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六百三十五章 太清显形

第六百三十五章 太清显形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忧微微抬起右年,双臂环抱了个圈,行了个揖!“见沸朱谋六,

    太上老君张开眼睛,眸中,满是平静。[][]

    如同凡间老人的寻常眼神,在平静与寻常之中,蕴含着睿智,蕴含着一股子看穿世事,洞明世情的眼神。

    那太上老君没有特殊的气势。没有表现出任何特别强大的能力。就那么平平静静自自然然地盘膝坐在那里。

    但正因为这样,李松石才感觉的到压力,才感得到那太上老君的强大。

    传说是,哪怕是至强者,也是有高下之分的。一般的至强者,自然是气势冲天,一念动,三千大千世界为之颤抖。其气息,一丝一缕,皆是普通神灵可定气运的法宝。其强大处,不可思议之至。

    而至强者当中的至强者,却是与道混融,和光同尘,看起来与凡人并没有太多的区别。

    但是,这却是返朴归真的境界。

    一言,一行,或拈花,或行止坐卧,一言一行,看似与凡人无何不同,但却是处处合道,无不合乎自然。

    行事仿佛寻常事,人人皆可为。然细思时。却是无尽深意。

    这就是境界!!!

    所谓“信手拈来皆是道,一言一行皆可为正果,令亿万生灵以此为终极目标苦修

    这样的境界。才是真真正正的至强者。

    所谓的元神寄托虚空,只不过是“念动法随”的下一个境界的开端。只能元神寄托虚空,还算不得是真真正正的至强者。

    真真正正的至强者,乃是道合自然。念动道生,哪怕是随手执笔一写一划,也是合乎大道,合乎自然的。

    所谓“处处合乎大道,处处合乎自然”者,就是有一物一事,仁者见之谓之仁,智者见之谓之智,百般人。百般看法。仁与智,皆有所的。有所悟,百般人,百般所得。百般不同感悟,乃至于皆可得道成道。

    横看纵看,处处符合自然,处处平常,却又处处蕴含着深意。

    这就是所谓的“念动道生。所谓的“信手拈来皆是道”的至境。

    在看到这太上老君真面目的一瞬间。李松石心潮起伏,刹那间,就看到了了三千大千世界目前最为强大的境界。

    他心中,暗暗震憾着。

    以前,怎么就没感觉出,太上老君竟然会是这般的强大呢?

    正想着,就感应到,周围的虚空当中,不断地出现一个,个人的气息。

    李松石抬头望去,脸色一下子变得沉重了起来。

    依次是。卡俄斯,太一,元始天尊,还有阿弥陀。

    另外,还有李松石不太熟悉,却曾有耳闻的几位。

    第一位,乃是一条巨大的神龙。

    类似于东方神龙的躯体,体形恍若虚无一般,时而真实,时面虚幻。给人一种感觉,仿佛那龙是在真实与虚空之间不断变幻。或者说。它正在真实与虚无这间不断地变化着。

    相比起来,那占地十几光年的巨大脑袋,就不大值得让人惊奇了。

    三千大千世界当中,为龙者;却能达到元神寄托虚空的,似乎,就是尹木兰曾经提到的,关于太易,太初,太始等龙的传说。

    而前这条,修为无比强大。再看它的脑袋任空生于虚空,身体是呆在别的空间里。细细感应,那身体所在的空间。竟蕴含着大道之意志。

    这龙,正是传说中的“太易之龙”与大道伴生。

    它的实力,嗯,除了深不可测,李松石不知该如何形容。

    起码,肯定是比卡俄斯和太一等强者强大了不知多少。

    接着,第二位。却是一个打扮很平凡很普通的老者,看起来,如是不小心,还会把他当成一位普通的凡人世界中的老农。

    这位至强者,李松石曾有过耳闻,据其自称,是叫“布洛陀极罕见的一位单凭着众生的信仰,就从信仰之中悟道的变态人物。说他变态,是指悟性强大无比,令别的至强者都眼红嫉妒。但真实实力嘛”反倒不好说。虽看似与道混融,近似于太上老君的境界。但只要稍加感应,就能现他的眸中,也蕴含着无限的智慧。一种出了凡人的智慧。如此,就能认出是个级强者,只不过是特别会装的那种。

    而第三位,则是更了不起,他的名字。就叫“天老”。而他的某一个化身,就是在上古流传下来的。人世间传说中最为强大的神祗一

    “老天爷”!!

    嗯,很牛叉的存在。

    就因为他那个号称诸天万界最为强大的神祗的化身,李松石不得不将他多高看几眼。而事实上,这家伙也很强大。

    因为,他同样也是因果幻象长河的化身。在大道崩坏,出现大量的天魂,三千大千世界开始成形时,就已经出现了。

    某种意义上而言,他就是三千大千世界,这一次大道轮回当中,最为古老的神祗,并且,在某种意义上。他还代表了因果幻象长河的意志,,当然,无法代表着长河深处的大道意志。

    而且,是真实的长河化身,与神云那个“人造物

    所以,神云注定了灰灰,这个家伙。却注定了永恒。只不过,“天老”也不是没有缺点。因为。一旦三千大千世界崩坏,因果幻象长河消失,他的实力也会大为下降,虽然仍会是至强者,但那个。“老天爷”的化身,恐怕会陨落。

    而且,他虽然名为“因果幻象长河的化身”但是,却无法完全掌控着因果幻象长河的实力。就好比世人所说的“某大国的使者”那国使在外面代表着一个国家。但是,他在国内所掌近的实力,却不是最强的,更不可能完全掌控住一个国家的方方面面,,

    因此,神云蹦挞得欢快,言青囊甚至将整条因果幻象长河都给算计了,”但这天老却没有现。

    这不知该说是他人老迟钝,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了。

    除此之外,还有几位李松石不知名的至强者,但感觉,实力比卡俄斯甚至还稍有不如,李松石虽不知自己对至强者的感知是否正确,但就凭着直觉,李松石相信了自己的感应。

    也因此,对那几位,并没有投入太多的关注。

    “哦,是你啊。”太上老君平静的望着李松石:“你来了?”

    李松石点点头,问:“老君是要拦阻我吗?”

    话声方落,那元始天尊的声音就从耳边响起:“自然是要拦阻。之前卡俄斯,太一,与我,三位曾分别拦阻了一下,未果。老君不打算出手试一试他?”

    太上老君略一沉吟,道:“也好。”望着李松石,就道:“你的成长度,乎我的预料。不过,此时,你的成长,必须暂时压一压了。你如果想过去,就先过我这一关吧。过不去,就呆在如今的境界里。”

    李松石听着,微微一叹。

    从往常得到的许多讯息来推断。太上老君与李松石之间,就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只要有着花仙子存在,不论太上老君之前如何庇护李松石,那最终,两者都不得不走上对立的道路。可以说,两者对立 那是必然的。

    此时,就听到太上老君道:“出手吧,不然的话,,你恐怕不会再有机会。”

    李松石心情沉静了下来,盯着太上老君。被他一看。就觉得自己仿佛所有的秘密,都已经完全被看透了似的。

    此刻,李松石竟然福至心灵,倾刻间心里就生出一个念头:“会不会。在当初老君赚送先天不灭紫金丹。将我的灵魂弄为先天不灭之魂。那时,就已经在我心灵中暗动手脚了呢?若是那个先天不灭紫金丹有问题…”

    想着,心中一动,虽然那先天不灭紫金丹有可能有问题,但毕竟是依靠那个,自己才踏上永恒之路。

    而且,还有点让李松石感到很有兴趣的疑惑:“如果太上老君连在先天不灭紫金丹动手脚来对付一个“蝼蚁”嗯。一只未来前途无亮的蝼蚁,这样的事情都做了出来。那么,当初某个人在某些书上。留下了让李松石性格分裂的某种药物。这些药物,是不是还有着别的功效,被动了别的手脚了呢?”

    李松石稍稍分心想了想,前后不过千分之一刹那,若不是周围都是至强者,恐怕都感觉不到他的分心。

    李松石抬起头,望着太上老君,道:“您始终是我的祖宗,我李松石再不肖,又岂是欺师灭祖之辈?”

    太上老君微微讶异。

    嗯,很好,不错,还挺聪明的嘛”如果李松石真的先攻击了,太上老君只消说这家伙欺师灭祖,那,得了,等着吧,李某人身边的功德。肯定刷刷刷地直往下掉。

    三千大千世界之中,最能折损功德的事情,就是欺师灭祖了。

    虽然说,现在没敢说太上老君真就是李松石的祖先,但是,也没人敢说,太上老君真就不是李松石的祖先。除了太上老君,恐怕,三千大千世界当中,连因果幻象长河,都无法分辨。

    所以,在世人眼中,李松石就是太上老君的后裔。不管他自己承认不承认,也不管太上老君承认还是不承认,那世人,就会固执地如此。

    因此,李松石决不能主动对太上老君动手。否则,就是欺师灭祖。而且是举世公认的,连李松石自己都不能否认。

    而同样,太上老君也不能轻易灭杀李松石。没有足够大义灭亲的借口。没有足令三千大千世界多数生灵都认同的借口。就是不行。否则”堂堂老君,连自己无辜之子孙都不庇护,谈何庇护三千大千世界亿万生灵?

    恐怕,那诸天万界生灵之意志,那怨念,都会通过天魂,传达到因果幻象长河当中。达到传说中“怨气冲天”或“孝感动天”之类的力量异曲同工之妙的效果。如同“梦想成真”仙术一般,足够太上老君喝上壶。

    而且,这样的恶名,会随着其它至强者的传播,流传到以后三千大千世界毁灭又重生之后,代代流转,一次又次地流传,经过不知多少,影响才会减少。

    可以说,达到太上老君和李松石这等境界这等地位的强者,一举一“存浩成的后果,都是世人难以想象其系是匪夷所思的毛※

    所谓强者跺跺脚,世界动上几动。其实,强者跺一跺脚,又何止外界受影响?其自身,一样是受影响的。

    就比如太上老君和李松石这样,不管他们是否愿意,都不可以随便成为敌人,”起码,不可以在没有足够的条件下,成为明面上的敌人。

    而且,彼此不可以主动攻击对方。否则。落下的口实。被别的至强者一取去”啧啧,那后果。绝不比大千世界崩坏导致的后果差。这就是至强者与普通神凡之人的区别。

    而李松石却是察觉到这点,才坚决拒绝主动出手的。

    却说,太上老君暗暗点头,心中有着激赏,却说着:“嗯。松石。你果然是个好孩子,孝心可嘉,刚才,不过是我试探一下你的孝心罢了,你不会见怪吧?”

    李松石腹诽:“不见怪才怪

    但却微笑道:“自然不见怪,老祖宗能试我的孝心,说明重视于我。我该高兴才对。”

    太上老君微笑地点点头:“嗯。不错,果然是个好孩子。来,这是赏你的。”

    太上老君右手一挥,一把金剑朝李松石飞去。

    那支长相有些似轩辕剑。却又不是的金剑,落到李松石面前。李松石不用感应,就猜到里面蕴含着古怪。

    不过,他也不担忧,大不了让“龙妹妹。吸纳一下里面的意志,再用蕴含大道意志的阵势慢慢消磨就是了。此时拒绝接下,容易落下口实。颇为不智。

    就道:“长者赐,不敢辞。如此。就多谢老祖宗恩赐了。”

    李松石说着,太上老君点点头:“嗯,这是应该的。刚才试你孝心。既然你诚孝,就该赏。”

    旁边的至强者们听着,心中都是腹诽三“虚伪”而且,两个都是一样的虚伪,看来,还真是爷孙啊。”

    此时,太上老君却是笑眯眯地问:“对了,松石啊,既然你这般诚孝。那我问你,你会因我是你之祖先。而暂缓获取大道本源大道意志的主意吗?”

    李松石道:“不会。因为我获取大道本源证道永恒,是好事,想来您是不会阻止的。甚至应该支持。才是正理。

    “老祖宗,我之本愿,欲取大道本源,得其中纯净之大道意志,然后证道,元神寄托虚空,得享永恒。此时,正是需要您的帮助。既然您不给我帮助,我只能自己尽力去争取。只希望,您不会对我制造阻碍

    李松石侃侃而谈,丝毫无惧。

    太上老君眉头不为任何人察觉地微微一皱”李松石刚才的话中有陷阱啊。他话中的意思是说:“您是我的祖先,我们之间有恩无怨仇。我想要证道永恒,您不帮助也无所谓了。但是,如果您不仅不帮助,反而还阻止我”,那,难挡天下众口悠悠吧。”

    众口烁金,金销石毁。

    凡人的谣言谈论,很可能不会对太上老君造成什么影响。但如果是至强者的谈论,是至强者在因果幻象长河中传播这样的传言呢?

    太上老君可不能冒着这个险。

    所以,他不能阻止李松石,,起码在明面上,不能阻止李松石。

    甚至,李松石如果想要强闯过去夺取大道本源与大道意志时,在情在理,太上老君都得帮助一下才行。若不帮助。都已不合情理,再作阻拦”,就更不用说了。

    “可是,李松石想要得到大道本源。必须阻止。但,却不能明着阻止

    太上老君想着,就道:“松石。你欲耳大道本源,以期证道永恒,这自然是好的。我也乐意见到我们李家,多出一位元神寄托虚空的至

    者。

    “然而,自古以来,得到大道本源大道意志之至强者,数不胜数,但至强者的数量却如此之少,你可知道,这是为何?”

    李松石听了,心中自然隐约猜到,但却是摇摇头,等着太上老君回答。

    “那是因为,要参悟大道本源来证道,不仅需要有大智慧,大毅力。还需要有夫运气。智慧毅力不缺。但却没有运气的,自然不行。

    “但如果智慧毅力有所欠缺。那。不仅不行,甚至有可能会引灾祸,最后不仅灰飞烟灭,还会在灰飞烟灭前,为这世间,引来灾难。

    “所以,你想得证永恒,固然其心可嘉。但是,考虑到你从修炼至今。才不过几年时间。进展虽神。但根基是否稳固,仍是令人担 心。

    “我身为你之祖先,自然不可能不担忧,忧心你能否成功,忧心你会否因此而惹祸。

    “因此,我想到了一个办法。需要考验你一番。若是你能成功通过考验,说明你有资格证道永恒。我便亲自助你取来大道本源,让你参悟。甚至可以在一旁指导。而若是你无法成功通过考验,就说明你暂时无资格证道永恒,就该暂缓。等到你修为根基更进一步稳固之后,再作证道打算。如何?。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