的混沌之气,伴有霹雳叭啦响个,不停的雷光。同时,还有两道美丽的身影,猛然掉了出来。

    其中一人,全身穿着明黄色的多重折边薄殃裙子,衣袂飘飘,长飘飘,如同九天仙女落凡尘一般,乘着灵气,凭空浮在半空。

    全身上下,带着一股然尘世之外,仿佛脱了一切的气质。

    那是一位极其美丽的年轻女子,肤色洁白若雪,秀纤细乌黑,全身散着异香,堪称倾国倾城。其姿色气质,并不比白牡丹弱多少,反倒是多出一种难以言述,很阳光很温暖的气息。

    而另一人,却也是一位年轻女子。但是,全身上下都绽放着强烈的金光,散出强烈的神威。

    她相貌与原青青有七八分相似,肌肤若雪,冰清玉洁。一头乌黑的秀,胡乱地绑成一个马尾,流海随意地洒在额前。

    她有着倾城绝世的姿色,羞花闭月的容貌,若是穿着平常的服饰,安安静静地坐着,定是一位温柔娴静的绝色美女,身上挑不出丝毫瑕疵。

    但此时,身上却是穿着一套金光闪闪的战甲,手执一柄比她身子还长的巨大砍刀,就如同一位威风凛凛,强横不可一世的女武神。

    与那位长得倾国倾城的黄裙女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女武神一般的年轻女子,身形一顿,硬生生就站在半空中,手一挥。那混沌之气,就被震散了开去。

    她忙转过身,一看,现那黄裙女子悬浮在半空中,浓身灵气流溢,没有受伤的样子,才长舒了一口气,道:“林姨,你没事吧?。

    那黄裙女子看起来,不过十**岁,顶多不过二十岁,虽然气质成熟沉稳,但是,怎么看,也当不起一个,“姨”字。

    但是,她却是点了点头:“没事,那混沌之气中的混沌雷光,虽然强烈,但还劈不到我身上。倒是小月你,被那雷光追着,没受伤吧?。

    那叫小月的女子晃了晃手中的大关刀,笑道:“没事。”

    见此情形,一旁的冥河老祖,突然瞪圆了眼睛。

    而诸天神佛,都是倒吸了凉气。

    而李松石,更是张大了嘴巴。

    这是,,这是,,

    难道,会是她?!!!!

    李松石想起,自己曾经穿越时空,去到未来世界,遇到一位自称是他女儿的女子。

    那身形,那相貌,那气质,那打扮,就跟眼前这么一位,完全一模一样。

    难不成,她也穿梭了时空,从未来世界,回来了?

    而众位花仙子,则是透过无尽位面,透过魔网,盯着那个穿着多重黄色纱料制作的衣裙的美丽女子,都不敢相信地瞪大了眼睛,几乎是惊呼出声:“千蕊妹妹姐姐?!!”。

    至于那诸天神佛,则是惊呼失声:“花仙子?!!”

    没错,那位网出现的,穿黄色衣裙的年轻女子,正是菊花花仙子,林千蕊。

    她身上散着强烈的花仙灵识波动,还有那浓浓的花之灵气,虽然,诸天神佛无法直接利用花之灵气,但以袍们的能耐,还是能认得出花之灵气的。

    顿时,就都到吸了凉气。

    与此同时,在那无边位面之外,更有一位非常强大的,念动法随级的强者望着这边。

    他的眼神冷漠,无喜无悲,穿透了无尽位面,凝视在此处。

    正是邓艾欧。

    一旁便有弥勒佛的声音传来:“艾欧陛下,花仙子出现了!!!”

    言下之意,是要尽快动手了!!!

    岂料,邓艾欧只凝视着林千蕊,淡淡地道:“等!”

    “等?。弥勒佛吃了一惊。

    艾欧也不解释,只淡淡地望着。

    虽然花仙子出现了,但是,这跟他计划不合,这次出手,把握不大。

    弥勒佛在旁看着着急,忙道:“艾欧陛下,若是等下去,岂不是,,岂不是

    艾欧回转过头,淡淡地看着袍。那眼神中的冷漠,那视苍生万物俱如死物的眼神,让弥勒佛感到如同凉水从头淋下。

    “诸天神佛皆在看着。若动手,黄雀在后艾欧说着,顿了顿,又道:“况且,事先未于此布局,把握不大。我若要动手,那不动手则已,动则必杀,此等乱局,入之无益。”

    艾欧话虽如此,但仍是关注那边。

    而冥河老祖,更是直接,看到林千蕊,还有那位不知名的女神出现,顿时一怔,而后,哈哈大笑:“天助我也,天助我也”花仙子,给本座过来吧!!”

    右掌一伸,一股庞大的吸力,从掌心涌出。倾刻间,风起云涌,无穷无尽的天地灵气,将那林千蕊与那女神一起拉扯了过来”,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心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