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六百一十六章 情场如战场(下)

第六百一十六章 情场如战场(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鲨样一一一一玉娆妹妹你明白了吧?”

    沈幻云道:“如果不是我们的疏忽,说不定直到现在,石哥哥心中,最重要的,仍然只有我们五人,而木兰妹妹,清玉妹妹,还有琼絮妹妹,是不会有机会的。 1

    “而现在,我们既然察觉到了这点,那  ,玉娆妹妹,你觉得,你还有机会吗?”

    陶玉娆脸色微微一变。

    沈幻云轻轻放开她的手,也不再在她心中说话了。

    陶玉娆默然无语。

    沈幻云刚才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想要通过姻缘红绳的办法,与李松石之间产生命运之丝,最关键的地方,不是李松石重情,也不是李松石主动放开心神,接纳别的姻缘红绳影响他的心志。最关键之处,却是之前占据了李松石的心的花仙子,放松了警惕。

    假如,那些花仙子,一个个都粘着李松石,牵绊着她的心,关怀体贴,无微不至,那么,就算李松石畅开心神,那心里,也断然无法再容纳下别人。就算放开心防,也不会再受到姻缘红绳的影响了。因为,在面对真感情时,人心真就那么

    除非”那些花仙子,会再次放松。但是,这可能吗?

    有着尹木兰,洛清玉,以及颜琼絮的前车之鉴。这些花仙子还有可能让那样的事情生吗?

    不可能,除非,那些花仙子对李松石无情。若真有情,就绝对不可能“大度”到那种程度。不,那已经不是“大度”而是“傻”了。

    不说别的花仙子,单止梅雨心,风飘零两人,都绝无可能再让这样的事情生。只要这八位花仙子当中,有一位不离不弃,一直对李松石保持着热情,那陶玉娆,将没有一丝半点的机会。

    沈幻云所说的百分之五十的成功率,已经是夸张了。

    陶玉娆怀疑,一其那八位花仙子行动起来,她连百分之一成功的机会都有没有。

    现在,沈幻云她们的目的已经很清楚了,那就是,从现在开始,其毛花仙子想要与李松石产生命运之丝相连,那可以。但是,绝不能借助姻缘红绳的力量。可以分享李松石的亲情友情等诸多执念。但男女间的情感爱欲,却是一点都不肯再分享了。

    哪怕众花仙子对**方面没什么需求,但是,她们是不会介意享受着那种被爱着的感觉,那种被人爱被人呵护的精神上的满足感的。

    想到这里,陶玉娆微微一叹,脸上神色,更显得黯然。

    那一双水汪汪的眼睛,也显得黯然失色了。

    “我明白了。”陶玉娆点点 头

    抬起头,就见众位花仙子直勾勾地望着她。

    陶玉娆略一沉默,道:“我不会主动去勾引石哥哥,不会主动去寻求姻缘红绳之类的手段了。”

    众人脸上浮现欣喜之色,但众人都没有说话。因为来此之前,就已决定好,由沈幻云专门与陶玉娆沟通了的。

    这时,陶玉娆就问:“那,刚才幻云姐姐说到的,让我们姐妹能与石哥哥产生命运之丝相连的办法,”

    沈幻云笑道:“玉娆妹妹放心,就算你不问,我们也会说许你听的。因为,我们本来就是好姐妹。以后是要情同家人的。就算有些事情没办法相让,但别的,我们都会尽量满足你,对所有姐妹,都一视同仁。”

    沈幻云说到“没办法相让”和“一视同仁”那里,稍稍提高声量,再次暗示了一下。

    陶玉娆明白地点了点头。

    沈幻云道:“那办法说起来,其实也不难。妹妹也该知道了,想要形成命运之丝,那就必须先彼此之间,彻彻底底地完全信任对方。能抛开一切疑忌,绝绝对对的信任”所以,我们就想到了使用灵魂契约的办法。”

    “灵魂契约?”陶玉娆怔了怔:“可是,我们花仙子不是没有灵魂,的吗?灵识与灵体,还有领域,三者本来就是完全融而为一的。所以这灵魂契约,能起到作用吗?”“如果正常情况下,自然不起作用。不过,木兰妹妹曾在龙涎花花仙子处得到一种办法,可以让花仙子自行修炼成元神。形成了元神的关键,也不困难,只不过是需要花仙子修炼一种类似于天魂的东西罢了。

    “石哥哥最近得到了不少的鸿蒙紫气,经过特殊办法,可以凝结出没有任何意识的类似天魂的物质,加持到人造神格当中,让花仙子融合,再加上木兰妹妹的修行之法,以龙妹妹的灵魂之力作为补充 那就可以很快地,修炼出元神来。”

    本来,花仙子与李松石之间形成了命运之丝相连,就能很快形成元神的。但是,若是在未形成命运之丝相连之前,就要形成元神,就困难了许多。

    沈幻云说着,又道:“而形成元神之后,一切灵魂契约,都可以使用。那时侯,只要石哥哥和我们命运相连的诸位姐妹当中,有任何一人与玉娆妹妹进行“双向主仆灵魂契约。相连,再加上一件花之灵气凝结的“灵魂锁链”就能够让玉娆妹妹你达到与我们命运相连的程度。”

    陶玉娆听着,有点迷糊,道:“幻云姐姐,刚才你说的“双向主仆灵魂契约,和“灵魂锁链。是什么东西?”

    沈幻云道:“所谓“双向主仆灵魂契约”就是双方互为主仆。打个比方,玉娆妹妹你与香虞姐姐饰结“双向主仆灵魂契约”那么,玉娆妹妹你会成为香虞姐姐的灵魂之主,她成为你的灵魂仆人。并且,在此同时,你也会成为香虞姐姐的灵魂仆人,她也会成为你的灵魂之主。就是双方互为对方的主人,又同时成为对方的仆人的意思。

    “如此一来,如果你陨落,香虞姐姐也无法再存在。香虞姐姐陨落,你也无法再存在。你们随时可以与能方心思相通,可以共享双方的情绪变化,种种思想思绪,乃至于共享生命。可以随时转移自己身上伤害给对方,有着种种神奇的妙用。

    “而灵魂锁链,也就是让双方生命共享,灵魂分别分离出少许,与对方的灵魂,…一认是对“双向主仆灵魂契约,起到强化作

    “如此一来,两种手段双管其下,那么,彼此间就会达到命运相融,生死与共,且不得不绝对信任对方的地步。那么,只须稍稍静坐,畅形心神,进行心灵沟通,那命运之丝就会很快生成。

    “命运之丝生成之后,连接到我们的融合领域形成的精神世界当中,那只需过得一段时日,玉娆妹妹你也就能成为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自身的灵识,元神,一切执念,情感,也会寄托在我们共同的精神世界当中,与我们全体姐妹命运相连,成为最最亲密,不分彼此的命运共同体”

    陶玉娆听着,怔了怔。

    沈幻云所说的这种办法,真是匪夷所思,但细细想来,却有几分道理。

    “这办法,,能行吗?”陶玉娆问。

    “自然能行,我们问过紫董妹妹,龙妹妹妹,还有其它许多妹妹,共同参详出来的办法。如果玉娆妹妹你愿意,那从现在开始,随时都可以找来我们命运相连的众位姐妹当中,除了石哥哥和我们现在在场的八位姐妹以外的任何人,进行尝试。相信,任何一位姐妹,都会很乐意与玉娆妹妹你使用那个命运相连的办法的。”

    沈幻云听着,陶玉娆怔了怔,随即,真正地死心了。

    本来,陶玉娆还是隐隐约约抱着一点期望的。 1

    沈幻云说的这种“双向主仆灵魂契约”的办法,并不是没有漏洞。比方说,陶玉娆如同与沈幻云,或白牡丹等人,进行“双向主仆灵魂契约”那就意味着,双方互为对方的主人,互为对方的仆人,可以分享对方的一切。那是不是代表着”李松石的感情,她陶玉娆也能分上一份呢?

    只是,沈幻云却把话说清楚了,在场的八位花仙子,与松石生关系的八位花仙子,包括李松石自身,都绝不会使用这种“双向主仆灵魂契约”的办法。

    如此一来,最后一线奢望,都被堵死了。

    如果陶玉娆想要跟李松石生点什么,那,就只剩下最后一个办、法。那就是先产生命运之丝与众人相连,然后,经过了几千几百年之后,看看能不能日久生情。那时,李松石的心灵,说不定会再露出一丝空隙,再接纳多一位花仙子,成为他的“爱人”

    而现在,最起码在几百年之内,是不可能有机会了”不可能有机会与李松石如何如何了。除非”,生奇迹。

    想着,陶玉娆也就收了心了。

    她道:“那,我便考虑考虑吧

    沈幻云点点头,轻轻拉着陶玉娆的手,而后,声音又在陶玉娆心中想起,道:“玉娆妹妹,也不瞒你,估计在不久之后,我们就要有大动作,大行动了。如果可以  ”我们都希望,玉娆妹妹你能达到念动法随的境界。一来,为我们大家增加一份实力,二来,玉娆妹妹你也可以增加自保之力。只要不是我们全数殒落,你都不会有事。所以,玉娆妹妹,你最好能尽快做个决定。”

    陶玉娆点点头,有点伤心地道:“我会的。”

    之后,没片刻,陶玉娆就离去了。

    这里,便只剩下八位花仙子。

    看着陶玉娆的背影,不知如何,梅雨心隐隐觉得有些不忍,道:“幻云姐姐,我们这样,是不是有些过份了?”

    沈幻云回过头,摇摇头,道:“雨心妹妹,难道你想把石哥哥本来就不多的爱,也多分出一份?”

    梅雨心哑然。

    “所谓情场如战场,雨心妹妹,你太心软,太傻了。很多时侯,心软,只会伤害了自己。更何况,站在石哥哥的这一边来看,你觉得,多一位玉娆妹妹,石哥哥会觉得更幸福?

    “不会,如果我是石哥哥,那与其多出几位与他生关系的花仙子妹妹,那倒不如与他好过的花仙子,对他更好一些,更亲蜜一些,更甜蜜一些,那样,他会更感觉到开心,快乐。

    “自己所爱之人,对自己更好,那比起多出一位或几位自己所爱和爱自己的人,那更能让人觉得幸福。”

    沈幻云说着,众女若有所思,并且。脸上还带着惭愧。

    而风飘零脸色变幻,片晌,才喃喃道:“对他好一点,比让他有更多所爱之人,能让他感到更加幸福”

    说着,突然下意识地叹了口气:“原来如此,我总算明白了。”

    周围花仙子的耳朵可是灵光得很,一听到,就不禁转过头来。洛清玉好奇地问:“飘零妹妹,你才才说什么?”

    风飘零怔了怔,沉吟了一下,道:“我突然想起,以前神云跟我说过的一句话。”

    众女惊愕,洛清玉问:“神云?他说过什么话?”

    “当初我们和石哥哥都仍在落花村时,神云出现过一次,他单独与我说过一句话,当时我不理解,而前段时间,我以为我知道这句话的含义了,但直到现在,我才真正明白,原来,我一直都没理解”

    众女听着,都好奇了,倾耳倾听。

    就听风飘零道:“他说,“爱一个人。能让他韦福就可以。

    那,为何不由你亲自去让他幸福呢?为什么要把给予他幸福的责任让给别人?为什么要把他的幸福寄托在别人身上?。”口 绍

    众女听着,脸色微微一变。

    风飘零这话里,隐隐约约,似乎带着一点埋怨之意啊。

    难道,风飘零是在埋怨,她之前没有独占李松石,是不忍伤了姐妹之情,结果,其它姐妹虽然占了李松石的心,却没让他得到足够的“幸福”吗?

    想着,众女脸色都不大好看。

    没错,前些日子,她们的确是有些忽视了李松石。但说到底,她们才是受害者啊”因为偷吃腥的可是李松石,又不是她们,这怎么怪得了她们没有一直粘着李松石,给他“幸福”呢?该怪那李松石不懂得珍惜,不懂得经营感情才对。

    不过,众个花仙子心性良善,才一下子,几用旧为李松石开脱”想道!“直以来,石哥哥那么忙麻。对着外界的压力,稍微忽略了我们也是正常,又怕我们担心吃醋,不敢过份亲近我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但是,他面对着外面太大的压力,那压力又需要释放,所以说到底。还是怪我们,不够垂视石哥哥在情感方面的需求。”

    众位花仙子心地太过善良,哪怕受了委屈,都不忍责怪李松石,反倒暗暗自责不已。

    风飘零见着众位姐妹的脸色微微一变,她心里就明白,是众人有所误会了,她道:“各位姐姐妹妹,你们误会了,我没有怪你们。我只是在怪我自己,居然一直以为别人比我好,石哥哥会喜欢别人多过喜欢我。而且,越多女人,那男人就越喜欢。但是,却一直不知道,其实,哪怕那男人只有一个。女人,那女人能让他感到幸福,他也是幸福的,哪怕那男人有着再多的女人,那些女人不能让他感到幸福,那他也是不幸福的。

    “一直以来,我以为我很爱石哥哥,但是,许多该做的事情 却没做。我一直纵容着石哥哥,觉得任由他自由和喜欢的姐姐妹妹在一起,那是爱,但却不知道,这不是爱。因为石哥哥在面对感情时,本身就忧柔寡断,我那样让他自由,反到是让他苦恼。所以,若是爱,我就应该像刚才始遇到他时,大胆地表达出来。不顾一切,占有他,让他跟在我的身边,由我来给他幸福。而不是让他自己去寻找,去选择,去创造。

    “至于姐姐妹妹们是否会觉得我想要独占石哥哥,那我都无所谓了,只要让石哥哥开心快乐,真正地幸福。那么,就足够了,别人不能给他幸福,那就由我给。既然石哥哥苦恼着不知该如何面对感情,不知该在我们姐妹当中如何抉择,对谁好一些,那么,就由我帮他决定。哪怕拼着让石哥哥觉得我霸道,觉得我爱吃醋,觉得我太独,那又如何?

    “从今往后,我会不惜一切地,让石哥哥开心幸福,而且,会争取,是由我来带给他幸福,而不是将他的幸福寄托给别人之上

    风飘零说着,如同在做宣言,在宣布,从今往后,她要高举旗帜,光明正大地争夺李松石了。

    她转过身,面对众个花仙子:“各位姐姐,妹妹,你们若要怪我便怪我也无妨。觉得我变成如同凡间女子那么俗气也无妨。总之,我会想尽办法,要让石哥哥全心全意地喜欢上我,全心全意地爱上我,因为。我希望,从今以后,石哥哥的幸福,该由我来把握,我再也不会放松,将这石哥哥的幸福,这期望,放到其它任何人身上。

    “当然,我也很重视我们的姐妹之情。我不会故意去做任何伤害到我们姐妹之情的事情,但是,我更重视石哥哥,所以,有没有不得已的时侯,我也不知道。在此,我先道个歉因为,我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

    说着,对众人鞠了一躬。

    众女见着,都愣了。而后,就看着风飘零转身离去。

    良久,梅再心才喃喃道:“飘零妹妹这是,”

    沈幻云微微一叹:“情场如战场啊,飘零妹妹说得不错,有时侯,情场相让,未必就能让自己所爱之人开心幸福。那,到不如争上一争”

    其它花仙子听着,都是吃了一惊,不可思议地望着沈幻有

    沈幻云微微一笑,道:“我们花仙子,在男女之情上,在两性情感上,并没有多少需求。但有没有需求,有没有追求,又如何?就算我们不需要,那石哥哥需要,就值得我们去努力,不管从心灵上,精神上,还是**上,都值得。”

    沈幻云的话,众女尚未反应过来,洛清玉就接着道:“不错,不为别的,只为石哥哥不需要再为此烦恼,头痛。就足够了。与其长痛,不如短痛。一时间的头痛烦恼和愧疚,换取不用长时间的头痛烦恼,那是值得的。各位姐姐妹妹是花仙子,向来不喜欢争,性喜平淡。但我却不同,我本是欲海血莲,就喜欢一个争字。

    “各位姐姐妹妹是花仙子,对男女之情或许无所谓。但我却不同,其实,内心深处,我也是有着一点自私的念头的。如果能让石哥哥单独只爱我一人,只与我一人好,那我是不介意的,”

    说着,站了起来,看了看众个花仙子,道:“不过,若是各位姐姐妹妹有本事让石哥哥只爱你们当中的某一位,或是爱你们不爱我。我也无所谓。就算最后,我们仍然都是石哥哥的挚爱,那,也该有个高下之分,在他心中,谁重谁轻”我觉得,也是可以争上一争的”各位姐姐妹妹,我不会相让,也希望你们不要相让。

    而且,我们争我们的,不要让石哥哥来选择,由我们来观察,谁更适合他,如何?”

    众花仙子愣住了,梅雨心更是有些傻:“清玉姐姐,怎么可以这样”。

    “怎么不可以?”洛清玉微笑道:“雨心妹妹,本来石哥哥可以是你,牡丹姐姐,还有飘零妹妹的,若是你们主动一些,那石哥哥最多会与你们相好,甚至只与你们当中一个长相厮守。但是,现在这样的情形,却是你们相让了。既然相让,让多让少,又有何区别?

    “以我对世人的了解,感情本就是最自私,断断不能相让的。若能随意相让,就说明这情感未够深,若是足够深,那,就是命运相连,生死与共的姐妹,也可以不让,也不可以让,我就不喜欢让。你们爱怎么说我都可以,我都决定了,”

    说着,转身离去。

    梅雨心俏脸微微白,心里喃喃道:“怎么会这样?”

    “其实,最该争的,是你啊”雨心妹妹。”池淑瑶的声音响起。

    梅雨心一愕,池淑瑶就笑道:“因为,雨心妹妹你比我们,更需要有一个只属于你的人,更需要有一个只爱你的人。不过,现在,我也想要争一争了。

    “以前,与各位姐姐妹妹在石哥哥面前争势,不过是争个面子,显…比各位姐姐妹妹差罢了六虽然心中是爱着石哥哥。但万,口从命运之丝相连之后,却不再会想到因此把石哥哥抢到手,不让给别人。

    “但现在,我却有点这样的想法了”就如同当初,我和石哥哥相识未久,不顾一切,想要将他抢下来,成为只爱我的人一样。

    “虽然说,花仙子没有繁衍的需求,那对于情爱的需求也不大。但现在,我也不是纯粹的花仙子了,试一试凡人传说中的那种长相厮守,试一试传说中的携手永恒,那又何妨?说不定,我现在觉得不是很需要,到时,才现,那是我最需要,最适合的,也说不定呢,因为,从认识石哥哥以来,再亲密的关系都有过了,命运之丝都相连了,心灵、命运、情感都融合在一起。人世间再亲蜜再亲近的爱人都不如我们的关系亲近。但是,我却未曾试过,那种得到他完完全全倾尽一切来爱我,呵护我的感觉。不曾试过,他只爱我一人的感觉”也许,那种感觉会让我迷醉也说不定。不试一试”我是不会清楚,而且,说不定。几百年,几千年,甚至几万年后,回想起来,在记忆当中,一直没有过石哥哥单独地,全心全意地,只爱我一人,倾尽全力地疼着我爱着我怜惜我的那种经历,那也许会让我后悔呢,,

    “所以,我想尝试一番。说不定,石哥哥的幸福,是该由我予。说不定,我由此,得到从未想过的幸福 ,”

    池淑瑶说着,也如同宣言一般,宣布着,自己要尽力去争夺李某人了。不仅是争夺,更是要霸占。

    她转身离去,其它花仙子大都是愣愣地。

    白杜丹道:“这样子好吧?会不会众位姐妹争夺,反到让大哥心里不舒服,不开心,不快乐?会不今,”再让其它人,乘隙而入?。沈幻云笑道:“牡丹妹妹,我们现在姐妹们命运相连,心息相通,争夺得再怎么激烈,也不会做出伤害到其它姐妹的事情,也无法做出伤害到其它姐妹的事情。更何况,有着命运之丝相连,相互间的关系不会因此而疏远,不会因此而生怨。

    “而相互争夺时,每位妹妹,都巴不得占据石哥哥更多的心思,巴不得在他心中占据更多的争落。有些姐妹擅长娇媚妖娆诱惑之道,而某些妹妹,却能让大哥安心,能完全放松下来,不理会外界的事,能让疲惫的心得以休息,得以放松。如此,大哥的心,闲时无聊时,自会时时有各个妹妹身影浮现,累时又会有温柔的妹妹们在旁,不同的心情,不同的心绪,就有着不同的妹妹,适时在侧。如此,其它姐妹,岂还有机会乘隙而入?岂还会有其它姐妹,再分去石哥哥的心思?因此,我们的争夺,不会让其它姐妹渔翁得利。

    “更何况,在必要时,我们停止争夺,那又如何?而若是石哥哥真的因此不开心,那我们就都不再争,那又如何?有着命运之丝相连,再大的争斗,也都能一下子平和。

    “所谓的争夺,在有着命运之丝相连,犹灵相通的情况下,也不可能是勾心斗角,不可能有阴谋算计,不可能有相互打压,只能算是良性竞争。不论从哪个角度来讲,石哥哥都会因此得利。

    “只要我们不让他介入我们间的争夺,只让他在那享受着得到好处就可以,那,只要我们之间不生怨惩,他何来的烦恼心忧?”

    白牡丹看了看梅雨心,微微一叹,道:“真能不生怨惩?”

    “自然。”沈幻云笑道:“因为我们姐妹都是花仙子,花仙子在这方面本就没有需求,就算失去,也不会伤心,只要让石哥哥能快乐,那便好了。更何况,命运之丝相连,相失去,也无法完全失去啊。只不过是要分个高下,争个姐妹间的面子罢了。

    “如果说,此事对我们姐妹当中哪位的幸福重要,那便是雨心妹妹了,若是她争气,我们让一让,又何妹呢?”

    白牡丹问:“那幻云姐姐,你呢?你不也是转世花仙?还有”,木兰妹妹

    “我?!!我曾在血海渡过,世间情事,早已看透。虽是爱着石哥哥,但是他若能幸福,让给其它姐妹也无妨,若是别的姐妹给不了他幸福,那我就占着他,把自己全都投进去吧,哪怕最终什么都不剩下,也是无悔

    沈幻云说着,望了望尹木兰,道:“倒是木兰妹妹,虽不是转世花仙,但却受着这躯体原主人的潜意识所影响,对人类的许多事情,有着不少认同。她与雨心妹妹之间如何。我也管不了了。反正现在的事,也是阻止不了。而对我而言,石哥哥更为重要

    尹木兰默然,顿了顿,道:“我也想试试。”而后,就不语。

    梅雨心有些慌。

    看着沈幻云与尹木兰离去,白牡丹沉默了一会,道:“雨心妹妹,你担心与其它姐妹争石哥哥吗?”

    “我梅雨心想了想,道:“我只是怕伤了姐妹之情,”

    白牡丹微微一笑:“雨心妹妹,大家都知道你性子柔弱,但有个问题问你,大哥。你自己,还有各位姐姐妹妹。在你心目中,谁最为重要?。

    梅雨心愣了愣,还没说话,白牡丹就道:“不可能都一样重要,哪怕是天秤的两端,也不是绝对平衡的。而且,我相信妹妹你心中,早就有个轻重之分了

    梅雨心想了想,默然无语。

    在她心中,在没爱上李松石之前,自然是自己最重要”但是,现在嘛,说感情盲目也好,怎么样都好,她却是觉得,李松石是最重要的,其次是自己”而其它姐妹。这情份,在她心底,是很重很重,重如泰山,亿万钧。但情再重,情再深,也不可能比李松石在她心目中更重”

    想到这,她就明白了。

    脸上露出决定的神色,站起身来,朝白牡丹真诚了道了谢,便离开,心中默默地道:“我错过得太多,让得太多了,再在,无论如何,都不能再错过,不能再相让了。要是再错过,再让下,川止是我只能自怜伤感。就连石哥哥都不好如此。”旧硬一次,又何妨?!!”

    她离去后,白牡丹静静地坐在凉棚中,许久许久,心中才微微一叹:“在我们花仙子心目当中,如果抛开其它一切功利,直究心底本源,到底是大哥重要,是我们自己重要,还是其它姐妹重要?

    “不过”这个问题,却是不重要的。因为,大哥重要也罢。我们自己重要也罢,其它姐妹重要也罢,有些事,都需解决了。

    “紫壹妹妹说得不错,大哥面对别的事,都是杀伐果断,唯断在感情上忧柔寡断,结果反而是伤人伤己,情丝越缠越紧,不肯狠心提慧剑,那只会越来越乱,没有理顺之日。

    “那与其没完没了,到不如现在短痛一阵。以后,胜了,自然喜,败了,也得个心甘。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大家也都能心安了。”

    想着,眸子望到远处,就见那水下方,隐隐约约可见池塘。

    这里,可以看见大片大片池塘,池塘。却只能看见这个凉棚的一隅,无法看到泳池。

    望着,就见下面几只妖鹅在打架,争的,自然是母鹅。

    见此,白牡丹心中一动,暗道:“其实,在心底,我又何尝不希望,大哥只爱我一人呢?其它姐妹,虽说是花仙子姐妹对那男女情感没什么需求,但心底深处,或多或少,总会藏着这样的想法吧”

    这样自是自欺欺人吗?

    不,不算吧,应该,是她们都以为自己知道自己心里想要的是什么,都以为自己清楚地自道自己的想法。但实际上,她们内心深处的最深最真实的角落,她们一直,都没有真正去了解,去了解自己啊”

    “而我,又何尝不是如此呢?”白牡丹想着,微微一叹。

    而后,心念一动,透过命运之丝,感应到李松石现在的心灵没有封闭,证明他没有在闭关,没有遇到太过重大的事情。

    至于李松石在干什么,身边是否有其它人,这点,白牡丹就不清楚了。

    她也不多想,只直接通过心念,道:“大哥,我在旧宅游泳池等你。”

    这声音一传递到李松石心中,也不待回话,白牡丹就直接封闭了自己的心灵,不让其它人通过命运之丝向她传递心声,让其它人暂时无法感应她的情况。

    随即,白牡丹嫣然一笑,想了想小声地自言自语道:“我这样会不会显得霸道了一些?大哥该不会不开心吧?”

    随即又想道:“不,不会的,大哥不是那种自尊心特强的人,也不是那种大男人主义的人。而且”,偶尔任性一次,就当撒一撒娇。应该不要紧的吧?”

    想着,白牡丹俏脸微红,身形一晃,已到游泳池旁,而这凉棚里,只剩着一阵香风,荡漾着阵阵的牡丹花香。之前众女芸集的地方,一下子变得空落落的。那变大的凉棚。也自行恢复原状,那凝聚成椅子的混沌之气,也自行回归天外。一切,都恢复了回去,仿佛不曾有来过,

    至于李松石”,李松石在干什么呢?

    时间倒退回几十分钟之前。

    李松石本来是想干脆去找另一位花仙子妹妹,谈谈关于命运之丝的事情时,突然心神一震,他就感应到,那融合领域形成的精神世界当中,突然多出了一缕紫色的鸿蒙紫气。

    那鸿蒙紫气,不是那些神级的神圣巨龙所产生的鸿蒙紫气,而是一个人类神灵所产生的鸿蒙紫气。

    说来也不陌生,就是赵飞燕。

    赵飞燕是李松石非常虔诚的信徒。自从想到要制造鸿蒙紫气之后,李松石才一得空,就已经通过心念与她联系。然后,让她与他签订灵魂主仆契约,让赵飞燕成为他的灵魂仆从,永生永世,不可背叛。

    接着,就找了枚人造神格,让她融合,准备成神了。

    没想到,还没有多长时间,赵飞燕居然就已经直接成为了神灵。而且,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产生了神级信徒的信仰之力,进入李松石的精神世界当中,转化为鸿蒙紫气。

    只不过,最近成神的信徒不少,产生的鸿蒙紫气也不少。这赵飞燕的鸿蒙紫气,外表上,与其它的鸿蒙紫气没有任何区别。这突然出现,其它花仙子根本没有注意。

    如果不是李松石网好正闲着,而且感应能力比其它花仙子强大,最多也就让那鸿蒙紫气自行按照出现的顺序排列在不同的地方,而不会现在就注意到它的不同。

    “神圣巨龙神灵的信仰之力。转化为鸿蒙紫气之后,都是一样的内容,包含的信息完全一样。不知道,这赵飞燕所产生的鸿蒙紫气,这人类神灵所产生的鸿蒙紫气,里面包含的信息,是否有点不同?”

    李松石想着,也就顾不得其它了。直接封闭心灵,布下结界,盘膝坐下,将心神沉浸入精神世界当中。

    只见李松石的元神张开了眼睛,元神的右手一伸,便将那缕鸿蒙紫气抓在手心。而后,将心神集中在那缕鸿蒙紫气之上,试图将念动法随的意志,浸入其中,感应到里面的信息。

    就在这时,李松石现了一件很意外的事情,那就是,这缕鸿蒙紫气,居然一点都不“纯粹”

    如何说呢?

    之前神圣巨龙所产生的鸿蒙紫气,外面是没有任何信息,没有任何杂质的,只有鸿蒙紫气深处,蕴含着来自天魂,来自因果幻象长河,来自大道本源与大道意志的信息。

    那,就是“纯粹”的鸿蒙紫气。没有杂质。

    但这缕鸿蒙紫气,在李松石的意识接触到鸿蒙紫气之时,还没浸入鸿蒙紫气的深处,就在鸿蒙紫气的外表表层,感应到了一堆凌凌乱乱的信息。但是,却不是大道意志和大道本源留下来的信息,反到像是,,赵飞燕的记忆碎片。

    这,是怎么回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