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六百三十六章 女娲

第六百三十六章 女娲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丁讪力一订,犹感见制共甲有陷所,就不愿意答应。 ⒈  ”一,

    而事实上,太上老君如此一说,其中也确实是有陷阱,还是极光明正大的陷阱,也就是所谓的阳谋。

    他就是摆明了,想要借着这个时机,让李松石通不过他所谓的“考验”那时,就可以借口说李松石修为不足不堪承受大道本源当中猛含的信息,此时不可进入因果幻象长河至深处,然后,对李松石进行阻拦。

    而偏偏,李松石却又不能不接受太上老君的提议,不能不接受太上老君的考验。

    因为李松石一旦拒绝,太上老君就道:“你连听都没听,就拒绝我的好意,可真是不孝子孙啊,该罚。”

    或者说:“你才一听说这考验的办法,就拒绝,实为畏难而进,如此,岂能成就大事?你不愿进行考验,想来定是因为担心自身尖力不行,过不了考验。如此,要么是你自信不足,要么就是你实力不行。而想要证得元神寄托虚空之道,是必须要有足够的自信,足够强大的实力的。

    既然你自己都不觉得自己的实力足够圆满,自己都觉得未能达到那要求,却妄图进入因果幻象长河深处,实在胡闹。为了保护你,免得我李家子孙一个未来的希望过早夭折,同时也是让你能静下心来,静静地修炼,早日达到元神寄托虚空的基本要求,光大我李家门媚…那么,就罚你闭关面壁百年千年,或万年吧。记着,这不是惩罚,而是让你有个更进一步的机会。”

    然后,太上老君就会亲自出手,擒拿李松石,勒令他“闭关修炼”,如此,就不会落下口实,落下恶名。

    甚至,还可以说要让帮他更进一步,封进什么“八卦炉”里面,炼上若干年。

    等到李松石再度出来,虽然不会陨落,却是大势已改,可能都不会再有机会证道永恒了。

    因此,太上老君的提议,李松石就算知道其中有猫腻,也不得不接收,还必须相当完美地将太上老君的考验给完成得漂漂亮亮的。

    只是”…这是何其之难?!!

    太上老君如果真要刁难,李松石不觉得自己有机会通过考验。

    至强者刻意设下的障碍考验,如果李松石可以轻轻松松渡过,那他的实力也不弱于至强者了,何必还要辛辛苦苦进去寻那大道本源?大不了,一路攻杀进去就是了。

    想着,李松石心念电转,而他识海当丰的众位花仙子,也是心焦如焚,努力开动脑筋。

    现在,李松石是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只要他开口回答,不论是答应,还是不答应,都会立即落下套套,完蛋大吉。

    如今,周围众强环绕,若是再有着太上老君引头出手,李松石不认为自己还有机会得到那大道本源。

    “既然如此”看来,就只有使用那一招绝招了。”

    李松石心中暗叹。

    细细感应一下,这里隔着女奶的真身,隔着无尽虚空,少说还有数百万光年,才能接触到大道本源,大道意志的核心。

    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只能隐隐约约感应得到。

    虽然比才才的感应强烈了许多”但是,如果把李松石刚才进入因果幻象长河时,感应到的大道本源大道意志,如同站在大地上望着天星的星星。现在,却不过如同站在大地上仰望明月。虽然后者比前者要近,但是,同样是难如登天。

    彼此间,仍是横着一道极难跨越的沟整。蜘刚,阴捻比8比…泡书昭不样的体验!

    所以,李松石根本就没有多少的自信,能隔着这么远,就接触到大道本源。

    那一招,到底有几成的成功率?

    成功率有多少不要紧,哪怕只有亿万分之一,现在也必须逼上梁山,试一试了。

    成功,就是光明大道在前,失败,就会失去机会。连尝试太上老君的考验的机会,都不会再有。

    但是,太上老君此时的特殊考验,恐怕成功的机率,不会比百分之零高上多少。李松石宁愿放弃。

    于是,李松石心底就有了决断,眼中浮过一抹坚定,就道:“老祖宗厚爱,松石实在是感就  ”

    这话听起来,非常之诚挚,听都不像讽刺。

    只听李松石又道:“不过,老祖宗想看松石是否有足够的实力参悟通透大道本源,却不必要进行特殊的考验。因为松石有一个从未示人的绝招,足以保证松石可以安全地参悟通透大道本源。若是老祖宗见了,定然会觉得松石所言不虚,如此,就不必为松石挂怀担忧了。”

    “哦?”太上老君淡淡笑着,满脸亲切和蔼之色:“只不知!是何从未示人的绝招?”

    足以保证李松石可以安全地参悟通透大道本源?

    太上老君对此自然会感兴趣。只要李松石不是要求先取来大道本源,那他就有兴趣看李松石展示一番那特殊能力。

    据太上老君的暗中观察,却不知道李松石有着如此的招数。想来,应该是在那个寄托李松石执念的精神世界当中,明出来的。

    而李松石敢于现在就进因果幻象长河取大道本源,岂会没有凭恃?而他甘愿将这凭恃展露人前,却是主动将自己的底牌掀开,对于太上老君等人来说,可是件“好事”

    看穿李松石的底牌,对付他可就要轻松得多了。

    此时,就听李松石道:“既然老祖宗这么说了,松石岂会不从命?老祖宗且稍待,松石需要稍稍花上少许时间,布设一番。然后,老祖宗必会为松石这神奇的能力,而震惊万分。”

    太上老君微微点头,没说什么。

    只要李松石不是继续接近大道本源,他倒没什么好担心的。

    于是,就见李松石微微闭上双目。

    他的心神,潜入了精神世界当中。周围众位至强者心中微微一动,都在暗暗借着因果象长河之力,感应李松石心中的想法,想由此窥探出他精神世界的秘密。

    只不过,不知为何,李松石的泥丸宫周围,多了一层淡淡的,灰蒙蒙的物质,如同迷雾,让众个至强者的感应,如同雾里看花。

    想要再看个究境,非得释放自身意志,释放神念不可。但那样,就会触动到李松石泥丸宫外层的雾膜。此时此刻,正值李松石自露底牌,胡乱惊动他,殊为不美。

    于是,就都呆呆地,没有什么反应,相互间也没有互相别苗头的打的,巍然不动,那笑容,仿佛能亘古永存。那表情,仿佛能一直保持,永世不灭。

    而李松石,此时却在自己的精神世界当中忙开了。

    一进入这花仙子们全部精神意志情感执念相互寄托融合而形成的精神世界,这个如同大花园放大亿万倍而成的精神世界,李松石目光就瞄到了虚空中不断自行游走,永无停息的鸿蒙紫气之上。

    李松石如今拥有着数千神级的神圣巨龙,每条巨龙,所产生的神级信仰之力,都蕴含了它们天魂中的大道烙印,形成了不完全状态的鸿蒙紫是

    但是,即便是不完全状态的鸿蒙紫气,也蕴含着大道的气息,猛含着大道的意志。

    想当初,李松石的女儿,网进入到他的私人小世界中时,随身带着个护身符,里面就有一个奇异的阵势。

    那阵势的中心,使用的是指天剑的碎屑,布设下来的阵势,极其之复杂,玄奥,但却有着与周天星辰大阵类似的功用。

    只不过,周天星辰大阵能接引诸天星辰意志,接引诸天万界的星辰力量。而那个阵势,所接引的,却是大道的意志。

    那一个接引大道意志的阵势,李松石研究了许久,并在进入因果幻象长河之前,有了一个打算:“如果在相当接近大道本源与大道意志所在之处,使用这样的阵势,能否将大道本源与大道意志接引到阵势之中,然后,直接入阵,感悟大道,以期证道成功?”

    大道本源与最根源的大道意志是相融合的。能接引大道意导,就有机会接引大道本源。

    只是,要布设接引大道意志的阵势,却需要蕴含着大道意志的指天刮碎屑,大量的碎屑,布设阵势。()()

    李松石现在可没有能力从指天剑上弄下碎屑来,也没机会在不受到三千大千世界亿万神魔,无尽神灵的反对而破坏指天剑。所以,就曾考虑:“如果使用别的,猛含着大道意志的神奇物质,来代替指天创屑,是否能接引大道之意志?”

    而那所谓的猛含着大道意志的神奇物质,就是那不全的鸿蒙紫气了。

    使用那鸿蒙紫气布设下大阵,隔着老远就接引大道本源,这就是李松石这次进入长河,能够有机会成功的关键所在。

    想避开至强者的阻拦而夺得大道本源,可行的办法“李松石暂且就想到这一个。

    而之前,在与别的至强者对抗时,李松石也卓用天魂来布阵,尝试了一下,觉理论上是可以成功的。

    再加上,诸位花仙子在精神世界当中,参悟出在因果幻象长河当中,将远距压缩拉到短距离的办法。

    那么,本来李松石需要相当接近大道本源,才能出奇不意地用这阵势接引大道本源与大道意志,而现在,哪怕是隔着如此多光年的距离,也有很大的机率办到。

    只不过,一切,都未经实验,变数太多,李松石现在也是没有办法,才不得不行险一搏罢了。

    却说,李松石在精神世界当中,取用鸿蒙紫气,布设下接引大道意志的阵势,只不过,阵眼中心之处,却未放置,大阵暂未运行。

    而后,却又布下了一个逆反星辰大阵。

    接着,才睁开眼睛。

    李松石心情已经平复下来,恢复平常心的状态,脸上便是淡定从容的笑意,平静地道:“老祖宗,我已经准备好了,接下来将有大动作。不过,为了让那绝招的作用更强大,成功率更高,所以在此之前,我须先布设下一个阵势。”

    阵势?

    太上老君等人心中讶异。

    略一沉吟,就听李松石道:“乃是逆反周天星辰大阵。”

    说着,瞄了太一一眼,就道:“此阵的威力,太一陛下也曾见过的。”

    太上老君没吱声,只微微点头。

    那个阵势,他们也曾见过的,就是将周天星辰大阵逆反过来。

    一般来说,周天星辰大阵乃是接引诸天星辰意志入阵中,而逆反周天星辰大阵,则是将阵中的诸天星辰意志释放出来,传送到极远之处。

    只不过,李松石不知用了何等手法,居然能将无边欲念,与那诸天星辰意志相融合,然后释放出来,形成了熊熊烈火。

    这种能力虽然很强大,但对于周围的至强者来说,也不算得什么。而且在李松石施展那个阵势时,周围的至强者都曾使用过跨越时空的目光,观望着。他们自认都对那阵势有一定了解,不觉得有何危险之处。于是,此刻都没有反对。

    于是,就见李松石迅在周围布设下了一个周天星辰大阵,接引来诸天星辰意志。

    而后,封死阵势,让诸天星辰意志加持在阵中,却中断了与外界的连系。

    接着,再在周天星辰大阵外围,布设一个逆反周天星辰大阵。

    那个逆反大阵,可将正阵猛含的周天星辰意志散出去。

    看到这里,众位至强者都是不动声色,感觉到李松石的所谓的大招,快要出来了。

    果然,他们想的没错。

    就在此时,但见李松石身上突然涌现一股极其强大,极其浩大的气势。

    那是念动法随境界颠峰的气势,那是体内猛含着念动法随颠峰境界的气势。

    此时,太一不禁惊咦了一声。

    如果他没记错,他是使用混沌钟,将李松石的修为,硬生生地削弱了一层境界。从念动法随颠峰境界,趺落了下来。川删,田8比8比…泡书昭不样的体验!

    现在,最多就只有念动法随后期的修为,甚至,有可能会跌落念动法随中期都说不定。

    “你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现在还有着念动法随境界颠峰的意境?”

    太一有点骇然地问。

    旁边的卡俄斯等至强者,都是很惊骇。

    “不错,就算他能将全部花仙子的意志加持在身上,也不过二十多位念动法随境界后期的修为。虽然实力不比念动法随境界颠峰差,但是,身上却绝不可能出现颠峰期的气势,只会出现念动法随境界后期的庞大气势“心  那个布洛陀喃喃说着,显然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很显然,虽然所有的至强者都在暗中窥视着李松石的私人小世界,但并不是所有至强者,都对李松石了解得一清二楚的。

    比方说,元始天尊,太上老君,阿弥陀佛,女奶,还用八几,寺寺,这些生强者,就都知道李松石手中有着化虚哦,炽凝成液态的灵魂能量,也都知道李松石有着只有花仙子才能配置的“先天仙灵百花蜜露”这种逆天圣液。

    只是,太一等人疑惑,其它至强者可没有义务帮他们解释,而李松石,更是没有必要,也没有义务去宣传自己私藏的好东西。

    此刻,太一等人正疑惑着,布洛陀说着话,前后不过数秒钟,就感应到,李松石体内猛含的强大意志,不断地攀升。

    如果用海潮来比喻,才开始时是十余丈高,接着,就不断地增高到三十余丈,已足以让冲浪爱好者惊为天浪,视为不可攀登的高峰。

    但突然,这浪潮,竟一下子拔升到百丈之高,甚至朝着千丈冲刺。

    那气势,简直就像是猛含着大自然之怒,誓要毁灭人类城市的级天灾。

    扑天盖地,无可阻挡。

    在那气势面前,任何未来至强者境界的存在,都不禁升起自身如蝼蚁,不可抚衡之感。甚至,诸天神魔若站在这气势之下,恐怕神格都会被气势慑得自行破裂。

    如果普通人被吓破胆似的。可见李松石的可怕。

    “这已经远远出了念动法随境界强者的实力了,如果在太古之时,他就是一位足以以力证道的强者,只要运气不太差,恐怕堪与开天而陨的盘古相媲美。”

    众至强者心中评价着,暗暗想着,就算李松石不能证道永恒,是不是就该将他给灭杀了呢?

    李松石的实力,他的潜力,实在是太过可怕了。

    不,确切地说,是花仙子的能力,太过可怕了。

    两位花仙子的配合,一位自杀,所引的后果,足以让一个普通人,在短短数年,达到如此之境界。委实可惊可怖。哪怕是传说中的盘古,只存在于神话当中的鸿钧老祖,以及现在周围的所有至强者,单论修炼的资质悟性,还有修炼的度,在李松石面前,都可以羞愧得自杀了。

    变态啊……

    在场哪一位,不是万古人杰?自三千大千世界开辟以来,不知多少万亿年的时间里,出现的天骄人物,所谓的盖世天才,数不胜数。

    但是,再天才的天才,哪怕是再变态的天份,再变态的资质,再变态的大智慧大毅力,再无敌的运气,那样的天才中的天才,在至强者面前,都羞愧自身的资质。

    可是,现在,这些变态中的变态中的变态的至强者,面对着区区数年,就修炼到如此程度,而且根基、心性、境界,完全没有丝毫因为修炼度过快而导致不稳,至今还保持着光的修炼度不断地变着强大,完全将那些用脚走路,跑着飞着的“天才”远远抛在了背后……周围的至强者,都羞愧了。

    心中,也升起了杀机。

    不管怎么说,不能让这李松石再成长下去了。

    否则的话,哪怕三千大千世界崩坏,重归混沌。哪怕那大道本源恢复到颠峰状态,那李松石都有可能达到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

    古往今来,从没有人能在大道本源恢要到颠峰状态时,硬生生虎口拔牙,取得部份大道本源,并感悟成功。

    无人能办到,理论上也不可能办到但对于李松石这种变态来说”未必就不能办到。

    想着,周围的至强者,手中都暗暗地积聚了至强者的意志,极其隐晦地藏在手心当中。准备一旦有机会,哪怕不顾脸皮,也要将李松石给灭杀了……然后,只要装模作样地给那太上老君假意道歉一下,付出点小代价,估计就不会有事。

    众强心思各转。

    此时,李松石的气势已攀升到极致。

    刹那间,他眸子一睁,身上的气势,就蓬的一声,猛然高涨。

    “突破了!!!”蜘刚,阴比四泡书昭不掸的体验!

    李松石感觉到,自己的修为,似乎又大有进展。

    如果说,之前他就相当于一个念动法随颠峰的强者,加上所有花仙子的实力,就是二十多位念动法随境界颠峰的强者的实力。

    但现在,经过因果幻象长河当中的激斗,近段时间的修炼,感悟,吸纳“先天仙灵百花蜜露”他就感到,自己又变强了。

    现在,他一个人,就相当于三位念动法随颠峰境界的强有

    和太上老君所谓的一气化三清之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一身集聚三倍之力。

    而且,这能力,通过命运之丝,渐渐影响着众位花仙子。

    此时,花仙子还没完全蜕变成功,李松石就有着相当于三十多位念动法随颠峰境界强者的修为。

    那,如果所有花仙子全部税变成功。李松石一人,就相当于七八十位念动法随颠峰境界的实力集于一身。

    这样的力量,与七八十位念动法随颠峰境界的强者完全是两个概念。就好比一台动力增强七八十倍的动机,跟七八十台普通动机的力量相比,两者不可同日而语。

    再加上李松石和诸位花仙子的特殊技能……现在,李松石觉得,自己已是可以跟卡俄斯正面相抗衡了。

    虽然仍不是真正的不死不灭,不能无限死而复活。但是,真实战斗力量,完全可以跟卡俄斯打得不分上下。

    加上颜琼絮的“千魂万魄”能力,将元神化作亿万丝,分化亿万化身。也有着亿万条性命,同样是无限接近于不死之躯。

    如此,虽然不是至强者,却拥有着与至强者一直抗衡不败的实力删这,委实是可惊可怖。

    起码,周围的所有至强者,脸色都不禁微微一过…神色各异。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若让他再成幕心  卡俄斯等人想着。

    太上老君却是微微一笑,道:“原来,这就你所说的证明吗?”

    他在试探李松石的底牌。

    实话实说,若是李松石不能元神寄托虚空,真正不死不灭。那李松石就算能揍趴别的至强者,太上老君都不会放在心上。所以,李松石气势虽强,他倒是颇不以为然。

    此时,李松石微微一笑。

    倾刻间,就见他身上那股完全可以将若干个大千世界碾为尘埃粉末,转化为虚无混沌的可怕恐怕意志,陡然加持在那个周天星辰大阵之上。

    一瞬间,阵势上空,隐隐约约浮现了无数虞美人花的幻像。

    一朵朵鲜花,一片片花瓣,不断地飘飞,飞洒着。

    花之灵气流溢,凝若实质,如同繁星点点,又如流萤飞舞,美丽异常。

    强烈的花香,强烈的花之灵气。那虞美人花的花之灵气之中,积聚着李松石的强大意志,只在刹那,就将阵势中的诸天星辰意志,尽数加持吸纳了过来。

    朦朦胧胧之间,光影流动,似乎诸天星辰意志,与其种特殊的灵气,意志,给融合了。

    诸位至强者看着,一时没反应过来。但是,太上老君眼神却猛然一睁,本来淡定从容,天塌不惊的眼神,一瞬间,掠过一丝异芒。

    “洛如花的花之灵气,纪洛如花仙子的“梦想成真,仙术?!!”

    太上老君轻声说着,一时间,包括太上老君在内,所有至强者,内心深处,都涌起一股奇秒的直觉,总感到,会有什么可怕的事情生了。

    这时,就见李松石早先布设的冉天星辰大阵,在一瞬间崩溃,毁灭了。

    化作无数花瓣,又再转化为点点星辰。如同漫天流星,化作流星之河,朝外涌去。

    同一时间,外面的逆返周天星辰大阵运转了,将这星星点点的流光,释放了出去。

    那流光中蕴含着星辰的意志,猛含着李松石的意志,猛含着“梦想成真”仙术催眠因果幻象长河无数天魂的力量这一切,都在瞬息间,被逆返周天星辰大阵,散到了周围的无尽空间,几乎遍布了整个因果幻象长河。

    众位花仙子参悟到的,在因果幻象长河当中拉近距离的办法,此时起到作用了。

    整个因果幻象长河当中,绝大部份天魂,同一时间,都被催眠了。

    刹那,因果幻象长河深处的大道本源与大道意志动了。

    因为,李松石之许积蕴在心中,加持在花之灵气当中释放出去的愿力,心念,爆了出来,一个声音响彻整条因果幻象长河。川删,田8比8比…泡书昭不样的体验!

    “吾今许大愿,愿长河深处之大道本源,大道意志,怜我向道之心,特将最根源最精深奥妙之大道本源,无视空间,传送于我面前川

    李松石居然利用特殊的阵势,以及纪洛如的天赋仙术,妄图催眠整条因果幻象长河。

    而且,他居然还成功了,并且,利用了整条因果好象长河的力量,鼓动长河深处的大道本源,朝他这里自行涌来。

    天哪!!!

    简直就是胆大妄为,异想天开。

    但是,这这还真,删。有可能成功。毕方,是整条因果幻象长河绝大部份天魂在使力。那大道本源……说不定,还真会自行飞来。

    只不过,可能性不大罢了。

    诸位至强者心中网闪现这个念头,就见李松石右手一挥,刹那间,一个紫金色光芒流转的阵势,在周围布设了下来。

    那阵势,复杂无比,念动法随境界以下,一看,便有可能因此灵魂迷失,陷入昏迷,永不复苏。

    周围的至强者看着,也都是眼睛一晕。

    “天哪!!!鸿蒙紫气,居然全部用鸿蒙紫气来布设大阵这个李松石,他居然有如此的家底,如此深厚的底蕴?如此之奢侈,实在是令人难以想象。而且……他这番大动作,到底想要干什么?”

    心念流转,只在倾刻,众强尚未反应过来,李松石已经身处那个鸿蒙紫气布设而成的阵势中央。

    刹那,阵势流转。

    因果幻象长河深处的大道意志,只在刹那间,就加持到李松石所布设的阵势中。

    只见那个接引大道意志的神秘阵势,瞬间爆出极强的紫金色光芒,将李松石给团团笼罩住。

    “不好!!!”

    众至强者脸色骤变。

    倾刻间,众强迅朝李松石所在的阵势扑去。

    太一最心急,右手一挥,一道道金色的光焰剑,猛含着至强者的意志,狠狠地扫向神秘阵势的紫金色光罩上。

    只听扑的一声,太一手中的金焰剑如击中败草,而金焰剑周围环绕的太阳真火,迅被阵势上的大道意志给转化,变成了一缕缕精纯的能量,渗入阵势之中,补充着阵势的办量。

    大道之意志,居然已经开始在守护他的?!!

    众强失色,卡俄斯等人心中焦急万分。

    如果李松石拿到了大道本源,他们还不怎么担心,因为李松石不大可能在短时间内参悟透。

    但现在,李松石有着这么一个“龟壳”守护。可就麻烦了。

    正担忧之际,就见那阵势内部,紫金色的光芒涌动。本来只是介于虚无于真实之间的光芒,渐渐凝成了实质。

    那是大道意志,渐渐凝聚。一旦凝聚成实体,不论是气态还是雾态,或是液态,那就是大道本源的能量,如同人体内的鲜血,堪称大道本源之血”

    只要凝出一滴这样的大道本源能量,凝成液滴,那滴能量当中,所蕴含的大道本源的庞大信息,所猛含着的庞大意志,足以让李松石达到至强者境幕…只要他能够参透其中奥妙。

    一时,众强者几近疯狂,因果幻象长河涌中,猛然爆出炽烈的强光。无数紫金色的光芒交织的,轰击在李松石那防护罩上。

    一股一股浩大的能量,相互碰撞溅射。

    偶尔一小缕紫金色的光芒,穿梭位面,脱离了因果幻象长河,来到三千大千世界。那光照在一颗直径百万公里的巨大恒星上。

    倾刻,那恒星的物质,就硬生生地,被转化成为了泥土,转化为了钻石,又转化为金银铜铁。在种种物质间不断转化。

    最后,物质内部的原子坍塌,一阵强烈的聚变,剧烈的能量爆出来,形成爆炸的中子星,能量冲击波,直影响千百光年之外。

    而近处的行星,更是一扫而灭。

    若干时间后,这里,将会出现一个新的黑洞”

    区区一道猛含了极少量的至强者的意志的紫金色光芒,就能轻易地将物质如此轻易转化本质,并聚变爆炸,产生如此可怕的能量。

    那,众位至强者全力攻击的正面,会是何等可怕的力量呢?

    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绝对足以在瞬息间毁灭掉一个大千世界。片刻之间,就足以让一个大千世界所有物质都完全转化,碾为碎尘。

    李松石的阵势,就在大道意志加持之下,静静地抗衡着,默默地与众至强者的意志相互消磨。

    这上切,说来迟,那时却

    距李松石接引大道意志,众至强者心思电转,然后到集中出手,引那无数能量全部爆开,前后绝对不到一秒钟时间。快得让人难以想来

    但是,还有一位更快的。

    却是太上老君和元始天尊狠狠一扫手中拂尘,只眨眼之间,整个因果幻象长河所有天魂的躁动,就消失了。

    被催眠的天魂,停止了对因果幻象长河深处的大道的召唤当然,只是暂时压制。

    而后,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的意志,就朝李松石的阵势涌去。

    那两位至强者的意志,将李松石整个阵势都包裹住。因果幻象长河深处的大道意志,顿时停顿,无法被接引过来。

    因为阵势与大道本源相互交感被中断,那大道本源所猛含的大道意志,便无法被引渡。

    这时,李松石便只有周围护着自己的一个阵势。

    阵势之中,大道本源所化生的紫金色光芒不断凝聚,很快就呈现了气态的物质。

    那是近乎完美的鸿蒙紫气,包含了大量的关于大道的信息,足以令三千大千世界任何强者为之疯狂。

    但现在,这气态的物质,仍在凝聚,准备转化为液态,转化成为堪称“大道本源之血”的能量液。

    可是!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的意志太过强大,李松石那个阵势,就是咔嚓一声,仿佛有某个地方出现了破裂,阵势的运转,受到了影响。

    “松石,你真是太胡闹了。这大道本源,岂可随意接引而来?虽说你能有奇术接引这大道本源,实令我欣慰,但这却不能证明,你有感悟大道本源之能力啊。所以,听我一言,暂停行动,千万不要碰触那大道意志凝聚的能量。”

    太上老君以心念传音说着。

    心念传音,所以度极快,一大段话,不过一眨眼就说完。而且,在座的修为,都能感应得到,都知道他想说的意思。

    但李松石在阵中,却是全然不理会,仿佛都没听见似的,只在暗中不断地控制着周围的鸿蒙紫气,稳固成阵势。

    而此时,无尽虚空之外,李松石的私人小世界,也突然爆出一股极其强烈的气势。

    那是一股苍桑古老的气息,那是贯穿了整个三千大千世界的气息。

    气息的源头,来自于李松石私人小世界当中的指天剑上。

    此时,整个三千大千世界,都仿佛在强烈地震动了一下,无数地方,出现了天灾。

    火山爆,大地震动。而且,所有《羊的世界》的玩家,突然现,自己陡然间无法接触到《羊的世界》的登录器了。遍布三千大千世界,猛含着大道意志的魔网,仿佛在一瞬间消失。

    所有玩家的位面投影化身,自行化作能量消散于虚空。

    所有被魔网禁锢保护的空间位面,不再受着魔网的约束,强大能量爆出,隐隐有空间裂缝绽放,三千大千世界,无数位面,变得可以再度随意通行。

    一切,仿佛回到了《羊的世界》未曾强势掘起之前的情形。

    但是,却比那时混乱了许多。

    因为,三千大千世界,不知多少位面,不知多少神国,不知道多少魔园,深渊,都突然出现了混沌乱流。

    那无序的混沌乱流爆了,以光朝四面八方绽放。混沌乱流波及的一切空间,以及空间当中的一切物质,都在迅地,坍塌,崩坏,重归混沌。

    三千大千世界,竟过百分之八十的地方,爆了天灾。种种灾难降临。竟过百分之十的地方,同时出现了空间崩塌。

    造成这一切的,不是别的,而是那支指天剑猛含着的大道意志。

    那股大道意志,陡然间凝聚,从三千大千世界各处收拢回来,并趁机吸纳了不少的能量。因此,引来处处灾难,但那指天剑,却绽放着紫金色的光有

    光芒所照之处,周围的虚空,种种物质,尽数被转化为了天地灵气,朝那剑支凝聚而去。

    这,就是大道意志的真实力量。

    这一切,都只在倾刻之间,在李松石接弓了大道意志的一瞬间,就开始了。

    只见指天剑轻轻一晃,创开一道空间裂缝,然后,自行飞逝。

    眨眼间,就来到了因果幻象长河深处,朝那正对李松石说话的太上老君狠狠刺去。

    那太上老君才刚与李松石心念传音完毕,那剑就已经刺到了。

    但是,却是太上老君突然回转过头来,右指轻轻点出,叮的一声,点在那指天剑剑尖上。

    一时间,剑刺不动了,太上老君的手指也未受伤,两者僵持于半空,那指天剑只悬浮着,刺不下去,也未被弹开。

    两者,看起来平静,但是,虚空中,却有无形的力量在交锋,那剑上猛含的大道意志,越来越凝聚,越来越庞大。而太上老君身上类似返朴归真而隐藏起来的气势,也陡然升起。

    只是,两者的气势,居然不外放多少,凝聚在一起,哪怕相互间的意志拼杀得再强烈,外界都感应到不少。只能隐约看到,太上老君身体周围,隐隐有混沌乱流在环绕,似乎虚空不断地崩碎为混沌,又不断地恢复正常。但极隐晦,外人无法察觉。

    “哼,神云,别以为我不知道,这是你留下的最后一手!!!我早就猜想到你冤魂不散,留着最后一缕残念,藏于指天剑中,以在关键时刻助李松石最后的一臂之力。如今这最后一手,终于出动了吧?!!”

    太上老君仿佛胜券在握。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李松石见此,心沉下去了。

    周围众位至强者,也觉大局将定  ,这是对太上老君的信任。

    但就在这时,虚空之中,两道紫金色的混沌不灭金光闪过,就见卡俄斯的身体突然爆炸,元神流散,化入虚空。

    而太一,突然身体被炸碎半边,就狂叫一声,身形飞遁了亿万里。嗡的一声,混沌钟将他团团笼罩护住。

    他惊怒交加,一边吐着紫金色的血,眼中充满了极度不可思议的神色,盯着前方,怒叫道:“女奶!!!你为何,为何要对我出手?!!!为何要护着李松石?!!!为了他,你竟然消耗掉好不容易才到手的两道混沌不灭金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