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五百九十四章 冥魂不散

第五百九十四章 冥魂不散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随后,李松石心中动。 1就现,自只童然能将心神。知削引奥罗培德身上。

    而且,这种能力,并不是通过灵魂契约,也不是通过信仰之丝,而是通过那一缕穿梭时空的花之灵气。

    这时,李松石就控制着奥罗培德,打量周围的情况。

    就见奥罗培德身处一个蓝色的隧道当中,周围都是一圈圈的白光,白光外是大片大片的混乱星空。

    这隘道扭扭曲曲,前方不知通往何处。回头一看,却见后方的隘道。在不断地崩裂着,崩溃之处,不断地被乱序的混沌所吞没。

    那可怕的混沌风暴,除非是元神寄托虚空的强者,才能安全存在其中。若是其它生灵,要么尸骨无骨。灰飞烟灭,要么不知丢到哪个不知名的空间,被无数空间裂缝撕裂。哪怕能勉强逃生,也不知陷落到何处。

    李松石不禁倒吸了口凉气。这隧道崩塌,居然如此可怖?

    不过,幸好那隧道的崩塌度与奥罗培德前进的度完全一样,到也没什么奇怪之处。

    这时,就见前方隧道远处,渐渐传来亮光。

    亮光越幕越强。那奥罗培德身形一震,就闯入一个完全是光的世界。

    这里,天上,地下,四面八方。全都是光。抬头,俯,左右张望。甚至伸出手在眼前晃着,就都是光,看不清楚任何东西。

    “这里,就是时间长河?”李松石心念一动,那指间释放出去的花之灵气,迅加大,形成一股动力,将奥罗培德的身形一下子往上方推动。

    而后,奥罗培德的身形渐渐上浮着。就听到隆隆的闷响,不断地传来。

    再过得片刻,便听到哗啦啦的水声。奥罗培德一下子冲出了水面,悬浮在虚空中。

    朝四周一看。就知奥罗菩德进入一个七彩的气泡当中。

    周围。充斥着七彩的光。

    这里,也是一条巨大的隧道。直径宽达数万里。隘道,呈蓝色,半透明。前不见头,后不见尾。只有脚下有完全由白光组成的滚滚时光洪流,从一方向另一方不断地流注。

    而这道滚滚洪流当中,则不断的有一个个七彩的气泡飘飞了出来。那气泡当中,有着种种不同的幻象。或是星辰,或是山川大地,或是虫鱼鸟兽,或是各个不同世界的人物风情。

    那每一个气泡,就仿佛是一个不同的世界。一个气泡从洪流中浮升。到万里之高的隧道顶端,再破裂。就像是一个世界从初生到毁灭。经历了无数个年头。经历了上亿年的时空。

    抬头,可见可见隧道之外,乃是无穷无尽的星空。

    透过半透明的蓝色隧道壁,就见外面有那一个个星系,一个个星辰。以极快的度,沿着隧道,从头飞向尾,直到不知何处的尽头,又或是从飞逆飞向头,直到不知何处的前端。

    “这里,就是时间长河么?与我上次经过的时间长河,似乎有些不同呢。”李松石喃喃说着。

    这时,心念一动,李松石的心里。就出现了原青青的声音:“石哥哥。怎么了?奥罗培德进入了时间长河了吗?”

    李松石收回加持在奥罗菩德身上的心神,回头望向空间门户对面的原青青,也以心念传音道:“怎么。你们感应不到奥罗培德的情况吗?”

    众位花仙子摇摇头。

    谢紫莹道:“我倒是能隐约感应到一点,只知道它好像不在我们这个时空,脱出三千大千世界之外了

    原青青道:“我都感应不到。不论是通过灵魂契约,还是通过那奥罗培德连接到我们这边的命运之丝。都感应不到它的情况。只能隐约确定,那灵魂契约还有效,信仰之丝还有作用,只是,它的信仰之力。好像回溯不回来似的,我也不能给它神力。”

    其它花仙子都纷纷点头,说自己也是如此。()()

    “那就奇怪了”这时间长河。果真有些古怪。”李松石想着,道:“我通过指尖这团花之灵气,到是能感应到它的情况,不过它现在还在时间长河之中,我不知到了哪个年代。等将它安全传送出去,再与你们细说。”

    于是,闭上眼睛,又将心神集中到奥罗培德身上。

    只见它仍悬浮在那道古怪的光之河上空。李松石就控制着奥罗培德的身形,逆着那道河流反向而行。

    只是,奥罗培德飞行得越远,李松石手中的那道花之灵气丝线,消耗的花之灵气就越多。

    如此,不知过了多久,李松石隐约感应到了极限,体内的花之灵气怕是不足以支撑了。

    所以,就让奥罗培德停了下来。而后,猛地加强花之灵气的输出。透过奥罗培德,将在周围的隧道壁。打开了一条裂缝。

    奥罗培德钻进去,穿过了裂缝。

    又过了片玄,只见眼前仁亮。奥罗培德已是来到一处充满荒凉,死寂的世界。朝四周一看,却现。竟是一个战场,古代的战场。

    不过,这里显然不是人间,而是一个不知明的位面。周围,就是一具具死尸,人类的死尸,矮人的死尸,精灵的死尸,地行龙的死尸”这里,到底是别的位面,

    如此,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一天。

    李松石与众位花仙子,回到自己的私人小世界当中,而奥罗培德。则昏迷躺倒在一旁。

    李松石道:“如此看幕,已经可以确认了。使用香草妹妹的花之灵气,的确可以让人通往那个所谓的时间长河,并且,回到过去的不同时空。在不同的时再段,不同的位面出现。

    “通过花之灵气形成的丝线的长短,就可以确定将奥罗培德投放到不同的时间段,准确程度相当之高。而通过不同方位的隘道壁障,以及外面显现的不同星辰景像,就可以将奥罗培德投放到不同的位面,准确度也相当高。可以说,现在我已有足够把握,让他出现在任何时空”前提是,那时间长河所谓的时间之旅,是真实存在的话。

    “只不过,有个比较值得注意的问题,就是一旦进入时间长河,不论是回到过去。还是去到未来,我们都无法通过信仰之丝和灵魂契约与奥罗培德进行沟通。但是,却可以透过那花之灵气进行沟通联系。同时,还可以直接利用灵魂契约。对奥罗培德进行惩罚”甚至 毁灭

    众女点点头。

    之前的一天时间当中,李松石让那奥罗培德进行多次时间之旅,进行了多次试验,分析。而众位花仙子。则透过命运之丝,分享李松石感应到的一切,自然就对那所谓的时间长河不陌生。

    “只是,有一点奇怪的,奥罗培德进入时间长河时的经历,所见到的一切,与我前次经历过时间长河时的情形有些不同”李松石心里想着,却未说出来。

    之后,又道:“所以,现在我打算,让香草妹妹给香虞姐姐加持大量的黄衣草花灵气,由香虞姐姐控制那花之灵气,将我送回到大唐年间

    “这样,会不会太危险了?。白牡丹说道:“现在我们还不知道,那命运之丝,透过时间隧道。还起不起作用呢

    李松石摇头失笑,道:“当然起作用。”

    众位花仙子面面相觑,都在担心李松石的安全。不过,李松石去意已决,是打定主意非要去一趟。因为,这事情实在是太重要了。

    众位花仙子拗不过他,只得同意。

    不过,却要求等那秦香草凝炼的花之灵气更多一些,由楚香虞、白牡丹、谢紫董,还有暮朝颜同时控制着灵气,一起送李松石进入时间长河。如此才放心。

    因为,楚香虞本身就拥有融合其它花之灵气的能力,控制异种花之灵气,比其它花仙子要容易许多。而白牡丹为花王,本身气势就对其它花之灵气有压制作用。谢紫董对于感应能力更擅长,透过花之灵气来与李松石沟通,并时时关注命运之丝的情况,比其它人更为方便。而暮朝颜对于控制花之灵气特别擅长,也可帮得上手。

    如此,就又过了一天时间,诸事准备妥当,众个花仙子才开启通往时间长河的隧道。由于有过之前的经验,现在只须在李松石的私人小世界当中 在周天星辰大阵的笼罩之下,也能打开那隧道了。

    只是,,却出现了一点小小的意外。

    李松石一通过隧道,进入时间长河当中,就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他看到,自己身处在虚空之中。周围,是无数奇异古怪的影像,如同一道道疾光,飞快地从身边退去。

    他分明看到,那些影像中,有着半兽人穿着兽皮衣,披头散。在拿着原始的木棒,原始的弓箭。在围攻着巨大的魔兽。

    他还看到,可怕的巨龙,在原野中奔驰着,脚下,一棵棵巨大的树林,被它庞大的身体撵过,纷纷折断。

    他还看到,火山爆,天崩地裂。无数大大小小”各种奇异的恐龙。巨象,熊黑虎豹,在纷纷逃窜。

    那始祖鸟,在丛林中飞掠,逃避双足飞龙的追杀。

    而后,道道疾光中,又见百万大军。彼甲带剑,踏着整齐的步伐,或是骑着马,或是乘着船,在官道中行进。

    又有两军厮杀的场景,到处剑光人吼马嘶,残肢断臂横飞,血漫于野。盈可飘杵。

    时而又见,炮声隆卑,硝烟漫天。导弹乱窜,宇航飞船对射。

    时而又见,君妻早朝,百官朝拜。或有君臣争于朝堂。

    时而又见,花前月下,孤男寡女。或缠绵于床弟之间。

    时而又见,教室明亮,苹苹学子。书声朗朗,或有人闻鸡起舞,或凿壁偷光。

    时而又见,昏黄灯光下,低声密谋,又见烛影斧声,血溅窗猛。

    时而又见。千娇百媚之狐女,歌舞于朝堂。调戏群侯。君王淫糜。设酒池肉林,炮烙毒刑,千里之外,却是烽火诸火,狼烟滚滚,杀声震天”,

    种种真实如亲眼目睹的异像。夹于流光之中,飞快地流逝着。

    李松石震惊地看着这一切。

    他现,那些光线,不像是仅仅一道光,不仅仅上一连串的影像,更是一道道通往不同世界的门户。

    那世界中,种种影像,都以加时光流逝的模式,纷纷展现了出来。

    “这里,就是时间长河?。李松石心中暗骇:“怎么与奥罗培德所见的大为不同?”

    李松石略略回忆,骇然现,这次所遇到的情形,居然与他前次进入时间长河,穿梭时空,前往过去未来的经历,非常之相似。

    难道,不同的人,进入时间长河。所见所闻,居然是不相同的吗?

    “或者,是因为我是人,那奥罗培德是龙?”

    李松石心中网想着,心灵深处。就响起了白牡丹她们的声音二“大哥,你能听到我们的声音吗?”

    李松石点点头:“听得到

    话说到一半,突然怔住了。这时。就听到原青青的声音:“啊,石哥哥,你现在听不听得到我的声音?”

    “听得到李松石讶异万分。“太好了!”。原青青和梅雨心等人兴奋的声音传来:“没想到还可以透过命运之丝进行联系

    “石哥哥,要不,你将心神沉浸入识海当中,说不定还可以将心神回到精神世界当中与我们见面呢。”原青青出了个馊主意。

    李松石苦笑摇头:“暂时还是别这样的好,要是万一我的精神回去了。把躯体丢在时间长河当中,不知流落到哪,那可就麻烦了

    话声网说着,李松石就感到腰间的那一缕花之灵气凝聚而成的丝线一紧,崩直了,紧紧拉住了他。

    而李松石的身形,就悬浮在了虚空之中。

    与此同时,这光怪陆离的世界。突然爆出一股强大到极点的气势。

    李松石微微惊咦了一声,就见周围一道通往不知名的时空的门户当中,有一双冷漠无情,无喜无悲的眼神,静静地凝视着他。

    李松石悬浮在虚空之中,平静地等待着。

    而后,就见那道时空门户,轰的一声,炸裂了,一道金色的身影,飞了进来。

    李松石一看,眼神不由一滞:“艾欧!!”

    那道金色的身影,平静地凝望着李松石,如同苍天在俯视万物,如同生灵在看待死物,一个冷漠,淡漠无情的声音传来:“你认得我?!!”

    废话!!

    李松石心中暗说着。

    这时,就听到那道金身的身影道:“今日我得成正果,完全转化为大千世界之主,心生感应,得知未来末世将有大劫,我会陨落之危,而让我产生这种强烈感觉的人,就是你吧”来自未来世界的强者!!”

    李松石哑然无语。

    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他李松石将未来世界的艾欧给灭了。这个时间长河当中,还能再跑出一个艾欧来?来什么玩笑?!!

    不过,面前这艾欧的气势,意志。似乎比之前灭杀的那个艾欧要强大许多。也许,是因为李松石灭杀的那个艾欧,乃是刚刚醒来未久,还是强行醒来,实力未完全恢复颠峰的缘故。

    而面前这位,自称是刚刚成为大千世界之主,正是春风得意,信心十足的状态。那自信。那意志。都是达到了颠峰。哪怕是面对未陨落之前,最强状态下的冥河老祖。这艾欧都敢撼上一撼。

    李松石网想着。

    这时,面前的虚空当中,就陡然涌现出一股无边杀意,漫漫血色,遍布了时间长河。

    这个光怜陆离的世界,就出现了一道血色的人影。

    感受着那人影身上蕴含着的充天杀意,仿佛能将三千大千世界一切生灵都灭杀掉的杀意,不用说,就是冥河老祖了。

    李松石一阵无语。

    “才网想到你这家伙,你就跑出来了?开什存玩笑啊,看情形,还偏偏是没被渡化成佛之前的冥河老祖,是修炼杀道到了念动法随境界颠峰的冥河老祖

    李松石想着,心中就传来众位花仙子的一阵惊呼。还有原青青下意识的嘀咕:“石哥哥,你还真是乌鸦嘴”哎哟,好痛”

    “青青,你胡说什么?”池淑瑶愤怒的声音也传来。

    李松石摇头失笑,就听到面前那道血色人影道:“你,不是我们所处这个时空的人吧。来自未来的强者。我从你身上感应到一股让我强烈不安的感觉”难不成,你在未来时空,会对我产生威胁?!”。

    冥河老祖的声音冷冷传来。

    李松石轻轻一哼,也不多说,右手一挥,刹那间,一股浓郁到极点的董衣草花仙子的花之灵气,就释放了出来。

    这里是时间长河之所在。李松石可不敢乱用别的能量。这花之灵气既然能接通时间长河,估计用来也没事。

    但是,这花之灵气,可是加持了他念动法随境界颠峰的实力。

    刹那间,紫色的花之灵气化作成千上万道紫色的闪电,一下子就将面前的“艾欧。和“冥河老祖。团团笼罩住,要将他们轰出时间长河之外。

    但是,就在这一刹那,两位强者身形一晃,两股同样是念动法随境界的强大意志,同时扑面而来。硬生生地加持进那些紫色的闪电之中,控制着这些闪电劈向周围的虚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