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六百零七章 芳心暗许

第六百零七章 芳心暗许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读里的花,虽然仍是棉花,但是,任谁看了,都不凶乍愕,它与外界的棉花。[][]是同样的品种了吧?”

    李松石暗想着,行到花田边。就闻到一股子清灵的香味。这是这个世界的棉花的花香,与外界全然不同。

    远远望去。隐隐约约的,就见一位极美极美的白衣女子。立于花田中,微风轻拂,衣摆飘飘。便是一幅极美极美,让人看着便不由心境祥和的画卷。

    那个女子,正是棉花花仙子颜琼絮。

    往常倒是不常出现在花田中,今天意外在此,李松石看到,便走了过来。

    尚未走近,妇心中若有所觉,便回转过身来,讶异道:“石哥哥?!!”

    自从来到这个小世界之后。颜琼絮与李松石接触的机会到不少。但是,李松石从没有过单独找上她的。

    此时,见着李松石满面春风地走来,颜琼絮心中突然有着某种强烈的预感。那是女性的直觉。直令她心头蹦蹦乱跳。

    也不知何来由,竟让她不禁感到有些紧张了。

    “我这是怎么了?”她心问着自己。她可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啊。

    “琼絮妹妹,可以过来一下吗?”李松石站在花田边唤了一声。

    颜琼絮稍稍迟疑,听到李松石的声音,那种强烈直觉,让她心头跳的更快了  虽然她是花仙子,没有常人所有的心脏。但是。却有神格。

    神格中神力跳动,花之灵气在体内微微有些紊乱。

    “为什么会突然变得怪怪的?”颜琼絮想着,一时间摸不着头脑,但还是对着李松石远远地点了点头。

    而后,身形轻盈地,踩在那花之灵气形成的云气之中。就如同九天仙子,踏云而行,”不,不该如此形容。因为,在这世界当中,任何一位花仙子,都比九天仙女更为高贵,更为美丽,更为纯洁。

    来到花田边,由着花之灵气形成的灵云灵雾将她的身体托到田边地上,颜琼絮微微笑道:“石哥哥。今天怎么忽然有空来找我了?有什么事情吗?”

    李松石迟疑了一下,点点头,道:“是有点事要和琼絮妹妹你说。不过,这里不大方便,我们边走边说,可以吗?”

    颜琼苹点点头。

    这时,李松石右手轻轻一挥,念动法随的意志充斥着周围的空气,直注入天地灵气之中,将方圆十多米内说话的声音,影像,都没办法传送出去。

    本来,李松石找颜琼絮,也不是什么秘密的事。就算让那些暗中窥伺的至强者们看到,听到,也无所谓的。

    但是,李松石却是感觉有些尴尬。许久不曾有过的忐忑感,从心底里冒了出来。所以才布下这结界。

    而颜琼絮感应到周围这结界。一时间,心底深处更紧张了。

    李松石也没出声,慢慢向前走着。

    颜琼絮略一迟疑,也以稍稍后李松石半个身子的距离,在旁边跟着。

    而那个。结界,也很奇怪地,就跟着两人行走,将所过之处的方圆十多米的空间,都笼罩起来。那么,不论他们走多远,行多远,这结界。都一直跟在身边的。

    行走了几十米,两人静静地都没有出声。

    终于,颜琼絮忍不住,问:“石哥哥,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呢?”

    李松石点了点头,道:“是有点事。嗯,琼絮妹妹,那个,我想问你个问题。”

    “问吧,我定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李松石听着,突然站住了脚步。回转过头,望着颜琼絮,道:“琼絮妹妹,我想问你”呃,你“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颜琼絮一怔,愣了愣,看着李松石那有点剧促而又忐忑的样子,隐隐约约地。她猜想到了什么。

    还有什么事情,能让这心志无比坚定,达到念动法随境界的李松石。变得跟个没谈过恋爱的小男孩一样。剧促,紧张,而又忐忑地问出这样的问题来呢?颜琼絮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孩子,自然一想就明白了。()()

    心中有些害羞,却又有些欢喜。

    为何欢喜?试想想,以李松石那么坚定的心性,又不是没有过女人。却是这么一副紧张的样子,说明了什么?说明他对此时此地所问之事。很重视,所以。才紧张嘛。

    那,颜琼絮还有何理由不欢喜?

    她俏脸一下子变得红通通的。有些吞吞吐吐地道:“嗯,很”很好啊。石哥哥,你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这个。”李松石有些迟疑,想了想,又问:“这个,自然是有原因的。琼絮妹妹。不知道”你对其它花仙子姐妹,与我之间,有那个命运之丝相连,有什么看法?”

    颜琼絮心神一震。

    李松石说到这?,她自然就都明白了。

    陡然间,就觉得脑袋一阵空白。此时,心中是什么感觉?高兴?开心?欢喜?还是紧张,担心,害怕?

    都不是。

    很奇怪的,她只觉得自己内心一片空白,之前的害羞,胆怯,种种奇异的情绪,仿佛都变得消失了  不,不是蒋失,而是被压制下去了。

    直过了一会,才有一股莫明的欣喜,而一种期待之情,从内心深处浮现出来。

    她压抑着自己的欣喜,突然,冒出了一句她都没想过自己敢说出来的话:“我,,我很羡慕她们

    说着,顿觉自己的脸在烫,芳心在砰砰砰地乱跳个不停,

    她都不知道,自己刚才何来那等勇气说那样的话。

    李松石听着,也不禁微微一愕,扭过头,看着颜琼絮。

    刹那间,颜琼絮就觉得李松石那双眼睛,那视线,如同两道炙人皮肤的光线,照射下来。

    李松石的眼神。没有任何异样。但颜琼絮心虚羞怯,那自然就感到他的目光有些咄咄逼人了。

    见到她如此模样,李松石顿时就放下心来,松了一口气。

    男女间就是这样。本来双方就如同麻杆打狼两头怕。如果双方都这般硬顶着,那最后,很有可能是两两对恃着退让,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远。但只要其中一方胆怯了,另一方的胆气就壮了,那接下来的事情,,

    李松石见着颜琼絮的模样”里也有谱了,就道:“琼絮妹妹,其实”我这次来跟你说的,就是关于这命运之丝的问题。”

    “嗯颜琼絮声音低低地应着。声若蚊纳。

    李松石道:“如今的形势,想来妹妹你也很清楚。三千大千世界当中,诸天神佛对花仙子虎视眈眈。而且  不少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各个大千世界的大千世界之主。甚至是某些至强者,都对我们抱着不轨的目的。

    “所以,我们不得不抱成团,尽量壮大自己的实力,否则,就难以面对着未来的危局。如今,我与牡丹妹妹她们,有着命运之丝相连,也让她们的灵识,由此凝聚成元神,并由此进化为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我们,就相当于拥有了二十几位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

    “但是,这还远远不够。不够保证我们的安全。尤其是未来三千大千世界崩溃,破灭。我们这个小世界,也有可能无法再存在。  面对着那些至强者,我们也不过是蝼蚁,无力反抗。

    “因此,为了让我们得以生存。安然渡过大劫,就必须集中一切可以集中的力量,尽可能地壮大我们自身”所以,琼絮妹妹,我们需要你的力量,你,可以加入我们吗。将命运,与我们连在一起,成为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与我们生死与共。命运相连,不分彼此”

    颜琼絮听着,呆了呆,不知如何,脸上神色一下子平静下来了,俏脸微微带着失望,情绪有些低落。

    李松石见着,不禁愣了愣。就见颜琼絮点点头,情绪有些低落地道:“嗯,我愿意。”

    李松石愣愣地,隐约感应到颜琼絮情绪不佳,很不开心不高兴的样子。就不禁问:“琼絮妹妹,怎么了?你是不是不愿意?”

    “不,我,,我愿意瑰  。颜琼絮说着。

    只是,听她的声音,情绪似乎更低落了,仿佛在伤心。

    李松石有些不解,想了想,道:“可是,我看你情绪不是很好,好像很不开心很失望”如果,如果你不愿意,也不用勉强自己,真的,你不用因为我独自来找你,就是要逼迫你。琼絮妹妹”

    李松石说着,颜琼絮猛地摇头,道:“我愿意,当然愿意。”

    听声音,隐隐有些生气的样子。

    李松石不禁愣了愣。

    这时,颜琼絮迟疑着,有些犹豫。似乎有什么想说又不敢说。看了看李松石,她忍不住道:“石哥哥。我可以问个问题吗?”

    她的声音很小很网说着。就有些后悔,道:“如果你不想回答。那我就不问了。”

    李松石听着,有些哭笑不得。心道:“你都还没问,我怎么知道想不想回答?。

    但却柔声道:“你问吧”问什么问题都可以,不用害怕。”

    颜琼絮壮了壮胆气,抬头望着李松石,但看着他的目光,却不知何来由,胆气突然就泄了,有些心虚的道:“算了,我”我不问了。

    李松石无语。

    他伸出右手,放到颜琼絮面前。

    颜琼絮一怔,李松石道:“你不问,那就在心里想着就好了

    颜琼絮迟疑了一下,李松石道:“怎么,连想一想,都不敢吗?”

    颜琼絮略一犹豫,将小手放在李松石的手心上。

    李松石轻轻握着,顿觉那小手是无比的柔软,很是温润。

    颜琼絮相貌极美二但却还不到与白牡丹相媲美的程度。但若单只论那手,除了纪洛如,整个私人小世界当中,都没有谁的手,有她这般好看,这般完美。

    纪洛如的手,李松石没仔细地拉过。但此时一握着颜琼絮的手。李松石心中就升起一种感觉:“她的手”好软,比其它妹妹的手都要软,都要好摸。”

    那颜琼絮被他握着,不禁轻轻一颤。

    但就在这时。李松石已经感应到了她的想法。

    她在心中问着:“石哥哥,如果不是现在必须借助我的力量,那,你是不是就不会来单独找我?

    “是不是如果不是不得不借助我的卓量,你就不会主动想要让我的命运与你相融?”

    李松石感应到这?,一下子,心中就什么都明白了。

    心里真是又惊又喜,不敢置信地看着颜琼絮。

    原来,这位花仙子妹妹,居然也对池,,对他,,

    “唉,我李某人,何德何能,竟也让琼絮妹妹如此倾心于我?。

    李松石自问,自己与颜琼絮日常的交流极少自己对她,根本就没有多少感觉。

    但是,却没想到,这位琼絮妹妹,她的略中,居然对他有着那样的感觉。

    一时间,李松石心中,真是又欢喜又羞愧,同时,又有些感动。

    此时,他手与颜琼絮连着,以心灵感应的能力,感应着她的心情。她的想法。她的情绪。自然而然的。就容易受到她情绪的影响。不知不觉地,就想到,这位妹妹性子极其柔弱。除了第一次见面时,她有过一次生气的网强表现之外。一直都是见着她柔弱的一面。

    也因为这样的性子,她的感情比梅雨心更内敛,更不会主动,也不敢主动。

    如果李松石不主动来找她,恐怕。直到天荒地老,这份感觉,都会一直藏在她心里。她都不会表现出来,只是在内心深处默默地期待着。直到李松石主动前来或是。直到这份感觉,随着时间的流逝。不断加深,或渐渐地消逝。

    她的性情,基本上,就是全然的被动。

    想到此,李松石心中不禁升起一阵恰惜,恍惚间,就想到了当初,梅雨心也很是自卑时,那等柔弱。忍不住让人呵护的情形。

    于是,李松石心中啃叹,想了想,道:“琼絮妹妹,你是多心了。”

    顿了顿,又道:“你说得不错。如果不是我们现在很需要你的力量。不得不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恐怕,我不会主动来找你”

    颜琼絮神色黯然。“但是,却不是因为我对你没有感觉。”

    颜琼絮一怔。

    李松石又道:“你知道吗?其实你很美,怎么可能,有人能对你如此千娇百媚的美丽女子丝毫不动心呢?只是  ,你该知道的,我有牡丹妹妹,雨心妹妹,飘零妹妹,幻云妹妹,还有淑瑶妹妹她们,,

    “在与她们相识之前,我只不过是个平平凡凡,普普通通的凡人。每次能与她们在一起,我总会时不时地觉得,有种好像在做梦的感觉。我不敢相信,凭我,怎么会的到这么多位花仙子的倾心。那时,我还是凡人,不论是得到了哪一位花仙子,都是不知几世修来的福份。

    “这样的感觉,一直延续至今。直到如今,我仍觉得,能认识她们。能得到她们的倾心,是我的福份。是天大的福份,天大的幸运。所以,我不可能有负于她们,不然,会于心难安。

    “但是,琼絮妹妹,你是很好很好。很美很美的。我不来主动找你。不是因为你不够好,不够美,而是在此之前,我的心,已经被分了出去,平均分给她们了。你,,明白吗?”

    颜琼絮愣了愣,点点头,道:“嗯,石哥哥。我明白的,我能理解”

    随即,低下头,道:“谢谢。”顿了顿,轻轻抽回自己被李松石握着的小手。

    她心里想着:“其实,能认识石哥哥你,如今更能与你命运相连,那对我来说,也是一种天大的幸运”真的,这是我的福份。”

    想着,心也就安下来了。

    如果是其它花仙子,心里或许会想:“不过,我不会放弃的

    但颜琼絮却没有这样的心思。一是她性子有些逆天顺受。如果不是碰触到她的低限,她是没有什么脾气的。就算自己心里有什么需求,追求,如果是别人所据有的。那她第一件事先考虑的,会是别人的感受。

    这样的性子,很不好,但却很惹人怜惜。

    而更重要的是,颜琼絮都不清楚。自己是不是真的就喜欢着李松石。对他,她的确是有特殊的感觉。但是,见着李松石与其它花仙子那种融融洽洽的关系,那种亲密无间的关系,颜琼絮也就是羡慕 也就是将自己那一点点的异样感觉,压在心底。

    但她不知道的是,有些东西。不压制不理会还没事,越是压制,那就越容易成长。

    甩此,随着时日渐长,不知不觉的,她就对李松石好奇,渐渐有了许多的好感。

    而直到今天,因为李松石突然的单独拜访,让她情不自禁地产生某种期待,或者说悸动,和绮念。

    正是因为这期待,让她在李松石说出幸运之丝的事情后,她所遇到的。得到的,与内心深处的期待有些不符。虽然李松石是要让她与他之间产生命运之丝相连,但是,却不是因为他对她有着特殊的感情才这样做的,这点,让少女的自尊心有点受伤。又再加上内心深处隐隐的期待有点、落空,才莫明其妙地问出了那句话。

    事实上,自己是否在很早以前就举暗地喜欢上,爱上了李松石呢?

    她也不懂,不知道。若说不是,她对他有着特殊的感觉。若说是。她又没鼓起勇气,如是池淑瑶等人那样,主动出击。也许,是因为性子。也许,是因为心中对李松石的那份好感,没达到让她不顾一切的地步。

    所以,她也不知道自己对李松石,是什么样的感觉。但是,就因为问出了那句话,结果,就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也许,是误会。

    也许,不是。

    但是,谁知道呢?

    不过,都不重要了。因为不管她是否曾经对李松石暗恋,不久之后。她都必将与李松石命运相连,生死与共,再也无分彼此。

    再追究以前的感觉,又有何用?

    她只知道,面对着前要到来的事情,她心里有着期待,担心 紧张。害羞,还有,”欢喜

    这,就足够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