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六百三十三章 歪理正辩

第六百三十三章 歪理正辩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大哥,刚才你在跟我商量关干你的功德的事情

    谢紫董的声音从李松石心里想起,随即,一股记忆团,带着大量的记忆碎片,倾刻间就从命运之丝涌来。[][]进入了李松石的脑海当中。

    片剪之间,李松石就想起了之前忘记的事情。

    其实,之前忘记的事情,也不是很重要,只不过,因为突性的脑海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才下意识地心慌的。

    想到这里,李松石稍稍有点安心,但随即,脸色又有点凝重:“诸位姐妹,你们有没有现,元始天尊的刚才那个技能?”

    “嗯,现了沈幻云道:“似乎是能打断别人的记忆。”“测号,让人暂时忘记当前的记忆。那如果是正在战斗中,元始天尊这么一挥,会不会能让他的敌人,将那心中的敌意,暂时忘记呢?忘了为何与元始天尊敌对,忘了接下来应该如何应付,用何招数对付于他。那么,”李松石说着。

    史曼华的声音传来:“那么,将是一场灾难。

    “嗯,这能力,倒是极其古怪,居然能透过功德金光功德祥云,直接扫掉别人的记忆,这会不会是灵魂攻击技能呢?”车瑞华问。

    李松石摇摇头,道:“不清楚。因为不止一种类型的能力,有可能造出这样的效果。但是  ,能透过功德祥云直接击杀别人的记忆”这种能力,我是闻所未闻,听所未听。”

    “西方魔幻世界到是有过一种叫做失忆**的魔法,而花仙子当中。也有类似的能力。只不过,都不可能透过功德金光的阻拦 直接对人造成伤害沈幻云说着。

    李松石等人商量了一会,商量来商量去,也搞不清楚。

    最后,纪洛如道:“现在也商量不出什么,但有点肯定的,妾一位至强者,都有着一些我们不曾了解过的能力,都有着最少一个我们不清楚的杀招。而且,他们很可能用这些能力来对付我们。所以,我们要更小心了。

    “因为,说不定,在因果幻象长河深处,在大道本源与大道意志所在处之前,很可能,要面对着所有的至强者。那时侯,我们的胜算,”

    众人一时间都沉默了下来。

    李松石微微一双,心道:“看来。真的非得使用那一招了”希望。得到大道本源之后,真能够在瞬间就证道成功吧,”

    而后,不再言语,只一路前行。

    只是,仿佛上苍注定,李松石的这一段路程,将会是无比的艰难,充满了曲折。

    所以,才再次前行了不到一万光年。前方,就又有人挡路了。

    那是一颗光头,来者瘦高,黝黑,满脸苦色。

    一见李松石,就大唱佛号:“喃吭阿弥陀佛,李施主。老衲有礼了。”

    李松石顿时停住了身形,满脸古怪地打量面前这和尚,道:““阿弥陀。大师,难道你也想要拦我吗?。

    “阿弥陀佛,拦就是不拦,不拦就是拦,施主着相了。”

    李松石无语,顿了顿,道:“好吧,拦就是不拦。既然如此,那大师请自便,您在这慢慢地拦不拦。我先走了

    身形一闪,便要从阿弥陀佛身旁晃开去。

    那阿弥陀佛身形巍然不动,但很奇妙地,居然又是拦在了李松石面前千里远之处。

    这等无形无相的瞬移能力,李松石心底暗暗钦佩。但是,嘴上却道:“怎么,阿弥陀大师,您不是说拦就是不拦吗?怎么又拦在我面前了?”

    “阿弥陀佛,不拦就是拦。老技此时似拦而非拦。名虽曰拦,亦非拦,拦非拦,非非拦,拦与不拦,皆在一心,施主又着相了阿弥陀佛一本正经地道。

    李松石听得满头黑线:“好吧,我的确是着相了。因为,我的的确确看到你就在我面前”这就是着“相。吧。如果阿弥陀大师能大慈悲,施展一下“无相,之道,从我面前消失,让我看不到您老人家的脸,那,我就不用着相了,那大师您岂不是功德无量?”

    “阿弥陀佛,李施主果真有慧根。不过,有相无相皆非相,非非相。着于无相者,亦是着相了。”阿弥陀佛询询教诲,一副悔人不倦的样子。

    李松石长吸了一口气:“阿陀佛”不对,老和尚,不要在我面前卖弄这些佛理。我也曾是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此时,我亦有一化身为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你少来跟我谈论这些。”

    阿弥陀佛抬起头,似笑非笑地望着李松石,道:“既如此,那李施主是愿意以“李施主。之身份与老衲我交谈,还是愿意以“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之身份,与老衲我交谈呢?”

    李松石皱皱眉,问:“这有什么区别吗?李施主导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名虽二,实为一,何必着于名相?”

    “阿弥陀佛,普渡光王佛果真慧根深厚,佛缘深厚。既如此,老衲代三千大千世界,无边无量生灵,祈求普渡光王佛退出因果幻象长河,日o8姗旬书晒讥芥伞

    李松石听着,顿时哑然失笑:“阿弥陀大师,我退不退出因果幻象长河,又与三千大千世界无边无量生灵有什么关系?”

    “自然是有关系。若就此离开。便是功德无量,若是一味前往 便会造下无边业力,所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还望普渡光王佛三思阿弥陀佛询询善诱道。

    李松石无语,有点无奈地摇摇头:“很抱歉,我不能,因为,直到此时,我都不明白,我退出因果幻象长河,怎么会跟无边功德扯得上关系。”

    阿弥陀佛道:“普渡光王佛佛缘深厚,慧根深厚,定然会明白的。一者。如今三千大千世界即将崩溃。因果幻象长河深处之大道本源与大道意志,皆如将醒之雄狮。若无人撩拨之,缓缓而行,如此。三千大千世界诸多至强者,便可有更多时机。创造出足以庇护着三千大千世界无数生灵渡过灭世大劫的虚拟世界。而若是有人撩拨那大道本源与大道意志,则如雄狮被拔毛,痛呼而醒。如此一来,三千大千世界,倾刻覆灭,无数本来可有解救之途的生灵,不得不化作灰灰,永无复生之望。

    “这样一来,刻意寻找大道本源大道意志。欲在雄狮脸上拔胡子之人,岂不是为祸三千大千世界无边无量生灵之主因,岂不是罪孽无量?”

    李松石听着,顿时哑然。隐隐约约间,还真有点感到,自己真是罪孽深重似的。

    而后,又听阿弥陀佛道:“二者,普渡光王佛若欲得到大道本源与大道意志,则必须前往因果幻象长河深处。太古之时,大道本源与大道意志差点爆,吞噬三千大千世界。令之重归混沌。然则,女奶娘娘适时炼石补天,最后因材料不足,更是舍身补天。  以自己之身躯为补天之材,封堵于因果幻象长河与大道本源的通路之上。

    “由此,隔断了大道本源与天魂之连通。若普渡光王佛欲得大道本源与大道意志,则非通过此地不可。若通过那地方,则必须女娼娘娘退避让步。如此一来,三千大千世界。亦是倾玄间毁于一旦。

    “无数本可芶延残喘,且仍有着一线希望之生灵,岂不因普渡光王佛一己之私,而失去所有希望,而不得不烟消云散?

    “如此一来,普渡光王佛,你岂不是罪孽涛天?那等罪,那怕有着你如今这般功德,且再加强十倍,那功德也无法洗清那罪。”李松石听着,精神一阵恍惚。

    恍恍惚惚之间,就感觉到,自己似乎真的就是个大恶人。

    所以,要尽快地离开因果幻象长河才对,不能再错下去了。

    就在此时,李松石心底深处,精神一震,就传来了冷香凝的声音:“石哥哥,莫中了阿弥陀的惑神之术。”

    李松石听着,猛然清醒过来。

    想到自己差点就被阿弥陀“劝说”着“自愿”离开因果幻象长河。这”这实在是惊险拜

    李松石暗暗擦着冷行。

    就在这时,那阿弥陀佛眼中精光一亮,一瞬间,李松石就感到周围的天地变了。

    本来许许多多的天魂,在给李松石提供无边无量的功德。但此时此玄。这些天魂全都是突然一变。一个个,变成了贫苦农民,劳苦大众。

    就见虚空当中,有着数以亿万计的伤残败兵,拖着重病残躯行将就木的老头子,还有着一个个可恰的乞丐。一个个饿得皮包骨头的流民。

    这些生灵,就出现幕虚空当中,一个个拜倒着,苦苦哀求道:“请普渡光王佛三思,,请普渡光王佛三思。

    更有甚者,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姐。在地上跪着爬着,一爬三吐血:“光王佛,光王佛,求求您。慈悲吧,可怜可怜老太婆我,孤苦伶竹一世,就只有一个乖孙子与我相依为命。我老太婆死了不要紧。可是,他才七岁啊,七岁大的小孩子,难道,您忍心,眼睁睁地看着他,如此花样年华,充满着希望的年纪,就早早地,在没能亲眼看看这世界的精彩时,就忍不住黯然离世?。

    而后,又有一个。十六七岁,瘦的皮包骨头的小女孩,一步一磕头地道:“光王佛,光王佛,求求您,慈悲吧。可怜我王小玲从小孤苦无依,就是瞎婆婆靠着拉垃圾。一把把我拉扯大的。她是好人,好人命不该绝啊。但现在,我刚刚能挣的一点钱了,能让她有机会享福了。却遇上这场大劫”光王佛。求求您,慈悲,就放过她吧!!”

    此时,不是一个两个的人在向李松石祈求,而是千个万个,千千万万,无以计数的可怜人,磕头跪拜,五体投体,甚至爬到他脚下,拉他裤脚,舔他脚趾,就只想让他“回头是岸“”不要再走下去,再错下

    了。

    此情此景,真个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任是再铁石心肠的人,都忍不住动了侧瘾之心,更何况,李松石还有着“仁”念?

    “唉”李松石摇摇头,微微一叹,而后,大声道:“各位三千大千世界面的可怜人。你们说得不错。我的确不能为着己逊卜三千大千世界无边无量生灵于不顾。而且,你们求得也不错,我的确,能将你们救出苦海,能让你们的孙子,婆婆,各位对你们曾有大恩的人,都善有善报。

    “因为,我此次进入因果幻象长河深处,不是为了私心,而是为了拯救无边无量之众生。我身后,有着二十多位花仙子

    李松石网说着,背后便浮现起一大群花仙子们的虚影,又道:“花仙子们乃是三千大千世界当中。最为善良的生灵之一。而且,她们每一位都有着三千大千任何神灵都难以比拟的资质。她们,都能够达到元神寄托虚空的至强者境界。

    “只要我能得到大道本源与大道意志,那她们就都能达到那个意志。到时侯,二十多位元神寄托虚空的强者联手,瞬间便可以创造出无数虚拟神国,可以庇护更多的生灵渡过灭世大劫。

    “如此,便是大功德,有大恩于世,有大恩于三千大千世界亿亿万万。无边无量无数众生。反之,阻挠花仙子成道,才是只为私心,才是有罪无功。

    “更何况,三千大千世界崩坏,皆因大道本源壮大,吸纳天魂所致。若是有二十多位元神寄托虚空的强者出现,则定然会分去大道本源相当一部份的力量。如果无人暗中使坏,足以推迟三千大千世界崩坏。兼且,就算以后三千大千世界重生。那世界所能延续的时间,也比现在能延续的时间要长,将有大恩大德大福大惠于众生。

    “我如今,一心成就此愿,成就此功果,可谓有功而无过,众位生灵之魂,你们为何还要因此阻我?”

    李松石话声一落,就感应到整个因果缸象长河当中的天魂,再度生了变化。

    之前这里的天魂,听到阿弥陀佛的话,身上释放的功德金光,一下子弱了许多,加持护佑着李松石的功德祥云,一下子就削减了许多。

    但在听到李松石的话之后,运些天魂身上的功德金光,不减反增,竟在倾亥间,持续不断地增大着。

    眨眼之间,竟丰坏先早颠峰时。还强大了百分之二十。这功德样云。再浓郁,更强大了。李松石心底传来了池淑瑶失笑的声音:“这阿弥陀佛,现在可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没错,那阿弥陀佛本来是想用那些天魂创造出来的可怜人,赚取同情之泪,一来迷惑石哥哥心志。二来动摇因果幻象长河中无边无量天魂之意志”只要石哥哥表现得不仁。那功德,就将大幅度减少。但可惜

    可惜的是,现在情况,正好恰恰相反。

    却说,阿弥陀佛见着此情此景。居然不惊不怒,只定定地上下打量了一下李松石,道:“李施主果然心智坚毅。如此,真打算非要进入长河深处,获取夫道本源不耳了?”

    李松石点点头,道:“是的,此心此志,决不轻改,还请阿弥陀佛看在三千大千世界无边无量众生的位上。容许我们众位花仙子成就大道。元神寄托虚空,不朽不灭,以的以庇护无边无量众生,增加功德,大恩于世。想来,阿弥陀佛佛心慈悲。应该不会拒绝这个要求吗?”

    李松石反将了阿弥陀佛一军。但未想到,那阿弥陀佛却是不惊不怖。仿佛浑然不在意,脸上只带着淡定从容的微笑,一副慈悲祥和,却又满脸苦楚,,为众生之苦而愁眉不展之相。

    他淡然道:“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能有如此胸怀,有如此大慈悲之志向,实在是可喜可贺。然则,如此三千大千世界。因果幻象长河,其时机,其时势,实在不是适宜证道,不适宜晋阶至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

    “若是普渡光王佛真有拯救亿万生灵之决心,倒不如先生放下私利。暂缓索取大道本源,而是专心致志于虚拟神国。以此神国,庇护三千大千世界众生。

    “如此,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虽然是念动法随的境界 尚未达到元神寄托虚空,但却有十足的把握。借助华夏大地而渡过崩坏大劫。甚至,哪怕华夏大地不足以令普渡光王佛渡过崩坏大劫,或是暗中有人令坏令普渡光王佛无法得据华夏之地,那么,老衲甘愿,拼着元神沉沦数百纪而无法复活之险,也要助普渡光王佛得以渡过崩坏大劫。

    “那么,无边无量众生,亦能的渡。得到庇护,亦是功德无量之事。此功德,分毫不减,然则,又不在此时碰触大道本源,没有激大道本源暴乱之危机,实在是一举两得。

    “而若是普渡光王佛非要达到元神寄托虚空境界,证道永恒。那何不如等三千大千世界开始崩坏之后?那时,因果幻象长河灭,大道本源现。三千大千世界众生,随手可取之。那又何苦执着于此时呢?”

    阿弥陀佛说着,李松石却是微微冷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