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五百九十六章 紫气初显

第五百九十六章 紫气初显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品玉娆微微笑,道!“我想,如果当时石哥哥你的幕心”谋犬许多,会不会有可能直接冲破数万念动法随级别的强者,直接达到大唐年间呢?

    “只要到了大唐,那么,香草妹妹的花之灵气,便可直接无视时空距离,在大唐与私人小世界之间,与石哥哥你的身体相连了。 1讠1那也不用担心,念动法随级别的强者,会在时间长河当中,截断石哥你与我们之间的联系了。”

    李松石听着,摇摇头,微微一笑:“实力达到我如今这种程度,想要更进一步,谈何容易?更何况,就算现在的实力更进一步,我也没把握冲破那么多强者的阻截,直接进入大唐。”

    话说着,心中一动:“玉娆妹妹,你突然说这个事,到底是何意思?”

    陶玉娆笑盈盈地走上前来,玉手轻轻搭在李松石肩上,吐气如兰地道:“石哥哥,难道你还不明白么?之前,你接受木兰姐姐的理由,我们已经清楚了,那,就不能以同样的理由,与我也”

    说着。极度暧昧地笑了起来。那望着李松石的眼神,满是挑逗的神己

    李松石见状,不禁暗暗打了个哆嗦。不为别的。就因为他刚才忍不住心神一荡,而后。就感应到自己似乎被谁在暗中盯着看的感觉。

    不用想,定时因为刚才不小心心动了一下下,把那精神世界当中的梅雨心和风飘零的醋意给了出来了。

    李松石苦笑着,陶玉娆娇笑道:“怎么。石哥哥,难道你不愿意么?人家都送上门来了,你都不肯要,是不是嫌弃人家,不喜欢人家啊?要知道,我的本体。可不比木兰姐姐和雨心姐姐她们差啊。”

    说着,挺了挺酥胸,直令那丰挺饱满之处差点跳脱出来”嗯,是差点。她才笑着继续道:“而且,人家若与你生了点什么,再加上姻缘红绳,那就十有**有命运之丝产生,石哥哥你的实力,也就更进一步了。”

    李松石暗暗摇头,苦笑不已。这陶玉娆就如同一枚随时会爆炸的炸弹啊。她这般挑逗,李松石说不动心是假的。但是,真要是接纳了这位花仙子,那后果肯定是直接影响到了诸位花仙子姐妹之间的和,谐,影响到大好的团结局面,这种情况,李松石可是不愿意看到的。

    想了想,就道:“玉娆妹妹,说实话,你的提议,我是有点动心。”

    “真的?”陶玉娆俏目一亮。

    “不过,现在却不可以。”李松石道:“实话说,”我不怕打开天窗说亮话,实话说,之前你刚才本体花身当中醒来,那时的情形,你也清楚了。牡丹姐姐。雨心姐姐。飘零姐姐,等等,一大堆姐妹,都拉着你到另一边去说话,那意味着什么。想信我不说,你也知道。”

    “当然,她们在吃醋了。”陶玉娆直言不讳的道。

    李松石顿时哑然。

    没想到,陶玉娆居然会“直白”到如此程度。

    “石哥哥你肯定是清楚,为什么我明知几位姐姐都吃醋了。也知道石哥哥你现在为难,为什么还想要来挑逗你。跟你”那样。”说着。左右两手握拳,拇指相对。碰了碰,做个很亲密的手势。

    又道:“对此,石哥哥你肯定还很奇怪吧?”

    李松石无语。但还是点了点头。

    陶玉娆道:“那,石哥哥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为了那一个命运之丝,而不择手段,甚至牺牲色相,不惜勾引你,还不怕会因此而引起与众位姐姐之间的矛盾,实在是个坏女人?”

    李松石再次哑然。

    陶玉娆说这话,实在是”连要勾引他。都这么明明白白地说出来,如此直白火辣,实在让李松石受不了。

    “我,我可没这么认为。”李松石有点口是心非地道。

    “真的吗?”陶玉娆微微一笑,就伸手掩向李松石的嘴巴:“好了,你不说,我也知道的。”

    顿了顿,又道:“不过,石哥哥,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这样勾引你,却会对你产生天大的好处?”

    李松石问:“你说的天大好如”

    “不是指产生命运之丝后,让石哥哥你提升实力的那种好处哦。”

    “哦?”李松石倒是诧异了。

    “石哥哥你不相信?那我就给你解释一下,这个好处,你肯定动心。”

    李松石无语。

    陶玉娆也不顾他的表情,自顾自地道:“石哥哥。我问你,前段时间,雨心姐姐是不是突然变得有点怪怪的?然后,你们就都想不出生了什么事吗?”

    李松石愣了愣,点点头,道:“不错,怎么。难道你清楚雨心妹妹为什备突然心情不好?”

    “当然。不止我知道,我想信,有不少姐姐心里都隐隐约约有所猜测。只不过,不大敢肯定,也不大好说出来罢了。”

    李松石眉头微微一皱:“那你说,当时雨心妹妹,为什么会突然心情不好,久不久就盯着我,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那是因为啊嗯,说这个之前,我先问问你,这段时间,在我出现之前,雨心姐姐她们相处得是不是很和,谐很团结?”

    “自然是如此。”李松石点点头。

    “她们之间,是不是相互很谦让,容忍,很少有吃醋的事情生?”

    李松石又点点头。

    “唉,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实在是太糟糕了。”陶玉娆微微一叹,一副为李松石很惋惜,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蜘。斌…8。 泡书昭不样的体验!

    “怎么了?这有什么不妥吗?”李松石皱眉问。

    “石哥哥,你还不明白吗?在别的方面,或许你很聪明,但是,在感情这方面。不得不说,你实在是太迟钝了。男人啊,不怕女人吃醋,就怕女人不吃醋啊。”

    “啊?!!”

    李松石傻眼了。

    陶玉娆又道:“天底下。哪有女子是愿意和别人共侍一夫的?天底下,又有哪位女子,愿意看着自己的男人有着别的女人,却可以忍着,一副平静,若无其事的表情的?若说是别的花仙子姐妹也就罢了,毕竟花仙子与常人不同。

    可是,雨心姐姐。幻云姐姐她们,可都左初“讨人类相当长的段时间。那思想,感情都与联妆近而且,又不是生活在古代三妻四妾的年代。如此,怎能容忍石哥哥你有了一个喜欢的,又有一个?

    “哪怕是在古代三妻四妾的年代,也没听说有哪个大户人家的后院。或是帝王的后宫,是很安宁平静的。更何况,是现代?”

    李松石听着,眉着不禁又皱了起来:“你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陶玉娆摇摇头:“说到这,我可不相信石哥哥你还不明白。女人吃醋,为什么吃醋?那是对那男人重视啊。

    如果看着那男人和别的女人成双成对,说说笑笑,那一点醋意都没有,那说明了什么。说明了那女人对那男人一点感觉都没有。”

    李松石听着,脸色微微一变,随后,又摇摇头:“雨心妹妹应该不会像是你说的这样的。现在你出现,她和飘零妹妹,那不是酸溜溜的吗?”

    李松石话一说出来,才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怎么好似在炫耀似的?不过,话说了出来,也收不回了。

    “那是现在。可是之前呢?”

    “之前是因为命运之丝相连,雨心妹妹和其它姐妹相互间都是命运相连,难以再分彼此,感情又叭…”

    “不对不对。”陶玉娆道:“哪怕姐妹间的感情再好,该吃醋时。也是要吃的。就算从此以后。再也难分彼此,注定了要一直都在一起。 1可是。在众位花仙子姐妹这个小圈圈里,在石哥哥你心中,谁的份量比别人稍重一些,谁的份量比别人稍轻一些,又是谁的地位高些,谁的地位低些?这些可都是要分的。也都是要争的。不管感情再好,相互间也接纳了彼此,但是。有些东西,还是要比个高下才行。

    “女人,总是小心眼的。这点。不比一比,不分个清楚,方便日便行事说话,那怎么行?不说一大群姐妹了。就是一男一女之间 爱得极深,那双方日常生活相处,都有个主次之别,或夫唱妇随,或妇唱夫随,更何况是一个男子与一大群女子?”

    李松石哑然,愣了愣,才道:“有必要分这么清楚吗?”

    “当然,爱得越深,这斤斤计较得就越是清楚。”陶玉娆道:“这点,想必石哥哥你也清楚吧?只不过心里不愿意承认罢了。”

    李松石苦笑。

    陶玉娆又道:“既然是这样,那么,之前为什么雨心姐姐和幻云姐姐她们,相互间不争不吵呢?既未献媚于石哥哥你面前,也没有太多的争夺呢?就算是偶然相互间比较,吃吃小醋,回转过头,就若无其事了呢?若说别人也就罢了,那淑瑶姐姐,可是不介意独占石哥哥你的哟。这些时日,我观察着,加上之前虽未醒来,在本体花身当中,也隐隐约约感知到外界的一切,对各位姐妹之间的情况,也是很清楚的。”

    李松石道:“那,玉娆妹妹你说,为何。她们会如此安宁,和平相处呢?你该不会是说,她们不爱我了?”

    “当然不是。只不过,也相差无几了。”陶玉娆说着,李松石心头不禁一跳。

    就听她又道:“应该说,她们仍是爱着你的,可是感到迷茫了。”

    “迷茫?”

    “是的。世人都知道,男女之间会有爱情的产生。人与人之间。总是有情的,或爱情,或亲情。或友情。那么,为行么会要有爱情的产生呢?石哥哥,你知道吗?”陶玉娆问。

    李松石想了想,心中倒是有着自己的答案,但是,却想听听陶玉、娆的说法,就摇了摇头。

    陶玉娆道:“那是因为,生存所需。天地万物,一切需求,都是有目的。人类,因为繁衍后代的本能,所以需要异性”不要急着否认,若是人类不需要繁衍后代,那何必还需要异性呢?就如果花仙子,不需要繁衍后代,如果不需要渡过情劫。那有没有异性,便是无所谓吧?”

    李松石哑然。但也不争辩,想听听陶玉娆怎么说法。

    就听她又道:“而人类有了异性,那么。为了保证自己的后代的血统纯正。那就需要忠诚。男女间的结合需要忠诚。彼此忠诚。才让人对彼此间的结合,有着安全感不会因此时时挂心。疑神疑鬼。

    “如此,我们就可以推断得出,世间之人爱情的目的性了。不论世人将爱情说得如何崇高都好,其目的性都是为了组成家庭。彼此扶持,生育下一代。如果不需要相互扶持,以方便渡过生命当中的一个个难关,不需要繁衍下一代,那爱情,就不再需要了”

    李松石听到这,不禁摇摇头,道:“玉娆妹妹,你说话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是想说什么?”

    陶玉娆道:“好吧,我也不绕圈子了,我话里主要想说的意思就是:人类也好,什么生命都好,都是因为对未来的迷茫。不安,需要个心灵的寄托,和相互扶持,以更方便地生活下去。那才需要所谓的爱情。

    “所以反过来说。如果一个人。没有生命的威胁,从此不朽不灭,心灵得以有所寄托,没有任何空虚之处,那么,所谓的爱情。也就是个笑话。”现在,对于雨心姐姐她们就是如此。她们和石哥哥你之间有着命运之丝相连,一切情感执念都寄托在那个精神世界之上,从此生命共享,命运相连,那就意味着,她们不需要再找什么东西来寄托自己的心灵,不需要别的东西再作扶持,同时,也不会再有动力,再去争取感情上的优势”

    李松石听着,道:“这应该是好事啊。”

    起码,这样一来,梅雨心等人,就绝无可能变心再去喜欢别的东西。

    只是,陶玉娆显然不这样认为,她大声道:“不是好事,石哥哥,难道你还不清楚吗?雨心姐姐之所以感到恐慌,那就是因为,她现,自己对那精神世界的感情,此对石哥哥你的感情更深!!!所以,才感到了迷茫

    李松石顿时呆愣住了:“啊?!!”

    “啊什么啊?这是个事实啊。”

    “等等等等,你让我考虑考虑。”李松石说着,喃喃道:“那个精神世界,是众位花仙子的灵识所…愕,开托了我的全部情感,同时,与我部份方神融 …酬

    然后,又寄托着她们的全部情感执今…”

    “不对啊。”李松石道:“那精神世界,本就是我们的元神所融合,那个精神世界就是我们的共同体,这有什么区别吗?”

    “区别大了。集体与个人,是一样的吗?”陶玉娆一说,李松石顿时哑然。

    将执念全部寄托到那个众花仙的融合领域当中,就相当于将执念寄托到全体花仙子身上,爱一群花仙子,与爱一个花仙子”似乎,还真是有点不一样。

    而梅雨心等人,也将执念感情寄托到那个融合领域当中。那样,就是平均分配自己的情感到每一位花仙子身上。那样,对李松石的喜欢,与对其它花仙子的喜欢,就是一样的。

    可是,…仔细感觉。又不大对头啊。

    事实,应该不是这样吧?

    李松石想着,苦笑地摇摇叉:“玉娆妹妹,你将我给绕晕了,我怎么觉得。你是在忽悠我的样子?”

    “怎么会?我只是想让石哥哥你认清真相。雨心姐姐她们,曾经爱你,喜欢你。那是需要爱情,需要一份感情,需要一份心灵上的寄托,需要一个在茫茫未来的前进道路上的依靠。而现在,她们有了心灵的寄托,在茫茫未来前进的道路上,因为不死之身与念动法随的境界,那就几乎是无所畏惧。如此一来,那爱情什么的,有没有就不重要了。也因此,雨心姐姐她们,才不会吃别人的醋啊。”

    陶玉娆道“石哥哥,如果我没看错,现在你啊,在她们眼里,就是个鸡肋。””鸡肋?”

    “不错。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有你不多。没你也无所谓。”

    李松石苦笑:“我没那么惨吧?”

    “我可是实话实说。”陶玉娆道反正命运之丝相连,你们谁也离不开谁,都是同生共死,心灵相通。并且有念动法随的境界,相要什么东西都能随心所欲得到。那你分给她们的爱多一点少一点,对她有什么区别?你爱多一些,她们不会因此得到多一点好处,爱少一些。她们也不会因此少上一点好处。既不会因此多得某些得不到的东西。也不会因此而少一些东西。哪怕是从此不作任何努力,那生死相依。心灵依然相同。完全不用小心翼翼地经营感情,那相互间的亲密关系,也不会因此减弱。那就算再小心翼翼地经营感情,那石哥哥你的爱也依然是均分,不会让这彼此间的关系会变得更亲密。如此,何必再去努力?

    “所以啊,随着时间的变化,石哥哥你就会越来越像一块鸡肋。现在短时间看不出什么。但以后十年,百年,千年,万年呢?现在还是念动法随的境界,但到了以后,元神寄托虚空,永恒不朽,那时侯,没有生存的压力。没有心灵的空虚,那石哥哥,你就更是鸡肋中的鸡肋了…”

    李松石再度哑然。

    在这陶玉娆面前,他都不知无语多少次了。

    良久,微微一叹:“唉,玉娆妹妹,我怎么感觉,你好像在不遗余力地打击我啊?”

    “我当然是在打击你,正要想要让你清醒,才要打击你的。而且,石哥哥,我想信,你不会不知道。我刚才说的话,是很有道理的吧?你如果注意一下,也该清楚,我说的根本就没错。你难道没现。如果在正常情况下,我这么说,你应该很紧张,很焦急了才对。但为什么我说到雨心姐姐有可能不像以前那么爱你,你却一点都不心急呢?这说明,你也渐渐受到了影响,对其它姐妹,也没以前那么重视了,你的心。已经分成几十分,不够分了。”

    李松石苦笑:“话不是这样说的吧?”

    他心道:“我和别的男人可不同,用不着用别人的标准来形容我吧?”

    网想着,就听陶玉娆又道:“而且,石哥哥,我要问你个问题。难道,你就不希望,不喜欢,其它姐妹都围着你团团转吗?”试想想。幻云姐姐,牡丹姐姐,青玉姐姐,淑瑶姐姐,雨心姐姐,飘零姐姐,木兰姐姐”一大群花仙子。都围在石哥哥你身边,争风吃醋,一个个心里都酸溜溜的,在你面前争宠。那是何等的威风,何等的爽快啊。到时侯,想要临幸哪位姐姐就临幸哪个姐姐,想和哪个睡就和哪个睡,想一起大被同眠就…”

    李松石一听,暴汗不已:“等等等等,不用再说了。”

    李松石暗暗擦着冷汗,心道:“我怎么觉得,这陶玉娆妹妹。感觉别那洛青玉妹妹前身身为欲海血莲器灵时。还要“邪恶,啊?”

    不过,不得不说,身为男性”那个,他刚才,的确是有点动心了。

    但是,那却不是他想要的。

    于是,就摇摇头,道:“这个玉娆妹妹,让我考虑考虑先吧,事情就先说到这。”

    “哎,等拜  石哥哥,怎么这么急呀,人家话还没说完呢。”

    “还有什么话?”

    “嗯,当然有。”陶玉娆笑眯眯地问:“石哥哥,你看,我长得怎么样?”

    说着,转了一圈,展现了一下自己的身材,又再挺一挺那本来就已经很饱满的胸脯,两只水汪汪雾蒙蒙,蕴含着无尽风情的眼睛。不断地放着电。

    李松石心神一阵悸动,点点头:“嗯,很好,身材相貌绝佳,堪称倾国倾城之姿色。”

    陶玉娆开心地笑了笑:“那,石哥哥,你该知道我刚才说的话的意思了吧?”

    “刚才的话?”李松石怔了怔。

    “对啊。”

    李松石苦笑:“不知道玉娆妹妹你指的是哪段话?”

    “全部的话。”

    “全部的话?!!”

    “哎呀,你怎么还不开窍啊。石哥哥难道。你还不明白人家的心意吗?”陶玉娆一下子又贴近李松石。李松石下意识地退了小半步。

    陶玉娆又道:“你想想啊,为什么我才一醒来,那牡丹姐姐,雨心姐姐她们,就那么紧张呢?那是因为,她们也很清楚,我这类型的女人,又娇媚。又妖娆,很容易讨得男人的欢心,就连石哥哥你,也不例

    李松石听着,差点忍不住吐出几十两血。

    就听陶玉娆又道:“所以。她们紧张了,吃醋了。那样,如果石哥哥你跟我好上了…  那,牡丹姐姐和雨心姐姐她们,会不会更紧张,会不会更吃醋呢?到时侯,她们心里不服输,自然就会学着我,也来诱惑石哥哥你。哪怕她们不擅长如此娇媚,那为了石哥哥你,也会忍不住学着。

    “这样一来,石哥哥你不就可以大占便宜了吗?试想想,牡丹姐姐,雨心姐姐她们,都像我这样  难道,石哥哥你不愿意,不动心?更重要的是,争宠过程中,她们的心,就又会不知不觉地回到你的身上,都是围着你转。这对石哥哥你来说,该有多大的好处啊。

    “因此,不为别的,就为让那牡丹姐姐和雨心姐姐她们,更注重石哥哥。为了看看她们不断地想法设法讨你的欢心,那石哥哥你都应该把我手下。如同木兰姐姐和清玉姐姐那般,用姻缘红绳,然后”

    说着,上拉贴着李松石,吐气如兰,呼吸相闻,拉着他的手,按在她自己胸前的饱涨之处:“现在。你明白人家的心意了么?你听听,感受感受,我的心,在为你而跳动呢。”

    李松石身子一僵,猛地将手抽回,道:“嗯,玉娆妹妹,我先考虑考虑。”

    陶玉娆没有出声了。

    李松石回转过头,见她嘟着小嘴,一脸不开心的样子。

    李松石心里一软,忍不住想要去宽慰一下。只是,一想到自己心软后有可能引的后果“算了,暂时让她委屈一下下吧。

    李松石狠心地想着,道:“这样,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回头有个决定,再找你。”

    说着,右手一挥,撤除周围的结界,那充斥着念动法随境界的意志的空气,也散开了。一切隔绝察探的防护,都已消除。

    而后,李松石往外走去,没走得几步。就见竹林背后,转出了梅雨心和风飘零。

    两女都站着,满脸狐疑之色。上下不断地打量着李松石,直看得他心里有些忐忑。

    随即,心想道:“我又没做什么亏心事,干嘛心虚啊?”

    于是,心神大定,道:“雨心妹妹,飘零妹妹,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梅雨心迟疑了一下,终于是忍不住酸溜溜地道:“刚才你们说了什么?”

    李松石怔了怔,依这雨心妹妹的性子”如此问话,很罕见啊。

    想着,脸上却是从容地笑着:“也没说什么。”

    “是吗?”梅雨心那醋意,任谁都能感受得清清楚楚,她问:“如果没什么,为什么会那样?”

    嗯?“那样”?什么“那样”?!!

    李松石有点小迷糊。

    这时,看到梅雨心的视线是朝他背后的温泉的方向望去的,李松石忍不住就回头。

    一看,就见那陶玉娆只穿着亵衣,宽宽松松的,露出半边玉兔。更要命的是,那胸口处,亵衣与胸脯血白的地方,正好印着一个手掌。

    那掌痕,看起来,正与李松石的右手完全一样。

    见此情形,李松石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在地。

    就在李松石傻之时,风飘零也酸溜溜地道:“石哥哥,刚才你摸了吧?”

    啊?!!!李松石再次傻眼。

    就听风飘零酸溜溜地,幽幽问道:“刚才“感觉不错吧?”

    “呃,这个”

    “不知道,玉娆妹妹那里,和我那,,石哥哥你觉得,谁的摸的比较舒服一点,你喜欢的谁的多一些?”风飘零极大胆地问着,右手抓着李松石的手,就放在她自己的胸口上。

    李松石一掉,暴汗。

    这样的问题,也能这么直接地问出来吗?雨心妹妹可是还呆在一旁呢。

    更重要的是……

    李松石盯着自己的右手,哭笑不得。

    这只手,被风飘零紧紧抓着,按在她的胸上。他想用力扯回来嘛,却觉得她抓得紧紧的。太用力拉开,会不会让她伤心?

    而就这么按着嘛,旁边那雨心妹妹眼中的视线,差点可以杀人了。

    李松石轻咳一声,右手灵气一动,悄悄一滑。就不动声色地抽了回来,悄悄瞄了一眼,梅雨心,却见她听着这样的话题,看着这一幕。俏脸上却没有羞红。反倒有点白,青”

    “呃,仔细看,也不像白青,难道是错觉?”李松石心想着。

    总毛,梅雨心的脸色,很是严肃。

    正当李松石想着该如何摆脱这尴尬时,背后传来陶玉娆的声音:“石哥哥,记得我刚才说的事哦。今晚,我就去找你”

    李松石一个趔趄,忍不住回转过头,盯着陶玉娆。

    那陶玉娆一脸无辜的表情:“你不是说。考虑考虑,就给人家答复的吗?”

    “可是。我没说到要让你今晚

    “是吗?难道我误会了?”陶玉娆一脸无辜地说着。

    李松石无语。

    这话不说还好,说出来,更让人误会。

    而且,如果是在以前,陶玉娆这样离谱的表现,梅雨心和风飘零还不会相信有什么暧昧,对李松石会更信任一些。但是现在  ,李松石可谓“前科累累”了。

    试想想,突然莫明其妙地增加几个与他生关系的花仙子”这样的花仙子,现在还少吗?

    既然以前能有那样的事生。连池淑瑶洛清玉都与李某人圈圈叉叉了,那多出一个陶玉娆。也很正常的吧?

    而且,谁就能肯定。他不会在想“虱多不痒,债多不愁。反正风流债多了。多出几位也一样”呢?

    所以。这梅雨心和风飘零越看李松石就越是狐疑,越看,就越伤心啊。

    “完了,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呜呼,男人的命怎么这么苦?”

    李某人无耻地想着。

    难道,他不知道,脚踏两条船,从来都是没有好结果的吗?墙头草两边倒的结果,总是没有好下场。而他现在脚,既要顾忌梅雨心和风飘零这边,又要顾忌陶玉娆的心情,那不到霉才怪。

    若是精明点,狠口三,农现得“专此,只对一两个好,对某位相莉田一  此那反而还好一点。

    只可惜,那却不是李松石的风格。

    “罢了罢了,随你们想吧。反正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李松石说着,摇摇头,便朝竹林走去。

    只是,李某人,也有资格说“清者自清。这句话?

    真是人心不古,世风日下。

    但是,不得不说李某人好运。就在他刚转身走的那一刹那,突然,精神世界当中,轰的一声闷响。

    那是来自精神世界的感应,不是真实的声音。

    那是因为,精神世界当中,突然出现了一阵强烈的精神波动。

    “怎么回事?!!”李松石心惊着,一下子将心神沉浸到自己的元神当中。意识就进入了融合领域所在的精神世界里。

    元神一睁开眼睛,一看,就觉有命运之丝相连的花仙子们,全都将心神集中进来了。

    每个人,都愣愣地看着,那虚空中,那一道紫色的流光。

    “那是什么?”原青青问着。

    之前因为尹木兰和洛清玉的关系,这个精神世界再度进化,让众人的元神可以在这个精神世界当中到处移动”当然,那衣服。也能穿上,不自行脱落了。但每隔一段时间还能进来控制一下,免得元神又是光溜溜的。

    此时,原青青就飞到那虚空当中,踩着飘飞的花瓣,睁大眼睛打量那道流转的紫光,道:“之前都没见到

    话说着,突然“啊”的一声 猛回过头:“石哥哥,是不是你刚才和香草妹妹生了什么,结果弄出这道紫光来了吧?”

    李松石一听,差点没吐血,心想:“俺的人品没差到这地步吧?”

    他道: “刚才我不是和香草妹妹在一起。”

    “那是和哪位姐姐在一起?。

    “和雨心妹妹和飘零妹妹”李松石下意识地说着。

    原青青就猛地睁大了眼睛:“哦,原来是石哥哥和雨心姐姐还有飘零姐姐,,啊,你们,你们难道是”三个人一起搞出这道紫光来的?!!!”

    李松石差点一头就栽倒:“不是你想的那样。”

    “嗯?不是吗?。原青青挠挠脑袋,嘀咕道:“既然不是和香草妹妹,又不是和雨心姐姐还有飘零姐姐,那石哥哥是和谁一起弄出来的?我还以为是石哥哥突然明了什么东西,才把这紫光制作出来,送到这里的呢。”

    “制”制作,明?”李松石有些傻眼。

    “怎么,有什么不对吗?”原青青满脸无辜的表情,问:“不是制作明出来的,难道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弄出来?”

    李松石顿然无语。

    不用抬头。就能感应到,池淑瑶妹妹和陈绮玫妹妹在那边吃吃地笑着了。

    而周围的谢紫董妹妹等人,则是忍俊不禁。似笑非笑。

    “唉,糗大了!!”李松石颇有点无脸见人的感觉。

    原青青说是他和别人“制作明”出了某些新东西,结果,李某人却误会成原青青说他和别人圈圈叉叉弄出那玩意”这不是糗大了是什么?

    这时,谢紫董就笑了笑解围道  “青青妹妹。那紫光,其实是神灵所产生的信仰之力。”

    “神灵所产生的信仰之力?。原青青一愣,随即,眼神猛然一亮:“你是必  ”

    谢紫董点点头:“没错,之前我们让部份神圣巨龙开始融合人造神格,现在,看来有一头神圣巨龙真正成为神灵,变成龙神了。那道紫光,就是那神灵信奉石哥哥。所产生的信仰力量。办  ”

    集青青恍然。

    的确,就在不久前。原青青亲自再去忽悠那些神圣巨龙,说是它们一直信奉的李松石龙神,晋阶为“混沌之主”了。改让它们向混沌之主祈祷。而后,等它们习惯,就派下了十几枚人造神格。

    但是,因为神圣巨龙与人造神格的融合有些困难,久久未融合完全,加上它们与李松石之间仍有着信仰之丝牵伴。还有着灵魂契约,所以耗费了不少时间。

    没想到,现在真有神圣巨龙成神了。

    更神奇的是,身为神灵,居然还是李松石的信徒,那产生的信仰力量。可就奇怪了。

    想着,原青青右手一招,念动法随级别的强大意志,就控制着那一缕紫光停止流转,聚到她身边。

    而周围的花仙子,也全都好奇地围拢了上去。一看,却现。那缕紫光。其实竟是一缕非常非常细不到头丝的千分之一粗细,长不足一厘米的紫气。

    这缕紫气,就在那里流转着。就算是被原青青的意志所禁锢,也在那里灵活地转动,不肯停息。

    “这是什么形式的能量?”原青青有些傻眼了:“怎么用念动法随境界的意志,都控制不住啊?”

    周围的花仙子听着,也都奇怪,纷纷用意念去控制那缕紫气。但是,所有花仙子都现,居然无法用意念直接控制这缕紫气的活动,念动法随级别的意志,完全无法渗透进去。只能通过控制这精神世界当中的其它能量,将它困封。

    “的确是很奇怪,不能转化为其它形式的能量,甚至。连意志都渗透不进去,别说控制,就连稍微削弱一点它的能量,都能以办到楚香虞说道。“嗯,不错史曼华点点头,沉声道:“是很奇怪,它好像对外界的压制,完全不理会。用能量攻击它,它不吸收,也不反弹。自身能量不消耗,也没让外界的能量消耗,就如同不是真实存在似的。但是,它明明又有着能量波动的散,还我行我素地自行流转,不受任何外在影响,也不转化,也不受控制。这到底是什么形式的能量呢?听起来,似乎很耳熟

    一旁的沈幻云和楚香虞也都点头:“是啊,好像在哪听过这种形态的能量?”

    这时,李松石眼神一亮,道:“难道,这竟然是传说中的“鸿蒙紫气,?!!!”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