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六百五十四章花仙醒来

第六百五十四章花仙醒来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当即,右手挥,一股浩大的意息间笼罩住了枷忧世界。==京尤 卖==记住我们的网址www.⒐1

    也是一瞬间,整个大千世界的虚空中,一切游离能量,被那强大的意志硬生生地转化为了洛如花的花之灵气,还有其它若干种花之灵气。

    浩大的意志透过花之灵气,瞬息间侵入了耶和华的元神内,倾亥间。他所幻化的火炎之躯,就呆呆的悬浮在虚空之中,他的意志,已隐入了重重幻境。

    “你在做梦,梦到了什么呢?梦到你自己睡在一张床上,做着美梦。那美梦中梦到什么?梦到你自己睡在一张床上,做着美梦。那美梦中梦到什么?梦到你自己睡在一张床上

    李松石的意志不断地催眠着,令刚刚晋入元神寄托虚空境界。修为还不稳固的老家伙,陷入无间循环的梦境之中。

    “你醒来了,现自己仍然是在做梦,只是梦到自己醒了过来而已。于是。你掐着自己的腿,让自己痛醒。但是,你又现。自己仍然是在做梦,只是梦到自己醒了过来而已,于是,你又掐着自己的腿,让自己痛醒。但是,你又现,自己仍然是在做梦”

    李松石极度无耻地使用这两种催眠方式,让耶和华的精神更为混乱。

    如此,没得片刻,虚空中耶和华的身影就凝作一团火球,内部热流紊乱。李松石使用灵眼透视看了一下。觉火球内部的热流形成了自循环。往复不断,就知道耶和华已完全陷入了混乱当中,就如同电脑刚进入了死循环,想要清醒过来”嗯,不是不可能,但很难,而且铁定要付出一定的代价。那元神受损。是肯定的了。

    李松石笑眯眯地望着那团火球。心道:“没想到,我现在操控花之灵气,连初入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都能够催眠。若是再加强一点这方面的能力,那是不是连境界稳固的至强者都能对付得了呢?

    “若许,像太上老君,元始天尊,还有太易之龙这一级数的强者,未必有效,但对付其它的小卒子”可就是大杀器了。”

    李松石心念电转。

    而正在这时,那卡俄斯才施施然来迟。一见到虚空中耶和华上帝化成的火球,脸色不禁骤变:“李松石。你做了什么?”

    李松石瞥了他一眼,根本就没理会,转过身,就要离开。

    卡俄斯皱眉:“李松石,你给我站住!!!”

    李松石连理都不理,身形一晃,就穿越了这个大千世界,来到外部的无序混沌乱流当中。

    如此将卡俄斯完全无视的举动。令卡俄斯暴走了。他身形一闪,直接传送到李松石面前百万公里远处,狂怒道:“李松石,我叫你站住,你听到没有?!!”

    李松石看了看卡俄斯,撇撇嘴,笑了笑,仿若当作没听见,一路朝远处飞去。

    卡俄斯眸中寒光暴绽,右手一挥,一个半透明的虚贼立方体就耍跨越虚空直接将李松石笼罩住。

    但在这时,李松石回过头,嘴角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容望着卡俄斯。

    卡俄斯悚然一惊。下意志地将那空间神术给收了回来,头上冷汗衿衿。

    李松石悠然道:“卡俄斯,怎么,想攻击我?你莫非忘了曾经立下的誓言?嘿嘿,人老了,火气就不要那么大嘛。”

    卡俄斯怒极,冷声道:“李松石,你之前对耶和华做了什么?”

    李松石耸耸肩:“你不会看么?”

    “你对他出手了?”

    “废话。”李松石翻翻白眼,右脚一步迈出,虚空中便有一个通往私人小世界的空间门户自行打开。

    进去后,门口合拢上,将那愤怒的卡俄斯给晾在后边了。

    回到私人小世界,李松石定定站着,沉默了一小会,右手一翻,掌心中浮现出一个小玉瓶。瓶口开着,释放着一种异香,如同百花盛放。令人闻之神清气爽,心中烦闷。一扫而空。

    “如果耶和华强行在极短时间内从轮回幻境中苏醒过来,肯定会元气大伤。元神衰弱,想要稳固目前境界,非得多上许多时间不可。但要是用这强化后的先天仙灵百花蜜露。却有可能在极短时间内恢复。甚至还能加快稳固境界的度。

    “那,我是不是该用这东西。跟太上老君他们做点交易呢?。

    李松石想着,随后嘿嘿一笑。心中就想到一个很有趣的主意。

    当即,盘膝坐下,心念微动”没片剪,就回到了虚拟神国当中。

    那邯殿春没了李松石陪,依然在这虚拟神国里玩得很开心。现下。她换了几身现代化的服饰,最后却仍穿回了唐式的河子裙,抹胸外穿,颜色素白中透着嫩黄,让人远远望去,眼睛就不禁一亮。仿佛整条步行商街的光彩都聚在她的身上,周围商铺所有的衣物都被她比了下去。

    不是衣服太美,是人太美。衣衬人,人衬衣,两相得宜,便是国色天色的佳丽。

    李松石微微一呆,就降落在她身旁。

    “啊,石哥哥你回来了邯殿春有些开心地道。

    之前李松石陪她逛街,狂吃海喝一顿,她对李松石的所有戒备隔阂之感全部消失了,显得很是亲热。

    李松石笑着微微点头:“你换了这身衣服,真好看。

    “真的日o8旧姗旬书晒讥片齐余习,邯殿春眼睛亭。随即欣喜地旋转了下身子,展现曾甘汗上的服饰:“真的很好看吗?”

    “当然,裙美,人更美。”

    一句话,赞得邯殿春心里喜滋滋的。随即,问道:“你平常也是这么哄牡丹姐姐她们的吗?”

    李松石听着,一阵干咳不已,脸上都有些尴尬。

    他交给邯殿春的记忆碎片,里面并不包括他和众位花仙子单独相处时的太过详细的情形。但是,根据日常生活的种种,邯殿春不难猜出李松石与诸位花仙子有染”嗯,或者说,生了友谊的关系。

    此时,邯殿春好奇地打量着李松石。李松石老脸有些挂不住了,道:“你问这干什么?”

    邯殿春眨眨眼,嘻嘻笑道:“人家好奇嘛,问问都不行吗?”

    现在她可以感觉到,李松石对于花仙子们来说,属于“无害生物”

    ,当然,前提是没人去勾引他所以,邯殿春可是一点都不怕李某人。

    李松石苦笑,摇摇头,随后。顿了顿,心里回想起以前的事,随后道:“我刚才可没有哄你,只是实话实话。”

    邯殿春有些不依不饶了:“石哥哥,你可不要岔开话题,人家问的是你和牡丹姐姐她们的事。怎么。这不可告诉我吗?”

    李松石耸耸肩:“有什么不可以说的?嗯,一开始,我是在追求牡丹妹妹,男孩子追求女朋友,当然耍动某些攻势了,这有什么出奇的?不过,我和牡丹妹妹她们之间可没有什么太过曲折的传奇故事,如果你对这些事情感兴趣,倒是可以去看看连续剧什么的,那片子里的比较精彩。”

    邯殿春听着,愣了愣,就看到李松石一副不打算再谈的打算,不禁小声嘀咕了一下:小气顿了顿,又问:“石哥哥,我还有个问题想问你。”

    “嗯?什么问题?”

    “如果”我也想产生命运之丝和你们相连,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办法?”

    李松石听着一怔。==京尤 卖==记住我们的网址www.⒐1

    沉吟了一下,道:“产生命运之丝与我们相连,倒是件好事。不过。现在我达到了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恐怕短时间内,未达到念动法随境界的花仙子,很难跟我们之间产生命运之丝相连。而且,就算是念动法随的境界,与我们产生命运之丝相连后,也会在瞬间陷入沉睡,未证道之前,很难再醒过来。”

    说到这,心念一动,又道:“不过,我手中现在有着新改良过的先天仙灵百花蜜露,如果是花仙子这样的精神世界很纯净,心性很纯净的生灵使用,应能在短短数年时间内达到接近于念动法随的境界。到时我再用别的办法帮上一把,应该不难让你达到念动法随的境界。

    “只是。现在这改良过的先天仙灵百花蜜露不多。而且你就算成长到念动法随的境界,与我们产生命运之丝相连,相再达到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也会困难无比,没有千年以上的工夫,想都别想成功。

    “所以,最好还是等到我将精神世界寄托于虚空之中,融合了大道与混沌的意志之后,那你再产生命运之丝相连。那就可以一步登天,直接从念动法随达到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不用那么曲折了。”

    邯殿春听着,微微点头。只“哦”了一声,就没多说。

    李松石想了想,又说:“至于现在。你最好尽量呆在精神世界,或这虚拟神国里吧。如果想到别处转转,也可到灵月的虚拟神国中去。但尽量不要离开精神世界,因为现在外面没有绝对安全的地方,时时有可能出现危机,太不安全。”

    邯殿春听着,道:“这虚拟神国里的世界很广阔,呆在这里都不会无聊。我只要能呆在这里,能时时到你们的共同精神世界那里去看看其它姐妹们的元神,就可以了。”

    “你能如此想,那就再好不过了。”李松石说道。

    正要再谈点什么,突然间,李松石心神一动,隐隐感应到了什么,不由惊咦一声。

    “怎么了?”邯殿春下意识地问。

    “我们先回去。”

    李松石说着,手一指,邯殿春这个虚拟神国中的身形顿时化散。

    一瞬间,李松石回到了精神世界中,站在人造神格旁。而那邯殿春的主体灵识,也醒了过来。

    她才张开眼睛,就被面前的奇异景像给惊呆了。

    原来,平躺着的二十来位花仙子的元神,此时统统浮升了起来,全身绽放着奇异的灵光,流溢着奇异的集量。一道道命运之丝,在众位花仙子的元神之间相互串连在一起,一缕缕信息,在那命运之丝内部流动。

    一时间,浩大的念动法随颠峰的意志,一**,从众花仙的元神上不断绽放出来,滚滚如潮,冲向精神世界的四面八方。

    李松石当即右手平伸,虚空中出现了一个密封的牢笼,将众花仙子的元神团团困住。那牢笼的墙壁却是一种膜,精神力量凝聚成的膜。受着众位花仙子的意志力量的冲击。这些膜被轰凸出了数十丈,但在那精神膜的强大韧性的阻碍下。众位花仙子的意志力量,并没有突破。但也没因受阻而受到伤害。

    “石哥哥,这是怎么回事?”邯殿春有些紧张地问。

    “没事。好像是日o8姗旬讨程中。留存着一经清醒,以命适!经与众恤相连。共享证悟的信息,以加快感悟大道。直达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度。”

    “这样”,这样能行吗?”

    “应该能行。”李松石道:“众位花仙子的生命形态相差无几,彼此间都很熟悉。虽不能完全重复对方的道,却有借鉴之用。而且,这种情形下,她们隐隐约约还可以在证悟过程中分出一小部份心神,与其它人交流,并在重要时侯,能得到周围的一些帮助

    李松石刚说着,那二十几位花仙子的元神却绽放出更强烈的光,一个个元神,都快变成了一个光团。

    突然间,中间一团白光朝外面飘飞了出来,缓缓落在李松石面前。然后光芒渐敛,露出了风飘零那张熟悉的面容。

    而后,又是一团三色光团朝外面飘飞,也是缓缓落在李松石面前。接着,二十来个花仙子的光元神,微微颤动,又有几团光团想脱离串联起来的命运之丝之网的束缚。飞出来。但被别的光团牵扯了几下,又拉回去。

    过得片晌,只有一团光团要飞出,但再被别的光团拉回去,如此片刻,就都平静下来。

    这般奇异的景像,看得邯殿春目瞪口呆,最后低头望着地上两位花仙子的元神。

    其中一人是风飘零,另一个是梅雨心。

    两女眸子闭着,平静如同沉睡。

    但邯殿春却分明感应到,一股浩大的灵识波动,渐渐从这两位花仙子的元神深处苏醒过来。那感觉。如同早上看日出,见着那万丈光芒,在天边的极尽处,慢慢浮现。只不过两位花仙子的灵识波动无法用肉眼看到,只能纯凭感应罢了。

    如此,两女体内的灵识波动越来越强,最后达到念动法随颠峰的境界。甚至更进了半步,无限接近于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

    只是,这灵识波动,这凝聚起来的意志,就到此为止了,再也无法更进一步,就停顿在此。

    强大的意志,凝聚成了实质,化成薄薄的膜,覆在两女的元神周围。蕴入衣物之中。

    而后,同时缓缓张开了眼睛。

    一看到李松石就在身旁,她们心情都很是激动:“石哥哥。”

    风飘零从地上坐起,也不顾周围还有着邯殿春,嗯,就连羲灵月也跑来观看,但风飘零全然不在意。就扑在李松石怀中,深深地吸嗅着他身上的气息。

    然后小脑袋钻出来,旁若无人的般上热吻,跟李松石唇舌交缠起来。

    李松石一怔,心中有些尴尬,但随即就放开了,大胆地跟她接吻起来。

    过得片刻,就听到旁边传来羲灵月一声轻咳的声音。

    李松石恍然回过神,就见梅雨心也醒来,也在一旁,痴痴地望着他。

    “雨心妹妹,你醒了。”

    李松石说着,那梅雨心重重地点了点头,看看李松石怀中的风飘零。略有些犹豫。

    风飘零恍惚间感应到了什么,身子微微一僵,便松开紧抱着李松石的双臂,然后退开李松石的怀抱。回头望望梅雨心,略略有些犹豫,就自行退开,稍稍让了点位置。

    这时,梅雨心呼吸略略急促,便也不顾得旁人,扑了过来。

    当即,右手挥,一股浩大的意息间笼罩住了枷忧世界。

    也是一瞬间,整个大千世界的虚空中,一切游离能量,被那强大的意志硬生生地转化为了洛如花的花之灵气,还有其它若干种花之灵气。

    浩大的意志透过花之灵气,瞬息间侵入了耶和华的元神内,倾亥间。他所幻化的火炎之躯,就呆呆的悬浮在虚空之中,他的意志,已隐入了重重幻境。

    “你在做梦,梦到了什么呢?梦到你自己睡在一张床上,做着美梦。那美梦中梦到什么?梦到你自己睡在一张床上,做着美梦。那美梦中梦到什么?梦到你自己睡在一张床上

    李松石的意志不断地催眠着,令刚刚晋入元神寄托虚空境界。修为还不稳固的老家伙,陷入无间循环的梦境之中。

    “你醒来了,现自己仍然是在做梦,只是梦到自己醒了过来而已。于是。你掐着自己的腿,让自己痛醒。但是,你又现。自己仍然是在做梦,只是梦到自己醒了过来而已,于是,你又掐着自己的腿,让自己痛醒。但是,你又现,自己仍然是在做梦”

    李松石极度无耻地使用这两种催眠方式,让耶和华的精神更为混乱。

    如此,没得片刻,虚空中耶和华的身影就凝作一团火球,内部热流紊乱。李松石使用灵眼透视看了一下。觉火球内部的热流形成了自循环。往复不断,就知道耶和华已完全陷入了混乱当中,就如同电脑刚进入了死循环,想要清醒过来”嗯,不是不可能,但很难,而且铁定要付出一定的代价。那元神受损。是肯定的了。

    李松石笑眯眯地望着那团火球。心道:“没想到,我现在操控花之灵气,连初入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强者都能够催眠。若是再加强一点这方面的能力,那是不是连境界稳固的至强者都能对付得了呢?

    “若许,像太上老君,元始天尊,还有太易之龙这一级数的强者,未必有效,但对付其它的小卒子”可就是大杀器了。”

    李松石心念电转。

    而正在这时,那卡俄斯才施施然来迟。一见到虚空中耶和华上帝化成的火球,脸色不禁骤变:“李松石。你做了什么?”

    李松石瞥了他一眼,根本就没理会,转过身,就要离开。

    卡俄斯皱眉:“李松石,你给我站住!!!”

    李松石连理都不理,身形一晃,就穿越了这个大千世界,来到外部的无序混沌乱流当中。

    如此将卡俄斯完全无视的举动。令卡俄斯暴走了。他身形一闪,直接传送到李松石面前百万公里远处,狂怒道:“李松石,我叫你站住,你听到没有?!!”

    李松石看了看卡俄斯,撇撇嘴,笑了笑,仿若当作没听见,一路朝远处飞去。

    卡俄斯眸中寒光暴绽,右手一挥,一个半透明的虚贼立方体就耍跨越虚空直接将李松石笼罩住。

    但在这时,李松石回过头,嘴角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容望着卡俄斯。

    卡俄斯悚然一惊。下意志地将那空间神术给收了回来,头上冷汗衿衿。

    李松石悠然道:“卡俄斯,怎么,想攻击我?你莫非忘了曾经立下的誓言?嘿嘿,人老了,火气就不要那么大嘛。”

    卡俄斯怒极,冷声道:“李松石,你之前对耶和华做了什么?”

    李松石耸耸肩:“你不会看么?”

    “你对他出手了?”

    “废话。”李松石翻翻白眼,右脚一步迈出,虚空中便有一个通往私人小世界的空间门户自行打开。

    进去后,门口合拢上,将那愤怒的卡俄斯给晾在后边了。

    回到私人小世界,李松石定定站着,沉默了一小会,右手一翻,掌心中浮现出一个小玉瓶。瓶口开着,释放着一种异香,如同百花盛放。令人闻之神清气爽,心中烦闷。一扫而空。

    “如果耶和华强行在极短时间内从轮回幻境中苏醒过来,肯定会元气大伤。元神衰弱,想要稳固目前境界,非得多上许多时间不可。但要是用这强化后的先天仙灵百花蜜露。却有可能在极短时间内恢复。甚至还能加快稳固境界的度。

    “那,我是不是该用这东西。跟太上老君他们做点交易呢?。

    李松石想着,随后嘿嘿一笑。心中就想到一个很有趣的主意。

    当即,盘膝坐下,心念微动”没片剪,就回到了虚拟神国当中。

    那邯殿春没了李松石陪,依然在这虚拟神国里玩得很开心。现下。她换了几身现代化的服饰,最后却仍穿回了唐式的河子裙,抹胸外穿,颜色素白中透着嫩黄,让人远远望去,眼睛就不禁一亮。仿佛整条步行商街的光彩都聚在她的身上,周围商铺所有的衣物都被她比了下去。

    不是衣服太美,是人太美。衣衬人,人衬衣,两相得宜,便是国色天色的佳丽。

    李松石微微一呆,就降落在她身旁。

    “啊,石哥哥你回来了邯殿春有些开心地道。

    之前李松石陪她逛街,狂吃海喝一顿,她对李松石的所有戒备隔阂之感全部消失了,显得很是亲热。

    李松石笑着微微点头:“你换了这身衣服,真好看。

    “真的日o8旧姗旬书晒讥片齐余习,邯殿春眼睛亭。随即欣喜地旋转了下身子,展现曾甘汗上的服饰:“真的很好看吗?”

    “当然,裙美,人更美。”

    一句话,赞得邯殿春心里喜滋滋的。随即,问道:“你平常也是这么哄牡丹姐姐她们的吗?”

    李松石听着,一阵干咳不已,脸上都有些尴尬。

    他交给邯殿春的记忆碎片,里面并不包括他和众位花仙子单独相处时的太过详细的情形。但是,根据日常生活的种种,邯殿春不难猜出李松石与诸位花仙子有染”嗯,或者说,生了友谊的关系。

    此时,邯殿春好奇地打量着李松石。李松石老脸有些挂不住了,道:“你问这干什么?”

    邯殿春眨眨眼,嘻嘻笑道:“人家好奇嘛,问问都不行吗?”

    现在她可以感觉到,李松石对于花仙子们来说,属于“无害生物”

    ,当然,前提是没人去勾引他所以,邯殿春可是一点都不怕李某人。

    李松石苦笑,摇摇头,随后。顿了顿,心里回想起以前的事,随后道:“我刚才可没有哄你,只是实话实话。”

    邯殿春有些不依不饶了:“石哥哥,你可不要岔开话题,人家问的是你和牡丹姐姐她们的事。怎么。这不可告诉我吗?”

    李松石耸耸肩:“有什么不可以说的?嗯,一开始,我是在追求牡丹妹妹,男孩子追求女朋友,当然耍动某些攻势了,这有什么出奇的?不过,我和牡丹妹妹她们之间可没有什么太过曲折的传奇故事,如果你对这些事情感兴趣,倒是可以去看看连续剧什么的,那片子里的比较精彩。”

    邯殿春听着,愣了愣,就看到李松石一副不打算再谈的打算,不禁小声嘀咕了一下:小气顿了顿,又问:“石哥哥,我还有个问题想问你。”

    “嗯?什么问题?”

    “如果”我也想产生命运之丝和你们相连,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办法?”

    李松石听着一怔。

    沉吟了一下,道:“产生命运之丝与我们相连,倒是件好事。不过。现在我达到了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恐怕短时间内,未达到念动法随境界的花仙子,很难跟我们之间产生命运之丝相连。而且,就算是念动法随的境界,与我们产生命运之丝相连后,也会在瞬间陷入沉睡,未证道之前,很难再醒过来。”

    说到这,心念一动,又道:“不过,我手中现在有着新改良过的先天仙灵百花蜜露,如果是花仙子这样的精神世界很纯净,心性很纯净的生灵使用,应能在短短数年时间内达到接近于念动法随的境界。到时我再用别的办法帮上一把,应该不难让你达到念动法随的境界。

    “只是。现在这改良过的先天仙灵百花蜜露不多。而且你就算成长到念动法随的境界,与我们产生命运之丝相连,相再达到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也会困难无比,没有千年以上的工夫,想都别想成功。

    “所以,最好还是等到我将精神世界寄托于虚空之中,融合了大道与混沌的意志之后,那你再产生命运之丝相连。那就可以一步登天,直接从念动法随达到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不用那么曲折了。”

    邯殿春听着,微微点头。只“哦”了一声,就没多说。

    李松石想了想,又说:“至于现在。你最好尽量呆在精神世界,或这虚拟神国里吧。如果想到别处转转,也可到灵月的虚拟神国中去。但尽量不要离开精神世界,因为现在外面没有绝对安全的地方,时时有可能出现危机,太不安全。”

    邯殿春听着,道:“这虚拟神国里的世界很广阔,呆在这里都不会无聊。我只要能呆在这里,能时时到你们的共同精神世界那里去看看其它姐妹们的元神,就可以了。”

    “你能如此想,那就再好不过了。”李松石说道。

    正要再谈点什么,突然间,李松石心神一动,隐隐感应到了什么,不由惊咦一声。

    “怎么了?”邯殿春下意识地问。

    “我们先回去。”

    李松石说着,手一指,邯殿春这个虚拟神国中的身形顿时化散。

    一瞬间,李松石回到了精神世界中,站在人造神格旁。而那邯殿春的主体灵识,也醒了过来。

    她才张开眼睛,就被面前的奇异景像给惊呆了。

    原来,平躺着的二十来位花仙子的元神,此时统统浮升了起来,全身绽放着奇异的灵光,流溢着奇异的集量。一道道命运之丝,在众位花仙子的元神之间相互串连在一起,一缕缕信息,在那命运之丝内部流动。

    一时间,浩大的念动法随颠峰的意志,一**,从众花仙的元神上不断绽放出来,滚滚如潮,冲向精神世界的四面八方。

    李松石当即右手平伸,虚空中出现了一个密封的牢笼,将众花仙子的元神团团困住。那牢笼的墙壁却是一种膜,精神力量凝聚成的膜。受着众位花仙子的意志力量的冲击。这些膜被轰凸出了数十丈,但在那精神膜的强大韧性的阻碍下。众位花仙子的意志力量,并没有突破。但也没因受阻而受到伤害。

    “石哥哥,这是怎么回事?”邯殿春有些紧张地问。

    “没事。好像是日o8姗旬讨程中。留存着一经清醒,以命适!经与众恤相连。共享证悟的信息,以加快感悟大道。直达元神寄托虚空境界的度。”

    “这样”,这样能行吗?”

    “应该能行。”李松石道:“众位花仙子的生命形态相差无几,彼此间都很熟悉。虽不能完全重复对方的道,却有借鉴之用。而且,这种情形下,她们隐隐约约还可以在证悟过程中分出一小部份心神,与其它人交流,并在重要时侯,能得到周围的一些帮助

    李松石刚说着,那二十几位花仙子的元神却绽放出更强烈的光,一个个元神,都快变成了一个光团。

    突然间,中间一团白光朝外面飘飞了出来,缓缓落在李松石面前。然后光芒渐敛,露出了风飘零那张熟悉的面容。

    而后,又是一团三色光团朝外面飘飞,也是缓缓落在李松石面前。接着,二十来个花仙子的光元神,微微颤动,又有几团光团想脱离串联起来的命运之丝之网的束缚。飞出来。但被别的光团牵扯了几下,又拉回去。

    过得片晌,只有一团光团要飞出,但再被别的光团拉回去,如此片刻,就都平静下来。

    这般奇异的景像,看得邯殿春目瞪口呆,最后低头望着地上两位花仙子的元神。

    其中一人是风飘零,另一个是梅雨心。

    两女眸子闭着,平静如同沉睡。

    但邯殿春却分明感应到,一股浩大的灵识波动,渐渐从这两位花仙子的元神深处苏醒过来。那感觉。如同早上看日出,见着那万丈光芒,在天边的极尽处,慢慢浮现。只不过两位花仙子的灵识波动无法用肉眼看到,只能纯凭感应罢了。

    如此,两女体内的灵识波动越来越强,最后达到念动法随颠峰的境界。甚至更进了半步,无限接近于元神寄托虚空的境界。

    只是,这灵识波动,这凝聚起来的意志,就到此为止了,再也无法更进一步,就停顿在此。

    强大的意志,凝聚成了实质,化成薄薄的膜,覆在两女的元神周围。蕴入衣物之中。

    而后,同时缓缓张开了眼睛。

    一看到李松石就在身旁,她们心情都很是激动:“石哥哥。”

    风飘零从地上坐起,也不顾周围还有着邯殿春,嗯,就连羲灵月也跑来观看,但风飘零全然不在意。就扑在李松石怀中,深深地吸嗅着他身上的气息。

    然后小脑袋钻出来,旁若无人的般上热吻,跟李松石唇舌交缠起来。

    李松石一怔,心中有些尴尬,但随即就放开了,大胆地跟她接吻起来。

    过得片刻,就听到旁边传来羲灵月一声轻咳的声音。

    李松石恍然回过神,就见梅雨心也醒来,也在一旁,痴痴地望着他。

    “雨心妹妹,你醒了。”

    李松石说着,那梅雨心重重地点了点头,看看李松石怀中的风飘零。略有些犹豫。

    风飘零恍惚间感应到了什么,身子微微一僵,便松开紧抱着李松石的双臂,然后退开李松石的怀抱。回头望望梅雨心,略略有些犹豫,就自行退开,稍稍让了点位置。

    这时,梅雨心呼吸略略急促,便也不顾得旁人,扑了过来。

    看着李某人又跟另一花仙子紧紧相拥,羲灵月有些无奈地摇摇头,心里不知何来由,竟有点失落感。

    但很快,她就将这感觉抛开,拉了拉邯殿春,示意她离开。

    邯殿春也是聪明人。只不过,去别处不安全,所以就进入了羲灵月的虚拟神国当中。而羲灵月,则分部份心神进入李松石那枚人造神格中。帮他清醒入侵的投影之魂。而大半心神,却是退开了精神世界,在李松石的私人小世界里,以虚空中的能量强行凝聚出一具能量化身。

    然后,这能量化身就静静地走到了这私人小世界的混沌深处。似乎又要闭关了。至于精神世界当中的李松石和风飘零,还有梅雨心,这三人的元神到底做了什么事情”嗯,那就是闺中秘事,不足为外人道了。

    只知道,李松石等人呆了好几个时辰之后,才将元神显化在现实当中。他整个人都显得神清气爽,精神面貌与这几天的顾废完全不同。

    此时,三人已不呆在精神世界当中。现是以真身显化在私人小世界里。

    说来也是神奇。

    之前风飘零和梅雨心没醒来之前。李松石行走在这私人小世界,就觉得这世界是空虚寂寞的,防佛没有生气没有希望。但此时,身旁有着两位熟悉的花仙子的陪伴,这私人小世界的种种,一切的一切,就都仿佛变得美好了。

    与两女行走在私人小世界的小路间。闻着这熟悉的空气的味道,闻着那熟悉的花香,听着周围清灵的水声。一路往那竹林的温泉行去,不知何来由,此时此刻,李松石此时,心情平静,心境一片空灵。

    心中曾有过的隐隐焦虑,浮燥,种种负面情绪,仿佛已在那精神世界的疯狂之中,给尽数洗去。

    恍恍惚惚间,李松石就感到。自己的精神境界,似乎有了微微的提升”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