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六百零八章 又推倒一位

第六百零八章 又推倒一位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平松石低着头。 www.⒐1看着颜琼絮的表觉她没有生与。甩。  片平静,他不禁暗暗松了一口气。

    想了想,又道:“其实,如果不是之前琼絮妹妹你的灵识未恢复完全。恐怕在当时,我和你之间,命运已经是连在一起了。

    “不过,幸好这次洛如姐姐回归。她和说了一些事,我才清楚。琼絮妹妹你的灵识就算未全,也是能凝结命运之丝的。”

    颜琼絮一怔,讶异地看着李松石。

    若是李松石不说,她都差点忘了这点了。而事实上,在此之前,她也隐隐为这担忧。

    因为,三千大千世界当中,她流失出去的灵识碎片,都没有能找到回来。她也一直以为,自己灵识未补全,怕是无法与李松石之间形成命运之丝相连的,但现在听来,显然不是如此。

    “据洛如姐姐所说,只需要使用先天仙灵百花蜜露,加上龙妹妹的灵魂力量,就能将你的灵识暂时修复完全。如此,就可以趁机凝出命运。

    “至于三千大千世界之外,其它地方所流失的灵识,只须你达到念动法随境界,就可以隐约感应得到。甚至,能直接将那些灵识碎丝召唤回来,凝于一身,形成灵魂。”

    颜琼絮点了点头。“所以,我们现在就先将你的灵识暂时修复回来。然后”李松石说着,稍稍犹豫。

    颜琼絮俏脸通红,头低低地垂了下来。

    李松石道:“那个”琼絮妹妹。虽然到时你灵识修复完好,但也没能直接就形成命运之丝的。所以,

    颜琼絮点点头。害羞地道:“我明白的

    嗯?!!

    李松石一怔,心想:“怎么我没说她都明白了?难道她想过那个办,法?”

    网想着,就听颜琼絮继续说道:“我,我听清玉姐姐说过”说着,娇躯微微有些颤,脸红的都抬不起来,将要说的话,也说不下。

    洛清玉?!!

    李松石听着,愣了愣。

    忽而恍然:“清玉妹妹,不是使用姻缘红绳,然后跟我,那啥”生那种极度亲密的事情,然后才形成命运之丝的吗?难道琼絮妹妹她”

    李松石想着,偷偷看看那颜琼絮的表情,就见她俏脸红得跟块大红布似的。

    见此情形,李松石心头不禁一热。砰砰砰地乱跳。

    “难道,这琼絮妹妹,本来就抱着“献身。的打算了?”

    想着,眼睛不由得在颜琼絮身上流转,脑海里,勾勒出颜琼絮衣服下那美丽的身影的样子,当然。都是幻想而已。

    但,单就这么想着,就足以让他心头火热了。

    颜琼絮被李松石如此看着,顿觉得全身热,羞得几乎不能自已。

    这时,李松石清醒过来,轻咳了一声,道:“琼絮妹妹,我们使用的办法,嗯,,跟清玉妹妹的有些不同。”

    颜琼絮一怔,李松石道:“所谓命运相连,生成命运之丝,其实不过是将我们的命运,情感,执念,种种一切,都寄托到我们共同的精神世界当中罢了。所以。只需要畅开心神,然后通过催眠,让我们彼此在心灵深处,不断地加深对对方的印象,渐渐喜欢,情到浓处”那个。执念。就可以汇聚相融,形成命运之丝了。”

    李松石的单地将过程说了一下。

    颜琼絮听着,愣了愣,先是微微有点失望。随即大喜。

    通过催眠,彼此开放心神,接纳对方,由此增进感情,继而生出命运之丝?

    颜琼絮听着,砰然心动。

    也许,在李松石心目中,身体上的亲近与亲密,才是需要谨慎的。只要没有达到那最后一步,生**上的关系,那再亲密也是有限。

    但在花仙子心中,却是不同。反到是那心灵的亲近与亲密,比起身体上的亲近,更让她们认同,更认她们心动。

    与和李松石生那种关系相比,彼此催眠,而后开放心神,交流情感。执念,这让她们更为重视。

    花仙子的灵体本就是花之灵气所幻化。哪怕有着凡人所有的视觉,听觉,嗅觉,味觉,和触觉。她们也不会过份重视于这个身体。

    但对心灵,却是无比的重视。可以说,对花仙子而言,在心灵上对某个人完全开放,那事关生死,事关荣辱。心灵的封闭与开放,对她们而言,比起帝制年代,礼教最严重的时期,贞洁对女性的重要还耍更甚。

    一旦心灵对某个人开放,那就意味着。生生世世,永远不再背叛。那心里,从此就只能有着那个人的影子。

    所以,对颜琼絮而言,李松石说要与她畅开心灵,相互沟通,在她心中,这不吝于李松石向她求婚,,

    而畅开心灵容纳对方的心神进入,更甚于洞房花烛。

    只可惜,李某人现在似乎还不大意识到这点。因为,他平时与其它花仙子姐妹,常常通过命运之丝。相互传递心声,所以才忽略了这点。

    但是,他却忘了一点,那就是,平常通过命运之丝沟通,那只是心念相通,是显层意识的沟通。而完全畅开心灵,进入对方心灵深处,却是潜意识,是心灵是深处的交流。两者。是完全不同的。

    那个融合领域,寄托执念的精神世界。众花仙子内心深处最重要的角落,心灵的最深层次,却是凝结在一个个元神之上。平时进入那个精神世界进行交流,只是显意识上的交流。与一般的谈话相比,除了无法说谎。只能说真话,就没有太大的区别了。

    而心灵的最深层次的交流,就相当于元神与元神抱在一起,进行最为亲密的融合”而这种情况,是恰恰不曾有过的。

    李松石提议说要与颜琼絮进行催眠,引心灵相通,在各自的心灵上烙下对方的烙印,那无异于元神交合,比之肉身上的交流,更亲密不知多少倍。

    纪洛如给他说了这种办法,而这家伙傻乎乎的”嗯,不知是真傻还是装傻,也向提了颜琼絮说了这个办法。这让她如何不羞。

    几乎是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听到李松石要如此做,那颜琼絮身子都软了,根本不知如何反应。

    直过了片晌,才点了点头。

    如此,不用催眠,她心里,就已经装着李松石

    之后,李松石为了幕示亲近,方便接下来的心灵沟通,就拉着她的手。一路朝不远处的灌木丛中走去。

    本来,李松石是可以直接控制的形,或是以念动法随的意志,操控能量与物质,凭空生成一幢房子的。

    不过,却是要借此慢慢走路的机会。缓解着情绪。

    这样,过得片晌,就到了小树林中。

    这树林里,阳光星星点点地照射下来。地面的树影中,点点光亮,恍如夜空之星辰。

    周围花香阵阵,风吹时,枝叶娑娑作响,显得清静幽逸。

    李松石右手一指,地面便升起一个小*平台,上面有着厚厚的锦墩。

    牵着颜琼絮的手行去,相对坐下。

    两人四目交接,颜琼絮就飞快地将头低下。

    李松石手又一指,锦墩旁的地面上,就出现两个小玉瓶。

    其中一个玉瓶,散着丝丝缕缕的百花香气,那香气,不是从瓶中散,而是瓶沿不知何时,沾上了一点东西,香气就一直到现在仍散溢着。

    另一个玉煎,则晶莹剔透,有着奇异的灵光从瓶口的瓶盖里绽放出来。

    李松石道:“琼絮妹妹,这一瓶是纯净的灵魂力量,有强力的灵识和灵魂的修复能力。为了增强功效。我还特意将我的灵血与这灵魂力量相融合,效果更好,等下你喝下去。运转体内灵气,令之慢慢渗透到灵识本源之中,就能将灵识缓慢修复。[][]”

    颜琼絮吃了一惊,盯着那个小瓶子,心想:里面有着石哥哥的灵血?

    不过,她现在心中仍是害羞,同时想到等下即将生的事,到时都是自己人了,那么,喝一点李松石随便放出来的血,似乎也算不了什么了。

    她就惊讶着,也没出声。

    李松石又道:“而这边一瓶是先天仙灵百花蜜露,能让灵识进化。琼絮妹妹你喝下液态灵魂力量之后。修复的灵识,或许仍与往昔有所不同。那时,就要使用这先天仙灵百花密露。让新恢复的灵识,与之前的本源灵识,达到境界完全一致的程度。之后,我们再进行下一步。”颜琼絮点点头。

    李松石交待完毕之后,就将两瓶东西交给了她。

    她先取了那瓶融合了李松石灵血的液态灵魂力量,打开瓶子,刹那间。就是一股蕴含着百花清香的清灵气息流散出来,只闻着,就觉得自己的神态是说不出的清醒。

    之前心里仍害着羞,芳心砰砰的乱跳,才一闻这清香,那精神清明,体内紊乱的气息,就平复下来。

    颜琼絮不禁大讶:“这就是灵魂力量的功效吗?不对,不止是灵魂力量,更重要的是石哥哥的灵血。石哥哥的血现在与他为凡人之时的血不同,蕴有百花之清香,有散灵魂力量之功效

    而李松石感应到颜琼絮的气息平稳下来,也是长长吁了一口气,暗想:“幸好,这融合了我的血液的液态灵魂力量,有着宁神定气之功效。之前琼絮妹妹心情似乎很不平静,气息紊乱,如果实在平定不下来。就等另想办法了。现在这散出来的灵魂力量能起作用,便好了。”

    想着,就见颜琼絮望了望他。问:“石哥哥,我这就喝下去?”

    李松石点点头。

    于是,颜琼絮俏微仰,那一瓶子的液体,便到入口中。

    芳唇微抿,一瓶子液体便已饮尽。

    这玉瓶子。本来就不是储物器具,只不过是李松石随手制作的无上仙玉,方便储物这种融合了灵血的液态灵魂能量罢了。所以能装载的

    多。

    但别看那液体少,颜琼絮才一饮下,娇躯就是微微一震,俏脸一阵煞白,随即转红。如同一身的鲜血。直涌上面部,又如同凡人喝了过多的酒精饮品,血充络脉毛囊,以致脸色通红。

    花仙子体内没有血。但这花之灵气涌动。竟因那强烈的灵魂力量。而隐隐变色。

    李松石见状,心中一惊:“不好!!”

    没想到,这颜琼絮的修为,比李松石猜想的,要弱上许多。

    这喝下去的强烈的灵魂力量,虽然不会对她造成太大的伤害,但却会因为她的修为境界不够,压制不住。而感到痛苦。犹其是那灵魂力量冲击灵识之时。

    李松石下意识,右手一扬一股念动法随的意志,瞬间笼罩住颜琼絮的身体。

    颜琼絮的身体,下意识地,就释放出一个花仙领域。

    领域当中,特殊的花香不断地流转。同时有一丝丝如同棉丝一般的花之灵气不断地游走,产生出一股强大的力量。反抗着李松石压制下去的念动法随级的意志。

    只是,颜琼絮的花仙领域,哪怕再强大,又哪及得上李松石?只一瞬间,就已被狠狠地压制了下去。

    花仙子灵识与领域是相通相互融合的。力量与意识,是完全的一致。力量被削弱则意识被削弱,意识未消散力量就不会消散。也绝对无法录离。而反过来力量消散。意识也将不存。

    所以,很多时侯总是宁玉碎而不瓦全。

    李松石见状心境,瞬间控制住自己的力量,道:“琼絮妹妹 是我。”

    颜琼絮芳心微微一震。

    这时,奇异的事情生了。

    那花仙领域仍在,但是,李松石的意志,他的力量,已能轻易地通过她的领域,传递到她的身上。

    就仿佛,在面对李松石时,那领域就是不存在似的。

    这证明,她自心底深处,已完全放开了自己的心神,容许李松石进入她的领域当中。

    而花仙子能容许别人进入她的花仙领域当中,而不受到任何伤害,那就证明。这花仙子是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地信任那人,完完全全地接纳那人,可将自己的生死,寄托于那人的手上。

    李松石感应到颜琼絮的信任,不再犹豫,一下子就控制住她体内的灵气。那大量的灵魂能量,就减缓了下来,只有丝丝缕缕,如雾如气如云又如风的的淡淡能量,不断朝她心灵流转而去。

    于是,就感应到,颜琼絮的灵识。她的领域,正在不断地强化。这分明,就是她的灵识在不断地被修复。与强化当中。

    而与此同时,李松石感应到。颜琼絮心中充满了欣喜。再剐识,居然也能感应到李松石的所思所想六 李松石心中一动:“怎么回事?难道。琼絮妹妹开放了领域 容我的意志进来,那就是心神完全畅开了。”

    颜琼絮感应到他的想法,心里想道:“好像是的。”

    李松石在心里想着:“琼絮妹妹,你现在能感应到我的想法吗?”

    “嗯,能。”颜琼絮感到自己心情一片平静,如同一片平静的水域,水面映射着李松石的心灵,心境。

    她在心里想道:“我现在,好像能感应到石哥哥你的全部所思所想。还有你的心情,任何一点微妙的情绪,都能感应得到。”李松石道:“我也是

    如此应着,颜琼絮突然心中升起一股羞意,而李松石分明也感应到了,忙道:“琼絮妹妹,定住心神。”

    颜琼絮微微点了点头,在心里应着。

    李松石想了想,道:“琼絮妹妹,反正我们现在心神相通,心灵是相互向对方畅开的,对方的心神意志,完全可以进入彼此的心灵深处。既然如此,也就不麻烦了,干脆直接使用那催眠的办法,在我们的心灵深处,种下对对方有着无限好感的心灵种子吧。”

    颜琼絮听着,芳心大乱。又是害羞又是期待,问:“心灵种子?”

    “嗯,就是一点执念。一点对对方有着强烈好感的执念。这样。就算清醒过来之后,也会由此觉得对方亲近,亲密,可以无话不谈。可以托付全部的信任,乃至生死,命运,情感,都可以托付,寄托。如此。命运之丝就会形成,将我们的命运,执念,情感,彼此相连,融汇。”

    李松石镇定地解释着,但颜琼絮却断然不敢像他这般镇定,芳心心绪有些紊乱,如同海潮不断拍打着礁石。思绪一阵接着一阵,又不断地冲击着她的心神,让她每每忍不住分心。总想要想入非非。

    脑海深处,时不时地,忍不住浮现出,自己与李松石命运之丝相连之后,花前月下的种种浪漫美好景像。

    幸好,她能勉强稳住心神,保持一点清明,没有让自己的思想开差。太过胡思乱想。所以,那种种走入岔道的想法,一个个乱七八遭的念头,就是一闪而逝,没有留下痕迹。

    她勉强忍着羞意,道:“那,石哥哥说该如何,便如何办吧。”

    李松石点点头。道:“好,接着我会将两团记忆团,分别打入我们的心灵深处,与我们的记忆融合。那两团记忆团里所包含的记忆碎片。是男男女女花前月下,还有种种奇异浪漫的经历,这些记忆,这些经历,全部是虚假的。但是,却会化作幻境,融入我们的脑海当中。在一瞬间,我们会信以为真,由此,对对方产生出无比真挚的情感。

    公里,会喜欢上对方,爱上对方。这一瞬间,执念种子种在心中。而后,命运之丝生成。在命运之丝生成刹那,这些记忆碎片就会完全消散,之前所见的一切,就如同梦幻一场,不留恋迹,只保留着命运之丝。最后,只要琼絮妹妹你的灵识能修复完整,那就可以了。”

    李松石说着,顿了顿,又解释一下,道:“那些预先做好的虚假记忆。是我在一些爱情爱情影视和虚拟游戏上截取下来的,没有任何限制级的东西,只有比较纯净的感情。

    “另外,这些记忆碎片,进入我们的心灵深处之后,只是一瞬间而已。前后断然不会过一秒钟,就会自行消散。其中的经历,最多就像在看一场电影,所以琼絮妹妹你不需要担心,不用紧张。”

    颜琼絮又是点了点头。

    李松石感应到她的想法,就睁开眼睛。右手一指,一个流溢着七彩光芒的人造神格就落在地上。

    那人造神格,只是粗胚,里面不包含任何神职。甚至不能将之当作真正的神格使用,暂时只能用来充当级计算器,还有数据资料储存器。

    李松石心念一动,那枚人造神格。就在他分出的一缕心神的控制之下,将大量的资料,从神格内部的资料储存器读取了出来,运行着。

    与此同时,一股灵魂能量融入人造神格中。

    刹那间,那些包含着许多爱情故事,和种种浪漫情怀的资料 就注入灵魂能量当中,形成大量的记忆碎片,化作一团记忆团。

    这记忆团,微微一动,一分为二。就是两团形状大小和内容完全相同的记忆团。

    它们缓缓飘浮着,分别朝李松石和颜琼絮飘来。

    李松石右掌平伸,道:“琼絮妹妹,我们四掌相通,灵气相互流通。那样就能保持着精神和思想的对接,能保持着感应到对方思想的情形,保持着心灵畅开。”

    颜琼絮点点头,下意识地,平伸双手。

    一下子,两人四掌对接,滚滚灵气,就通过手臂,不断流转着。

    颜琼絮的花之灵气,从右手出。流入李松石体内,李松石将意志加持在那花之灵气当中,让那花之灵气拥有沟通心神之作用,又从右手流出,从颜琼絮的左手而入。

    如此,循环往复。

    只刹那间,两人觉得,对方的思想。更为清晰了。对方心里的任何一点想法,任何一点念头,都好像自己在想。对方的任何一点感觉。就像是自己的感觉。

    仿佛,两人的心灵,在这一瞬间,完全融合在一起,几乎不分彼此。

    这种感觉,让颜琼絮不禁微微一颤。

    就在这时,两团记忆团终于飘到两人的身上,只刹那,大量的记忆碎片,碎着灵魂能量,流注入两人体内,直入心灵深处。

    大量的种种男男女女谈情说爱的故事。在心头流转。只不过。里面的主人公却变了。

    在李松石的心头,那里面的男主角。变成了自己,而里面的女主角,就变成了颜琼絮。

    在颜琼絮的心头,那里面的男主角,变成了李松石,而里面的女主角。就变成了她自已。

    两人感同身受,刹那间。竟仿佛那记忆碎片当中的一切,都是自己亲身经历过似的。就好像。自己与对方,真的经历过了许多难以忘怀的往事。

    这时,颜琼絮心里依然保持着清明,命运之丝尚未产生,但心底,却忍不住生出一个想法:“如果。这记忆日o8姗旬书晒讥芥伞一。当中的事情。是真实的,真正生过,那该多好卜不得不说,李松石在那资料库中。刻意提取出来与爱情相关的资料。非常之感人。

    他提取之时,颜琼絮也在旁感应着,里面到底是何资料,那些记忆碎片会是什么样的内容,她完全清楚,对此完全没有意见,对此心里有。

    只不过,当时虽然知道那些内容,却不过是旁观者的心态,现在却是代入者的心态,两者是完全不同的。

    就好像,有人在看书里有人正在吃大餐,吃满汉全席。那任凭书中作者写得如何之真实,那感觉,总比不过亲自吃上一餐的。

    而就算有人知道,自己即将吃上一顿没吃过的美餐,此时心中想象。就觉得应该没什么大不了。但真正吃时,与之前的想象,却是完全不同的。

    颜琼絮和李松石现在的情形。正是如此。

    之前从资料库里,提取出一堆爱得死去活来的爱情故事的资料,看着。就觉得实在没什么。

    但是,轮到亲身经历时,却是完全不同的感觉了。

    此时,颜琼絮与李松石。已是完全代入了那记忆碎片中的场影。

    恍洗惚惚间,颜琼絮感到自己仿佛经历了无数个轮回。

    一个个轮回中,自己都是不同的身份,而李松石也是不同的身份,但是,她们却都在命运的力量之下,相知,相识,相爱,走到了一起。

    有过无数次花前月下,有过无数次浪漫。

    雪山,草地,海边,树林,,一处处地方,都有着她和他一起走过的足迹。花前月下,山间水边,处处都曾留下了感动。

    恍恍惚惚之间,颜琼絮已忘记自己的身份,几乎真以为自己就是那个女主角,而李松石,则是陪伴她走了一生又生的男人。

    仿佛,上苍注定,他们一世世相遇,一世世相爱。但是”却又一世世,不能厮守,,

    “石哥哥,如果这一切都是真实的。是我真真正正与你携手走过那么多辈子,那该多好啊。”

    颜琼絮的眼神渐渐恢复了清明。

    她心灵深处,已生出一缕执念。看向李松石的眼神,已格外不同。

    她性情柔软,向来不懂主动。但那一丝缕念,却让她冲破了自己的性格束缚。

    一时间,颜琼絮猛然抱住了李松石。

    刹那间,一股强烈的,奇异的感觉,在两人心底里流转着。

    仿佛,天地万物,一切都消失了,天地之间,只有彼此。彼此的心灵。完全相通,能感受对方所有喜怒哀乐,感受对方所思,所想,所念。所求,所怨,,

    李松石睁开眼睛,却感到,自己的元神,似乎来到一个白茫茫的空间。

    中间,却是一片虚空,颜琼絮的元神静静地抱着他。

    元神的触感,比任何肢体,皮肤上的触感,要强烈数百倍,上千倍。那种美妙的感觉,难以言述。

    一时间,李松石都不禁有点情动了。

    “琼絮妹妹”李松石唤着她的名。想轻轻将她推开。

    颜琼絮紧紧地抱着他,不知何来由。两行清泪,竟自元神的眼中流了下来

    元神所流的泪,流失的,是生命的本源,是灵魂的本源,流失的是生命,是力量,是灵魂。

    这泪,比世间任何眼泪,都要珍贵,都要真挚。

    李松石心中一痛,道:“琼絮妹妹,刚才所经历的一切,都是假的。很快,就会烟消云散

    “我知道,所以我才流泪。”颜琼絮道:“过了今天,恐怕不知何时,才能再有机会,和石哥哥你这般亲近。”

    “傻丫头,”李松石怜惜地说着。

    “石哥哥,爱我一次”好吗?”颜琼絮情动地说道。

    李松石心神一震。

    颜琼絮又道:“刚才所经历的一切,真实的也罢,虚假的也罢。我都不想忘记,不要让我将刚才所经历,所闻所见的幻境,忘掉”好吗?我想要将刚才的一切,都记在心里,永永远远地记着,不论它是真实,虚假,我都会将它当成是真实的,真实的回忆。

    “这是我和石哥哥你共同拥有的回忆,是只有我和你共同拥有的,珍贵的回忆。”

    李松石心神又是一颤:“琼絮妹妹,你这是何苦?”

    “我忘不掉。我不想忘,不愿意忘,更不敢忘”我担心,今天忘却,明天以后,心里就会空落落的。只记得我与你之间,有过极美好的回忆,但是,却想不起任何曾经共同拥有的东西。那样的感觉  你明白吗?石哥哥,我怕我会忍不住疯的。”

    李松石默然,无语。

    “所以,让我保留这份我们共同拥有的记忆吧

    李松石无语,点点头。

    他实在无法拒绝。以颜琼絮这样柔弱的性子,主动提出这样的要求,他实在无法拒绝。

    更何况,为了形成命运之丝。执念种子已分别种入两人心中。若说李松石对这颜琼絮没有感情,没有爱。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不然,刚才所做的一切,不就是无用功了吗?何苦这么麻烦?

    为了形成命运之丝,之前只想着,那记忆碎片形成的幻境,越真实。越震憾,越动人心,那两人之间的感情越深,命运之丝就越容易形成。

    却不曾想,如此一来,羁绊也更深了。

    李松石微微叹着。

    就见一道介乎真实与虚幻之间的线丝,在他和颜琼絮的元神之间产

    了。

    这丝线此时的状态很奇怪,元神都无法碰触得到。所以不论如何动作,它都连在两人之间,不会打结。不会多作缠绕,只是一条相连的

    线。

    而颜琼絮,仍然抱着他,头埋在他的怀中,道:“爱我”不然,我会不甘心的。”

    李松石心神一震。

    随后,就感应到了颜琼絮的想法。

    在这颜琼絮的心底。已决定将刚才的记忆碎片。给保留下来。将那幻境,当成自己与李松石之间的真实回忆。

    哪怕这份记忆碎片是捏造出来的。但是,她愿意相信,想要去相信。因为,她希望,自己与李松石之间的感情,有着一个支撑点,有着共同的回忆,共同的美好时光。

    那记忆碎片虽然不是真实的,却是两人共同拥有。记忆碎片所形成的幻境,却是两人的共同经历。

    所以,当作真正的经历,真实的回忆,又有何不可?

    如此一来,那从无数爱情故事当中提取出来的碎片,有着太多的不甘。一世又一世的相遇,相识。相知。相爱”但是,却是一世又一世。不能相守。

    这样的回忆,让她不甘”不止是她,换了任何人。都会不甘。

    她要为那份记忆,那份回忆,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给上一个完美的结局。

    如今,两人没完全清醒,没回到现实当中。

    她,自然不甘就这么清醒,想要与李松石,为那一份共同经历的幻境,那无数世轮回的爱情共事,共同划上个圆满的句号。

    李松石感应到此,心神剧震,为她而感动了。

    轻轻拥着她,低下头,看着怀中的可人儿。

    那是一张美丽的,素白的小脸。精致。近乎完美,令人不禁心生呵护。

    看着,李松石不禁低下头去。轻轻吻住了她。

    这是元神与元神的接触,这是比肉身更强烈千百倍的触感。

    一时间,两人都沉迷在对方所给予的欢娱之上。

    两个元神之躯,紧紧相躯,气息流转,心灵相通。元神交合,渐渐。近乎融为一体。

    其中之美妙,非当事人。外人难以得知。

    如此,过了不知多久。

    两人缓缓张开眼睛,却是回到现实当中了。

    现实之上,地上仍铺着锦墩。又大又厚的锦墩,软绵绵的,散着特异的芳香。

    两人身上,自然没有多余的衣物,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彼此贴近得,几乎没有一丝空隙。

    身体与身体之间,亲密得不能再亲密了。

    而白色的花之灵气,则在周围流转。如雾如云,如风,又如轻纱,轻轻覆在两人身上。让两人如同笼罩在云雾之中,又如同被一重又一重的轻纱给笼罩住。

    只有头脸四臂和小腿若隐若现地露出,另处都隐在云雾之中。

    颜琼絮张开眼睛,眸若晨星,空灵如星空,透露着一股子清灵。

    她静静地望着李松石,没有胆怯。没有害羞,仿佛两人此时此景,是再自然再合理不过了。

    经历过元神交合,两人从心灵到身体,没有任何地方,对对方是不熟悉,没有任何一处地方,是感到生疏的。从心灵的最深处。已将对方彻彻底底地认同,那亲密,已不是爱人之间的亲密关系,而是亲密得如同一个人的左手与右手之间的一样,,如此,现在这样亲密地拥抱在一起,又算得了什么呢?又有什么值的害羞,值得羞怯的呢?

    心都已经完全交付出去,命运。被从此紧紧捆在一起,身体,又算的了什么?

    李松石低头,看着怀中的颜琼絮。看着,越看越是喜爱,越爱越是觉得亲近,忍不住低下头,轻轻吻了吻她:“真舍不得将你放开,我们再来一次,好吗?”

    颜琼絮微微笑着:“我们现在。不是正在做着吗?”

    李松石不禁一笑。正要动作,就在这时,心神一动,李松石顿时感应到,有几股奇异的能力,接近自己的元神。

    颜琼絮再时感应到,惊咦了一声。

    李松石心中一动,微微遗憾。道:“是鸿蒙紫气碰触到我元神”琼絮妹妹,看来不能继续下去了,不然。若被其它姐妹见着,要笑话我们了。”

    颜琼絮脸上顿时浮现起失望的神色。但却未放开李松石。

    她不是贪恋此时这美妙的感觉,而是贪恋李松石的温柔,而是贪恋着这种被人所爱所珍惜的感觉。

    这样,让她觉得,自己有一个,可以让她时时依赖,时时依靠的怀抱。充满了完全感,可以彻底地放松下来。什么都不用担心”

    李松石见着颜琼絮脸上的失望,不禁道:“其实,我们还有下次,不是吗?”

    颜琼絮想了想,温顺地点点头:“嗯。”

    既然命运之丝形成,命运相连了。那就再也分不开了,温存的机会。总会有的。

    虽然有些依依不舍,但总不能因此而被其它姐妹嘲笑吧?颜琼絮的性子,还是很柔顺的。

    于是,放开李松石,两人的身体分开。

    将心头那微微的空虚感压下。颜琼絮玉手轻轻一招,虚空中的花之灵气,就自行凝结出一袭白衣,覆在她的身上。

    身为花仙子,本就有自洁的能力。身体上,自然没有任何污垢,依然清洁如洗,半尘不染,身上还带着淡淡的芳香,清香,清新得如同雨后的空气,如同原野上的花香。

    李松石念动法随的境界,也不过是一眨眼间,身上也穿上了衣服。

    如今的他。自然不会再穿那人间时的衣服款饰。而倾向于那种宽大。悠闲,舒适的服装。

    李松石的衣服,自然也就像袍服转化。穿起来,宽大如汉服,衣襟裤脚袍袖都是宽大,束着腰带。

    全身纯黑,黑色的缎,光滑,映射着光泽,望上去,洗惚如水流转。又似芒空般幽深,时不时闪过星光。让人感受到,其中蕴含着极其可怕,极其恐怖的能量。

    而事实上,李松石这袍子,本来就是以整片星空,整个。位面炼制而成。看似衣服,其实是穿着一个位面。其中蕴含的能量,强大而不可思议。

    网毒理服装完毕,耳边就突然传来原青青的声音:“石哥哥,那鸿蒙紫气”咦?又多了一位姐姐的命运之丝啊。”

    话声方落”洗惚间,李松石竟似听到几声微微的唷叹,好似幻觉。

    但李松石知道,这都是真的。

    原青青的声音,来自那精神世界,透过命运之丝传来。而几声谓叹。也同样如此。只不过,,那是其它花仙子们的心声。不经意而出。

    似欣喜,似忧伤,似欢悦开心。又仿佛带着淡淡的醋意。复杂难明。

    甚至,恐怕那些花仙子”都不大明了,自己这充满复杂心思的一声喑叹的具体含义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