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六章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因为要晋升到那系高境界,矛论如何,都须感悟大道聊仁※

    哪怕进入因果幻象长河,得到那大道本源,大道意志,也须感悟,悟透参透其中的奥妙,才能晋阶。

    换句话说,哪怕是得到了大道本源,如果参悟不透,也依然是念动法随的境界,无法与那些至强者相媲美。

    这样一来,能否参悟成功,就是关键之处。否则,得到了那玩意。参悟不透,也就凭白惹来祸端罢了,没有什么好处。

    而这些神圣巨龙龙神的信仰力量,与鸿蒙紫气相似,如果能先看穿其中的奥妙,有了经验,那以后。可就方便得多了。

    李松石想着,便要去找那些神圣巨龙,顺便催促一下底下办事的人。尽快加强那些神级信徒的信仰。看看能否多产生出一些鸿蒙紫气出来。

    于是,右手一挥,在撤去周围布下的重重结界之后,顺便连纪洛如所布设下来的黄衣草花的花之灵气。也被他吸纳了过去。

    这时,李松石突然现,结界外面不远处,竟站了一大群花仙子。直勾勾地望着这边,眼神中,充满着好奇的神色。

    “石哥哥,刚才你和洛如姐姐说了什么啊?我们感觉到,在那精神世界当中,你的元神散出来的波动。很强烈,似乎听到了什么让你感到很震惊,心神难以镇定下来的事情。是不是生了什么事?”

    原青青问着。

    李松石略一迟疑,右手一挥,再次布下结界,将众人团团都围住,阻止了全部信息的流通,而后,才通过心念,通过命运之丝,对众女道:“洛如姐姐的确是和我说了不少事情,也很严重,是关于我们能否晋阶到那元神寄托虚空,永恒不朽的关键。”

    众女一听。一下子就震住了。

    “而且”李松石道:“我们面临着非常严重的危机,如果不能尽快达到那个境界,很可能全部人都要面临着身死道消的巨大危险

    众女一阵惊呼。

    李松石也不多说,只意守元神,片刻,精神世界当中的元神睁开了眼睛,右手屈指一弹,射出二十几团记忆团。

    这些记忆团,是李松石取灵魂力量凝聚的,能让人瞬间知道生了什么事情。其中,射向楚香虞,沈幻云,白牡丹,还有冷香凝和谢紫董的信息,是完整的。将纪洛如与他之间的对话。原原本本地传送了过去。

    而其它人所得到的记忆团,却是删节的,一些暂时不适合让她们马上知道的事情,李松石暂时隐瞒下来。

    众位花仙子感应到这一切,接受了记忆,就都纷纷睁开眼睛,惊呼不已,相顾骇然。

    李松石沉声道:“这个秘密,大家必须守住,不可以对任何人透露,相互间谈论,必须通过命运之丝相连”好了,各位姐妹,大家先各去下去,消化一下刚刚知道的事情。平复一下心情。香虞姐姐,幻云妹妹,牡丹妹妹,香凝妹妹,还有紫董妹妹,可否先留下,我们商量点事情?。众女面面相觑。

    不过,看着李松石一脸严肃的样子,其它花仙子都没有意见 就离开了。只留下这么六位花仙子,与他一起呆在这精神世界当中。

    李松石右手一指,自己念动法随境界的意志,加持在精神空间的一股灵魂力量上,形成一道道束丝,将一根根命运之丝给束缚起来 免得让其它花仙子偷听到谈话。

    见到李松石如此郑重,众女都紧张了起来。

    李松石道:“好了,各位姐妹。现在留在这里的,都是知道全部事情的。而其它妹妹,有些事情还不清楚”我觉得,关于青囊姐姐的事情,现在就跟她们说,不大好

    众女听着,白牡丹就不禁问:“大哥,青囊姐姐她真的”

    李松石道:“洛如姐姐是这么说的。她和我谈话时。我一直暗中以紫莹妹妹的能力感应着。虽然无法感应到她心中的想法,但却能肯定。她没有半句假话”洛如姐姐现在虽然强大,但是,想要瞒过我如今念动法随境界的精神境界,还是不可能的。除非她也达到了念动法随的境界。”

    众女点点头,脸上神情都是一阵悲戚。

    李松石见着,心里也不禁一阵伤感。虽然他从未曾见过言青囊 但是,他却受到了言青囊天大的恩惠。

    如果不是她,那就不会有因果幻幕长河的化身出现,更不会有今天的李松石。

    可以说,李松石能有今天这样的成就,最少过一半,要归功于言

    囊。

    想着,就安慰众女,道:“放心吧。只要我们能够在三千大千世界彻底毁灭之前晋升到那至高境界,就仍是有机会将青囊姐姐复活的。哪怕到时要付出再大的代价,我也会让青囊姐姐重新活过来。”

    众女微微点点头。

    这时,谢紫董道:“大哥,你让我们留下来,不知要商谈的是

    “就是关于青囊姐姐的事,希望你们暂时先保密。而且,尽量约束一下各位妹妹,不要将与因果幻象长河的事情透露出去,平常连谈都不要谈起关 叭日果幻象长河的事情六免得不小心被那此系强者感应帆

    众女又是点了点头。

    “还有,关于史叶云这个人的事情,我不知该如何跟曼华姐姐商量。刚才关于这件事,我也没通过记忆团,告知于她。但是。这事却不能一直将她瞒着。所以我想,是不是该找个什么办法,能将这事情慢慢透露给她知道,又避免她伤心。”

    李松石说着,众女一阵沉默。

    而后,谢紫萝道:“大哥,这件事交给我们好了,我们会找机会。单独与曼华姐姐谈谈的。”

    沈幻云道:“不错,到时侯我们会在这个精神世界里单独与她说。不过”石哥哥,我觉得你对待这件事,太过慎重了。”

    李松石一怔,有些不明白。

    沈幻云笑了笑,道:“石哥哥。你该不会以为,曼华姐姐心中,现在对那个史叶云,还念念不忘吧?”

    李松石愣了愣。众女不禁一阵苦笑。李松石在别的地方挺精明的。怎么偏偏到这方面,就迟钝了呢?

    那因果幻象长河的化身也真是。弄个什么“史叶云”的记忆团,多么庞大可怖的记巾,多么令人惊叹的知识与智慧都留下了,偏偏关于感情方面的事情,没留下半点。

    谢紫董道:“大哥,你以为,命运之丝形成之后,曼华姐姐的心里。还会有别的男人吗?”

    李松石一怔,顿时无语。

    “其实,在曼华姐姐心中,那个史叶云的影子已经很淡很淡了。不管那个史叶云是真实存在与否,不管他到底是不是史叶云曾经的弟弟。这都不重要。因为,对于现在的曼华姐姐来说,大哥你比那个史叶云。可是要重要千倍万倍。如果在两者之间只能选择一个,那她绝对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你。而如果大哥你需要她的帮助,那我相信,曼华姐姐哪怕牺牲在大,为了大哥,都会不惜一切代价。

    “也许,曾经有某些人在暗中算计我们,算计曼华姐姐,修改她的记忆。但不论那人手段如何高明。在她的命运与我们完全连为一体之后。那些人的阴谋算计,就已经完全破产,注定在曼华姐姐身上占不到任何便宜,任何好处了。”

    谢紫莹说着,众女都是点头不已。

    李松石愣愣地听着,过得一会,才不禁叹道:“看来,我是不该将那事隐瞒曼华姐姐。直接跟她说就是了。”

    顿了顿,就听沈幻云问道:“石哥哥,你将我们留下来,所说的,该不会就是这两件事吧?”

    李松石道:“当然不是。还有关于接下来如何准备进入因果幻象长河当中的事情,”

    李松石说到这,略略沉吟了一下。

    众女面面相觑。过得片晌,都没有人出声。

    李松石想了想,硬着头皮道:“接下来,我必须尽快熟悉各位妹妹强化后的能力,同时,还要参透那神级信徒所产生的鸿蒙紫气的奥妙。以方便以后得到大道本源后。能更容易悟透。所以,暂时恐怕没办法分心。这就需要各位姐妹帮忙熟悉各自的能力,然后通过记忆团干心念感应的方式,将对各种能力强化后的操作方式传授给我,由我再融贯汇通,这样要方便许多。

    “此外,就是得有人专门去加快制造神级的虔诚信徒,以产生出更多的鸿蒙紫气,方便对比参悟。”

    众女弈了,各自沉思了一会,沈幻云道:“石哥哥,我们各自熟悉自己强化后的能力,自然是必须的。而且,其它不在这里的妹妹们,她们也会愿意用念动法随境界的意志。强化自己的花之灵气和仙术,那些能力提升起来,对我们的行动都有好处,这些不成问题。

    “制造神级信徒的事情,也不会落下。

    不过,想要参悟那鸿蒙紫气,恐怕不是那么的简单。最好是要借助紫莹妹妹感应人心的能力,,如果可以,最好能尽快让洛如姐姐成为真正的自己人,她的能力,恐怕比紫董妹妹的能力,更适合参悟大道。”

    众女都点头不已。

    只听沈幻云又道:“不过”石哥哥,你留下我们,应该还有件事是要商量的吧?”

    李松石大窘。

    沈幻云就道:“要进入因果幻象长河,有着一群至强者在暗中算计。那把握实在太低。所以必须聚集一切能聚集的力量。那样,现有的其它花仙子的灵识,就都必须纳入这融合领域形成的精神世界来,以壮大我们的实力。”

    说到这,沈幻云似笑非笑地道:“不过,“泡妞。这种事情 我们可就帮不了你了。”

    说着,却是对那“泡妞”两个字眼,咬得很重。

    李松石听着,苦笑不已,因为他现,不止是沈幻云,其它花仙子的眼神,都是很古怪。白牡丹脸上还带着一丝委屈,不大开心的样子。而冷香凝的俏脸,却变得比之前冷了不少。

    呃,,这也是人之常悄吧。

    李松石苦恼地想着,对那白牡丹。冷香凝,还有沈幻云,包括不在这里的其它几位花仙子,抱着歉意。

    见着李松石脸上的表情,白牡丹虽然开心,但环是说道!“大哥,你不用担心我们的想法仁竹!放手去做吧。”

    说着,语气酸溜溜的。而冷香凝。则转过头去,装着没听见。

    谢紫莹当着众人的面,暗中传音道:“大哥。从青囊姐姐做出牺牲的那一刻起,这一切本来就是注定的。与青囊姐姐的牺牲比起来,与众花仙姐妹的生死存亡比起来。一时间的儿女情长又算得了什么呢?

    “更何况,对于我们姐妹来说。能将所有花仙子的命运连在一起。也是一件好事。所以,哪怕是心里不甘,那牡丹姐姐她们也断然不会阻止的,反而还不得不暗中支持。这些,你明白,牡丹姐姐和香凝姐姐她们,也全都明白。

    “所以,你根本不用将这事当面拿出来商量的,只须暗中去做,到时木已成舟,众位姐姐妹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没看见就是了。但你现在这样光明正大地拿这事情出来说,那放在众位姐姐妹妹的眼中。岂不是好像你在逼着她们表态支持你?这样,她们怎会不感到委屈。不感到伤心?”

    李松石听着,顿时恍然。

    “该死,真是该死,我怎么这么迟钝呢?”李松石心中暗骂自己。

    有些事可以说,却不可以做。但有些事,却是可以做,不可以说的。

    而他现在的情形,就是如此。

    如果他与其它花仙子,将命运之丝牵引上。那白牡丹这些与他儿女情长的花仙子,心里虽不舒服,但也会谅解,装着没看见,克制自己不去想,那就是了。但季松石现在把这问题弄出来,表面上看,只重视这些与他儿女情长的花仙子们的意见。但实质上,却是在逼这些花仙子支持他去泡妞了。这样的事情,连他自己想着,都觉得实在是够混蛋。

    天底下,居然还有男人,要向自己所喜欢所喜爱的心上人支持自己去追求另外一些女孩子,让自己所喜欢所喜爱的心上人,赞同他向别的女孩子求爱  试问,天底下,还有比这更混帐,更无耻的事情吗?

    哪怕那些花仙子再开明,也会禁不住恼火,禁不住伤心委屈啊。

    想明白了这点,连李松石都忍不住狠狠地鄙视自己一番,那扇上几个耳光了。他忙道:“我明白了。牡丹妹妹。幻云妹妹,香凝妹妹 对不起

    沈幻云酸溜溜道:“说对不起就行了吗?”

    李松石一愣。

    这幻去妹妹,吃哪门子醋啊?刚刚最先提到与其它花仙子产生命运之丝相连的事情,不就是她吗?

    若不是她先将这话题提起,也不会惹来牡丹妹妹等人伤心了。

    想着,李松石心中一动,道:“难道,是因为我刚才道歉时,先称呼牡丹妹妹,再喊她的名字,显的牡丹妹妹在我心目中,分量更重,,呃,这什么跟什么嘛。”

    感情这种事,还真跟乱麻一样,剪不断理还乱。

    李松石也没有心情再想下去了,匆匆与诸位花仙子说了几句话,便自离开了这个精神世界。

    回到现实中,就见几位花仙子站在身旁,都闭着眼睛,心神还在精神世界当中。而远处。则是其它花仙子,虽似离去,却远远地关注着这边。

    突然,远处的花仙子心神都是一震。同时闭上了眼睛。

    李松石现,众位花仙子在精神世界当中的元神都张开了。似乎,在开会?

    李松石摇摇头,没去打扰。

    他自顾自地往大地另一边的棉花的行去。心里想着,接下来,先就该与各位花仙子连上命运之丝。以便于她们尽快适应能力。

    最先找的,应该是纪洛如”但是。洛如姐姐这里,还是要等到纪念昔和纪忆昔醒来之后再说吧。

    那两个小丫头,可是纪洛如的亲生女儿,虽然她们没有父亲。所以不得不照顾一下她们的心情和想法。

    其次,就是棉花仙子颜琼絮。她的灵识未完全。还有流散在外的。一日不回收完全,就有可能出现变故。

    所以,现在就该找她”而且,是必须亲自去找,这样,才显得有诚意。

    不论她是否愿意,那李松石都的主动一些,毕竟,这事是态度问题。如果时时都等着花仙子主动。那他就太逊了。

    身为男人,胆气不壮点,怎么行?

    抱着这样的想法,没片刚,李松石就来到了大片大片的棉花地旁。

    这个世界的棉花,与外界的棉花大不相同。

    此地的棉花,灵气充沛,一丝丝朦朦胧胧的莹白色流光,在那棉絮间不断流转着,令之美如白玉。一些深红色的木棉。则如红水晶,内蕴流质,缓缓流动。

    那枝条,那叶子,亦是微光流转。晶莹剔透,一眼就能透视到里面有着流质的东西,缓缓流动。

    更不用说枝头上,那浓浓的花之灵气,汇聚如云又如雾,若以灵眼望去,整片花海,便陷在雾中,如同仙境。美得不似人间……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忙,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