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六百四十六章 羲灵月的秘密

第六百四十六章 羲灵月的秘密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平松石抬头瞄了瞄众群系强者,却现这此家伙个个您联,胶扮“世外高人”的模样,都是板着一张脸。面带着淡淡的微笑,让人看不出他们心里的想法。

    “老奸巨猾。”李松石心里腹诽了一句。又想道:“既然我跟他们相互牵制,彼此都无法出手对付对方。那么”便只有让信徒们出手了。”

    想着,李松石大声道:“此方世界诸等等生灵,且听吾一言。吾乃混沌之主李松石,为此方世界之主,此方世界之创世者。此地,即吾之神国。今特宣令:但凡有不信奉吾者。不虔诚者,或信异神者。一律定为异端,人人得而殊之,小”

    此言一出,整咋。世界中的所有生灵,脸色都是大变。

    一些大惊,一些大喜,一些大惶恐。种种情绪,种种脸色,难以尽述。

    “吾今下谕,但诛异端者,赏。重赏。同流合污或遇见异端隐瞒不报着,灭其魂!!!”

    李松石此言一出,的围众位至强者都盯着他,眼中泛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光芒。

    此时,就见下方极远处的城池当中,李松石一方的信徒纷纷飞来。路上但凡遇到身上蕴含的神力性质,神力属性,与他们不月者,便知是异端,就纷纷攻击。

    只转瞬之间,李松石座下数十万信徒从极远处飞来,就灭杀了过万数的异信徒。

    太一见状,冷冷一哼,那声音中,蕴含着极可怕极强大的意志,声响过处,虚空被撕开一道道空间裂缝。迅朝李松石那方的信徒扩散而去。

    李松石见状,也是微微一哼。哼声中蕴含着同样强大的意志,形成一个巨大的声网,以更快的度遍布四面八方,欲要拦截太一的声波。

    但是,一旁的阿弥陀佛突然唱诵一声佛号,声波中也蕴含着可怕的力量,冲向李松石那些信徒。

    其它至强者纷纷动手。但李松石只心念一动,倾刻间,整个虚拟神国能量流转,虚空中自行产生一个巨大的防护罩,将那些信徒给团团

    住。

    这一个防护苹,出现得很突兀。根本不见李松石动用能量,就已出现。诸位至强者不禁一呆,随后就想到  这个虚拟神国,可是李松石的地盘。

    这里,是一个虚拟世界,不是真实的。而运行这个虚拟世界的“主机”也就是那枚左造神格的核心部件,却是听从李松石的命令,在李松石的掌控之中。

    因此,只需李松石心念一动小这个虚拟世界的法则就完全改变,轻而易举地挡下所有针对他的信徒的攻击。这只不过是一件很普通很平常的事情罢了。

    众位至强者考虑到此,心中都是凛然。

    而后,就感应到虚空中有股极度危险的信号,众个至强者的分神化念都感应到了一股危机。

    于是,倾刻间,一股股浩大的意志加持在他们的信徒身上。而千分之一秒后。所有信徒身上绽放出紫蓝色的光芒那是一道道雷光电光。溅射到周围,便撕裂出一道道黑乎的空间裂缝,久久才能愈合。

    众强脸色微微一变:“李松石你无耻!!”

    李松石“哼了一声,道:“这里本是我的地盘,我借助虚拟神国的法则力量攻击这些背叛我的信徒,有何不安?只是没有想到,你们居然拥有如此庞大的灵觉,哪怕只是一缕分神化念,都有着凡的直觉 能预先感应到危机,才护住了这些信徒。不过,你们护得了一时,可护得了一世?!!!”

    李松石说着,手挥了挥,一瞬间,那些敌对信徒的身上就环绕了一道道空间裂缝,而李松石又挥挥手,连绵无尽的红莲业火熊熊燃起,将其它异信徒统统引燃。

    但很可惜。不论是哪一个异信徒。都受着那些至强者的分神化念所守护,居然一点事也没有。

    李松石见状不禁叹息:“如果能直接出手将那些混蛋给灭掉,该多好啊。趁着他们庇护信徒时,自身没有防备,这样的机会,实在是诱人。”

    但,可惜的是,,李松石现在根本不敢直接消灭掉这些至强者的分神化念。只要对方的信仰之丝没被全部切割掉,那他们就有机会在临死前把李松石这虚拟神国中的绝大部份生灵的灵魂给毁灭掉。那可是李松石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看到的。

    想到此,李松石有些兴致索然。

    但是,下方那些信奉李松石的信徒,虽然现了李松石与众位至强者的战斗,但却也现,这边的战斗似乎无法波及到他们,李松石与那些至强者,相互间只能保持着平衡,彼此杀不了对方,伤不了对方。而同时,也杀不了对方的信徒,伤不了对方的信徒。这就相当于李松石等至强者无法插手他们的事情。一时间,他们就都兴奋了。

    李松石亲眼看到,不少信奉于他的信徒,来到了下方千里之外,然后就停下,施展神术,以**力将周围的山形地势给改变,硬生生弄出一片绝壁山脉来。

    那山脉,连绵数十万里,朝向阿弥陀佛的“大无量光明雷音宝刹”则是高达千丈的绝壁,而且绝壁上还雕刻了一个个的禁飞法阵,只有拿着特殊的令牌才能飞行。

    而面向李松石的信徒的大后方。那连绵数十万里的山脉,则是平缓走势。如此,就形成了一个强大的屏障。

    之后,就见一个个李松石的信徒。从那山脉背后飞过来,临近“大无量光明雷音宝刹”就远远地丢下一个个杀伤性极大的神术。

    倾亥间,“大无量光明雷音宝刹”所在的群山便是不断地震颤,让。林间的树木枝叶,纷纷洒落。

    并且,山间轰鸣巨响不断,甚至有逞强离开“大无量光明雷音宝刹”的异信徒,被轰杀至死。

    于是,那些改信阿弥陀佛的异信徒们都怒了,聚集一大批人马,冲出宝刹,正面迎战。

    这方的异信徒,数以十万计小百万计,千万计。李松石那方的信徒见状,觉得敌势难挡,暂不可迎面挫锐。于是就都转头飞走,片刻间。便躲入了山峰绝壁背后。此时,一

    信徒飞来,临祈绝壁。就都不的不降下身 一时间,李松石的信徒们纷纷飞了出来,一个个强大的神术,仿佛完全不用本钱似地,不断地朝下抛去,眨眼间,就是鸡飞狗跳,敌群乱作一团。

    见此情形,李松石“圣心大悦”但意地望着对面的众个至强者。

    只要敌人的信徒被毁尽,没有了信仰之丝的牵绊,或是只剩下极少数信仰之丝的牵绊,那李松石就不担心他们自爆了”只要他们没有足够多的信徒,那李松石完全可以在他们自爆之前,将他们给尽数灭杀掉。

    周围众强者见状,都能看出其中的险恶,其中的危机,瞬间时,都是脸色微微一变。

    而后,便听得阿弥陀佛下令,令下面的信徒们,要反击,以灭杀信奉李松石这位“邪神”的信徒为目的。

    其它的至强者,也同在一瞬间,纷纷再度以洪大的声音宣告于整咋。虚拟神国,将神国中摇摆不定的泛信徒,统统拉到他们一方,并且宣布。将李松石宣布为“邪神“命令所有信奉于他们的信徒,一起聚合起来,攻击李松石的信徒,由此,将会得到他们的“奖赏”

    一时间,不许本来站在李松石这一方的信徒,纷纷倒戈。

    这些人一些是本来就信奉着其它至强者的,一些是投机者,觉得改信别的至强者更容易有出人头地的机会的。总之,原因千奇百怪,不一而足。()()但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与李松石作对的异信徒增多了。

    这让李松石不禁怒哼不已。只是。他现在也无法直接攻击这些对他不敬的异信徒。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下方的情形变化。

    下方,双方信徒的局势变化极快,本来李松石一方的信徒大占上风,但倾刻间,其它至强者的异信徒,纷纷从不同的方位,不同的角落。进入李松石的地盘当中,处处捣乱。

    见此情形,李松石暗怒,却也没办法亲自出手。于是,当场指定下面一位虔诚信徒组建“混沌教会”为第一代教皇。

    说来也巧,那信徒正好是李松石的老熟人  皮尔特。

    这家伙如今是“改过自新”了。对李松石的信仰程度,极加快加深。他每天,都要花上许多时间进行“自我催眠”由此来改变自己在李松石面前的心里定位,由此增加信仰。

    此时此刻,他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

    只不过,没等他为自己当上“教皇”而兴奋,李松石就下达了“神谕”命令他立即组建一批信仰最为虔诚的信徒,将他所在的城市。所有市民当中的异端分子全部清理掉。然后,坚壁清野,固守城池。

    皮尔特一一照做,并且,做得极好。在很短时间内,就已经组建了教会,弄好了教堂,并不断滚雪球似地拉扯起越来越大的队伍,将整个城市里的人,统统疏理了一遍。信仰度越高的,越能接近城的核 心。

    因此,为了区分信徒等级,这座教会城市,变得城中有城,城墙无数。

    最外层的城墙上,就站立着神圣护教骑士团的成员,并且,不断地向外扩张。看样子,是要打算利用神术,将这咋,城市不断地扩张扩张再扩张,要将尽量多的信徒给塞入其中,方便调谴应用。

    而其它至强者见到李松石的动作,居然也有样学样。太一更是直接命令信徒们在“前线”建设一座巨大的要塞城市。

    据守要塞,不断地派“兵”攻打击杀李松石的信徒,一边前进,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一边不断地推移着要塞,扩大着要塞的范围,甚至。直接转移。

    如此稳步推进,直指李松石地盘的腹地。

    而后,更狠的是,太一心念运转,竟将自己的大量记忆碎片,种种有益的信息,凝作一团记忆团,想通过信仰之丝,传送给某位信徒,好让它在极短时间内,获得足够的信息,帮着那些信奉太一的信徒提升实力,然后方便指挥手下,与李松石的信徒大战。

    见到太一的信仰之丝有点怪异,李松石几乎是不假思准备地,右手一指,一股浩大的能量,就硬生生将太一的记忆团给毁灭掉了。

    太一脸色顿时一变。

    他们这批至强者的分神化念,虽然与这里网收获的信徒们有着信仰之丝相连。但那信仰之丝,只能给信徒们传达简单的神谕命令,根本无法将太过复杂的知识给传播出去。

    如此,想要将大量的知识传播下去。就非得使用记忆光团了。

    却说,李松石将太一的记忆团给毁掉,顺手也制造了一个记忆团,丢给下面的自己一方的信徒,也想将某一个信徒塑造成“人”塑造成“英雄”

    但可惜,正如所料,他弄出的记忆团,也被别的至强者的分神化念用神术给摧毁掉了。

    李松石见状,微微暗叹:“看来。想要将这些至强者的分神化念给灭杀,只能让下面的信徒出手,将这些至强者的分神化念的信徒给清理掉。净化掉,然后才能将这些至强者的分神化念给灭杀。”

    这可不是一个短时间的行为啊。

    李松石想着,可是,他现在又脱不开身,免得这些至强者的分神化念在捣鬼。当下。心中郁闷,就下令给皮尔特,令下方信徒加快行动。

    如此,时光流逝,李松石这边的信徒,都整合起来了。原来他们在这虚拟神国,乃是被放羊一样的生活方式,随遇而安,随兴而居,根本就不理会什么城市不城市的。平常。也就通过祈祷,提高信仰,获的神术,再由神术创造食物,

    而现在,他们却都聚合了起来。有着强大的向心力凝聚力。并在皮尔特教皇的号召下,组建了混沌骑士团,朝敌对的异信徒所在处进军。

    对面的至强者们的信徒也不甘示弱,纷纷组成了一个个不同的组织。并以组织的力量,对抗李松石的信徒的入侵。很快,双方的信徒短兵相接。一个个不同的神术相互攻击,相互攻杀。

    那些神术当中,蕴含着的不是李松石和众个至强者的意志,而是

    如此,神术就拥有着乎寻常的破坏力,得到了加幅。

    战斗,战争,烽火不断。

    很快,李松石这边的信徒就是多线作战,多面困守式地应付着别的异信徒的攻击。而主要战力,却全都集中在阿弥陀佛的“大无量光明雷音宝刹”之前,不断地对着那宝刹轰击,击杀着那些异信徒。

    如此,时间流逝,双方信徒死伤惨重,一个个生灵的灵魂陷入沉睡当中。

    但同时,双方信徒在不断地使用神术,不断地祈祷的过程中,那信仰程度,却是不断地提升。尤其是一些遇到极度危险,险而得到神术的救助而“活命”下来的,对各自的信仰对像更是虔诚。

    李松石与诸位至强者的分神化念,站在虚空中,看着脚下大地上的这一幕幕战斗,看着一个个战场。众位至强者都是抚须含笑,而李松石则是脸色难看  因为,他看着下面一个个陷入沉眠的信徒,那可是心疼啊。

    本来,整个虚拟神国当中的生灵,全都是他的,但现在,被这群强盗硬生生分走了一部份不说,他们还指挥着那夺走的信徒,反回来攻击李松石的信徒,造成李松石更大的损失。

    可以说,这个虚拟神国中。不论是哪一方的信徒,不论是哪一个生灵的灵魂,被迫陷入沉睡,或是不小心而失去灵魂烙印,永远消失。那都是李松石的损失。

    看到此,想到此,李松石心中不禁狠,道:“好一群道貌岸然的至强者。哼,你们能在我这虚拟神国当中乱来,难道我就不能进入你们的虚拟神国当中。给你们点颜色瞧瞧?!!”

    李松石心念转动,片晌,终是微微叹了一口气。

    他的那些分神化念虽然也都进入了这些至强者的虚拟神国之内,但同样的,李松石也只能隐隐约约与那些分神化念有着一点感应。哪怕是通过命运之丝,李松石也只能与那边传递一点消息,想将更多的分神化念集中过去,亲自把这些至强者们的虚拟神国搞个天翻地覆,恐怕是不耳能的了,,起码,短时间内不可能。

    不过,哪怕是只能通过命运之丝传送一点消息,对于目前的他而言。也是足够了。当即,就将如何在对方的虚拟神国内部大搞破坏的讯息,通过命运之丝,传递给自己的分神化念。

    于是。一时之间,元始天尊,太一,卡俄斯,阿弥陀佛,布洛陀,天老”等等,一大群至强者的虚拟神国内,都被李松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一个个虚拟神国内个不断地被动着信仰战争。

    感应到自己的分神化念传递回来的讯息,李松石心中郁闷稍稍宽解。只要想到众位至强者的真身,同样也是无比的郁闷,李松石心里就有点开心了。

    随后又想道:“我那些分神化念在别的至强者的虚拟神国中,所得到的信仰是有限的,那在他们的虚拟神国中动信仰战争,我的信徒的灵魂沉睡一个就少一个,大大的不妥。那倒不如干脆,,给我的信徒开一些新的神术?”

    比如,那洛清玉所拥有的,释放欲火的天赋仙术。

    李松石也有这样的能力,如果将这样的能力弄成新的神术,让信徒们也有着影响别人心性的能力。那样,在战斗时,将敌对至强者的信徒打到重伤,精神恍惚时,再用这种影响心智的神术,把别人的信徒转化为自己的信徒,那岂不是天大的好事?

    李松石想着,当即就要干这件事情。

    但就在此刻,李松石脑海当中。灵光一闪,心道:“现在,我这边的信徒不断地进攻着诸位至强者的分神化念的信徒”这样的情形,跟当初我们各位花仙子姐妹们所玩的“比拼文明,的游戏,不是很相似么?”

    除了当初的游戏,那虚拟世界中,信徒与信徒之间结合,能“生”出新的信徒之外,别的,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总体上而言,世就是游戏规则改变了少许,大体却是相似的。

    李松石想着,眼睛却是越来越亮了:“这样的游戏,当初玩过许多次。倒是有了不少的经验。那倒不如将这些经验给汇聚起来,交给运行这虚拟神国的人造神格,让那“虚拟神国系统。代为控制我这边的信徒不断地展,不断地扩张,不断的攻击异信徒,那我不是可以脱身出来。去干别的事情了吗?”

    李松石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只要这虚拟神国的系统,代为控制自己这具幻化之身,阻止那些至强者的分神化念去攻击信徒,同时,暗中指挥着信徒们的行动。这样一来”李松石就可以留一个假身在这里。真身就能溜到外面去了。

    “灵月此时正在恢复,如果我去帮她一把,定能加快她的身体恢复度。到时,灵月与我悄悄地进来,一人朝那些异信徒攻击,引得各位众强者出手,相互牵制。

    而另一人,再一举将所有异信徒给轰击得灵魂陷入沉眠当中。

    “然后,之前第一人就可以趁机将那些至强者的分神化念给灭杀。如此,一切都在瞬息之间进行,他们根本没机会自爆,没机会控制那些异信徒捣乱。

    “只要他们在虚拟神国中的投影被灭杀,现实中的分神化念也会恍惚一下。这时,之前轰击异信徒的人。就可以将这些至强者的分神化念给灭杀,或是趁机消去他们的领域。将这些分神化念给禁锢起来。”李松石想着,心中不断地推敲。最后觉得此计可行。尤其是在他还可以借助那虚拟神国的系统的情形下,在灭杀异信徒时,更为便利。

    当即,李松石就没有多作犹豫。直接将海量的经验注入到虚拟神国的“主系统”当中,让那虚拟神国的系统,那人造神格的核心,代为管理他现在投影浮现在虚拟神国中的身影,而后,他的心神,就迅退出了人造神格。

    来到人造神格内部,李松石感应了一下,觉虚拟神国当中,那些至强者的分神化念,根本没感觉得出。李松石的全部心神已经退出,没再跟他

    于是,李松石脸上微微笑着小看了看下方。那人造神格储存灵魂的空间并没有异状,没有任何灵魂在捣乱。当即就放心地离去。

    心神回到精神世界当中,看看周围,只见这精神世界也没有太大的变化。那枚人造神格,仍平静地躺在那里,正常地运行着,运转着。

    周围众个花仙子的元神都在盘膝坐着,修炼。

    在这里,要说明一下。众们花仙子的部份灵识融合起来,形成了这个精神世界。这个精神世界,是全体花仙子和李松石共同所有。但是。这个精神世界,并不意味着。就是花仙子们的全部精神世界。

    打个比方,有一个组织,每个成员都有一笔钱。但是,为了组织的展,每个成员都拿出自己一部份钱,然后集中在一起,就变成了组织的“共同资金”或称“集体资金”

    这集体资金,是所有成员的部份资金融合而成,但却不代表着,这集体资金,就是全体成员的全部资金。

    事实上,每位成员,仍保留着一点“私人财产”的。

    而众位花仙子也是如此。她们的生命,全部的执念,情感,都寄托于此。但是,她们只是以一部份灵识与别的花仙子融合,还有大部份灵识,是独立的个体,是属于自身的。

    因此,每一个花仙子,还有着不同的元神。

    同样,每一个花狂;子,仍有着一个自己的,与众不同的精神世界。

    那个精神世界,在于她们的元神之内。是她们最为核心的秘密,不为人知。哪怕是命运相连的姐妹。还有李松石,都难以进入。

    同样,打个比方,就相当于一群电脑相互联网,彼此全部资源共享。但是,这所谓的全部资源共享,往往是不包括对方硬件最底层的那部份信息的。有一些最核心的玩意,连系统都读取不到的底层信息,无法共享。

    李松石望着众位花仙子,就知道她们正沉浸在自己那一小部份独立的精神世界当中。每个花仙子脸上的表情各异,或喜或悲,或怒或惊。或伤心或快乐。种种情绪不同,种种表情不同。各呈现于脸上。

    不过,她们处于修炼当中,心灵是封闭的,命运之丝无法沟通到自主封闭的心灵。所以李松石现在也帮不了她们,只能在旁默默祝福。

    这时,就听到旁边传来一声长长的吁气声。虚空中,一股浓浓的天地灵气,快地流转着。

    李松石回转过头,就见羲灵月的元神在呼着气,浓郁的灵气自元神口鼻中呼出。片晌之后,那呼气停顿,羲灵月深深吸了一口气,就张开了眼睛。

    李松石上下打量一下,觉羲灵月的元神比之前饱满了许多,光泽明亮,就不禁高兴地问:“灵月。你的元神恢复了?”

    羲灵月微微点头:“恢复大部份了,还差少许,才能完全恢复。”

    “那就好。”李松石高兴地点头道。

    “现在的情形”怎么样了?”羲灵月问。

    “不怎么好,心情很纠结啊。”李松石将太一等人的分神化念在他的虚拟神国里乱来的事情说了一通。并且,将自己的打算说了一下。

    之前的事情,羲灵月是清楚的,只不过李松石进入虚拟神国后,她不进入而已。所以李松石只稍稍解释一下,她联系到之前太一等人入侵这人造神格的事情,就明白了应该明白的一切。

    “这样啊,的确是个办羲灵月点点头,道:“不过,是要等我元神完全恢复了才行。不然。一旦打草惊蛇,下回想联手把他们的分神化念给控制住,很容易让那些分神化念自爆的。”

    “不错。”李松石道:“不论是要斩断我虚拟神国当中各个异信徒与那些至强者的分神化念之间的信仰之丝,还是要击杀他们在虚拟神国的投影,还是毁掉他们现实中覆盖着整枚人造神格的领域,都必须要快。要在一瞬间,不让他们反应过来才行。

    “所以,我现在就算能让手下的信徒,在短时间内将他们掌控的异信徒都毁掉,却不敢动手,不敢下谕。免得刺激到他们,让他们一时间想不通。”

    羲灵月点点头,稍一沉默,就道:“松石,到时侯”如果不小心出现意外,就先将你的先辈们的灵魂先保护起来吧,顾不得其它了。”

    李松石点点头:“我明白。”

    在那咋。虚拟神国当中,对他来说,最重要的灵魂,就是父母,其次才到梅雨山等人,还有祖祖辈辈的先灵。再次者,就到那些神级的信徒”这些灵魂,数量不是很多小但却是最重要的。真到必要时,守住这些灵魂,牺牲掉进入他的虚拟神国当中的其它灵魂,也是不得已之事。

    不过,一切都仍是未知。现在只不过是未雨绸缪罢了。

    李松石想着,回转过头,看了看羲灵月。

    羲灵月的打扮,与他之前所见的都不同,是穿着一袭白衣,外面披着红色的狐绒披风,头上的秀小随意地用钗子固定。

    两鬓处,微微散落几缕温柔的丝。

    李松石看着,不禁微微失神。

    羲灵月感应到他的目光,回转过头。也望着他,嫣然一笑:“怎么了?”

    那一瞬间的美态,令李松石心神都差点忍不住失守。以他这元神寄托虚空的强者的坚定心性,都忍不住砰然心动。

    元神内,精神力量一阵涌动。但李松石却压抑着,强自镇定。

    如果这羲灵月是花仙子,李松石倒是不介意稍稍放浪一下。说不准。借助“双,修”的力量,还能让她尽快恢复呢。

    但是,一想到这羲灵月乃是女妈执念之化身,而事实上,就是女奶转化而成。李松石这心念,就淡了。不敢乱动。

    更何况,羲灵月虽名义上是他女儿的母亲,但他和她,事实上却没有生过任何关系。这可不能乱来的。

    想着,李松石平定了心绪,道:“我是想到了一些事,想要向你问个清楚  ”

    羲灵月沉默了一下,道:“是关 叭横你们!间如何产生命谅兰经的事情吗。” ※

    李松石点点头:“我记得,当初我要晋入念动法随境界之时,就在心中起誓,将自己的全部执念。寄托到花仙子们的身上。以花仙子们来寄托着我的全部执念,由此,获的晋入念动法随境界的机缘。

    “也因此,寄托着我的执念的,只能是花仙子。如今,这精神世界寄托着我的全部执念,按理来说,只有花仙子们的命运之丝,能连接

    此。

    “其它的生灵,哪怕是与我命运相连。生死与共,那产生的命运之丝。也不会连接到这精神世界上。反而。还会受着这精神世界的力量的排斥,最后,别的命运之丝会彻底断掉。”

    羲灵月听着,道:“的确如此,你的执念只寄托在花仙子身上。而花仙子们的灵识融合而成了这个精神世界,你的执念就转移过来,与这个精神世界融合。按理来说,这个精神世界,会排斥任何不是花仙子的生灵的灵识和精神波动,不会接受任何非花仙子的生灵的命运之丝。而你,也不可能再与任何非花仙子的生灵产生命运之丝相连”

    说到这,羲灵月回转过头,望着李松石,道:“但是,你又怎么肯定。我不是花仙子?”

    李松石愣了愣:“你是花仙子?!!”

    随即摇摇头:“不可能!!!”

    羲灵月笑了笑:“为什么不可能?!!!”

    “不可能就是不可能。”

    羲灵月摇摇头:“这世上,没什么不可能的。比如说,池淑瑶妹妹”她的前世,不也是一位普通的瑶池仙子,跟花仙子没有任何关系吗?她现在不也是花仙子?

    “还有洛清玉妹妹,她以前也不是花仙子吧?甚至,在你网形成命运之丝的时侯,她还被这精神世界硬生生地排斥了出去,斩断了网形成的命运之丝。”

    李松石沉默着

    羲灵月又道:“除此之外,身为花仙子,却转世重生的梅雨心妹妹,沈幻云妹妹,还有孟玉菩妹妹,甚至是那夺舍重生的尹木兰妹妹。还有那没有了花仙灵识和天赋仙术,只有元神重生的龙妹妹”她们每一个,都不再是纯粹的花仙子了吧?

    “尤其是那龙妹妹,根本就算不的是花仙子,为何,她也能与你产生命运之丝。并且,有着部份灵魂。与这个精神世界相融合?!!”

    李松石皱皱眉,摇摇头:“灵月,你有话还是直说吧。”

    羲灵月点点头,道:“好吧。我就直说。事实上,并不是非要花仙子,才能与你命运相连。

    也并不是非要花仙子,命运之丝才能与这个精神世界相连。”

    李松石一惊,就听羲灵月又道:“其实,只需要那生灵有着一部份的花仙子的特质,其生命的核心。是花仙子的本质,那就可以了。

    “比方说,那龙妹妹,虽然失去了天赋仁:术,甚至连花仙领域和花仙灵识都完全没了,变成了龙族的灵识和领域,但她的本质,她的元神。却是当初龙涎花花仙子的灵识凝炼而成,本质没有改变,所以,就能形成与这个精神世界相融的命运之丝。

    “而其它的妹妹,都是如此。像那洛清玉妹妹,虽然只是欲海血莲的器灵,但与洛清禀妹妹数千年相处。那花仙子的灵识已影响到了她的本质。在本心上,清玉妹妹都不自觉的会将自己当成了莲花花仙。还懂得了驾驭莲花花仙的天赋仙术。在生命的本质上,向着花仙子靠拢。如此,也能形成命运之丝与这个世界相融。“如此,那,若是我的生命本质,变成了与花仙子相类似的生命,类似一种模仿花仙的生命,不就能与你之间产生命运之丝,并融入这咋。精神世界了吗?”

    李松石听着,一阵哑口结舌。

    只听羲灵月又道:“我将执念凝结为羲灵月之前,人称女奶娘娘。早在数千年前,就录离了牡丹妹妹一半灵识,注入莲花法宝当中,加持了众生对莲花之喜爱的信念,将那意志加持其中,不断地蕴育着,最后。让牡丹妹妹的一半灵识,税变为莲花花仙子。

    “而我又将欲海血莲的器灵,与清莱妹妹的灵识揉合在一起,让她们同体数千年,进而改变清玉妹妹的本质。

    “有着这样的经验,那我再创造出一个类似于花仙子的空白生命,再将自己的执念寄托到这个生命之上,有何困难?!!”

    李松石问:“你创造的这个类似于花仙子的空白芒命,难道就是”

    “就是我现在这个元神,这个身体。这个元神的本质,与那龙妹妹的元神的本质完全一样。只不过。没有花仙灵识,没有花仙子的天赋仙术,也没有掌控任何花卉的特殊能力罢了。”

    羲灵月说着,顿了顿,又道:“说起来,还要感谢刘语嫣,若不是神云将飘零妹妹的一半灵体和灵识封印在刘语嫣的灵魂深处,结果飘零妹妹的灵识流溢,让那刘语嫣不自觉地以为自己是花仙子,还经常做恶梦。在梦中,自己是花仙子,但却不属于任何花卉的花仙,不能掌控任何花卉”若不是我感应到刘语嫣的精神变化,那,也无法这么快就悟通了创造“花仙元神。的秘法。”

    顿了顿,又再道:“当然,还有着一些当初我拈土造人时的经验。这种种经验汇集起来,就成就了这个寄托着我的全部执念的化身。现在。我更是抛弃了真身,将全部主意识凝聚过来”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元神足够完美的缘故。”

    李松石听着,点头喃喃道:“原来如此

    想了想,又问:“那,关于牡丹妹妹的一半灵识”当初,在牡丹妹妹没化形出来之时,你就已经打算要利用牡丹妹妹的灵识来布局了吗?

    “如果我没记错,当时神云还没被创造出来,言青囊姐姐也没有开始设局。难不成,在当时,你就打算要利用花仙子们的力量,来助你渡过未来的大劫?!!”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