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六百一十五章 情场如战场(上

第六百一十五章 情场如战场(上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倒不是货得洛如姐姐你让石哥哥尖找琼絮妹妹。()()只是心懈瑰许会与洛如姐姐你有关系。所以妹妹我就想问问,洛如姐姐是否知情,知道是什么原因,让那石哥哥,居然会破例主动寻找琼絮妹妹。”

    陶玉娆倒也不忌讳,直接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纪洛如微微一笑,道:“也不瞒你。玉、娆妹妹,的确,是我对石弟弟说了某些许,他才去找琼絮妹妹的。”

    “真的?”陶玉娆眼睛一亮。

    纪洛如点点头,道:“只不过,我跟他说了什么,现在可不能告诉你。”

    陶玉娆听着,怔了怔,道:“为什么?”

    王端如笑道:“这个啊,等你和石弟弟之间产生了命运之丝,到时侯自然就知道了。”

    陶玉娆先是愣了愣,随后大喜:“洛如姐姐,你是说我和石哥哥他,”纪洛如点点头:“我告诉石弟弟一些事情之后,他就有打算,要去一一地与所有没有产生命运之丝与他相连的花仙子妹妹谈谈。之前只不过是他最先找上琼絮妹妹罢了。就算玉娆妹妹你不主动去找石弟弟。最后他也会主动找上你的。”

    陶玉娆听着,喜意溢于言表。道:“原来是这样”

    纪洛如见状,不禁问:“玉娆妹妹。你很喜欢石弟弟?”

    陶玉娆想了想,道:“说不上很喜欢。只不过我觉得,遇到了石哥哥,恐怕以后,三千大千世界当中,再难有男子令我动心了。所以。不管怎么说,都得抓住机会才是啊。人类有句话,叫“不管大鱼小鱼,只有吃进肚子里的,才算是自己的鱼。现在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可以放过呢?”

    纪洛如怔了怔:“吃进肚子,才算自毛的鱼?我怎么没听说过这样的话?”

    想着,不解地摇了摇头,道:“罢了。玉娆妹妹你想要吃下石弟弟。我倒是不介意,你喜欢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陶玉娆到是一点也不脸红,道:“那样,洛如姐姐,我先走了,要去找石哥哥了啊。”

    纪洛如无奈,摇摇头:“去吧”

    而后,心念一动,纪洛如就回到现实当中。看着那仍沉浸在梦境里的陶玉娆,不禁心中有些好笑。

    这陶玉娆的脸皮,倒是一点也不薄。只不过,用她以往那调戏人的手段,对付那李松石,怕是难了。因为那等手段。以前池淑瑶就曾用过,那李松石说不定已经有了“免疫”力。

    只是,池淑瑶一直以来也是三分钟热度,没想到对李松石,也差不了多少。虽然现在仍爱着李松石,却不如之前那般疯狂,那勾引的手段,也少使了许多。

    纪洛如心想着,这些心思不过如同流过,一瞬而过。

    接着,右指轻轻一弹,那陶玉娆就从梦中清醒了过来。见着纪洛如,就喜滋滋地道谢了一番,便风风火火地离开了。

    纪忆昔在旁见得,不禁问:“妈妈,玉娆阿姨怎么这么急急忙忙的呀?”

    纪念昔道:“肯定是妈妈和她说了什么,她急着跑去勾引石叔叔了。”

    纪洛如听着,顿时哭笑不得,右手屈指弹了弹纪念昔:“念昔,你这话从哪学来的?真是,”

    “呜,难道不是吗?”纪念昔满脸无辜地问。

    纪洛如顿时无语了。

    纪念昔的师父,怎么当的?他到底教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

    怪不得之前这小世界里的人。说到小念昔,就是一阵头痛。原来,是她的这个宝贝女儿,那思想,,几乎可以跟蜡笔小新媲美了。这样的小孩子,最见着,不觉头疼。

    纪洛如无奈地摇了摇头。

    另一边,陶玉娆兴冲冲地出来,没别的,自然就是找上李松石了。

    李松石一看到陶玉娆,就差不多猜到她的心思。但因为之前听了纪洛如的话,知道了未来的“大势所趋”本来也是打算着装糊涂,顺便也就半推半就了。可是,没想到。却突然在中途杀出了个池淑瑶出来。

    池淑瑶见着李松石和陶玉娆在一起。就跑过来,拉着陶玉娆的手,道:“哎呀,原来是玉娆妹妹啊,真好。本来姐姐我正要找你的呢,既然你在这里,那可就太好了,快来快来,我们姐妹们可都等着你呢。”

    陶玉娆怔了怔:“淑瑶姐姐?你找我有什么事啊。”

    “这个说来可就话长了,不过。却是件大喜事”嗯,反正你跟我过来就是了。”

    “哎,可是”陶玉娆回头看看李松石,又对强拉着她的池淑瑶道:“可是,我要找石哥哥还有要事呢。”

    “有什么要事能比得上我们接下来谈的事情更重要?玉娆妹妹。我跟你说,我们姐妹要找你的事,可是关系到你终身幸福的大事啊。如果不快点、过来,到时侯可是要后悔的哦。”

    “啊?终身幸福的大事?”陶玉娆眨了眨眼睛,有些不解。

    要说这终身幸福”现在可不就在旁边嘛”那李松石正愣愣地呆在一旁呢。

    只要想办法跟他圈圈叉叉,再粘呼一下,让那“傻乎乎的石哥哥”取来姻缘红绳,她的终身幸福,可就完全解决了。还用得着去与其它姐妹商量吗?

    陶玉娆这样想着,这时,池淑瑶已对李松石道:“嗯,石哥哥,我现在带走玉娆妹妹,你不介意吧?”

    李松石愣了愣,忙迅地摇头:“不介意不介意。”

    池淑瑶笑逐颜开,美得让人心弦颤动。

    她道:“那就好,本来还以为打扰了石哥哥你的好事,你会生气呢。”

    李松石一噎,就听池淑瑶道:“不过,石哥哥不要失望啊,回头人家再补偿你,保证不比玉娆妹妹差。”

    说着,才见到李松石尴尬脸红,这池淑瑶就如同一只翩翩起舞的美丽蝴蝶,轻盈地飘到李松石面前。亲了一下他的唇畔,在他的唇上留下她的芳香,然后才咯咯笑着,拉着陶玉娆离开,一点也不给那陶玉娆也亲上一记的机会。

    李松石见着,愣了愣,随后不禁摸着自己嘴唇,闻着那残留的芳香,回味着那那仿佛还残留着的温软触觉,便不由得一阵苦笑。

    而陶玉娆,如此被拉走,心中却是郁闷。回头望着李松石,一边踉跄地跟池淑瑶离开,一边朝李松石挥手道:“石哥哥,等我啊,我和淑瑶姐姐离开,很快就会回来找你的,”

    李松石哭笑不得。

    没片刻,池淑瑶就将陶玉娆拉到了李松石以前在落花村的那幢旧宅处。

    那旧宅搬迁到这私人小世界之后,却是没有任何变化。宅子周围的花草树木,包括后面的游泳池,都没

    只不过,以前落花村那个碧落泉眼毁了。现在,却是换上了另一个。泉眼。

    这个泉眼,不像以前那样通往水世界,也不是一个空间门户。而是花仙子们,制造出一个巨大储物珠子。

    那珠子外面看起来,才篮球大但内部,却是相当于几个大型行星的大储着着不知多少立方的淡水。

    那水,也不知如何处理,居然蕴含着浓郁的天地灵气,还有百花的花之灵气。

    平时,水流就源源不绝地涌出。顺着以前的水道,先入水潭 再溢出注入李宅旧宅后面的游泳池当中,然后才入池塘。

    池塘中养着种种水生鱼类,旁边还有鸡鸭。

    只不过,灵气太过充沛。这里的水产,还有鸡鸭等家禽,却都是充满了灵性,基本上都成妖了。但却限于眼界不够宽阔,阅历不够丰富。在思想上,还是与普通的家禽和普通的鱼类差不多,只是拥有着普通生物所没有的灵性,灵智,和一些特殊的能力罢了。而这池塘的周边环境,却也因此,而没有任何污物。都是都被这些妖化生灵给自行处。

    也因此,这私人小世界里,再没有谁会去吃这些有灵性的生物。如此久而久之,这几个小小的池塘。竟被这些小生灵,划分出一块块的地盘。势力错综复杂,算是一个小小的妖界社会了,到也是令人感到意外。

    只是,这些小东西再折腾,也离不开此处,也影响不到李松石等人。

    而池淑瑶,就拉着陶玉娆从此的经过。

    见着池塘的水永远不满,显然,是通过某种渠道,不知排到了何处。

    未片刻,经过池塘,绕到李宅之后。来到游泳池畔。

    就见那当初种下的树,现在都变大了。大了许多,茂密了许多,走到稍远处,都无法直接看见泳池中的一切。

    而池旁的凉棚,却是没有丝毫变化,依然如昔,供人在棚下乘凉。

    此时,梅雨心,风飘零,白牡丹。沈幻云,还有尹木兰、洛清玉,和颜琼絮等人,就在此处。

    见到池淑瑶拉着陶玉娆前来,那七位花仙子都站起来,微笑地欢迎着。

    不知是不是来自于女性的直觉。第六感。第七感”那陶玉娆感觉。那七位姐妹,怎么好像对她有种敌意?

    只不过,在有着这敌意的同时,还有着一点善意。

    陶玉娆虽妖娆,娇媚,但人美丽,不代表着她会笨。其实,她也是挺聪明的。心里转念一想,就明白了:“定是因为石哥哥。她们吃醋了”哼,有什么好吃醋的?人家都没碰过石哥哥呢,你们可都是石哥哥的女人了。要吃错,也该是人家吃醋才对。

    “至于那善意自然是因为大家都花仙子嘛,以前可都是好姐妹来着。”

    陶玉娆心念电转,就见沈幻云当先走来,笑道:“玉娆妹妹来了,欢迎欢迎。”

    陶玉娆心里有点忐忑,对这沈幻云。她可是有点畏惧的。

    在众位花仙子当中,也有所谓一物降一物的说法。像史曼华,就能压制住绝大部份的花仙子,令她们听话。而白牡丹,却是让众花仙子生敬。而谢紫莹,却能得到所有花仙子的信任。而沈幻云,性格变幻不定,像陶玉娆这样的花仙子,却是对她有点畏惧的。

    “幻云姐姐陶玉娆强自笑了笑,问:“听说,几位姐姐妹妹找我有事情,不知叭,”

    沈幻云笑着拉住陶玉娆的手,道:“妹妹,的确是有一件相当重要。事关生死的大事,要与你商量。而且,还关系着你的终身幸福呢。”

    陶玉娆一惊,又是一愣:“事关生死,还关系着我的终身幸福?”

    沈幻云点点头,道:“是的。玉娆妹妹过来,我们坐下慢慢细说

    来到凉棚架下,却见此地并不能容纳太多的人,地上也没有足够的椅子。但是,这却不妨事,除了陶玉娆,众花仙可都是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手一招,那凉棚就自行变大,变得稍稍宽阔了,天空上,星空深处,混沌之自行自涌来。凝结成了新的桌椅,供人坐下。

    陶玉娆被让到一旁,与众位花仙子打过招呼,坐下。

    而后,沈幻云一脸正色地道:“玉娆妹妹,今天让淑瑶妹妹找你来这里,实在是有一件非常重大的事情,需要你的同意”当然,你可以先听,然后再慢慢考虑看看,是同意还是拒绝。”

    陶玉娆听着,不禁正容,道:“幻云姐姐且说。”

    这陶玉娆媚意天生,生就一副娇娆之相,尤其是那眼神,天生就是水汪汪的,朦朦胧胧,带着一股子慵懒,最能令男人心动。所以,就算是摆正神色姿态,也依然是一副仿佛要勾引男人的样子。

    不过,别看她生就这副模样。但却是花仙子。花仙子未渡情劫之前。可都是冰清玉洁的。

    这陶玉娆也不例外。至今为止,可都不被任何异性碰过”确切地说,是不屑,身为花仙子,就有着不屑天下任何男人的自傲。

    陶玉娆如此,之前以挑逗人为乐的池淑瑶和陈绮玫是如此,其它性情娴淑的花仙子,也莫不是如此。

    言归正题,却说陶玉娆一本正经的倾听,就见沈幻云道:“既如此。姐姐我也就实话实说了。玉娆妹妹,你该听过我们花仙子有着帮助神灵达到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事情吧?。

    陶玉娆点点头:“听说过的。”

    沈幻云又问:“那,玉娆妹妹,你也该对命运之丝的事情,有所了解吧?”

    陶玉娆心中一动,忙点头道:“也听说过的。”

    沈幻云微微一叹,道:“如今三千大千世界内外,诸天神佛,一切强大的生灵,莫不是对花仙子虎视眈眈。哪一个修炼有成的神灵,仙佛。不是想将我们花仙子据为己有?若不是有着石哥哥的庇护,恐怕,我们花仙子姐妹的下场,真是不堪设想。

    “可以说,如今这三千大千世界当中,唯有这一方世界,才是我们花仙子的净土了。”

    陶玉娆听着,心有戚戚焉,不禁点头,微微叹道:“是啊脸上神色,也有些伤感,黯然。不知是想到了当初进入沉眠的花仙子,还是想到了别处。

    沈幻云打量着她,而后,又道:“可以说,没有石哥哥,就没有我们的今天,而石哥哥没有那足够强大的实力,就不足以庇护我们。

    “但是,玉娆妹妹,你觉得我们现在生活在这私人小世界当中,足够安逸,可以安然幸福地,就这样一直生活下去了吗?”

    陶玉娆若有所思,想了想,摇摇头:“当然不可能”

    共二花仙子姐妹。迈有许多未曾苏醒。到时侯。说不定逊今神佛起意,想要争夺。若是有太多的大千世界之主和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联合起来,那可就糟糕了。

    “更何况,我还听曼华姐姐隐约提过,如今这三千大千世界的安稳。也只是一时。不知道什么时侯,这大千世界就会加崩坏。那时。说不定就有许多大千世界之主和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挺而走险,来攻打我们,更甚者,三千大千世界崩坏之后,只留下华夏大地,那时。也是要与诸天神佛,以及三千大千世界中的其它强者,在华夏大地上强夺最后的立足之地

    沈幻云听着,点点头,道:“不错。正是如此。可以说,我们现在看着,还是安全的,但不知何时,就又会陷入三千大千世界的战乱,混乱之中,那时侯,如果没有足够强大的实力,那下场,将是悲惨的。

    “俗话说,“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其实,又止怀璧其罪?美人如玉,那是罪。人有无双才华,那比之美玉,更耀眼,也是罪,莫须有之罪。我们花仙子的能力,作用。比之美玉,更耀眼万倍,更让人眼红。

    “所以,在未来大劫,如果我们没有足够的实力,是断断不行的。如果石哥哥没有足够的实力,就不足以庇护我们。而如果我们没有足够的实力,那在石哥哥的庇护下。有个万一。我们却不能自保,那也是危险。因此,不止石哥哥,我们整个私人小世界里所有的人,都要拥有足够的实力,那样,才能为石哥哥分担一些,在遇到危险时,起码不会成为石哥哥的拖累。”

    陶玉娆听着,微微点头:“那幻云姐姐你的意思是”

    沈幻云道:“想来玉娆妹妹你也听出姐姐我的意思了。没错,姐姐我是要帮你增加实力,也需要你为我们加强实力。”

    陶玉娆一怔。心里有些狐疑。就听沈幻云道:“我们花仙子的灵识。天生就是无比的清灵,纯净。如果我们花仙子和石哥哥之间产生了命运之丝,那么,我们花仙子就与石哥哥心灵相通,执念相融,那精神世界的意境,石哥哥的精神境界。就会通过命运之丝反馈回来,影响着。改造着我们的灵识,让我们的灵识凝聚。化为元神,并因着那命运之丝的缘故,不断地提升境界,达到与石哥哥的精神境界完全相一致的程度”,也就是目前的念动法随境界的颠峰。

    “而后,石哥哥又可以通过命运之丝,借助我们的能力,让我们将力量聚集,加持到他身上。所以。我们花仙子与石哥哥之间产生了命运之丝,那我们就可以达到念动法随境界。而石哥哥自身,包括我们全体命运之丝相连的花仙子,则相当于增加一位念动法随颠峰境界强者的实力,”

    陶玉娆听到这里,一阵心动。忍不住激动地道:“那幻云姐姐你的意思是”

    沈幻云微笑道:“我们就是想让你与石哥哥之间,也产生命运之丝相连,命运相接,执念相融

    陶玉娆大喜。

    但是,就在她高兴着的时侯,沈幻云却又道:“除了你以外,其它未与石哥哥产生命运之丝相连的花仙子姐妹,将来也要与石哥哥之间产生命运之丝。所以,我找来了其它姐妹,共同商量出一个办法,让其它花仙子姐妹,能更方便地,与我们之间产生命运之丝相连,与石哥哥之间产生命运之丝相连。”

    陶玉娆听到这里,突然隐隐约约之间。感到有些不妥了。就不禁问道:“幻云姐姐,不是说,通过姻缘红绳,可以和石哥哥之间产生命运之丝的吗?”

    沈幻云听着,讶然道:“你这话是从何说起?”

    陶玉娆怔了怔,就听沈幻云道:“的确,之前是有几位妹妹,通过姻缘红绳的方式,与石哥哥之间产生了命运之丝。但是。那姻缘红绳。只是起到辅助作用的,并不是起到决定性因素。”

    陶玉娆听着,隐隐约约感到有些不拜  这时,她看看周围,突然想起,这八位花仙子,都是与李松石生过关系的”看来,她们是不想再让其它花仙子掺上一脚,也找姻缘红绳缠到李松石身上了。

    想到这里,陶玉娆心中明悟。可是。就算她想明白了,那又能如何?只要这八位花仙子坚决不许李松石再和其宅花仙子使用姻缘红绳,那恐怕,陶玉娆再怎么努力,也没有办法吧?

    想着,陶玉娆心里感到一阵委屈。觉得自己是被这八位花仙子给联手欺负,心里想道:“可恶,还说是好姐妹呢,结果自己有了好东西,都不肯分给人家一些。”

    众花仙子站在旁边,通过念动法随境界的实力,还有通过命运之丝获得谢紫莹感应人心的能力,都知道陶玉娆的想法,心中真是哭笑不得。

    那李松石,可不是一件东西,一件物品啊。若是别的”说难听点。哪怕是一根用过的电动棒,给陶玉娆用用也无所谓。可偏偏李松石是个人。

    在场的诸位花仙子,大多数与李松石认识的时间都不短了,不少花仙子都是在当初没有任何功利,没有任何外界压力时,与李松石之间产生感情的,自然对这份情特别的重视。

    哪怕因为如今命运之丝相连,心灵相通,太过熟悉对方,那情已不如当初那般炽烈。但是。却如同一坛酒,陈着。却是更醇了。如同一锅汤,煮着,味更浓了。

    如果不是因为命运之丝的关系,对于新加入的尹木兰,洛清玉,还有颜琼絮,恐怕原先的几个与李松石好上的花仙子,还一致排外呢。

    现在有着命运之丝相连,倒是相安无事。可是,她们已是不可能再眼睁睁地看着,李某人再多上若干位“相好”的花仙子。

    所以,通过命运之丝,成为好姐妹,成为亲密家人,那是可以,到时也能毫无芥蒂地托以生死。但是。别的花仙子想就此机会粘上李松石。她们却是不愿意了。

    也许,经过若干年以后,天长日久,日久生情,那生点什么,她们无法阻止,也不会阻止。

    但是,那也是几千年几百年以后的事情。现在嘛,新出现的花仙子。还是乖乖地“止乎礼”吧。

    抱着这样的念头,梅雨心,风飘零和白牡丹等人,自然是“一致对外”

    哪怕平常心再软,此时也能撑着硬起来。

    众花仙看着陶玉娆,都没有出声。只有沈幻云道:“玉娆妹妹,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想来,你也能猜测到我们的心思的。不错,我们是不想让你和石哥哥之间,有着姻缘红绳的牵绊。只想你和石哥哥之间,有着重于生死的友情,亲情,却不愿你和石

    “但是,我们也没有骗你。那使用姻缘红绳和石哥哥产生命运之丝的方式,的确不是百分之百成功的。那姻缘红绳对命运之丝的产生,也不是起到关键作用的。

    “甚至,可以说,如果这次,再使用姻缘红绳的办法,我们都可以肯定,你有着一半的机率会失败,有着一半的机率不会和石哥哥之间产生命运之丝。”

    陶玉娆听着,一怔,有点不敢相信。道:“怎存会?!!”

    沈幻云摇摇头,道:“玉娆妹妹。我们没有必要骗你。因为无论如何,你都是要和我们之间产生命运之丝的,虽然过程和办法可能有不同。但最终,我们的命运都是要连到一起的。现在骗你,到时侯心灵相通。你还不是知道真相?一时的欺骗,只是让我们到时凭生尴尬,徒伤了彼此间的信任罢了。”

    陶玉娆默然。过得一会,才道:“既然幻云姐姐这般说,那妹妹我就相信了。只是,为什么之前石哥哥他和清玉姐姐她们,都可以通过这个办法成功,而我却

    沈幻云微微笑道:“玉娆妹妹,你可知道,何为命运之丝,我们和石哥哥之间,会有命运之丝相连?”

    陶玉娆对这点,到是知道一点的。但知道得却不够彻底,就微微摇头:“还要请幻云姐姐不吝赐教

    沈幻云微笑道:“算不上什么赐教不赐教,本来就是要说与妹妹你听的。玉娆妹妹,所谓命运之丝。是将两人的命运,情感,执念,全部连接在一起,彼此相托。所以,要产生命运之丝。那先一点,就是要信任,绝对的信任。这种信任。必须是脱生死,足以寄托生死的。

    “而后,其中一方,必须将自己的生命当中的一切希望,都寄托在对方身上。简单地说,也是一种信任。信任自己与对方生命当中所遇到的一切困难,痛苦,幸福,和快乐,都能分享,不论经历什么样的际遇。都要对对方完全的不离不弃。或者,可以将自己生命的目标,生存的目标,定义为只为守护对方而存在,为了对方,可以不惜一切”“只要满足刚才说的前一点。还有后两点中的其中一点,那基本上。想要产生命运之丝,就不难了。”

    陶玉娆听着,沉吟不语。

    纪洛如就道:“所以,由此而见。命运之丝的生成,最重要的,就是信任,绝对的信任,绝对的信赖。而后,是不离不弃的信念。

    “之前木兰妹妹,清玉妹妹。还有琼絮妹妹,能通过姻缘红绳与石哥哥之间产生命运之丝的缘故。那就是因为,当时使用那姻缘红绳,足以让她们与石哥哥之间,产生那样的信任。情感得以相互寄托,所以才形成了命运之丝。

    “但是,那时姻缘红绳有着这样的强大的功效,是有诸多因素的。第一个原因,自然是石哥重情。第二个原因,就是当时石哥哥主动放开心神,让姻缘红绳影响自己的心志。

    “但是,这两个原因,却不是最重要的,最最重要的,却是因为我们的疏忽

    沈幻云说着,周围其它花仙子的神色都有些怪异,犹其是梅雨心,脑袋都快垂到胸口了。

    陶玉娆敏感地感应到了这点。心中诧异,不由问:“为何这么说?怎么说是幻云姐姐你们的疏忽呢?”

    “唉,说来主要是怪我们,但是,也有点怪那石哥哥,怪他虽重情。但却是个不懂得经营感情的大傻瓜。”沈幻云幽幽地说着。

    陶玉娆怔了怔。那沈幻云就上前。拉着她的手,一瞬间,沈幻云的声音就在陶玉娆心里响起:“玉娆妹妹,有些话,虽然大伙都知道,但却不适合当着面这般说出来,我还是在你心里说与你听吧。”

    陶玉娆听着,顿时惊异地想着:“这不是紫莹姐姐才有的心念感应的能力吧?。

    沈幻云笑着,在她心里道:“我们与紫董姐姐命运相融,能借助她的能力,也不出奇。”

    陶玉娆才恍然:“集来是这样。”

    就听沈幻云道:“玉娆妹妹。姐姐问你个问题。”

    “什么问题?”

    “在你心里,能容纳得下几个人,你能同时爱上几个人?”

    陶玉娆一怔,顿时正色道:“幻云姐姐,你当妹妹我当什么人了?世人虽传桃花似杨花,一般的水性。但妹妹我是什么人,难道姐姐你不清楚吗?”

    沈幻云道:“妹妹你误会了。姐姐不是说你会同时爱上几个人,你向来冰清玉洁,至今为止,尚未真正爱过任何人,这点,姐姐是清楚的。姐姐我不过是打个比喻来解说罢了

    陶玉娆这才舒了一口气。

    就在心里听到沈幻云的声音:“妹妹,想要你也能理解了,一个人,若是真心真意去爱,大多只能在心里装一个人,是也不是?”

    陶玉娆点了点头,大为赞同。

    就听沈幻云又道:“那石哥哥呢?他心里又装着多少个人?”

    陶玉娆沉吟不语。

    沈幻云道:“在木兰妹妹。清玉妹妹,和琼絮妹妹之前,那石哥哥就已经有了我,牡丹妹妹,淑瑶妹妹,雨心妹妹,还有飘零妹妹”这还是不算香凝妹妹的结果。

    “他心中,同时有着我们五个人。难道男人的心,真就这么大,能容得下那么多的女人吗?”

    陶玉娆默然。

    就听沈幻云道:“是的,大多数男人的心。就是这般的大。仿佛天底下有多少女人,他都能容纳得下。但是,这却是假像,是在那男人不是真心真意地爱着那些女人的情况下。花花公子,逢场作戏,只玩风月不入情场,那么一个男人。有多少个女人,都不觉得负担,不会愧疚。因为,他所经历过的女人,都不曾真正进入过他的心。但是,如果是真心真意地去爱。那哪怕那男人再花心,心里装着一个心上人,也差不多够了。再多,也不能再装多少个。

    “因为,人心,在别的方面。会比天空还大,但在感情方面。就是比针眼还除非不去爱,不真正地将所爱之人往心里装。但只要将别人往心里装,让别人在他心里占着一定的个置。那里所能容纳的人,所能保留的位置,就定然不会有多少个。哪怕是自古以来的帝王,三千大千世界无数神灵,以及那有着三千后宫的轩辕黄帝。袖们心中真正的挚爱,也不会有几个。

    “而石哥哥也是如此。他若是不真心爱着我们也就算了。但事实上,他与我们,命运之丝相连,那我们,就是真真正正地,进入了他的。

    沈幻云说到这,顿了顿,那陶玉娆却是没有出声。她清楚切,亡沈幻云所说的“我们”只是指沈幻云。白牡丹,池猴绷。梅雨心。还有风飘零,并不抱括其它人,更不包括陶玉娆。

    只听沈幻云又道:“石哥哥与我们产生了命运之丝,那他的生命,他的执念,他的绝大部份感情,就寄托在我们姐妹的身上。他的全部执念。还有绝大部份的亲情,和友情,是寄托在精神世界当中,再通过命运之丝,平均分配,寄托在我们全部姐妹身上的。

    “而他心中关于男女之间的那种情感,却是通过命运之丝,只寄托在毒们五位姐妹的身上。我们五位姐妹,平分了他的心,他全部的情爱。这是源自于灵魂深处的情,是真真正正的。整人生命当丰最为真挚的情爱。

    “在那种情形下,你觉得,石哥哥心里,还能容得下其它人吗?”

    陶玉娆默然不语。

    沈幻云道:“不能,他心里不可能再容得下其它人了。因为他的情。已经全部寄托在我们身上,他的心,已全部被我们装满。哪怕是与他有着两世情缘的冷香凝妹妹,都不能在这种情况下,再分去他的心,再分去他的一丝情意。可以说,按照这种情况下去。那一直一直。石哥哥只会爱着我们五个人”当然,我指的,是男女间的爱,而不是类似兄弟姐妹的亲情的爱。”

    陶玉娆点点头:“那后来,为什么清玉姐姐她们

    “那自然是出了真外……却是怪我们了。”

    沈幻云说着,略一停顿,才道:“玉娆妹妹,姐姐问你,你觉的。我们花仙子最害怕什么,最需要什么?”

    陶玉娆想了想,道:“我们花仙子最害怕的,不是死亡,而是孤独。和寂寞。我们花仙子最需要的,是亲情,友情和关怀。”“不错,那爱情呢?”沈幻云说着。

    陶玉娆愣了愣,若有所思。

    沈幻云道:“世间的生命,会因为繁衍的需求,而产生**。因为有着**,才会有着爱情上的感情需求。但是,我们花仙子并不需耍普通生命的交合繁衍方式。那爱情,对我们来说,是什么呢?

    “是一种为了渡过情劫,脱寿限,而不愕不需求的东西。如果没有情劫,那对我们花仙子而言,爱情,根本就不是我们所需要的东西。我们有**,但这**,却是可有可无。我们可以谈情,但是 这爱情,只是为了渡情劫所需。

    “我们真正需要的,只是亲情。家人之间,兄弟姐妹之间的亲情,而且,是必须彼此间完完全全信任。没有任何条件相互信任的亲情,和友情,是没有任何杂质,非常纯粹的亲情和友情。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我们之前与石哥哥是相爱的,是男女间的爱慕,那么,在产生了命运之丝后,彼此心灵相通,命运相连,生死的限界没有了,不需要再渡情劫了。那么,我们的爱,还会如同原来那般炽热吗?”

    沈幻云问着,仿佛自问自答,然后就肯定地道:“不会!!但是,这却不是代表着我们不再爱石哥哥的。而是这情,这爱,在沉淀,如同酒被藏在坛子里深埋了起幕。同时,这情,也因为我们没有着需求,而渐渐地向亲情转变,当然,不是兄弟姐妹间的亲情,不是父母子女间的亲情,而是夫妻之间的亲情。这样的情,更长久,但是,却不会像初恋时那么炽热,不会像初恋时的那么的甜到腻,而是变得如同大海,越深。那潮水,那暗流就越隐晦,不为人所察觉。不如同海面那样汹涌。但是,更有力量。更深,更浓。

    “杜丹姐姐生性平淡,是不会轻易展露自己的心情,淑瑶妹妹向来三分钟热度,那炽烈的热情,也如同流星。只光耀一下,就变淡。飘零妹妹给人的感觉,却更像是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哥哥的干妹妹。而雨心妹妹,,

    “雨心妹妹是转世花仙,有着如同凡间女子的感情。

    按理说,对石哥哥的爱,一旦表白出来,双方接受彼此。就会一直粘在一起。但事实上,,凡间女子。比我们花仙子,更容易吃醋。

    “因为花仙子在爱情方面的需求,不如凡人那般强烈。所以,雨心妹妹,有着凡间女子感情的细腻。那时,她见着石哥哥有着这么多相好的女孩子,你猜,她心里会怎么想?”

    陶玉娆听着,问:“会怎么想?”

    “自然是酸溜溜的,不甘也无奈。所以,就有些小性子,想等着石哥哥去安慰她。但久而久之,受着自己花仙子的本质所影响,她心情却渐渐平静下来,变得有些失望,失落,没有心思去理会,那情,就表现得有点淡了。而实质上,却是藏到了心底最深处,不肯轻易表露出来了”,害怕会受伤,会伤心

    沈幻云解释了一下,又道:“还有我  ,也差不多如此。那样一来。我们五位姐妹,对石哥哥曾经炽烈的情,都变得更深沉了。但是。石哥哥却不同。

    “石哥哥最开始是凡间男子的。他对感情有着强烈的需求。尤其是最近,面对着三千大千世界诸天神佛的压力,他表面上应对轻松自如,但心里,却是有着很重的压力。

    “这压力,必须释放。而且,很需要我们的慰籍。可是,我们花仙子却没有这方面的太强烈需求。而雨心妹妹,实际上也是更注重于精神方面的交流。加上看着石哥哥的女人这么多,就有些失望,也忽略了。

    “如此,这种情况下,意外就生了。石哥哥之前关于男女之间的全部的情,关于爱情方面的执念,都是寄托在我们五位姐妹身上。但是。这种执念的寄托,是要有回馈,才得以长久,那执念,才能一直寄托。不松脱,不分离的。当我们没有同等的,对男女之情的需求的执念回馈时,石哥哥的执念,自然就分离出了少许。

    “他心里的位置,本来就被我们五人牢牢占据着,关于男女方面的情,也完全牢牢系在我们身上。但是。却在不经意间,他心中,产生了一丝空隙,那爱的执念,有了一丝的分离,已不是完完全全地寄托在我们身上。

    “那时,清玉妹妹和木兰妹妹。就恰到好处地介入其中,以姻缘红绳,让石哥哥的心灵畅开。然后”石哥哥的心里,就多出了清玉、妹妹,还有木兰妹妹的个置。他的重情,让他对着我们有些内疚,但却不会经营,心神中有着一丝空隙,一直没得解决,到最后,琼絮妹妹那里。又趁着这一丝空隙,进入了他的心中。”

    陶玉娆听着,终于恍然。凹曰甩姗旬书晒齐伞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