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六百三十四章 超巨真身

第六百三十四章 超巨真身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辛。你说的倒像是唱的样好所谓的此时时机这时机如何个。不对法,却是没个详细解听。    “而且,你所说等到三千大千世界崩坏之后,再让我取大道本源。这更是无稽之谈。如今三千大千世界未曾崩坏。大道本源与大道意志未曾恢复颠峰状态,那任何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取得,都有机会参悟大道,然而,若到了三千大千世界崩坏之后,大道本源噬尽全部天魂。恢复颠峰状态,那时,即便是所谓的至强者,也不得不避其锋芒。

    “没有任何至强者,能在大道本源处于颠峰状态时,从它身上截取到任何一部份本源之力。哪怕是无尽混沌,三千大千世界,或是全部至强者联起手来,都不可能与大道本源及大道意志抗衡。

    “那时,三千大千世界当中的一切生灵,包括已达到元神寄托虚空至强者,一旦靠近大道本源与大道意志,就会被吞噬掉,除了至强者可以复活,其它生灵,不论是一般的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还是大千世界之主,甚至是我,都不可能例外,不可能幸免。

    “阿弥陀大师你特意让我到那时才取大道本源,是太过看得起我,还是在暗中算计于我?”

    李松石厉声喝问。

    再弥陀佛不禁大唱了一声佛号,而后高声道:“李施主。何苦以邪魔之人,度佛陀之腹?老衲本是一番好意,奈何,竟遭你如此误会。

    “罢罢罢,老衲也不多解释了,反正看来,李施主你是打定了主意。非要一意孤行了

    李松石摇摇头:“不是一意孤行。而是矢志无改。”

    “那还不是一意孤行?。阿弥陀佛叹着气,脸上一副悲苦之色,仿佛见到了李松石不好的未来,满脸为天下苍生之苦而苦的慈悲气质,道:“所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李施主,看来我们是道不同,不相为谋了。也罢,此时你我即便做过一场,也能分胜负,倒不如老衲到大道本源所在虚空之前,静侯施主。

    “介时,为三千大千世界苍生。便怪不愕老衲与人联手,行这不光明之事了。”

    他话声才落,虚空中,无数天魂便赞叹道:“阿弥陀佛。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因救苍生,坠此恶名,实大慈悲大施舍之故”。

    李松石听着那虚空中赞诵着阿弥陀佛的天魂,一声不吭。只看着阿弥陀佛转身离去。

    “石哥哥,那和尚就这么走了?”原青青的声音再次从心里想起。

    李松石道:“他再不走,又能如何?阿弥陀佛此次前来,本就是为了夺我心志,改变我的意愿,削弱我身边的功德金光。只要我一个应对不好,那无边无量天魂,对我之感恩心,便会大幅

    度削减,我所得的功德,积聚的功德祥云,便会大幅度削弱。那时,就是阿弥陀佛的出手之时。

    “只不过,阿弥陀佛没料到。我反应如此之快,识破他的手法,所以不给他可趁之机。最后,我与阿弥陀佛争执,听起来都可以说得上是有理。但是,关键处。却不在于有理无理,只在于让那些天魂觉得有理无理就行。

    “我和阿弥陀佛的境界比那些天魂高,我们的争辩,他们没有办法分得出真假来。暂时认不清谁对谁错。如此,他们原先愿意相信我的。继续保持对我的信任,保持着那份感激。而原先愿意相信阿弥陀佛的。则依然是一直信奉着他。

    “除非我们真拼个你死我活。斗个胜败。但这样一来,恐怕没等胜负分出,我和阿弥陀佛的功德。就都会自行大幅度下降,两败俱伤了”毕竟不管有理无理,先攻击着一位真佛大佛,一位修为无边无量,有着无边无量功德的佛,都已经是不妥。再何况。还是佛与佛间的斗争。

    “虽说我在佛这方面,远远不如阿弥陀佛,但在其它生灵眼中,我与阿弥陀都是高不可攀的存在。因此,真打起来。就铁定会是两败俱伤。 www.⒐1

    “那阿弥陀佛,也不会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生。所以。我们就默契地,保持着一定的敌意和敬意。尽量避免功德削减消散,停止了敌对。

    “因此,可以说,阿弥陀佛此来,与我已经是暗中斗了一场,非常凶险的一场,最后,暂时保着平局收场,谁也没占多少便宜。

    李松石解说着,那精神世界耸中的原青青稍稍愣了愣,而后才好:“唉我还以为,我们要占上风的了。”

    李松石笑笑,没说有

    如此,阿弥陀佛离开后,李松石继续前行。不过心中更为谨慎了。前面就出现了那么多的至强者,后面会有多少至强者出现呢?

    那曾出现的至强者,如果同时出现在因果幻象长河深处,那恐怕,,

    李松石想想,就觉得自己同时应付那么多至强者,实在是够呛,基本上是没什么胜算,除非是”那一招,李松石创造出来,尚未完善,没有太大把握的必杀技。

    如果他有时间将那一招给完善。恐怕,就算现在不进入因果幻象长河,也有可能瞬间顿悟成道了。但可惜”逆天的招数,创造起来,必定是同样困松石现在其实凡经将一部份未来的老向知这气上,狠狠地赌上一把了。

    却说,李松石一边赶路,同时将心神集中到精神世界当中,问诸位花仙子事情:“各个姐姐妹妹,我们之前谈论的关于进入因果幻象长河的特殊通道的事情,不知道你们有研究出什么东东没有?”

    他时不是与至强者斗智斗勇,所以花仙子们在交流时,他都会时不时地忽略过去。

    这时,就是纪洛如道:“想要让真身直接进入因果幻象长河深处,甚至是能让真身随心所欲地出现在因果幻象长河中的不同地点,那倒是还没有办法,但是,我们却在阴差阳错之下下,偶然现了点别的,很有趣很有意思的东西来

    “哦?”李松石听着,好奇兼讶异,问:“什么有趣的东西?说来听听?。

    就听纪洛如道:“石弟弟,你之前不是曾说过,有一种办法,如果能大成,甚至能直接获得大道本源与大道意志,直接参悟,而不用涉及因果幻象长河中来吗?”

    “是这样没错。”李松石道。

    那个办法,之前通过命运之丝交流,所以没有暴露出去,进入因果幻象长河之中时,生了混沌不灭金光被女娼夺走之事,李松石亥意用了特殊办法,将念动法随境界的意志。加持到自己泥丸宫周围纯以灵气凝聚而成的周天星辰大阵之上,再加上某些手段。彻底隐藏了心中事情,让所有短于一刹那的念头,不让长河感知到,命运之丝直接交流的事情。如果不是过一秒钟一直在想一件事,也不让长河感知到,那样。就不会泄露了出去。

    话说着,就听见纪洛如道:“之前那个办法,石弟弟你说了,必须在距离大道本源与大道意志一定距离之内,才有效。但现在。我们参悟出来的东西,正好是与因果幻象长河有关的,正好可以让你能够在较远的距离内,就施展出那个阵法。达到有效目的。”

    李松石听着,心中一动,果然很是好奇,并且,极其之重视。

    当即赶紧向众花仙;仔细询问了一番。如此,时间流逝,大约过得一小会,李松石一边赶路一边分心与众花仙子交谈。但却在一刹那间,感应到前方。出现了一股非常熟悉。非常亲切的气息,如婴幼儿之时,对母亲的那种气息的熟悉,和亲切。还有依赖之感。

    这种感觉,让李松石很是震惊。

    抬头遥望前方,就见前面是黑乎乎的苍穹之幕。这是一般的宇宙虚空当中的黑色物质,可以阻挡星光的穿行,让人看不到更远处的宇宙星辰。

    这种黑色物质,在宇雷当中,占据了百分之九十的质量。比天上的繁星还要多。只不过,大多数凡人无法直接监测得到,就没有过多关注罢了。但许多天文学家,都对这种黑色物质很感兴趣。

    只是,这黑色物质,向来只出现在以星辰为大陆的位面世界,其它的位面空间,都很少。而这充满着天魂的因果幻象长河,就更应该没有了。但事实上,这玩意。正密布在前方,阻拦着天魂的穿行。

    而李松石,正是感应到那黑色物质的背后,有着那股熟悉的气息传来。

    而在那熟悉的气息背后,则是大道本源,大道意志之所在。

    李松石脸色凝重:“这回会是哪位至强者呢?”

    那气息,已让对方的名字,呼之欲出了。可是这位至强者”

    李松石想着,却已是瞬息间,传送了数百光年,来到那黑色物质前。

    这是一股极度凝重的灰雾,就如同宇宙中声名赫的“中子雾。”乃是一粒粒比原子更微小许多倍,但周围却有着非常古怪的力妾,能吸纳周围所有经过的一切光线。它们往往数以万亿计地出现,或是数以十万亿,百万亿计的数量出现,连绵成一大片浓浓厚厚重重的中子雾。

    这是宇宙中一种不是黑洞,危险系统却与黑洞相差无几,但却比黑洞更神秘,更难以令人理解的存在。

    李松石凝神着前方,现这类似中子雾的东西,连绵着数十万光年,想要绕过去,恐怕会很难很难。

    稍稍沉吟半秒钟,身体周围顿时浮现集百花之灵气,加持着念动法随境界的意志,周天生辰大阵环绕,熊熊业火与欲火连环燃烧。

    而后,李松石全身一闪,整个人就变得如同月光一般皎洁,通体绽放着淡淡的,圣洁的白光,肌肤在倾刻间变得温润如玉,且如莲花荷瓣一般,白里透着嫩红。

    这就是莲花花仙洛清集的强化能力。将其花之灵气通过念动法随境界的意志不断地强化,暴后得出来的一股气息。笼罩在身上。能回避着一切外力及体。

    只要不出这股气息蕴含的力量的八十一倍,一切外力,都不可能沾染到李松石身上。

    这就是李松石自定名的“莲华法身”。之前用来对付至强者,没有多少用处。但在此时。厚厚重重的莲华气息环绕着,的确能安全许多。

    接着,就见李松石身形一晃,将度降低到每秒十万公里的度,

    出乎意料的,这些灰雾虽然很凝重,每一立方微米当中蕴含的微粒。就比一颗直径数万公里的中子星的质量还要重。

    但除此之外,居然没有任何危险了。

    对于念动法随境界以下的神仙和凡物,这种灰雾是很可怕。但对于达到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而言。这灰雾,也实在太过于“无害”了。

    这么“健康和平”的气息。怎么会在这因果幻象长河当中,占据着如此庞大的地盘的?

    李松石心念电转,很快就穿过了三千万公里之厚的灰雾层。然后,眼前就是一亮。

    这里,是一望无尽的虚空”当然,也有可能是远处有着黑色物质,看之不透。

    这虚空当中,只有少数几个豁口。有着天灵从中飞了进来,又飞了

    去。

    这里,方圆千百光乐的空间,显得有些空荡荡的。

    但是,正前方,就是那股令李松石感到很熟悉很集切的气息的来源之地。

    李松石抬头,一眼望到,顿时禁不住倒吸了口凉气。

    对面,四面八方,竟是同样的灰雾。但雾层中间,有着一个巨大的人影,正在用自己的身体,堵塞在灰雾当中,将其中一个豁口给阻拦住。

    那道人影,长形,乃人而蛇身,横卧。据李松石目测。长达十多光年。在这里隔了许多光年的距离望过去,仍觉得那道人影的身形很是震憾。

    同时,那人的相貌,李松石也见过。看过。所以。才显得很是惊讶:“女妈娘娘?!!”

    那道人影张开了眼睛,望了过来。突然微微一笑。

    体长达到十多光年的巨型生命,朝你“微微一笑”这是什么样的感觉?没试过的人,肯定不知道。

    反正,李松石是距离着许多光年。看着那女妈,心中还是感觉着震惊。震憾,不可思议。

    “怎么,你似乎很惊讶?”女妈抬起头,望着李松石,目光温柔。声音也是很温柔,与以往见过的女奶化身,不论是气质,气势,还是性格上,似乎都有着许多的不同。

    面前这女妈,没有那种母仪天下的气势,没有那种天地万物任我掌控的强大心态。她只让人感到很温和,温柔,能给人带来温暖,如同很亲切很和善的”,一个人。

    单从气息上感就,李松石觉得。应该是如同母亲给婴孩的感觉。但现在,他却现了,这应该是一种未成熟的小孩子,面对着自己很信服很温柔的大姐姐的感觉。

    略有些讶异地望着李松石,李松石震惊了一会,才点点头,道:“是有些讶异。”

    “这有什么好讶异的?你有着几个大千世界,也算是大千世界之主。大千世界之主,以大千世界为躯,更不知有多宽广多巨大。一个位面,就是无数光年,一个大千世界。有着无数的位面,那更是广阔。”

    女奶说着,李松石却是微微摇头:“我不是为这个而讶异,只是为了娘娘的性情气质而讶异。”

    女奶愣了愣,那长达十多光年的巨型真身,微微笑了笑,道:“如何讶异?”

    “没想到娘娘真身的性格,竟会是如此的随和,温柔。”女奶哑然,失笑道:“这般说,我的化身,性子都不如真身了。

    李松石又摇摇头:“也不是不如真身。只不过。会时不时给人一种距离感,隔着很远很远的距离感。仿如太上忘情一般。而面前的女妨娘娘,却亲切如同邻家姐姐。更重要的是”娘娘的品行。让我很是震惊。因为你的实力,完全可以随时感知我的心里想法,但显然,你并没有使用这样的能力。”

    女娟温柔地笑了笑,那柔顺长微微飘动着,虽隔着许多光年。那表情,仍是在瞬间,被李松石以跨越空间界限的目光所看见。

    “偷窥别人心理的想法,是很不道德的行为。虽然说,以我们的身份,世间不该再有什么道德规则影响着我们的行为,只要实力强大,那一切都算不了什么。但是,我却对这些行为方式难以认同和习惯,也许是我的想法有些保守和落伍吧。呵呵,至于你刚才说到太上忘情”

    女奶说着,眼睛朝右前方一瞄。

    就在此时,李松石才现,着空当中,盘膝坐着一位道骨仙风,相貌隐隐有些眼熟的老道士。

    这,这不是,,这不是太上老君吗?

    李松石吃了一拜

    太上老君虽是他的老祖宗,但是。对于他和太上老君这样的导份,凡世间的一点血缘,根本算不了什么。

    更何况,太上老君是否在凡间留有血裔。李松石现在都忍不住怀疑,怀疑这是不是太上老君故意放的烟雾,事实上,是否真有这事,谁也不清楚。

    此时,那太上老君平静地坐着,眼睛微微闭着,仿佛亘古以来,就一直盘坐在那里,从未离开过似的。

    但在之前,李松石一直没现他的存在”这,可就足够让李松石震惊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