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五百八十五章 尹木兰献身

第五百八十五章 尹木兰献身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会是什么礼物呢?

    他很是好奇。 www.⒐1

    于是,随着尹木兰,一路行到那李氏旧宅”也就是落花村的那一套老旧房子。

    来到这里,尹木兰径自进入李松石以前往的房间。李松石虽然心中诧异,但也跟了进去。

    这房间里,摆设还如以往那般,就连以前曾用过的电脑,都还安放在那里。

    不过,因为这里环境特殊,所以,虽然许久未用,这房间中的一切,居然都没沾染上半点灰尘,就仿佛时时有人来打扫似的。

    进到了房中,还没等李松石说什么,尹木兰就猛地回转过身。将房门给合上。而后,右手一挥,一个以花之灵气凝结而成的周天星辰大阵,就布设在房中,让外人无法以神念探察这里的情形。

    并且,周天星辰大阵内,还有着一个隔绝声音与光线的阵势,让声音光线传播不出去,哪怕有人站在隔壁,耳朵靠着墙,眼睛探在门缝,也无法看见。

    李松石一惊,心里隐隐约约有种不大妙的预感:“木兰妹妹,你这是小

    话网说到一半,尹木兰右手一挥,就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盒子上纹着一些神奇玄真的纹路,细看,却是布设成了周天星辰大阵的简略阵势。上面,隐隐约约有着星辰意志加持其上。

    尹木兰就道:“石哥哥,这个盒子里装的,就是我要送给你的礼物。”

    “这是”李松石疑惑地低头看着那盒。

    这盒子外面有着周天星辰之意志守护。在不破除这个阵势的情形下,根本无法通过神识或灵识来探测出里面藏着的是什么。哪怕是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也不可能在不诱阵势的情况下,窥探到里面的东西是何物。

    所以,李松石修为虽高,眼力虽高明,但若要不让人觉地看到里面藏着的东西,那也是不可能的。

    “石哥哥很好奇里面是什么东西吧?”尹木兰笑着问道。

    李松石微微点头。

    的确啊,搞得这么神秘兮兮的,而且说不定还容易让别的花仙子误会他和尹木兰在这里干什么呢。若说他真的不好奇,那才叫奇怪。

    这时,尹木兰又道:“等下打开这盒盖,就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了。不过,要将这东西送给石哥哥你之前,我却要先说几句话,问你几句话,不知可否给我个答案?”

    李松石一怔。随即正容道:“木兰妹妹且说。”

    “那好,我问你,你是不是真的很关心我们花仙子?”

    李松石又愣住了:“木兰妹妹,这话从何说起?”

    尹木兰道:“石哥哥,初入这个世界的时候,我就听牡丹姐姐和紫莹姐姐她们说过与你相关的事情,在我心目中,觉得你就是花仙子们的守护神。你对我们很关心,很是爱护。如果不是你”现在,我们花仙子,已不知落到什么下场了。”

    李松石听着,微微一笑,正想说什么。但是,没料到,尹木兰话锋一转,道:“可是,事实上,我却很失望。”

    李松石愕然:“很失望?”

    尹木兰道:“石哥哥,知道我为什么失望吗?”

    李松石愣了愣,没有出声。尹木兰自顾自地说道:“如今三千大千世界大劫在即,虽在蕴含着大道意志的魔网所镇封,可以将崩坏大劫延迟不少时候。可是,谁能知道,那支指天剑当中的大道意志,会不会随时撤离呢?谁又知道,那大千大千世界的崩坏,不会突然间就大爆,以前所未有的度崩坏呢?

    “在魔网镇封三千大千世界之前,可是处处允许开启空间裂缝的。而有着空间裂缝的存在,三千大千世界任何两个个面之间,并不是遥不可及的距离。那么,这崩坏,会不会通过空间裂缝,突然延续到别的位面呢?

    “如果指天剑突然撒手,大道意志控制的魔网突然不再守护三千大千世界,那么,这个世界会不会一下子就全然崩坏了呢?”

    李松石听着,沉吟一下,微微点头:“的确是有这种可能”嗯,木兰妹妹,你突然说起这个”这是”

    尹木兰摇摇头,道:“石哥哥莫急,听我慢慢说来。”

    “好,那你就说吧。”李松石点头道。

    只听尹木兰道:“根据我的推测,那现在三千大千世界,仍是非常不安全的。除非石哥哥你能达到那元神寄托于虚空,真正的不朽不灭,才能真正地守护住我们,让我们这些花仙子不会随着三千大千世界的崩坏而毁灭。”

    李松石点点头。

    尹木兰又道:“而之前,三千大千世界当中,那么多强者想夺走我们花仙子,也是为了成就那元神寄托于虚空,把持大道在手,以渡过崩坏大劫。现在,石哥哥你以非常强硬的手段,压下了他们的念想。如今,我们这方强势,他们不敢多有念想。但是,兔子急了也会咬人。如果真到危机时刻,而又出现新的花仙子本体花身,那么,三千大千世界当中,数千位达到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会不会联合起来,谋夺花仙子的本体花身,甚至想方设法闯入我们这个私人小世界,将我们姐妹都夺走呢?

    “我想,这个可能性,非常之大。真到了必要时候,那些强者,真的会不惜代价联合起来。如此,除非石哥哥你有绝对的实力,能以一己之下压下数千位达到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的联手袭击。否则”

    李松石听着,脸沉如水。

    但是,却不能否认,尹木兰说得对极了。

    兔子急了,也会咬人。

    三千大千世界,少说也有一两千个大千世界之主。

    再加上一些不以大千世界为躯,但却达到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比如耶和华,如来佛之类。那么,加起来,达到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就数千位之多,这也是因为三千大千世界太过广阔的缘故。

    如果真到危机时玄,这些强者会不会联合起来?会,十有**会。

    那到时候,李松石能不能拦得住他们?非常之难说。

    尹木兰看了看李松石的脸色,道:“如今我们这个私人小世界,有着与混沌晶壁的周天星辰大阵守护,加上我们众个达到念动法随境界的花仙子,足以抵挡得住。但是,当三千大千世界崩坏之后呢?据说,只剩下华夏大地能存在。

    “如此一来,无序混沌会毁灭掉我们的世界。或者,我们的世界必须转移到华夏大地上。那时候,我们还能挡住住他们的联手吗?我想,十有**不会。

    “只要三千大千世界崩坏,那么,不论我们是不是拥有华夏大地足够的信仰,那时,都将会是我们花仙子姐妹生平当中最大的危机”包括石哥哥你,都将会面临着三千大千世界当中,无数强者的掠夺。甚至,某些已达到元神寄托于虚空的强者,不愿意被某些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利用我们花仙子达到那层境界,说不定,也会动手。

    “只要我们全体离开这个私人小世界的庇护,那危机就会时玄除临。除非”石哥哥你能达到那个神魂寄托虚空,永恒不朽的境界。”

    李松石听着,微微吁了一口气:“不错”没想到,你也能想到这些。这点,正是我一直以来最为担心的。”

    按理来说,李松石现在的情况,非常之稳当了,三千大千世界当中,永恒强者以下,谁人不羡?谁不认为。李松石最有机会渡过三千大千世界大劫?

    有看来自华夏大地的信仰,自身达到几可“以力证道”的颠峰境界,再加上来自未来的人,提到混沌之主的事迹,谁都会觉得,李松石必可安然渡过未来的大劫。

    但是,只有李松石心中明白。这一切强大,一切的一切,看起来,就如同镜中花,水中月,作不得准的。

    华夏大地号称能渡过三千大千世界崩坏大劫。但是,谁人能证明?太上老君等强者根本没有亲自出面说明过,一切都是底下的人暗中猜测。只能说,十有**有这个可能。但是,还有十分之一二的可能,会连这块大地也一起崩坏。可以说,太上老君等强者,也在赌。只不过,赢的机率比较大罢了。

    而指天剑,现在蕴含着大道意志,看似通过魔网镇封三千大千世界。但是,这玩意来得诡异,说不定,去得也诡异。现在三千大千世界看似安全。但是,就好像一个巨大的炸药桶,已被塞到高温高热干燥的火炉当中。虽然有那大道意志一直在掐着引线,不断地加水降温,减缓引爆的度,可是”一旦停止加水降温,水份迅蒸,那炸药桶,就是轰的一声,”大伙一起玩完。

    再说,来自未来世界的人”李松石一直到现在都在怀疑:“真的有人能穿越时间长河,回到过去未来吗?。

    如果时间能改变,那么,何不如直接穿越到未来世界,或是躲到时间长河当中,避开这灭世大劫?太上老着等强者,还何必要块华夏大地来作最后的希望之地?

    而且,三千大千世界崩坏,就算真有时间长河,这时间长河,就不会被毁灭?未来的崩坏大劫,难道不会通过时间长河,回到过去,连过去时空的大千世界都崩坏?

    那样,就产生了时空悖论。

    所以,李松石一直都怀疑,所谓的穿梭时空,回到过去未来,会不会是太上老君那等强者搞出来的鬼。天地之间,根本就没有时间长河,而是他们在暗中操控某些神灵,改变他们的记忆,让他们出来宣扬时间长河?

    而过去出现关于时间长河的传说,,对于强者而言,历史传说,是可以随便修改的玩意。根本作不得准。

    甚至,连李松石都怀疑,自己曾经进行了时空穿梭,前往过去未来,会不会走进入了“幻境。?

    这些都很难说。

    所以,现在一切看起来安全的东西,都是镜中花,水中月,未来的事,谁也说不清楚。只要他一日未成就真正的永恒,那再强大,也有可能一朝沦为飞灰,烟消云散。

    也就因为这样,他现在内心暗暗着急着。急着要达到“以力证道”的条件,达到“元神寄托虚空”把持大道在手的至强者境界。

    想着,就问:“木兰妹妹,你突然提到这些,是什么意思?。

    说着,李松石就开玩笑似地问:“难不成,你送我那礼物,能让我一步登天,达到元神寄托虚空的永恒境界?。

    尹木兰正色道:“虽然不能让石哥哥你一步登天,立即达到元神寄托虚空的永恒境界,但是,却能让你更进一步,离那境界更进一步!!”

    “哦?”李松石动容。

    “只是”恐怕石哥哥你明知这种办法,却不肯使用呢。”尹木兰淡淡地说着。

    李松石又是一怔,随后。若有所思。

    尹木兰平视着他,道:“本来,牡丹姐姐和紫莹姐姐她们,和我说起石哥哥你的事情,我对你很是崇拜,很是信赖,以为你是为了守护我们花仙子,是能尽到全部的力量的。可是,现在看来,却有些失望了

    李松石不禁苦笑:“木兰妹妹”

    “石哥哥,你猜到我想说的是什么了,是吗?”尹木兰问。

    李松石微微点头。

    这时,尹木兰打开那盒子,里面果然是一束姻缘红绳,而且是用过许多手段强化的姻缘红绳。

    尹木兰道:“这种办法,能让我与石哥哥你之前产生命运之丝”不,应该说,足以让任何一位花仙子,与石哥哥你产生命运之丝。这样一来,石哥哥你的实力就增强了许多,我们花仙子的实力也就增加了许多。

    “如今三千大千世界,正是多变之秋,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出现莫大的危险。这种危机时匆,每多一分实力,都是好的。多上一分实力,就是多一分的安全:二这种办法不能让石哥哥你下年就迈入那示神寄托爬出,川悟大道,将大道把持于手中的至高境界,但是,却能更近一步。每近一步,那就是多了一分希望”

    她话说着,李松石突然打断道:“可是,木兰妹妹”

    话未说完,尹木兰打断道:“可是,石哥哥你却是太过优柔寡断了!!!”

    李松石愕然。

    尹木兰道:“石哥哥,我问你,一旦进入这个私人小世界,我们花仙子还有得选择吗?就算不进入这个私人小世界,我们身为花仙子,难道就还有其它选择吗?除了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同舟共济,那根本就没有别的办法。可是,你却优柔寡断,吱吱歪歪,磨磨蹭蹭,表面上说是为着我们的感受,但事实上”你就是虚伪,虚伪,无比的虚伪。所以,我鄙视你,看不起你,你这个伪君子!!”

    李松石顿然无语。片晌,才道:“木兰妹妹,不是这样子的

    “不是这样子还能是什么样子?”尹木兰气呼呼地道:“石哥哥,你知不知道,我们花仙子,一日未产生命运之丝与你们相连,那就是一日不得安全,没有足够自保的实力。如今这多变之秋,谁知道未来会有什么变故?而石哥哥你却不急着行动,给我们一个绝对安全的保障,这分明是将我们置于危险当中于不顾。但是保护我们,维护我们,顾全我们的感受,实际上,就是不负责任!!!”

    李松石哑然无语。

    尹木兰又道:“也许你会说,使用这姻缘红绳,由此来产生命运之丝,对我们不公平,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有办法而不使用,让我们不得产生命运之丝,与那些已经产生命运之丝的花仙子姐妹们同舟共济,那才是对我们最大的不公平?

    “也许,你会觉得,有着你们的庇护,我们其它人也安全。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我们的感受呢?我们这样被保护着,自身却没有足够的实力,甚至平常只能看着你们一群拥有念动法随境界实力的花仙子姐妹聚作一团,许多事情都不能参与,你认为,我们会觉得有安全感吗?

    “花仙子在世,所为何求?不为衣食住行,又没有物质与权力上的**,那我们还有何所求的?世间,不会存在真真正正无欲无求的生命。我们花仙子所求虽少,但所求,却更为强烈。我们不需求别的,只求取个逍遥,求取个安全感。求取个永恒。

    “而你,正好能给我们这个。也许,你会说,一旦命运之丝相连,我们就无法再与任何异**往。但是,石哥哥,请不要用普通凡世间的女子的思想来衡量我们。你觉得,如果我们花仙子不是因为有着寿命的限制,需要渡情劫,会与人间男子交往吗?

    “情劫,对于我们来说,不是一件幸事。

    你且问问。花仙子当中,有哪一位,在陷入情劫之前,是对情劫抱着期盼,而不是抱着害怕,恐惧的感觉的呢?如果不是无法避免,你觉得我们会有谁会愿意跟异**往呢?如果不是无法避免,你觉得,我们有谁会愿意去渡那情劫?!!

    “花仙子不需要繁衍后代,所以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需求。对于我们来说,如果不需要渡过情劫,那更是求之不得。还能不能与其它异**往,那根本就是无所谓的。有没有异性,对于我们来说,一点 都不重要,真真重要的是,有没有一个人。或是一个团体,能让我们的心灵有寄托,有着安心的感觉,不用害怕,不用寂寞。

    “只要有一个人,武有一个团体,能让我们的心灵得到寄托,那么,那个人,到底是男是女,是美是丑,是谁,都无所谓。甚至。那个人是不是真实存在的,都无所谓。

    “如此,命运之丝对于我们的限制,又算得了什么呢?你可以去问一问看,我们众位花仙子姐妹,有哪一位,不是这样的想法?哪怕是雨心姐姐,曾经为人类,有过人类的思想,但是,我相信,现在,花仙子的思想,想法,也渐渐占了上风。

    “由此,石哥哥你可以想象得到,不止是你所建立的这个小世界,这个完全属于花仙子的世界,是我们喜欢的,需要的,而你和众位花仙子姐妹寄托执念的融合领域,那个精神世界,也是我们其它花仙子所向往的,所期盼的。

    “而且,之前也说了。身为花仙子,在这多变之秋,在这种崩坏大劫,神魔乱舞的年代,除了你,还有谁能庇护得了我们?除了这里,我们还能去哪里?而来到这里的,有哪一位花仙子,是愿意与其它姐妹分离?有哪一个,是不愿意与你之间产生命运之丝的?

    “不须其它原因,单止这一个。“别无选择”你就应该成全我们。更何况,就算你不为我,我不颜琼絮姐姐,林千蕊姐姐着想,你也总该为牡丹姐姐,雨心姐姐她们着想吧?“如果你真注重我们的感受,那就成全我们。如果你不注重我们的感受,那么,为了守护好牡丹姐姐和雨心姐姐她们,你更需要成全我们,由此来获得力量

    说到这里,尹木兰顿了顿,又道:“所以,你有办法而不与我们连通命运之丝,那无异于,在我们花仙子当中,硬生生地 分了一个团体,将我们这些没产生命运之丝的花仙子排斥在外。让我们看着,羡慕着,而没办法加入牡丹姐姐,紫董姐姐,她们所在的团体当中,让我们,不能成为一个整体的一份子,,

    “你明明知道我们身为花仙子,在这种年代就已是别无选择,也不会讨厌这样的选择,甚至,还会对这样的选择满怀期盼。但是,你却以着顾我们的感受,顾雨心姐姐等人的心情,用这种鳖脚的借口,而不行动,不与我们产生命运之丝,那,不是虚伪,是什么。”

    李松石听着,哑口无言。

    心中,同时也充满了震惊。他如今智慧虽然高,但是,尹木兰所说的,他伯只川二汉有想他大米。情商太低,仔是真的忽略了难道,这所有的花仙子,都愿意与他以命运之丝相连,与其它花仙子,与他,成为一个整体,将命运,将情感,将生命当中一切的一切,都寄托在他的身上吗?

    这是何等的信任,信赖,是何等沉重的责任,也是何等的荣耀,何等的幸枷  …

    不得不说,尹木兰似乎是在骂他,但是,他却是有一些感动了。从她的话里,感受到了她真正的心意,感受到了花仙子们的心意。

    “那”那你的意思是”李松石有些迟疑地问着。

    尹木兰微微一叹:“你又优柔寡断了”石哥哥,你应该霸气一些的”,哪怕是面对我们。”

    李松石无语。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啊。虽然他李家人未必是什么英雄,但是,在花仙子面前,他的确是没办法霸气起来。因为,他心里,就只有这么一个柔软的地方。

    唯独对花仙子,他霸气不起来。除此之外,三千大千世界的一切,他都无所惧。可以视如无物”,

    这时,尹木兰先将那束姻缘红绳缠在自己的手上,而后,望着李松石,道:“就算我不说,石哥哥你也该想到,不论如何,最后的结局,这命运之丝,总会产生的,也是必须产生的,不然,对谁,都反而不好。那么,何必还要太多的矜持,反而伤害了彼此呢?

    “我们花仙子与凡人不同,没有什么礼义廉耻的说话。只说真心,真性,凭着本心,一切依照自己本心去做。命运选择了你,我们选择了你,那么,就不该再回避。

    “如果,石哥哥你真的尊重我,真的想要增强力量,以守护 庇护好我们,那么,就请不要拒绝

    话说到这里,李松石还有可以逃避的余地吗?

    再迟疑,都会伤害到了尹木兰。同时”也是李松石和众位花仙子的损失。

    她说的不错,现在她需要李松石和众位花仙子,而李松石和其它众位花仙子也需要她。

    又都是两相情愿。那么,再顾忌,再吱歪,再磨蹭,那就是虚伪,为了面子,而弃彼此的心意于不顾了。

    所以,李松石一声不响,接过那束姻缘红绳,心念一动,那姻缘红绳便透过他的手,直入泥丸宫中,缠在元神之上。

    李松石放开意志的排斥,放松精神,放松意志,任由那改良版的姻缘红绳当中蕴含的,足以影响人心志的东西,入侵他的心神。

    恍恍惚惚之间,李松石感到。一股对尹木兰的好感,一种非常非常亲切,想与她一直在一起的亲密感觉,就顺着姻缘红绳,一直流入到他的泥丸宫中,渗入他的元神深处。

    这一份通过姻缘红绳而生出来的情感,就深深地烙印在他的元神深处,印在他的灵魂深处,印在他心灵的最深处,永生永世,再无可改。

    同样,那由姻缘红绳而生,对李松石的无限好感,那种想要与对方永永远远在一起的亲密感觉,也顺着姻缘红绳,注入尹木兰的灵识深处。

    彼此,越看越顺眼,越看越是喜欢,越看就越是喜爱。

    “这”就是爱上一个人的感觉吗?”尹木兰喃喃地说着,任由那姻缘红绳透来的感觉,直入她的灵识深层,一直影响着她的心志。这种影响,是她主动去接受着。

    受着这种影响,她终手感受到,身为女性,遇上了生命当中,最为心仪,最为喜爱的人男时的感觉。终于感受到,当一个人,真真正正爱上一个人,想与之生死与共,永永远远在一起,彼此永远不分离的感觉。

    这感觉,来得似乎是那么的突兀,但在姻缘红绳的控制之下,却如同春雨润物,慢慢地渗入心灵深处,一点点地改变着,一切,都仿佛是那么的自然而然。与普通男女从相识,相知,相爱,渐渐走到一起,那感觉,没有区别,甚至,更为深玄,更为深沉,更为醇厚。

    此时,她感到自己,隐隐约约与那李松石有着心灵感应,似乎能体会到他的悲欢喜乐体会到了他的精神世界当中的一切。这种种感觉,在彼此心里流淌着。

    此时无声胜有声,那种完全放开心灵的交流,那种纯粹精神上的爱恋,让两人无比的迷醉。

    突然,一阵轻轻的悉悉索索的声响,尹木兰身上的衣物,如同世间最光滑的绸缎,滑过世间最光滑温润的美玉,轻轻地落到地上。

    她现在不到半神境界,还是凡人之躯。穿的,也是凡间的衣物。

    但是,衣服褪去之后,就露出一副圣洁得如同不似人间应有的完美无瑕的身体。

    一袭洁白无瑕而衬着银边的薄薄紧身绸制亵衣,穿在身上,裹着玲珑浮凸的身材。胸前的轮廓,完全没办法掩住,那饱满之处,若隐若现,幽幽处子体香,就缓缓地散了出来。

    一眼望去,那身子几乎没有多少遮掩之处,香肩玉臂,修长的玉。腿,都完美地展现了出来。

    李松石一怔,尚未说话,那尹木兰则道:“缺了三生石,只凭这改良的姻缘红绳,如果不更近一步,很难直接就产生命运之丝。石哥哥,反正我迟早都是你的人”现在也到了这一步,我们”

    说到这,任凭尹木兰的性情再大方,也不禁微微有些害羞了。她是巾烟英雌不假,不喜欢遮遮掩掩的小女儿姿态不假,她也是花仙子,对身体的真节不太注重也不假。

    但是,她毕竟夺了一位凡人的身体,受了这副身体的原主人的部份思想的影响。而且,还是这种自主献身的事情。那么,也不禁有些害羞了。

    只是,她虽然害羞,却仍自持。稳稳地,走上前一步,两手环抱着李松石的腰,脸紧紧地贴在他的怀里,紧紧地,抱在一起”,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