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六百二十八章 戏弄至强者

第六百二十八章 戏弄至强者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平松石旦状,轻一亨声。[][]取出储物戒指中的那个小念动法随境界的意志一下子涌入小黑球当中,眨眼之间,亿亿万万个加持了念动法随意志的幻境,重重叠叠地涌现出来,瞬间将亿万神魔团团笼罩住。

    就连太一,都被幻境完全笼罩住。

    “吼”

    “嗷”

    一阵阵神魔的悲愤怒吼,那些被太一所转化出来的神魔,居然在刹那间就被幻境困住。

    虽然,这些神魔身上,都加持了微量的至强者的意志,所以才能凭空出现。

    但正因为每个神魔猛含着那至强者的意志太少。面对着李松石浩瀚如海的念动法随境界的意志,竟然承受不住。

    袍们的躯体,没有在李松石的意志下,被转化,被同化为幻境的一部份。但是,太一没赋与他们太高的智商,所以只一瞬间,就被幻境所惑。李松石的手段相当高明,只集中精神力量针对一个个神魔,让这些神魔相互反目。同时,源源不断地补充着的灵魂力量,让他能持续不断地释展现出全部的意志力量。

    一秒钟,他全部的念动法随境界的意志。就加持一次在周围的幻境上。

    一秒钟,他消耗的精神力量。灵魂力量,虚耗的精神,全部恢复。

    就凭着这极度变态的精神恢复度。意志不断重复又重复地加持在幻境之上。这些幻境重叠又重叠。

    那哪怕是太一,突然被这么多重叠的幻境,蕴含着的庞大意志,一下子冲击过来,他头都有些晕乎乎了,恍惚了一秒多钟的时间。

    等他稍稍回过神,就已现,自己所创造的亿万神魔,居然已经是相互残杀厮斗,将对方视为敌人。但是,却对李松石视而不见。

    太一见状,不禁微微愤怒。

    就在此时,李松石身形一晃。就朝太一扑了过来。

    之前不断地许愿,就是想让太一靠近。此时此地,岂能容他回避?

    李松石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右拳狠狠朝太一轰去。

    他所蕴含的全部念动法随的意志。花仙子加持过来的全部意志,都凝聚在这一拳当中。

    拳动,虚空几近破碎,洗惚间,拳头绽放着混沌之气,其中影影绰绰地,带着无边无量的位面世界。那是精神所幻化出来的世界。那是意志加持了精神力量所凝聚出来的虚影,每一个,都不弱于真实的世界。

    “轰!!!!”

    沉闷的声响。

    太一右手与李松石的拳头相对。

    就在这刹那,太一眉头猛然一皱,就看见面前的李松石,朝他露出微微笑容,而后,烟消云散。

    “该死,是幻象!!!”

    太一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心中大怒。同时,也在惊异,那李松石用的什么手段?弄出来的幻象,居然连他都给欺骗了。

    左右张望,感应着因果幻象长河,只感觉到之前的神魔爆乱中,无数无辜的天魂,受到残留能量的波及,纷纷飞向因果幻象长河深处。

    太一一下子就明白了。这些天魂当中,肯定有一个是李松石,可是。到底哪一个才是呢?

    太一冷“哼了一声,身形一晃,迅地,化出亿万分身,出现在全部飞遁向因果幻象长河深处的天魂的面前。

    其中一团天魂惊愕,立即幻化回李松石的身影,凝视着太一,心中惊骇道:“怎么可能?这太一的度,怎么会这么快?”

    众花仙心中一动,隐约间,也察觉到了什么。

    但是,此时未及深思,李松石身形一晃,念动法随境界的意志再次凝聚。

    轰的一声,冲破了太一的化身,一拳将之砸得粉碎。

    太一虽然强大,但是,化出了亿万分身之后,一个分身所蕴含的意志。所蕴含的能量,实在不是李松石的对手。

    他感应到一个分身被灭,心中勃然大怒,但脸上却仍是保持着冷静。保持着威严。身形一晃,所有分身凝聚到变成李松石的这个天魂之前,右手一伸。

    那手掌,一下子变得比磨盘还大。一巴掌就将李松石给拍扁了,拍的瞬间飞退了数百万里。”你,你狠!!!”

    太一稍稍一怔,看着那个满脸阴狠之色,大口大口地吐着血,同时分外仇恨地瞪视着他的李松石,

    过得一两秒钟,太一顿然醒悟过来:“该死,又是幻象!!!”

    太一暴怒,右手虚张,凭空一伸。

    此时,就出现了一幕惊人的场景:只见太一的手,探入虚空当中,就如同伸入一个隐形的时空隆道。

    那手,一下子跨越了数百万里的空间。在那瞪视着他的李松石的面前,又凭空伸了出来。

    以极快的度,一下子将那个,“李松石”给抓住,用力一握。

    砰的一声,那个“李松石”被捏爆了,化作一缕金色的不知名天魂。从太一的掌心涌出,朝一边溜去,逃之夭天。

    太一暴怒之极,回头凝望,就见着亿万天魂仍朝因果幻象长河深处。

    他身形一晃,再度化出亿万分身。每个分身,分别拦在一个天魂。

    但就在此时,其中一个天魂,又变成了李松石的模样,一头朝太一的分身撞去,将他给撞得烟消云散,点滴无存。

    太一感应到这点,亿万分身再次聚拢在这李松石面前,不假思索地。身上释放出万丈神光,笼罩了方圆亿万里的空间,狠狠地朝李松石压制下去。

    右手一抓,朝李松石狠狠拍下。心中冷笑:“嘿嘿,看你还往哪跑?”

    只听砰的一声,那个“李松石”再次被他一掌给拍扁,他再一次地将“李松石”给消灭掉了。

    而后,方圆亿万里空间内的神光。狠狠地挤压下来,覆盖了周围的全部空间,不给那个“李松石”幻化逃离的任何机会。

    只见一阵炽烈的白芒,太一掌中被捏爆的李松石,受着周围的神先,的挤压

    那无尽神光,不断地释放着自己的能量,不断地爆炸着。那狂烈的能量,足以将任何一位大千世界之主。毁灭了千百遍。

    如此,大爆炸过后,太一冷然笑着,凝望着周体周围的虚空。

    就在此时,他脸色一变,心中一动,暗道:“不对,这李松石狡猾之极,如果遇到那等危险,岂会不将鼻起来的所有杀手铜拼死地释放出来作抵抗?那几万周天星辰大阵,那一个凝聚了无数天魂记忆碎片的小黑球,还有其它不知道的压箱底手段”这些,居然一个都没出现?

    “甚至,连他所擅长的种种花仙子天赋仙术,那毁灭一切的红莲业火,都不见踪影,六

    想到这里,太一突然就现,面前的虚空当中,多了一股天魂,正不断地颤抖着,没有逃离,没有崩溃。

    一时间,他就什么都明白了。终于忍不住了,再也顾不得所谓的帝王尊严,再也顾不得所谓的上位者的衿持,一声怒吼,:“李松石,你个混蛋!!!”那仍然朝着因果幻象长河深处飞去的亿万天魂,顿时同时出了微微的冷笑声。

    太一暴怒,身形一晃,再次分出亿万分身:“李松石,有种就别使用幻象,到处逃窜,跟本座光明正大地斗上一场。”

    堂堂至强者,居然被他眼中一个视如蝼蚁的家伙给戏弄,这让他颜”这自尊心无比强烈。无比自傲自信的太一,如何能忍受得了其它同阶至强者的嘲笑?

    想着,自然就更加怒不可抑。

    而此时,那亿万天魂却同时出李松石的声音:“太一,若你想要光明正大,何不等我取得大道本源,元神寄托虚空,再与你“光明正大。地斗上一场?”

    太一沉下了脸,收敛了怒气。没再出声,只将亿万分身瞬移到所有天魂面前。再度出手。

    这时,其中一个天魂幻化出李松石的身影,猛地朝他的分身一拳轰去。

    就在此刻,太一的所有化身的意志凝聚到那个分身所在之处,一掌拍出,直接将那李松石给轰杀成渣。

    而后,就眼睁睁地看着那个“李松石”化为一个天魂,朝一边逃离。

    太一气得差点抓狂,不断地幻化分身,不断地追捕着周围的天魂。

    再次地,某个分身被李松石给毁掉了。

    但是,太一却学聪明了,根本没将其它化身调转过去对付李松石,而是将其它天魂统统给轰杀。

    凭着至强者的手段,也是无法毁灭天魂的。

    但是,却让那些天魂全部停顿了下来,停止了前进。

    一时间,整个因果幻象长河当中。只有一个,李松石朝因果幻象长河深处飞去。

    “哼,这次看你还往哪逃?!!”

    太一自信满满地,正要将全部分身集聚,却给那李松石致命的一击。

    但随即,他又再次被气得抓狂,气得差点崩溃了。

    原来,那个李松石的真身,右手一挥,倾刻,亿万里空间的天魂,一下子如同被捅了巢的马蜂,瞬时间朝四面八方涌动。

    这因果幻象长河,本来就是天魂跻跻,除非是李松石和其它至强者强行挤开通道,否则根本没有多少空隙。

    现在,这么多天魂暴乱,竟是一下子引动得因果幻象长河当中,其它无辜的天魂,也跟着躁乱了起来。

    开始不过是亿万里空间的天魂,最后,竟是亿亿万公里,数十数百数千光年的天魂,都爆乱了,乱七八糟地飞动着,朝着不同的方向飞动。一个个,如同乱窜的无头苍蝇。

    其中,自然也有着数以亿万计的天魂,是飞往着因果幻象长河深处的方向。

    但是,谁才是真真正正的李松石呢?

    哪个天魂,才是李松石的真身?又哪个天魂,是真正乱窜当中的天魂?

    太一一下子被气得该如何是好了。

    如今天机紊乱,根本无法掐指算计。而这因果幻象长河当中,天魂暴乱引了大道意志之紊乱,处处是散着凌乱的大道意志的微弱波动。这种情形下,想依靠感应,感知所有天魂的状况,想现李松石的真身,无疑是在说梦话。

    于是,一时间,太一竟不由的顿了顿,得静下心来。稍稍花点时间考虑该如何对付李松石。

    而他心中,却满是疑惑:“这李松石的幻象,如何能达到如此神出鬼没,连我的感知都瞒过的地步?”

    其实,说来也不是很神奇很玄妙。只不过是李松石使用了梅雨心的天赋仙术,帮着自己“易容”的同时,再帮其它的天魂“易容”罢了。

    一般的幻象,需要使用精神力量。太一这类强者,只要感应一下精神波动,就能搞清楚。

    所以,李松石施展幻境的能力虽然强大。但却完全无法瞒过太一。而凝聚出来的幻象,也同样无法瞒过太一。

    但是,如果是使用加持了念动法随境界的意志的“易容”仙术,再用白牡丹的天赋能力给这仙术强化。然后,同时给李松石,还有亿万天魂统统都“易容”了之后,那太一就分辩不出来了。

    因为,每个飞向因果幻象长河深处的天魂看起来都像李松石,都蕴含着微弱的念动法随境界的气息。但是,这些天魂,没有向太一释放精神波动,没想着影响太一的精神状态,让他产生幻觉。这样的情形下。根本分辩不出,哪个天魂是“披了羊皮的羊”哪个天魂是“披了羊皮的狼”或者说,又有看似李松石的家伙,其实只是“披了狼皮的羊”又有哪个看似李松石的家伙。其实“披了狼皮的狼”

    如此。变幻莫测,连太一都搞糊涂搞混了。自然而然,心里就觉的李松石的幻境好术,高深莫测。那幻象,连他都能欺骗。

    却不知,都不是幻象,只不过是“易容”改头换面罢了。

    幻象是虚影,而“易容”却是将一个人变成另一个人的样子。事实上,还是真大…叉,米凭看他有没有影午,是认不出是人是鬼办是虚影缘圳;

    不提太一心中的疑惑,那李松石心中,也是充满了疑惑。

    他与众位花仙子,通过命运之丝。相互讨论着。

    “石哥哥,你有没有觉得奇怪。那个太一的度,快得有些离谱。”梅雨心等人在他心中道。

    李松石暗暗点头,心念传音道:“的确是有些古怪。那些至强者仿佛能轻易地纵横因果幻象长河,而我在这里,一次最多只能瞬移几千光年就是极限了。现在因为要扮天魂。还难以瞬移。

    “而且,更为古怪的是,我们进入因果幻象长河当中,距离那大道本源与大道意志所在的个置,怎么会这么遥远?该不会有着上亿光年的距离吧?”

    众花仙子听着,若有所思。白牡丹就问三“那大哥你觉得,会是什么缘故呢?”

    “不清楚。但有一点肯定的就是。那些至强者,早就算准了我们进入因果幻象时的大致地点。不然。太一制造出来的数百万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不可能早早就伏击在一旁。等着攻击我们。”

    李松石说着,顿了顿,又道:“那些至强者,能纵横于因果幻象长河。哪怕长河中有着大道意志的笼罩,也都能不受空间距离之约束。但太一所创造出来的念动法随境界的天魂。绝无可能也无视空间距离,不可能在现我们出现之后,直接瞬移过来攻击。而应该是太一早就将这些念动法随境界的魂影安排在那。”众花仙子听着,都是微微点又,沈幻云道:“我也是如此觉得的。”

    其它花仙子基本赞同。

    就是纪洛如若有所思,过得一会。才道:“只是,如今天机紊乱,那些至强者怎么可能算准我们从哪里进来?”

    众人一下子沉默。

    过得一会,纪洛如又道:“如果我所料不错,很可能我们每次进来时。所出现的位置,都相差不远,起码不会过一光年。”

    “怎么可能?”那龙族少女道:“洛如姐姐,如果是这样,那为什么别的天魂,却不受限制呢?”

    众人稍稍一愣,那龙族少女就道:“我的意思是说,我们一开始出现,离那太道本源所在的位置。相差不知多少光年。但是,却有些天魂,一直是在大道本源与大道意志的附近的。不管我们如何前进,在未到达大道本源所在位置之前,都有天魂在我们前面,这些天魂,是如何能出现在我们前面的?”

    众人怔了怔,随即就明白了过来。

    “龙妹妹的意思是说,有些天魂。是可以直接从外界进来,就出现在因果幻象长河的深处,离大道本源较近?”白牡丹问。

    那龙族少女点头:“不错,正是这个意思。”

    “会不会是那些天魂,自太古以来。就在那个个置了?也许”新进入因果幻象长河的天魂,都要在离大道本源较远的地方进入,而不能在离大道本源较近的地方进入。那些离大道本源较近的天魂,都是不知何时,已经在朝那个方向移动,直到现在,才出现在大道本源附近的?”原青青问着。

    “不对。”龙族少女道:“直到现在,我们还有石哥哥,都仍可以通过信仰之丝,级取来自三千大千世界的信仰力量。这说明。信仰之力,可以通过特殊的通道,直接来到距离大道本源较近的地方。那天魂,应该也可以。”

    “的确,虽然说通往因果幻象长河的通道全都被封堵,除了至强者。还有洛如姐姐,以及众花仙子的能力,其它生灵都无法进入这长河。但是,三千大千世界中的一切生灵,其天魂,都能自由出入,信仰之力也能自由进入这长河。这说明。应该有着我们所不知道的通道。”冷香凝分析道。

    纪洛如摇摇头,道:“这样的通道或许有,但应该对我们赶路并没有多少帮助。”

    “为何这样说?”龙族少女问。

    纪洛如道:“如果有着这样的通道,能容许三千大千世界中的其它生灵进出,那些至强者,肯定早就封堵了。但是,别的通往因果幻象长河的通道都堵,偏偏天魂进出的不知名通道,还有信仰之力进出的通道。都没被封堵。甚至,“几乎。可以说得上是,随时随地,进入因果幻象长河的任何一个地点。所以我认为,那样的通道,很可能只能容许天魂通过,最多,再加上信仰之丝的通过。

    “普通三千大千世界的生灵。包括神性生物,一切仙魔妖怪,还有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大千世界之主。都无法自由进出的。而至强者。很可能也能通过这样的通道。所以。他们能轻易地纵横因果幻象长河。我们,却只能辛辛苦苦地赶路,拼命赶往大道本源之所在。”

    众女点头:“原来如此。”

    这时,谢紫董突然通过命运之丝。单独问纪洛如:“洛如姐姐,当初青囊姐姐牺牲时,进入因果幻象长河的通道,与你进出时的通道。是一样的吗?”

    纪洛如元神的身形一震。

    众女脸色古怪地望过来。纪洛如就若无其事的转过头去。同时 悄悄通过命运之丝单独告诉谢紫董:“当时,我是能感应到因果幻象长河中的情况的,当时的感觉。与我平常打开因果幻象长河时的感觉,有着很大的不同。我一回想起来,就觉的有点古怪。直到现在,才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谢紫董心里一动,问:“难道”是青囊姐姐进入长河时的通道。与大道本源更为接近?!!”

    “不错。我身为洛如花花仙子。打开因果幻象长河的通道次数也不少,还能催眠天魂。所以,在我修为未足够强大的时侯,就能感应到大道意志和大道本源的气息。这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算是天赋吧。以前只觉得,长河给我一种压力。那丰囊妹妹自燃灵识,开启通往因果幻象长河的通道时,那股气息,那股压力,比平常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所以,如果推断得没错。若是花仙子自燃灵识,以此破开通往长河的隧道,,么,恐怕,会离那大道意志与大道本源所在的位胃较姆 肝,临死前的执念,受着因果幻象长河感应,所起到的效果,也更为强大。那最后的愿望,也比我的“梦想成真。仙术,要容易实现许多倍,效果好上许多倍。”

    谢紫董听着,微微点头:“果然如此。”

    这时,沈幻云和李松石也通过命运之丝,悄悄地问着刚才谢紫董的问题。

    纪洛如直接将那答案照样回答了他们。

    李松石导沈幻云不过点点头罢了。

    但是,众花仙子们都是聪明的人物,曾听过言青囊的事情的花仙子。一个个都想到了这点,一个个都来询问,而纪洛如就不得不一个个。地告知。至于那些还没清楚言青囊的事情的,却是想到别的地方去了。

    比如,原青青就道:“洛如姐姐。这么说,前往因果幻象长河的通道。只是封堵了不给人们以实体进来。那如果说,我们只使用元神进出因果幻象长河,是不是也可以呢?

    “那天魂既然能进出因果幻象长河。信仰之力也能进出,那我们的元神,同样是虚体,没道理不能进出啊。就像三千大千世界的魔网,加持了大道之意志,人们不能够再进行位面传送了,但是,却可以通过

    《羊的世界》的系统,使用位面投影大阵,进行灵魂的转移。

    “那么,因果幻象长河。是不是也可以通过这个办法做到呢?”

    纪洛如沉吟了一下,道:“倒是有这个可能。不过,我们现在已经进来了,再讨论这点,也没什么作用”

    话说到一半,纪洛如突然怔了一下。忙道:“不对,如果可以的话。说不定,”

    茉荷花花仙子白小香和含姜花花仙子李秀涵有些不解,问:“怎么了?”

    纪洛如沉吟了一下,道:“我们这一次成功的机会不是很大,起码。不是百分之百成功,这样一来,我们倒是可以留下一条后路。

    “比方说,在这因果幻象长河深处布设位面投影大阵,选好地点,那么下回再来。便有可能一下子就进入到之前布设阵势的地方。”白小香有点纳闷地问:“可是,那些至强者会眼睁睁地看着我们在那里布设阵势吗?”

    纪洛如道:“当然不会。但是,我们可以尝试一下这种办法,只不过是以备后用。现在,我们自然是要尽全力一次成功,但如果有万一呢?万一出什么问题,那只要女奶不食言,将我们救出,那我们就有第二次机会。

    “而且,现在这种传送办法。说不定还对我们有很大的好处,方便我们赶路。”

    众女略略沉思,纪洛如就道:“为什么天魂可以自由出入因果幻象长河?我想,十有**是因为天魂之中,蕴含着大道之意志,大道之本源。虽然那量极其之少,但毕竟是蕴含着。所以,正如青青妹妹所说,我们的元神,若是蕴含着极少量的大道本源,大道意志,与这因果幻象长河互相感应,便也能有机会随时进出。并直接进到与因果幻象长河极其接近的位置。”

    “不错。”池淑瑶拍手道:“如果我们突然撤出因果幻象长河,再以元神偷渡进来,直接到达因果幻象长河深处,直接取走大道本源与大道意志,不就有可能直接成功了吗?”

    李松石却是暗暗摇头,道:“不妥。大道本源与大道意志会吸纳着天魂。如今,三千大千世界当中,不知多少神灵遇上了天人五衰,就是因为天魂被大道本源所吞噬。那如果我们以元神进来。说不定,就无法抗住大道本源与大道意志的吞噬。”

    众女听着,一下子就沉默下来了。

    李松石想了想,道:“不过,这个办法,说不定还有用,等下我们不知会遇到什么样的至强者。而且我们想出来的这个元神进出因果幻象长河深处的办法,若是确切可用。说不定还能掘出什么特殊的用途,多一种能力,总是好的。

    “趁着现在不战斗,诸位姐姐妹妹若是有得空闲,便趁机帮着推敲一下那种办法的可行性,如何?”

    众女微微点头。

    她们虽然都在李松石的识海当中,没带着实体物质进来。但是,在李松石的识海深处,却是有着不少使用灵魂力量,加持了不同的意志凝聚出来的人造神格。

    这种单凭一种能量一种物质制作出来的人造神格,还无法投入实用。但用来计算运算以及推断模拟。已经能起到极其强大的辅助作用。所以,在这里进行研究,到是可行。

    而且以众花仙子的智慧,以她们的修为,那快得几乎无与伦比的思维度,绝对有可能研究出点什么。

    李松石说着,顿了顿,又问:“对了。曼华姐姐,人间那边,怎么样了?”

    史曼华道:“现在我们不方便光明正大地进出人间,不大清楚藏在人再华夏大地深处的大道本源是不是完整的。通过死亡后沦落忘川河畔的灵魂的研究,还是没什么结果。

    “这样啊”李松石沉吟了一下。史曼华又道:“不过,许多事情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如果这因果幻象长河之行,达不到目的 那我们随时可以强行闯入人间,借助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的力量。还有其它暗处的力量,足以将人间深处潜藏着的大道本源取出。

    “如果幸运,那大道本源是完整的,是我们证道所需的,那就是我们的运气。而如果那大道本源是不完整的,或是只有至强者才能参悟,对于未证道的念动法随境界强者没什么作用,,那就没办法。”

    李松石点点头:“也就是说,只能碰运气”嗯,希望不要用到这一招。不过,还是预留着一条后路吧。实在不行,就闯进人间的地方。哪怕华夏大地崩溃。也没办法了。路走到这,只能一路前行,不可能再回头,不可能再后退了。”

    众女都是点点头。虽然感觉到以毁坏华夏大地的办法来得到大道本源。有些不妥,毕竟那样会毁了三千大千世界亿万生灵的希望,引来无儿大劫,引来丹边干量众生的怨样的力量。足以令坐忧者都陨落,不知要多久才能复生。

    但是,只要能证道成功,一切都可以挽回。死去的人可以重生,毁坏的大地可以复原。众生的希望。也可以重塑。

    可要是证道不成功,那所有花仙子都没有未来可说。

    所以,很多时侯。人总是只有一种选择的。

    现在,只能寄望于因果幻象长河之行,能成功。那样,就不需要将主意打到华夏大地头上。

    想着,李松石吩咐道:“那我先将精力集中在这边,各位姐姐妹妹帮着考虑一下那特殊进出因果幻象长河的办法。”

    众女欣然点头。

    而后,李松石将心神脱离,还隐约听到,有花仙子在说道:“我想。除了那天魂与大道本源相互感应。得以进出因果幻象长河的办法,那信仰之力循着信仰之丝进入因果幻象长河的办法也可以考虑。

    “这种方法,只要确定一个信仰目标的座标点就可行。如果我们可以追寻到即将陷入天人五衰的神灵的信仰之丝,再有办法循着这信仰之丝将我们的元神移入因果幻象长河当中。那么,我们就可以直接让元神来到接近大道本源所在之处,但又不至于太靠近,不会被直接吞噬。那样,哪怕是元神。也仍然有机会得到大道本源,有机会证道成。”

    说话的乃是风飘零,这飘零妹妹自从灵体完全之后,那灵智,那智慧,竟仿佛比原先高了许多。只不过,满心思还是装着李松石,很少考虑别的事,所以表现不突出。此时生死危机在即,又是李松石想着证道,为了帮助李松石,这风飘零潜在的智慧,潜力,就都激出来了。

    其它如同梅雨心,白牡丹,池淑瑶等人,向来对这等算计之事,是兴趣缺缺,此时也都纷纷加入了讨论。要么。就是专心致志地,帮着李松石应付因果幻象长河当中有可能出现的意外,在警戒着四周。

    不过,她们的讨论,李松石现在是没心思去多听多想了。

    将注意力从识海中转移回现实。望着面前的因果幻象长河,李松石眉头微微一皱:“现在前进的度,稍稍慢了点。或许,可以使用一下“那个办法

    刚想着,正想要使用加的手段。

    就在此刻,却现后方的太一,突然出招了。

    不知何时,太一身边,突然出现了数以万计的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一个个散着极其强烈的气势,一个个站立在太一的身旁。

    李松石心中一惊,却依然保持着天魂的形态在前进着。

    就在此时,数以万计的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身形一晃,就拦截在数万个前往因果幻象长河深处的天魂面前。

    并往因果幻象长河深处的天魂有数万亿,但是,最前端的,是几万。这几万,就先被拦阻了。

    只见那数万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右手轻轻一挥,那几万天魂,就被轰得倒退,朝后方飞去,不再前往大道本源所在的方向。

    而后,数万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又是身形微微一晃,拦截了另外数万天魂,手再次一挥,又是大量的天魂被轰得倒退。

    如此,那些太一创造出来的强者,不断地瞬移转变着个置,不断地将前进的天魂给拦截回来。以它们的度,瞬息间,就瞬移了不知多少次。拦截了不知多少批天魂。

    它们就仿佛一条拦江大坝,将前往那个方向的天魂统统轰开。如果李松石继续前进,他易容变化而成的天魂,肯定会与这些家伙相遇。

    而且,被现之后,李松石还不能继续前进,就算是变成别的天魂。也会再次止步于此。

    “好厉害的手段。”李松石暗想着。

    他不佩服太一这种拦截手段,却佩服太一制和造强者的度。

    回头一看,就见太一站在遥远的后方,全身绽放着紫金色的光芒,右手一挥,金光照处,便是数千的天魂。一下子晋升到念动法随境界。成为一个个形态不同的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

    那些强者,又被太一不断地传送到前方,进行拦截。

    李松石见状不由暗叹:“什么时侯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居然如此的不值钱了?”

    太一一下子创造出如此多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这简直就是完全逆反了人们认知的行为。

    李松石可以肯定,太一创造出来的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这些天魂魂影,肯定有着致命的弱点。这样的弱点,一般的神灵,或许没办法觉。就算觉也无法利用。但若是真正的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现了其中的秘密,得知了它们的弱点。应该很轻易地,就将这些创造出来的念动法随的魂影给全灭掉。

    否则,太一的能力也太过于逆天了。就是别的至强者都会眼红 都会忍不住千方百计地毁掉他。

    虽然说,太一是至强者,不死不灭。可无限复活,不失记忆。

    但是,难道就不许别的至强者,先将他轰杀,然后等他快复活时,又再去轰杀一次,让他不断地灭亡,没个机会真正活过来吗?那样,也免得他会派出百万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将三千大千世界都毁掉。

    但现在,太一仍好好地活着。就说明,他没强大到让别的至强者嫉恨的程度。他创造的念动法随境界的魂影,仍有着致命的缺陷。其它至强者根本不担心他乱来。

    只是,这些念动法随境界的魂影。到底有着什么样的缺点呢?李松石现在可不清楚。不过,却不妨碍他试一试。

    虽然说,有可能稍稍浪费点时间。但是,这样逃避下去也不是办法。不管怎备说,李松石的目标都是大道本源。

    若是太一直接瞬移过去,派出百万念动法随境界的魂影,那李松石可就头大了。

    所以,现在摸清它们的弱点,非常之有必要!!!,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肌忙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