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五百五十八章 的李松石

第五百五十八章 的李松石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艾欧的右拳重重地轰在自己的宝座扶手上。

    此时,他正坐在自己的神殿之中,旁边,却是弥勒佛。还有某个长得跟人妖差不多的家伙,偎依在弥勒佛的身侧。

    而艾欧,他的脸上,本来是淡漠,冰冷,无情的。但现在,却是充满了愤怒。怒不可抑,恐怖的气息从他身上不断地绽拜  却被他亲造的这座神殿。将气息压制在神殿内。不断地回荡。极其之恐怖,极其之惊人。

    若用灵眼望之,那气势。就如同狂风骤雨,如同九幽地狱。

    “无耻!!!无耻啊!!”。

    艾欧凝视着亿万位面之外的干枯血海,看完李松石与冥河老祖的战斗情形,就怒了。

    弥勒佛还有那个长得像人妖的家伙,在旁小心翼翼,大气不敢出。

    过得一会,艾欧收敛了怒意。重新恢复平静冷漠的神色,但眼神之中,却是精芒闪烁。

    弥勒佛看了一会小心翼翼地问:“艾欧陛下,您刚才说的是

    艾欧回过头,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只刹那间,弥勒佛就感到仿佛从头到脚浇了一大桶凉水,整个人不禁打了个寒颤。

    “还能说谁?还不是李松石那个无耻的混蛋艾欧说着。

    但弥勒佛脸上却满是迷茫与不解之色。

    艾欧冷冷一笑,问:“你可记得,前次冥河老祖与李松石卓夺水仙花花仙子本体花身的事?”

    弥勒佛点点头:“自然是记得。”

    艾欧嘴角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容:“那你们都是认为,当时差一点就碍手了吧?如果不是那水仙花花仙子的伪装能力太强,冥河老祖与你就能将那水仙花花仙子的本体花身夺到手了吧?”

    弥勒佛想了想,点点头。

    顿了顿,又道:“诸天神佛得知当时的情形,也是这般想的吧?”

    艾欧冷冷一笑:“真是如此吗?如果真的这么轻易就能碍手。那我问你,为何如来佛这等念动法随的颠峰境界强者,不出手?!!”

    弥勒佛一有

    的确,诸天神佛当中,绝大多数神佛都是在观望,但是,如来佛祖却不是如此。而是早早就已做决定,坚决不与李松石为敌了。

    如来佛祖明明未达到神魂寄托虚空的境界,却为何对花仙子不动手?

    弥勒佛脸色微变着。艾欧却是淡淡地道:“那是因为,诸天神佛,包括我在内,之前都被那李松石给骗过去了。”

    “怎么”弥勒佛心中一惊。

    艾欧长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过得一会,脸色完全恢复了平静。

    一张脸,一双眼,又是那般的冷漠,无情,无喜无悲,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知,  石

    他淡淡地道:“那李松石,很了不起啊”明明自己拥有着绝对压倒性的实力,时时刻刻都掌控着场面。当时,就算是水仙花花仙子不会伪装,就算当时再多出几位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同时出手,也绝不可能将那水仙花花仙子的本体花身夺走!!!但那李松石却表现得差一点就让冥河老祖夺去那本体花身  ,表演得如此真实,竟能迷惑住诸天神佛,让诸天神佛都以为他的实力仅止于此。这实在走了不起。但是,谁又曾想到,那不过是他演的一场戏而已。诸天神佛,都被他给要了!”。

    “怎么可能?!!!”弥勒佛脸色骤变。

    “怎么不可能?。艾欧淡淡望着弥勒佛,问:“难道,看到刚才李松石控制幻境的能力,都没能想到什么吗?”

    弥勒佛脸色变了变,突然心中一动:“难道,”

    他擦擦自己头上的冷汗。[][]不敢确信地问:“难道,在当时,李松石就已经能控制住幻境?!!”

    “不错!!”艾欧右手轻轻敲击着自己宝座的扶手:“说什么幸亏冥河老祖的提醒,他才想到使用幻境,这根本就是假话!!!骗人的假话。如果我看得没错,实际上,早不知多久前,他就能拥有如此实力,早就能透过魔网运用自己的意志给人制造幻境了!!”

    “什么?!!!”弥勒佛脸色再次大变。

    艾欧淡淡地道:“魔网虽然可以阻止大多数力量的传输,让一切神级强者的实力,都受到魔网所控制,受到游戏帐号等级的控制。那位面投影之身等级不够,有再多的能量,也无法变得强大。

    “甚至,强者的真身,都难以直接施展力量。必须通过魔网,才能将力量释放出去。一切出限制的力量,都会被魔网所削弱。这就是蕴含大道意志的魔网的制约。

    “但是,魔网抑制着力量,却对意志没进行太大的抑制。因为,玩家进行游戏时,必须将一缕意识,投注到别的位面,形成位面投影化身。

    “如此一来,那位面投影化身当中蕴含的能量虽然很不起眼。但是,化身当中蕴含的那一缕意识,却是真真正正,纯纯粹粹的本源意志。如果是李松石那等强者,那么,位面投影化身当中的那一缕意识,就是念动法随颠峰的意识。

    “虽然其含量不多,量不大,但那化身当中的意识,毕竟是念动法随的本质,真漆删二刁境,那念动法随颠峰以下的诸天神佛,一切妖仙庶”咱谁能够挡得住?还不是任由摆布,由其为所欲为?!!”

    艾欧说着,不禁微微闭上眼睛,将那双仿佛亿万年都难得解冻一次的眸子,深深隐藏在眼皮之后。

    弥勒佛脸色是变了又变:“那这样说来,当时抢夺水仙花花仙子的本体花身时,只要李松石施展出那等操控幻境的能力,岂不是在场的玩家,都会在瞬间统统被他的幻境迷惑住。甚至会完全受他所控制?!!那当时,岂不是一切局面前在他的掌控之中?!!”

    “不错”艾欧缓缓张开了眼睛,道:“别说当时不过是佛信徒玩家,就算那亿亿万万的玩家,全部都是强大神灵的真身,在他面前,也不过土鸡瓦狗,不堪一击。甚至,这么强大的力量,反而会完全被他所用。哼!!”

    说到这,他那淡然冷漠的眸子深处,仿佛无尽寒冰的底层,竟隐隐闪过一丝不为任何人所察觉的怒意。还有一丝非常微弱的,不为人察觉的后悔之意。

    弥勒佛没现这点,只听着,就真吸凉气不已了。

    袖道:“拥有那般实力。却装作这般实力不济,勉勉强强护住花仙子的样子。这李松石,所图甚大啊。”

    弥勒佛想着,暗暗一阵后怕。

    如果,当初袖与冥河老衣抢夺那水仙花花仙子的本体花身时。李松石当场施展幻境的话,恐怕在场真没有任何一位神灵,任何一位玩家能够逃过。进而。李松石再强势一点。让那缕意识,通过魔网,让弥勒佛的本体受幻境控制,乃至与周围的人自相残杀,那都不是不可能的。

    可怕……实在是可怕。那李松石表面上看起来人畜无害,有念动法随的境界,却因魔网的制约而无法挥实力。表面上看,那三千大千世界当中的花仙子,谁都可以欺负一下,那李松石也没办法。但谁知道,这可是一只真真正正在扮猪吃虎的可怕怪兽。而且,越让人了解他的实力,才越是感到恐怖。谁都不清楚,他还藏着什么样的底牌。

    想着。弥勒佛头上又是金汗矜矜。

    过得一会,心中突然一动问:“这么说来,那李松石的游戏帐号,拥有三千多级,那也是用来做伪装的?让人以为他的最强实力就在那个帐号上面?”

    艾欧听着,摇摇头:“不尽然。也许,是为了以防万一。”

    %,一万

    他继续解释道:“以李松石的实力,哪怕是只使用区区一级的新手玩家帐号,使用那最垃圾最废材的位面投影化身,只要不被人一掌轰杀。那单凭幻境,他就是几近无敌。起码,念动法随境界颠峰以下的一切存在,都对他不造成威胁。

    “但是,前提是他的个面投影化身不被任何人一掌轰杀。他的意志是强大的,但在魔网之下,却难以控制不属于麾网的能量。而他的位面投影化身,如果太弱那来不及施展幻意,也是浮云。所以,有着三千多级的位面投影化身,那么。就算方圆万里内,都是九百九十九级玩家的位面投影化身,一起攻击,也不能将他秒杀。”

    只要不被秒杀,那李松石的幻境一旦施展出来,瞬息间,就是逆转。无论之并是何等形势,只要周围没有太多的念动法随颠峰强者,那他都立即能成为胜利者。

    为了以防万一,李松石才刻意将自己的个面投影化身,调到这个程度啊。

    而且。如果猜测得没错,那个帐号的人物角色,绝绝对对是一个传玩意义上的“血牛”所有属性。以展肋为主。

    三千大千世界中的神灵不知。竟以为他之所以强大,依靠的是那个三千多级的化身。实在是可笑复可悲。

    如果不是冥河老祖出了这等事。又如果不是菊花花仙子与那个号称李松石女儿的李思月突然出现,这李松石又岂会暴露出以念动法随的境界施展幻境的实力?

    甚至,说不定,现在三千大千世界的许多神佛,还以为李松石的幻境那么厉害,是以真身施展的缘故呢。

    当有朝一日,无数神佛在寻找花仙子时,与李松石为敌,却现,他任何一个位面投影化身,都能拥有念动法随颠峰境界的意志,都能施展出那跨位面直接迷惑玩家真身的幻境,不知那些一直神佛,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艾欧想着,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不过,其它神佛与他关系不怎么样,这个秘密,他可没义务告诉别人。

    想着,就道:“之前针对李松石的计划,要改动,必须在原有基础上,进行加强。”

    说着,望着弥勒佛,他淡淡地道:“少说也需要两位以上的念动法随颠峰强者同时出手,才有可能从李松石手中夺走花仙子的本体花身,甚至,说不定还要三位,四位的念动法随颠峰强者同时出手才行”

    如果,如果不是之前涉入了这趟混水,那么,就算是有着花仙子能助他神魂寄托虚空的诱惑,他也会犹豫再犹豫。起码,在有绝对把握之前。不会随便出手。

    但现在,有些晚了。

    想着,父际;一“所以,华夏大地乱葬岗那股意志的联午要求“颍溃泄了吧。顺便,向耶和华上帝致意”

    艾欧这边与弥勒佛商议着。或者说是下达着命令。

    而另一边。李松石却是捏着冥河老祖走进了自己的私人小世界。

    在这个小世界当中,李松石念动法随境界的实力,完全得到展现。一手抓着冥河老祖,他就无法再动上一动。

    如此,一路拉着,如同拖着一个麻包袋。又像在拖着一个死尸,一路往混沌深处走去。

    “冥河老祖啊冥河老祖,谁让你让我暴露了底牌呢?虽然诸天神佛有不少还蒙在鼓里,但却也有智者看穿了我的底牌,这让我以后多了不少的麻烦。而且,你之前的行为。也是天怒人怨。所以,将你祭给那太素之龙的龙蛋,你就怪不得我了。”

    说着,很快,就来到那太素之龙龙蛋所在的周天星辰大阵。

    见着诸位花仙子在旁,还有那网进入私人小世界的林千蕊,李思月,都在一侧。李松石便笑了笑。道:“这冥河老祖还未完蛋,仍拥有着念动法随的境界,轻忽不得。所以。还是先将他处理掉,接着再说别的事。”

    话声一落,李松石身上突然绽放出一股极其庞大的气势。

    一瞬间,仿若无尽星空,无尽位面的玄奥,都在他身内运转着,这一身体内,就仿佛蕴藏着整个大千世界。

    只是,这大千世界,处处充满着鲜花。花香就从他身上散溢出来。

    这股足以骇得诸天神佛肝胆俱裂的气势,却被他压制在身体周围三尺之内。而后,倾刻注入冥河老祖体内。

    就见这冥河老祖的身体表层。迅浮现起一重重奇异的花纹。

    一股股花之灵气,形成了千百个周天星辰大阵与天罗地网大阵,将他团团困封住。

    一个个大阵,虽然微却猛含着李松石念动法随境界的颠峰意志,被其意志所加持,让这冥河老祖神魂完全被禁锢住,丝毫动弹不得。

    而后,右手一挥,就跟随手丢掉垃圾幕似的,将冥河老祖抛入混沌之气之中,落在那枚太素之龙龙蛋的脚下。

    李松石右手一指,一股神识。透过冥河老祖的身体,散出来,传入龙蛋之中。

    只要刹那间,那枚龙蛋都绽放出幽幽蓝光,通体晶莹别透,明亮如无双宝石,光滑圆润。美仑美奂,令人为之叹息。

    这龙蛋,滴溜溜地旋转着,散出一股兴奋的喜悦之意。显然,它是认出了李松石的神识,以为是李松石又来给它“喂伞,了、

    只是,它的喜悦之意当中,竟然还猛含着微微的依赖,孺慕,恋慕之类的复杂感情。

    既像是小孩子对父母的依恋。又像是初入爱河的小女孩对恋人的依恋,又像是小妹妹对大哥哥的依赖,极复杂,又极模糊。

    但是,总是正面的感情。表达出那龙蛋对李松石的无限亲近之意。只或许,那龙蛋不是人类,所以感情与人类有异吧。

    李松石感应到这一切,微微一笑,右手指释放出去的神识,透出一股对那龙蛋的喜爱之情。

    一时间,让那龙蛋更是欣喜。

    而后,李松石神识一转,凝聚在那冥河老祖的真身上。

    龙蛋迟疑了一会,弄明白李松石的意思。顿时大喜。

    只瞬间,那龙蛋就突然产生一股极其强大的吸力,一下子,就将冥河老祖真身内的神魂,向外不断地吸扯。

    ,万

    那神魂,吸不出来,但是,一股股浓郁。纯粹到极点的魂力,就绵绵不断地被那龙蛋吸纳了过去。

    倾刻之间,整个大阵之内,那龙蛋周围。就散出一股强烈的意志力量,浩瀚无匹的神威,龙威,不断地在虚空中般旋转绕。

    那混沌之气被这股意志力量所加持,一瞬间,就变成了红色的血能。一瞬间,却又变成了灰蒙蒙的混沌雾气。一时间,变作狂雷闪电,一时间,又变作狂风骤雨。一时间,再变作冰雹大雪。一时间,又变作,山石巨木…”

    受着那股意志的影响,混沌之气的物质形态,竟然不断地变幻着。

    方圆数百米的虚空,竟在瞬息间,就变换出了千千万万种物质。犹如宇宙初开,演化万物,却又将万物毁灭。不断地重生。

    这一幕,真将周围没达到念动法随境界的花仙子们,看得是目瞪口呆。就连那林千蕊,也是膛目结舌,愣愣地,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如此,也不知过得多久,这一幕不断地持续着,那龙蛋当中的那股意识。越来越壮大。而冥河老祖的神魂,却是越来越衰弱。那身上的血能,也随之渐渐地减少。

    可是,因为袍身上的无数法阵,这冥河老祖,竟然是连挣扎都没办法挣扎,只任凭着法阵中蕴含的力量和意志,将袖的神魂硬生生地困封着,任凭着那龙蛋不断地吸纳着袖的神魂之力。

    至于袍到底有没有感到痛苦,有什么样的感觉,就只有冥河老祖自己知道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