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六百四十七章 羲灵月的秘密(下)

第六百四十七章 羲灵月的秘密(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熟灵月沉默了下。[][]转过身“沿着这精神世界的草地行况万门

    也不见她匆意舒展身形,那妍姿美态就完全展现了出来,所行所立之处,便是一幅美丽之极的动人画卷。

    李松石稍一迟疑,在背后跟上去,与她并肩而行。

    只听羲灵月道:“我虽然是君神寄托虚空的强者,但洛如妹妹和青囊妹妹都不是弱者,她们在未来将要做的事情,我又怎么可能知道呢?

    “所谓至强者有推算前后五百年之事的能力,那推算的,不过是大势,而且,我取走牡丹妹妹的一半灵识之时,距青囊妹妹牺牲,隔着近两千年呢。”

    李松石听着,微微点头。心想:如此说来,灵月并不是一开始就布局的了。

    就听羲灵月道:“不过。若说我完全没有利用花仙子的打算,倒也不见得。因为,在上古之时,花仙子自燃灵识,可以实现一个愿望”这并不是什么秘密,尤其是太一的所作所为被我们现之后

    李松石脸色微变:“太一的所作所为?”

    “嗯。”女奶点点头:“正如你所了解的。太一欺骗了一位花仙子的感情,然后借助那花仙子的力量,达到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 并且还将那花仙子的灵识融炼成为一件法宝,由此来使用那花仙子的能力。”

    李松石脸色很难看,虽然早猜到会是这样的事,但现在听来 心里仍然很不舒服。

    事实上,他与那凰血花花仙子素未谋面,更谈不上熟悉。但偏偏李松石能成道,全凭执念寄托于花仙子之上。以守护花仙子为自己的执念,由此达到念动法随的境界,然后才有机会寄托元神于虚空。所以,一旦听到花仙子不测之事,他自然而然,就会心里不舒服。正如热爱科学之人,见人宣扬迷信,又正如德鲁伊见人破坏森林。又如巨龙见人类随意灭杀年幼的幼龙,又如善心之人见到凶残之辈欺负虐待可怜的无辜幼儿一般。

    羲灵月见他沉着脸,又道:“凰血花花仙子有着浴火重生的能力。如果是元神寄托虚空的强者得到了,可以让破碎的元神在极短时间内复合。像太一这样的修为。就算不小心元神破碎,也能在十二个时辰内修复,起死回生,回复完美状态的实力。而那法宝”哪怕耗尽力量,也只需三十六天的冷却时间就可以恢复。”

    李松石听着,倒吸凉气连连:“竟然有这么强大的法宝”如此强大的能力,也难怪太一会心动,会狠得下心将可怜的凰血花花仙子融炼成法宝。”

    羲灵月点点头,道:“太一是枭雄,是帝王,天生薄情,在很多时侯,只问利益,为了利益,几乎可以牺牲一切”,不过,要说凰血花花仙子的天赋仙术强大。倒也不见得。”

    “哦?”李松石讶然。

    羲灵月笑了笑,右手轻轻将额旁滑落的丝顺回耳后,才道:“如果与一般的人相比,凰血花花仙子的实力当然强大,当然罕见,但与我们那几位花仙妹妹相比,却差得远了。

    “不说别的,单止那颜琼絮妹妹足以让元神分散成亿万细丝而能保持清明,就不弱于凰血花花仙子了。还有青青妹妹那浩大的生命力量,龙妹妹那强大无比的灵魂力量”如果我估算得没错,这两位妹妹或是能达到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那青青妹妹的能力,足以让三千大千世界任何强者的身体,在仅剩一个细胞存活的情形下,瞬息间完全恢复完整的身体状态。

    “而龙妹妹若是能达到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她那强大的灵魂力量,足以让任何强者仅剩下的一缕残念,瞬间恢复到完整的元神状态。如果是至强者,元神被别的至强者轰击破碎,那只要寻到一小点碎片,加持上龙妹妹的能力,就足以瞬间将所有的破片尽数召集回来,并让元神恢复到最颠峰状态

    李松石听着,脸色骤变:“我靠!!!!”

    居然是这么逆天的能力?!!

    这还是花仙子吗?

    一时间,李松石有种尽快将那两位花仙子达到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打算。

    而后,又听羲灵月道:“还有其它的妹妹,像是牡丹妹妹,本身有着催百花,强化花仙子的仙术的能力。如果她达到元神寄托虚空境界,那恐怕”能直接将任何花许催为花仙子的本体花身。”

    李松石脸色一变:“凭空创造出花仙子来?!!”

    “差不多。”羲灵月说道。李松石就彻底无语了。

    但羲灵月仍然是语不惊死人誓不休,她又道:“还有别的妹妹,比方说,紫莹妹妹,如果能达到远神寄托虚空的境界,那至强者面对她,都无法隐瞒心中的秘密。

    “至于曼华妹妹,香虞妹妹,还有洛如妹妹的以能力,就更不用说了。一咋,将是足以焚毁大道本源与混沌本源的业火,足以勾销任何因果。一个是足以将天地间任何能量完全融合为一体”哪怕是大道意志与混沌意志,都能被揉和。还有一个,那幻境,催眠至强者不在话下。甚至,如果大道意志和混沌意志不够强大的话,我都怀疑会陷入她的幻境当中,”

    李松石听着,傻了。

    良夹,才问:“她们”,真这么强大?”

    羲灵月点点头:“嗯,就这么强大”当然,前提是能达到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

    说着,顿了顿,又道:“花仙子们从来没出现过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但是,她们的潜力,在众位至强者当中,算不上秘密。也因此”你总该明白,为什么他们非要阻止你成道,非要阻止花仙子们踏上这条至强之道了吧?”

    李松石点点头。

    如果花仙子们的潜力真如羲灵月说的那么恐怖,那诸位至强者如此不惜一切代价地破坏和阻饶李松石,就理解了”按理来说,李松石悟通大道的那一刹那,众位至强者就该抛下成见,不该再攻击李松石了。而事实上,却仍像不死不休的仇敌,非要把李松石灭杀,让他一直保持着元神破碎。

    这样的疯狂,已不仅仅是口,引松石重要的,是阻止花仙午们也跟着成

    只听羲灵月又道:“这一切,自从众位至强者得到太一手中那件法宝的能力,推算出花仙子们的潜力之后,就在他们心中埋下了顾忌花仙子们的种子。也因此,才那么忌讳让花仙子成道。”

    李松石心中一动,问:“那当初有人算计众位花仙子,那是”

    “那是为了将全部花仙子都毁灭掉。而且参与者,不仅止一人。不过,我没有参与,而且,那计划,也因为青囊妹妹的牺牲,而彻底破坏,让众个花仙子得以存活。”

    李松石听着,微微点头。

    这时,就听羲灵月又道:“不过,在当时他们在计戈毁灭花仙子之时,若说我完全没有参与,也不是完全正确。”

    李松石心神一震,望着羲灵月。

    羲灵月微微一笑,道:“放心,我可没做什么对不起众个花仙子的事。哪怕是当初取走牡丹妹妹的一半灵识,也是因为她凭着我的神像上的本源圣力而成长,而得到庇护。我取了一半灵识,但还保留了她的记忆,并暗中以圣力助她将灵识修复,不至于泯灭,也算是结了因果了。”

    李松石沉默,而后,问:“那你当时取走牡丹妹妹的灵识”

    “是想要创造出一咋。新的花仙子罢了。”羲灵月道:“正如我之前所说,在当时,我并不是完全没有利用花仙子们的想法。只不过。我不像太一那样狠辣无情。只想着凭借我曾经拈土造人的经历,再借用牡丹花花仙子的一半灵识,创造出新的花仙子。

    “然后,那由我创造出来的花仙子,各自分出一半灵识为我实现愿望,保我在未来三千大千世界崩坏时,仍能保持着至强者的实力。 ⒈保我在造人功德和补天功德尽毁之后,仍能将元神寄托于虚空,达成真真正正的不朽不灭。

    “至于欠白牡丹的,却想等到成功,再稍作补偿。只是,在我将牡丹妹妹的一半空白灵识改变成了洛清莱妹妹之后,我就隐隐约约现,那花仙子的修为如果不够强大,她们向因果幻象长河许下的愿望,并不如我想象的那样神奇,那样无所不能。充其量,也就能让一人达到念动法随的境界,远远不能满足我的要求。

    “所以,直到言青囊妹妹自燃灵识,创造出神云之后,我就直觉感应到,自己的机会来了。于是,就暗中寻找到了神云,和他说,我可以助他完成他的使命,让未来他选定的有缘人,更容易得成大道,并一直庇护着花仙子。但条件就是,”我必须从中得到足够的益处,保我圣位不殒。”

    李松石静静听着,不表任何意见。

    那羲灵月深吸了一口气,有些失神地望着前方,而后,过得片剪,才道:“当时神云并没有答应我。只说:未来变数太大,就连他,也无法算清未来的一切。

    “不过,我是一个很强大的助力,他也不愿意放弃。所以,就和我说,如果我能对着自己的本心誓,未来无论如何都不会作出不利于他的计划的事,那么,他就可以将他的计划全盘托出。

    如此一来,未来之时,我就可以相机而动,随时加入到他的计划当中。”

    李松石听着,问:“那你,,答应了?”

    “当然。”羲灵月点点头:“我誓说不做出任何不利他完成使命的事,他就几次暗中将他的计划,全部告诉我。而我,就趁机在暗中布局。

    “那太上老君等人一直盯着神云,让神云很难做太多手脚,他就到处乱窜,隐瞒自己的来历与使命,吸引诸多至强者的目光。而我,则在暗中小小地修正着他的计划。最终

    说到这,回眸望着李松石,道:“让你成功达到了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而且,我也因为与你之间命运之丝相连,保住了至强者之位,维系住了元神寄托虚空的能力,得享永恒。”

    李松石失神了好一会,顿了顿,才问:“那,这么说来,你在很早以前,就盯上我了?”

    羲灵月点点头:“在你月和花仙子接触之时,我就已经开始暗中注意你了。不仅止是我,其它至强者也是如此。只不过,他们不怀好意,我却是在相机行事罢了。”

    李松石听到这,心中一动,就问:“那这样,我就有几个疑惑了。“什么疑惑?”羲灵月问。

    李松石道:“第一咋。疑惑,就是那太上老君,为什么会将先天不灭紫金丹送给我

    羲灵月听着,突然扑哧一笑,一刹那间,美得让人失神,心旌久久无法平静。

    羲灵月道:“松石,你直到如今,还以为当初送你金丹的,是太上老君吗?”

    李松石一怔:“怎么,难道不是?”

    如果他没记错,当时那太上老君,装着神云的模样”结果。却是弄错了模样,被他们现是太上老君所伪装。

    此时,羲灵月摇头失笑,道:“你们上当了。那个太上老君,是神云装扮的。”

    “什么?!!”李松石大吃了一惊:“他”他不是假神云?!!”

    “难道,真神云就不能装成“扮演假神云的太上老君。去到你们那里?”羲灵月笑着道。

    李松石听着,顿时一阵头晕,哭笑不得。摇摇头道:“真是亏大了,害我当时还叫他几声老祖宗呢。而且,他出行时,虚空中,紫气盖顶,谁都不会怀疑啊。”

    羲灵月抿毕笑了笑,道:“还不止如此,他临行前,不是故意让你们以为,神云与太上老君之间关系匪浅的吗?”

    李松石点点头。羲灵月又道:“那是他恶趣味作了,故意戏弄你们来着。”

    李松石头冒黑线,良久才道:“如果这家伙敢出现在我面前,非教他一顿不可。”

    羲灵月摇摇头:“恐怕……是不可能了。”

    李松石也沉默下来。那神云,十之**,是泯灭了。

    顿了顿,又问:“那先天不灭紫金丹,”

    “是神云和太上老君打赌,赌胜了,用一件法宝给换来的。那太上老君也现神云将先金丹给你。但是,当时神云装着是他的模样,他也就没说清,默认了这份人情。让你以为,是他给的先天不灭紫金丹。”

    李松石听着,顿时无语了。

    那太上老君,也的确是个牛人”不说别的,脸皮就奇厚无比  ,不过,也不是坏事。若不是那家伙脸皮这么厚,身为他后代的李松石,如何能生出这么厚的脸皮来?

    李松石想着,摇摇头,才道:“原来事情竟是这样。”又道:“对了,我还有些疑惑。”

    羲灵月点点头,定定地看着李松石,就听他道:“第二个疑惑”就是那太上老君他们,为何一开始,不将我灭杀,还允许我不断地成长?”

    羲灵月道:“事实上,是有好几个原因的。第一个原因,自然是想由着你出现,去将所有花仙子收集起来”而事实上,在当时的位面雇佣兵任务布出布任务的,也是这些至强者”

    李松石眉头一跳:“你是说

    羲灵月点点头:“那个击杀你,还有掠夺花仙子的任务,都是他们布的。目的是想让花仙子尽早集中到你那里,放在他们的眼皮底下。”

    李松石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如此说来,他们一早,就知道我的私人小世界的确切座标了?”

    “那是自然。毕竟那个什么大赛的组委会,在任何至强者面前,都不得不屈服。只不过,当时他们为了让你集齐所有花仙子,不急于对付你,所以,才没有让任何人到你的私人小世界里去打扰你们。”

    李松石默然无语。

    就听羲灵月又道:“而他们不急着对付你的第二个原因,是因为当时神云还在,而太上老君,似乎也想要暗中借着你谋划些什么。同时,还有着那本《造化秘录》,也很危险。

    “更重要的是,他们一直觉得,你哪怕能达到念动法随境界的颠峰。只要一晶不得到大道本源小就绝无可能对他们造成威胁。所以才暗暗放纵你。”

    李松石听着,却问:“你刚才说,那《造化秘录》,很危险?”

    羲灵月道:“是的。或许你不知,若是按照那《造化秘录》修炼,任何人都有机会达到念动法随境界的颠峰。如果说,三千大千世界当中,多出三五十位念动法随境界颠峰的强者,不算什么。但如果是每一位神级强者,都能达到念动法随境界的颠峰,那会如何?!!”

    李松石听着,不禁倒抽了口凉气。

    那时,就是无穷无尽的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三千大千世界,想不毁灭都难。而且,有那么多强者齐心协力,哪怕三千大千世界崩坏,那些强者都能在混沌乱流中生存下来吧,也许,会牺牲掉绝大部份,但总会有人踩着别人的尸体存活。

    而且,这些强者可不是太一创造的那种“漏鹏货”而是货真价实的念动法随境界”真要大批涌来,至强者也得败退。

    李松石脸色变幻了片刻,才恢复平静下来。那羲灵月看着他的脸色变幻,又道:“至于之后,你聚合众位花仙子的力量,足以时刻威胁到华夏大地的存在,又加上你那个私人小世界的周天星辰大阵,足抵挡住太一以外的其它至强者的短时间攻击,足够你与三千大千世界同归于尽,他们才有些投鼠忌器。

    “接着,又有了指天剑的出现”

    说到指天剑,李松石脸色微变:“那指天剑”

    “据说是盘古的脊柱,我也不清楚。你在因果幻象长河的幻境中,感觉到是我把指天剑交给你的吧?但事实上,这指天剑与我可没有什么关系。是某个人借助因果幻象长河的实力,让那剑送到你手中罢了。”

    李松石心中一动:“神云?!!”

    羲灵月道:“按推测,应该是他。除了他,我想不到别人。但是,没办法证实。”

    李松石暗暗点头,想了想,又问:“你刚才说,太上老君可能在我身上谋划什么,”

    羲灵月摇摇头:“这个我也不清楚。只知道太上老君可能要借助你的力量达到什么目的。但是,自从你元神寄托虚空之后,他好像暂时放弃了打算。

    具体情形,我也不明白。”

    羲灵月为女奶之时,行事向来低调,在三千大千世界中,其它至强者与她的关系都是不咸不淡,像“太上老君的谋算”这么秘密的事情,她自然不大可能知道。

    李松石对此很是理解。想了想,又问:“那,我还有两个疑惑。一,是你当初如何监视到我私人小世界中我们的行动的?二,是你在牡丹妹妹,清票妹妹和清玉妹妹身上,动了什么手脚?怎么可能让元神神魂从她们身上浮现?”

    羲灵月道:“我当初监视你们的手法。说也不稀奇。只不过借助了小月儿罢了

    “小月?”李松石听到自己女儿的名字,很是讶异。

    羲灵月点点头:“你们的私人小世界布设着周天星辰大阵,而且你们当时都是念动法随的境界,身体周围的空气自然而然地受着你们的意志的影响,阻止了许多信息的流溢”我们这些元神寄托虚空的强者虽然强大,也不可能在不惊动你的情形下,得到太多的东西。

    “所以,我就将小月儿送到你身边”那小月儿不仅是我们的女儿,而且,她还是我的眼睛。我可以随时透过血脉方式,用她的眼睛,她的耳朵,看想要看的一切,听想要听的一切。”

    李松石闻言苦笑。没想到,那李思月竟然是位“小间谍”

    想着,突然心中一动,又问:“对了。小月儿网来时,身上带着一个蕴含了大道意志的护身符,里面有着一个神奇的诸天万道大阵 还有着你执念化身的相片,那可是你给她的?”

    羲灵月点点头:“那个接引大道意志的阵势,是我以身补天,藏身于大道本源与因果幻象长河之间的豁口,经年累月地观察,才悟出的一个不完整的阵势。那上面的指天剑的碎片,却是我无意中从因果幻象长河当中得到的。觉得对你可能有帮助,就

    川身符,并接引了大道亨意志在护符符卜。给小月儿护刁。必到你那

    原来如此,,

    李松石一下子就明白了许多事情。

    “至于牡丹妹妹她们的元神深处,怎么会浮现出我的元神碎片”羲灵月说到这。笑了笑,道:“牡丹妹妹的灵识被我录离了一半,就是不全的。虽经我的圣力修复,但里面仍有着一些不完美之处。而清荼妹妹和清玉妹妹就更不用说了。

    “我对于她们的元神的了解,毕她们自己对自己的元神的了解更深,想要将蕴含我执念的元神碎片藏入她们元神深处,并不难。

    “只不过,她们早已与你有命运之丝相连,很容易感应到。所以,我才将执念凝聚到小月儿身上,到关键之时,得到你的同意,才将元神碎片,存入她们元神深处。”

    李松石听着,愣了愣:“得到我的同意?!!!”

    羲灵月笑了笑,道:“差点忘了,你已经把当时的事情给忘记 松石,你可记得,洛如妹妹去找你,跟你说过,有一个百分之百让你在接触到大道本源之时,就立即顿悟成功的办法?”

    李松石点点头,羲灵月又道:“之后。我就以羲灵月的身份,与你见过面了,把不少事情和你说清楚,得到你的同意,才将元神碎片寄托在牡丹妹妹,清禀妹妹,还有清玉妹妹的身上的。

    “只不过,你担心自己心里所思所想。被因果幻象长河感应到。所以才把自己的这部份记忆给抹消掉。”

    李松石一经提醒,顿时想了起来,道:“嗯,我有些印象了。”

    当时的确是有这么一回事。

    “我只是有些奇怪,我当时怎么会这么轻务答应了呢?”李松石道。

    羲灵月笑道:“当然是我当时表明了身份,你才会相信。

    至于我将蕴含着自身执念的元神碎片藏入牡丹妹妹等人的元神深处,是否有危险,这个你当时也很是疑惑,但我跟你说了,我曾经做过试验的。”

    “试验?”

    “嗯。就是清玉妹妹。清玉妹妹不正是得到了我的提示,才有办法与你之间以命运之丝相连的吗?当时,我就有打算将元神寄托在小月儿件上,所以才找清玉妹妹试了一下,瞬息间把元神藏到她身上。又取回来。”

    李松石点点头。

    那洛清玉的确是在私下见过女妈一面,并且,得到女奶的要求,回来对池淑瑶说一句什么“时间长河是假的”

    这句话虽然看似要告诉池淑瑶,但事实上,却是想让李松石知道。

    而事实上,洛清玉也不负所托。用特殊手段,令李松石与她生了关系,产生了命运之丝。而后,才在精神世界当中,把女奶的事情说了出来。

    没想到,当时女妈见洛清玉,只是为了做个试验。

    李松石想到此,许多疑惑就都明白了。

    羲灵月问:“怎么,还有什么疑惑吗?”

    李松石想了想,一时想不出来,就道:“暂是没有了,如果真说要有,就是有些奇怪,那小月儿是如何诞生的。”

    羲灵月俏脸一红,却没说,只顾左右而言其它,道:“你就不奇怪小月儿现在在何处?”

    “应该是在你的虚拟神国当中吧?”李松石问。

    羲灵月点点头:“嗯。”

    那李思月被羲灵月稍加提点,达到了念动法随的境界,又信奉了羲灵月,由此,信仰力量转化为混沌不灭金光,落入羲灵月手中。之前,就救了李松石一命。

    此时,李思月的灵魂,自然是完好地呆在羲灵月的神国当中。

    “你,要不要见见她?”羲灵月问。

    李松石想了想,道:“迟点吧”过些时日,我带她去见她的爷爷奶奶。”

    说着,瞄了瞄羲灵月。

    按理来说,和白牡丹还有梅雨心等人比起来,这羲灵月倒更像是“李家的媳妇”

    虽然说那羲灵月跟李松石之间没生什么实质关系,但李思月身上同时流着羲灵月和李松石两人的血,这倒是肯定的。那羲灵月是李松石孩子的妈妈,这点,也无法改变。

    想到这里,李松石又有点疑惑了:“灵月,你当初”怎么会想到创造出小月儿来的?”

    羲灵月此时却没脸红了,只道:“只受着洛如妹妹的影响。神云让洛如妹妹喝子母河之水诞下双胞胎。然后纪念昔和纪忆昔的灵魂深处,就能容纳洛如妹妹的全部记忆。并且,因着这关系,纪念昔和纪忆昔甚至轻易地将执念寄托在洛如妹妹身上,由此晋入念动法随的境界,而洛如妹妹。也得到了混沌不灭金光。

    “我在很久以前,就知道了神云的算计,还从他那知道,念动法随境界的信徒,其信仰之力,足以转化为混沌不灭金光。所以,我才需要有一位女儿。”

    顿了顿,又道:“这个女儿,可以给我提供一道混沌不灭金光,可以在元神中藏着我的元神,将我的元神带到你的面前。而且,还可以让我在必要时借助她的身体来行动。要满足这些条件,就只有”让这个女儿,身上流着你的血脉。”

    李松石听着,就没再有疑惑。

    只是,看着一脸平静的羲灵月,望着这张绝美的面容,李松石心底,不知何来由,竟升起一丝涟绮,就道:“灵月,你是我的孩子的母亲啊。”“嗯。”毒灵月平静地点了点头。

    “那个,这么说来,我们算是夫妻?!!”

    李松石问着。

    羲灵月却笑了,道:“你现在就不担心对不起牡丹妹妹她们了?”

    李松石一怔,回头望着仍在闭关修炼当中的白牡丹她们,神情不禁黯淡了许多。不是因为无法与羲灵月一亲芳泽,而是因为对白牡丹等人的担忧。

    这时,就听羲灵月道:“我知道,这些天你压力挺大的,不过,如果你需要舒缓压力,我建议你可以考虑考虑“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说着,咯咯笑着离去。

    李松石无奈苦笑。

    那羲灵月到了精神世界的边缘处,随意

    李松石想了想,问:“灵月,我现在如果想要帮助你尽快恢复,那该需要怎么办?”

    羲灵月隔着远远的,听着李松石的声音,却如同就近在咫尺说话似的。只道:“需要比原先质量更胜一筹的先天仙灵百花蜜露,还有更加精纯强大的实质灵魂能量。”

    李松石略一沉吟,羲灵月又道:“原先的先天仙灵百花蜜露能让念动法随境界颠峰的人增加修为,提升少量的修为境界,但对于至强者,却没什么功效。如果松石你肯用自己的灵血进行提炼,并以至强者的意志,加持在不同的花之灵气上,蕴入蜜露。那应该能制造出足以让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都大有益处,能提升少量修为,能迅恢复跌落的境界的神奇药液。

    “只不过,具体方法,我也不清楚。至于那灵魂能量”松石你也可以试着用你的鲜血来试验。你的鲜血能修复花仙子的灵识、元神,有着极神奇的功效。加持上不同的生命力量,加持上至强者的意与,与那灵魂力量完全揉合起来,应该有着更神奇的功效。

    “但同样,我也只是推测,未能肯定,如果你有兴趣,到可一试。”

    李松石想了想,道:“不止是兴趣的问题,如果这两种药物能更进一步,那对我们的好处,不言而喻。

    这两种药物,现在就足够逆天了,再强大,就不是“变态”二字可以形容的了。

    李松石想着,就没再打扰羲灵月,让她安心养伤,尽快修复受损的元神。他则观察了一下虚拟神国的情况,现众位至强者的分神化念,正和虚拟神国的系统斗得不亦乐呼。双方的信徒打得热火朝天,不胜不负,李松石才放下心来。

    说到这里,可能会有人感到奇怪。那些至强者不是很牛叉的吗?一个个算计能力很强大很变态,怎么可能与区区虚拟神国的系统打个不分上下?

    嗯,有个问题是这样的。试问:如果让一个智商正常的初中毕业的成年男子,爱因斯坦,一起做一的卜学一年级的数学试卷,试问。谁得的分数高?

    答案是,两人的分数一样,都是满分。

    同样的,李松石那个虚拟神国的系统操控信徒的能力,和众位至强者们操控信徒的能力,都是满分。对于两者来说,控制信徒们进攻对方,都是小意思。

    只不过,李松石座下的信徒,比那些至强者的分神化念的信徒多出不知多少倍。那虚拟神国的系统,自然容易占上风,一切都在虚拟神国的系统的掌控之下。

    那样,这虚拟神国暗中施点手脚,弄成双方僵持不下,打个不亦乐乎的假像,并不难。

    哪怕那些至强者的分神化念知道那虚拟神国的系统偶尔假打。是在拖延时间,那也无所谓,因为,那些至强者的分神化念,本就要拖延时间嘛。打的时间越长,拖得越久,就越符合他们的意愿,他们又岂会阻拦呢?

    只要他们不现那操控信徒的,是虚拟神国的控制系统,而不是李松石的真身,那就没事了。

    却说,李松石瞄了一眼那人造神格内部,和虚拟神国的运行情况,觉无碍,就放心地将心神抽离,一下子,回到了肉身当中。

    张开眼睛,就现自己的真身仍是盘膝坐在落花村的宅院里。

    周围,有着他的领域的守护,仍是温暖如春。

    再看看宅院外,仍是漫天大雪,纷纷扬扬直下。周围的雪,甚至比房顶还要高了。

    看样子,这冰雪,简直是要将整个世界都冰封住一样。

    见此情形,李松石不禁一笑,心想道:“如果,若干年后,世界恢复和平,三千大千世界没完全毁灭,这华夏大地又出现新的高智慧生灵,出现新的文明,那”新的文明里的智慧生灵,会不会研究此时的情形,而称为“上古时期的冰”时代。呢?”

    想着,觉得自己想太远了,思想走了小差,便只是哑然一笑,就坐地上站了起来。

    在庭院附近走动。

    一边走着,李松石一边想着羲灵月所说的事。

    那先天仙灵百花蜜露的新配方如果弄得出来,弄出了更好的先天仙灵百花蜜露和更好的灵魂能量,说不定就能让沉眠中的花仙子姐妹们统统醒来。

    到时侯,多出几位元神寄托虚空的强者,那李松石想让精神世界寄托于虚空,都要容易了许多。

    此时,他一边想着,一边漫步而行。

    片晌,就走到了庭院后面。

    院后,百花依然盛放,花之灵气依然流溢。甚至,还有几只蜜蜂在嗡嗡地飞着。此情此景,实在是令人感到惊异。

    与外界的冰天雪地比起来,这里,就和世外桃源差不多,简直就是天堂。

    李松石微微感叹着,闻着花香,踩着松软的泥土上面的青青绿草,漫步而行。

    来到游泳池上方,却现,这泳池里的水,已经干了。

    再往上看,就知道是那个通往水世界的“碧落泉眼”已经没有水流出。

    如今三年大千世界崩坏了不知多少,那个水世界,想来也难以幸免,怎么还会有水过来?

    想着,李松石手一指,一个储物戒飞入那泉眼处,倾刻间,便是源源不断的泉水流出。

    那水顺着水道,下了水潭,然后一路流往游泳池,给这干泪的泳池补充了水份。

    看情形,少说也要大半天的时间,水池才会再满。

    只是,李松石还没等到池水满溢,就突然现了一件奇异的事。

    原来,这游泳池的周围,不知何时,竟悄悄地,生长出了一种大红花,花姿妍艳,很是美丽。

    甚至,李松石亲眼看着,一点绿色的嫩芽,从泥土里钻出,不断地长大,最后,绽放出鲜花来。

    “这”这能力”肯定有人在暗中操控,否则,单凭泉水中的灵气,不足以让这花如此迅长成?”刚…刚口阳…8。o…渔书凹不橙的体蛤!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