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六百五十三章

第六百五十三章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邯殿春有些意外:“历史上,似乎也有个叫大夏的王朝。()()”

    李松石笑道:“正是,大夏朝是华夏大地历史上最后的神话王朝。大夏之后,天地间的所有神话人物,都渐渐脱离了人间,去向别处,就连修真之士,也是渐渐稀少。唯有花仙子,仍驻留人间

    邯殿春听着,心中一动,道:“说来也怪,我们花仙子姐妹当中,只有洛如姐姐,青囊姐姐,还有幻云姐姐和曼华姐姐,是在大夏朝建立之前就诞生的,其它人,都是在大夏朝灭亡之后,才渐渐化生的。”

    李松石讶蔡:“那楚香虞姐姐,还有未曾醒来的由慧兰姐姐”

    “香虞姐姐和由慧兰姐姐是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开了灵识,但很不幸运,尚未化生,本体花身就被毁,那灵识流离失所,直到大夏朝灭亡过后,才化生的。不过,我们花仙子姐妹向来按着灵识诞生的时间长短来计年岁,所以我们才将这位姐姐排在前面

    李松石恍然:“原来如此。”

    只是,没想到,现在这群花仙子这么的“年轻”。在大夏朝之前,应该曾有过不少花仙子吧,怎么才有那么几个韦存?

    上古之时,定然有过大劫,花仙子们的大劫,不然不会只的下那么几位。

    但是,在大夏朝之后,直到大唐之前,短短两千年,在至强者的压制下,竟然能有上百花仙子新生出灵识,实在是让人惊叹。如果说背后没有什么力量在推动,就实在是太过不可思议了。

    李松石想着,很快,就与邯殿春来到了大夏国的国都。

    这是一个很小的国家,整个国家就是十来座城池,加上周边一些城镇。最大的国都,有着近千万人口,因为每个人都在居民区有着占地不小的独立小院,所以整个城池非常之大,占地八千多平方公里,城墙纵横九十多公里,全城布着强大的防护结界。

    但是,这么庞大的城市里面,却是完全没有过哥的建筑,全城一派复古景像。

    也唯有在这种人人都有凡力量的世界里,才会出现这样诡异的情形。

    在虚空中俯视下方川流来往的人群,李松石视线一扫,很快就锁定了一处地方。

    “随我来说着,就与邯殿春降落到一处偏僻的街道上。

    两人才出现在街口,就能闻到一阵浓浓的食物香味。耶殿春眼睛一亮,朝前方望去,就见街道两旁,都是各种大大小小的饮食店,路旁,还摆满了小摊,各种各样的小吃,蒸煮烧烤炸,种类繁多,看得人眼花缭乱,那香气直勾人谗虫。

    邯殿春不禁惊叹道:“没想到在神国中还有这样的地方?!”。

    李松石笑道:“人们的生活习性很难改变了。死亡之后,灵魂虽然不需吃穿,只需有虔诚信仰换取足够神力,就能维持生存。但是,除非了狂信徒。其它的生灵,或多或少都无法完全舍弃生前的种种享受。

    “比方说,生前的饮食。美服,游戏等等,都让这些生灵沉迷。虽然说,让他们在神国中展出这些东西。很容易分心,会减少他们集中在信仰上面的精力,但是,却也因此过虑掉了他们的杂念。

    “人,总不可能一门心思一直专注做一件事的,总会有着各种各样的杂念。那就让他们在平常中释放出来,那祈祷时,产生的信仰力量就纯粹得多了

    李松石说着,邯殿春却不是很感兴趣,只是微微点头。

    李松石见状,没再说这方面的东西,只问:“殿春妹妹,你想吃什么东西?”

    “什么都想吃。”邯殿春道。

    李松石微微一笑,右手伸出,掌心托着一枚乌漆抹黑的丹丸。

    “这是什么?”邯殿春一怔。

    李松石笑道:“你不是说什么都想吃吗?这一条街上,好吃的东西可多了。吃下去,肚子可撑不了。不过,要是吃下这枚丹药,那吃再多的东西都能吃得下。哪怕你把整条街都吞掉都没问题。”

    “这么夸张?。

    “当然。别忘了”这里可是虚拟世界。虚拟世界里的一切,除了众生灵的信徒,其它的都不过是数据,没什么不可以修改的

    邯殿春恍然,瞄瞄李松石手中的丹丸,不禁皱皱秀气好看的琼鼻:“可是这丹药好难看。”

    李松石笑了笑,都没见动手,手中那丹丸就变成了深红之色。散着异香,周围流光溢彩,灵气盈盈。

    邯殿春眼睛一亮,没说什么,就接过送入腹中。

    只觉那丹丸没有任何味道,却在口中化作暖流,直入腹中,流转一圈,让肚子暖洋洋的,才缓缓消散而去。

    邯殿春摸摸小肚皮:“好像没什么变化。”

    李松石笑道:“要有什么变化?好了。不理会这个,殿春妹妹,我们开吃吧,就从这条街的这头,吃到那头,没吃过的,统统不放过。”

    “嗯。”邯殿春嗅了嗅空气中的香味,狠狠地点了点头:“我什么都没吃过

    李松石心中好笑,就带她走到最近的一个摊子,道:“老板,先来二十串牛肉串。”

    他此时稍稍改变了形象,这里的人根本就认不出他来。而邯殿春也稍稍掩饰了容貌,所以没引起什么注意。

    而后,李松石介绍道:“这些牛肉串,和凡间所吃的味道没有什么何差异。本来这神国里的信徒们是要将这些肉串加持上神力,让人吃了之后能补充体内神力的。不过后来觉得这样有亵渎神灵之嫌,才只弄出了平凡普通的肉串而已

    说着,右手递出一枚能晶币 这是虚拟货币,币种中确切地蕴含着虚拟神力,所以能起到一般等价物的作用。

    邯殿春却是基本上没听,只盯着那烧烤店的老板烤着肉串,仿佛随时都要抢过来似的。

    李松石心中讶异:“没想到,这位妹妹对吃这么有兴趣啊”可以这虚拟神国以前没这种东西,不然带着青青和小念昔她们过来,恐怕她们肯定也会流着口水

    想着,肉串很快就烤好,并上了料,递了过来。邯殿春不顾烫。直接取过,放到嘴里就咬。一下子,美味的的肉汁让她不禁闭上了眼睛,感受着这美味,这香味。

    一口入肚,她眼睛猛地张开,全是亮光。而后就一声不吭,张开小嘴,一口一口地狠狠撕扯那些牛肉片。

    一片片一串串牛肉不断地进入她肚子,不消一小会工夫,二十串牛肉串就被她消灭干净了。

    邯殿春摸摸肚皮,咽了咽口水,意犹未尽地望着那烧烤摊:“没想到,吃东西的感觉居然会是这么的舒服,实在是太美妙了。嗯,石哥哥,我还可以吃这个牛肉串吗。”

    “当然可以。不过,你不想再尝尝别的美味?”

    “嗯”邯殿春有点犹豫,望望烧烤摊上别的东西,又看看那牛肉串,道:“刚才的牛肉串还没吃够,我还是先吃这个,过瘾了再尝别的。”

    李松石苦笑,心道:“你都吃了“无饥无饱丸”肚子就是个无底洞,怎么耳能吃得过瘾?!!”

    李松石心中大叹失策。看来,吃东西如果吃不饱,实在不是件什么好事。因为一吃起来可能就停不下。若是吃得太多了,太腻了,恐怕以后就会对这食物完全没有兴趣了。除非,感到肚子饿。

    想着,李松石心中决定,这虚拟神国中,什么“无饥无饱丸。的,统统列为禁药,不用了。就算花仙子进来也不要弄这个东西。顶多是稍为增加一下食量,增加到二三十倍正常人的食量就可以了。

    这样有饥有饱,吃起来才真正地有滋有味。

    而且,食有节制,那神国中的种种食物,才能享用不尽,才能时时尝到种种不同的美味啊。如果食无止境,那神国中的美食种类哪怕再多,吃着吃着也会腻味。

    李松石心念电转,却不过一瞬间,表面上只朝那烧烤摊的老板道:“那就再来十串吧。对了,这里的鸡翅膀鸡腿韭菜数鱼什么的,统统都来上二十串”

    那烧烤摊的老板爽脆地应着。

    而后,就见他以着眼花缭乱的动作,极快的度,不断地取过种种食材,放在烤架上,那醒上了调料的刷子。不断地上下刷动,才一下子,就又是阵阵不同的香味传来。

    如此,李松石带着邯殿春一路扫荡,先吃了烧烤摊,又进了米粉店,然后出来吃小摊牛杂,再进面店,转战小炒快餐店,又入咖啡馆,回头转向茶楼,过后再往西餐馆,”

    就这样一路狂吃。李松石是不断地掏钱付帐,那耶殿春就是不断地放口狂吃,或是细细品尝。除了吃,就是喝,除了喝,就是吃。

    时间一晃,竟过了将近一天时间,这邯殿春的小嘴基本上就没停过。

    此时,嘴里咬着一大块巧克力,右手摸摸小肚皮:“嗯,刚刚吃下去的一只小香猪实在是太美味了,可惜就是太小了点”

    说着,有点疑惑地回忆了一下,脸上神情有些困扰。

    李松石问:“怎么了?”

    邯殿春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刚才吃得太多,好多东西我都忘了是行么味道了。”

    说着,看看之前才逛过的半条街,又道:“要不,要不”石哥哥,我们回头,再从那烧烤摊的牛肉串开始吃一次,好不好?”

    李松石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拜托,这将近一天时间,吃进肚子里的东西,都能堆满一辆大卡车了。知道的会说你是吃东西,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搬东西 把外面的东西,往肚子里“搬迁”呢。现在,要回头吃?再这么吃下去,恐怕吃个三五年,这条美食街都没能走过一遍啊。

    邯殿春有些不好意思,道:“我以前都不用吃东西的,对这美食的味道的记忆力不是很好。不过石哥哥你放心,我再吃一次,肯定会记住,以后不会忘了的。”

    李松石摇摇头:“忘了也不要紧,大不了以后你再回来吃吧。反正我这虚拟神国你时时可以进入。若是能将那些至强者的分神化念驱走,你更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爱什么时侯吃就什么时侯吃,爱吃多少就吃多,想吃多久就吃多久,完全没有问题。

    “不过,来到这大夏国,如果光吃,是不是挺没意思的?要不要我们也到别的地方去逛逛?”

    邯殿春摇摇头:“没意思?不会啊,你觉得这么吃的东西,挺好的,挺有趣的。”

    李松石暴汗。

    却听邯殿春又道:“不过,去别的,别的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李松石想了想,道:“好玩的地方嘛。倒是有的,就不知道你感不感兴趣。”

    “哦?什么地方?”

    “比如,商场。”李松石道:“里面的各种衣服,种种小饰物,很是不错,还有专人给别人设计衣服的。虽然说我们可以随意幻化衣物,但去看看,倒也不错。”

    邯殿春想了想,倒是有点兴趣,不过显然,她对吃的兴趣更大。但仍是点了点头:“那好,回头去看看。”

    见此,李松石心中讶异:“花仙子和凡人,果真差异巨大了。若是凡间女子,不,哪怕是女神,听说要逛商场看漂亮衣服和美丽的饰物,恐怕都会禁受不住诱惑吧?爱美可是女性的天性。但是,这芍药花花仙子

    李松石无语了。比惚间有些想起其它花仙子。似乎,那些沉睡中的花仙子,大都也是不经常打扮自己的,虽然能不断地幻化出不同的衣物,饰物,但她们都不习惯改变形象。

    这是一种自信,坚信自己目前的形象是最好的,还是她们根本就没这方面的概念呢?

    像那原青青,就经常一头乱。 李松石心想着,又道:“另外,这里还有些运动场所。比如足球场,篮球场,羽毛球场,高尔夫球场”等等。另外还有一些琴、棋、书、画之类的雅艺的爱好者协会。”

    “棋?我们姐妹以前倒是经常下棋,青囊姐姐就喜欢书画。”邯殿春说着,却已朝这街的街口行去,

    路经一个点心店,就突然道:“老板。我要一个栗子味的蛋糕。”

    李松石无语。

    走着,又道:“那,你要不耍去观棋?嗯,或者去尝试一下这里的各种温泉按摩项目。”

    邯殿春想了想,道:“我还是觉得吃东西有意思。”

    李松石没办法了,就干肥陪着耶殿春再度从牛肉串吃起,横扫美食街。所过处,什么见过或未见过的食物,都往肚子里扫,简直如同琴餐转世,惊得这街上的人们纷纷盯着这么一对“吃神”的“扫街”行为。

    最后,终是耶殿春脸皮薄,拉着李松石离开了。

    两人从美食街出来,一路也不急赶,就是慢悠悠的朝别的街区走去。

    只不过,稍微有点不和谐的,就是邯殿春一路行来,不断地从储物戒指里取出花生,肉干,蔡花籽,糖果,饼干,冰湛淋之类的东西,稀里哗啦地吃个不亦乐乎。而且,一点淑女相都没有,仿佛要将一两千年来没得吃过东西的遗憾给统统弥补回来,直看着李松石暗暗摇头不已。

    恰好,路经的两中年妇人信徒见着,就在小声地嘀咕:“真是可惜,长得这存俊俏的小姑娘,怎么这副吃相?以后找夫家怕是难了。”

    李松石和邯殿春的耳朵是何等的灵敏?自然将两人的话都听了,但邯殿春却是脸色丝毫不变,只朝那两个妇人笑了笑,然后狠狠地舔了一大口手中的牛奶草莓味冰湛淋,并打招呼道:“要吃吗?”

    直把两个中年妇人吓得直念:“混沌之主在上。”

    李松石不禁为失之色。

    两人一路行来,很快,就到了一条步行街。两旁的商铺,卖着各种各样款式的衣服,饰物,鞋帽之类的东西。

    不过,摆放出来的不多小每一种款式都只有一样。如果有人买了去了,就会当场以神术再制作一套挂出来。

    别看这里的店面不起眼,实际上,每一个开店的,都是有名的服装设计师。在这神国里,不懂得服装设计,光卖衣服,是没人要的。因为有着神术,谁都可以自行变幻出衣服来。所以,衣服本身不重要,重要的,是适合那个人的服装款式。

    所以,这里的店面,卖的其实不是衣服,而是创意,是设计。

    就像之前那条美食街,那里一个个都是高级大厨之类的人物 每个人精擅的食材配料,数不胜数。只有这样,才能单凭气味,就吸引住顾客。并且能根据顾客的要求,让同一种食材有着数十种不同的味道。这样,味道变幻无穷,才是吸引人的王道。

    却说,李松石和邯殿春随意选了一处服装店走进去,就正好看到一位中年贵妇人打扮的店主与一位年轻女子在谈话。 那贵妇人在拿着一种奇怪的卷轴向那女子推销,说是那卷轴封印的神术可以随时改变身形和肤色,根据不同的身材和肤色来搭配衣服,能在保持自己相貌的情形下随时改变自己的气质,非常之神奇。

    李松石一见,顿时哑然失笑。那神术卷轴里封印的,只不过是一种简单的易容神术罢了。是李松石从梅雨心那里借鉴来的,也给这神国里的信徒居民们使用。

    只不过,这样的神术,虽然人人都能使用,但却不是一个个都能用得好的。就好比化妆品人人都能用,但却不是人人都能将那化妆品用得好。

    某些人,能在脸上涂上一层厚得吓人的粉,而有些人,则让自己变得美丽许多,却让人很难看出她化了妆。这就是技术。

    而那神术卷轴,也同样如此。

    李松石和邯殿春在旁听着,就在这时。李松石耳朵微微一动。就听到极远处隐隐有一个声音传来:“上帝保估,阿门!!”

    听到这声音,李松石脸色微微一变。

    这,这分明是有信徒在向上帝祈祷的声音。因为产生了信仰力量,而且是异神的信仰力量,所以在极远之处,也会被李松石感应得到。

    当即,就对邯殿春道:“殿春妹妹,你先在这里看看,我有点事出去一下,稍侯就立即回来。”

    言罢,也不待邯殿春答应,他身形一晃,就已经跨越了空间,出现在了数多光年之外。

    这里,也是一群凡人信徒在神国中组建的小国,”嗯,国中之国。

    这个国家不过数百万人口,大都是以前人间的西方人。因大劫降临,向李松石祈祷,所以来到这个神国之中。

    现在,这个小国只有一座城池,若干小镇与庄园,都座落在群止。环抱之间,与外界的交流全凭飞行。

    李松石降落在这小国的国都,来到一处民居附近。

    这是一处西式别墅的建筑,里面隐隐有异样的信仰力量散出来。

    李松石隔着数十米,透过墙壁,就能完全感应出里面的情形。

    只知这别墅里有个大厅,厅子里有三个穿着牧师袍服的人。他们身上,有着连向李松石的信仰之丝。但此时,这信仰之丝却是随时都会断掉,另外产生出一道新的信仰之丝,连接到不知明的方向。

    这种一个信徒身上同时产生两道信仰之丝的情形,很罕见,一般来说,一个信徒会有同时信奉几位不同神灵的事,但是,只会在同时有着一道信仰之丝,要么与这位神灵相连,要么与另外一位神灵相连。这种两道信仰之丝齐现的情形,罕见之极。

    就听里面有个苍老的声音道:“噢,耶和华上帝在上,奥尔尼克,我听到了我主耶和华的声音了,他有回应了。”

    “这,这是真的?”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传来。

    “是,是真的。”那苍老的声音应道。

    此时,又有另一个壮年男子的声音传来:“现在这里可是“那位存在。的神国,在这里向上帝祈祷,会不会,”

    一时间,房中的气氛变得沉凝了起来。

    这时,那生苍老声音的人似乎深吸了一口气,其精神波动有些激动,有些恐

    顿了顿,他道:“之前祈祷已经祈祷了,若是现,恐怕已经现了

    一时,房中的气氛更是凝重。

    “教父,那该怎么办?少年男子的声音传来。

    苍老的声音没有回应,但那壮年男子的声音却道:“这里可是“那位存在,的神国,不管我们之前信奉着谁。现在都是生存在这个神国里,从今往后,恐怕再也无法离开此地了,所以,我觉得,我们不应该再去想什么耶和华上帝了。这里,是“那位存在,的国度。我们想要生存,就不得不依附于他,只要能好好地生存着,好好地生活着,信奉哪位,不都是信奉?!!”

    “卡兰洛克,你这是什么话?难道你要背叛上帝,想当“犹大,吗?”那苍老的声音喝道。

    “可是,教父,我们来到这个神国,就已经是背叛上帝了,我们没人资格再去信奉袍,或者说”我们已经没有必要再去信奉于袖壮年男子道。

    “你给我闭嘴,你这个犹大,你这个叛徒。你会受到上帝的惩罚的苍老的声音喝道。

    “哼,恐怕不用等到上帝,“那个存在,就会给我们降临惩罚了。”布兰洛克的声音道。

    “你”你”苍老的声音有些气极。

    “教父,布兰洛克,你们别吵了。教父,布兰洛克说得有些对,我们在这个神国里,恐怕终生都无法离开,那信奉上帝,还有什么用?”

    “哼,未必苍老的声音道:“你们不记得前段时间的那几个声音吗?元始天尊,太一,卡俄斯,阿弥陀佛,布洛陀,梵天,天老”这么多至强者出现在这个神国当中,并具吸纳着这个神国中的信徒。很显然,这个神国的主人面临着巨大的威胁,随时都有可能神国不保。 “既然如此,我们何不趁机改信那些至强者,乘机成为他们的信徒,然后等到这神国毁灭,再寻机回到上帝的身边?”

    苍老的声音侃侃而谈,另外两人却不吭声了。

    李松石在外面听着,心中升起一种怪异的感觉。有愤怒,有好笑。

    愤怒的是,那别墅中的老家伙,不想信奉自己就算了,居然还鼓动自己的信徒再去信仰那什么耶和华上帝。

    这是背叛啊。如果他们从来都不信奉过李松石也就罢了,但是,是先信奉了李松石,然后却转过身去信奉别的神灵。这种感觉,凡人是难以想象的。

    真比喻,就好比一个女子让你圈圈叉叉了,一转身就找别的男人。或者说,一个落魄的乞丐,签下卖身契卖身给你这个土财主当家仆,但才入你家中,好吃好喝,身体养得健康了,一转身,就想跑到别的土财主家里去了。他想去还不行,还要鼓动你的家仆,让他们一起叛逃。

    而好笑的是”这个老家伙,居然笨到这种程度,顽固固执不算,连那种改信元始天尊等人,再回头找机会跑回耶和华身边的馊主意”这么低的智商,居然也来挑逗李某人的神经,

    李松石无奈摇摇头。

    这世上,真有些人是不识好歹,不自量力啊。生活在某位神灵的神国当中,没有受到任何束缚,想要啥就有啥,可谓生活乐无忧。这种情形下,居然还想改信别的神灵。要改信也就罢了,还偏偏在这位神灵的神国中,向别的神灵祈祷”他的脑袋被驴踢了吗?

    李松石实在是想不通这些人的想法。

    当即,右手一伸,便要将别墅中的几人给抓出来。

    但突然,李松石心中一动:“之前那老家伙是向耶和华上帝祈祷的吧?可是,他的信仰之丝,怎么可能在连接到耶和华那里去?这肯定有古怪

    想着,李松石心念转动,隐隐约约猜测到了什么。当即心头狂跳,也就没理会这别墅中的几人。而是万里传音,告诉那邯殿春,让她先自个在这虚拟神国中玩,他有急事外出。而后,就离开了虚拟神国。

    来到人造神格内部,李松石一看,就现了有古怪的一些灵魂,最显眼的一介”有着一根信仰之丝,通过众位至强者的分神化念,一直连通到外界。

    李松石感应了一下,心道:“果真是上帝的力量的气息。这么说来,那个老家伙的信仰之丝小是借助众位至强者的分神化念与本体之间的隐隐约约的连系,借助着那些个通道,连接到外界,然后达到上帝所在的地方的。

    “如果我能追寻着这信仰之丝,岂不是就能找到上帝所在之处?”

    事到如今,李松石也想明白了。三千大千世界崩坏后。耶和华上帝肯定是依附了某位元神寄托虚空的强者,而后,得到了帮助,有机会参悟大道。并且,十有**已经接近成功,甚至是有可能已经达到了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

    也因此,李某人的虚拟神国中的信徒,才有可能与那上帝之间产生信仰联系。

    当即,李松石不再迟疑,就飞出人造神格之外,离开精神世界。

    站在自己的私人小世界中,李松石闭目感应片晌,突然,右手一挥。面前出现一道空间门户,李松石就直接踏了进去。

    再出来时,已穿越了不知多少空间,来到一处无垠的虚空。

    这里,有着一个几近破碎的大千世界。但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个大千世界虽然破败,却仍有着数十万个位面仍安然无恙。外围,则是无数位面的碎片在环绕着,勉强承受着外界的无序混沌乱流的吞噬。

    无序混沌乱流的吞噬度相当于光,每秒数十万公里,相对于凡人来说,这样的度极可怕。但对一个大千世界来说,却是很慢了。

    如果这大千世界内部不出现通往无序混沌乱流的空间裂缝,那以这样的度,少说也要数千亿,甚至上万亿年,才会被完全吞噬掉。

    当然,一般的大千世界内部,是绝不可能不出现空间裂缝的,而空间裂缝通往大千世界外部的可能性极大。所以许多大千世界一下子就完全被吞没。而大;帖二卜世界。时间能顶得住天序混沌乱流。但随着外界圳址”增大,内部空间裂缝不断增多,最多也就撑个一两年就会毁灭。而有强大的大千世界之主硬撑着维持大千世界的稳定,尽量杜绝空间裂缝的产生,那最多也不会过两千年的最后光阴。

    这可算是诸神的黄昏了。

    不过,面前这个破损的大千世界,却在内部蕴含着莹莹华光,有着一股强大无匹,浩大的意志在流转。

    这,已经不是念动法随境界的意志,也不是一般的大千世界之主的意志,而是近乎元神寄托虚空这一级强者所有的意志。

    李松石感应到,不禁长吸了一口气。

    是上帝,是耶和华上帝。

    这个老家伙成功了,居然成为了元神寄托虚空的强者。

    对于他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成功,李松石倒是不意外。毕竟厚积薄嘛。他不知多少年前就已经达到随时可以证道成功的地步,现在得了别的至强者的支持,有这个度不奇怪。

    但是,他想要把境界稳固下来,如果没有李松石的改进后的先天仙灵百花蜜露之类的灵药,那少说也要上千年的功夫。现在,根本不可能是李松石这种一证道就妾即把境界稳固下来的变态的对手。 “到底,要不要趁机将这个老家伙给灭杀了呢?”李松石沉吟着。

    如果将他灭杀,那就是削弱了太上老君等人这一方的实力。对于正在对抗着混沌龙族的至强者们来说,不是什么好事。

    而且,最多只能将这上帝灭杀一次。等他下次元神重聚复活,李松石就不大可能再有机会了。

    但如果不将这老家伙给灭杀,那接下来,可能他就要去找李松石的麻烦了。

    想了想,李松石眼神中闪过一丝凌厉的光芒:“哼,趁着现在没有别的至强者,先给这老家伙来点厉害的牛尝。就算能打击一下他的信心,降缓他稳固境界的度,都是件好事。”

    当即,身体周围涌现出一股强大的精神意志,围拢在他身体周围,瞬间释放出亿万丈的光芒,比天上的太阳更为灿烂,更为明亮。

    化作巨大光团的李松石,身形一晃,猛地朝那大千世界的中心俯冲下去。

    这一瞬间,李松石行进的路途,空间都扭曲了,折叠了,让他得以以每秒种十几光年的度,诡异地前进着。

    这前进看起来不是跨越空间的跳跃式飞行,倒像是以着越光三亿多倍的度飞行。这种离谱的错觉,足以让任何神级强者感应到,都会精神错乱,难受得吐血。

    就在这时,这大千世界中蕴藏的可怕意志,醒来了。那代表着耶和华上帝的意志清醒过来了。

    大千世界最中心处,一处无垠的星空位面,数以万亿计的星辰,突然朝中心处凝聚,最后,形成一个巨大的光体,这光球体,就凝聚成了一张巨大的人脸。

    这是耶和华的意志的显现。

    所谓的元神寄托虚空的强者,身体已经化为虚无,只有一股意志存在。但是,那意志可以时时控制着任何物质成为他们的身体。

    此时,耶和华境界未稳固,无法将整个大千世界凝聚压缩成一个普通人大小的身体,暂时只能将整个位面的星辰集聚起来,形成一张大无比的巨脸。

    那光之巨脸上的眼睛张开了,眸子射出穿透整个大千世界的强光,照射在冲来的李松石的身上。

    “混沌之主李松石?”上帝的声音传来。

    就在这时,李松石所化的光团,微微一哼,就瞬间跨越了无数光年的空间,狠狠撞在上帝幻化的巨脸上。

    轰的一声,无数星辰破碎,那张巨脸化为虚无。

    “李松石!!”。上帝的声音蕴含着无边的怒意。只瞬间,就将虚空点燃。

    虚空中也是存在着能量的,空间就是一种神奇的力量。现在,整片虚空在燃烧。炽热的灭世之炎形成了上帝巨大的身躯。

    但是,他那双眸子却是冰冷的,扫着前方的李松石。

    李松石此时变幻出了真实的形体,望着前方那个火焰之躯:“久违了。”

    “哼,你想干什么?”上帝怒问道。

    “当初你从我手中将夏娃夺回去,这让我很不爽。今天突然想起这事,心里不舒服,所以想过来揍一揍你,出出心头恶气。”李松石脸上挂着玩世不恭的笑容道。

    上帝脸色微微一变:“李松石,你莫要欺人太甚。”

    李松石哂然笑道:“欺你又怎么样?。

    “你可别忘了,我已证得元神寄托虚空之道。从此以后,就是真真正正的不朽不灭。我们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如果现在你离去,我可以当作什么事情都没生过

    “这可能吗?”李松石打断上帝的话:“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啊,面子何等重要。今天我我既然出手了,就已是得罪你,反正都得罪了,再得罪狠一点,算得了什么?再说了”你能不能渡过混沌龙族这一劫,还是两说呢

    耶和华上帝暴怒。

    就在这时,李松石脸色猛然一变,心道:“好快!!!”

    是卡俄斯的气息。

    “只是,卡俄斯这家伙,在我只是念动法随境界时,就无法稳压我一头了,现在居然单独赶来,以为我真是根菜吗?还是他太自信,以为众位花仙子沉睡,我就没有实力了?,小

    李松石心念电转。

    如果单只是卡俄斯赶来,他是一点也不害怕。除了太一的混沌钟,或是元始天尊和太上老君出手算计,别的至强者,他还真不放在眼里。

    至于阿弥陀佛,那可是个老好人,现在的李松石斗不赢他,但有的是办法在他面前保持不胜不败。

    想着,目光流转,望向耶和华,嘴角泛起一丝笑意:“既如此,就先把这耶和华摆平再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