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六百四十八章 投影之魂

第六百四十八章 投影之魂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平松石想着就旦周围生长的那种虹花,突然自行散溢蜘心儿灵韦来。

    几千株红花的花之灵气,同时汇聚。集于一花,那花竟变成了一株花仙子的本体花身。

    李松石暗吃了一惊,才几千株花的花之灵气就能将花仙子的本体花身给培育出来?而且这花,看起来还不是什么仙花,只不过是凡间花品而已,所蕴生的花之灵气,远不如李松石的私人小世界里面的花开的花之灵气浓郁。

    网想着,就见那花枝不断摇曳。本体花身仿佛有了灵性,有了灵知。在自行摇动着身子。

    李松石略一沉吟,仔细观看了一下。觉这是一种和牡丹花很相似的花卉,当即心中就有数了。

    他走上前去,右手屈指一弹,一滴灵血从毛孔里渗出,凝聚成滴,飞射入那花的花心处,却未伤其分毫。

    而后,就见那花将灵血级入。片晌。就是浓郁的花之灵气流散,在虚空中,形成一道淡淡的人影。

    那人影许渐变浓。但身上的花之灵气却未增多,身体有些虚幻。

    她张舁眼睛,好奇地看着李松石。

    这是一位年轻美丽的女子,令李松石惊愕的是,这位女子,居然在长相上和白牡丹有着八成的相似,那气质,那风姿,都极是相似。

    两人同样的国色天香,同样的倾国倾城,同样的美绝人寰。或说不同,便是这位花仙子表现出来的贵气。略逊白牡丹一筹。

    “你是”芍药花花仙子邯殿春妹妹吧?”李松石问。

    那女子一副天真无邪的表情,神色很是和善,却带着些微戒备:“你是谁?怎么会认得我?为什么,你给我种很熟悉的感觉?。

    李松石笑了笑,道:“我姓李,名松石,乃当代花主,与二十多位花仙子交好。刚才也是我用血将你从沉睡中唤醒的,所以自然会感觉到我身上有种让你觉得熟悉的感觉。”

    “你是当代花主?和二十多个花仙子姐妹交好?”那女子满脸好奇地问:“那你认识哪位姐妹?。

    李松石笑了笑,道:“认识的多了右手平伸,掌心涌起一股股灵气,在虚空中,幻化出鲜花朵朵。

    那灵气,乃是纯正的花之灵气。那鲜花,是对应着每一位与他命运相连的花仙子所掌控之花。

    那邯殿春惊愕地张大了嘴巴:“洛如姐姐,幻云姐姐,还有曼华姐姐”你怎么可以操控这么多花之灵气?”

    “这咋。可就说来话长了。”李松石心念一动,右手的花气灵气尽数凝聚,揉合,变幻,倾刻间,就凝聚出一团蕴含着大量记忆碎片的记忆团辆

    他道:“这是关于各位花仙子姐妹与我之间的事情的记忆,你将这团记忆团给融合入体内,就什么都明白了。”

    那荀药花花仙子望着李松石的记忆团,迟疑了一下,摇摇头:“这东西我用不了

    “用不了?”李松石一怔,随即恍然:“是了,花仙子们的灵识与花之领域是融合在一起的,除非对某个人绝对地放心和信任,才能容许那人进入其领域范围。而除了自身的花之灵气之外的任何灵气,都无法进入其灵识之中。”

    只不过,李松石所认识的其它花仙子,都与他命运相连,早就没有这个限制了。现在遇到这么一个“纯正,小的花仙子,倒让他有些不习惯。

    当即道:“这倒好办。”说着。右手一挥,一股浓郁的生命力量充斥四周,地面上的芍药不断地生长着。

    李松石指尖微动,一道道风刃切割掉一截截结药枝,落入土中。那些枝条在庞大的生命力量的催下,瞬息间生根芽。

    片亥间,方再数百米,就是密密麻麻的芍药花根。

    而后,牡丹花的花之灵气散溢而出。眨间,就将这些苔药的花给催了出来。于是,方圆数百米,便是密密麻麻的红,一整片大红花卉。

    而且,浓郁的芍药花花之灵气,在这些花井上不断地流散。

    那芍药花花仙子惊讶得小嘴都张得大大的,不可思议地望着周围这。

    李松石笑了笑,道:“这些花之灵气,以我现在的修为,虽然也能吸纳,但却不能直接运用。殿春妹妹你可先将它们吸纳,凝聚提炼。然后将部份花之灵气传输给我。到时我用你的花之灵气制作记忆团。转交给你吸纳,你就明白一切了。”

    邯殿春听着,隐隐感到有些不妥。只问:“这样”这样也行吗?。

    “当然。任何花仙子主动吸纳过来的花之灵气,我都能吸收应用。并且,可以制作出蕴含记忆碎片的东西,让你在瞬息间得到庞大的记忆。”

    啤殿春听了,犹豫一下,道:“我可以先见见其它姐妹吗?。李松石一怔,随即摇摇头:“很抱歉,那些姐妹现在正处于从念动法随境界迈入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关口,现在都在闭关修炼当中,我不能打扰她们

    邯殿春迟疑着,这时,李松石就道:“你可以先看看我给你的记忆碎片,然后再考虑相信与否”相信,单凭一团蕴含着记忆碎片的灵气团,你能分辨出其中是否有不妥的的方吧?”

    邯殿春想了想,道:“好吧。单凭你能同时操控这么多的花之灵气。我就该相信你,用不着其它姐妹作证。”

    李松石笑了笑,就见邯殿春身形一展,轻飘飘地飞到群花之上,那花中的花之灵气,便蜂涌而来,聚入她体内。

    空气中,一异片的芍药花瓣飞舞着,旋转着,朝邯殿春的身体飞去。又围绕着她的身体不断地盘旋,如同群星伴月。

    一股股花之灵气,就不断地被她汲入体内。

    只一小会儿工夫,那殿春本来虚幻不真实的身体,就渐渐凝实,变的如正常人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而李松石暗运生命力量,控制着周围的花开不断地生长。一朵花的花之灵气释放完毕,凋零,又有新的花卉被李松石催出来。

    空气中的其它灵气,不断地被荀药花吸纳,令那花渐渐凡脱俗,每一朵花所释放出来的花之灵气,更浓郁,更具灵性,效果质量更是出奇。

    邯殿春又持续仇川;一会,但身卜散出来的花仙灵识波动。却渐渐显得微打六

    李松石心中一动,就明白了。

    花仙子吸纳花之灵气入体,并不是无条件地吸纳的。这些花之灵气。必须经过她们的灵识的凝炼,粹炼,让那花之灵气加持上她们的灵识烙印,然后那花之灵气才能成为她们身体的一部份,也才能蕴含着她们的天赋仙术。

    以前李松石所遇到的花仙子。大多数是花了长时间慢慢粹炼,而等到拥有大量花之灵气时,她们的灵识已经是很强大了,随意就能将海量的花之灵气粹炼完毕。

    而这那殿春的灵识,最多不过与网复苏时的白牡丹差不多。而且还是网从沉睡中醒来未久,凭她如今的灵识。岂能在极短时间内就将花之灵气粹炼完毕?

    李松石感应了一下,觉邯殿春之前吸纳了他的灵血时,因为尚在沉睡中,所以浪费了许多灵魂力量,醒来后,李松石的灵血已被她耗光。如今,她凝炼了不少的花之灵气,那灵识就微弱了。如同凡人脑力活动了许多,忍不住困倦想睡一样。

    当犀,李松石右手食指一伸,指尖再度渗出一滴血。

    那血本是通红,一瞬间又变得晶莹似玉,着微微的紫光,散溢着百花之香气。

    李松石将这血中蕴含的若干花之灵气抽走,却加持了强大的生命力量和灵魂力量进去”想了想,李松石随手取出一滴先天仙灵百花蜜露。与这滴血融合,而后屈指一弹,射入邯殿春的幻体内。

    只倾刻,邯殿春全身绽放出紫金色的光芒,她的花仙灵识,一下子就变得强大了千百倍。

    因为有着先天仙灵百花蜜露的神奇功效,这邯殿春的修为境界一下子提升了许多,居然没因灵识的爆涨而出现问题。

    此时此刻,她身体周围骤然升起一股狂烈的罡风,四面八方的花之灵气,被疯狂地吞噬着。虚空中,隐隐可见一个灵气形成的黑洞。

    如此,再过得片亥,邯殿春的身体终于完全凝实。她体内的花之灵气,或凝结为晶体,或为液,不断地流转着。这副身体,已经是完全的实体。

    她身体周围的花之灵气平复了。因为,凭她目前的修为境界。体内已无法再融纳更多的花之灵气了。

    她睁开眼睛,一双黑白分明。明亮得如同天际寒星的眸子,带着震惊。

    低头看看自己的手脚,摸摸自己的手臂,腰腹,邯殿春惊骇得愣了

    久。

    “怎么样?”李松石笑问。

    邯殿春有些不敢置信地道:“从来没感觉体内的灵气有这么充沛过。我还是头一次感觉到自己这么强大。身体这么凝实,这么实在。

    李松石微微一笑:“你以前花之灵气都不足够吗?”邯殿春摇摇头:“想收集到足够的花之灵气,谈何容易?

    “天下的花开,大都分散生长。每一处花许的花之灵气都不多,想到别处再收集,行走或传送,都需要消耗不少的花之灵气。而人工养植之花,那灵气又稀少。

    “兼且我们平常还需要消耗花之灵气做各种各样的事。所以,除了极少数几位姐姐,其它人的灵体。都是虚幻的,勉强能保持凝实,也是一时间的事。更何况,想要凝聚足够凝实的花之灵气,没有足够强大的灵识,也办不到。”

    说着,有些惊讶地望着李松石:“没想到你居然能给我提供这么多的花之灵气。现在。我真是相信其它姐妹都与你关系很好了。单凭你这手段,只要不是做出故意伤害我们花仙子姐妹的事情来,谁都会愿意和你相处的。更何况,你还是当代花主。”

    李松石淡淡笑了笑,道:“你说的不错我与其它花仙子姐妹的关系。的确很好,而且,有很多事情是乎你想象。如果一时间说,可能需要时间太长。而且,有些事情单凭说着。未必就能说得清楚。那按照刚才的协议,你将部份凝炼花之灵气传输给我吧,我将那想要告诉你的消信注入那灵气中,再还给你。”

    邯殿春点点头,这次倒是没再犹豫。

    右手平伸,掌心渐渐涌起花之灵气。凝聚作一团。

    李松石看着,就道:“够了小不需要很多,这点就已经足够。”

    邯殿春倒有些诧异:“这就可以了?”

    看见李松石再次肯定地点点头,她就将那团花之灵气轻轻一抛。

    李松石接过,令那花之灵气融入体内。他闭上眼睛,感应了一下,心中不禁讶异:“原来这荀药妹妹的花之灵气,竟然能助女性调理气血”可惜,对男性不起什么作用,这倒是古怪。”

    想着,却将自己元神深处的大量记忆给复制了一份出来。可以告诉邯殿春的,就都复制了,然后将这些记忆碎片,在脑海中回想着,凝聚作一股浩大的意志,加持到花之灵气上。

    一时间,李松石右手心涌起一团荀药花的花之灵气,凝作一团。里面有千百万幻影重重浮现,竟是李松石与众位花仙子姐妹的事情。

    李松石也不多说,右手一指,这团记忆团直接射入邯殿春的印堂深处。直达她灵体内部的灵识。

    只刹那间,邯殿春体内暴绽出一股狂烈的花之灵气,吹得她的衣衫朝四面八方绽放,整个人都不由自主地飘浮了起来,悬浮在十空中。

    她闭着眼睛,身体悬浮着向后微仰,一阵阵形成罡风的花之灵气源源不断地从体内吹出,又不断地在身体周围盘旋,直令虚空中,不断地浮现出重重芍药花之花影,花瓣,在虚空中呈现,盘旋,游走,并散着阵阵的浓郁花香。

    方圆百米之内,便是一个花仙领域,所笼罩住,大地上,芍药花疯狂地生长起来。那游泳池里,旁边的石地上。任何有生命的地方,其它生命迅凋零枯萎,然后蕴育出新的荀药花根。

    只一小会工夫,方圆百米,就是大片大片的苔药花花田。

    花之灵气涌起,承托着她的身体。直令这百多米的空间,变成一介,完全属于芍药花的世界,变成一幅极美的芍药花仙画卷。

    李松石退开百米之外,站在李宅楼顶之上,远远望着,却暗暗感应

    只知道,这邯殿春的灵识深处,是一幕幕连续不间断的记忆碎片,形成了幻境,在她的灵识面前呈现着。李松石与众个花仙子的生活,在三千大千世界当中挣扎求存,小心翼翼地经营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这种种场景,种种花仙子们的欢乐幸福生活的时光,都在邯殿春的灵识深处浮现,让她感同身受,如同自己亲身体验。

    在那幻境中,她见到了自己熟悉的,却已经分离了太久太久的众个花仙子姐妹。只不过,她只能以旁观者的身份。看着她们罢了”,

    如此,芍药花花仙子在那里闭目吸收记忆。李松石推算了一下,觉得起码要一两天时间,荀药花花仙子才能将这些记忆吸收完毕,就没急,随手凭空创造了一张躺椅,放在李宅旧楼楼顶上,静静地躺着。

    身边,自然而然地凭空出现了茶几。杯具,还有香茗,点心。

    李松石平静地躺着,但内心却是一点也不平静。

    这邯殿春花仙子出现得太奇怪太巧合了。

    李松石记得,三千大干世界被诸位至强者破坏之后,损毁了不知多少大千世界。那时,他和羲灵月来到华夏大地附近,就大开方便之门。接引诸天万界的生灵灵魂。

    那时,就有数十花仙子灵魂进入了他的虚拟神国当中。李松石细数了一下,加上现有的花仙子。也就七八十位这样。他就以为,三千大千世界当中的所有花仙子,估计也就这么多了。

    再多的,十有**已经在沉睡时遭遇不测。

    但没想到,来到这落花村,就突然多出一位耶殿春了。

    如果李松石的记忆没有混乱,他可是清楚地记得,在很久以前。他就刻意在这落花村探测过了,根本找不到别的花仙子存在的痕迹。

    而且,现在这李宅,可是从李松石的私人小世界投影过来的。这里。怎么可能会有新的花仙子出现呢?

    不过,不管怎么奇怪都好,存在就是合理,只要是花仙子,李松石就会接纳,大不了对那花仙子注意点,免得她体内被人动了手脚而不自知。

    李松石想着,心神一动,就将心念凝聚作一点,投注到极远处,跨越了无限虚空,来到自己的私人小世界内。

    李松石的私人小世界没有变化。仍然完好,所以,那李宅还能安然无恙地投影到华夏大地上。

    当然,这也是因为李松石和众位花仙子都离开了些地的缘故。就连藏在这世界里的李松石的父母,还有梅雨山等人,他们的灵魂都进入了李松石的虚拟神国,这里只剩下个空壳。这才没引来至强者们的联手。

    若是李松石将众位花仙子的元神留在这里,恐怕这私人小世界早就沦落了。

    看看这片完全属于自己的地方。看看这个属于花仙子们的世界,李松石留恋地望了几眼,就离开了。

    这个地方,迟早会回来”但。不是现在。起码,要等到众位花仙子当中,有三五个达到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或是将整个精神世界寄托于虚空,那时,李松石才能真真正正。挺直腰板,不惧任何人。

    再光明正大地,回到此地。

    当即,将心神从私人小世界抽离。李松石又将心神凝聚到自己体内。

    进入精神世界当中,又进入运行着虚拟神国的人造神格内。

    那人造神格的储魂空间里,专门有着几个特殊的空间,是用来储存特殊的灵魂的。

    比方说,其中一个独立的储存灵魂的空间,就有着李松石的父母,梅雨山一家,还有李松石的祖祖辈辈和其它亲朋好友,以及最重要的手下和信徒的灵魂。

    像是之前一直站在他这一边的赵飞燕、堤娜、朱丽蓉、琰歌、玄火、蒂安娜、云清扬、妮蒂娜、陆绍机”等等,都储存在独立的储魂空间里。

    另外,还有一个独立的的存灵魂的空间,却是储存着李松石那天吸纳进来的数十个花仙子的灵识。

    她们的灵识,依附在李松石特制的能量晶石上,一个个都在沉睡当中。现在,李松石都还没敢轻易给她们加持灵魂力量,让她们醒来。

    因为,这些花仙子的灵识太过虚弱。很难直接承受灵魂力量。只能想办法创造出花仙子的本体花身,让她们的剥只依附,再用“传统”的方法将她们唤醒。

    并且,最好是在有别的花仙子醒来之后,那样,更能取信于她们。那样,才能得到这些花仙子的帮助。

    李松石想着,突然心神一阵悸动,不禁暗惊:“虚拟神国中又出现问题了?”

    当即,不假思索地分心二用。

    一半心神沉浸入虚拟神国当中。一半心神苏醒过来。

    现实中的李松石张开眼睛,右手一挥,便是万千上万能量凝聚的晶石碎片,飞射在落花村李宅的四周。布下了改进后的周天星辰大阵和天罗地网大阵。

    这阵势,主要是用来保护这里,免得有人进来惊扰邯殿春的。

    而后,这一半心神又沉浸入了虚拟神国,与另一半心神合二为一。

    此时,李松石的身影,就出现在虚拟神国当中,取代了那个被系统操控的身影。

    低头一望,但见这虚拟神国广阔亿万光年,大地绵延无边无际。因为周围有着群山起伏,甚至直耸亿万里之高,将整个大地划分成无数小块,令人难以一眼望到远处。李松石所在的地方的脚下,则是一大片平原,方圆万里之内,不知出现了多少信徒。

    这些信徒,都有条不紊地生活着,虔诚地祈祷着,或是刮练着,习惯各种各样奇妙的神术。

    在较远处的地方,则是连绵的高山,山下,是若干巨大的关卡,壁垒。阿弥陀佛的分神化念控制着的信徒们,就都占据着那些关卡和壁垒。与李松石的信徒遥遥对恃。

    如今,正是战斗炽热之时。

    数以千万计的双方信徒,密密麻麻的,一眼几乎望不到边际,就都不断地朝那关卡涌去,相互间不断的以神术轰炸着。或是以神术修复着建筑,加持在种种建筑物和武器上。

    这千万人的大战,若是在寻常人眼中,可是极其罕见的大场面,“心蒸。足让人热血沸腾。恨不能投身其中。但李松石这粪。看着。却不过如同看着一滴水中千千万万的水分子相互碰撞罢了,也不见的如何地稀奇稀罕。

    李松石望着那神术对轰,心里沉吟着:“奇怪,刚才明明感应到这里有一股让我心悸的精神波动的,怎么没有了?”

    再望下方,只见双方信徒的神术。都加持着双方至强者的精神意志。正因为加持着这精神意志,所以阿弥陀佛的信徒的神术。根本不受虚拟神国的系统控制,照样能对李松石一方的信徒造成伤害。

    李松石平静地看了片晌,突然,心中又是一阵悸动,仿佛有什么危机要降临似的。

    他左右张望,却感应不到奇怪的地方。

    就在这时,飘浮在稍远一点 的众位至强者的分神化念,也都飞了过来。一个个脸色都不大对劲。

    阿弥陀佛道:“李施主,你是否感应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将要生?”

    李松石顿时升起一种怪异之感现在,这阿弥陀佛和他之间,好像正好是敌对关系啊,双方手下的信徒还在打生打死,但现在这阿弥陀佛却是以这么平静的语气,跟他好声好气地商量着“预感”的问题”此情此景,不管怎么看,都觉得怪异不大对劲。

    李松石脸色古怪地看着阿弥陀佛,问:“怎么,阿弥陀大师也感应到了不对劲之处?”

    阿弥陀佛点点头,道:“有种夫难临头的惊悸感,一如当年老衲未证元神寄托虚空之道,而自身天魂差点受大道本源吞噬之时的感觉  ,不知多少年,不曾有过此种感应了。”

    李松石心情顿时沉了下来。

    阿弥陀佛可是老牌的至强者,真真正正元神寄托虚空,真真正正的不生不灭,永恒存在的至强者。

    可以说,三千大千世界,混沌乱流。已没有什么东西能将他彻底泯灭了。但他现在,却感应到那种大难临头之感”这到底意味着什么,预示着什么呢?

    李松石沉吟着,想了想,道:“我也有种心悸之感,但却不知来源于何处,“怎么,阿弥陀大师感应到了大难临头,就没怀疑带给你们灾难的根源是我吗?”

    阿弥陀佛哂然一笑,道:“李施主你虽强大,却不至于现在就有这种能力。更何况,李施主你哪怕有着可以让我等覆灭的能力,也不见得就让我等覆亡。”

    “哦?”李松石有些意外,道:“何以见得?如果我有着足以让你们覆亡的能力,为何不会把你们给灭掉呢?要知道,我们可是敌人。”

    阿弥陀佛道:“立场,是可以转换的。”

    李松石哑然失笑:“你太自信了。不过,有一点你到是说得不错。我现在,可没有能力对你们怎么样”那,阿弥陀大师可感应得出。那种大难临头之感来源于何处了吗?”

    阿弥陀佛摇摇头,微微侧望着其它至强者。

    李松石随着他的视线望去,就见周围的其它至强者的脸色,已恢复了平静,但那眼神,却都是不平静的。

    看来,每一位都感应到有何大事生了。

    而且,似乎都还没确定到底生何事。否则,以这群人的高傲,不可能在李松石面前演戏,装出这般没形象的样子。

    李松石见此情形,那心情就更坏了。

    看来,这危机不仅是针对于他,就连其它至强者,都免不了。

    想着,心中一动,就将心神撤离了虚拟神国,来到精神世界。

    一看,就见羲灵月正一脸沉思的样子。

    来到近前,羲灵月心中一动,抬起头,问:“怎么,你也感应到了?!!”

    李松石点点头:“不仅是我,在我的毒拟神国当中的其它至强者的分神化念,也都感应到了一种危机感,说是都感应到要大难临头似的。

    “只不过,我感应到的,却是隔一段时间的心悸一下。你感应到的,是怎么样的情形?”

    羲灵月道:“也感应到了,和你一样,就是久久就有点心悸,仿佛来自外界,又仿佛来自我的虚拟神国,并没有什么大难临头的感觉。”

    李松石略感讶异。

    这就古怪了。

    羲灵月的实力在众个至强者当中,不上不下,但所感应到的却与李松石相同,而与其它至强者的分神化念不同”这说明了什么?

    李松石略一沉吟,就听羲灵月道:“我先去我的虚拟神国内看看。”

    说着,就见羲灵月的元神一晃,朝不远处的地面飞射而去。

    这个精神世界里,中间长满了各种精神凝聚而成的花卉。花海当中。藏着若干枚精神力量凝聚而成的人造神格。有各位花仙子的,也有羲灵月的。

    只不过,羲灵月的却不叫做“人造神格”而是一件生于混沌,秉大道意志而生的“混沌至宝”是一件非常强大的法宝,样式看起来就像一个龟壳。里面,就蕴含着羲灵月身为女奶之时,所创下来的“补天圣界”也可称之为虚拟神国。

    李松石看着,没等到羲灵月出来,就心神狂跳。

    当即心念一动,进入自己的虚拟神国当中。

    这一刻,李松局就看到,虚拟神国的天空处,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间裂缝,里面绽放出白色的光芒。而后,就是一个个全身先,的人影从里面冲了出来。

    只片刻之间,天空上,就站满了密密麻麻,悬浮着的人影。

    其中,有些人背生双翼,也不知是天使还是鸟人。还有些长着马头人身。牛头人身,或是体型级巨大。当然,也有身形矮小的矮人,还有瘦削的精灵,以及种种稀奇古怪的种族。或是高智慧生命,或是一般的禽类兽类动物。

    这些生命,相互间有不少是天敌与食物之间的关系,但却相互不攻击,只杀气腾腾地望着下方。

    他们集结着队伍,组成大阵。团团围拢在那道空间裂缝前,守护着。里面则是源源不断的人影冲飞了出来。

    李松石感应到这些家伙出现得古怪。就右手一挥。哧拉一声,一道炽烈的闪电闪过,加持了至强者意志的闪电。瞬息间扩散到方圆千里之大化作密敌…网。笼罩住了虚空中出现的不知明生 眨间眼,这些生灵就被电网炸得粉碎。

    只是,待到李松石释放的电网消去,一晃之间,他们的身影又再浮现了,仿佛刚才的攻击,根本没起作用。

    李松石脸色先是一沉,随后想起了什么,一拍自己的脑袋,暗骂:“该死,我怎么又糊涂了呢?”

    心神一动,已离开了虚拟神国,来到了人造神国的储魂空间里。

    此时,李松石终于现了端倪。

    原来,不知何时,他的人造神格的储魂空间里,竟出现了一个个异种神魂。

    这些灵魂,分明不是本体,而是从不知名的极遥远之处,投影过来的。这些投影,就算被消灭掉,只要这些灵魂仍有着足够的能量,就能不断地投影进来。

    而且,所投影的位置,依然还会是李松石的储魂空间。如果他们真的动手释放什么大招,那李松石所眷顾,所庇护的一切生灵,都会大难临头。

    当即,李松石不假思索地右手一挥。一股浩大的意志力量,化虚成实。形成如同诣诣江水一般的滚滚洪流,冲了过去。倾复间,就卷住了所有投影的灵魂,将他们撕裂。吞噬,转化他们的投影能量为最纯粹的灵气。

    一会儿之后,所有的投影之魂都消失了。李松石收获了极少量的

    气。

    看着面前那一小缕不足小指头大小的灵气,李松石惊讶万分:“如此稀少的灵气,竟足以投影这么多的灵魂过来?实在是不可思议。”

    网想着,就见这储魂空间当中。白光微闪,便是千百点灵魂之光,从不知明的极远处投影过来。

    这点点灵魂之光,蕴含的力量,微弱到极致。最多也就相当于萤”那么一丁点光线蕴含的能量。

    只不过,这些灵魂之光投影到此,就迅地吸纳着这储魂空间里的物质蕴含的能量,片玄间,一点点灵魂之光,就形成了一个个灵魂投影。变成一团团白色的,朦朦胧胧的白光。

    李松石清楚地看到,其中一些灵魂。乃是神灵的魂。神魂之中,有些相对强大的,能保持着清醒,转过身就跑去攻击储存在这空间里的,信奉李松石的生灵的灵魂。

    而那些实力不够强大的,受到李松石这人造神格核心散的精神波动的影响,一瞬间陷入了幻境,进入了虚拟神国当中。

    李松石分心二用。一边随手消灭掉那些在储魂空间中作乱的强大神魂的投影,一边将部份心神集中到虚拟神国当中。

    却现,一个个灵魂在虚拟神国里不同的地方凭空出现,再也不像之前那般集结。只是,他们只要进入虚拟神国内,不论是哪一个,都是大吼一声:“龙神万岁!!!为自由。消灭至强者,消灭异端。”

    而后,就扑向下方的信徒。不论是信奉李松石的信徒,还是改信阿弥陀佛和元始天尊他们的异信徒,统统被这些投影之魂攻击。

    而神国中的信徒和异信徒也因此纷纷反抗,不时将一个个不知好歹胡乱出手来犯的投影之魂给灭掉。

    只是,让李松石震惊惊异的是。那些投影之魂被灭掉后,眨眼间,又出现在神国当中。

    再看看人造神格的储魂空间内部。却是那些投影之魂在神国中被消灭。只消耗了少量的精神,就又在现实中再次进入虚拟神国。

    如此,直过了三四次,那投影之魂的精神消耗得差不多,就又在人造神格的储魂空间中,吸纳着里面的能量,补充自身的消耗,又再度进入虚拟神国”,

    李松石见状无语。

    这些投影过来的灵魂,简直就跟病毒一样,实在是太可恶太可怕了。

    当即,李松石随手一挥,就将储魂空间当中的投影之魂给灭杀。

    只是,不过片刻间,这些网被灭杀掉的投影之魂,再次从不知名的远处投影了过来。

    李松石见状,心中极度郁闷。

    感应一卜其它几个垒强者分神化念,现他们没有趁机作乱,李松石稍稍安心:“幸好情况还没有坏到极点。”

    其是,这些灵魂,到底是从哪里投影过来,通过什么渠道投影进来的呢?

    李松石观察了好一会,隐隐约约察觉到,这些灵魂,是借助至强者的分神化念与本体之间的连系通道,进入这人造神格的。

    现了这点,李松石再度随闷了。

    这些至强者的分神化念,太川。的讨厌的,现在李松石还没有办法将他们都清理出去。而且。李松石还不能将这些至强者的分神化念与他们的本体之间的联系斩断。

    因为,那联系仍保持着,现在这些分神化念就受着主体的制约,不会乱来。起码,他们不会一下子就将李松石庇护的灵魂给灭掉。免得李松石也让自己在别的至强者的虚拟神国中的分神化念自爆,以此报复。

    所以,只要这联系尚在,受着之前李松石和诸多至强者之间的誓言影响,李松石的虚拟神国就是暂时安全的。

    但要是斩断这些分神化念与主体之间的联系,那这些至强者的分神化念,就有可能转化为一个个新的。拥有独立人格的神魂了。

    那时,他们可是完全不用顾及主体那边的情况的。根本不在乎主体那边的生死。如此,万一他们丧心病狂,来个自爆同归于尽,或是疯狂地吸收着李松石这储魂空间的灵魂。可就大是不妙了。

    想到这里,李松石一阵头痛。

    要是斩断这些至强者的分神化念与主体间的联系,容易让虚拟神国处于危险当中。而要是不斩断那联系,就会被这些不知名的灵魂借机不断投影进来,乱搞破坏。

    而李松石想把自己最重视的灵魂先保护起来,却又容易激起这些至强者的分神化念的领域,引他们的分神化念自爆”训曲,李松石就觉得,自己的虚拟神国,这个人造神格。就像个到处是漏洞的锅,还偏偏要急着堡汤,这情形,快要茶几了。日o8姗旬书晒讥齐余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