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六百零四章 全书秘密大揭露(下)

第六百零四章 全书秘密大揭露(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间,竟有如此详天,如此可惊可怖的能力。就 要读记住我们的网址1   能轻易地催眠“因果幻象长河”当中的天魂,让它们入梦,陷入幻境之中,任由摆布。那不是想怎么修改天魂的记忆碎片,就能怎么想,想怎么改变因果,就怎么改,三千大千世界,任由掌控?!!    如此能力,也太过强大,太过逆天,太过可怕了吧?

    哪怕是太上老君,女奶娘娘等人亲临,也不见得能有如此实力。

    想着,李松石深吸着凉气。许久,才定下心神,问:“这样的能力,应该有不少限制吧?”

    “是的这样的能力。是有不少限制。但是,也正是因为这能力的限制太大。所以,为了要面对花仙子面临的恐怖灾难,青囊妹妹才不得不牺牲了自己”

    李松石脸色微微一变:“洛如姐姐,到底是怎么回事?”

    纪洛如微微摇头,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之前我不是问你,当年花仙子大批量地同时陨落,显然太过巧合了吗?”

    李松石点点头。

    “那是因为,花仙子的能力。让某些人感到不安了。比方说,我可以迷惑天魂的能力  哪怕这能力的限制再大,这样的能力,仍是很恐怕的,那样,自然就会引来某些人的猜忌。”李松石听着,脸沉如水,心中隐隐猜测到了什么。

    就听纪洛如又道:“确切地说起来,也是因为我的能力,才为诸位妹妹引来灾祸啊石弟弟,如果你达到了至强者境界,而在这个境界当中,却以你最为强大。但是。却突然听到,某些人拥有着逆转因果的强能力,甚至有可能让大量的人,达到与你同样强大的程度。对你的地位产生了威胁,那你会怎么办?”

    李松石沉默,片晌,道:“很有可能。我会将这可能性抚杀在摇篮当中。要不是将那个,拥有逆转因果能力的人控制在手中,就是将她”

    纪洛如点点头:“这是人之常情,换了谁,达到那样的地位,都会有这样的想法这不过是地位决定想法罢了。而当初,我也是因此,而引来了某位强者的窥视”

    李松石问:“是将通往因果幻象长河通道都封锁起来的那位吗?”

    纪洛如道:“**不离十,或许背后不止一人在动手脚。”

    李松石点点头。看来,那些达到至高境界的强者,都有嫌疑。

    “只不过  ”纪洛如道:“就算能除掉我,如果不小心被其它花仙子得知。那花仙子们拼着燃烧灵识,也要求个公道。那样一来。对那些人来说,就危险了。所以,就有人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设下一个大局。要将花仙子统统引入长安城中,而后  一举灭杀!!!”

    李松石心神一颤,问:“这就是当初花仙子大量陨落的缘故?”

    纪洛如点点头:“若没有一个大手在背后推动,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生?不说别的,单只是曼华妹妹。凭她的仙术,足以救下全部花仙子了,但事实上。她当时却因事被困在忘”河畔,无法离开。

    “至于之后,新诞生的花仙子,也一一陷入沉睡,直到石弟弟你将牡丹妹妹唤醒之前,除了几位转世重生的花仙子,加上流连忘川河畔的曼华妹妹,其它花仙子都陷入了沉睡虽然每一位陷入沉眠的原因都不相同,但是,这样的事情生,不还是给人一种太过巧合的感觉吗?”

    李松石点头:“没错,若说不是有人刻意控制。实在难以置信。”

    纪洛如道:“所以,当初青囊妹妹算计到了背后有人阴谋暗算我们全部花仙子的事情,就劝说众位妹妹不要去参与花会。但是,受着某种神秘力量的影响,那些妹妹的灵智受到迷惑。都去了。

    “不得以,青囊妹妹才来找到我,将这事情与我一说,最后。求我使用那让人“梦想成真,的天赋仙术,助众花仙子渡过这大劫。

    “只是,凭我的力量,根本无法达到逆转之大劫的程度。所以,青囊妹妹就牺牲了自己,在我破开“因果幻象长河。之时,燃烧自己的灵识,冲入因果幻象长河当中。为众花仙求得一线生机。”

    李松石心神一颤。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纪洛如不将这些秘密当着众位花仙子的面说出来了。原来,为了拯救众位花仙子,那言青囊居然自燃灵识,忍着那比烈火焚身更大万倍的痛苦,冲入因果幻象长河当中  如果,众位花仙子知道这个消息,心里会如何想,如何的难受?

    李松石心神黯然:“那青囊姐姐她”

    纪洛如摇摇头:“我打开通往因果幻象长河之后,她就猛了冲了进去,我根本不及阻止,她的身影就消失在长河当中,不知去向了。我寻了许妾,甚至利用“梦想成真。的仙术,想让她复活,想借助因果幻象长河的力量,找到她的去向。

    但结果,都是一无所获。”

    李松石无言。

    不用纪洛如再说,他也知道,言青囊是凶多吉少了。连借助因果幻象长河的力量,都无法找到与她有关的消息。那她的情况

    网想着,就听纪洛如道:“当初,青囊妹妹找到我,就将花仙子将要面临没顶之灾的事情说给我听。而后就告诉我,其它花仙子,都已被来自因果幻象长河的力量,迷惑了心智。唯有我的能力不惧因果幻象长河的力量,不惧任何幻境。而她则是在任何情形下,都能保持清醒,保持理智,唯有我们两人能不受影响。想要拯救花仙子,就只能依靠我们的力量”

    李松石一怔,问:“那曼华姐姐”

    “曼华妹妹当时在忘川河畔,记忆都被人修改了。”

    “怎么会?”李松石吃了一惊。

    “怎么不会?”纪洛如冷笑道:“曼华妹妹不是说自己曾经有个叫做史叶云的弟弟吗?两人还曾经有过不伦之恋。”

    李松石点点头,就听纪洛如道:“事实上,史叶云与曼华妹妹完全没有任何关系,曼华妹妹与他不是姐弟关系。甚至完全没见过面。”

    李松石听着,顿时倒吸了口凉气,有种毛

    这也实在太可怕了。

    “甚至,历史上是否真的存在史叶云这个人,我和青囊妹妹都不敢肯定。但是,为何曼华妹妹会被修改记忆,觉得自己曾与一位名叫史叶云的人。同为姐弟,并深深相恋这点。是不难推测出来的。”

    李松石听着,略一沉吟。突然脸色骤变:“难道!!!”

    纪洛如点点头:“正是,有人想修改曼华妹妹的记忆,然后再以史叶云的身份出现。如果真能让曼华妹妹不惜一切爱上那史叶云,或是因内疚而牺牲自己,为那个,自称“史叶云,的人办到一件事,那么,就成功了”

    李松石听着,心里一阵凉。

    让史曼华牺牲自己,那不就是想让史曼华燃烧灵识,破开因果幻象长河吗?

    如果那个修改史曼华的记忆的人能成功。那么,其它的花仙子,想来也就遭殃了。

    “所以,我一直怀疑,是否正是有人修改了曼华妹妹的记忆,借助她的力量,破开因果幻象长河。达到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而这个计,又正好被那封印了通往因果幻象长河的通道的至强者现,他们才会不惜使用阴谋诡计,让花仙子们都一一殒落,无法再出现。那样。就能让这世间,不再有那至强者出现,不会改变那等境界的强者相互间的力量对比”李松石听着,脸沉如水。

    原来,这世界背后,花仙子的灾劫背后。竟有着如此多的黑手?

    只是花仙子的灵识,不是不承受外界的能量的吗?

    据李松石所知,花仙子的灵识,如果不是主动接纳外界的能量。那么,外界的力量想要强行改变花仙子的灵识。只会落得个玉石俱焚的下场,那样,又如何能修改到史曼华的记忆?

    李松石将这疑惑问了出来。纪洛如道:“这倒是简单。当初。曼华妹妹昏迷时,石弟弟你不是使用了一种办法,让异种能量能进入曼华妹妹的灵识当中的吗?那些修改曼华妹妹之人的手段。想来就是在彼岸花中,植入了某种影响心性的力量。随着曼华妹妹日积月累地吸纳彼岸花的花之灵气,那心性渐渐受影响,就会对那种力量产生一定的接纳。然后,借助那股力量,再影响曼华妹妹的记忆,便可以达到目的。”

    李松石听着,顿时明白了。

    怪不得当初史曼华对史叶云的记忆那么模糊。原来。并不是史曼华经历的时间太长,而将史叶云给忘记。恰恰相反,却是因为经历的时间太长,史叶云的影子,才渐渐进入了史曼华的心中。

    她当是昏迷,似乎是“想起”了史叶云。实际上,却不是“想起”而是被修改的记忆真正入侵。

    而这修改记忆的手段,也非同凡响。直至如今,史曼华达到了念动法随的境界,都未现,自己有部份记忆是虚假的,而仅仅是对那史叶云的情感与思念,都消散了而已。

    看来,能有如此手段的人。已是呼之欲出了。

    除了那等境界的强者,还能有谁办到?

    李松石微微叹息着,问:“这么说,这个史叶云,真的就很可疑了。”

    纪洛如点点头:“是的,连是否真的有这么一个人,都值得怀疑。”

    李松石听着,想到当初第一次见太上老君的某个化身时,他当时叫破史叶云的名字,难道竟是自导自演?

    有可能。

    但是。也有可能是历史上真有史叶云这号人。这点。还要留意一下,说不定会有什么线索。

    想着,又问:“那当时。青囊姐姐找到你,又说了什么事?”

    纪洛如道:“她将解救花仙子的办法说了出来。不过,当时她并没有提到要牺牲她自己,更没有说到,花仙子可以通过自燃灵识,破开“因果幻象长河,的能力。甚至。在听到青囊妹妹提到“因果幻象长河,之时,我都不清楚,我那个能让人“梦想成真,的天赋仙术,居然还与“因果幻象长河,有关系。甚至。我在那之前,都没听过与“因果幻象长河,有关的任何事情。”

    李松石顿时哑然。

    纪洛如解释道:“在那之前,我只知道自己的天赋仙术,知道使用那个仙术需要付出的代价很大。但是其原理。却是不清楚的。关于“因果幻象长河。的事情,早已湮灭在历史当中。包括花仙子能够通过自燃灵识。令“因果幻象长河,为那花仙子完成临死前最后的执念,这样的事情,都没能在花仙子当中流传下来。如果不是青囊妹妹推算到这一切,恐怕。这一切,至今都仍然是谜。”

    说着。顿了顿。纪洛如回转刚才的话题。就道:“青囊妹妹与我说,若要解救花仙子,只有一个办法”

    说着,望向李松石。

    李松石心中一动:“什么办法?”

    “让未来再出现一位花主。并且,这位花主能达到那至高境界。并拥有庇护所有花仙子的能力。”

    李松石一愣:“你说的是我?”

    “不错。

    不过,在开始之前,我们并没有确定,花仙子未来世界的救世主是谁,只是让“因果幻象长河”蕴生出一位拥有不弱于青囊妹妹的智慧与算计能力,并拥有非常强大的力量,还对花仙子的遭遇非常之同情的强者。这位强者,必须愿意在一段时间内,暗中守护着花仙子,然后,在未来三千大千世界即将崩坏的前夕,引导一位有缘人,成为新的花主。并让那花主,能由此达到那至强者境界的实力。”

    李松石心神一震:“你们说的强者,难道是  ”

    “是神云。”

    李松石哑然。

    “神云并不是人类,也不是神仙,不是妖魔,不是三千大千世界当中的任何一种生命形式。他只不过是我和青囊妹妹,让因果幻象长河,以大道意志与大道本源所塑造出来的一个强大生命。

    “因为他自身来自因果幻象长河,是长河所蕴育,所以天生就能拥有控制大道意志与大道本源的实力”

    李松石一惊,那神云,居然如此强大?

    就听纪洛如又道:“不过。由 心二读从长河深外诞生,所以没有二魂七魄,就丹法修炼,文小用说晋入到那等至高境界。虽然他体内蕴含着大道意志与大道本源,可以在短时间内与太上老君那等强者相抗衡,但是,他的这些力量,都只能消耗。却无法补充。所以,他的力量。一旦耗尽,他的生命,也会从此烟销云散

    “因此,他无法成为我们花仙子的守护者,只能为实现青囊妹妹最后的愿望而存在。他的使命。就是为花仙子选定一位有缘人,并将力量与使命传承下去。一旦那有缘人成长起来。他的使命消散,就会被因果幻象长河强行召唤回去,不论他身上蕴含的力量,是否已消耗完毕,他都无法再存在这个世上了。”

    李松石哑然。愣了好一会。才道:“这么说,那个神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因果幻象长河的化身?”

    “应该可以这么说。”

    “那我就是他选定的人?”李松石问。

    纪洛如点了点头,道:“你当初是得到神云塞入你灵魂深处的一团记忆团吧?”

    “嗯,据称是史叶云的记忆团。但现在看来,应该不是了。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是来自因果幻象长河的东西,包含着无数的知识与智慧。当然,内容是被神云修改过的,弄成像是某人的记忆团一样。”

    李松石六语。

    又问:“那山角  也就是梅雨山,他脑袋里的那团东西,应该是史叶云的力量吧,但是”

    “但是不是。”纪洛如道:“那应该是蕴含着大道意志的能量。也许。正是当初操控指天剑的意志,也许,就是一股纯粹的能量。在你遇到危险时,那股能量,会出来保护你。”

    李松石无语,心道:难道我跟山角那么投缘,是受着那股能量影响的缘故吗?

    网想着,只听纪洛如又道:“那神云,我也没有多少了解。只知道。青囊妹妹在劝说我使用,梦想成真,的仙术之后,她突然闯入因果幻象长河当中,燃烧自身的灵识,消失不见  没过多久,那神云就出现了的。”说着,纪洛如精神一阵恍惚。喃喃道:“当初,我说,凭借我的仙术。根本无法挽救所有花仙子。但是。青囊妹妹却说她有办法。只要我施展那个仙术就可以了。我也没有多想,但是,没想到,她竟然,”

    李松石默然无语。

    过得片刻,道:“洛如姐姐。这不是你的错。而且,你之前通过因果幻象长河,无法找到青囊姐姐的消息,但不代表着她就完全消逝了啊。也许是某种神秘的力量,阻止了别人找到她呢?而且,就算她已经消逝。也不是不能复活。”

    纪洛如一怔:“青囊妹妹还能复活?”随即摇摇头,苦笑道:“石弟弟删”

    李松石道:“洛如姐姐,虽然我没有太大的把握。但是。并不是没有希望让她再重现的。

    你之前不是说,因果幻象长河,拥有着几近无所不能的力量吗?凡人魂飞魄散,都能重生。青囊姐姐最后是进入因果幻象长河当中的。可以说,她的一切,都失落在那长河当中。那么,就有机会,有希望让她重现。

    “也许,我们现在暂时没有办法。但是,如果我们能达到那等至高境界。也能控制大道之本源。大道之意志了呢?”

    纪洛如听着,眼睛顿时一亮:“没错。若是石弟弟你能达到那等境界,我们姐妹,基本上都能达到那层境界了。几十位元神寄托虚空。能控制大道本源的强者联手,未必就没有希望让她复生。”

    李松石点点头,道:“不错,起码,还是有着一线希望的。”

    纪洛如想着,略略松了一口气。

    那言青囊的彻底殒落,一直是她的心结。现在,得知这个错失有可能得到挽回,她心里,就不禁有了一安期盼,一丝希望。那一直压在她心头上的石头,就松动了少许了。

    “对了,洛如姐姐,你说青囊姐姐消失之后没多久,神云就出现,你和他,见过面吗?”

    纪洛如点点头。道:“见过的。有不少事情,青囊妹妹在牺牲之前,没敢跟我说清楚,都是由神云从长河中出现之后,才转告给我知道的。而且。我还是在他的帮助下,才能成为黄衣草花仙,并隐藏起来,不被那些至强者现的。”

    李松石问:“能将他的事情说说吗?”

    纪洛如点点头,道:“也没有多少可说的。他毕竟不是三千大千世界当中的生命,不可能在三千大千世界当中呆得太久。我只知道。他出现之后,就直接将大道意志释放出去。将天机搞乱,令人无法推算出三千大千世界当中的一切。而后,趁机将许多刚刚蕴含出灵识雏形的花仙子,硬生生地使用大道本源之力,催化为真正的花仙灵识”

    李松石心中一动,心道:原来,当初青青她们莫明其妙地突然成为花仙子。竟是因为这股力量?

    “当时,我因为强行耗尽花之灵气,甚至动用到本源灵气来施展那个,“梦想成真。的天赋仙术,生命力已如同风中残烛。神云就跟我说,我还不能死。如果想在未来,让那有缘人达到那至高境界,成为花仙子的真正守护神,让花仙子永远摆脱那没顶大劫的阴影,我就必须活到未来有缘人出现,并尽力帮助那有缘人,才可以。

    “只是,当时我根本都无法保持形态了。就问神云有什么办法。能让我活到见到有缘人出现。神云就说,想要延续我的生命不难。但是,有缘人要想出现,最迟也要到三千大千世界即将崩溃的前夕。这段时间,才有机会瞒天过海。让有缘人成就那至高境界的可能。而这么长的时间内,什么意外都有可能出现。说不定,何时就有大神通者能感应到我的想法,把秘密泄露了出去。那样,青囊妹妹的算计,就会毁于一旦。所有花仙子最后的希望,都将不复存在。

    “因此,我必须将自己的记忆给镇封起来,并且,在时机到来之前,还不能直接恢复记忆。所以。最安全的办法。就只能是将自己的记忆。给分离出来,镇封到别的生命体内。然后在必要

    “还有,在这么长的一段时间内,我也不能保持着洛如花花仙子的身份。必须让那些至强者以为我殒落,才能安然存活到未来。

    “只是,三千大千世界当中,我能藏到何处?若转世为人,又有可能会因此而生出新的人格,导致最后无法变回原先的洛如花仙子,变回真正我的。而进入因果幻象长河当中,也照样会被现。所以,就只能寻找一株拥有灵性的花卉当中,沉眠,一直静待时机的到来。”

    李松石点头,比然道:“那洛如姐姐你是藏到董衣草花当中的吧?”

    纪洛如点头道:“是的,那花卉被神云以大道意志加持过,孕育出一个花精灵来。那花精灵,没有意识,甚至还不算是单独的生命体。所以。我就可以与那花精灵融合,一来修复我残缺的灵识,二来,让我的灵识波动生改变,以便彻底隐藏起来。

    “但结果,却阴差阳错地让我成为了黄衣草花仙。由于我沉睡的那一株花卉,一直受着大道意志之庇护,所以幸运地没被那些至强者所觉。也因为神云来自因果幻象长河,那大道意志也来自因果幻象长河,所以我成为董衣草花仙之后,仍有着原来的能力,能打开通往因果幻象长河通道的能力,与当初身为洛如花仙子的能力相差无几。但要获取花之灵气,却比原来容易了许多,想要施展仙术,比原来要方便了许多。”

    原来如此

    李松石基本上明白了。

    怪不得那量衣草花仙的单独空间,居然能抵抗住蕴含大道意志的魔网的入侵。并且,这么久以来,居然没有元神寄托虚空一级的强者。跑去找那花仙子的麻烦。怪不得,她在沉睡当中,不时打开通往因果幻象长河的通道,都未被诸天神佛所觉,原来,竟是有着大道意志之庇护,还有神云那变态在暗中守护着。

    想着,李松石又问:“那。小念昔和小忆昔又是怎么回事?洛如姐姐你怎么会想到要将她们生下来?那记忆,非得封印到她们灵魂深处才可以的吗?”

    纪洛如听着,俏脸微微一红,有些不好意思,道:“这是神云的建议。”

    “神云的建议?”李松石微微皱眉。

    纪洛如点点头,道:“神云说,他只能让天机暂时紊乱一阵子除非是三千大千世界即将崩溃。才能让天机一直保持着紊乱的状态。否则,他的手段再强大,遮掩天机太长的时间。

    “如果我的记忆团分离出来后,随意找一个地方收藏起来,那太上老君那等强者,随时掐指一算,就会算出我仍留存有记忆,就会被他们给毁掉。

    “所以,必须使用一个,非常隐秘的办法。让那些强者无法推算出来。最好的办法,就是使用大道意志,或大道本源来掩盖。但是,如果直接使用大道本源来掩盖我的记忆团,那我以后想取出来,可就困难了。

    “因此,神云才想到了让我使用子母河水的办法。使用子母河水,生出孩子,再将我的记忆镇封到孩子的灵魂深处。并且,传授那孩子某些神奇的法术,改变她的灵魂波动。那么,天机推算之术再强大的人,算到那孩子的灵魂时,也会摸不准情况。”

    李松石听着,略略沉吟,就听纪洛如又道:“石弟弟你应该听说过,念昔有一个师父的吧?”

    李松石点点头。突然,心中一动:“难道她那师父。”

    纪洛如苦笑:“正是神云。”

    李松石无语。

    纪洛如道:“神云将念昔收为徒弟,并传授她一些法术,让她能将自己灵魂地秘密隐藏起来。任何人都无法在不伤害到她的情形下,窥探到她的记忆,窥探到她的灵魂。

    “而神云在一定时间内,拥有着等同于元神寄托虚空等强者的实力。那太上老君等强者,不愿意等罪于他,又因为他身上有大道意志与大道本源,所以算计不出他的确切来历,就不会有人敢轻易得罪他,不敢轻易伤害到念昔。

    “那些强者,断然无法想到念昔的灵魂深处藏着的秘密。只隐约猜测到念昔可能是我的女儿。但是,却不是花仙子,没有花仙子的能力,生命形态就是完全的人类。

    这样,在没必要的情况下。就不会有人冒着得罪神云的危险。而强行伤害念昔,以窥探她灵魂中藏着什么。

    “如此一来,瞒天过海之下,念昔和她灵魂深处的记忆,就能一直安然无恙地保存着。在沉睡了一千多年后,网醒来没得几年,就被送到石弟弟你这里来了”

    李松石听着,忍不住瞪大了眼睛:“等,等等,你是说,小念昔沉睡了一千多年?”

    纪洛如点点头:“我是一千多年前生下念昔的,然后念昔就一直沉睡着。直到神云将石弟弟你选定为最后一代的花主,她才醒来。”

    听到这,李松石又傻了:“你是说,神云将我选为最后一代的花主,那,我能用血将花仙子救醒的能力”

    纪洛如道:“没错,与太上老君的血脉没有太多的关系。你的血脉当中。的确是有着神秘的力量。能修复灵魂和灵识,但如果不是神云的激,你也无法成为花主的。就算你的机缘再大,修炼得更强,也只是一位拥有强大实力的修真者,或神灵,仙人。断然无可能与花仙子扯上一丝半毫的关系。

    “当初,青囊妹妹舍身自燃灵识,生命当中的最后一个执念。最后一个愿望,就是希望所有花仙子,只出现在那最后一代的花主身旁。出现在那拥有足够实力庇护所有花仙子,又对花仙子极其爱护,能让花仙子自由自在,快活无拘无束地生存下云的有缘人身旁。

    “若非你是花主,就算再强大,也不过如同冥河老祖,艾欧等人,就算接触过花仙子。也无法占为己有。而相反。你为花主,那花仙 子,就是自然而然地汇聚到你身旁。”

    李松石默然。

    原来,连他自己的强大,这等快变强。都是在神云的算计之内,,不对,说错了,是在言青囊的算计之内。若非是言青囊当初的所作所为,就没有神云的出只右非言青囊当时许的愿,之后神云就不会做众么多事尔,※

    一时间,李松石对那位传说中的花仙子。再度充满了好奇。

    那位花仙子,到底有着何等强大和恐怖的智商,何等逆天的算计能力,才能将因果幻象长河,太上老君等至强者,包括花仙子的未来。以及三千大千世界即将崩溃之事,一切的一切,都纳入算计之内?

    犹其可怕的是。她不仅拥有着如些算计能力,还拥有着极其可怕的决断能力,为了那一丝希望。那一丝可能。都能舍身自燃灵识,拼着舍弃自身的生命,也要救下全部花仙

    对这位花仙子,李松石不禁充满了敬佩。心道:若是能将她救活,我必定全力以赴

    想着,心中一动,李松石问:“洛如姐姐,那神云现在你知道他在哪吗?”

    纪洛如摇摇头,道:“不清楚。我成为黄衣草花仙之后,一直是沉睡着的。后来,突然醒来,就现了香凝妹妹。那时,我周围还有着大道意志之守护,有着大道本源的守护。但却没再得到神云的任何消息了。如果我没猜错”说到这,纪洛如没有再说。但李松石已经明白她的意思。

    神云,十有**是烟销云散了。

    但如果真是这样,那可就不妙了。

    神云可是能与太上老君等强者相抗衡的人物,当初,甚至能将太上老君忽悠下来,使用一枚先天不灭紫金丹,融入李松石灵魂深处,让李松石得到极大的好处。

    由此可见,他在太匕老君等强者面前,还算是一号人物的。

    而且,之前一直没有那些强者将新出现的花仙子灭掉。一直没有强者直接将李松石这个新出现的花主给灭掉如果说,没有神云在暗中使力。那打死李松石都不相信。

    这样一来,神云的强大可想而知。

    那如果能借助神云的能力,那李松石进入因果幻象长河当中,就十有**能轻松直达大道意志与大道本源之处,然后,悟透大道玄机,从此元神寄托虚空,不朽不灭。

    而反过来,若是神云完蛋了,那么,问题就严重了。

    没有神云这件相当于“镇压器运。的宝物,那李松石想要晋阶到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那难度嘛看看他前几天进入因果幻象长河。跑出几万念动法随境界强者的可怖场景,就知道有多难了。

    如果有神云在,这种事情哪有可能生?!!

    最起码,也有个得力的臂助啊。

    李松石摇摇头。微微叹息。也不知是在为神云的消散而惋惜难过,还在因此而松了一口气为何会因此松一口气?嗯,神云虽然没做过伤害李松石的事情,但是。那家伙太强大太强势了,还与花仙子有关联。他若存在,也让人觉得别扭啊。如此。他消失了,倒也是一件好事。

    想着,李松石心中又是一动,问:“对了,洛如姐姐,你刚才说,神云在当年曾和你说过,你必须活到有缘人出现之时,才能帮助有缘人达到那至高境界”

    “不错,他是这么说。”

    “那你”李松石砰然心动:“洛如姐姐你真能帮助我达到那等境界?”

    纪洛如略一沉吟,道:“我也不敢肯定。不过,神云倒是留下了办法。我考虑过。有很大成功的可能性。”

    “洛如姐姐请说李松石有些激动的问着。

    纪洛如点点头。道:“之前曾说过,要达到那等至高境界,就必须得到大道意志与大道本源”

    李松石点了点头。

    纪洛如又道:“而且,必须在三千大千世界崩坏之前得到。若三千大千世界崩坏之后。大道意志将因果幻象长河当中的天魂尽数吞噬。那力量。那意志,就太过强大了。就算石弟弟你能接触到,也无法参悟。所以。就必须在三千大千世界崩坏之前。进入因果幻象长河当中,寻到大道意志与大道本源。

    “如今,三千大千世界当中,至强者之下,唯有我能打开通往因果幻象长河的通道。而且。更幸运的是,我成为了黄衣草花仙  ,当年,我为洛如花花仙子,但世间洛如花极少。想要得到足够的花之灵气,非常之困难,就算我活了数百万年时光。积累到的花之灵气  。

    李松石听着,顿时傻住了:“数数百万年时光?”

    纪洛如一怔,随即微微一笑,道:“倒忘了。花仙子一般只有一万多年的天寿,但是我的梦想“梦想成真”却能让我不断地延寿。只不过。每延寿一次,就要沉睡十万年,而且还要消耗大量的花之灵气,真算起来,我清醒的时间。加起来也不到一万年

    李松石顿时无语。

    不过,也明白了一点。为什么纪洛如会说,她曾与龙涎花花仙子见过面了。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这时,只听纪洛如又道:“只是,身为洛如花花仙子,积聚化之灵气太过困难了,那“梦想成真。的仙术,也就勉强够我延寿。幸运的是,如今成为了黄衣草花仙,只要黄衣草花的花之灵气足够,我就能不断地开启通往因果幻象长河的通道,并催眠因果幻象长河当中的许多天魂,那样一来。石弟弟你的晋级之路,就在眼前了

    李松石眼前一亮。

    的确。若是没有纪洛如,李松石还不知道什么时侯才能接触因果幻象长河。更不用说感悟大道了。

    在如今通往因果幻象长河的通道都被太上老君那群强者封印了的情况之下。没有纪洛如,几乎就无法晋阶。在太上老君那群强者面前,始终为蝼蚁。

    但有了纪洛如,这前进的道路,的确是一下子就打开了。

    “不过,光有我帮你打开通往因果幻象长河的道路,并催眠部份天魂,还不足以让石弟弟你达到那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因为,那些至强者,现在肯定会盯着因果幻象长河,一旦你进入,就会来阻止,所以,还必须借助其它花仙子妹妹的能力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