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五十二章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二松石耸耸肩!“我也不想“可是如果不用誓言把他亿刊丫口,我想脱身,可就再难了。[][]”

    羲灵月笑道:“但现在,除上之前和你立誓的至强者,暗处却多出了一批新晋至强者,你这算不算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李松石苦笑:“我之前也没想到,,不过,那些老牌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想要达到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可没那么容易。正好现在其它至强者都与我相安无事,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华夏大地,说不准众位花仙子姐妹能比那些老牌念动法随境界的强者们先一步晋级呢。到时就是我们有利了。”

    羲灵月点点头,李松石又道:“对了,因为之前重新立下的誓约,那些呆在我的虚拟神国当中的至强者的分神化念,暂时不会吸纳夺取我的信徒,也不会再派手下攻击我的信徒,直到解决混沌龙族带来的危机为止。

    “而且,只要我不主动将人造神格内的东西转移出来,不主动攻击那些分神化念,他们都会与我们相安无事。所以,现在灵月你不用再一直呆在我的虚拟神国里盯着那些至强者,可以省下时间来去做别的事。”

    羲灵月略一沉吟,李松石又道:“当然,如果你想在我的虚拟神国里游玩,我也是欢迎的。”

    羲灵月摇摇头:“我现在哪还有这个心思?得尽快让伤势完全恢复才行,”而且还要仔细考虑一下如何将虚拟世界里的灵魂改造,能让他们异性结合,诞下后代,这可得拿个详细办法才可以。另外,如果我去闭关了,那这里,”

    李松石道:“我会在这里布下一个阵势,将所有通过个面投影之术投影过来的灵魂给困住,灭杀。并且会留下一个“大慈大悲功德无量普渡光王佛。傀儡化身,在这里镇守,一定时间内,足以保证那些投影过来的灵魂拿我这里没办法。”

    羲灵月点点头:“既如此,我就放心了。”

    说着,身形一闪,就消失了。

    她的元神,已进入到那花仙融合领域所形成的精神世界中,在一隅,开辟了一个只能容纳下她的地方,静坐修炼。

    李松石尾随而出,在精神世界中,就见羲灵月身体周围,地面上生长出无数的藤蔓,形成一个巨大的如同房间一样的东西,将她团团封闭了起来。

    李松石略一沉吟,左右张望,却现其它花仙子依然没有醒来。

    一时间。心里竟有些空落落的,心中莫明地生起一种名叫寂莫的空虚感。

    其它,他现在也不是完全没事做。恰恰相反,还有着一堆事情等他忙呼。但这种奇异的空虚感,却是排之不去。

    网想着,忽然心中一动,李松石就将心神移出精神世界。而他现实中的肉身,在那华夏大地之上的肉身,就张开了眼睛。

    一看,却现这个世界小都快变成花的海洋了。

    落花村李宅,李松石身体周围,处处都已经落满了苔药花的花瓣。四周,真实的,或是能量凝要的芍药花花瓣四处盛放,花香袭人,直沁心脾。

    而百余米开外,那一直在吸纳接收着记忆碎片的耶殿春却是缓缓张开了眼睛,如星辰一般幽深明亮的眸子,掠过一丝奇异的神彩。

    徒然间,她身体周围方圆百米的花仙领域,猛然一收,回拢到她身旁,形成一层不到半寸厚的领域。轻轻覆盖着她的身体。

    而之前领域笼罩的方圆百米的空间内,无数虚幻的芍药花纷纷粉碎,凋零,在虚空中炸开,化散为浓浓的花之灵气,朝她身上飞去,然后凝聚一层恍若轻纱的物质,轻轻披于肩上。那一层轻纱,看来轻柔,一撕就破,但谁会想到,其中竟蕴含着强大到令普通人颤栗的恐怖力量呢?

    她平静地站在那里,似乎在回味着之前接受到的记忆,良久。才平静地走了过来。

    李松石见状,微微一笑。身形自楼顶上一步步走落,朝邯殿春迎来。

    “恭喜,殿春妹妹修为更进一步。”

    邯殿春却未出声,而是盯着李松石看,眸中充满了好奇,还有一种让人说不出的神彩。

    而后,才道:“你给我的记忆,蕴含着那么庞大的知识,就是一头猪得了,都能产生灵智,懂得修炼。若我的修为还不因此而精进。不就显得太笨了吗?”

    李松石哭笑不得。

    这邯殿春倒是没有忌讳,直接拿自己跟猪相比了。可是,这么国色天香,美绝人寰的绝代佳人,跟那猪有何可相比的?简直就是拿着世人瞩目的绝世明珠钻石,与那路旁的一块烂泥巴相比,

    这时,却听邯殿春又问:“对了,你给我的那些记忆,可都是真的?”

    李松石笑了笑:“你觉得呢?”

    邯殿春略一迟疑,道:“直觉告诉我,那是真的。可是”这实在是太过不可思议了,太让人难以置信。”

    李松石笑了笑,没说什么。

    因为花仙子们大都很相信自己的直觉的,既然邯殿春说直觉上觉得可信,那就没问题了。哪怕事情再不可思议,她也不会有太过多的怀疑。而且,李松石至今没伤害到她,还一直给着好足,这就足以打消她许多疑虑了。

    只见邯殿春沉吟了一下,问:“嗯,按照你给我的记忆,现在各个花仙子姐妹,都沉睡在你们的精神世界之中?”

    李松石点了点头,邯殿春又问:“那我耳以进去看看吗?”

    “当然可以。”李松石道:“不过,要进入精神世界,可只能让灵识进去,你不担心吗?”

    李松石和众位花仙子的精神世界,其实也能容许未与他们产生命运之丝相连的生灵的灵魂进出的。前提是能得到他们的允许。而且别的生灵的灵魂在里面所做的一切,都会完全被监控,会完全被控制。如果李松石等人想对那外来的灵魂做什么,那些灵魂几乎没有反抗之力。

    正如李松石安放在精神世界中的人造神格,还有龙族少女的灵魂能量。还有信徒们产生的鸿蒙紫气和混沌不灭金光,都属于外界的异物,都能进出,也无法在里面兴风作浪。那别的生灵的灵魂,自然也是如此。

    却说邯殿春听到李松石这般说,

    “笑,道!“凭你的实力,如果真想对我做什么,报联联儿力反抗,最多只能拼着自我了断,不受你控制。如此,灵识脱离灵体进入你的精神世界,和呆在这里面对你,有何区别?既不会让我更安全,也不会让我更危险。”

    李松石摇摇头:“不,你说错了一点。你的灵识脱离灵体进入我们的精神世界,是不会变得更危险,但会变得更安全。因为,那样。你的灵识,将会受到我们的精神世界的庇护。”说着,李松石伸出了右手。

    邯殿春看着,微微一怔。李松石解释道:“这个华夏大地现在变得很古怪,如果你的灵识直接脱离灵体出来,不知会出现什么意外。倒不如你将自己的灵识寄托在一缕花之灵气上,注入我体内,直接涌入泥丸宫,这样,就安全上许多。”

    邯殿春嫣然一笑,右手伸出,落落大方地让李松石抓着。而后,闭上眼睛。

    只一瞬间,本来美艳不可方物,光彩动人的耶殿春,脸上的光彩却仿佛在一瞬间黯淡了下来,没有任何神彩。

    她的灵识,已寄托在一缕本源灵气之上,顺着纤纤玉手,流入李松石掌中,再沿着李松石的经脉,上行至头部,深入泥丸宫中。

    她只感到自己仿佛进入一个奇异的菌道,迅穿行着,而后,前方一阵豁然开朗。

    再张开眼睛时,邯殿春已惊愕地觉,自己来到一个盛放着种种奇异花卉,处处满是五彩缤纷的鲜花的世界。

    这是纯粹由精神力量凝聚而成的世界,这是寄托着众个花仙子和李松石的执念的世界。()()整个世界,被强大的意志力量所束缚着,所以比外界一个大千世界还要坚固坚韧无数倍。

    邯殿春根本不用左右张望,一转眼,就能看到,二十多位花仙子的元神平躺在不远处的地面上。

    她们的元神,一个个都如正常人大与她们的真实相貌完全一样,没有任何区别。乍一看去,就如同正在小憩,随时都会醒来,而事实上,也正是如此。

    邯殿春心下一惊,身形一晃,便朝那边飞了过来。来到众位花仙子的元神面前,一目望去,大都是熟悉的花仙子姐妹,比惚间,千多年前,姐妹们相处时的情形,便恍若仍在眼前。

    沉睡千年,醒来之后,那千年前的往事,竟只如昨日一般”

    邯殿春长吸了口气,也没上前,但是,却能确认,这些是真真正正的花仙子了,而且凭借着她灵识的感应,知道这些花仙子们的确是在修炼之中,所以对李松石之前传输给她的记忆,基本上没有什么怀疑了。

    过得一小会,李松石待她心情平静,才上前,问:“怎么样?”

    邯殿春点点头,没说什么,回转过头,问:“我该如何称呼你?也和她们一样,叫你石哥哥吗?”

    李松石笑道:“那就随便你了。”

    “石哥哥,我可以在这里陪着姐妹们吗?”

    李松石略一沉吟,点了点头:“可以。不过,你现实中的那个灵体”

    邯殿春想了想,道:“如果我长时不回去,恐怕那个灵体维持不了。石哥哥你可有什么办法能帮我维持住那灵体不散?”

    李松石道:“有,放入充满混沌之气的储物戒中,以阵法镇封即可。只要那混沌之气纯净,没包含任何乱七八糟的意志力量,就可以了。”

    “那,就拜托石哥哥你了。”

    李松石点点头。

    也不打扰邯殿春,心神一动,就离开了这个精神世界。

    因为邯殿春的灵识是在李松石的精神世界当中,所以时时受着监控,李松石倒也不担心她会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更何况,,她也不可能会对正修炼中的花仙子们做什么事。

    回到了现实,朝四周张望,顿时现,自己身边更冷清了。

    这李宅空荡荡空落落的,只有花草树木静静地生长。池塘里,连一只活着的小动物都没有。什么鸡鸭鱼虫,都不见踪影。而李宅范围之外,更是漫天大雪。天地之间,苍茫一色,单调得让人空虚,让人寂寞。

    李松石不禁唷啃一叹。

    如今他这心境,这情绪。这状态,也不适合静坐参悟修炼,倒不如先散散心。

    正想着,突然周围的空间微微一震,虚空中传来一股浩大的意志,在华夏大地表面横扫而过,将整个大地给笼罩在其意志之下。

    虚空中,乌云滚滚。空气里,所有游离能量都躁动起来,归附在那意志下,形成了某种全新的规则,贯穿了整个华夏大地。

    李松石隐隐感应得出,这些新出现的位面规则,就规定了在这块古老的土地上,无法使用任何意志力量改变物质,无法直接改变能量。

    也就是说,这块土地上的生命,已无法使用任何法术,只能用肉搏。

    “看来,这块土地的扩张,已经停止了。只不知,是否有变回一个大千世界那么广阔的规模?”李松石想着。

    只是,如今这块土地上,笼罩着全新的规则,李松石的神识一旦透出体外,就会被虚空中的规则力量,被那浩大的混沌意志硬生生地压制回来。任何自然力量,都会受到坚决的压制。

    甚至,李松石隐隐约约看到,自己所在的这个李宅,那房子,那前院,那藤架,周围那些花卓树木,都显得有些模糊了。

    这些东西,都是从李松石的私人小世界投影过来的,现在出现这种情况,说明这种投影的力量也受到制约。恐怕再过不久,这个投影过来的李宅,就会完全消失。

    而与此同时,李松石手头上的几个储物戒,储物腰带之类的东西,都不断震动着,显然是里机的储物空间也变得不稳定,时时都有可能被这华夏大地的规则给破坏。

    最多不会过两个月的时间。这块土地上,将不会出现任何常力量。

    哪怕是元神寄托虚空的强者,在这里。也不过相当于一个拥有绝世武功的凡人而已。再强大,也与凡人无异。

    这里,太过接近混沌本源,虽能庇护住生灵渡过灭世大劫,但是,却不适合李松石。

    “是该离去了。”

    二松石想着,有此留恋地看着周围,却实然现,自川 丫从什么可以留恋的了。

    李宅,是从小世界投影过来。而外界的景物,却早已变得让李松石完全不认得,昔日的落花村,早已不知去向。

    当即,没再犹豫,身形一晃,便朝天上飞去。

    那一刹那,李松石就感觉到,周围的虚空中,传来了阵阵强大的力量,不断地将他朝地下拉扯过去。仿佛,他施展的飞行的力量,已经破坏这个世界的规则,所以受到排斥。

    可是,李松石是何许人也?岂会受着规则束缚?!!

    一瞬间,一股浩大的意志从李松石体内涌出,冲破着束缚在身体周围的无形的混沌意志。只右手一挥,就撕裂出一个巨夫的空间裂缝。

    身形一晃,冲入空间裂缝之中。

    但前后不到万分之一秒,虚空中强大的混沌意志,就将这空间裂缝给重新压紧,收缩,恢复了平静。

    如果李松石慢上少许,恐怕,就会被那合拢的空间裂缝给切成两半。而现在,他却已经穿梭到了离华夏大地数千光年之外的地方。

    他从虚空中露头出来,回头一望,就见那华夏大地已扩张到方圆亿万光年的大虽然称不上一个完完全全的大千世界,但却已是庞大无比。

    这大地,单止大气层就有着数千光年之厚,大气之中,都悬浮着一个个星辰。李松石也不过是堪堪在大气的边缘。

    “果然。这大地排斥着空间法则,所以随意撕裂了空间裂缝,根本不用定位前往何处,就会被这大地自行排斥出来,轻轻松松就离开了。”

    李松石微微笑着。

    以他如今的修为,除了混沌意志与大道意志的核心处在之处,根本没有任何地方能威胁得到他的安全。而混沌意志也不可能将他直接送入大道意志的核心处,所以他使用空间传送,可是放心得很。

    最后,回头再看一看这片土地,李松石回过头,在虚空中如蹈平地,一步迈步,就进入了一个突然开启的泛光大门。

    门后,通往一咋。阳光灿烂,鲜花满布,无比美好的世界。

    这里,就是李松石的私人小世界了。

    因为李松石等人都不在,也没有什么至强者来打扰这里。现在,众位至强者受着誓约束缚,也不会来攻打这里,所以李松石就安心地回来。

    望着这私人小世界熟悉的一切,李松石又是微微有些感慨。之前在这私人小世界里,准备进行因果幻象长河,与命运拼搏。本以为证道元神寄托虚空之道,就能安枕无忧了。

    没想到,其中居然还会有这么多的曲折。甚至,在这短短的时日内,三千大千世界就崩坏了大半了,剩下的生灵,都在所有至强者和混沌龙族的掌控之下。

    三千大千世界的局势,一下子变得面目全非。

    不过,这些对李松石来说,都不是很重要,他现在最急切的,就要是赶紧修炼。趁着目前的平静,赶紧将自己一方的实力打造得更坚实。

    当即,强行平定心绪,就盘膝坐下。然后取出了一瓶瓶的先天仙灵百花蜜露,和一瓶瓶装着化虚成实,凝成液态的灵魂力量。

    接着,右手一挥,五指纷纷渗出血珠,飞洒而出,悬浮在半空。一点点,晶莹若水晶,却绽放着极其美丽的光芒和浓郁的百花花香”

    如此,时光流逝,一晃,就是小半个月时间过去了。

    这一天,李松石从深沉的沉思中醒来。凝视着手中的小玉瓶。

    那瓶中,装着一种半透明的紫色液体。这液体蕴含着丰沛的生命力量,和强大的精神力量。

    李松石长长吁了一口气:“总算是有点眉目了。没想到,将那先天仙灵百花蜜露和液态灵魂力量融合,会是这么的困难。不过,现在可好了,这种新的液体,不仅能提升人的修为境界,还能在一瞬间补充完全部的灵魂力量。哪怕是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和元神受着重伤,那一滴液滴,都能在瞬息间恢复颠峰状态,只可惜,就是有点副作用,无法在短时间内连续服用过一滴的量。但这样的功效,也够逆天的了。”

    李松石想着,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

    之前研究这个东西,弄得他焦头烂额,精神疲惫。不过尝过一滴之后,他现在又是精力充沛,神清气爽了。

    将瓶子收好,李松石望望周围,看着这空荡荡的私人小世界,若有所思,喃喃地道:“是时侯把这个世界的女主人们都迎回来了。”

    说着,心念一动,心神集中回到了精神世界。

    这精神世界里,羲灵月仍在闭关,众位花仙子仍在沉睡。

    而邯殿春则静静地坐在一旁呆。

    花仙子的耐性,向来是极好极好的。这么静静坐了老长一段时间,那邯殿春居然也没有感到无聊,仍是在那里着呆,守着诸位花仙子姐妹。

    李松石来到近前,她一惊,便醒了过来,回过头,道:“石哥哥小

    李松石摇摇头,道:“殿春妹妹,你在这坐了十天半个月的,都没有休息,不累不困不无聊吗?”

    “没有啊,我就陪着姐姐妹妹们说说话,看看周围的花花草草,想着以前的事情,时间一下子就过去了”只是,不知道姐姐妹妹们何时才会醒来。”

    李松石听着,哭笑不得。花仙子的性子,也太过平淡了吧?这样的生活方式,居然也能忍受”不,不是忍受,而好像乐在其中,甘之如抬,实在让人难以想象。

    虽然世间有修炼之士,能在打坐中坐个几千几百年,但那毕竟在是专注做着某事,不像邯殿春这样,没有自的性的,静静地呆”实在是,非常人能为之。

    想着,李松石暗暗摇头,道:“我也不清楚她们何时才会醒来。不过,我刚刚配出了一种全新的药剂,对她们感悟大道很有帮助。”

    “什么药剂?”邯殿春好奇地问。

    “还没命名,同时拥有先天仙灵百花蜜露和液态灵魂力量的功效,而且效力比两者都要强上许多。”

    邯殿春顿时大吃了一惊。李松石道:“可惜念动法随境界…土灵喝了,古即爆体爆魂而卢。魂飞魄散,连天魂蕴甲都会震散,永不生。所以可不能给你喝。”

    邯殿春暗暗咋舌。而后,就看着李松石右手平伸,掌心涌起一股紫色的液体。

    右手一挥,一滴滴液滴飞射,每一滴都从一个不同的花仙子的元神的额头处射入。

    只瞬息间,所有花仙子全身上都绽放出了紫金色的光芒,一个个不由自主地悬浮飞升起来,体内蕴含着浩大的精神意志的力量。

    那强大到极点的意志力量,就在她们体内流淌着。

    周围虚空中的精神力量,却不断地被吸纳进去,强化着她们的元神。

    李松石见状,眼睛一凝,将意志集中到元神的眼睛之中。

    只倾刻间,他就能看到,众位花仙子的元神上,有着一束巨大的信仰渠道,化分出数之不尽的信仰细丝,连到不知名之处。

    庞大的信仰力量,种种愿力,就不断地从信仰丝中传来,被她们吸纳,然后在体内净化,纯化,变为纯粹纯净的意志力量。

    而她们的元神内部,则是一股如同大道般沧桑古老,充满严威,又如同混沌一般混混朦朦,蒙昧未启的气息。

    这股奇异的气息不断转化变换着。但不论是变得古老,还是变得蒙昧,都在不断地散溢着她们所掌控的花卉的花香。

    花香阵阵,花之灵气蕴含着大道与混沌的气息,在她们的元神内部,形成着一个花仙领域,不断地自行流转,如同一个独立的空间,如同一个独立的世间,如同一个独立的宇宙。

    这时,邯殿春有些焦急地问:“石哥哥,姐姐妹妹她们,”

    李松石将凝聚在眼睛处的精神散去,道:“没事,估计不用多久,就会一个个地逐渐醒过来了。”

    顿了顿,又道:“对了,你先呆在这里看看,我还得到灵月那边。”

    说着,身形一晃,就出现在灵月闭关的藤屋之前。

    此时,那些藤条一根根自行活动,向下方,向四周散去,就露出了里面的羲灵月。

    她仍盘膝坐着,但却已睁开了眼睛。倾国倾城,美得令人窒息的脸庞上,一双眼睛明亮,纯净,充满宁静祥和的气息,给人一种温润,温和,温暖的感觉。让人的心灵,变得如同在寒冬雪夜过后的清晨,遇上温暖的阳光,

    羲灵月静静地望着李松石,都没出声。但那双眼睛,却像是会说话,在问他有什么事。

    李松石就将右手伸出,掌心一滴紫色的液滴再滚滚滴溜溜地旋转着。

    他道:“我网配出来的。能让至强者的元神在一瞬间修复,恢复颠峰状态,正适你用。”

    羲灵月望着那液滴,摇摇头,道:“我元神受伤,就算没有这液滴,凭着先天仙灵百花蜜露和液态灵魂力量,也早该完全恢复了。但这么多天,仍是差一点点。”

    李松石心中一动,问:“难道是因为别的原因?”

    羲灵月点点头:“是我的心灵还有一点破绽,不够圆满。我以前是女妈,现在是羲灵月,身份转化之后,与你缔结了命运之丝。我的执念就必须寄托在这精神世界之上  但是,一直以来,不知多少年了,我的执念,都是寄托在别处的。一下子改换过精神支柱,改换寄托执念的东西,心灵自然而然就会产生空隙。

    “也正因如此,受伤的元神一直未能修复到颠峰状态。”

    李松石问:“那该怎么办?”

    羲灵月摇摇头,道:“看来只能尽量熟悉这精神世界,尽快对你,还有各位花仙子姐妹产生熟悉感。亲近感。与你们更亲近更亲密,那再闭关少许时间。就能将执念全部转移过来。从此以后。就再无后患了。”

    “原来是这样。那你现在

    “我还要再闭关几天。然后再出来陪各位花仙子姐妹。现在,是用不上你新弄出来的药液了。”

    李松石听着,微微点头,也就没再加求。

    于是,便离去了,任那羲灵月再度闭关。

    回到邯殿春旁,就听她问:“石哥哥,灵月姐姐怎么样了?”

    李松石道:“没事,差不多恢复了。对了。你一直呆在这,真不会无聊吗?要不要我陪陪你到处去逛逛?”

    邯殿春网要摇摇头,突然心中一动,心想:“我是不需要人陪,但这石哥哥的情绪似乎不大好,他倒是需要人陪的,”

    她心中奇怪,李松石怎么不去找人陪着说说话,像是李某人的亲朋好友们”不过,邯殿春也没有深究,只是点点头,道:“是啊,是有点无聊。要不,石哥哥你陪我四处去逛逛。”

    “好啊。”李松石笑问:“你想去哪里?要不,去我们的私人小小世界看看,”

    邯殿春想了想,觉得李松石的私人小世界现在肯定没有别人。没意思,就摇摇头,道:“不了,等以后再看吧。倒不如”我们去你的虚拟神国里看看?我很久很久都没有接触过凡人,体验凡人的生活了呢,很有些怀念。”

    李松石怔了怔,随后微笑点点头,道:“也好。干脆,我们就以普通人的身份,到虚拟神国里的某些国度里,去游玩一番。”

    说着,右手一挥,地面上就浮现出一个奇异的阵势,密密麻麻的线条,让人看着眼花缭乱。

    “这是,”邯殿春有些诧异。

    “这是个面投影大阵。可以让人分出一缕意识,转化为一个位面投影化身。以我现在的实力,足以使用这阵势让你直接化出化身来了。”李松石说着,邯殿春不禁疑惑:“为什么要用化身呢?”

    李松石道:“现在那虚神国所在的人造神格,被一些至强者的分神化念给霸占住,除了元神寄托虚空的强者。其它生灵的灵魂只能进,不能出。一旦出,它们就有可能自爆。这样,会把人造神格和虚拟神国中的绝大部份生灵的灵魂都毁灭掉,那就太惨了。

    “所以,安全起见,就让殿春妹妹你使用投影化身。在里面游玩,如果累了,想出来了,干脆就将这化身斩断放在里面,自爆,而你这灵识就会自行醒来,一点事也没有。”

    邯殿春听着,不由

    “不会。”李松石道:“你不过一小缕意识投影成化身,就算损失了,也不过是有些精神疲惫而已。睡一觉就全好了。更何况,我们手头上还有着大量的先天仙灵百花蜜露和液态灵魂力量。那可是普通人也可是使用的好东西,只要少许,足够你投影无数次。”

    邯殿春听着恍然:“哦,原来是这样。”

    李松石点点头,心中喃喃道:“是啊”那些混沌龙族,不也是因为它们身上的能量可以给信徒们补充精神力量,才能让它们的信徒无限制地投影过来吗?”不过,这话却没说出来,只右手一挥,阵势运转,那耶殿春就觉得一阵眩晕,不由自主地晕到在地上。而在旁边三尺开外,大量的精神力量在虚空中凝聚,就影成了一介,“邯殿春”

    这邯殿春张开眼睛,看看自己的身体,真是又惊又喜:“这就是个面投影化身吗?没想到,在离真身没几步远的地方,也能直接投影。”

    话网说着,突然神色一僵。因为,她现了一件很尴尬的事情一

    她的本体灵识,晕倒在那个位面投影大阵上。但身上的衣服,却是一件一件地消退,只余下亵衣,也渐行变得半透明,令妙处若隐若现了。

    邯殿春下意识右手一挥,想凝聚灵气给那本体灵识盖上衣物。但突然间才现,她在这个精神世界中,根本没有花之灵气可操控,而这位面投影化身,她又不熟悉。

    一时间,陷入了尴尬。

    就在这时,李松石右手轻轻一挥,一件绸缎白袍披在那个面投影大阵中的那具玲珑浮凸的妙体身上。

    他脸上,却是一阵平静。

    邯殿春见着自己的本体灵识没有再泄露春光,不禁松了一口气。转过头,看看李松石,觉他脸色平静,仿佛没当刚才的事是一回事,她心中却又不禁有些失落。

    花仙子倒是不注重色相,但是,耶殿春对人类也是有所了解的。心中自然会想:“不是说人类男子很容易被色相迷惑的吗?难不成是我的身材相貌不好,不足以引他注意?”

    正想着,此时就听李松石道:“殿春妹妹,在这个精神世界里,元神或灵识身上的任何衣物,都是要精神来维持的。而之前你下意识地习惯性觉得自己穿着衣服,才在身上形成以精神凝聚而成的衣物,但”你陷入昏迷之后,”

    说到这,邯殿春也明白了。她只道:“嗯,我知道了。”

    李松石点点头,不好意思再说下去,就道:“那我们进入虚拟神国中吧。”

    那尴尬,就这样揭过。而李松石则与邯殿春进入了人造神格内部,然后受着那人造神格技心的影响,陷入幻境,进入了虚拟神国当中。

    一眨眼间,邯殿春只觉眼睛一黑,再亮时,已与李松石来到一处广阔无边的天空之上。

    脚下,是连绵亿万里仍看不到边际,不知有多广阔的大地。只知极远处是高耸云际,深入苍穹万仞的绝壁。隐约知道,绝壁背后,另有天地,再详细的,就不清楚了。

    邯殿春有些贪婪地打量着周围的景色,呼吸着周围清新的空气,良久,才道:“这就是人类呼吸时的感觉吗?”

    李松石哑然失笑。

    花仙子是不用呼吸的。但现在,邯殿春来到这虚拟神国当中,倒是有着如同凡人所有的五感六识,自然就觉得很是新奇。

    不过,听到邯殿春这句话,李松石脑海倒是闪过一丝灵感,就问:“殿春妹妹,你应该没吃过人间的食物吧?”

    邯殿春一怔,随即摇摇头:“没吃过。”

    “怎么,想不想试着尝一尝人世间的美味?!!”

    邯殿春大惊:“怎么,我也可以吃人间的食物吗?”

    李松石笑道:“这里可是虚拟神国“人造神格的核心散的精神波动,可以给所有生灵的灵识、灵魂种种不同的感受。包括肉身所有的五感六识的种种变化。虽然不是真真正正将东西吃进肚子里。但是,那感觉跟真真正正吃进肚子当中。那味觉,那触觉,那饥饿和吃饱时的感觉,都是完全一致,没有任何区别的。

    “那,可是身为花仙子的你,从未感受过的感觉啊。”

    邯殿春听着,大感兴趣:“既然是这样,那我就要去尝尝了。世人一直说,民以食为天,世间种种美味,我们见过的不少,但都不能尝过,一直引以为憾,现在当然不能错过。”

    李松石听着,笑了。

    之前还有点头疼不知该带邯殿春去哪里逛好呢。现在却简单了,只要找个有好吃好喝的地方,让她先吃喝一顿,就可以了。

    大不了,带着她将整个虚拟神国里的生灵们创造的食物统统吃一逊  …

    李松石想着,就引着邯殿春朝前方飞去。一边飞着,一边解说道:“我这个虚拟神国,现存有着数万亿光年的大

    “但是,许多地方都是没有人群居住的,都是一些稍有灵性的花草树木,种种野生动物的灵魂。这些生灵在三千大千世界崩坏之时,福至心灵,向我祈祷,那灵性。那灵魂,也来到了我的虚拟神国当中。

    “这些灵魂占据了绝大部份,所以占据的空间特别的广阔。而拥有高智慧的生物的灵魂,却是少数。

    “但即便号称少数,那数量也足够庞大了。起码,难以用一个国度将它们全部统治。所以,这些生灵就分别在这里创立了无数个国家。这些国家,除了极少量的背叛者,绝大多数大大小小的国家的全体成员都是信奉我,但是,信仰是一回事,文明文化又是另一回事。

    “来自三千大千世界不同世界不同位面的高智慧生灵,在这里,形成的文明,数以千万亿,上亿计,有类同的,有完全不相同的,情况相当之复杂。所以,我也就干脆放任自由,只要不相互攻伐得太过厉害,就让他们随意展。

    “而我们现在要去的,就是一些来自华夏大地的人类的灵魂所组成的一个小国。名叫大夏”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