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五百九十五章 又要被勾引了

第五百九十五章 又要被勾引了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二松石眉头微微眉!“有此棘年啊六“  ※

    没想到这两个游离于时间长河当中的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其意志居然如此强大。[][]

    更令李松石意想不到的是。他居然完全无法用神识锁定住这两人。

    无法用神识锁定,那就意味着无法用幻境控制住两人,那不少手段,就无法使用了。

    网想着,艾欧冷冷地望着李松石,右手一挥,虚空之中,突然凭空浮现出一大群相状各异的神灵,一个个绽放着金光,散着神威。

    李松石清楚地感应到,这些神灵,是艾欧从这时间长河的虚空中提取出某种能量的,就好像是从时间长河当中。将某些已陨落,或未陨落的神灵的投影化身召唤过来,组成阵势。

    而冥河老祖,也同样一挥手。时间长河当中,便有无数血红色的身影飞射而出,遍布了虚空。更令李松石惊讶的是,艾欧和冥河老祖所召唤出来的生命体,居然也是没有神识波动的,也没有灵魂波动,没有灵识波动。一个个看起来如同没有精神,没有思想,不像生命体似的。

    而没有这精神波动,那李松石也同样无法对他们施展幻术,无法用幻境困住他们。

    麻烦有些大了啊。

    李松石右手一挥,浩大的意志随手锋放。强行注入那一道道血色身影和一道道金色的身影当中,强行夺取了这些身体的控制权。

    但是,让李松石意外的事情又生了。

    一般情况下,哪怕是强大神力级别的神力,哪怕是大罗金仙颠峰,李松石心念一动,都可以凭着一缕意识,一缕精神波动。就将之夺舍。完全控制住对方的躯体,而对方本来的神魂,就轻而易举地被李松石的一缕意识给毁灭掉。

    这。就是念动法随境界的强势。

    但现在,却出现了意外。

    李松石的意识固然是入侵了这些金色身影与血色身影的躯体,但是,却完全无法控制住这些躯体的活动。就仿佛。他们体内仍有着某股投制着身体活动的力量,在暗中操控着这些神灵与血色身影的躯体。

    只听轰的一声,刹那间。大量神灵与血色身影同时攻击,一道道金光,一束束血光,轰向李松石所在的位面,倾刻间,形成巨大的爆炸。

    但是,这样的攻击力度,李松石只心念一动,就将之排斥在外,丝毫伤害不到他了。

    “大哥,这些好像都不是生命体!!”谢紫董的声音传来。

    李松石暗暗点头。

    不是生命体。就难以夺舍了。

    那么,艾欧和冥河老祖,同样也是因为没有精神波动,所以才不被李松石神识锁定,不受李松石制造的幻境影响。是不是意味着他们也不是生命体呢?

    网想着,面前的虚空之中,突然又凭空出现了数十股强大至极的气息。

    李松石猛然抬头,不禁倒吸了口凉气:“嘿,有意思。”

    原来,虚空当中,突然出现了哈迪斯和泰洛克等大千世界之主的身影。

    这些,都是李松石已经擒拿到私人小世界当中,灭掉了神魂的强者。现在,居然就这么活生生地出现在面前。

    而最为离谱的是,那里,不止一个哈迪斯,而是三四个哈迪斯那么多。同时,也出现了第二第三个艾欧和冥河老祖。

    这一大群大千世界之主,相互看了看,就都转过头,将目光凝聚在李松石身上,刹那间,便是数十股聚在一起的,念动法随级别的浩大意志力量,扑天盖地地笼罩了下来。

    李松石嘿然一笑:“难道。都是来自不同时空,来自不同时间段的大千世界之主吗?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将时间段最早的大千世界之主毁灭,是不是后面的大千世界之主也跟着毁灭?”

    比方说,灭掉了百万年前的艾欧,那么。几十万年前的艾欧就不会存在了。

    当然,前提是,这些“艾欧”都是真正的艾欧,是真真正正来自不同时间段,过去历史长河当中的艾欧。

    对此,李松石深表怀疑。

    他身形未动,心念凝聚,右手一挥,倾刻,数十股完全融合到一起的花之灵气,与黄衣草花之灵气融合作一体。燃烧着熊熊业火,幻化出千百种形态各异,形状不同的花卉。

    这些花卉,花瓣飘洒,花香四溢,浓郁的花之灵气四处流转。只一瞬间。就让这光怪陆离的世界。变成了花的世界,花的海洋。

    这每一朵花,每一片花瓣。每一缕花之灵气,都凝聚着李松石强大的意志,能将周围一切能量吞噬并转化为幻化之花的意志。

    这一切。说起来迟,当时却快得不到一眨眼的工夫,几十位大千世界之主的强大意志,无形的意志,与李松石加持了念动法随级别意志的花之灵气相互碰撞到一起了。

    没有任何爆炸,无声无息的。李松石的花之灵气到卷回去,一下子就轰到几十位大千世界之主身上,将他们炸散了开去。

    “太奇怪了,这些大千世界之主的身上。明明没有任何精神波动,却又如何施展得出念动法随级别的意志?”

    难道,这一切都是幻境?

    李松石想着。双手合于胸前,虚抱着,海量的花之灵气,和虚空中的能量迅凝聚,而后,便有一片,两片,十片,百片,千瓣万瓣的花瓣飞射了出来。

    在虚空当中。形成了一个个周天星辰大阵,形成了一个个天罗地网大阵。

    一个个阵势迅朝前方轰去。一下子,就将这些大千世界之主给困住。

    李松石见些情形。心中一动,正想冲过去。强行突破,但一想到身上系着一根秦香草的花之灵气凝聚而成的绳子,就不禁微微一叹。

    背后的那一根灵气之绳,可是他与众位花仙子用来联系,并确认时间长河坐标的东西,可不能被他们轰散了。

    想着,右手一招,虚空中,凭空出现一片片星辰的影子,就如同李松石在控制着诸天星辰降临。

    而后,这些星辰,就形成了周天星辰大阵的阵势轰杀过去。

    同时,紫煮的闪电在李松石掌心甘成,哗啦啦数声灿;讹州周围的虚空辟开一道道通往不同时空段的时光隘道。

    而后,趁着诸位大千世界之主暂时被困的时侯,李松石手一挥。浩大的力量一下子就将他们统统卷入了不同的时光隘道,丢到不同的时空当中。

    世界,,一下子变得清静了。

    李松石暗暗舒了一口气。

    但是,没等他完全放下心来。周围的虚空当中,却又突然凭空出现了数十股,数百股,乃至上千股念动法随级别的强大气势。

    那些气势,蕴含着强大的意志,仿佛举手投足之间,就能令亿万星辰陨落。令无数位面崩坏,令大千世界为之颤抖,完全听众他们的命令。

    念动法随!!

    大千世界之主?!!!

    李松石眼神一凝,剪见前方的虚空当申,出现了一个个金色的身影。身上的金光,照彻时间长河,照射向了不同的时空段。

    而后,李松石背后,又不断地出现一股股强大的气势,一个个的气势,都不弱于念动法随的境界。

    李松石脸色骤变。

    这也太离谱,太赖皮了吧?

    “这时间长河,跟我有仇吗?。

    李松石为之气结,想也不想。[][]转身回头就走。

    只见一股强烈到极点的爆炸从时间长河当中绽出来,数以千计的念动法随强者的同时轰击,直接造成了时空乱流,将那时间长河给搅乱,封堵住。

    就如同本来平静的一条大河,突然被天外流星轰击,形成了大片大片溢出的乱滩水流,其中漩涡暗潮无尽,让船只难以渡过一般,

    未久之后,李松石回到了私人小世界当中,全身上下,衣衫破碎,头凌乱,显得很是狼狈。

    但他只心念一动。虚空中的能量自行凝聚而来,重新幻化出衣物。穿戴整齐在他身上。看上去,看不出丝毫受伤的迹像。

    但是,李松石的脸色却绝对不好看,刚才那亏,吃得实在是太大了。

    望着诸位花仙子,李松石摇头苦笑。原青青道:“真是太过份了,石哥哥,那时间长河里,怎么会突然跑出那么多大千世界之主来?”

    李松石苦笑:“看来,是有某些人不想我通过时间长河,回到大唐年间的长安城啊

    说着,哼了一声。又道:“三万六千名念动法随级别的强者,其中过三万名是大千世界之主。开玩笑,天地之间,整个大千世界当中,都不可能有这么多如此级别的强者,怎么会全都跑到时间长河中出现。阻截我的去路?若说没有人在背后控制着,说什么我都不信

    众花仙默然。

    说实话,看到李松石刚才突然被围困,她们也都大吃了一惊,心中担忧不已。

    什么时侯念动法随级别的强者,居然能以万来计数了?这简直比玩游戏开作弊器还离谱。

    “石哥哥,你是说,有人将不同时空的大千世界之间,全都引到时间长河中了吗?可是,那通往时间长河的隘道,不是全都封闭了吗?除了我们,还有谁能打开如此通道?”秦香草问道。

    李松石苦笑:“除了那几位,还有谁办到?。

    沈幻云也在旁赞同道:“不错,最离谱的是,那些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精神波动,不然的话,来得再多,石哥哥只要祭出幻境,就能将他们全部困住。再多也是送菜的份。可是,明明没有精神波动,却能释放出念动法随级别的意志力量,这就实在是碘过离谱了

    李松石点点头:“看来,那时间长河十有**是假的,刚才出现那些。如果不是幻觉幻术变出来的,就是有人在暗中操控的愧儡。”

    白小香等花仙子在旁听得有些不明白:“石哥哥,为什么说那时间长河十有**会是假的?刚才不是出现了许多念动法随级别的强者了吗?除了不同时间段的强者同时出现,就不大可能有别的解释了吧?”

    “不对谢紫莹在旁道:“如果是在不同时间段的念动法随级别的强者出现,那肯定会是真实的存在,哪怕只在时间长河中出现,也会是有精神波动的。比如说,那个艾欧,虽然他现在是被击杀了。但是,在过去的时空,邓艾欧仍是活着的。如果几千年几万年前的艾欧出现了。那肯定是个大活人,有着精神波动。有着神魂波动。那换了我们在场任何一位,都可以用幻境欺骗过他们。

    “但偏偏这些强者都没有精神波动,让石哥可用不出幻境,只能实打实地硬拼。这就说明。定然有某种力量在暗中阻止着石哥哥回到过去。也许,这股力量是来自于时间长河自身。也许,这股力量来自于某些更强大的存在

    白小香听着,又问:“可是,之前奥罗培德不是能穿越时空了吗?为什么那股力量不阻止呢?就不害怕石哥哥当时将意识降临到奥罗培德身上。进行夺舍,直接在唐朝活动吗?为什么直到刚才石哥哥进入了时间隆道。才进行阻止呢?”

    众人面面相觑。

    李松石道:“我就不清楚了。只知道这点,现在”很难再通过那段时间长河了

    话说着,一旁的秦香草又有个疑问:“石哥哥,我有个问题。不知当问还是不当问

    “什么问题?香草妹妹,有疑惑就说吧李松石道。

    秦香草点点头,道:“我很好奇,石哥哥想要回到唐朝,想找谁呢?是不是想将当时的其它花仙子姐妹都接回来?。

    李松石听着,不禁哑然失笑,道:“当然不是。如果这样,岂不是乱套了?。

    “那你是

    “我是想回去见两个人

    “见谁?”

    “纪洛如姐姐,还有,言青囊姐姐。我说得对吗?石哥哥沈幻云突然在旁问道。

    李松石点点头,道:“不错,纪洛如姐姐传说中最擅长幻境,甚至。还能让幻境成真。据说她最强大的一个天赋仙术,就是能够让人“梦想成真”将在幻境当中生的事情,变成真实。”

    这种能力,简庄品二松石曾听花仙平们提到讨,而且,就连花仙叩,划道纪洛如拥有这种能力的,也不多。所以,他自然想要见识一番,传说中能让人“梦想成真”的强悍仙术,会是何等的可怕。

    难不成,在幻境中达到元神寄托虚空,把持大道的境界,那现实中。也能达到这样的境界吗?

    如果真是如此,就太过变态了。

    说到这个传说中的能力,众位花仙子都脸现向往之色。心里不禁在想,如果自己有一个,梦想成真的机会,会许什么愿,要让什么样的梦想变成真实呢?

    李松石略一停顿,又接着刚才的话说道:“至于言青囊姐姐 我也是早闻其名了。据说能上算五百年,后算五百年。天地之间,万事万物。她几乎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那样一来,如果我向她打探,众位花仙子姐妹陷入沉眠之后,会落入哪个位面,大概什么时侯醒来,她应该也知道的。

    “大唐年间,天机未曾紊乱,那么只须掐指一算,她就应该算得出。更何况。在出事之前。言青囊不是曾指点过牡丹妹妹等人,不要靠近长安吗?这就说明,她肯定知道些什么。

    “而且,如果可以的话,我们甚至可以向她打听许多,我们心中一直难以解释的谜团

    比如,时间长河之秘,又比如,出现了几个刘语嫣,偏偏她的气质还与花仙子极为相似,还有那个长得与史叶云几乎一模一样的家伙。以及来历神秘莫测的神云的来历和去向,还有众花仙突然集体陨落到底是巧合还是被人算计。

    还有,黄衣草花仙莫香草的事情,纪洛如花仙子生下了纪念昔和纪忆昔就消失不见的秘密,以及纪念昔传说中的神秘师傅的真实身份。以及那些历史上曾经存在过,传说中渡过了情劫的花仙子们,到底又去了何处,,

    李松石等人心中迷雾实在是太多了。

    如果时间长河是真实存在,如果李松石真能回到过去,那他所要做的。必定是要向言青囊将这些事情问个清楚明白。

    白牡丹等人在旁听着,也不断点头:“不错,如果能回到过去的时空,要是我,也会向青囊姐姐问个清楚明白。”

    李松石苦笑。道:“可惜了,那时间长河,被封堵了

    众女都无语。

    原青青道:“或许”香草姐姐达到念动法随的境界,还能再将我们传送回去呢?毕竟她掌握穿越时空的能力。比我们更擅长啊

    李松石摇摇头,道:“这事,迟点再考虑吧

    现在能让秦香草达到念动法随境界的,也就那么一两个办法,说起来实在是尴尬。而且,现在很明显有太上老君同一级别的强者在背后阻挠,就算秦香草达到念动法随的境界,也未必就能将李松石传送回到过去。

    “对了,紫董妹妹。这段时间,你小心询问一下念昔和忆昔她们的想法

    谢紫鳖一听,怔了怔:“石哥哥是想要唤醒她们沉睡中的记忆?。

    李松石点点头:“那样让她们情愿才行。而且,紫莹妹妹你最擅感应人心变化,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办法,在不让她们察觉,又不会窥探到她们太多陷私的情况下,看看她们灵魂深层,是否有着不属于她们的记忆。

    “如果有,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在不惊动她们,不伤害到她们的情况下,将那记忆团取出来。嗯,可以与龙妹妹配合着试试看。”

    谢紫莹听着。沉默了一会。才道:“嗯。好,我试试看

    一旁的洛清玉道:“石哥哥。我也跟着去试试吧。”

    “你?!!”

    “是啊,石哥哥莫非忘了,我曾是欲海血莲的器灵,控制人心的能力。可不下于紫董妹妹”洛清玉得意地说着。

    李松石暴汗:“你,,就暂时算了吧。”

    欲海血莲的能力,也就是激人的本能**,用来对付两个小孩子,那实在是,”

    “哼,石哥哥,你是觉得我的能力,不适合使用吧?可是,我没说要使用欲海血莲带给我的能力啊。我是说,我因为有着那种能力 对人性特别了解。对各种生灵的灵魂,也非常之了解,应该能起到辅助作用。像是给紫莹妹妹提提意见什么的,总有些帮助吧?”

    洛清玉积极地说着,李松石略一沉吟,池淑瑶也道:“那我也跟去试试看吧,我控制幻境的实力也不弱啊,想让小念昔小忆昔她们陷入幻境而不自觉,还是很轻松的。”

    “那我也去看看沈幻云道:“我帮着石哥哥监管她们。”李松石苦笑:“罢了罢了。去吧去吧。不过,牡丹妹妹和曼华姐姐最好有一个,跟去,你们也不要伤害到念昔和忆昔。”

    “知道池淑瑶笑道:“我们也很疼爱小念昔和忆昔的,怎么可能会舍得伤害她们呢?”

    李松石无语,摇摇头,就离开了。

    之前进入时间长河,本来就要到唐朝了。结果冒出数万名大千世界之主,念动法随级别的强者,硬生生将他给拦了回来。所以直到现在。心里还有些郁闷呢。

    虽然说,能从数万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围困当中,硬生生地闯了回来,除了狼狈一些,都没受到任何伤害,已经是极其骇人,足以惊震诸天万界的壮举了。但李松石却是一点成就感都没有。他现在,已不将自己与那些大千世界之主,放在同一个层面上看了,不将自己与他们是同一个层次的强者了。

    更何况,时间长河当中的那些家伙,到底是不是真的大千世界之主,还很难说。

    却说,李松石回到自己居住处前。

    这居住的地方,被诸位花仙子改来改去的,外观变了许多次,但里面的摆设,却是没多少变化的,一如既往的温馨。

    这新居住的地方。与原来的老宅子一样,也有着一个大大的院子,外面那院子也有着凉棚,上面同样攀爬着紫藤萝。所不同的。却是多了其它花卉而已。

    李松石网回到此处,正要闲坐凉棚下,静看百花开,那梅雨心和风飘零就来此,央他一起到温泉去

    李松石无可无不可,自然就与两女去到温泉当中。泡在暖暖的泉水里,风飘零帮他搓着背,揉着肩,梅雨心帮她捏着脚,好不惬意。

    李松石闭着眼睛,心想:若是此时有一两杯混沌之酒饮下,那心情说不得更舒适点

    正想着。就突然听到远处。传来一阵娇媚得令人心里直痒痒的柔柔笑声传来

    梅雨心与风飘零一怔,而李松石也不由得张开了眼睛。

    这时,就见竹林背后,出来一道粉红色的身影。那女子,一袭粉红色的纱衣。裸肩露面,那抹胸被胸脯挺得高高的,脸上带着诱人的红晕。那水汪汪的眼睛,带着一点朦胧迷醉之感,让人一见,就不禁为之砰然心动。

    好一个千娇百媚,风姿撩人的妖娆尤物。

    李松石不禁倒吸了口凉气。

    顿时,就闻到那股沁人心脾,带着某种让人心动的桃花花香,传了过来。并且,有一个糯糯的甜蜜声音传来:“石哥哥,原来你在这啊,真是好悠闲哪,怎么不叫妹妹我过来,也陪你一起洗啊。”

    来的人,正是那桃花花仙子,陶玉娆。

    李松石还没出声,梅雨心和风飘零的俏脸,就突然沉了下来了。就如同两只维护自己领地,保护自己财产的母狮子,警戒地盯着那陶玉、娆。

    任凭这两位花仙子平常甭温柔可人,再善良,此时感受到了某种威胁。都不禁显露出了与平常不同的一面。

    哪怕是看似无害的小猫咪。不也是有藏在肉垫中的爪牙吗?

    一时间,梅雨心和风飘零都盯着陶玉娆看,下意识地,抓紧了李松石的手。好像生怕一不小心,她们的石哥哥就会被那陶玉娆勾引走了似的。

    “玉娆妹妹,你怎么会来这?”梅雨心有些不客气地问。

    陶玉娆脸带着那股媚到骨子里的笑意,道:“雨心姐姐,你这话从何说起?这地方你们来得,就不许妹妹我来了?”

    梅雨心一噎,顿然无语。但下意识地,抓得李松石更紧了。李松石微微笑着。轻轻拍着她的手。暗中,心声通过命运之丝,对梅雨心道:“怎么,雨心妹妹吃醋了?”

    梅雨心俏脸一下子就红透:“谁,谁吃醋了?”

    李松石呵呵笑道:“放心。你石哥哥我不会那么容易就被勾走的。”

    “哼,谁,谁担心你了?你被勾走了,人家才不会担心。”梅雨心有些口是心非地说着,但随即。又担心地问:“石哥哥,你真不会跟她怎么样吧?”

    而风飘零,也是透过心念问着,直令李松石哭笑不得。

    “这位陶玉娆妹妹,不至于给她们这么大的威胁感吧?难不成。我李松石会是那等随随便便就被美色勾引走的人?”李松石暗暗摇头,心里想着。但是,却未让这想法被两位花仙子听见。

    只是微笑着回转过头,望着陶玉娆,道:“玉娆妹妹自然可以来。这个小世界,就是你的家,那。你又有何处去不得?”

    “真的?!!”陶玉娆有些惊喜地道:“不论“哪里”我都可以去?”

    “当然。”李松石点点头。

    陶玉娆笑了。道:“那就太好了。那。现在我想泡泡温泉。反正这潭子不石哥哥不介意我也一起下去吧?”

    李松石道:“不介意。”

    梅雨心和风飘零一听,顿时紧张起来。

    李松石好气又好笑,暗中心念传声道:“若真不让她下来,就显得有些过份了。大不了。我现在陪两位妹妹离开,不就行了吗?”

    两女想想,也觉得有些过份了。若换了自己,要去某个地方。自己网去到。那里的人就急急忙忙离开,那样,心里肯定会不好受。

    可是”那陶玉娆,给她们带来的威胁感,实在是太强烈了。比当初的池淑瑶,似乎还要厉害。

    情场如战场。不得不慎啊。

    两女想着,略略有些犹豫。

    就在这时,陶玉娆已行到池边,右手轻轻一拉腰间丝带,那一袭纱衣。便滑过她那光滑如缎的肌肤,缓缓脱落,身上就只剩下一袭锦缎亵衣,被饱满有的胸脯高高耸起,仿佛那亵衣后的丝带,随时因为这紧绷。而承受不住,被撑裂。

    那诱人的风情,换了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忍不住的。忍不住将目毙,投注到她的身上。

    这时,陶玉娆伸手到背后,轻轻拈着亵衣的丝带,便要解开,似乎要将亵衣脱下。

    梅雨心见状,不禁道:“玉娆妹妹,你这是想干什么?”

    “脱衣服啊。”陶玉娆一脸理所当然地道:“要洗澡。自然就要将衣服脱掉的嘛。”

    “你”你,可是”梅雨心俏脸通红,几乎说不出话来了。

    陶玉娆却是道:“反正啊,这里也没有外人,就算脱了,被多看几眼,也不会损失什么,你说是不是?石哥哥”

    陶玉娆用她那充满诱惑,带着无尽撩人之间的声音说着。

    梅雨心和风飘零。气得俏脸都有些通红了,心中暗骂:“无耻”她她她。她这也算是花仙子吗?”

    可是,陶玉娆真要脱掉,她们还真没办法说什么。

    于是,风飘零道:“石哥哥。我们也泡这么久了,不如我们一起回去品尝先天仙灵百花蜜露?”

    李松石还未出声。陶玉娆就道:“先天仙灵百花蜜露,在这里品尝也可以啊。”说着,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就停止了宽衣的动作。道:“对了。刚刚差点忘了。石哥哥,我突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单独跟你说说呢。嗯,雨心姐姐。飘零姐姐,既然你们洗得差不多,先回去也是可以的,等。下,我和石哥哥说完了,再陪他回去吧。”

    陶玉娆此时,蹲在潭边,说着。她虽然停止了宽衣的动作,但刚才毕竟拉了一下那衣带,所以亵衣便是宽松了不少,几乎要松脱。如此。那胸前的饱满之处,就是若隐若现,让人见之,不禁气血贲涨。

    李松石不禁倒吸了口凉气。定了定心神:“不知玉娆妹妹有何重要的事“妄二要不,我们井回尖,边击边说吧。“※

    这陶玉娆说是有重要的事,也不知是真是假。但是,若答应与她单独谈话。

    那恐怕”到时侯到翻的醋坛子,就不只两个,而是一大堆了魁!!

    而如果不理会这陶玉娆,那也行不通。不仅显得不近人情,还,还”还不太好。

    所以,干脆就找个借口,离开此地,在别处单独谈话。那时,情形不如现在泡在温泉中这么敏感尴尬,就不大要紧了。醋坛子翻了,还是可以扶正的。

    只是,陶玉娆却显然不想放过这个。“机会”只皱皱眉头,嘟着嘴,道:“可是。人家还是想泡泡温泉呢。那,就不可以一边泡泡温泉。一边和石哥哥你谈话吗?刚才”雨心姐姐和飘零姐姐都能和石哥哥你在这里谈话,我为何不可以?”

    说着,满脸委屈的小模样。

    李松石苦笑。

    之所以苦笑,不是因为陶玉娆,而是因为,梅雨心在悄悄掐他的大腿内侧的肉,而风飘零则悄悄地掐着她腰间的软肉。

    虽然两女已是手下留情,没掐得太厉害。但那醋意,已表现得清清楚楚了。再看她们气哼哼的样子,就知道心里有多酸,那醋有多浓。

    李松石自然就是苦笑,心道:“这怪得了我吗?唉”谁叫我是男人呢?”

    想着,脸上却是作出一本正经的神色,道:“既然玉娆想要泡温泉,那不如玉娆妹妹先泡,我与雨心妹妹还有飘零妹妹,在房前庭院下等你。如何?”

    “可是”人家的事情很重要呢。”陶玉娆有些撒娇地道。

    那娇媚无比的声音,直撩到人的心底,换了别的男人,怕是早就沦陷了。就连李松石,都不禁砰然心中。

    当然,这不是李松石定力不强。而是,李某人突然想到:这玉娆妹妹也是花仙子,如不出意外,日后十有**也是,

    一想到这里,就不禁心神一荡。

    这就是所谓的“色不迷人人自迷了”

    李松石心头闪过这一丝涟绮,随即就定下心神,站直身子,手一挥,衣袍自行穿在自己的身上,通体干爽通透,并有一层淡淡的能量防护。令周围的水浸不到身子,浸不湿衣物。同时,淡然笑道:“玉娆既然急着泡温泉,将泡澡放在这事面前,便是说明此事算不得太重要,稍微缓一缓也无妨。若真是此事这般重要。想来玉娆妹妹也不会有心情泡温泉。而是心焦如焚了,不知我说的对不对?”

    梅雨心和风飘零听着,心中顿然大喜。显然,李松石这等表现,让她们两个很是开心。

    陶玉娆听着,却是怔了怔,随后才道:“石哥哥说得对,遇到了重要的事情,的确不能悠闲地泡澡。也罢,那温泉我也就不泡了。不过。这事真的重要,那。石哥哥现在可否与我单独谈谈?”

    说着,一脸正色地站了起来,右手一挥,落到地上的那袭粉红色纱袍,自行化作花之灵气,覆于她的身上,又凝聚成形,已是穿戴整齐。

    不过,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这陶玉娆刚刚略略松开的亵衣带。却是未去扣紧,胸前仍是将露未露。随时走*光的模样。

    但是,看她的表情却是一本正经,仿佛全然没注意到自己差点走*光,的样子。这还真是,,令人无语。

    李松石暗中头疼。心念传音对梅雨心和风飘零道:“雨心妹妹。飘零妹妹。你们看

    两女轻轻一哼。心里都清楚,这时如果再阻止李松石与陶玉娆单独谈话,就太过了。

    只是,心里虽然清楚,但却仍是忍不住酸溜溜的。

    梅雨心道:“既然这样,那石哥哥就在这里布下隔音隔光线的结界吧。我们在旁等你。”

    说着,拉着风飘零,走到竹林背后,不远不近的地方。

    有着她们在这里等着,就算李松石布下结界,恐怕也干不了什么坏事。这倒让两女有些安心。

    这时,李松石右手一挥,一股念动法随级别的意志,充斥着周围。遍布了方圆十米的四面八方,头顶地下。并且,有着结界。

    如此,方圆十米内外,声音光线都不通,里面看不到外面,外面也看不到里面。哪怕是有着女妈娘娘这一级别的强者,也无法在不惊动里面李松石的情况下,看到或听到里面的事情。

    “好了,玉娆妹妹,现在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了,你有什么话,就说吧。”

    李松石话网说着,却突然感应到,心神一阵悸动。

    于是,下意识地将心神沉浸到元神当中。就现,梅雨心,风飘零,就在那精神世界当中,盯着他的元神看。

    李松石无语苦笑。

    他真要做什么坏事,那元神肯定无法隐瞒。

    “难道,我真就那么好色,那么让人不放心?”李松石想想,觉得自己不算好色。可是,可是,说是不好色,但与他生关系的花仙子,可是一个巴掌都数不过来了。

    想着,心神回转到现实当中。就听到陶玉娆道:“石哥哥,听说你今天进入了时光隧道,被数万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所围困,最后突围而归?”

    李松石点点头:“不错。”

    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无须隐瞒小世界里的人。

    陶玉娆微微笑着,道:“石哥哥果真神勇,任何一位念动法随级别的强者,都足以将三千大千世界搅得天翻地覆,可以说,都是朵一朵 脚,三千大千世界就要震上几震的人物。但是,数万如此等级的强者。石哥哥都能视如无物,实在是了不起。”

    李松石淡淡笑着:“这算不了什么。”

    陶玉娆道:“石哥哥过谦了。”

    李松石摇摇头,道:“怎么,玉娆妹妹。你刚才说的重要的事情,就是这个吗?”

    陶玉娆笑道:“石哥哥莫急,就快说到了,我说的事,正与这个有关呢。”

    “哦?”李松石心中一动:“到底是什么事?”,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柑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