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五百六十六章 弥勒顿悟

第五百六十六章 弥勒顿悟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李松石坐于柳荫树下。周围是池塘。池水清碧,凉风拂来,带来了远处的阵阵花香。

    斜斜地半躺半坐于竹椅上,听着风声,落叶声,望着池中之鱼水,看着外面如洗碧空,好一派悠闲景象。

    只不过,李松石正在坐的事情,却与这周围这悠闲的风光景像格格不入。

    他的指间,缠绕着几缕残魂。在那里流转着。

    其中一缕残魂,灰蒙蒙的,隐约有金光流转。

    手指轻轻一搓,里面就传来一声惨呼,同时有着破口大骂的声音。

    接着,就见那缕灰蒙蒙的雾气渐渐凝成,变成一个半人半蛛的怪物形像。

    看到李松石,那缕残魂是又惊又怒,不断地诅咒怒骂着,如同一个,神经失常的泼妇,用咒骂来驱除自身的恐惧。

    那污言秽语,任李松石涵养再好,也不禁动怒了。

    指间一缕电流撕裂空间的破裂声,一道白芒闪过,那缕残魂一阵剧烈地颤抖,声音就渐渐地小了下去。脸上,只余惊恐。

    李松石冷冷地望着它,道:“罗丝,说吧,将你所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

    “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是吗?”李松石冷冷一笑:“你觉得我会相信吗?还是你想试试我的拨魂手法?”

    那缕残魂形成的影响脸色一阵惨白,微微哆嗦着。但是,还是嘴硬地道:“我只是一缕意识投影,能知道些什么?”

    李松石见状,道:“你当我是傻的吗?艾罗希涅,你应该听过我的名声吧。我就不信。区区一位中等神力的神灵,在与一位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作对时,见到那强者出现,会不担心,会不害怕。在你见到我的那一瞬间,你心里肯定是想着什么地方计划出了问题吧?

    “如此,你真身当中,关于对付我的种种记忆,就有部份流转到你这一缕投影意识上。所以,对我的事情,你应该知道的不少。你的真身想如何对付我。艾欧有什么计哉,你应该清楚不少。”

    那缕残魂脸色流转着,但还是不吭声。

    李松石见状。暗暗一哼:“你以为你这缕意识上,有着艾欧的禁制。我就对付不了你?”

    那缕残魂目中凶光闪烁着。

    李松石见状,暗暗一叹,道:“果然是恶者只会以恶心度人。以我念动法随的实力,只稍稍将你意识冻结,再读取其中记忆,艾欧的禁制。根本不会起到什么作用。若非是觉得如此太过残忍,令你痛楚万分,我心生不忍,岂会在这里与你慢慢与你分说?”

    那缕残魂眼中闪过狡诈与狐疑的光芒,但还是不出声。

    李松石见状。无语了。

    想着,也没办法说服这缕残魂,就算这缕残魂将事情说出来,估计也是胡说八道。那时使用侦测谎言的神术,或许能知道她说的是谎言。但是又如何呢?知道她在撒谎,却不知道她心里藏着的秘密。也没什么。

    “看来,世间真有神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我向来还以为,神灵寿命极长,会比普通人怕死呢。真想不到。”

    李松石冷冷自嘲着。

    左右张望,却见其它花仙子都不在周围。李松石也不多说了。心念一动,虚空中的灵气便凝聚过来,集中到一起,形成一个防护罩,将那缕残魂,和其它残魂都困了起来,不让里面出声音,不让其精神波动散出去。

    而后,手一指,这些残魂,投影意识,就如同被冰封了一般。里面的禁制,一切思维思想,都被冻结。

    接着,一阵无比凄厉的惨叫声从里面回荡着。

    李松石闭上眼睛,也没看。

    直过了不知多久,手中那团灵气当中,只余下几个纯净的记忆光点。还有一些积郁不散的怨气。

    “何苦呢?若是老实交待,日后灭你真身时,让你这缕意识成为真身的主意识,都不是不可能。”

    李松石摇摇头。

    如此,又不知过了多久,

    某个不知明的位面。

    一颗小行星。

    那星球上,有着位面投影阵流转。灵光点点。正是之前赵飞燕假意传送过来的地方。

    只是,如今这阵势中央,却是坐着赵飞燕。

    她的灵魂,已经完全转移过来,并重新凝聚成了新的真身。而人间某幢别墅当中的身体,已是化为乌有,人间蒸,消失了。

    虽然说,这样借助魔网,转移灵魂,真身重塑,需要消耗大量的虚拟货币,但以赵飞燕的身份,支付这点虚拟货币,算不了什么。

    这时,周围的虚空中。就突然出现了一道空间门户。

    若隐若现的魔网,蕴含着大道的意志。将那道空间门户给缠绕住。

    而那门户背后,却是一股庞大的意志。在支撑着。虽然那意志的本质不如大道意志那么强悍,但是。却胜在量大。照样能让空间门户保持着敞开。

    李松石的身影就出现在空间门户背后。

    见到他散着金光的身体,赵飞燕顿时拜伏在地。

    李松石挥挥手,让她站了起来,道:“进来吧。”

    赵飞燕恭恭敬敬地站起,入了空间门户之中。

    只是,这个私人小世界当中,周围是灰蒙蒙的一片。显然,这空间门户是开在混沌之中。

    只有尽头处,混沌晶壁上开了个大洞,洞中神光湛湛。

    李松石便引着赵飞燕进入那个大洞。只见里面摆设富丽堂皇。李松石就道:“你虽然来到了我的世界,为神使。但是,还需要以位面投影化身进入人间,或走进入我新开辟的神国去,不可以在这里久呆的。”

    赵飞燕虽然早想到会如此,但这备一听,还是觉得有些失望。因为。不能跟在李松石身边。

    但是,她也没有提出异议。在心底。她是自卑的。

    于是,只点了点头,就进了那个大洞之中。

    而后,盘膝坐在最中间的位面投影大阵上。只眨眼间,阵势神光流转,将她整个人都笼罩起来。而她也陷入了昏迷之中。

    , 可

    李松石见状,右手一挥,地面上便凭空生出一个个巨大的阵势。”  安放着许许多多的能量币,神力结晶六那此能量,就胎流转。渐渐注入赵飞燕的体内,不断地改造着她的躯体,让她渐渐由凡体,向神体转化。不过,却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而且,转化成功后,大抵会成为天使一样的生命形态,与神灵相比。有些区别,但若说是半神。乃至另类的神灵,也是可以的。

    接着,就见李松石手再轻轻一挥,便有大量的混沌晶壁生成,将赵飞燕和阵势。团团封困住。既是保护着她的真身。同时,也让她不能随意离开了。

    不过,若经同意,她的位面投影化身,还是可以回到这个私人世界,在这里活动的。

    只是,担心众花仙会有想法,李松石不会这样就走了。

    退出这个洞窟,出到外。就见混沌之中站着梅雨心和白牡丹等人,梅雨心问:“石哥哥,飞燕,”

    她顿了顿,不知该称赵飞燕为姐姐好,还是妹妹好。

    想了想,便只直呼其名,道:“她的真身,就是藏在里面吗?”

    李松石点点头:“赵飞燕如今帮我们经营的情报组织非常之好,很大程度弥补了我们只依靠魔网探听情报的不足。而且。像是人间这些地方,魔网还容易出现假情报,还是她帮打理的情报组织方便。所以,对我们而言。她现在很重要,不能让她的真身随意流落在外。那样会让她变成我们的弱点,被其它神灵抓住的。”

    梅雨心和白牡丹相视一笑,道:“石哥哥,我们知道的,不用解释。”

    李松石暗暗摇头。

    这解不解释,是个态度问题。所以,哪怕这几位花仙子知道他的意思,他也得解释一下的。不然的话,万一她们吃醋,那就不妙了。

    ,  万比

    顿了顿,李松石又道:“还有些人间的事要安排给她,你们要不要跟看来?”

    “不用了。”

    众女摇头。

    李松石听着,忽然回头看看那封印着赵飞燕真身的洞窟。想了一下。他手再一挥,一个周天星辰大阵的图纹便复在那洞窟顶上。

    道:“如今她身份敏感,若是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直接对她动手,说不定都能对她真身造成伤害。所以有个周天星辰大阵,接引星辰意志下来守护,就能护住她的灵魂。”

    如此,过得片刻,李松石已离开私人小世界。

    当然,只是一缕意识离开而已。成为位面投影化身。

    这化身,来到另一处偏僻位面,与赵飞燕的位面投影化身见面。

    “现在感觉如何?”李松石问。

    赵飞燕点点头,道:“现在以位面投影化身出行,感觉与之前差不多。不过,就好像体内多了一股潜在的力量。”

    李松石笑道:“那是你真身处,被我布下了阵势,让阵势慢慢将你灵魂强化。灵魂变得强大了,虽然对于位面投影化身的等级、实力,没什么提升。但是,你投影过来的这缕意识也跟着变强,控制起位面投影化身,更是得心应手,就如同人做事情,状态好时,做同样的事,都觉得顺手许多。”

    赵飞燕听着,恍然。又是一阵感谢。

    李松石摇摇头,问:“对了,人间袭击你的那部份人,查到身份了吗?”

    赵飞燕道:“他们在行动的时候,那城市里隐藏在暗处的摄像头,已经将他们拍摄下来了。不过需要经过照片整理。才能查出他们的行动过程如何,逆推出他们的出动的地点”

    李松石摇摇头:“那要太慢了。正好,你之间用简化的位面投影大阵,将他们的灵魂强行传送过来给我,虽然只是几缕残魂,但却知道不少东西。再加上蜘妹女神的那缕意识,现在他们在人间潜伏的人手,受到他们影响,策反的人间居民,我都大概搞清楚了。

    “回去人间之后,你就将这些异神信徒。给我统统监控起来,时刻等侯着我的命令。必要时,我会下令将他们尽数抹杀。”

    赵飞燕却不觉得直接将一大批人抹杀掉有什么不妥,只平静地应诺着。

    李松石见状。也没多说什么,只伸出右手,掌心处托着一团白朦朦的雾团,里有点点莹光流转。

    “这是整理过的,他们的部份记忆,你接收过去吧。”

    说着,屈指一弹,那团雾团,就没入了赵飞燕位面投影化身的额头之中。

    而后,她的眼神就变得黯淡,失神了,似乎神游天外似的。却是在接收那信息,意识在迅流转。记忆着。外表看起来,才觉得怪异。

    李松石望着她,看了好一会,见到她渐渐回过神来,才点点头。也不再打招呼,就闪身离开了。

    赵飞燕张开眼睛。眼神中浮现出清明。

    现李松石已离开,她一阵怅然若失。

    她对李松石极虔诚虽然虔诚的初衷,只是因为那一份她觉得自己没有资格拥有的感情。

    但是,不可否认,在李松石的诸多信徒当中,赵飞燕的虔诚度,可以说是排在前矛的。

    而李松石对待她,却不像是对待信徒。没有太多的威严,没有保持太多的神秘。看起来,就如同一位平易近人的上司一般。

    “上司吗?”赵飞燕心里喃喃道。

    可是,毕竟还是上下有别啊。

    她微微一叹。随后,猛然警觉。就将那个危险的念头给掐灭。心底,只充满对李松石的虔诚。唯有信仰,再无别物…

    而此时,在某个大千世界,某个位面,,

    这里,充满着光,充满着黑暗的气息。

    中间,一处巨大的神殿。

    外面,是阴深深的,幽暗如同深渊地狱一般的世界。

    天空,没有星辰,没有月亮,没有光。

    大地,一异死寂。静诣。

    地面上,满是一颗颗大小形状各自不同的鹅卵石。或潮湿。武干燥。

    阴暗处,一个个头上长着尖尖耳朵,白黑肤的黑暗精灵,穿着黑色的祷告 …这袍服,竟将头都遮住了。

    他她们,都低下着头,喃喃祈诵着。哪怕是在祈祷,在赞诵神灵。都如同在窃窃私语。

    而且,一边祈祷着,且”不时地打量着周围的情平在担心。其它精灵今小必旧时给他她捅上一刀。

    所以,他她们都是分散开来,藏在角落处,相互不联系的。

    这,就是同时掌握着阴谋,背叛,暗杀,和黑暗精灵,诸多神职的黑暗神系的祈并者。

    这里,是蜘妹女神罗丝的神国。

    那些黑暗精灵,就是蜘妹女神罗丝的祈并者。

    这个神国,本来还没有这么诡异的。但是,自从这位女神获得了阴谋,背叛,暗杀,诸多神格集于一体之后。她的祈并者,就变得一个个如同鬼鬼祟祟的暗杀者,如同只懂得藏身在地下道行走的老鼠一般,一个个不敢露头见人了。

    因为,罗丝很残暴,性情反复不定。有时候,还会以化身变作普通的黑暗精灵,藏身在祈并者当中,或藏身在黑暗精灵的族群当中,察看袖的信徒是否还会对袍忠诚。

    甚至,有时一时兴起,还会悄悄暗杀掉自己的信徒,美其名曰:练其暗杀技巧。

    而有时,还会将信徒抓起来,改造成半人半妹的怪物形状,说时“充当神使”。

    所以,蜘妹女神的信徒,心理大都变态,不正常。每一个,都充满了阴暗。

    而信徒的信仰之力,受着信徒的精神状态影响。蜘蛛女神又受到信仰之力影响。所以,这罗丝女神,是越来越残暴,越来越疯狂。

    此时,她的神国之中,一大群祈并者。就在下面抓着几个祈并者,要改造成半人半妹的怪物。

    她就坐在上面欣赏着,脸上满是狰狞与愉乐之色变幻。

    这蜘蛛女神,本身藏在神殿深处,出来行动的,是分身。

    这分身,上半身**着。下半身。却是幻化出人的双腿,穿着一袭长裙。

    旁边,还坐着脸色很难看的弥勒佛。

    “怎么样,尊敬的弥勒佛冕下,我这些信徒们的表演,还勉强能入您法眼吗?”蜘蛛女神罗丝“娇笑”地说着。

    弥勒佛脸乌变幻不定。

    怎么说,袍也是未来佛。至少。现在还是菩萨。就算与李松石为敌,就算做了不少不好的事情。但慈悲心肠,总还是有的。

    看到下方的一切。袍是非常之厌恶,直恨不得当场站起来,将下面这些人净化掉。

    袍此刻,行“金网怒目之举”的想法,远远胜于渡下面那些祈并者转恶为善的想法。因为,袖看着下面那些祈并者疯狂中带着喜悦的狂笑的脸色,觉得自己实在无能为力。

    若是佛祖在此便好了。

    弥勒佛想着,没吭声。

    那蜘蛛女神“娇笑”道:“弥勒佛冕下,这可是我这神国招待最尊贵客人的最高规格的

    话刚说到一半,脸色突然一阵惨白。

    蜘妹女神突然两手抱头,一声惨呼,声音尖锐,直穿透了神殿,一下子传到外面。

    弥勒佛见着,脸色微微一变,但随即就平复下来。静静地看着蜘妹女神,心中却带着一丝快意。

    心想道:“我向来跟着佛祖修行,从来不知道,三千大千世界当中。居然还有如此恶神。这些恶神手段,比那魔头,比那人间恶徒,更为可恶。若有朝我能成佛,能永恒不灭,必定以佛光照彻三千大千世界,将种种恶神尽皆渡化。否则,宁可不要那永恒,不要那佛果。”

    弥勒佛心中有些激愤。

    如此,过得一会,见那蜘蛛女神脸现疯狂之色,咬牙切齿,满脸狰狞地吼着:“李松石,李松石!!!”。

    弥勒佛心头一跳,淡淡地问道:“罗丝陛下,怎么了?”

    “哼!!!”蜘妹女神眼中闪过一丝寒光:“中了那李松石的诡计了。赵飞燕根本就没有进行灵魂转移。是假的!!”。

    弥勒佛眼中精光一绽。

    却听蜘蛛女神又道:“我的位面投影化身,被他抓去,那缕意识,竟被截走了。”

    什么?!!

    比。,  万

    弥勒佛心神一颤。

    《羊的世界》的玩家的位面投影化身。可是受着魔网中的那股大道意志的守护的啊。不论谁要截走玩家的位面投影化身当中的那缕意志,都是与大道意志相抗。

    更何况,蜘妹女神的位面投影化身,还有着艾欧所下的禁制,有着艾欧的意志守护?!!

    这样的情况下,李松石都能说截走就截走?!!

    实在是太可怕了。

    更可怕的是,蜘妹女神知道的事情可是不少啊。

    比如,弥勒佛在当中推波助澜的作用。弥勒佛同时联给人间那股乱葬岗的意志,同时给艾欧出主意,并说动蜘妹女神插上一手,直接对付洛斯切尔德家族的举动。

    如果,这些东西被李松石知道了。万一,那李松石不理会别的神,只专门针对于弥勒佛。那”艾欧能保得下袍吗?

    虽然说,弥勒佛毛与艾欧当年弃下的负再情绪化身“成亲”。但是。这点关系,在神灵眼中,连个屁都不是。

    想着,弥勒佛脸色不断变幻。

    最后,看了看蜘蛛女神,弥勒佛忙道:“罗丝冕下,本座突然想到了一点急事,就先告辞了。”

    蜘妹女神一愕:“弥勒佛冕下,走这么快干什么?你之前不是答应。与我一起,好好研究一下彼此的身体构造,参一参那欢喜禅的吗?”

    弥勒佛心中一阵恶心,暗想:“谁答应你这泼妇了。”

    但脸上却是一本正经,道:“我这事急需禀报艾欧陛下,由他裁决

    “哦?。蜘妹女神脸上神色变幻,过得片刻,便点点头:“既然你如此说了”那就好吧。不过,办完事了,要快快回来哦。我等着你

    弥勒佛假装没看到蜘蛛女神抛的媚眼,转过身,匆匆忙忙就离开了这个神国。

    他的位面投影化身眨眼之间,就到了另一处神国。

    这里,是艾欧的沉眠之地。现在艾欧使用秘法。强行让自己的意识全部苏醒过来。那神殿,就在此处。

    弥勒佛平常也是呆在这里的。有着艾欧的守护。让位面投影化身,经过此处,再二次投影出去。那么,就能得到艾欧的意志的保护。

    袖删一…投影化身讲来,正要四处老老,突然,就有个长竹协液人妖的男子行来:“哎哟小甜甜。我的小乖乖,你一个人在这里吗?来来来,陪我去喝喝酒”呵呵,最近抓到几个来自人间的胖子,正要让他们尝尝我明的十八般极乐秘技,咱们一起去看看吧。”

    弥勒佛听着,脸色微微一变:“不,不了。”

    “来嘛来嘛小乖乖,别害羞嘛,那人妖男便要过来拉着弥勒佛的手。

    这时,弥勒佛身形一闪,就消失了。

    而在无尽位面之外,如来佛祖的极乐世界。

    附近,一个相当接近极乐世界的佛国。弥勒佛的真身张开了眼睛,苏醒了过来。

    想到那位面投影化身在艾欧的大千世界遇到的种种事,弥勒佛不禁一阵叹息。

    艾欧是很强大,但不知为何,跟这位强者合作,比当初与冥河老祖合作更憋屈。

    在艾欧那个大千世界,弥勒化处处可见,神灵只将凡人当作自己财产,作为自己的工具,随意玩弄。

    除了极少数一两位神灵,是以守护凡人为己任,由此获得信仰之力的。其它神灵,都是为了信仰之力而不择手段。什么欺骗,蒙敝,恐吓。种种阴谋诡计,层出不穷。

    哪怕是坐拥光明正大的神职的神灵,也不例外”袍们不会自己去做恶事,去做与自己神职相违背的事。但是,身为上位者。哪怕自身不做任何恶事,只要稍微表现点意愿,都有大把的人能不择手段地将上位者安排的事办得妥贴。

    其中有多少血腥,多少阴暗,却是与上位者无关。或者,那上位者明知道,却可装着不知。这样,也不与那神职自身代表的意志相违背。

    所以,正义之神行事正义。其信徒,可就未必如此。

    整个大千世界,处处血腥阴暗。围绕着信仰之力这一利益,无所不用其极地争夺着。

    弥勒佛是菩萨之身,也算是神灵了,也非常需要香火愿力”也就是信仰之力。但不知为何,袍就是对这种事看不顺眼,非常之讨厌。

    在那个大千世界,呆得极憋闷。

    “怎么了,我以前不是杀伐果断的吗?”弥勒佛微微叹着。

    从自己佛国的佛殿行出。

    就见外面有大批行者,僧人,在来来往往行走,或坐或卧,手持佛经佛卷,念诵着,相互讨论着。

    “佛说慈悲”菩萨当有慈悲胸怀,所以垂目,不忍见世间种种苦楚。金刚怒目,却因见世间种种丑恶,”

    不知是哪位行者在跟人探讨着佛经,说着这段话,一下子传了过来。

    弥勒佛听着,一愣,顿时呆住了。

    那人说的佛理,显浅到极点。往昔,根本难入这弥勒佛的法耳。甚至,这根本就算不上佛法。

    但是,袍一听。却如同被瑚醒灌顶一般。一下子,整个人就清醒了过来。

    “人性非善非恶”诸善男子,善女子,诸善护念,汝等此时不念善,不念恶。即见己心,见诸自性”

    一位行者在向着一盘水讲演着佛经。

    水中有亿万生灵,若有智,即可信持受解佛经。且水通万物。可将他所说法,传达到别的位面,与生灵听闻。如此,若那生灵得开悟,便是他有了功德。

    而弥勒佛,又正好听到这段,突然间。精神一阵恍惚,一下子,整个人就像是清醒了过来。

    不念善,不念恶,此时心,便是吾之本性,

    善……恶。

    慈悲……

    “我名弥勒,乃未来佛。此时为菩萨,自是有颗菩萨心,,原来,我心中仍是充满慈悲,我心中,仍是充满善念的。

    “之前,得闻花仙子可助我将神魂纯化,将佛性纯化,乃至于神魂寄托虚空,永生不灭。所以动了贪欲。

    “为何动贪欲?是我贪生怕死,害怕即将出现的三千大千世界崩坏大劫?!!”

    弥勒佛想着,仔细感受着自己的心思,随后,摇了摇头:“非也,非也,若非看破生死,焉能成就菩萨?!!吾心中,早忘记生死矣。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何无可喜,死亦无怖。生。死。不过一来一去。相去几何?生,当渡尽天下苍生,死,当入无余涅巢,有何可恐惧?

    “世间人,不知生死。所以在生死之中,见大恐怖。而我看破生死。却是心中无惧。既无惧于死,那三千大千世界崩坏,我又有何可忧可怖?”

    想着,望望佛国的上空。

    那里。充满着温暖的佛光,散播着佛家慈悲之意志。

    看着,看着。弥勒佛恍惚间,想起自己悟道成道的经历。修行的经历。想起自己曾见人世间种苦楚。誓要普渡天下苍生,令苍生皆得出于苦海,那一份大无私之慈悲心怀。

    想着,眼角不禁渗出泪水。

    是为重新认识自己的本性而流下的泪水。同时,也是为苍生而流泪。

    “原来,那慈悲,才是我的真心!!”

    怪不得之前在邓艾欧的大千世界中,处处觉得不顺畅,原来是那方世间的神少慈悲,少怜悯。大千世界中种种生灵。**受着录削。心灵还受着压迫。心中连渎神都不敢。连精神上的精由都没有。

    如此世界,凡间生物,几乎找不到希望。

    “吾见众生皆苦。是以心生烦闷。”

    而之前与冥河老祖合作时,那冥河老祖尚为蕴生功德佛,虽手段狠辣,杀伐果断,却仍以慈悲行事,不杀生,不害万千生灵分毫”,而之后,冥河老祖变回凶残,弥勒佛却已不在了。

    “由此可见,我心依然慈悲。虽说弥勒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能忍天下难忍之事。但唯有一事,我忍无可忍,容无可容。那便是见众生受苦而袖手。

    , 可

    “于那世间中,见诸神丑恶,我却不加以阻止,只冷眼旁观。却是与本性违逆。

    虽说我在那为客,实力不如艾欧等神。但是”那又如何?!!

    “若有佛心佛性,哪怕为蝼蚁,亦敢为苍生向神魔求公平正道。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哪怕面临神力远胜于我之恶,若心欲除此恶,即当除。这才是真洒

    弥勒佛想到这里,顿时觉得念头畅通。心生勇气。之前见到艾欧时的胆颤心惊,种种压抑,全然没有了。心想,此时若再面对,见诸不平,哪怕是艾欧当面,也敢指责。

    “只因为,那是我之本性。是吾道之根源!!!万法皆可弃,唯独这慈悲本性,放不下,弃不得!!”

    弥勒佛想着,心念一转,又自问自己:“若我真是慈悲心肠,却为何之前合着冥河老祖算计李松石,后又与艾欧合谋,想夺那花仙子?”

    , 可

    一时间。弥勒佛陷入迷茫之中。

    想着,想着,目光渐渐穿透了这佛国的天空。

    一直,一直,望到极遥远极遥远之处。

    在那无尽虚空深处,那三千大千世界的边缘,那里,大异大片的世界正在崩坏。

    虽然那里人烟稀少。但是,总是有着生命的存在的。

    生命,是顽强的。只要有一分能存活的土壤,就会有生命的诞生。

    而只要有生命诞生的地方,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就会有智慧的出现。

    有智慧的生灵,有自性的生灵,在佛眼中,都是平等的。

    那弥勒佛就看到。随着世界不断崩坏。那危险不断迫近。无穷无尽的生灵,因此而湮灭。

    而且,在那尚未崩坏的世界当中,同时也有着,无穷无尽的生命在生死间徘徊,受着轮回苦楚,受着人世百苦。

    那弥勒看着。眼神渐渐悲悯。心道:“若我有余力,必渡尽三千大千世界苍生。但是”可恨,可恨!!!”

    可恨那李松石,曾为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

    何等修为,何等境界,等等的丰功伟迹?若一心为佛,将可渡得多少生是

    可是,他却为那花仙子,而放弃了佛身,放弃了佛果,弃亿万生灵于不顾。

    而那阿弥陀佛,神念寄托虚空,永恒不朽。何等法力?如来佛祖,亦是佛法无边。但是。这两位,却只是渡那“有缘”

    佛渡有缘,无缘不渡。

    那无缘者,岂不是只有沉沦?这是何等道理?

    有缘无缘,佛是可以改变的。佛光照处。一切众生皆与佛有缘。

    一位位强者。那等神通,那等伟力,却不一门心思渡尽苍生,而是顾惜已力。实在是可恨,可恨!!!

    弥勒佛越想着,心里渐渐有些偏激了,暗道:“若我为佛,若我得佛果,必定唯以苍生为念。

    “吾求佛,所为何?为苍生。为成佛后可得渡更多生灵。吾寻花仙子,为何?为从中得永恒,可渡更多苍生,乃至于携三千大千世界,无量那由它生灵以渡此灭世大劫。

    “吾之本因,乃出乎善念。本来想法是:就算得到花仙子,也不生祭,而是研究参悟,自省神魂纯化,佛性纯化之道。

    “不以天下苍生弃一花仙之生命,是不以多弃少。此乃吾之本意。

    “但为何,不知不觉之间,却是为了永恒,而与艾欧座下的蜘妹女神等众,同流合污?

    “邓艾欧,一心追求力量,为力量而求力量,也不是行走佛道之人。我与袖合谋,就算得到永恒。也于三千大千世界亿万生灵无益。若因此而成就永恒,违逆了自己本性,违逆了自己本心,偏离了自身之道。日后,还能有机缘重回正轨吗?

    “如此,成就永恒也无益。还为此算计个什么?”

    弥勒佛想着,脑海中,突然闪过一阵阵灵光,整个佛脑海空灵,念头畅顺通透,之前心灵种种狂皓破除。

    一刹那,大放光明,照彻佛国,照遍大千世界。

    弥勒佛哈哈大笑三声,身形一晃,就离开佛国,朝如来佛祖所在的极乐世界而去。

    那世界中,如来正讲演佛法,弥勒佛到座前就直接拜倒。

    如来见状,不禁大喜:“阿弥陀佛”弥勒,你今顿悟成佛,实在可喜可贺。”

    弥勒佛道:“世尊,吾欲与李松石花主一见,当面赔罪,还请世尊指引。”

    如来佛祖略一沉吟,想着,没有任何表示”

    而另一边,李松石的私人小世界,现在也生了异变。

    那一枚在混沌之中沉睡的太素之龙龙蛋,突然间就醒来了。

    而后,就产生一股极强大极浩然的吸力。将周围周天星辰大阵蕴含的星辰意志,一下子猛吸了进去。

    整个阵势,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要崩溃。

    而连接向那枚龙蛋的信仰之丝,那恶穷无尽的众生信仰力量,也不断地被吸纳进去。

    并且,正在周围以念动法随境界的意志压制太素之龙龙蛋的原青青。其意志,那生命领域,也一下子被吸纳了进去。

    倾刻之间,整枚大素之龙的龙蛋,甚至,是整个周天星辰大阵原先所在的地方,都在瞬息间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如同黑洞一般的东西,正疯狂地吸纳着周围的一切。

    这异变产生的同时,那枚太素之龙的龙蛋,还有着一股无限接近念动法随境界的气息,一股无比强大的龙威。一下子就遍布整个私人小世界。

    感受到这点,李松石等人脸色顿时一变。

    如此强大的意志,那空间中的花花草草可承受得了?

    那无数天材地宝般的灵草灵花,会不会在这股意志之下,而改变自身的生命形态,改变基因,乃至在生死枯荣之间变换?

    一想到这里。几乎是不假思索的。李松石就立即闭上眼睛。而在那众花仙子的融合领域形成的精神世界当中,他的元神猛然张开了眼睛。

    一股念动法随颠峰境界的意志,就猛然扩散开来。

    刹那间,可见一道命运之丝连接向那枚太素之龙的龙蛋。

    李松石的强大意志就从那命运之丝逆流而上,直接进入太素之龙的龙蛋当中,将它禁锢住。

    而众位花仙子也清醒过来,直接将花之领域,蕴含着自身念动法随的意志,就那样加持在太素之龙龙蛋周围的周天星辰大阵之中,将太素之龙散出来的气势,狠狠地压制了回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