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六百三十一章 凰血花之陨

第六百三十一章 凰血花之陨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会是什么不好的事情。 1讠1“原青青问六  沈幻云想了想,神色突然有些黯然。看了看众花仙子,迟疑了一下。道:“太一早已不是花主了。但却能使用花之灵气,能施展花仙子的力量。这根本就不合理。

    “所以”,我只能想到一种可能性。”

    沈幻云说着,纪洛如和谢紫董等。七八位花仙子同时似乎想到了什么。神色都有些黯然。

    而原青青先是疑惑,但想到自己往昔做的种种试验,也徒然醒悟过来。脸色一变,问:“对追…”

    众女面面相觑。

    沈幻云迟疑了一下,道:“不错,应该是那太一,将凰血花花仙子的力量,封存了起来,现在,才将这力量释放出来。”

    众位花仙子不出声了,但是,那白小香却仍是有些疑惑:“封存起来?我们花仙子的力量,可以封存起来的吗?而且,为什么各位姐姐的脸色这么难看?”

    纪洛如的声音道:“是有办法将花仙子的力量封存起来的”比如说,将那一半花仙子的灵识,用来祭炼成法宝,或是灵器,那么,那花仙子就会变成无意识的器灵。而那法宝灵器,也就拥有着那花仙子生前部份的能力。”

    众花仙子虽早就猜想到这点,但听着,还是有些骇然。

    “这”这也太狠了吧?”白小香和李秀涵等花仙子骇然失色。

    将花仙子的灵识祭炼成法宝灵器?!!

    然后,再用那法宝将花仙子的力量施展出来?

    怪不得,怪不得那太一已经不是花主,却能释放出花之灵气,却能施展出凰血花花仙子特有的能力。

    也怪不得,这太一会如此地千方百计要灭杀李松石了。

    就凭他的作为,李松石达到元神寄托虚空境界之后,这些跟着达到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花仙子,就绝不会有一个会放过他。

    太一,就将注定在殒落与重生之间不断地反复着。哪怕是至强者,也只能沦落到不断地被毁灭,又不断的重生的境地。虽然至强者号称不死不灭,但像他那样,不断地死而活,活而死,那不死不灭,那不朽,又有何意义?

    “可是,那太一和凰血花花仙子不是夫妻吗?他们感情不是很好吗?他怎么会下得了手?”白小香不禁问道。

    沈幻云摇摇头:“夫妻又如何?对那种人而言,”

    洛清玉则道:“我想,那太一跟凰血花花仙子之间,是没有真正的感情的。那凰血花花仙子也许可能会爱上他,但他,却断然不可能爱上凰血花的花仙子。”

    “为什么会这么说?”白小香问。

    “有两个原因。”洛清玉道:“第一个原因,自然是太一在太古之时,就有自己喜欢之人了”很可能就是那传说中的羲和。而他接近凰血花花仙子之时,自然就将自己的情感执念,寄托到某件法宝之上,保持着空灵之心,再云接近凰血花花仙子。“这样,他的情感都已经寄托出去了,又怎可能对凰血花花仙子动心呢?”

    白小香微微点头。

    洛清玉又道:“如此一来,那凰血花花仙子,就是爱上了一个负心汉了。哪怕知道自己得不到回报,也不惜为他而牺牲。”

    说着,微微一叹,而后,又道:“至于第二个原因,很可能就是太一跟那凰血花花仙子,根本就没生任何关系,算不上真正的夫妻。”

    “怎么会?”白小香讶异道。

    洛清玉道:小香妹妹不要小瞧我们花仙子姐妹的能力。花仙子天生在渡情劫,自然就有着极特殊的能力。比方说,真正爱上一个人之后。那情感寄托在那人的身上,若与之交欢。灵识交流,那或多或少,对方都不可能不产生感情流露的。如此一来,太一若与凰血花花仙子生了关系,就断然不可能对她完全无动于衷。

    “只要将自身执托到法宝上的执念取回来。就会对凰血花花仙子产生感情。虽然那感情不足以让凰血花花仙子渡过情劫,但却可以让太一狠不下心将凰血花花仙子祭炼了。

    “当然,还有一点更重要的,就是太一太过自私。”

    自私?!!白小香诧异地问。

    “是的,如果我没猜错,太一是在一开始,就打算借助凰血花花仙子的一半灵识,达到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而另一半灵识,祭炼成法宝的主意。”

    洛清玉说着,连梅雨心等人都有些疑惑了:“为什么这么说呢?”

    洛清玉冷冷哼了一声,道:“太一的确是太古人杰,有大智慧大毅力,但是,你们觉得,如果只是普通花仙子自燃一半灵识,足以将他推升到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吗?”

    众花仙子相互看了看,面面相虚,但是,沈幻云等人却是摇了摇头。

    之前,神云将风飘零的灵识分成两半,其中一半灵识自燃,只打算让李松石达到念动法随的颠峰境界。

    从凡人达到念动法随的境界,和从念动法随的颠峰境界,达到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根本就是不可同日而语。

    否则,言青囊直接让一个对花仙子很好的人,或是直接让一位花仙子达到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就可以了,何必还要拐弯抹角地,弄出一个,神云,还要找上李松石这个有缘人,再困难重重地进入因果幻象长河,由此达到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呢?

    那凰血花再强大,她的一半灵识。也不会比风飘零的灵识强大太多。

    所以,使用一半灵识自燃,想让太一达到那个境界,是相当勉强的。

    这时,就是洛清玉道:“花仙子乃是三千大千世界当中最为纯净之生灵,得天独厚。所以一,个从身体到心灵。那灵识都是无比纯粹,未被任何外物玷污的花仙子,自燃灵识之后,许下的愿望,产生的威力。达到的效果,远远比一位与男子结合之后的花仙子自燃灵识所能够达到的效果。

    “花仙子的身心越是纯净,越是纯粹,与因果幻象长河产生的感应。越强烈,越是能感动更多对花有好感的天魂。而反之,若花仙子的身心有所属,那能够感动的天魂。就不如前者那么多。

    “太一此人,一心向往着至强者之道。能单独修炼到念动法随境界日o8姗旬书晒讥芥伞,向箔点心,那变强的心念。意志,不知会如何的典引愿意让儿女情长来破坏他前进的道路?

    “使用一半凰血花花仙子的灵识。让他达到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毕竟有些玄乎。为了达到目的。为了达到至强者境界的可能性更大。这太一。肯定是不会与凰血花花仙子生任何关系的。

    “那时,凰血花花仙子虽然心中有了情,入了情劫,心灵已不够纯净。但即便如此,也比她的身心与太一神魂交融之后,更为纯净。前者自燃灵识所产生的效果,也比后者自燃灵识所产生的效果更强烈。

    “以太一这种人的心性,会如何选择?定然是不会碰那凰血花花仙子。而只会花言巧语地欺骗,让那凰血花花仙子满怀对未来的瞳景,而心甘情愿地为他牺牲一半灵识。

    “而后,再狠心地,将另一半灵识,祭炼成了法宝。将那一半灵识。变成了无意认的器灵。”

    众花仙子听着,都是脸色微微一变,义愤填膺。

    而李松石在外面通过命运之丝听到众花仙子的谈论,也是愤怒异常。

    虽然众花仙子所说,大都是推测。但是,听起来却又合情合理。

    以太一的“精打细算”的确真有可能是像洛蒋玉所猜测一般。

    李松石心中愤怒,暗中传声道:“如果事实真如此,我必不放过那太一。”

    只要达到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亲自去向那太一询问。那时侯,以李松石的修为,太一根本就无法撒谎,无法瞒过他的感应。

    只耍事情是真的,那太一,,哼。

    李松石如此想着,众花仙子也基本是这样的想法。只不过,她们比李松石更愤怒罢了。

    也更加肯定如此的推断。()()

    不然的话,为何太一会不惜暴露出那可以操控凰血花花仙子能力的能力,还要阻止李松石?十有**。是那能力,其它至强者都清楚。而且是不惜一切,都要阻止李松石。

    而又为何,太一会说,如果李松石现他做过的事,会不放过他?

    那基本上已是不打自招了。

    却说,李松石一边心中与众花仙交流着,一边收集着周围的天魂。

    同时,在心底里积蕴着一股意志。

    他打算再度向因果幻象长河许愿。一举摆脱至强者的纠缠。但要许愿成功,却不能慢悠悠地念出来,免得被打断,所以最好就是先在心中蕴着意境,然后一举释放出来。

    最后,就是将这意境先加持在若干天魂之上,以易容仙术改换气息,放出去,数千万天魂同时许愿,看太一阻拦哪个?

    而此时,太一却在背后遥遥望着前方。

    创造神灵和创造念动法随境界强者的手段没用的,便只好施展压箱底的招术。

    只见太一的右眼,突然燃烧起了熊熊烈火,火光之中,一个紫金色。形状古朴的钟形法宝,从眼中缓缓地飞了出来。缓缓地旋转着。

    那钟一边旋转一边变大,通体还有着太阳真火不断地燃烧祭炼。

    太一凝望着,微微叹息:“每用一次,消耗的意志太过浩大,真不想轻易动手啊。”

    只见他右手一指,那钟便飞上他头顶,释放出一个紫金色的光罩,将他团团笼罩住。

    而后,咚的一声。

    那响声一瞬间跨越了空间的界限。在整个因果幻象长河当中响起。

    倾刻间,整条因果幻象长河。都停止了流动。无数天魂,在一刹那间稍稍动弹少许,就平静了下来。

    李松石的身形,也在瞬间被顿住,并惊骇地现,自己体内的所有力量,在一瞬间停止了流动。

    而后,就感觉到一股庞大的意志,从后方涌来。刹那间,扫过他的身体。

    一瞬间,那股庞大的意志,就锁定了李松石的身体。

    只是,此时,那钟声已散,李松石几乎是不假思索地,朝前方瞬移了亿万公里,眨眼,又是千百光年的瞬移,而后,搅乱无数天魂,再次隐藏身形。

    “好可怕的钟声”就好像能让时间停止,令万物在一瞬间停止了活动似的。而且,钟声响过,我体内的所有能量,包括精神意志,都在一瞬间少了三成。如果再连续多想几产,简直就不可想象。

    “只是,这钟声听起来,怎么感真好像那么耳熟呢?就好像,就好像是在混沌不灭金光里面,曾听过的,盘古的心跳声!!”

    难道,这钟竟然会与盘古的心脏有关系?

    李松石想着,扭转回头一看。却又见太一头顶那个古钟微微晃动。而后,古钟周围的太阳真火,一下子就弱了许多,那钟的颜色也稍稍有些默淡。

    但与此同时,钟声再次响彻因果幻象长河。

    李松石觉,自己体内的精神意志,一切能量,都停止了活动。

    虽然仍能保持着思维的活动。那思绪,根本就带动不起意志的力量。

    仿佛在一瞬间,自己的修为。居然下降了几乎一个境界。

    李松石心中骇然。

    就感应到太一突然将他锁定,而后。出现在他的面前,平静地凝视

    他。

    此时,钟声消散。

    整个因果幻象长河,包括李松石体内的精神力量,一切能量,都恢复了运转。

    但是,李松石却现,自己的全部精神意志,还有力量,却又消耗了一成。

    但是,消耗了一成还不够。他还现,自己的修为境界。居然从念动法随境界的颠峰,下降到念动法随境界的后期境界。

    本来,那意志的威能,居然下降了百分之三十。

    “可怕,实在是太可怕了。”李松石心中再度惊骇。

    如果是一般的大千世界之主。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被太一敲几下钟,岂不是变得任由他揉捏?

    只不知,那个钟,对至强者是不是也有同样的效果”不过,看太一那表情,似乎在痛惜钟消耗的能量。看来,很有可能,对至强者也起到作用,只不知,这作用是否如同施展在李松石身上这般强大罢了。

    李松石深吸了一口气,暗暗让众花仙子都暂停做别的事,将全部意志集中到他身上。并让那龙族少女与车瑞华,分川凡注“步天仙灵百花蜜露”和“灵魂能量 一般的强者,境界跌落江要修炼回来。虽然有着经验,但仍要花费时间。

    但是,有着“先天仙灵百花蜜露”和龙族少女的实质化的灵魂能量这两项作弊器,李松石想要恢复到之前的修为境界,不过是片刻之间的事情。

    最多最多,也就十五分钟。

    更厉害的是,众位花仙子与他性命相连,众花仙子任何一位饮用“先天仙灵百花蜜露”净化元神,通过命运之丝,都能让李松石元神跟着净化,以达到境界提升的作用。

    而且,精神力量,也由此可以补充。

    所以,李松石现在,最缺少的,就是时间。

    不过,他也不是很害怕。因为之前第一次钟声响,消耗的力量,已经补了回来。之后再消耗的一成,又在他那逆天般的回复度下。也补了回来。

    所差的,就是境界还未回复。

    但这只是时间的问题。现在。他有着二十几位花仙子的意志加持。那力量,仍保持着之前百分之七十。大约相当于十五六位念动法随颠峰境界的强者的力量。

    加上花仙子的天赋能力,照样能跟太一相抗衡,前提是,那个家伙不再乱用那只钟。

    “李松石,你很好,真的很好。果然是很了不起啊。”太一赞叹道。那声音,看似平静,但蕴含的杀机,却是越来越浓。

    李松石脸色平静,但心中却是在苦笑。

    如果太一使用别的手段,李松石是一点也不害怕的。可是,如果太一还要继续使用这个钟  。李松石很悲哀地现,自己目前居然没有任何办法对付这个古怪的钟

    如果太一再多敲几下,,

    李松石心中微微暗叹着。

    这时,命运之丝传来了纪洛如的心声:“石弟弟,其实,太一是不敢频繁使用这个钟的。”

    李松石暗暗点头,道:“我明白。那个钟的力量似乎也不是无穷无尽的强大”起码,现在的能量,不是无穷无尽。”

    “不仅如此。”纪洛如道:“石弟弟你没现,这钟是大面积攻击武器吗?”

    李松石听着,当即省悟。

    这钟,之前在没锁定李松石之前。就将他的修为给削弱了,将他的力量给消掉了。而且,整个因果幻象长河所有的天魂,基本上都在同一时间停顿了任何活动。

    这说明,太一是在对着整个因果幻象长河进行攻击”而原因,正是因为在此之前,无法锁定李松石。

    所以,只要李松石一直不让他锁定,那么,太一就一直得大面积进行攻击,不能单独针对李松石。

    如此一来,那因果幻象长河中的天魂,会眼睁睁地看着太一不分好歹,胡作非飞,乱七八糟地兴风作浪吗?

    那因果幻象长河深处的大道本源与大道意志,会没有任何反应吗?

    不会!!!

    只要太一不断地进行全面攻击。波及到因果幻象长河的深处。那么。大道本源与大道意志,肯定会出面阻止。

    而之前;太一不断地锁定李松石。现在又专门跑到面前来拦截,那十有**,就是他也不大愿意,不大敢再使用那所谓的“全体攻击”只想针对李松石而已。

    所以,不管如何,都可以知道,太一对于滥用那个钟,是很顾忌的。不然的话。之前也不耳能先使用“凰血花花仙子”的能力,而不先使用这个钟了。

    那么,按照敌人越是不希望的事情。俺们就尽量地去做,尽量让那事情生”这样的想法,那,接下来该如何做,就基本上明白了。

    李松石想通这一切,还包括与众位花仙子心念传达各自的想法。前后只花了少许的时间。

    那太一都没觉李松石暗中在商量着对策。

    此时,李松石就突然难了。

    “只要尽可能地不让太一锁定,并尽可能地恢复自身的境界与修为。不断地拖延时间,那就有可能出现转机!!”

    李松石抱着如此打算,右手一挥,一个个天魂源源不断地涌出,形成屏障,直直朝太一冲去。

    与此同时,一朵朵的欲火,朝太一飞射。

    而李松石身形一沉,就朝下方毛去。

    接着,便要一个瞬移朝前方闪躲。

    “李松石!!”太一暴怒。

    这个家伙非常之自傲自负,还以为自己将李松石给震慑住了,李松石不敢再乱来了。

    的确,换了三千大千世界任何一位强者,哪怕是念动法随的境界,大千世界之主,甚至是至强者,在面对他的混沌钟连敲两声的情况下,都得拖延时间观望,担心他会立即敲响第三声。

    但没想到,李松石这家伙居然不按常理出牌。在这种修为被削 境界下降的情况下,居然还敢立即攻击。

    在明知逃跑无望的情形下,还立即转身就走。

    太一暴怒,眸中熊熊的太阳真火闪现,他张嘴一呼,现股紫金色的光焰喷入那钟底下。

    刹那间,那个钟周围的火光更盛,钟的颜色又恢复成了神光湛湛的模样,不见丝毫黯淡。

    但太一,却是神色稍稍委顿,似乎消耗了许多精神。就如同凡间男子网刚一夜七次郎过后的那种气色。

    显然消耗极大。

    也不知是那钟现在出了问题,还是本来就如此。

    此时,就听到咚的一声。

    刹那,整条因果幻象长河中的一切天魂,都停顿了。

    而李松石刚刚瞬移到一半的身体。就被在半路中挤了出来,与大量的天魂困在一起,倾刻间,就吐了一大口血。

    但那血只喷出嘴巴,他那吐血的动作,包括虚空中的灵血,也在刹那间停止了能量的流转。

    与此同时,那个混沌钟的第三声的特殊效果还没出现,因果幻象长河深处,就顿时暴出一股强烈的意志波动。

    这意志波动,也是无视空间距离。一下子包裹住整条因果幻象长河。

    这是大道之意志,是大道之气息。

    李松石心中就是一喜。

    千盼万盼,本就是想要等着这股气息的出现。

    之前的攻击逃跑。就是想等着这股意

    本来还以为,要承受多几次钟声的攻击,那“大道爷爷”才肯威。

    没想到,“大道爷爷”他老人家还真是性如烈火啊,太一那混球才开始敲第三声。他老人家就怒了。

    那怒气,仿如一个老人在怒骂:“臭小子,敲什么敲?你是想着给老爷子我敲丧钟吗?俺还年轻着,要吞噬这长河中的天魂恢复力量,与那混沌意志拼搏一翻,让三千大千世界重归混沌。

    “现在你要削弱天魂的力量,就是要削弱老爷子我的力量,看来,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当然,大道意志不是活人。它也没有夫多的自我思维,更不可能骂出那样的话。

    但是,它的怒意,就让人在一瞬间,感觉到其中仿佛包含着刚才那些话的意思,仿佛包含的那些话的内容。

    浩浩荡荡的大道意志,滚滚如潮,震荡着整个因果幻象长河,笼罩住整个因果幻象长河。仿佛在宣布。这里是它的地盘。这里的一切,要由它老人家来作主。

    而后,大道意志回荡,太一头顶上的钟,突然就嗡的一声,颤抖了几下,钟身完全变得黯淡,掉落了下来。

    整个因果幻象长河,恢复了正常。之前那束缚着长河中的天魂的力量,完全消失了。

    太一脸色微变,张嘴一吸,将那钟吞到腹中。

    而后,眸中紫金色的光芒一亮,眸子中火焰熊熊,隐隐约约间,就见一个金钟在他右眼眸中殿烧着。祭炼着。

    片晌,眸中金光逝去,他的眸子又恢复了正常。

    只是,此时,李松石早已逃之夭夭了。

    “李松石!!!如果是在三千大千世界当中”哼。”太一脸色很不好看,暗暗怒哼。

    如果在三千大千世界当中,太一想要收拾李松石,自然是轻而易举。这个钟,李松石完全没办法抗衡。

    但前提是,那必须是在以前,在指天剑出现之前。

    现在,指天剑中蕴含着大道意志,随着魔网释放,庇护三千大千世界。若太一乱来,那指天刮肯定也不会让他乱来的。

    一旦指天剑插入战斗,到时侯破坏力太强大,别的至强者也不得不出手。

    所以,现在,他似乎还真没办法拿李松石怎么样了。

    “唉,时也,运也,命也,,那家伙,命也太好了。”

    太一淡淡说着,神色有些怅然。

    此时,就见因果幻象长河深处。无数天魂同时许愿:“愿一切前往因果幻象长河深处之天魂,皆可瞬息千百光年,若流光,皆可跨越空间。瞬间移动!!!”

    此愿,非常符合大道意志之愿望。

    那因果幻象长河深处的大道本源与大道意志,正巴不得多来些天魂给它吞噬呢。

    如果不是女奶炼石补天,还用自己的身子堵在那里,恐怕若干年前。这长河,早就回归本源了。

    现在,李松石借着天魂许愿,催眠了无数天魂,那天魂的愿力,激了长河深处的大道意志与大道本源。倾刻间,“许愿成真”!!!

    就间数以亿万计的天魂,不断地朝因果幻象长河深处飞涌,一边飞行,一边不断地瞬移。

    而李松石,自然就是“易容”成了天魂,藏身其中。

    只见因果幻象长河,滚滚涛涛,漫无边际,纵横亿万光年。

    然而,中间处,却有些微光点,约莫数万亿的天魂,不断地消失又出现,在那充满了白光,挤满了天魂的长河当中,不断地穿梭,跨空间瞬移,改变着自身的位置,迅朝长河的深处,朝那长河的中心之处。

    太一见此情形,不禁再次微微一叹。

    看来,是拦不住了。

    使用混沌钟,会受大道意志之阻拦。使用别的办法”哼,李松石藏在亿万天魂之中,他拦得住哪个?

    “既然如此”李松石,那我就先到长河深处等你吧。如果你命真的够好,来到此处,我自然会让你无法得到大道本源与大道意志。如果你命不好,半路就被别的至强者干棹。就只能怨你自己福薄了。”

    太一心想着,身形渐渐变淡,缓缓消失了。

    而可怜的李松石,仍在不断地赶路,不断地穿梭瞬移着。

    同时,不断地收取路上所遇的许多天魂,藏到新制造的储物戒中。

    以念动法随境界的能力,挥挥手就可以创造出一个小千世界来,弄多若干个储物戒,实在算不了什么。

    李松石一边藏着天魂,一边暗中在储物戒内动手脚,帮着这些天魂“改头换貌”好好地修理一番。

    此时,他的修为,他的境界,已经是完全恢复了,恢复到颠峰状态。

    之前与太一战斗,说来话长,但前后却不到十分钟,而之后逃离太一,也不过几分钟时间。

    那“先天仙灵蜜露”虽然很神奇,也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让他恢复完全。

    但是,长河深处的大道本源一威,李松石就现,自己的境界。恢复了。

    而境界恢复,那体内蕴含的能量,生命力,还有精神意志力量,想要补充,实在是太简单容易不过了。

    “不知还有多久才能到达长河深处?”原青青的声音自他心中响起。

    “可能还要几百万光年吧”或许几千万光年也说不定。”李松石有些郁闷地道。

    就在这时,李松石身形刚刚穿越虚空现身,前方数千万公里之处,就突然有一个小点,爆出极其强烈的精神波动。

    这股波动,倾刻间传遍了方圆千百光年的空间。这一个范围内的所有天魂,都微微颤抖着。

    而后,被李松石改头换面,增加了一些他的气息的天魂,就都恢复了原状,并且,不再前往因果幻象长河深处。

    所有前往因果幻象长河深处的天魂,都停止了活动。

    而李松石身上的易容伪装,也一下子消失,变回了李松石的真实面目。

    不仅如此,李松石之前隐瞒的身份。用易容易隐藏着的因果 此时。竟不受控制地暴露了出来了。

    冥冥之中,自有因果。冥冥之中,李松石身上散出一缕缕的精神波动。

    就在此时,因果判亦艮河当中,切天魂,记忆碎片是有着与李松居啪七刚记忆的天魂,都仿佛在刹那间苏醒了过来。

    与李松石有着仇恨的记忆的天魂。释放出憎恨的气息,与李松石有着恩情的记忆的天魂,释放出感恩的情绪。

    这种奇怪的现象,让李松石一下子就怔住了。

    一般来说,除了至强者,三千大千世界当中的任何生灵,一旦进入因果幻象长河,稍稍过得一段时间。那相互感应之下,与之有关联的生灵的天魂,就会被吸引过来。

    这是再常现象。

    李松石以前是来去匆匆,而之前进来之时,就卓用红莲业火化去身上的因果之丝,又稍稍易容了一下。阻止了其它天魂的记忆碎片与他产生感应。所以,一直没有天魂主动聚来。现在,李松石身匕的因果之丝,还有那隐藏起来的那一部份气息,一暴露,诸多天魂,就滚滚而来。

    不少天魂相互挤动着,隐隐约约间。有着轰隆隆的雷鸣声响动。同时,还释放着憎恨,毁灭的意志。如同三千大千世界的修炼者所遇到的天劫。

    还有些天魂,释放着金光,似在感恩,一团团金光凝聚而成的功德金云,朝李松石聚来。

    与此同时,之前被李松石用欲火化掉的天魂的记忆碎片,全部恢复了原状。而被太一创造出来的,仍在长河中存活的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和神灵。也都变回了天魂。

    一切,仿佛都返本还原了。

    李松石讶异地盯着前方产生奇妙波动的地方。

    这是什么能力?什么样的精神波动,足以让世间万物,乃至让这因果幻象长河当中的一切,都逆转回去,返转回被改变之前的状态?

    如此神通,如此伟力,委实可惊可怖。

    看起来,没有太一的能力那么霸道强大,没有那种至尊气息,但是。却显得更神奇,更危险。

    网纳闷着,就见那数千万公里远之处,显露出一股紫金色的光芒。

    而后,一个李松石相当熟悉的老家伙,一副神仙高人的模样,盘膝坐于虚空,浮现了出来。

    “元始天尊?!!”

    李松石有些无语。

    那元始天尊朝李松石微微点头:“嗯,小家伙,很久不见了。”

    李松石郁闷了一下:“谁跟你许久不见?你一直呆在我创造的《羊的世界》里,最近还经常来打扰我的吧?”

    “哦?是吗?哈哈,所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本尊是有一段时间没见你了,掐指一算,也算是若干年了吧?”

    李松石听着,就道:“修仙不知年月,千年不过一弹指间。所以算起来,我们没见面的时间还没有一弹指间呢。”

    元始天尊一怔,随后笑道:“你还这么会开玩笑。”

    李松石耸耸肩:“你老人家不也仍是这么“幽默,吗。”

    顿了顿,又道:“你也是来阻止我的吗?”

    “当然。”元始天尊点点头道:“别人都来了,本尊不来。不是不好意思吗?”

    李松石无语。元始天尊又道:“当然,就算别人不来,本尊也是要来的。”

    李松石再次无语。

    元始天尊再道:“没办法,谁让你小子变态呢?你当初没到念动法随的境界,老道我堂堂元始天尊。都要在你手底下混饭吃,辛辛苦苦弄个什么虚拟神灵帐号。若是让你修炼到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那我们还有得混吗?所以,不得不阻止你”嗯,虽然说,本尊不大相信你有能力悟透大道本源,不大相信你能证道。但是小心驶得万年船,就还是来了。

    “小家伙,我们也算是相识一场。你回头去吧,我老人家也不伤你。哪怕三千大千世界崩坏,也保你渡过这一大劫。但是,大道本源与大道意志,你就别想啦。”

    李松石有些哭笑不得:“这么说,您老人家,真是为我着想,很令我感动啊。”

    “当然,老道我向来就是这么好心肠的  ,唉,人家都叫我善良有爱的元始天尊呢。”

    李松石暴汗。

    元始天尊又道:“你可别不信。华夏大地那些玩家,好多都是这么称呼的。而且,不少玩家挂掉了。灵魂进了我给凡人渡过灭世大劫而创造的“玉清圣界”,嗯,也就类似那些自称神灵的小蝼蚁所说的神国。还有你们搞出来的虚似神国,

    “那些玩家的灵魂进到“玉清圣界。来之后,还是这么称呼。而本尊,却向来不生气,宽容大度,这说明啊,老人家我还是心肠很好,很懂得为人着想滴。”

    李松石再度无语。

    元始天尊这老头,什么时侯变的这么臭屁了?嗯,不对,他向来就这么臭屁。

    李松石想着,却是在暗中观察着元始天尊。

    元始天尊之名,他是如雷贯耳已久。与他见过面的次数也不少了。但对于元始天尊的真实实力,李某人一直没摸清。

    现在,他根本就没有出手的把握。

    “头疼啊”这因果幻象长河深处是必去的。但是。这老头挡在过…难不成要试着硬闯一下看看?”

    李松石网想着。

    就在这时,周围雷声轰鸣,数以亿万的天魂相互推攘着,密密麻麻。它们身边的记忆碎片,凝成了厚厚重重的怨气。积聚起来,如同大片大片的乌云。

    其中,雷声滚滚,电闪雷鸣。竟是一大片的劫云。

    李松石有些讶异:“原来与我有因果,结下怨的生灵,居然有这么多?”

    抬头望望,却见远处,更多的天魂朝这边飞来,一个个怨气深重,电光闪烁。

    李松石顿时头大了。

    这个”在因果幻象长河当中渡“天劫”那不会引连锁反应,不会让长河深处那大道本源大道意志看不顺眼,跟着来凑热闹吧?

    “万一那大道本源觉得那些与俺结怨的天魂有些凄惨,稍稍加重点天劫,“关照关照。一下咱们,那可就麻烦了。”

    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位阴魂不散,看起来就让人一个头两个大的元始天尊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